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大家想想,這些被魔王給選中的人,他們是有多可憐,多無奈,晚上睡覺的時候,都不能安心,一旦被選中了之後,面臨的就將是無限的恐怖和噩夢,任務參與者們,誰也逃不過魔王的掌控,唯一的辦法是。

“只有二十分鐘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那個聲音倒還真的是很恐怖”,唐一匹一個人坐在牀上,心裏暗自想道,那個聲音它不僅僅是恐怖,它最詭異的就是,它是突然之間在人的腦海中響起,哪怕你是不想聽也得聽。

唐一匹,也就是之前那個在浴室裏一邊洗澡一邊唱歌的那個人,不過,他現在再也沒有那個心情了,他現在想哭。

“奶奶,只有二十分鐘了,它剛剛又在我的腦海中響起”,夏盅木再次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雖然說,沒有之前的那麼害怕、恐慌了,但是,卻變得越來越緊張了,因爲,時間已經不多了,而自己的奶奶到現在都還沒有想到。

都還沒有想到辦法,蠱術,它畢竟也是要靠蠱蟲去完成它的下蠱,但陰陽之術,夏盅木她的奶奶還不是很懂,只能說是,也有接觸過,但陰陽術,她的奶奶還是絕對沒有的,不過,她奶奶知道,夏盅木這是撞邪了。

“來吧,來吧,現在來都可以,也不要再說什麼二十分鐘之後,反正老子都緊張一天了,大不了就是死,老子不怕,我倒要看看,有多恐怖,有多危險,別到時候給老子整的一點都不刺激就行了”,劉堅在聽到那個聲音說完。

說完之後,心裏很不爽的說道,劉堅,也就是之前那個在公共廁所方便時聽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的人。

“今朝有酒今朝醉”,空無物一手拿着一個啤酒瓶子,一手拿着起碼有五、六根肉串,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一口就把這五、六根肉串一同吃下去呢,還是一同吃下去,不然,那他爲什麼要同時拿着這麼多跟肉串,就連。

就連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來的時候,都不能阻止他繼續“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態度,之前,我們從他那多麼不懼世俗眼光的歌聲,就可以知道,就可以明白,他的內心是有多麼的強大,是有多麼的不懼世俗眼光。

沒錯,空無物,就是之前一個人在ktv裏唱歌的那個人,估計他,他的心裏,他應該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空無物。

“奇怪,怎麼今天老是感覺有人在我的耳邊說話一樣”,朱子清朱校長,他此時也再次聽到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對他說的話,“二十分鐘之後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是。

它是同時在所有即將參與這一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們的腦海中響起,差不多就是同步的意思,這個,也只能是隨便它,任務參與者們又有什麼辦法呢,它想什麼時候響起,什麼時候來,那還不是隨便它,都是它說了算。

“離瀟,你今天是怎麼了,好像從上午開始,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樣子,你不應該有事瞞着我啊,我們之間,難道還有什麼是不能說的嗎”,一間比較漂亮的房子裏,本來,房間裏如果是一對情侶,或者一對戀人的話,那麼。

畫面該是有多麼美好啊,有什麼羨煞旁人啊,有多麼充滿對愛情的渴望和嚮往啊,但是,大家聽清楚咯,此時,一對男男,或者說,一對男生,他們就這樣半裸着睡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們二人之間,有沒有發生什麼不雅的事情。

離瀟,也就是之前在充滿詩意和浪漫的亭子裏的那個人,離瀟他長得像一個女生,一個漂亮的女生,他的皮膚是非常的白皙,同時也很嫩,他還有着精緻的五官,大大的眼睛,是雙眼皮,睫毛也很長,最主要的是。

最主要的是,一般的女生可能都還沒有他這麼漂亮,都還沒有他這麼迷人,甚至,開始有點懷疑他(她)到底會不會就是個女生,這個,真的還有待觀察,畢竟這麼多年曆史,女扮男裝的例子也不少,比如說,有。

有:花木蘭啊、女駙馬啊、祝英臺啊,等等,等等,也許還有,只是我們大家沒有發現和不知道而已,再就是這個離瀟啊,他(她)也有可能是女扮男裝,之前那個打桌球的美女,她的名字叫做劉麗麗,那個純潔的男生,叫蕭文。 韋武會站出來,那是在李浩然的意料之中,但是,他沒有想到,龍女也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了!

她的傷不是還沒有好嘛?這個時候站出來挑戰自己,不是找死嘛?

李浩然目光冰冷地看著韋武和龍女,雖然說炎黃特種部隊之間的比斗不能出人命,但是將他們打殘,讓他們長時間不能恢復也是可以的!

等他們恢復過來,自己都已經名正言順地接手了炎黃特種部隊了,到時候哪怕是他們反對也沒有辦法!

軍令如山,隊長的命令,他們根本就不能夠違背,除非離開炎黃特種部隊。

這一刻,李浩然的心中也是情不自禁地冷笑幾聲。

秦穆然沒有敢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想必也是知道了自己的背後還有龍之守護的遠房爺爺!他這個膽小鬼,當初哪怕是他一手創立的孤狼傭兵團被自己略施計謀給團滅了,他也沒有勇氣來找自己算賬,當然,那個時候,估計秦穆然還不知道是自己出的手吧!

不過,他目前唯一忌憚的就是秦穆然,秦穆然在尚武大比所展現出來的身手依舊讓他有些忌憚。

東皇就是東皇,從來不能夠讓人小看!

他創造出了太多的奇迹了,不到最後一刻,沒有十足的把握,李浩然都不會覺得秦穆然就會這樣的放棄這個機會。

不過,若是他真的不敢出現在這裡,那也難免讓李浩然有些失望。

畢竟戰帖都已經下了,臨場不出戰,對於李浩然來說,就是莫大的好事。

「好!現在有韋武隊長,還有龍女隊長,還有誰嗎?」

龍天正雖然心裡不願意讓龍女上,可是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是以龍女的父親的身份來的,而是以首長的身份來的,國事當前,家事在後!

「我們願意推舉組長為隊長!」

韋武和龍女所帶的人員紛紛發聲道。

「既然有三組人,按照規矩,三枚紫金龍紋令都沒有集全,自然無法選出隊長來,但是只要有人能夠挑戰全部的炎黃特種部隊的人員,那麼他也能成為炎黃特種部隊的隊長!」

龍天正看著眾人正色地說道。

聽到龍天正這話,眾人都知道,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了。

炎黃特種部隊分為三個小隊,其中龍女帶領一隊,韋武帶領一隊,李浩然帶領一隊。這些年來,隨著李浩然勢力的增長,他所在的小隊儼然已經成為了炎黃特種部隊之中的主力,若不是韋武及時回來,挽回了危機時刻,恐怕現在龍女根本就承受不住李浩然的攻勢。

既然是要挑戰全部的炎黃特種部隊的成員,自然是要小隊進行比賽的。

因為龍女與韋武的聯合,所以他們兩隊的人自然都將目光看向了李浩然這一小隊,因為之前都被這群人打壓,所有的人都憋著一股子的怨氣,現在好了,關於隊長之爭他們都想要幫助自己的隊長博得頭銜!

「哼!就憑你們還想跟我們隊長爭,來,誰跟我打!好久沒有練手了!」

只見一個身材魁梧,全身都是肌肉的男子走了出來,看著韋武陣營之中的人惡狠狠的說道。

「羅漢,早就聽說已經將金剛不壞之身練到了大成的境界,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金剛不壞之身厲害還是我的天罡霸體厲害!」

就在羅漢站出來以後,韋武的陣營之中,另外同一個肌肉健碩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出來,他的臉上寫滿了不服。

同樣都是以肉身修鍊出名,金頂大仙有些不服氣。

而且兩人明日里在隊伍之中都是暗自較量,彼此都有人形坦克的稱號,這一次難得的機會,自然是好好較量一番。

「呵呵,金頂,等會兒我要好好看你趴在地上!」

羅漢看到金頂站了出來,臉上露出一絲狂熱的戰意說道。

「是嗎?今天看我倒要看看你的身體是不是金剛不壞!」

說著,金頂便是走到校場上面,等待羅漢過來。

「開始吧!」

龍天正在司令台上說了一聲,這一次,不光是選拔隊長,同樣的,他也當作一次檢驗,檢驗炎黃特種部隊的人現在的實力到底如何。

「轟!」

只聽得龍天正一聲令下,正對著的金頂和羅漢兩個人全身的氣勢陡然一變,就好似原先看起來很是平淡的兩個人突然變得恐怖了起來。

四周的氛圍都因為兩個人的氣勢而變得緊張了,大戰一觸即發。

「羅漢拳!」

羅漢率先出手,一步踏出,他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修得一身外家功夫,一出手,便是一套羅漢伏虎拳,向著金頂殺了過去。

「天罡霸體!」

金頂同樣身手不低,面對羅漢的羅漢伏虎拳,金頂周身氣勢一變,全身的肌肉在剎那間爆發。

羅漢打出的拳影,有如一頭賓士的猛虎一般,沖向了金頂。

金頂全身罡氣陣陣,圍繞著他形成了一道有如北斗七星般的防護,有如天罡一般。

「轟!」

羅漢伏虎拳打在天罡霸體上面,金頂只是微微後退了一步,便是止住了羅漢的攻勢。

「好樣的!金頂!打他丫的!」

韋武這隊的人看到金頂抗下了羅漢的羅漢伏虎拳,頓時在一旁喝彩道。

「呵呵!羅漢伏虎拳,也就那樣嘛!現在該你嘗嘗俺的天罡掌了!」

金頂承受住了這一拳,臉上露出陰狠的笑容更,羅漢看著金頂這樣子,下意識覺察到不好,正準備收拳的時候,金頂的一掌已經呼嘯而出。

這一掌,沒有任何的猶豫,朝著羅漢的肩骨打了過去。

「嘭!」

一掌拍在了羅漢的身體上面,羅漢運轉金剛不壞之體,瞬間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可是依舊有小部分的掌力是他在這個時刻化解不掉的,被掌力推的後退了幾步。

「噗!」

一口逆血從羅漢的口中噴了出來,羅漢怎麼都沒有想到,以前在部隊裡面根本就不是自己對手的金頂,實力竟然會是這麼強!

「你……你隱藏了戰力!」

羅漢捂住胸口,一雙眼睛不甘地看著金頂說道。

「當然,要不是我們老大跟我們說藏拙,等著這一天,老子早就痛打你了!仗勢欺人的傢伙!」

金頂鄙視地看了眼羅漢,都說出家人遵守六戒,可是這個羅漢之前仗著李浩然的原因,可是沒少在隊里作威作福,面對他多次的挑釁,他可都是忍下來了,就為了這一天報仇!

今天,果然,羅漢依舊如往常那般大意,只可以,這一天到來了,所以金頂不願意再忍受了,直接爆發出真正的戰力,強勢地解決掉了羅漢!

第一場,便是以韋武這邊的勝利而結束,可以說打了一個很好的開場! 「隊長,我……」

羅漢滿臉沮喪地走回了隊伍之中,李浩然站在隊伍的前面,看著前面滿心歡喜的韋武眾人,神色沒有一絲的變動。

「好好養傷!回去面壁一個月!」

李浩然沒有多說其他的話,而是以很嚴厲的語氣說道。

「下面,純陽,你去!」

李浩然頭都沒有轉過一下,直接說道。

「是!隊長!」

從李浩然的身後,走出一個年輕的男子,而更加顯眼的是,他的手中拿著一把長劍。

長劍未出鞘,但是從劍鞘上面的紋路來看,定然是一把寶劍。

劍鞘上面鑲嵌七顆寶石,形成北斗七星的分佈,旁邊則是雕刻著兩條騰飛的巨龍。

七星龍淵劍!

上古十大名劍之一,沒有想到竟然在這個年輕男子的手中。

「楊戩,這一局,你去吧!」

韋武對著身後的楊戩說道。

楊戩就是上一次幫著秦穆然去薛家搶親的炎黃特種部隊的人。

聽到韋武的話,楊戩也是點點頭,隨後到後面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三尖兩刃刀!

「呵呵,楊戩,如果是你來的話,你還是直接認輸吧!」

純陽劍仙看著楊戩,冷冷一笑道。

「在我的世界裡面就不知道認輸兩個字怎麼寫,你若是想要我認輸,恐怕你要失望了!」

楊戩慫了慫肩膀,絲毫不在意純陽的威脅一般。

「是嗎?三招之內,我必敗你!」

純陽目光一寒,雙目之中陡然爆發出劍芒,四周形成一股凌厲的氣勢,這是劍氣!

「哼!看我三尖兩刃刀!」

楊戩腳踢三尖兩刃刀的末端,頓時,三尖兩刃刀的刀尖便是對準了純陽。

「力劈華山!」

楊戩手持三尖兩刃刀,雙手劃過一個大周天,豎直向著純陽劈了過去。

「劍破!」

只見寒光一閃,一道凌厲的鋒芒便是向著楊戩殺了過去。

純陽將七星龍淵劍出鞘,再揮舞而出,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前後加起來也不過幾秒而已。這種速度,已經算是快到了極致。

七星龍淵劍微鳴,直接橫掃而去,撞擊在三尖兩刃刀上面,頓時便是濺起零零散散的火星子。

「鏗!」

耳邊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第一次的交鋒,兩個人糾纏的難解難分。

「呵呵!你們這隊的人還就真的會藏拙啊!沒想到你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的多!」

純陽冷笑一聲,原本在他的想法之中,對付楊戩也是一兩招的事情,但是初次的交鋒,讓他知道,楊戩真正的實力也遠非他平日里所展示出來的樣子。

可是,對於純陽來說,楊戩的戰力變強讓他會有一絲的意外,但是並沒有達到讓他忌憚的地步!

因為,他是純陽,是整個炎黃特種部隊裡面,僅次於韋武的用劍高手!

韋武人稱劍神,可是他是劍仙!

劍道,可是最強之道,遠非楊戩所能夠承受的住的。

「你讓我認真對待了!不過,就這樣結束吧!」

純陽劍仙冷笑一聲,手持七星龍淵劍,七星龍淵劍的劍身微微震顫,隨後低鳴一聲,七星龍淵劍,閃爍著微光,向著楊戩殺了過去。

「劍破萬軍!」

純陽這一招,不摻雜任何的花里胡哨,簡單霸道的一劍橫空而下。

楊戩感受到了這一招的強勢,臉上露出了忌憚與鄭重,手持三尖兩刃刀,他也是奮力抵抗。

「破!」

楊戩怒吼一聲,手中的三尖兩刃刀同樣劈出一道刀光,朝著橫掃而來的劍氣斬了過去。

只是,純陽的這一劍實在是太強了,就有如他這一招的名字一般,劍破萬軍,萬軍莫敵這一劍的威力。

刀光不過剛剛觸碰到劍影,便是被其強大的劍氣所撕裂開來,然後以勢不可擋的速度,沖向了楊戩。

「不好!」

楊戩知道大事不妙,這劍氣實在是太快了,想要抵擋,根本就不可能!就在他絕望的時候,另外一道寒光閃過,卻是韋武會出一道劍氣,將這道劍破萬軍給攔截住了!

「這一場,算是楊戩輸了!」

韋武收起長劍,淡淡地說道。

純陽見韋武都這麼說了,也不再說什麼。

雙方都是一勝一負,沒有什麼明顯的差別。

接下里則是其他的隊員的比拼,哪吒,雷震子等人也是一個個上場,有勝有敗,而土行孫更是憑藉著自己的身法,不斷地躲閃,同時抓住了機會給予了對手致命一擊,取得了勝利。

最終,還剩下韋武,龍女和李浩然沒有上場,所有人的目光或多或少都掛了彩,但是他們的目光之中卻是充滿了激動,因為之前他們頂多算是小打小鬧,而輪到隊長們上場,就是真的精彩的時候了。

「他還不出現嗎?」

李浩然看著韋武和龍女問道。

雖然李浩然沒有說是誰,但是韋武和龍女都知道他指的是誰。

「老大他一定回來的!李浩然,今天這個隊長你是當不了了!」

韋武看著李浩然說道。

「呵呵!他來?他憑什麼來?他已經不是炎黃的人了,更加不是一個軍人,有什麼資格能夠站在這裡來!」

李浩然冷笑一聲說道,對於秦穆然成為少將的事情,因為消息的封鎖,也就那麼些人知道,所以,他不知道也是在情理之中。

「是嗎?畢竟老大的手中可是有兩塊紫金龍紋令,你說,他能來嗎?」

韋武冷笑一聲。

「兩塊是能來,但是,還有一塊在我這裡,別忘了!」

李浩然說著便是拿出剩下的最後一塊紫金龍紋令說道。

「李浩然,廢話少說吧!在我老大來之前,我們先好好算一算賬!當年你坑害了我們的兄弟,當年你也坑害了老大,更是坑害了我!現在你又坑害龍女,今天,我們新仇舊恨一起算!」

韋武臉上滿是戰意地看著李浩然說道。

「你?呵呵,韋武,現在的你撐死了不過一流高手巔峰,連宗師都不是,你覺得你還有資格跟我斗嗎?」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