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小燕,你知道你做的最大的錯事是什麼麼?那就是把噬心蠱交給了我!”蘭天冷笑道:“託你的福,現在我對你們苗族蠱蟲的研究又圓滿了一步!”

萬山臉色一變,驚呼道:“蘭天,難道說對人種蠱的研究你還沒有放棄麼?難道當年你接受的教訓還不夠麼?”

“教訓?嘿嘿,我從來不知道這兩個字怎麼寫!”蘭天冷笑道,但眼中卻浮現出一絲落寞。

孤獨小燕的身體掙扎越來越小,而在她的目光中卻漸漸浮現出和小寶一樣呆滯的神情。

片刻後,蘭天緩緩地走到孤獨小燕的身邊,譏諷道:“真是諷刺啊!獨孤小燕,原本是噬心蠱蟲主人的你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被噬心蠱蟲控制吧?”

一旁的萬山凝重的看着蘭天,沉聲道:“蘭天,爲什麼要當着我的面殺了孤獨小燕?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中海,紀家。

雖然夜已經深了,但是紀家的大堂里卻是燈火通明。

紀旭琨坐在客廳裡面,在他的面前跪在地上的赫然是被紀凌風如同拎小雞崽子般拎回來的紀凌塵。

「小風,怎麼回事?」

紀旭琨剛剛睡覺沒多久便是被紀凌風給吵醒了,當看到眼前的一幕以後,睡意也是消散了些許。

「老頭,你自己問問這個傢伙吧!」

紀凌風看了眼地上的紀凌塵,冷冷說道。

「凌塵,到底怎麼回事!」

紀旭琨此時再也沒有之前的那般弔兒郎當,紀家家主之威爆發而出,紀凌塵感受到了紀旭琨的威怒,心中一寒。

「爸….我….」

紀凌塵想要解釋,可是他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不管如何,他都是紀旭琨的養子,而紀凌風卻是他的獨苗,這兩者相比,自己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會被紀旭琨饒恕的。

「你什麼!說!」

紀旭琨看著渾身是血,臉色慘白的紀凌塵,呵斥道。

「爸,既然他不好意思說,那我就替他說了。」

紀凌風看著地上的紀凌塵,冷哼一聲道。

「你說!」

「咱們家養了一個白眼狼,爸,你是不知道這傢伙做了什麼事情!」

紀凌風憤怒地說道。

「他幹什麼了?」

紀旭琨問道。

「這小子他竟然對我下毒!」

紀凌風氣憤地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凌塵怎麼會對你下毒呢?」

聽到這話,紀旭琨也很是震驚,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件事。

「怎麼不可能!爸,你還記得這段時間,我整天整夜的亢奮失眠嗎?」

紀凌風看著紀旭琨說道。

「我記得,我不是讓你多休息不要出去鬼混了嗎?」

聽到紀凌風提到這個,紀旭琨瞬間就有印象了。

甚至當初擔心紀凌風睡不著,紀旭琨還專門找人找國外的相關專家來給他看病,可是依舊沒有什麼效果。

「鬼混個屁啊!他奶奶的,原來都是因為這個混蛋給我下毒了!」

紀凌風說到這個就來氣。

「你可別胡說,哪裡有毒是這個的!」

紀旭琨皺了皺眉頭,有些不信。

「老頭,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這個毒還是然哥給我治療好的,若不是他,恭喜你,現在你應該在殯儀館見到我!」

紀凌風直接搬出了秦穆然來。

若是他空口說,或許紀旭琨還有些不相信,但是若是秦穆然也知道,並且自己中毒的消息是秦穆然告訴的,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果然,紀旭琨聽到這件事竟然跟秦穆然還有關係以後,神色更加不一樣了。

紀凌風或許有些不靠譜,可是秦穆然紀旭琨那是一百個相信。

曾經他不止一次說過,若是紀旭琨能夠有秦穆然的百分之一,他就不會現在還這麼愁了,早就將紀家的大權交給他了。

「這件事是穆然告訴你的?」

紀旭琨看著紀凌風問道。

「當然!要不是我然哥,我就真的病入膏肓了!得是我然哥妙手回春,再一次救了我的命!老頭,說什麼,以後我們紀家欠然哥的恩情越來越多了!」

紀凌風說到秦穆然那都是一臉的崇拜。

「紀凌塵,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紀旭琨將目光移到下方的紀凌塵身上,冷聲問道。

「爸,對不起….」

面對紀旭琨,即便紀凌塵有所有的恨,可是他依舊也只能夠說出這三個字。

「為什麼?」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包含著紀旭琨無盡的失望。

「因為我不甘心!」

紀凌塵紅著眼道。

「不甘心?呵呵,紀凌塵,你忘了當初你快要餓死的時候,是我將你接回了紀家!更是我力排眾議將你收為養子,給你最好的教育,給你最好的衣食住行,甚至有的時候你跟紀凌風吵架,我都是偏向於你!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紀旭琨那叫一個心痛啊。

養了十多年的人,沒想到會做出這樣令人詫異的事情。

「是!您是對我好!可若不是您,我的家也不會毀滅!若不是我爸為了救你,他怎麼會死!他若是不死,我的家怎麼會拆散了!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你!」

紀凌塵越說越是大聲,甚至帶出了哭腔。

「因為我?哈哈哈,小風說的沒錯,還真是一個白眼狼啊!」

紀旭琨冷笑一聲,對他失望至極。

「白眼狼?呵呵,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對我所有的好不過是為了彌補你心中的愧疚罷了!」

紀凌塵絲毫沒有覺得這是紀旭琨對他的恩情,反而覺得這是應該的,更是紀旭琨的救贖。

「我愧疚?你真的以為你爸是為了救我而死的?」

紀旭琨冷哼一聲,看著紀凌塵問道。

「當然!」

紀凌塵理所當然地回道。

「好!既然你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那今天我就不用隱瞞了!當年的事情也該告訴你真相了!」

紀旭琨長嘆一口氣,一個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秘密終於在今日要說出口了。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說。」

看到紀旭琨這個樣子,紀凌塵沒有絲毫的領情。

「當年,你父親被人派來刺殺我,在最後的時候,我勸他悔過,他猶豫了,可是就在他悔過的時候,被自己的同伴給殺了,他在死前的最後一刻,求我照顧好你!」

紀旭琨看著紀凌塵冷冷地說道。

「是他不放心你,讓我照顧你,我才將你接回紀家!你父親根本就不是因為保護我死的!而是他就是來殺我的!」

紀旭琨接著道。

「什麼?不可能!我不相信!我父親已經死了,隨你怎麼抹黑就是了!」

紀凌塵雙眼瞪得如牛眼般大,他不敢相信紀旭琨說的這是真的。

「呵呵,都這個時候了,我有必要騙你嗎?再說了,這件事當年知道的人不少,只要你有心查,還是能夠查的出來的。」

紀旭琨看著紀凌塵,苦笑一聲。

「我沒有想到好心將你接回來,卻讓你萌生了歹念,或許從一開始我就不該這麼做!」

紀旭琨搖了搖頭,原本他不想提起這件事,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不得不說出來了。 “目的?萬山,你這裝糊塗的毛病還是沒有改啊!”蘭天譏諷地說道。

萬山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靜靜地盯了蘭天片刻,沉聲道:“你是爲了鬼璽?”

“不錯!正是爲了鬼璽!”蘭天狂笑道:“我最近可是聽說你和王醫師對鬼璽可是做了不少的研究啊!”

萬山閃過一絲厲芒,背後的黑羽漸漸震顫起來,三對黑羽山黑色的流光不斷地閃爍着。

“我勸你最好不要想着逃跑!先不說你本來就不是我的對手,單單是獨孤小燕和這禁忌,你恐怕想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蘭天開口說道。

萬山身體一震,目不轉睛地盯着蘭天片刻,最終長嘆了一口氣,而他背後地黑羽也停止了震顫。

“對啊!這樣纔是最正確的選擇!”蘭天笑着點點頭,滿意道:“那麼現在就和我說一說有關你們之前讓葉楓去劉莊子,還有之後又將主任和歐陽若蘭、趙琳派去的事情吧!”

“哦,對了,如果可以!最好在給我解釋一下爲什麼現在鬼璽會在那個叫做趙小川的身上,另外我對你們研究鬼璽的進展也是十分好奇的!”

蘭天每說一件事,萬山臉上的驚訝便多了一分,而當蘭天的話說完後,萬山已經目瞪口呆。

蘭天看着萬山,微笑不語,萬山漸漸的清醒過來,不過臉上卻佈滿了落寞。

“果然貴族學校中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瞞過你的眼睛!我本來以爲我做的夠好了!”

萬山的目光掃過神情呆滯的小寶和獨孤小燕,微微嘆息道。

“你也不必這樣!”蘭天輕笑道:“其實你做的已經夠好了,那名叫做李若曦的女孩懷着鬼胎時,我根本以爲只是巧合。如果不是那個叫做趙小川的小傢伙大鬧禮堂,甚至之後發生的一些事情,說不定我還會被你們瞞上一段時間。”

“果然是大鬧禮堂時暴露了麼?”萬山苦笑道:“那麼想必安厲天的手下是你出手消滅了吧?”

“不,那不是我!是趙小川本身動用了鬼璽的力量!”蘭天搖頭道。

“什麼?動用鬼璽的力量?怎麼可能?我們之前檢查過,趙小川想要動用鬼璽的力量至少要兩百年才行!”

“還有可以讓安厲天的手下無聲無息的消失掉,除了你,這個學校中還有別人可以瞞過我麼?”

ωwш ★тт kдn ★C 〇

萬山驚訝的叫道,滿眼不可思議地看着蘭天。

“恩?讓安厲天的手下消失?這是怎麼一回事?之前趙小川不是僅僅只是打傷了安厲天的手下麼?”

蘭天眉頭一挑,心中閃過疑問,但表面還是不動聲色,反而沉聲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萬山嘆了口氣,知道在蘭天面前隱瞞是沒有用的,於是一五一十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蘭天。

“沒錯,是我們動用御鬼盟的勢力查到了有關鬼璽的下落,並且誆騙葉楓他們去劉莊子的!”

“不過我們擔心葉楓不知火的力量太大,所以爲了防備葉楓,就又派了主任前去,而正好軍方的一位大人物對鬼璽也有興趣,所以我們就和軍方合作了!”

“當然這些都是揹着你行動的,但是最後不知道爲什麼,軍訓回來後,主任和、歐陽蘭若,甚至連葉楓都消失了,而一些相關的人員更是失去了失憶。”

“我們想要向不知火的成浩詢問問題,但是成浩緘默不語,不論我們怎麼問他都一無所獲。無奈之下,我們爲了躲避你的視線,劫持了成浩。”

“然後我們利用研究X力量得到的w病毒,終於從成浩的口中得知了劉莊子發生的事情,同時王醫師那裏也得到了趙小川擁有鬼璽的消息!”

“原來如此!”蘭天微微點頭,但卻皺起眉頭,顯然還是沒想明白安厲天的手下是怎麼消失的。

不過很快蘭天便看到萬山閃躲的目光,心中一動,又問道:“那你們爲什麼不直接從趙小川的體內取出鬼璽?”

萬山苦笑道:“不是我們不願意,而是鬼璽不知爲何和趙小川身體產生了一絲神祕的聯繫,我們根本就沒有一點辦法!”

“沒有一點辦法?莫非御鬼盟的手段只有這麼一點?”蘭天冷笑道。

萬山搖搖頭,嘆息道:“不要說是御鬼盟的手段,茅山派的道術,陰陽世家的祕術,甚至於我們連我們研究x力量的所有研究成果都用了個遍,可還是沒有用!”

“每一次我們施展手段時,趙小川的身體會涌現出一股更加奇異的力量!那股力量不同於x力量,也不像詛咒之力,但是卻比那兩種力量更加的可怕,爲此我們有好多儀器都燒燬了!”

蘭天的眉頭緊皺,腦中閃過了趙小川的身影。

他心中有些不敢相信趙小川又這樣的能力,畢竟他印象中的趙小川不過是一個只有執念境的御鬼士。

之前他見到趙小川時,雖然覺得他比較優秀,但是還沒像萬山說的這麼可怕。

可是他又不得不相信萬山說的,因爲在研究X力量這塊,除了學院中那個老瘋子之外,王醫師和萬山的能力絕對是值得肯定的。

蘭天沉思片刻後,又開口說道:“那麼你們之所以沒有取出趙小川身體中的鬼璽,就只是因爲那股力量作怪?沒有其他的原因!”

萬山臉上閃過一絲猶豫,蘭天見狀冷哼一聲,旁邊的獨孤小燕和小寶齊齊踏出一步。

萬山臉色一變,嘆息道:“其實我們是想看看這股力量在趙小川的體內到底會發生怎麼樣的變化”

“想要看他的變化?哼,恐怕不止如此吧?你們還想要好好培養趙小川,希望他可以打破貴族學校的詛咒吧?”蘭天冷笑地說道。

原本神色沉重的萬山臉色一變,驚叫道:“你怎麼知道?”

“很簡單,如果你們不是怎麼想的,那麼今天你就不會來找我,讓我開除李若曦的學籍,甚至想要我動用學校的力量阻止鬼娃娃的遊戲。”

蘭天盯着萬山,嗤笑道:“你們爲了保護這顆‘種子’,和當年對付葉楓的方法簡直一模一樣,先是除掉他的感情上的障礙,讓他一心一意的變強!”

“可是你們卻沒想想到,趙小川比起當年的葉楓來說還要難以捉摸,甚至與已經引起了那幫學生的注意,擔心趙小川被那幫學生拉攏,或者提前夭折,所以才這般的手忙腳亂!”

說完後,蘭天冷笑不語,而萬山的臉色則青紅不定,顯然被蘭天說中了心中所想。

“你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是這麼想的!如何?”

過了片刻,萬山猛然擡頭,怒視着蘭天。

“如何?哈哈,不如何!”蘭天忽然狂笑道:“萬山,你不是認爲趙小川可以超越我,甚至打破學校的詛咒麼?好!那麼我就給他這個機會!”

“我要讓你知道我蘭天就是這貴族學校的天,我要讓你清楚這貴族學校的詛咒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打破的!”

萬山怒視着蘭天,但心中卻長出了口氣。

“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蘭天,你還是和我想象中的一樣自大,遲早有一天你的這份自大會害死你的!”

正當萬山這麼想時,蘭天笑聲一頓,猛然轉頭看向右邊。

萬山心頭一跳,以爲自己被發現了,但隨即便看到蘭天並沒有理會自己,不由皺起眉頭。

“右邊?那個方向似乎是男生宿舍的方向,莫非那裏有新什麼情況麼?等等,難道是那被封印的廁所?”

這個念頭在萬山腦中閃過,他的臉上立刻佈滿了驚恐。 紀凌塵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局面,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不僅不是為了保護紀旭琨而死的,反而還是要去殺紀旭琨的。

只因為在父親臨死前,求了紀旭琨,他才如此對自己的?

這麼多年,難道他都恨錯人了嗎?

「不….不可能!不會是這樣的!不會是這樣的!」

紀凌塵雙手抱著頭,頭疼欲裂,這種衝擊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過兇猛了,一時間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你現在還想要殺我兒子嗎?」

紀旭琨看著紀凌塵,淡淡地問道。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