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這兩個閒得無聊的人又看了多久,電視機裏那令人羞恥的聲音總算是結束了。

季修很努力的剋制自己不要起反應,姜還是老的辣,他成功了。

可辛千邈這裏就不那麼樂觀了,之前他還覺得這件事很好笑,可是漸漸地,他就發現自己真是笑不出來了。

夏冰傾的臉紅了一陣子之後就漸漸恢復平靜,可是他的身體卻越來越熱,整個人燙的不正常。 秦慕抉趕到公司的時候何生下意識的望了望玻璃牆外面的太陽,沒有從西邊升起啊。

這也不能怪他反應太強烈,實在是這個秦總當爹後公司三天兩頭都見不到人影,除非是有很重要的客服需要當面談,他纔會屈尊來一趟,處理完之後又兩袖清風的走了。

偌大的公司就非常放心的甩給他和陸總監了,陸總監在接了兩次鍋之後也學聰明每天呆在工地不來公司了。

所以就他最苦逼的呆在這裏。

“秦總,有神事情嗎?”不得不說,何生做了一段時間管事的,這個說話底氣都足了許多。

秦慕抉知道他的怨氣,反正公司打理好就行,這些他纔不計較呢。

“你看看這個。”秦慕抉把那一沓紙扔給何生。

“這是礦產?”何生看完後驚訝得嘴裏都快塞下一個雞蛋了。

礦產啊,一座金山!

“你從哪裏弄來的?”

“別人送的見面禮。”秦慕抉說的很隨意。

“這手筆也太大了吧。”何生又是羨慕又是恨,怎麼就沒有人這麼大的手筆送他些好東西呢。

“多半是柳七早年間非法得到的。”秦慕抉已經知道是誰送的了。

“那秦總你是……”何生又自然反應的想問他是如何搞到手的,然後尷尬的發現他剛剛已經回答了是見面禮。

“不用糾結是從哪裏得的,這些文件都很清白,你把這個工程弄個計劃書給我,然後這片礦山就交給你了,分你一成如何?”秦慕抉可以說是相當的大方了。

“才一成?”好歹也三成啊。

“那我讓陸南臻去,你繼續打理公司。”秦慕抉白了他一眼,最近是越來越不知足了。

“別,我去我去。”一成也夠他揮霍兩三輩子了,如此好的差事,怎麼可能拱手相讓呢。

不久後的何生會爲今天的想法痛徹心扉,他果然還是太年輕,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給你三天時間,我要看到計劃書。”秦慕抉一如來時走了。

只留下何生在哪裏後知後覺的淚流滿面。

三天?

公司那麼多的事情已經讓他沒多少時間了,還要在三天內設計出來,這不是存心讓他沒有好日子過嗎?

不過一想到再過不久他就不用這麼被人壓榨了,何生又來了鬥志。

日子一天天的過得無比的舒坦。

林雨霏坐完月子的第一件事就是約着趙奕燃去吃了頓無比痛快的火鍋。

而秦慕抉?當然是在家裏帶娃了。

年關了,大街小巷都是喜慶的顏色。

林雨霏跟趙奕然挽着手在街上逛着。

“雨霏,下個星期是我的生日,我準備在帝豪開個聚會,到時候你可一定要來哦!”趙奕燃邀請着。

“下個星期?”林雨霏這纔想起,她還真不知道奕然的生日呢:“必須到場。”

“可別把你家老公帶來。”趙奕然還在記恨秦慕抉上次告狀的事情。

“放心,我肯定不會把他帶來。”林雨霏保證着。

“對了,你啥時候把你家小公主給我看一下啊,我可還是她乾媽呢!”趙奕然很氣憤,她去秦宅多次,都被秦慕抉那個小氣鬼給擋住不讓看孩子。 絡千翔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到白無憂臉上,凌北爍這次回來,才一出現就逼得木易家不承認白無憂這個女兒。此時他突然消失,怕是也與無憂有關。

而縱觀四國一城,此時除了木易家,能與無憂扯上關係且關係不一般的就只有大凌國的白家。

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回大凌國了。

他擡起頭,冷靜的道,“無憂,別忘了大凌國還有你在乎的人。”白無憂心裏一驚,倒是她疏忽了。

她神色一冷,“父親畢竟有官職在身,不是他一個廢太子能動得了的。”這話似是在安慰自己。

“你倒是忘了,他雖然沒了皇族的身份,卻有藥族這個堅強的後盾,此次氣勢洶洶的回來,想的定是一雪前恥。”絡千翔眉心蹙起了結,隨後堅定的擡頭,不管凌北燁的靠山有多麼強大,他都會傾盡一生之力保護好無憂。

他望了一眼外面,吩咐鳳一馬上準備馬匹,他要和無憂立刻出城。

看出兩人要動身,歐陽展笑向前一步,“無憂,你這一去,杏林大會怕是真的要錯過了。”

“無妨。”那些虛幻的東西,從來都不是她在意的。如果凌北爍此次回到大凌國,目的還是爲了對付她,就一定會挑她最在乎的人下手,第一個首當其衝的也許就是遠在大凌國的白謹沐。

她心急如焚,起身向歐陽展笑告辭。

知道事情緊急,歐陽展笑也不多說,目送她們二人帶着鳳一等人上馬。

八天之後,大凌國白將軍府。

早起的白震風坐着轎子進宮去上早朝,他纔剛走,在白府的一個院子裏,就閃出一個人影,在確定白震風確實已經離開之後,人影鬼鬼祟祟的進了後院佛堂。

白飛雪當日被凌北燁休回將軍府,白震風大怒之下,命她一直在佛堂理佛,不準出門見人。平時,她根本就沒有訪客,不知道這一早上的,怎麼突然就有人去找她。

那人進了佛堂,這才把頭擡起來,原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白府的二少爺白謹月。

“二少爺,小姐在等您。”他纔剛進去,一個青衣丫環就迎了過來,直接帶他進到一間屋裏。

也不知道兩人都說了些什麼,沒過多久,白謹月就從佛堂離開。向前走了一段路,然後左拐進了大哥白謹沐的院子。

“大哥,用早飯了沒?”剛一進院子,正好看到在院中晨起練劍的白謹沐,當先笑着問。

“沒呢!二弟用了沒?”白謹沐收劍,拭了一下額頭上的薄汗,溫和的看過來。

“明天大哥就要起程去摘星城接大嫂了,咱們兄弟又要有一段日子見不到。今日正好趁着父親上朝不在家,我特意過來大哥這邊蹭早飯。”白謹月淡笑着,看起來一臉無害,真像是個過來和兄長撒嬌的好弟弟。

提到沈星寒,白謹沐的神色一軟,是啊,算算日子,上次自己送星兒回孃家後,已經回來二月有餘,也該去接她回來團聚了。想到星兒,心裏就像是被春風拂過的小草,一片柔軟,真恨不得馬上插上雙翅飛到她身邊。

(本章完) 牀很大,兩人躺在牀上,中間留了一個比較安全的距離。

傅景遇不碰她的時候,習慣離她遠一點,怕她在懷裏滾來滾去,總是撩他,那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臥室很大,開着燈,很是安靜。

葉繁星側躺着,頭枕在自己的手上,看着傅景遇,說:“我們這周有聖誕晚會,班上有節目,我演女二號。”

這次的活動,是班上的同學一起的,角色都是投票先出來的,葉繁星之前在國慶晚會上拿過第一,當然是在主演的範圍內。

林薇長得好看,但沉迷遊戲,對表演這些沒興趣。原本大家投票讓她當女一,她都拒絕了。

趙嘉淇倒是想演,但她的黑歷史,讓人直接把她拉進了黑名單,連個配角都沒選上,大家生怕她又幹出什麼事來,毀了班級榮譽。

傅景遇看着葉繁星,問道:“是很壞的那種嗎?”

他還挺期待的。

上次葉繁星唱歌的視頻,到現在還保存在他的手機裏呢。

“有一點點!”葉繁星很是期待:“想到演壞女人,還挺激動的。對了顧雨澤也參加了,他是男主。”

“那你喜歡他?”傅景遇挑了挑眉。

葉繁星差點就點頭,說,是啊!

還好突然反應過來,大叔這句話裏有坑。

她謹慎地回答道:“是我演的這個角色喜歡他演的角色。我才不喜歡他呢!幼稚,花心,又討厭!不像大叔……又帥,又穩重,對我又好。”

傅景遇被誇得心裏開心,臉上卻很嚴肅,“我不帥!”

“帥,就帥,大叔全世界最帥了。”葉繁星一誇起他,就一點都不吝嗇。

誇完了,她看到傅景遇好像揚了揚嘴角。

她笑起來,“明明心裏開心得很,還不承認。”

就是想故意聽她說:他很帥!

臭表臉!

傅景遇說:“睡覺,你現在不難受了?”

看起來很精神。

葉繁星趕緊躺下來,握住他的手,“那我睡了。”

“嗯。”

房間裏沒關燈,葉繁星閉上眼睛。

傅景遇望着她乖巧的模樣,低下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只是很單純的吻,不夾帶一絲慾望的那種。

吻完了,在她耳邊溫柔地道:“晚安。”

葉繁星今天生病,本來是有點難受的,可這個吻,讓這一整天的不愉快,都消失了一般。



第二天早上,傅景遇和葉繁星還沒起牀,蔣森來敲門,“傅先生。”

傅景遇腿腳不方便,葉繁星穿上睡袍去開門,看到蔣森:“蔣先生,早。”

蔣森望着葉繁星,“太太早,今天身體都好了嗎?”

“好多了。”葉繁星說:“謝謝關心,你進來吧!大叔還沒起牀。”

也就是葉繁星在了之後,蔣森進傅景遇的房間才有了顧忌,以前傅景遇的房間他都是隨便進的。

蔣森走進來,看了一眼還躺在牀上的傅景遇。

傅景遇剛剛起牀,靠着枕頭,一臉的慵懶和淡漠,帶着一股隱隱的起牀氣問道:“什麼事?”

蔣森說:“您有客人。”

“今天週末。”葉繁星生病,他想在家裏陪她。

蔣森說:“是霍振東。”

葉繁星站在一旁,看到傅景遇的神情明顯頓了一下,他的表情有些壓抑,“他怎麼來了?” “可是……”“好了好了。”

楊寒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母親打斷了,“今天陶嬸請假了,你去乾洗店把我的幾件禮服取回來好嗎?”傻子都看得出來,老媽這是想支開她。“我不去!”楊寒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生着悶氣。

“你要是想幫家裏解決難題就快去!”一直沒出聲的周父突然厲聲喝道。楊寒驚詫地看着父親,自從她成年之後,父親就再也沒這麼嚴厲的口吻說過她!楊寒眼眶一紅,拿起車鑰匙,氣憤地摔門而去。

華連枝心疼地看着女兒離去的身影,又看看周克林眉頭緊鎖的模樣,也忍不住嘆了口氣,“克林,事情總會解決的,你是在沒必要衝雯雯發脾氣啊。”

“你以爲我願意嗎?可是雯雯的脾氣秉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讓她知道我們叫小堃來爲了什麼事,你覺得她會願意嗎?我也是不得已啊。”周克林說完,眉頭皺得更深了。他不是那種爲了事業就隨便犧牲家人的人,可是目前情況危急,他不想因爲自己的失誤而讓女兒跟着受苦。

“你覺得小堃會答應這個要求嗎?”

“我們養了小堃近十八年,算是我們的半個兒子,他和雯雯從小一起長大,難道會沒感情?小堃是個重情重義的孩子,我相信他不會拒絕。”

屋外突然傳來汽車的喇叭聲,華連枝起身,說:“可能是小堃來了,我去開門。”

“阿姨!出什麼事了?”洛非凡一下車,就着急地問道。他接到楊寒的電話時候,正好剛把遲若雨送到別墅,一掛斷電話立即就趕過來。聽楊寒的語氣,事情好像很嚴重。

華連枝一臉慈愛,拉着他的手將他迎進門,說:“我跟你叔叔可是好久沒看見你了,特意找你過來敘敘舊,不介意吧?”

“阿姨說的哪裏話,我沒能經常來看你們,已經是我的不對了。”洛非凡親熱地摟着華連枝的肩膀,推着她進門。

“叔叔!”一斤客廳,洛非凡立即跑到了周克林身邊,十足的小孩子模樣。

華連枝笑着拐彎進了廚房,洛非凡好久沒來家裏吃飯了,她應該親自下廚。

周克林一見洛非凡,眼神裏突然迸發出了一絲光亮,他拉着洛非凡在自己身邊坐下,兩人親熱得如同兩父子一樣,“路上辛苦了吧?雯雯那丫頭,肯定讓你着急了!”

洛非凡搖搖頭,楊寒可不是那種感性的女孩子,如果不是什麼大事,語氣也不會那麼慌張。“叔叔,您就告訴到底出了什麼事吧,還拿我當外人嘛?放心吧,不管出了什麼事,我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替你們扛着!”

當初的愣頭小子如今已成爲商場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厲害角色,不管怎麼說,周克林還是覺得很驕傲,很欣慰的。“你可能不知道,周氏啊,快要完了。”

“什麼?”洛非凡愣了,周氏在榮城已有數十年了,涉及產業少而精,之前從沒聽說過什麼動靜,怎麼突然間就要倒閉了?

“也都怪我,一意孤行,南州的那塊前陣子吵得很火的地皮你知道吧?後來我硬是把它從別人手裏搶了過來。我看中了它的發展升值空間,可是卻沒在地質勘查上栽了跟頭。你不做房地產,可你也應該知道廢棄之後垃圾填埋場短期內是不能在上面蓋大樓的,那塊地皮原先就是個垃圾場!董事會那羣老狐狸,大家風風雨雨這麼多年,他們合起火來鑽我的空子!”周克林的情緒有些激動,自己多年來的心血將要付之一炬,他怎能不氣?

洛非凡連忙遞上茶杯,寬慰道:“周氏又不是只有這一個項目,及時撤掉不就行了?”

“如果有這麼簡單,我就不會叫你來了,你叔叔什麼時候麻煩過你?要不是萬不得已……哎!”周克林再也說不下去了,埋着頭,不住地嘆氣。

“叔叔,您就直說吧,我能幫上什麼忙。您別跟我客氣!”周克林夫婦無償養了他十八年,把他當親生兒子一樣對待,此刻周氏有難,只要周克林一句話,洛非凡義不容辭。

周克林欣慰地看着他,然後搖搖頭,說:“我只是不放心雯雯,我跟你阿姨都這麼大把年紀了,吃點苦都無所謂,但是雯雯……小堃,叔叔只信得過你,所以我將雯雯託付給你,而周氏企業就是她的嫁妝,我把我的還有你阿姨的股份全轉給你,你替我照顧雯雯,照顧周氏,無論如何,別便宜了外人!好嗎?”

“您讓我……娶雯雯,還把周氏轉給我?”洛非凡呆了,周氏是周克林一手打拼下來的江山,如今因爲一個重大的失誤就要將這辛苦了半輩子的心血拱手讓人,他忍心嗎?就算自己答應他接管了周氏,那留下的爛攤子又該如何收場?

像是看出了洛非凡的疑慮,周克林又說:“廢棄之後的垃圾填埋場不能建房子,卻可以修建公園,再將公園賣給當地政府,雖然不及商業圈賺錢,但是挽回損失還是可以的。”

“既然這麼好解決,那您何必將周氏轉給我?我直接做項目投資人就好啊。”洛非凡依然想不通周克林爲何執意要自己繼承周氏。

周克林看着牆上的那張全家福,嘴角揚起一絲苦笑,“董事會的那幫人想讓我下臺,然後瓜分周氏,我豈能如他們的意?可我真的老了,沒力氣跟他們一大活人鬥了,隱退是遲早的事,索性借這次危機卸下這一身的擔子。周氏遲早要交給雯雯的,可她一個女孩子,難免思慮不周全,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洛非凡遲疑了,他的企業主營電子數碼產品及周邊產業,突然間讓他接手房地產,他是一竅不通,周克林是輕鬆了,那他呢?還有他跟楊寒,他不否認跟楊寒之間的深厚感情,可因此而結婚,會不會太草率了?依楊寒那性子,肯定也不會依從。“叔叔,這個決定會不會太草率?”

周克林知道,讓洛非凡一下子就接受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洛非凡的反應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小堃,叔叔從沒開口求過你,但這次,就當是叔叔求你了好嗎?再考慮考慮?”

“叔叔您別這樣,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怕自己……辜負您的期待。”不管是婚姻還是周氏,洛非凡都覺得自己不能勝任,有多大的量吃多大的碗,這麼簡單的道理他還是懂的。自己花名在外,難道周克林不知道?

“你對雯雯的心意我看得出來,而你的能力,我更是信得過。你放心,叔叔會在背後指導你的,等你瞭解了這個市場,叔叔就徹底退下來,也好和你阿姨好好享享你們的福!”周克林不是不知道洛非凡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他之所以概不過問,是因爲他不在乎,誰年輕的時候不是血氣方剛的呢?他想着,只要洛非凡跟女兒一結婚,這花花性子自會慢慢收斂下來。

洛非凡說不清出心裏的滋味,周家的恩情他沒齒難忘,讓他接手周氏也沒問題,只是讓他娶楊寒……“叔叔,關於結婚……你問過莎雯的意思嗎?”

周克林搖搖頭,臉上浮現出一抹愧色,“雯雯的性子你也知道,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讓她跟你結婚,她肯定不會同意,她會覺得自己是被當做了商業籌碼一樣,這樣的話即使她再喜歡你,也絕不會答應這門婚事。呵呵,這性子……所以啊,別告訴她我跟你提過這件事。”

“我記得,下週五是叔叔您的生日吧?”

“你這小子,倒還記得挺清楚。”

洛非凡沉默了半晌,像是作了個重大的決定般,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附在周克林耳邊幾句話,周克林詫異地看着他,“你決定了?”洛非凡點頭,“不用再考慮?”洛非凡點頭,“當真?”洛非凡再次點頭。

周克林心裏的石頭總算落地,他像小時候一樣,慈愛地摸摸洛非凡的頭,眼角不禁泛起淚花。

“叔叔放心吧,一切有我。”洛非凡笑着說道。他一直以爲,如果硬要他結婚,那新娘一定會是楊寒,可是真要他娶人家的時候,他的心裏卻無比沉重。是出現的方式不對,還是時間不對?

晚上,周克林讓洛非凡就在家裏住下,洛非凡拒絕了,不知道爲什麼,他突然很想見到遲若雨,很想很想。

Views:
1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