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出乎我的意料,她家女兒性格柔弱,只見她對我輕笑了一下,點頭道:“你好,我叫何柳。”

“啊……我叫凌志澤。”

少年,少女,在兩位老人的面前,顯得異常約束。

好歹他們兩個老人家有經驗,招呼着就坐下來準備吃飯。

喝了點紅酒,吃了點菜,我們的話語也逐漸多了起來。

實話實說,要是沒遇到王詩琪,我還真的很願意跟她交朋友,畢竟她的那種感覺,也是我比較喜歡的。

不過,因爲有了王詩琪,而且我也不是那種撿了芝麻,望着西瓜的人。所以雖然話多了,但我多半還是有種敷衍的感覺。很多時候,都是何柳在主動問我,工作啊,生活上的瑣事,而我都是有一出沒一出的應和。

我媽和王姨很快吃完飯,兩個人進了屋,顯然是要給我們一些空間,好讓我們更加深入的促進感情。

何柳的態度很好,雖然也看出了我的一些不情願,但她依舊保持着微笑,依舊再主動挑起話題。

整整待了兩個時辰,那王姨才帶着她離開,臨走的時候,我們互留了電話號。這也是人情吧,畢竟是我媽的同學,人家娘倆跑過來也不容易,我連電話號都不留,那就讓她們太尷尬了。

她們走後,我媽一個勁的問我,感覺怎麼樣,怎麼樣。

我是一肚子的委屈,微信那邊,王詩琪發來了好些個消息。我一直都沒有回覆她,她估摸已經有些生氣了。

等我坐車回到新家,給王詩琪發消息,那邊不回,看來真的是生氣了。

就這樣,轉眼到了第二天。

中午的時候,忽然聽同事說,有人來公司找我。

我下樓一看,原來是何柳,我萬沒想到她回來我公司。

“今天沒上班嗎?特意來找我有事?”我詫異的問道。

何柳將自己的大包包打開,從裏面掏出了一件毛絨外套,塞到我懷裏,臉紅着說道:“我看天涼了,怕你冷,特意給你買了件衣服。”

我摸着懷裏的衣服,心說完了,看樣子這丫頭是喜歡上我了。

果然如我想的一樣,何柳看我收了以後,便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個……你……對我感覺……怎麼樣?”

這下弄得我渾身難受,你說人家一個女孩子大老遠跑過來給你送衣服,你能說什麼?難道我現在拒絕她?或者把我有對象的事情告訴她?

不行不行,我堅決打消了這個念頭,雖然心裏一百個不願意,但我還

是口不符心的說對她感覺還不錯。

何柳聽完眉開眼笑,還說今天她不上班,晚上有空,問我要不要出去玩。

我是一個腦袋八個大啊,心說這傢伙可是得寸進尺了,要是這麼下去,局面可就控制不住了。王詩琪三天就回來了,要是被她看到,我們就完了。

“志澤,經理找你。”

就在我想方設法的要拒絕的時候,樓上突然傳來白奇的呼喊聲。因爲在公司裏他跟我最好,所以我把昨天的事情都跟他說了。他今天看到我在這裏爲難,便想了個輒,來化解我的尷尬。

我心說白奇好兄弟,今天要不是你,我非得死在這裏不可。

回頭應了白奇一聲,我對何柳微笑道:“最近工作挺忙,晚上我看有沒有時間吧,咱們再聯繫。”

“恩,好,你去忙吧,別耽誤工作,我先走了。”

“好,拜拜。”

“拜拜。”

飛也似的逃脫了何柳的魔爪,上了樓我當即就給了白奇一個大大的擁抱。

白奇一臉賊像,把我拉到一旁,悄聲道:“我說志澤,我發現我真是第一天認識你。你小子行啊,這才幾天功夫,都搞上兩個了。”

“搞什麼搞,事情經過我不都跟你說了嘛,誰知道她今天突然跑過來。”我拿起旁邊桌子上不知道是誰的面巾紙,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我幫你解圍,是不是值一頓飯?”白奇話鋒一轉,眼巴巴的說道。

“等開支再說吧,這兩天我是沒空。”

我煩躁的支開了白奇,王詩琪昨天不知道是不是生我的氣,到現在都沒給我回消息,給她打電話也是不接。

轉眼一日時光流逝,快到下班的時候,我忍不住打開微信。突然間,我看到朋友圈裏,王詩琪發了幾張和另外一個男人的親密照。那男的年紀比我小,長得非常帥,個子也比我高。其中有一張照片,他竟然在親王詩琪的臉蛋。

我簡直要發瘋了,當即就撥了王詩琪的電話。電話那頭彩鈴唱的那叫一個歡快,我暗罵移動公司我草你姥姥,你放彩鈴的時候,有沒有體會過打電話人的心情?

電話沒人接聽,我又發微信,什麼微信語音,微信視頻的,反正能發的我都發,不過仍舊是沒人接。

我是真的有點生氣了,這顯然是王詩琪故意不接我電話,就算我昨天那兩個小時沒回她微信,她也不至於這樣對我吧。

還有那小白臉是誰?她說她回老家看爺爺,這是真的嗎?還是她想故意疏遠我……

我腦子裏胡思亂想,越想越離譜,越想越氣。

鈴鈴鈴~

就在這時,電話鈴響,本能的我還以爲是王詩琪,低頭一看,原來是何柳。

我猶豫了一下,最後手指一劃,接通了。

“哈嘍,你下班了嗎?我在中街冰點這邊,你要來嗎?”

何柳的聲音很好聽,而且帶着那種刻意討好的味道。我忽然有點感動,心說何柳絕對是個好女孩,她對我這麼好,我就爲了一個王詩琪而放棄她,真的是很不值。

況且王詩琪真的值得我不顧一切的愛嗎……

我第一次對王詩琪產生了質疑。

“我剛下班,今天心情有點不好,你能陪我去喝幾杯嗎?”我顯得有些無力的說道。

“我不怎麼會喝酒,不過如果你想喝的話,我就陪你好了。”

何柳的聲音,依舊是那麼文弱,似乎我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她都會答應一樣。

我這個人,挺大男子主義,所以我比較喜歡這種乖巧順從的女孩。

我們約了地方,很快就碰頭了。

那一晚上,我喝了很多酒,何柳也陪我喝了不少,我們從六點一直喝到九點,最後實在喝不動了,才結賬離開。

出了門,我們互相攙扶,我摟着她嬌嫩的腰肢,聞着她身上所散發的香味,一種迷幻的感覺油然而生。

她也喝多了,雙手抱着我,抱的特別緊。

“你要……回……家嗎……”

“嗯……”

我迷迷糊糊的問她,她不住地點頭,後來也不知道是我喝多了,還是抱着她抱出了感覺,我就跟她說,晚上跟我走吧。

“嗯……”

她依舊是嗯嗯嗯。

就這樣,我們倆徑直走到附近的一個旅館,交出身份證開了房。

老闆像個羅剎一樣面無表情,可能是我們這樣的人見過了,對於他來說,再正常不過。

進了房間,關好門,我打開手機,還期待着王詩琪的回話。

可是王詩琪依舊沒有任何回話,當我再次看到朋友圈她和別的男人的照片的時候,我的心都在滴血。

當時我的想法就是,你對不起我,那我也對不起你。打不了就是一個‘黃’字,老子又不是第一次談戀愛,黃就黃。

想到此,我將倒在牀上的何柳抱起來,嘴脣對上她的小嘴,放開膽子瘋狂進攻。

何柳喝太多了,全無反抗。我飛快的解開她的衣服,然後自己也脫了個光溜溜,拉出被子,將我們兩個蓋住。

緊接着,我的舌頭遊走於她的全身,那處子的香味,令我意蕩神迷。

終於,我按耐不住腹中的慾火,下身猛的一衝,進入到了她的體內。

當我們結束以後,爲了報復王詩琪那幾張照片,我還特意用手機把我和何柳睡覺的圖片拍了一張,發到朋友圈。

做完這些事情以後,我就悶頭睡着了。

第二天醒來,腦袋巨疼,這時候我就聽何柳在旁邊輕聲抽泣。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我暗罵自己一聲畜生。

不過不管怎麼說,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索性抱過何柳,一通甜言蜜語,說了很多天長地久,很負責任的話吧,總算是讓她破涕爲笑。

當天我請了假,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帶何柳去遊樂場玩了個遍。在何柳眼中,我們可能已經是熱戀中的情侶了。不過在我心中,我們的關係卻很畸形。

我承認她是個好女孩,但我跟她發生那種關係,卻是因爲另外一個女孩。

下午時分,我回到家中,往沙發上一坐,兩眼發空。

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偏巧電視沒信號。屏幕灰了吧唧的,在屏幕中間,還有一個數字‘D83459’。

(本章完) ‘D83459’

又是這串數字,我有些納悶,這是電視臺沒信號的頻段,還是什麼別的。上次都見過一回了。

我忍不住好奇,拿起電話,撥通了電視臺的號碼。

“請問,你們電視臺今天怎麼了,怎麼沒信號了呢?”

“先生你是哪個小區的?”對面傳來一個女子明亮的聲音。

我把我所在的小區告訴我,她說幫我去查查看,讓我在電話前稍等片刻。

片刻之後,她的聲音再次傳來。

“先生,給你查過了,你那邊信號良好,並沒有任何問題。請您檢查一下電視設備,如果還是不行,請諮詢我們維修部,他們的電話是628199……”

我掛了電話,更是納悶了,這電視平常看都好好的。大個也不看電視,平常只有我無聊的時候看兩眼,它不可能壞的。

“D83459……D83459……”

我琢磨這個數字,就在這時,電話鈴響,白奇來的電話。

“喂,白哥,有什麼事?”

“我說志澤啊,你和王詩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剛纔風風火火的回來了,到了公司就找你,連趙總都沒搭理。我給她說你請假不在,她轉身就走了,而且我看她眼睛紅紅的,是不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啊?”白奇那邊焦急的說道。

我聽完這話,腦子裏嗡的一聲。

我打開微信朋友圈,看着那昨天在牀上和何柳照的照片,心說完了。

我和王詩琪生氣歸生氣,但我發這種照片,顯然證明了我和何柳上牀的事實。雖然王詩琪也發了和其他男子的親密照,但那只是親密照,和我的這張性質完全不同。

“太沖動了,以後千萬不能喝酒。”

我自己打了自己一個嘴巴,本來是我有理的一件事,可稀裏糊塗的,讓我自己淪入一個尷尬的境地。

更讓我發愁的是,現在我是腳踏兩條船,一邊王詩琪,一邊何柳,我跟她們都發生了關係,我該如何抉擇呢。

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再給王詩琪發條信息的時候,王詩琪竟然給我來了電話。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簡直比以前見鬼還要緊張。

我深吸口氣,然後接通了電話,那邊沒有聲音,我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怎麼,不想說點什麼嗎?”

大概沉寂了兩分鐘,王詩琪忽然說了一句,她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只不過語氣有些冰冷。

“你……你和那個男的……你們……”

我支支吾吾,說起話來毫無底氣。

“那是我表弟,怎麼,我們發幾張照片不行嗎?倒是你,你可真厲害,你是不是想說,和你睡覺的那個女的,是你表妹?”

我聽了王詩琪的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自己真是太傻了,當時怎麼能自己亂猜的,要不是我把事情想的複雜,我又怎麼會去和何柳喝酒,最後做出如此不是人的事情。

一瞬間,我內心感覺特別的虧欠王詩琪。畢竟她是真心和我好的,我不僅揹着她去相親,還跟那

個女人睡覺了,我簡直就是個畜生。

嘟嘟~

我遲遲不說話,王詩琪把電話給掛了,我的心狠狠揪了一下,我知道,她掛的不僅僅是個電話,而是我們之間的感情。

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就這麼沒了嗎?

我絕望的靠在沙發上,不斷的用手抓自己的頭髮。電視還開着,那灰色的畫面,還有‘D83459’的字符,應在我眼中。

不行,就算這段難得的感情黃了,我也不能讓它這麼稀裏糊塗的黃掉。我要把一切都說清楚,就算王詩琪打我,罵我,不原諒我,我都必須說清楚。

想到這裏,我飛身下樓,在馬路中間攔了輛出租車,直奔王詩琪家中。

很快我來到了她家門前,就在我想敲門的時候,門開了,王詩琪出來倒垃圾。

時隔兩天,我們再次相見,四目相對,那種感覺,卻如同陌路。

王詩琪還是那麼美,美的像個小白兔一樣,讓人見了就忍不住想要去保護她,不讓她受傷。

“詩琪,我能進去嗎,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我現在完全豁出去了,我本就是個情商不高的人,但我知道什麼叫一心一意,我不喜歡腳踩兩條船的感覺。但是我自問,我內心中,在王詩琪和何柳之間,我愛的還是王詩琪。

“有什麼話,在這裏說吧,我明天就去辭職,以後都不想再見到你了。”王詩琪異常平靜,絕望的平靜。

“好……那你聽我說……”

我深吸口氣,就在走廊裏,將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出來。我並沒有添油加醋,也沒有隱藏什麼,就那樣原原本本的訴說了一遍。

講完之後,我再看王詩琪,她面色稍有緩和,但依舊悶悶不樂,對我的態度依舊冷漠。

我丈着膽子拉起她的手,表情嚴峻的向他保證道:“詩琪,我確實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不祈求你會原諒我,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機緣巧合。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心中的那個坎也過不去,但我會用我的實際行動證明,我凌志澤這輩子都只愛你一個人。”

我非常激動的說了一大堆保證的話,然後熱血上頭,轉身下了樓。

我給何柳打電話,我要跟何柳說明一切,雖然這樣做對不起何柳,感覺輕浮了她,但此時此刻,我已然顧不得許多了。

這種事情,要是一味的牽扯下去,將來會更加的難以處理。

何柳在上班,接到我的電話還挺激動,主動問我晚上去哪約會。

我想了想,心說去餐廳吧,我要是把這件事情一說,她估計會翻臉,然後大吵大鬧起來,旁邊人看着也不好。乾脆去酒店開間房,反正我也是一身黑了,也不怕再被王詩琪看到。

我坐車去何柳單位附近,隨便找了個看起來還不錯的酒店,進去問前臺有沒有空的雙人房。前臺小姐用電腦查了查,然後微笑對我說,只剩下一個豪華間,403房了。

我當時腦袋想的都是如何和何柳坦白一切,也沒顧忌太多,直接付了錢,要了鑰匙,就上了樓。

我進入

房間,躺在牀上等何柳。本來覺得自己的人生一順百順了,可沒想到,最近兩天也不知撞了什麼邪,一件件的煩心事接踵而來。我腦子疼的厲害,在牀上躺着,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叮咚~

迷迷糊糊間,房間的門鈴響起。

我驚醒,將房門打開,何柳風塵僕僕的走了進來。

“你叫人家來這種地方幹什麼?該不會又是想……”

何柳面色微紅,但是很自然的走進了房間,把包包和大衣往牀上一放,然後靠在牀邊,悠閒的玩弄起手機來。

我把門關好,然後抓過旁邊的一把椅子,放到牀邊。我端坐在椅子上,凝視何柳,她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是有些不解。

“你怎麼了?今天怎麼這麼嚴肅?”何柳問我。

“何柳,昨天我喝多了,咱們發生了一些不該發生的事情,我正式的向你道歉。”

何柳聽了我的話,意識到了什麼,她的表情開始冰冷下來,眼睛裏也閃爍出異樣的光芒。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