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沒有指責他的立場,因爲我還不是一樣,不靠譜。

“快逃……”木子卻是反應過來,飛快地跑到我剛纔進來的那扇門旁,想着把門推開逃出去……

可是,大門毫無懸念的,變成了緊閉。

甕中捉鱉。

那隻人身狗頭的怪物,從一看到我們開始,就一直叫個不停,聲聲嚎叫傳出,能把人的膽子都嚇破!

倘若不是被鐵鏈拴着,下一刻就能撲上來,把我們的脖子咬斷。

我本來就非常害怕那些會叫喚的猛狗……更不用提這個更兇狠,更面目可憎的怪物……人身狗頭,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念溪,你快收拾它呀!”木子打不開門,只能整個人背靠

在門上,一面驚恐萬分地盯着怪物,一面又衝着我吼叫道……似乎是把我當成了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就是那語氣,根本不是求人應該有的態度!

這麼個東西,我能收拾?

“丫頭,你把手機拿出來看看,現在是幾點了?我估計吧,很快就會天亮了。”石蓮子壓低聲音提醒了個。大部分的鬼怪神獸,都會懼怕陽光,只會在夜間活動。

他這一說,我也連連點頭,趕忙將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

四點十五?

因爲我手機的時間顯示和手錶的顯示是一模一樣的,會有一個界面,上面明確地顯示出秒針、分針、時針在不同時候,不同的走動……

“是四點十五。”我回答了個。

可,眼睛卻沒有辦法從顯示的界面上移開。

因爲我發現,原本應該規律走動的秒針,它竟然停了下來……

所以,在這地方的時間是靜止的?我們將永遠處在無邊無際的黑暗當中,和麪前這隻張相猙獰的怪獸對峙?

那隻怪獸,仍然在一個勁地扭動着身子。

因爲掙扎,原本拴着它的鐵鏈,也有些不大牢固……在劇烈的晃動當中,我總覺得它下一刻就能自己個給斷掉!

然後,那隻怪獸,將肆無忌憚地壓在我們身上!

把我們撕咬成碎片。

這年頭,偏偏就是怕什麼來什麼!

因爲下一刻,那條鏈子就被怪獸咬斷,然後頃刻間到了我們面前。薛猛還躺在地上,就成爲它第一個攻擊對象。

我眼疾手快,先把自己的左手伸了出來。

唸了個“定”字。

炎炙曾經在我的手上落了一張符,據說可以定住亡魂們五秒鐘的時間。

“還不快滾!”只有五秒鐘,可薛猛還在發愣。

被我這麼一提醒,這才反應過來,卻雙腿發軟站不起來,只能一路踉踉蹌蹌地邊跑邊退……

我也尋思着,要怎麼對付這怪物。

趁着它還被定住,暫時不能行動的時候,我將手中摺扇一晃,燃出一片大火,將它團團圍住……

它,安靜了下來?

(本章完) 火焰並沒有蔓延地燒到怪獸的身上,而是就在它的身邊縈繞着,徘徊着……

不上前?

我將眉頭緊皺得厲害,我見過不少不怕火的厲鬼,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就好像……就好像這團火焰並非是我召喚出來的,而是被那隻怪物所用?

“靠。”石蓮子忍不住,竟然是報了聲粗口。那麼溫柔的聲音,卻說着粗鄙的言語,莫名的有種反差萌?

不過我顧不上這個……因爲石蓮子接着說。

“這怪物竟然連地獄烈火都不怕?丫頭,我覺得我們完了。”它很是無奈地,感慨了個。

我覺得,這不用他提醒。

因爲我自己也是這樣覺得的。

“怎麼辦?”我尚且在遲疑的時候,那隻怪獸卻安靜了下來,就偏着頭看向我,也不狂吠亂叫了。

它突然安靜了下來?

不過,它的安靜並沒有讓我覺得是鬆了口氣,相反這屋子裏的氣氛變得更加微妙。

木子和陳璐兩個人,蜷縮在角落裏,驚魂甫定地看着那隻怪獸,雙眼渙散,估計三魂七魄都給嚇得差不多沒有了……

薛猛也沒有好到什麼地方,就癡癡地看着地面……

他們從未見過怪獸,更何況還是那麼厲害的怪物!

可是那隻怪獸,卻緩緩地身子一縮,然後退回到了一個角落裏。如同小狗一樣,將身子趴着,蜷縮成一團,順帶着閉上了眼睛?

它,睡着了?

而木子剛纔橫豎都打不開的門,竟然吱呀一聲,從內朝外,自己個給打開了?

我們這是走廊盡頭的小房間,裏面光線昏暗……

外面,也是一樣。

“還不快走!”薛猛提醒了個,然後從地上跌跌撞撞地爬了起來,朝着門的方向飛奔過去。

他腿軟,又跑得急,竟然連着摔了好幾個跟頭。

不過他現在可什麼都顧不上,連滾帶爬,手腳並用地逃了出去!陳璐和木子猶豫了會,但還是跟着逃了出去。

我皺了皺眉,並沒有攔着他們,只隱隱覺得,這事情有些不大對勁……

裏面有

只半人半狗的怪物,難道外面就太平了?

只能伸手握了握石蓮子,它冰涼的身子讓我隱約恢復了神志。然後我問石蓮子。“那個,它怎麼突然就安靜了呢?”

是呀,剛纔還一副恨不得要把我們撕咬成碎片的模樣,怎麼片刻之後竟然安靜下來了?

就它現在安靜蜷縮在角落的模樣,竟然算得上溫順?

我這等着石蓮子給出一個答覆,也是停頓了好久之後,纔有個不大確定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它遲疑着,同我說。

“丫頭,這沒有辦法……我只是一隻樹妖,對鬼神之類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你回去問問炎炙吧,他應該知道。”

這樣呀……

原來石蓮子是一隻樹妖?

我便輕輕點了點頭,看來也只有見到炎炙之後,才能從中問出個究竟和答案來……但是吧,我們現在是出去還是不出去?

“我們還是走吧。”

石蓮子稍微提醒了個,同時解釋道。“我們還得把薛猛他們,安然無恙地送出密室,不讓孫婆婆察覺。”

我點了點頭,他們是逃走了,但能不能出去,這還是未知數。

只能回頭看了那隻怪獸一眼,帶着猶豫,跟着石蓮子走了出去……

順帶着,將門輕輕地給帶上了。

全程那隻怪獸,都安安分分地停在牆角,竟無其他反應……

託炎炙的福,我也算是看了不少神鬼之類的書籍……怎麼從來沒有一本書,有介紹過一隻人身狗頭的怪物呢?

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薛猛他們也不知道逃到什麼地方去了,反正終歸我出來的時候,連人影都不見了。

又是一條深邃悠長,看不到頭的長廊。

瞬間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從石蓮子裏,傳出一聲輕嘆,他問我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我都不知道是手機壞了,還是因爲其他的原因……反正吧,我上面的時間就不走。”我一面抱怨,一面順帶着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

四點半?

它又開始走動了?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走吧……”石蓮子催促了句,提醒我抓緊時間,最好是在天亮之前從密室裏出去。

無論是誰留在密室裏都會讓孫婆婆生氣,那羣大學生是,我也是。

石蓮子是妖,所以夜間的視力比我好很多,就靠着它指路和手機微弱的亮光,緩緩地朝前行進着,時不時還會偏頭,左右看看……

我們得快些出去!

可炎炙不還在裏面嗎?這麼一想,不由得就停下了腳步。

石蓮子他是最瞭解我的,立馬就一聲訕笑嘲諷道,“丫頭別鬧,依着炎炙的本事,還需要你擔心嗎?這地方,困不住他。”

它言笑晏晏地開口。

我也鬆了口氣,自己剛纔的擔心,還真是太多餘了。

就繼續往前走。

“出來了?”這突然響起的一個聲音,讓我微微有些怔愣。

再擡頭的時候,就瞧見炎炙偏着腦袋,習慣性地靠在牆壁上,那副隨性愜意的模樣……

我見了他,心中的擔心,更是穩穩妥妥地,落了下來。

就快步走到他身邊,迫不及待就要和他說裏面有隻狗頭人身的怪物……但,他用手封住我的脣,不許我開口。

“先出去再說吧。”

脣上停着他指腹的一抹清涼,他則衝着我魅惑地笑了笑,脣角上揚出一個非常好看的幅度。

然後,將手撤了下來。

我哦了一聲,低着頭跟在炎炙的身後,同時在心中暗暗腹誹了句。

就剛剛那麼簡單的一個動作,他都可以勾得我心頭小鹿亂撞?

我得給炎炙,一個大寫的“服”。

不過走到轉角的時候,他卻突然停了下來。

因爲,在另外一端,還出現了一人,和炎炙長得一模一樣。且他看到我的時候,會無比關切着急地開口。“小溪!”

兩個他?

我皺了皺眉,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猜到他們之中,只有一人是真的。

可還沒有來得及說上什麼,兩人竟然交手糾纏在了一起!

旗鼓相當,竟也不分高下?

(本章完) 我在一旁焦急萬分地盯着他們,一會看看他,一會又看看另外一個,根本就不知道哪個是炎炙,哪個不是……

我是想上去幫忙,但連幫誰都不知道。

手握石蓮子的時候,也不由得加大了力氣,擔憂無比地開口。“你說,哪個纔是真正的炎炙?”

石蓮子沉默了會。

“那個……我也不知道。”然後,他給了我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偏偏他們還能在交手之餘,和我說話一二,就紛紛說他是真的,另外一隻是厲鬼幻化的虛像……

我微微地扯了扯嘴角,笑得頗有些無奈了。

就想問候一句。

這不是傳說中真假孫悟空的戲碼嗎?我又不是唐僧,不至於來這麼老套的一出吧?

不過老套歸老套,但是不得不說,對我非常奏效!

因爲我肉眼凡胎的,根本無法區別誰是真的,誰是假的?

總不能學着那誰誰,找如來佛祖幫忙吧?再說了,我又不認識它。

“小溪,你相信我。”其中一個開口同我說。

“不,你得相信我!”另外一個也說得斬釘截鐵!

我一會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就用手打了打腦袋,這鬼知道,誰是誰的!

卻是突然靈機一動,往上揚了揚自己的脣瓣。

我把扇子握在手中,且還是導致着過來。

剛纔石蓮子告訴我說,倘若將扇子導致,再念出對應的咒語,便可以從地獄召喚出小鬼來!

只是,我是把扇子,正對着自己的!

便是有十多隻小鬼,從摺扇的一端爬了出來,然後爭先恐後地涌上我的手臂,貪婪地撕咬着!

“小溪,你做什麼!”他火急火燎地,問我。

我卻衝着他輕輕地笑了笑,然後將手中的摺扇再換了一個方向,衝着另外一隻並無太大反應的“他”揮動摺扇……果然見得一縷青煙消散,竟然不知蹤跡。

那隻,就是佯裝成炎炙的厲鬼。

而面前這個,會擔心看我,會因爲我剛纔傷害自己的行爲而生氣、發怒的他,纔是真正的炎炙。

我知道,他關心我。

手上的小鬼,自然很快就被炎炙給收拾了。然後他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念溪你瘋了是不是?就算要把我們區分出來,也有其他的法子,你這樣傷害自己算什麼!”

然後,他就將身子背了過去,怒氣衝衝地往前走。

他,生氣了?

我也不遲鈍,連忙快走兩步追上炎炙。心裏多少有些委屈,我能急中生智想出那樣的辦法已經很不容易了,他不誇我,爲什麼還要生氣呢?

走廊深邃,而我們兩的相處,卻變得更加尷尬了起來。

又往前走了好遠,他才停下腳步,然後緩緩回頭,看了我一眼。

那道眼神,有些冷涼了。

所以,我不得不將腳步停了下來。

“怎麼了?”我陪着小心地,帶着關切地問了一句。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下一瞬卻是瞬間移動般地將我壓在了牆角,眼中有怒火,也有心疼……在他那樣目光的注視下,我除掉尷尬之外,真不知道應該給他什麼反應……

終於他長長地嘆了口氣。

將我剛纔被小鬼啃食過的手捉了過來,然後細細地打量了個。走廊的光線晦暗不明,所以他臉上的表情,我看不清……

Views:
8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