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雁山的存在?」

顧川拿著令牌,微微沉吟。

北雁山有那神秘的黑影存在,威虎山也可能有。

而比北雁山還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祁連山脈,可能有著更恐怖的存在。

一想到這,顧川就感覺陣陣陰森恐怖。

就連往日仙氣飄飄的濕霧,在他的眼中也好似散發著死寂的黑氣。

「…………..」

顧川沉吟了片刻,隨後便朝著隱匿在陰影中的王猛吩咐道:

「去叫丁恢來。」

「是,公子!」

陰影中傳來一道恭敬的聲音。

不一會,一身白底玄紋服飾的丁恢,便跟著王猛的身後,來到了藏經閣。

顧川看著丁恢,沉聲道:「對祁連山脈你知道多少?」

丁恢一怔,隨即恭聲道:「屬下當初只是一個小道觀弟子,能知道這些還是在古籍中所得。」

「其他詳細的,屬下也無從得知。」

隨後,看著面色凝重的顧川,低聲道:「公子可是有事?」

「沒事。」

顧川恢復了往日那般和煦的笑容,笑道:「儘快安排修鍊法下發,還有修城的事宜。」

丁恢察言觀色地看了一眼顧川的面容,便恭聲道:「是,公子,那屬下告退了。」

「去吧。」顧川揮了揮手。

待到丁恢離開,顧川臉上和煦的笑容又變得凝重起來。

雁北山一行,丁恢就對他袒露了其往日的身份。

——中州域,襄州,薪火觀的大弟子。

按他所說,是一座很小很小的道觀。

沒有什麼狗血,不是仇敵追殺。

只是在某日下山之際,因緣巧合之下激活了一塊玉璧,被傳送到了這蠻荒的漠北洲。

對於丁恢所說,顧川是相信的。

——因為他是死士。

按丁恢所說,這個世界有著一片浩瀚無垠,不知邊際的海,被稱為萬界之海。

萬界海上飄蕩著無數的巨大的島嶼,而人族的島嶼叫中州。

——人族十三域的統稱。

漠北洲,也就是曾經的漠州北部,被乾皇劍斬后,整個漠州便一分為二。

漠北,漠南。

漠北洲被斬落後,成為了人族遺棄之地,放逐之地。

距今,漠北洲已經獨自飄蕩在瀚海無垠的萬界之海一千年了。

儼然成為了一個孤島,只是這座島嶼很大,大得不可想象罷了。 根據余家燕的說法,當年蔣建民曾經和如蘭一起來過這裡,並且發現了宋永根那顆罕見的草藥,李新年猜測有可能是蔣建民出錢買下了宋永根的老宅子。

「那這個地方總有個地名吧?」李新年問道。

如蘭遲疑道:「你來的時候路過的那個村子叫源口,這裡叫穆澄園,不過,再往裡走就沒有人家了。」

李新年端起如蘭沏的茶淺淺抿了一口,頓時覺得滿口留香,覺得這茶比以前在毛竹園喝過的還要好。

「你該不會是為了見我而特意趕到吳中縣的吧?」李新年有點自作多情地問道。

如蘭搖搖頭說道:「那倒不是,我是昨天跟我舅舅一起來的,他來這裡拿一批藥材,我和妙蘭過來看看我媽,聽顧雪說你正好也在吳中縣,所以就約你見個面,怎麼樣?沒打攪你吧?」

李新年不禁有點微微失望,看來如蘭約他在這裡見面只是「順便」而已,並沒有他想象的這麼複雜,也許,她心理上有點過意不去,這次見面帶有安慰的意思。

「聽說你來這裡參加顧雪表妹的婚禮?」如蘭見李新年有點失神的樣子,問道。

李新年回過神來,點點頭說道:「不錯,婚禮前天就完了。」

如蘭問道:「你表妹嫁給了餘光的兒子?」

李新年說道:「你的消息挺靈通嘛,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和餘光一家應該也是熟人吧?」

如蘭猶豫道:「說不上熟,我奶奶以前跟餘光的老婆有點來往,我跟他們倒是很少打交道,反正也就是這麼點生意,也犯不著去拍他的馬屁。」

頓了一下,又說道:「對了,我聽小雪說你已經把公司交給她管理了?」

李新年點點頭,沒有回答如蘭的問題,而是問道:「這裡能抽煙嗎?」

如蘭把一個煙灰缸推到李新年跟前說道:「抽吧,剛才我舅舅也抽了好幾根。」

李新年果然看見煙灰缸里有幾個煙頭,於是也就沒了什麼顧慮,點上煙深深吸了幾口,說道:「我不打算再經營那家公司了,今後就讓我大姨子負責打理。」

如蘭驚訝道:「怎麼?難道不是暫時的?」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長久之計。」

如蘭狐疑地盯著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說道:「看你的精神面貌不錯啊,怎麼突然心生退意了?」

李新年笑道:「怎麼?你以為我看破了紅塵?」

「你有新的打算?」如蘭疑惑道。

李新年點點頭,沒出聲,琢磨著怎麼跟如蘭介紹自己的宏圖大業。

如蘭見李新年半天不出聲,笑道:「說說嘛,既然把經營了幾年的公司交給大姨子,接下來肯定有大動作了。」

李新年把抽了一半的煙在煙灰缸里掐滅,說道:「如果你今天不約我的話,我也打算找個時間跟你談談這件事。」

如蘭一臉驚愕道:「跟我談談?你該不會想改行學醫吧?」

李新年說道:「還真靠點邊,我要做的事情跟你的專業有關,所以,我想聽聽你的建議。」

如蘭楞了一會兒,疑惑道:「怎麼叫跟我的專業有關,難道你想開醫院?」

李新年遲疑了一會兒,盯著如蘭說道:「我想籌集資金成立一家醫藥公司。」

如蘭張著嘴,一臉驚訝的神情,好一陣才說道:「醫藥公司?賣葯?賣器材?開連鎖店?」

李新年說道:「主打國葯,產銷一條龍,當然,西藥和醫療器械也在經營範圍之內。」

「產銷一條龍?你還要生產藥品?」如蘭更驚訝了。

李新年又摸出一支煙點上,抽了一口,猶豫道:「其實我這次來吳中縣並不僅僅是參加顧紅表妹的婚禮,眼下基本上已經敲定了一塊建設用地。

我準備把製藥廠建在這裡,今後還要在這裡搞一個藥品研究中心,不過,這都是以後的事情,目前先把醫藥公司註冊下來,註冊資本一個億。」

如蘭楞了一會兒,說道:「吆,聽你的口氣好像要大幹一場了。」

李新年正色說道:「我沒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你覺得怎麼樣?」

如蘭端起茶杯淺淺抿了一口,潤潤嗓子,然後說道:「如果你開家藥店,或者代理幾種藥品,賣點醫療器械倒是可行,說句難聽話,憑著你媽跟老秦的關係,肯定能成為你一個大客戶。

不過,你要是想搞藥品加工和研發,可就沒這麼簡單了,這可不單純是資金的問題,技術才是根本。」

李新年盯著如蘭說道:「技術不是有你嗎?」

如蘭一愣,笑道:「原來你是在打我的主意啊,我可不會替別人打工,我完全有條件自己干。」

李新年質疑道:「那這麼多年了你為什麼沒有自己干?據我所知,除了毛竹園這塊招牌之外,你家裡也只有天一大葯堂跟醫藥靠點邊。

當然,你有其他的生財之道,比如買點玉露丸之類的,可這畢竟給人旁門左道的印象,說實話,監管部門要是認真追究起來,還不一定合法呢,為什麼不花點心思打造自己的品牌呢。」

如蘭怔怔地楞了一會兒,說道:「憑你一個億能打造出自己的品牌?」

李新年信誓旦旦地說道:「只要你答應跟我合作,別說一個億,就是十個億,一百個億我也能搞來,只是眼下沒這個必要,我只是想先把攤子支起來。」

如蘭盯著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似笑非笑地問道:「戴山給了你多少錢?」

李新年一愣,隨即湊近如蘭,小聲道:「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的錢上面絕對不會寫著『戴山贓款』四個字,肯定來自合法的渠道。」

如蘭若有所思地說道:「我倒是忘了,你老婆是銀行行長。」

頓了一下,皺皺眉頭說道:「據我所知,東風科技好像聯合幾家民營公司正在籌備一家醫藥公司,聽說準備投入上百億呢。」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我也有所耳聞,好像你姐夫也是股東之一,不過,聽起來挺嚇人的,動不動就是上百個億,實際上這筆錢目前還在銀行里呢。」

如蘭疑惑道:「你的意思是銀行不會批准這筆貸款?」

李新年急忙擺擺手說道:「那我怎麼知道?這跟我沒關係。」頓了一下,盯著如蘭問道:「你是不是準備跟他們合作?」

如蘭沒有回答李新年的問題,而是說道:「如果你想聽聽我的意見的話,還是那句話,你可以開藥店,代理一些知名品牌的藥品,甚至保健藥品。

當然也可以銷售醫療器械,眼下這個行當利潤也不錯,幹個幾年說不定還真能成氣候,並且在這方面我還可以幫你的忙,給你介紹客戶。

至於加工研發藥品就別想了,這可不是開一家食品加工廠,而是牽扯到技術資質以及國家的產業政策,並非你想象的這麼簡單。」

雖然如蘭幾乎是把李新年的宏偉計劃當成了一個幼稚的想法,不過,李新年倒是沒有失望。

因為,他有這個思想準備,壓根就沒有打算一次就把如蘭擺平,所以,在沒有引起如蘭足夠的重視之前,他也不想多費口舌。

「我在吳中縣聽說了當年你父親買下宋永根家這棟老宅子的典故,我對那顆讓你父親激動不已的草藥挺感興趣,能不能讓我開開眼界啊。」既然「話不投機」,李新年乾脆換了一個話題。

如蘭倒是沒有感到驚訝,說道:「肯定是余家燕告訴你的吧,你不看也罷,在你的眼裡也不過只是一顆普通的草。」

「這玩意究竟能治什麼病?」李新年問道。

如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反正治不了你的病。」

李新年一愣,有點尷尬道:「我的病已經好了。」

如蘭斜睨著李新年說道:「那倒要恭喜你了。」

。 可憐的公孫度,在睡夢中被黑山軍士兵五花大綁起來,然後押到袁術跟前。

撲通!

隨即,在黑山軍士兵的強迫之下,公孫度跪倒在袁術跟前。

雖然如此,公孫度還是咬牙切齒看着袁術。

見到父親這般慘兮兮的樣子,公孫恭也是有點兒心裏不得勁,便沖着袁術抱拳道:「陛下,希望您能夠履行諾言,莫要傷害我們。」

「哈哈,公孫恭將軍,汝能夠識時務打開城門,可是比汝父和汝兄長精明多了。」袁術大笑着,拍著公孫恭的肩膀寬慰道:「汝放心好了,朕答應汝之事情都記得呢。」

公孫恭激動下跪道:「多謝陛下。」

同時,他又特意看了父親公孫度和兄長公孫康一眼,意思很簡單,你們看看,我沒有選錯吧?投奔仲氏皇帝陛下才是上上選擇。

然而,公孫度和公孫康並沒有領情,嘴裏還在罵罵咧咧著。

見到他們二人如此模樣,袁術皺起眉頭質問道;「怎麼着,你們兩個還是不服。」

公孫度嗷嗷叫道;「不服,當然不服,袁公路,汝若是有能耐的話,就把我們兩個全都弄死吧。」

公孫康附和道;「就是就是,袁公路,有本事的話,就把我們父子給全殺死啊。」

公孫康原本對袁術還沒什麼太大感覺,但因為發生自己兄弟背叛一系列事情后,他的心態也是完全崩掉啦,還將這一切過錯都怪罪在袁術身上。

袁術當然不會慣着他們這種臭毛病,當即拔出龍淵劍來,一步步向著公孫度和公孫康逼近。

公孫恭急忙勸說道:「陛下,不要啊,陛下,還請手下留情。」

袁術冷哼道;「公孫恭啊,汝也看到了,並非是朕言而無信,實在是汝父和汝兄太過固執了,若是朕不給他們點兒教訓的話,他們估計還真以為朕沒有脾氣的。」

公孫恭立即出口否定道;「不,陛下,不是這樣的,他們……他們只是意難平而已。」

「父親!兄長!難道爾等真想要死嘛?難道爾等真想要我們公孫家就此滅亡嗎?若是不想得話,就趕緊給仲氏皇帝陛下服軟,要不然的話,就連我也救不了你們了。」

見袁術渾身散發着殺氣,公孫度就知道,對方不是開玩笑的。

猶豫再三,公孫度終是忍不住咬咬牙,接着跪倒在地上道:「我,願意效忠仲氏皇帝陛下。」

公孫康看到父親如此,一雙眼神也是充斥着震驚。

但,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公孫康亦是無可奈何,緊跟着跪倒在地上,低語道;「我,也願意效忠於仲氏皇帝陛下。」

就這樣,遼東公孫三父子,臣服在袁術麾下。

而後,袁術冊封王門為平西將軍,冊封公孫度為鎮西將軍。

Views:
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