但是他只要能逃出石窟,他就有逃脫的希望。

因為他現在對流雲步的理解又上升了不少,如果對面沒有什麼身法一類的仙術的話,胡天有九成的把握能夠甩開他。

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越過這個修鍊者,逃離石窟。

但要怎麼做?

胡天稍加思索后,直起了身子。

那修鍊者戲謔地看着他,輕笑道:「怎麼,還想反抗?」

「你要是再敢叫出聲,我現在就把你給廢了!」

「反正陸殿主只說要活的,拔你個舌頭應該不要緊吧?」

胡天沒有和他廢話,而是繼續渾身仙氣,驟然箭步上前!

那修鍊者未曾想到,胡天竟然有膽子反攻?

他目光中閃過一抹煞氣,提起周身力量,一拳朝着胡天猛然砸落。

然而!

胡天像是早有預料,立刻閃身避開。

與此同時,他催動着流雲步,一腳踢向了那偽仙二層的修行者。

第一腳提上去,卻顯得有些綿軟無力。

那修鍊者原本還以為自己要不小心中招,不小心受傷了。

結果一看,胡天這一腳的力量弱得可憐,就連讓他受傷都不可能做到。

「哈哈哈哈哈哈,你在給我撓癢呢?」

那修鍊者笑得愈發猖獗,完全不把胡天放在眼裏。

即便胡天第二腳,第三腳接連踢落,他也無動於衷。

直到第六腳,那修鍊者這才猛然意識到,胡天的力道竟然在增強?

雖然這種力量完全不足以威脅到他,但是保險起見,他還是決定不再和胡天戲耍下去。

他得動真格的了!

畢竟胡天是華辭夏想要的人,華辭夏這般神秘,他盯上的人興許也不會差到哪去。

一念及此,那偽仙二層的修鍊者立刻手捏法印,喚出石板。

然而就在這時,胡天像是一直在等着他放出石板一般。

他一腳踏在石板之上,驟然將石板踢得崩碎。

然後再一腳踢在碎石之上,騰空而起。

流雲九踏,每一步的威力都會比前一次更高。

但胡天很清楚,但怕是第九步,也絕無可能對着這個偽仙二層的修鍊者造成傷害。

因為他現在傷勢太重,根本發揮不出全力。

所以,胡天這第九踏,根本沒有踢向那個偽仙二層的修士,反而是踢向了高空!

流雲九踏的力量觸及洞窟的岩壁,整個岩洞忽然晃蕩起來,一塊塊碎石在震動之下墜落在地。

那偽仙二層的修鍊者,頓時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隱約意識到了什麼,但又覺著有些不太真切。

然而事實如他所料,很快,伴隨着一聲轟向,整座石窟就此塌陷!

無數碎岩紛落,將他掩埋其中。

而身為始作俑者的胡天,卻早已逃之夭夭,溜之大吉。

胡天逃到洞窟之外,流雲九踏幾乎耗光了他所有的仙氣。

而他現在重傷未愈,可以算是真正的油盡燈枯了。

倘若這時候再來人出手,那他就真的毫無抵抗之力了。

「還好,這傢伙應該能甩開了,總算是可以安全一陣子。」

然而,未等胡天想好下一步該去哪,那洞窟的遺址卻忽然炸裂開來。

直到這時,胡天才注意到。

那偽仙二層的修鍊者,僅是臨時用仙法構建出一層保護罩,就彷彿是倒扣的盆碗一般,將之覆壓其下。

也正因如此,洞窟的坍塌,才沒能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胡天心裏一緊,瞬間明白,大事不妙!

只可惜,他根本來不及反應,那偽仙二層的修士就已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一道拳印帶着恐怖的威光,轟然砸向了他。

拳風爆散,繼而將他直接震飛了出去!

胡天兩眼一黑,大腦中一片嗡然,就像被人按著頭往銅牆鐵壁上砸一般!

那修士一臉惱怒,低沉道:「喜歡跑是吧?老子留你一個全身,給你臉你還不要!」

「既然這樣,那我就把你舌頭剪了,把你手筋腳筋都給挑了!」

「我倒要看看,這樣你還有什麼資格在老子面前反抗!」

顯然,他被胡天激怒了。

然而現在的胡天,卻也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除了引頸受戮別無他選。

他手中攥著小光球,可惜始終都沒有使用。

因為胡天知道,他現在就算用了,也毫無意義。

因為整個古墓世界裏,所有人都對他虎視眈眈。

十萬仙石,以及神王殿的特權,這份獎勵足以讓所有人都趨之若鶩。

所以胡天一旦現在就交掉了底牌,那他反而不會再有任何活路!

胡天對此再了解不過,所以他沒有選擇用掉光球。

因為他現在用掉光球是死,不用掉光球也是死,這根本就不可能改變局面。

。 「中域的一個小勢力,離赤焰城不遠。」

「赤焰城?……紅家的地盤?」表姐給她說過,紅家就坐落在赤焰城。

「不錯!」

「……咱們先去赤焰城修整一番再說。」

漱心自然沒意見,反正以後她都會跟在……

「對了,忘了問怎麼稱呼你?」漱心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對方叫什麼。

「我叫明奚淺,你叫我奚淺吧!」她居然忘了說自己的名字。

也是想著萍水相逢!哪知,事情變化太多。

「嗯,奚淺!」

隨後,兩人開始閑聊起來,漱心雖然被困在噬魂帆,卻吞噬了不少惡靈,所以知道的也挺多的。

兩人越聊越投機!

偶爾幻兒和風零也加進來,倒是其樂融融,就是小天臭著一張臉,因為又有人和他搶姐姐了……

……

「小賤人,拿命來!」奚淺一凜,察覺到殺意趕緊防禦。

出手就是一道雷屬性劍意,她的雷屬性劍意領悟到小成,威力自是不容小覷。

雷電之力噼里啪啦的直接對上拍過來的大掌!

「轟隆——」炸裂開來,瞬間,飛沙走石,煙塵四起。

「就是你這小雜種殺了容澗少爺?」一個金丹巔峰的中年男子咄咄逼人。

眼裡是輕蔑與憤怒!

容澗少爺雖然不是頂流的天才,天賦在容家也是排的上號的,特別是……容澗屬於他們這一支。

「流星逐月——」雷電之力繼續噴涌而出。

奚淺懶得聽他廢話,嘴巴不幹凈的人,她不介意給他洗洗。

「哼,不自量力!」容植老祖還說很厲害,區區一個築基巔峰,能厲害到哪去?

「破空——」奚淺直接斬斷他周圍的靈氣,阻斷他的後路。

隨後又是一道雷屬性劍意。

必須速戰速決,小天已經察覺到有人追來了。

「啊……」慘叫聲戛然而止,小看人的代價就是被劈成幾塊。

死得不能再死!

奚淺連儲物戒指都來不及撿,直接運起「幻影仙蹤」以最快的速度逃跑。

容家好不要臉!

來的居然有好幾個元嬰期,其中還有一個元嬰巔峰。

金丹修士只是開路!

也太看得起她了。

「小賤人,本君看你能往哪跑?」領頭的元嬰巔峰是個女修。

此時她正一臉陰鷲的追著奚淺。

她的兒子,修士本就子嗣艱難,她元嬰期孕育子嗣更是難上加難。

好不容易有個兒子……

「噗——」畢竟是元嬰巔峰,奚淺眨眼就被追上了,築基巔峰和元嬰巔峰彷彿一個鴻溝,奚淺根本躲避不了,直接被拍落下來。

「跑啊?怎麼不跑了?今天本君必要將你碎屍萬段,讓你這賤人為我兒陪葬!」許媛雙目噴火,元嬰巔峰的威壓盡數困在奚淺身上。

「姐姐,我去殺了她……」風零見這些人一口一個賤人的叫著奚淺。

憤怒不已!

奚淺按住風零,「你不是她的對手!」風零隻是七階初期,那女人是元嬰巔峰。

風零還差一個大階,去了無疑是送死。

奚淺腦海里極速轉動,思考著可行的辦法,小天不能暴露,幻兒和風零不是她的對手……

突然!

奚淺一凜,手鐲的防禦功能已經被她用了,要想恢復,必須再等一年。

顧不上多想,一個八品的防禦陣法就扔了出去!

。 林長青看着那裂縫裏遲遲不肯出來的召喚獸,也是沒了耐心,直接一手伸了進去,一把將它拎了出來。

這是一隻毛髮雪白的小狐狸,小小的身軀也就有林長青手掌那麼大,看起來就跟只白色松鼠似的。

不過那隻狐狸尾巴,幾乎有了它身體那麼長。

此刻這隻小狐狸,正被林長青單手握著尾巴,倒懸在半空中。

那一雙宛如紅寶石一般的眼睛茫然無比的跟林長青對視着,氣氛陷入了一陣詭異。。。

「嚶嚶嚶???」小狐狸主動開口了。

「???」林長青嘴角抽搐的望着小狐狸,瞬間開始懷疑起人生。

最後掉下來的就是這個玩意?老子的第一個召喚獸就是這玩意?一隻狐狸?公的母的?

林長青巴拉起小狐狸,他也不知道狐狸怎麼分公母,應該是萬變不離其宗吧。。。嗯,看樣子是母狐狸。。。

「嚶嚶嚶!!!」小狐狸被林長青這樣操作著,發出了抗議的聲音。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