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她的續命水,遇不到也就罷了,遇到了是不可能不喝的。

反而是寧修羽,果然是妞泡多了,這麼懂女孩子。

葉一寧默默腹誹,然後一馬當先的朝着奶茶店裏走去。

這天是周日,商場里的小孩子不少。隔壁就是一家玩具店,一個小孩子,正在嘗試着玩兒一隻兒童滑板車。

也不知道是滑板車的問題,還是小孩子自己的問題,連人帶車,有些失控似的朝着葉一寧的方向衝過去。

寧修羽被嚇了一跳:雖然只是個小孩子,但是她叫上還穿着細細的高跟鞋呢。要是這麼一撞。她的腿腳,怎麼也得腫上兩三天不可!

想到這裏,寧修羽幾乎顧不上別的,立即從了過去,伸手用力拖住了小孩子的滑板車,有些不悅的道:「仔細撞到人……」

話音未落,只覺得一陣劇痛從手臂上傳來,疼得寧修羽倒吸一口涼氣:「嘶……」

小孩子被嚇傻了,葉一寧聽到動靜也回過頭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寧修羽因為劇痛,而有些泛白的臉。

她也愣了下,快步走了過來:「你怎麼了?」

沒料到寧修羽的手臂上會有傷,所以她幾乎本能的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臂:「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啊?」

寧修羽倒吸了一口涼氣,強忍着道:「沒事兒,我去一下洗手間……」

他覺得,手臂上的傷口得重新檢查一下了。

葉一寧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看出他有問題,便道:「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啊?」

隨即,她感到自己握著的手臂有點不對勁--嗯,好像是有點過於粗壯了。再聯想到最近幾次見面,他一直穿着厚重的西裝外套,葉一寧就忍不住道:「到底怎麼回事兒,趕緊給我看看……」

一邊說,一邊自作主張的拉着他的收,另只手捲起了他的衣袖。襯衫的袖扣裏面鼓鼓的,她解開袖扣的那粒扣子,就看到裏面裹着層層紗布。

「你瘋了?」

她抬頭,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明明傷得這麼嚴重,為什麼還陪我出來逛街啊?再說,就算是改天再見我爸媽也不是不可以!」

說着,鬆開手,將他的另只手捉了起來:「這條手臂上有嗎?」

謊言被戳穿,寧修羽才縮回手:「沒那麼嚴重,而這條手臂沒有抻到,所以不要緊……」

「不要緊也不能大意了,夏天原本就是個傷口不容易癒合的季節!」

葉一寧一邊絮叨著,一邊拉着他往門口走去:「真是的,我竟然一直都沒發現你傷得這麼嚴重,你應該招待你告訴我的……」

而可悲的是就在不久之前,她還把給母親買的咖啡具讓他拿着呢,那分量可不輕!

葉一寧一直將他拖到了車子上,給他開了車門,命令似的道:「上去!」

寧修羽擔心自己的當真廢掉,沒敢辯駁,乖乖上了車子。

葉一寧隨後上來,吩咐司機去醫院,寧修羽在旁邊補充了句:「就去我住院的那家醫院吧!」

葉一寧感到略微有些窒息:「你--你手臂受傷了,不好好住院,還往出亂跑!」

寧修羽倒是一臉沒心沒肺的樣子,笑道:「我一不用手臂走路,二又不用手臂來討女朋友開心,為什麼一定要住在醫院裏,而不是出來陪女朋友逛街?」

這話說得,甜得發膩。

明面上是在犟嘴,又讓葉一寧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反而覺得被甜到了。

她嗔怪似的瞪了他一眼,然後拿出手機給,撥通了家裏的座機號碼。

電話還沒被接起來,寧修羽就忍不住問:「打電話幹什麼?」

「我要把你給送去醫院進行治療,今天先不去我家了……」

話沒等說完,寧修羽已經快一步伸手,把她的手機給搶下來:「不行,頭一次登你家的門,我不能言而無信!」

說着,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他手臂上帶着傷,葉一寧不敢和他撕扯,只能氣得干跺腳:「可是這個季節,傷口處理不好的話,很容易發炎的!」

「怎麼可能會發炎?」

寧修羽笑着安撫她:「你放心,我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傷口的,今天就是那個熊孩子差點撞到你,我一着急,所以就抻了一下--我平時都是很注意的。再說,又不是受了傷,就一定要呆在醫院裏。我傷的是手臂,不耽誤行走和正常社交。你看那些做過手術的病人,也是,也不是等傷口徹底癒合之後才出院的,打着繃帶出院的病人也不在少數吧?」

他的話句句在理,嘴皮子溜得很。

葉一寧在他跟前,覺得自己對他的這張嘴毫無招架之力。

明明渾身是理,可是半句話也說不出,只能道:「那也不行,會傷到的!」

「放心吧,沒那麼脆弱的」,寧修羽伸手颳了刮她的臉蛋:「我這雙手臂還得留着抱你呢,不是輕易就丟了的!不過……」

他猶豫了下,說:「我最近在吃頭孢,所以等下去你家的時候,就不喝酒了。到時候,恐怕就要麻煩葉小姐咯!」

。 或是小懲大誡,押入雷獄受罰。

或是直接廢掉修為,貶為凡人。再嚴重一些,就是直接打入輪迴。更嚴重的,魂魄打入十八層地獄受罰。

「師尊,這是什麼意思?」

符詔是道祖下的不假,但上面的氣息卻是上清聖人的,也就是說,這道祖符詔是上清聖人為他求來的。

所以,姜塵才會疑惑,上清聖人如此做的目的是什麼?

只是為了監察群仙?

不,不,不應該如此簡單。

暗中思索一會兒,姜塵心中有所恍然。上清聖人如此做,應該是助他更好的整合玄門力量。

畢竟,掌握了神霄府,就等若掌握了玄門的執法權與司法權,權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一下子,就把上清一脈的地位,拔高到了其餘玄門道統之上。任你是何傳承,都要受到上清一脈的管理。

以前,上清一脈雖有玄門嫡傳的名頭,但卻無任何實際的權力。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在道祖的符詔下,上清一脈真正擁有了實質上的權力,可賞罰群仙。

道祖是仙道之祖,為仙道的開闢者,他老人家的命令,所有的仙人都要遵守。哪怕是太清一脈與玉清一脈的仙人,同樣如此。

今後,若有仙人品性不端被姜塵看到,也無需稟告玉帝了,直接就能將其拿下。

這是道祖賦予姜塵的權力,不,是賦予整個上清一脈的權力。

嗡嗡嗡……

就在姜塵這樣想着的時候,上清神符驟然顫動,傳遞出一道無形的意念,讓姜塵知曉了此事的前因後果。

與他所想差不多,但卻多了很多的內容。比如,道祖對三清的安排。

三清是道祖的嫡傳弟子,也是盤古正宗,更是天生的聖人,真正受天地所偏愛之人。所以,這仙道,終歸是要交給他們三人管理的。

且,為了公平,鴻鈞道祖還按照三清的性格,分別給他們安排好了職務。

太清聖人立下人教,佔了教化之義,所以,太清聖人及其門下弟子,有教化仙道之責。

玉清聖人威嚴,重規矩,有王者之風,所以,鴻鈞道祖有意將仙道交給他管理。元始天尊及其門下弟子,有管理仙道之責。

至於上清聖人,因其疏忽管教,以至於門下弟子烏煙瘴氣,這才導致截教被滅。鴻鈞道祖覺得,有此教訓在,上清聖人應該明白管教弟子的重要性。

故而,將監察群仙之責,交給了上清聖人及其門下弟子。

太清主教化,玉清主統御,上清主賞罰,三者各司其責,互不干擾,也無高低貴賤之分,豈不很好?

確實很好,但上清聖人覺得不公平,不滿意道祖的安排。

他的理由倒也簡單,他的兩位兄長勾結外人,以至於玄門氣運外流,有何資格執掌仙道與教化仙道?

鴻鈞道祖一想也是,與外人勾結對付自家兄弟,無論理由是什麼,都確實有些過分了。

所以,鴻鈞道祖為了給上清聖人一個交代,決定壓一壓太清聖人與玉清聖人。他把自己的計劃延後,將這一量劫完全交給上清一脈,任由其發揮。

玉清一脈與太清一脈想要崛起,可以,等下一量劫吧。也是因此,姜塵才有問鼎仙道至尊的資格。

不然的話,按照道祖的安排,他這個出身上清道統的仙人,萬萬是沒資格統御仙道的,那是玉清道統的自留地。姜塵,只能擔任神霄府主,掌賞罰群仙之權。

……

「這就聖人的謀划嗎?三言兩語間,便定下了三界未來的走勢,不給任何人留有反抗的餘地。」

「這也太霸道了……」

「也太強大了!」

明白了道祖的計劃后,姜塵的心裏不由生出了一抹憧憬,一種對強大力量的憧憬。

他也想像道祖這般強大,三言兩語之間,就能定下世界未來的走向。

強大的力量,足以令人沉迷,勝過世間一切快感。

「機會,師尊已經給自己爭取到了,接下來就該看自己的表現了。」從幻想中回過神來,姜塵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行動。

毫無疑問,此次量劫,是上清道統的主場,沒有太清道統與玉清道統崛起的機會。

那麼接下來,姜塵最應該做的,就是趁此機會,盡量的去壯大上清宮的勢力,好在下一量劫到來之前,儘可能的佔據主導優勢。

一統玄門,就是此時!

心中有所計劃之後,姜塵開始閉關了。

嗯,閉關研究法術。

時代在更易,神通漸漸成為過去式,法術一道逐漸有了興盛的勢頭。

姜塵沒打算逆大勢而行,相反,他還要順應時代潮流,成為那時代的弄潮兒,在這場法術大興的時代中,撈取足夠的好處。

法術不是要大興嗎?那好,姜塵就為其添磚加瓦,創造出大量的法術,以填充此道的空白。

創造的法術越多,姜塵能撈取的好處也就越大,到時候,說不得還能混個萬法源流的稱號,享受後世仙人的香火。

……

姜塵這一閉關,就是十年。

十年後,姜塵終於功成出關,而他此次閉關的收穫,更是令他滿意不已,非但創造了大量的法術,更是使其自成體系,有了證道的可能。

他總共推演出了兩大法術體系,其一,就是以神霄九宸大帝為主的雷道法術體系。

此體系,以九霄神雷為根基,不僅涵蓋了大量的雷道法術,更是包含了呼風喚雨之術。

修士修鍊此道,若是煉至大成,便可凝聚出神霄九宸大帝法相,修成大羅金仙或是先天道君的境界。

若想再進一步,可化神霄九宸大帝為雷祖法相,從而成就先天道尊果位。而雷祖法相更進一步,就是南極長生大帝法相。

修鍊到這個地步,已經超越了道尊境界,邁入准聖之境了。

其二,就是以北陰酆都大帝為主的法術體系。

此體系,以神魂為根基,包含種種驅鬼役神的法術,可召喚陰神,駕馭惡鬼,專滅人魂魄。

此術初成,可修成六天鬼神之化身,步入仙道境界。

7017k陳超順勢摟着她的腰,正色說:「我也知道他是病人。既然有病,那自然要找醫生。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待會兒就把他這個病人帶走。」

這話語氣透著說一不二的氣勢,完全讓人無法反駁。

司修再次吐槽,嘴上說沒有吃醋,但他的所作所為都在表明,他已經掉醋罈子裏了。

這時,正在一邊追宮斗劇,一邊吃西瓜的顧銘爵感受到一道熟悉的冰冷目光注視,回頭一看,看到陳超,臉色一變,手裏的瓜頓時不香了。

「陳醫生,你來了啊。」他乾笑一聲。

「……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第297章忍氣吐聲的小媳婦。 長長的車隊返回皇都之後,陸浮空在途徑陸府門前時悄悄離開了。

今天再怎麼說也是清明,自己給自己放一天假總是可以的吧!

如果他不趁機溜走,估計回皇宮之後周挽月還要追問他之前和周靈山說了什麼。

「這婆娘就是麻煩!還是我家可可好,溫柔賢惠又體貼。」

陸浮空一進陸府,徑直走向自己居住的院落。

「可可,給少爺準備晚飯!」

「少爺回來啦!可可這就去給少爺做好吃的醬豬蹄、鳳尾魚翅、八寶野鴨、五彩牛柳……」

可可激動地數着菜名,饞的她口水都不由自主往下流。

陸浮空輕輕一笑,揉了揉可可的小腦袋,親昵道:「好啦,小饞貓別數啦!我看你不是想給我做,是你自己想吃吧!」

可可害羞的搖頭,小臉微紅,模樣可愛極了。

「可可才不是小饞貓呢!可可是要給少爺做好吃的!」

「好啦知道啦,可可快去吧!」

Views:
1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