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天上,你再好好向她懺悔!”傑克眼睛一眯,眼看就要落刀。

沈修晴怔怔的問:“你說什麼?難道楊雪她……死了?”

“你乾的好事還好意思問我?或者,你一向都這麼和駱北辰裝無辜的?”傑克冷笑起來,“可惜這一次他也不會相信你了!否則這個時候你不可能還在這裏,哈哈……”

沈修晴看着他,心涼了下去。

“沒錯,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和他在一起,而他也知道了真相,所以你就死了那條心乖乖呆在這裏吧!等到一切結束了,我再來收拾你!”傑克冷哼兩聲,看她的神情他嚐到了報復的快樂:“像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活該——永失我愛!哈哈哈!”

他放肆的大笑起來,笑聲在總統套房裏迴盪不休,另一個房間裏的笑笑不安的哭叫起來:“媽咪,媽咪,媽咪……”

“孩子……”沈修晴的心都要碎掉了,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可悲。她的幸福爲什麼總是這樣短暫?想了想,她無奈的請求道:“傑克,我的孩子在生病,你讓我看看她好不好?”

“不好。”傑克直接搖頭,笑得殘忍,“除非你承認你犯下的罪!”

“傑克,不是我,我真的沒有,我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淚落了下來,沈修晴請求着,“傑克,求求你,我的孩子在發高燒,她很危險。我可以留在這裏,但請你把她送到醫院去好不好?或者,讓駱北辰來接她。”

“讓他來接?”傑克揚了揚眉,她以爲她是傻子嗎?

“我不知道你們誤會了什麼,可是再怎麼說孩子也是無辜的,我答應你我留在這裏任你處置,你讓他來把孩子帶走好不好?”沈修晴兩腿一屈直接給他跪下來了,“求求你……”

“媽咪,媽咪我好難過……”

笑笑的哭聲越來越弱,沈修晴的心都要碎掉了:“寶貝你別哭,你這樣哭會病得更重的……”

“媽咪……”

傑克猶豫了一下,如果笑笑出了什麼事駱北辰也不會放過他,於是發了個短信給駱北辰。他暗中在褲包裏揣了一把槍,只要等下駱北辰有什麼輕舉妄動他就立刻殺了沈修晴!

“謝謝你……”沈修晴鬆了一口氣,跪坐在地板上等駱北辰。

他們也算是幾經風雨,她不信他會這樣絕情,又一次因爲楊雪而失去理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傳來門鈴聲,沈修晴攸的挺直了背,眼巴巴的看着門。

“我警告你,不要亂動!”傑克低聲警告道。

沈修晴拼命點頭。傑克嫌孩子哭得煩,竟然給笑笑吃了安眠藥,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傑克開了門,駱北辰面無更讓看着他:“我女兒在這裏?”

“是,我綁架了你的妻子和女兒。”傑克陰森森的看着她,一手插在褲包裏隨時都準備着。

“我要帶我女兒走。”駱北辰簡單的說,“這事與孩子無關。”

裏面的沈修晴心瞬間涼了下去,他的意思是已經相信了傑克是她殺了楊雪嗎?

“ok,進來吧!”傑克滿意的點頭,側身讓出路來。

駱北辰大步走進去,一眼就看到了沈修晴,他的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心痛,然而只是一瞬間快得讓人來不及捕捉。

“阿辰……”

“啪!”

他揚手一個巴掌扇下來:“你不要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沈修晴徹底的蒙了,看着他動了動脣,卻說不出話來。

他也看着她,幽深的眼中沒有一絲情意,冰冷的像極淵。

她失望了,只要一對上楊雪的事情,她永遠都沒有還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事已至此,她難過的閉了閉眼睛,顫聲道:“駱北辰,求你救救笑笑,她是你的女兒!”

駱北辰冷冷的彎起脣角,一手擡起她的下巴:“沈修晴,五年前的帳我們是不是應該算一算了?”

“什麼帳?”沈修晴困惑的看着他。

“五年前那場*戲不就是你一手設計的嗎?”駱北辰冷笑,鬆開她,“這是南星剛剛調查到的消息!沈修晴,傑克留你一命已經是你上輩子休來的福氣。孩子我會帶走,至於你,就等着我有空了再來處置你吧!”

他冷哼一聲,轉身從傑克懷中接過昏睡的笑笑,毫不留戀的轉身就走。

“傑克,看緊她!在楊爺爺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前,我要她安然無恙。”

“ok,沒問題!”

“砰!”大門無情的關上,傑克看着沈修晴蒼白的臉笑得更加燦爛,“怎麼樣?你的丈夫再一次拋棄了你,你是不是絕望的想自殺啊?”

沈修晴淚落如雨,只是咬着脣沒有回答。

“哼哼,你就在這兒安心呆着吧!”傑克笑了起來,“上帝說懲罰一個人不是殺了她,而是讓她活着!你知道爲什麼嗎?因爲我要讓你嚐到被心愛的人手刃的痛苦!”

這是一個瘋子!沈修晴看着他沉默着。駱北辰的話她聽懂了,她要他配合他等他再次來救她!

****************************偶素竹子結文滴分割線************************

一回到駱宅,駱北辰就請了家庭醫生來看護笑笑,笑笑的病並沒有大礙,只是沈修晴還在傑克那裏,他要儘量調查出真相把沈修晴帶回來!

不知道她有沒有聽清他話裏的意思,晴晴,你一定要聽懂啊!

*難眠,第二天更是煎熬。好在傑克大清早就來到辦公室,並沒有作什麼傷害沈修晴的舉動。

“駱北辰,有消息了嗎?”傑克問。

“南星很快就來了。”駱北辰佯裝冷靜的陷在沙發椅裏半眯着眼睛,“傑克,謝謝你不遠萬里來告訴我真相。”

“楊雪到死都放不下你,我應該帶她回來。”傑克目光一暗,“不過你要儘快,我只辦了半個月的簽證。如果到時候還查不出來,我就只能殺了沈修晴爲楊雪報仇,然後走人。

“不需要半個月我就能查出來。”駱北辰冷笑,目光落在一旁的文件上。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問過一句沈修晴的話,倒是傑克沉不住氣說:“好,我相信你。在這期間我也不會動沈修晴的。”

駱北辰不可置否的聳聳肩。不多時,駱南星闖了進來:“哥,海關確實有楊爺爺兩年前的入境記錄,但是楊爺爺入境以後就失蹤了。”

“失蹤?”駱北辰更加覺得不安。

“是,完全查不到楊爺爺的蹤跡!”駱南星說,“這太不正常了,我想他會不會去找什麼人了,或者出了什麼意外?”

“他所結交的人和我們都是一個圈子,如果找了誰我們不可能一點兒消息也沒有。”駱北辰更加覺得詭異。

“你這麼說我倒想起一個人來。”傑克忽然插嘴。

“誰?”

“詹姆斯。”傑克說,“這個人是十一年前雪的主治醫生,爺爺離開法國前曾讓我調查這個人。這個人現在就在中國,而且當時幫他來中國發展的人姓陳,和刺殺你的那位小姐同姓,不知道這其中……”

“陳南!”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駱北辰和駱南星就齊聲叫了起來,然後驚懼的看着對方,半天說不出話來。

“陳南?”傑克皺了皺眉。

“糟了,楊爺爺肯定出事了!”駱北辰蹭的站起來,抓起車鑰匙就走,被駱南星一把抓住,“哥,你這樣不行!會打草驚蛇的!”

“對!”傑克難得的贊同道,“當初楊爺爺故意支走我們想來就是想回國處理這件事,我想他不但沒能處理還把自己搭進去了。現在找他,不如先找一下詹姆斯!”

駱北辰和駱南星面面相覷,沉重的點了點頭。

“我們兵兩路,傑克你以探親爲由要求警方尋找楊景天的下落,南星你負責詹姆斯,而我負責陳南!”

“好!”

傑克看了駱北辰一眼,駱北辰也正好看着他,相顧無言。

也許,他們都錯了……

*************************偶素竹子滴分割線********************************

華僑楊景天回國後失蹤,傑克代表法拉夫人向當局提出意見後,警方立刻介入,三天後在城郊發現了楊景天的遺駭。華僑被謀殺這可是大事,警方迅速開展調查。就在陳南如坐鍼氈,思考着要如何掩蓋楊景天死亡真相的時候,一輛警車來到單位把陳南帶到了警察局。

“詹姆斯?”陳南驚叫起來,旋即發現自己失態,急忙又住了嘴。然而已經來不及了,所有的人看着他,那道道凌利的目光像小刀一般令他難以承受。

“老陳,事情敗露了!”詹姆斯頹然的兩手一攤,“我已經招了,你也招了吧!”

“招什麼?我和你不過有一面之緣,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陳南大聲說。

詹姆斯看向傑克,傑克陰冷的目光讓他抖了又抖:“他們已經知道當年你賄賂我在給楊雪作手術的時候故意讓她失去人道的能力。”

斃啊南臉色大變,臉上的虛假的笑容終於破裂:“詹姆斯!”

緊接着,警方又在楊景天剛下飛機時住過兩天的酒店找到了一份特殊的文件。這些都是陳南沒有料到的,揭開了十一年前楊雪被人輪=殲的真相。

那些被時光掩埋的往事像一個個泡泡在陽光下破開,所有的人都震驚了。竟然是陳家!陳家從十一年前就開始算計楊家,覬覦駱家,所以纔會引起一連串的悲劇。

“證據俱全,陳南,這一次你還怎麼逃?”駱北辰和傑克瞪着陳南,恨得眼睛都要滴出血來了。

陳南無言以對,如果不殺楊雪,那大概地就不會引出這事情來了吧?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什麼都來不及了。

“十一年前害得楊家還不夠,現在還要動了殺機,甚至還想讓沈修晴入獄,陳南,你好深的心思!”傑克看着他,十指緊縮發出咯咯的聲音,“爲了你女兒所謂的愛,你竟然害了這麼多人!”

陳南抿了抿脣,嘆息道:“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我當初既然敢做,現在就不怕認!駱北辰你有種,能把十一年前的帳都給翻出來!沈家被你算計了,陳家也敗在你手中,哼,你不要太得意,因爲參與這件事情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南宮默!”

“南宮默我自然不會放過。陳南,我只問你,當年你爲什麼要那樣做?楊雪她還是個孩子啊!”駱北辰吼道。

“因爲碧蘭愛你!”陳南緩緩的說,“她想成爲你的妻子!”

駱北辰無語的搖頭:“這樣的愛我承受不起!既然這件案子陳碧蘭也難逃罪責,那你就別怪我心狠手辣——我要她一輩子呆在監獄!而你,就去死吧!”

陳南終於變了臉色:“駱北辰,你不能這樣對碧蘭,她是愛你的!”

“她,不,配。”他一字一句的說完,就退了出去,把現場交給警方來收拾。

外面的陽光依舊燦爛,風景依舊美麗,生活的節奏依舊。酒店裏,沈修晴雙手環胸看着窗外,傑克這兩天對她的態度好了好多,她的心也慢慢安定下來了。這幾天她得不到外面的消息,外面的人也得不到她的消息。她不知道此時外面已經鬧了個天翻地覆。

可是她怎麼也想不通,楊雪怎麼忽然就被人殺了呢?

想到楊雪,她嘆了口氣,她也是個苦命人啊!她對她最後的記憶停留在巴黎醫院,她和傑克一起來請求她的寬恕。或許這又是一樁栽髒嫁禍的事情!想到這裏,她的腦海裏浮起一個人影——南宮默!難道又是他?

“砰!”

門猛的被人推開,傑克跌跌撞撞的進來,看到沈修晴淡定的模樣,眼中的悲愴更加明顯。

“你怎麼了?”沈修晴蹙眉問。

傑克看着她,扶着牆側身。沈修晴這纔看到他身後的駱北辰,他快步朝她走來,一把把她擁進懷裏:“老婆,我來帶你回家!”

溫暖的懷抱十分有力,鼻子一酸她哽咽道:“我不知道楊雪會出事……”

“恩,我已經調查出來了,是陳家唆使人乾的。留你在這裏,是不想你再受到傷害。”駱北辰拍拍她的背,柔聲安慰道,“謝謝你明白我的心思,這幾天你還好嗎?”

“恩,我相信你不會再丟下我的。”沈修晴伸手環住他的腰,貪婪的嗅取着他的氣息,心神安寧,“笑笑呢?身體好了嗎?”

“已經好了,倩倩在照顧她你放心。”駱北辰鬆開她,心疼的撫上她的臉,“還疼嗎?”

沈修晴搖搖頭,依進他懷裏,偷眼看傑克。

傑克抱歉的搖搖頭:“對不起,誤會你了,希望不會嚇到你……”

“不會,我相信阿辰一定會還我清白的。”沈修晴笑了笑,“傑克,謝謝你爲楊雪所做的一切,她在天上看到了一定會很感激你的。”

傑克的神情暗淡了下去,喃喃道:“失去她,我這一生再也沒有意義了……”

“陳南夫妻已經入獄,他們一家三口的餘生都將在監獄中度過。至於南宮默,他被南宮凌帶去新西蘭了,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回來。還有沈微敏……”駱北辰小心的看了她一眼,“她已經知道錯了,我沒有追究她的責任,我給了她一笑錢,他們將離開a市,去沈睿上學的d省定居。”

沈修晴釋然的笑了:“這樣很好!阿辰,謝謝你放過他們!”

傑克在一旁看着他們,心中五味複雜,又是羨慕又是難過。可憐的楊雪,如果活着他也一定會讓她像沈修晴一樣幸福。可惜,他再也沒有機會了。

相遇太容易,相守太難。我們都想要穩穩的幸福,可這幸福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不管如何,能多相守一秒都是上天的恩賜。

駱北辰看看身邊的妻子,朝她伸出手去,動情的說:“老婆,走吧,我們回家!”

她看看他的手,嫣然一笑,把自己的手放上去,輕輕晗首:“好!”

十指緊扣,用力相握,他拉着她大步往外走去。他們的幸福,會穩穩的走下去。

~~~我們都要穩穩地幸福~~~

親愛的們,今天是國慶,竹子完結此文,算是給大家的節日禮物吧!額,雖然更新有點兒晚。感謝大家一路走來的支持,特地送上六百字免費給大家觀看。接下來竹子會休息一段時間再開新文,希望大家繼續關注。謝謝大家,撒花。。。。。。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親愛的們,《》已經全文完結了,很不捨也很感動,謝謝大家一路支持,你們沒有漠漠堅持不了這麼久的,還有呢,新文正在準備中,到時啥時候發,什麼書名會在這裏做通知,嘎嘎,謝謝大人,很感動這一路有你們,跪謝。 877.

白芨做了一個很長長的夢。她夢到了和商洛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夢到了徐琪琪,夢到了那個初次見到雲璽恩的酒吧。

夢裏,他冷冷的看着她,神情疏離而陌生。

“滾!”從他薄脣裏吐出了一個沒有任何感情的殘酷字眼。

隨後,他轉過身,毫不留念的大步離開。

她哭着喊着去追他,可他連頭都沒有回,任由她在後面嘶聲裂肺的大哭大喊,決絕的身影沒有一絲的停頓。

就在他的身影要在視線裏消失,她大聲驚呼:“不要走……”

驀地睜開眼,一片純白映入了她的眼裏,她還沒有從夢裏的痛苦中醒過來,眼睛發直的盯着那片純白。

“丫頭。”

溫柔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她的眸子動了動,緩緩偏頭,在看到那張熟悉的俊臉,眼眶瞬間盈滿了淚水。

“璽恩。”她低低喊了聲。

“我在。”

雲璽恩握住她顫顫巍巍的擡起的手,放到嘴邊,一個帶着深深眷念的吻落在了她的手背。

他掌心的溫度自她的指尖慢慢蔓延至她的心間,她的淚水流得更兇,目光緊緊的盯着他。

雲璽恩心疼的擦去她的淚水,“不哭了,都沒事了。”

白芨肆無忌憚的哭着,把他的手抓得緊緊的,生怕他會走一樣。

不知道她做了個噩夢的雲璽恩,只能既無奈又寵溺的擦着她不斷涌出來的淚水。

風調皮的從沒關嚴的窗戶溜進來,撩起了窗簾的一角,輕輕的翻動着。

Views:
5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