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倒鬥也不是那麼好混的。”

吃早餐的時候四周有人開始談論起來。宋德華低頭吃早餐,這事他最清楚不過了,所以也懶的聽。

但張三和陳四卻是張大眼睛互相看了起來。這附近不是沒鬥倒嗎?

他們依舊記得昨天聽到那旅館幾個倒斗的人說的,還親耳聽到。

“前段時間有人也偷偷去倒,結果還不是一樣遇見屍蹩,結果還不是被咬死!”

“後來有人趕過去,結果那幾人早就血肉模糊,全身上下都是屍蹩,很恐怖。”

“這裏的鬥是很邪的,最近總出事。”

幾人又開始閒聊起來,他們都是倒斗的。雖然倒斗的人早就做好心理準備用生命去鬥,但誰也不想死。此時講起來卻有中兔死狐悲的感覺,真真假假。

張三,陳四再笨此時也知道怎麼回事了。在旅館的時候他們上當受騙了。看來對方是不想增加太多的倒鬥隊,減少競爭。

“該死的!”張三憤怒,想不到人老成精卻也上當了,跟可惡的是將墓誌丟了,對他這個新倒斗的人來講就等於是瞎子。

“哎。”陳四比起張三要穩重很多,只是嘆息而已。

有些東西早就註定的,是不是自己的早有定數。

“怎麼辦?”陳四的意思是接下來他們該怎麼辦。

張三不說話了,雙手抱頭,一臉苦悶。

“上次你們丟的書貌似在我手上呢。”現在胃口最好的估計也就只有宋德華了,邊吃邊道。

“墓誌在你手上?!”張三一聽宋德華的話後滿臉激動。這可是他倒斗的萬能地圖。昨天上當他還以爲自己傻子了,所以丟了。

剛剛苦惱也是爲這墓誌呀。

“對呀!”宋德華覺得自己交代的差不多了,把墓誌給他們兩,自己就離開。至於那些空中墳墓什麼也不關宋德華的事。宋德華不倒鬥了,他要戰鬥。

而且有火曉風在,獲得魂魄要比去倒斗的靠譜。不過這一次倒鬥也不是完全沒收穫,起碼這地果村外的沙漠之地是黑星的基地。宋德華會回來這裏的,到時候則是真正戰鬥的開始。

接下來的張三和陳四沉浸在墓誌失而復得上,也沒看出宋德華的不妥。今天的宋德華可比前幾天他們認識的要正經許多。

計劃了一天之後,張山和陳四一直就這樣躲在旅館裏商討着今後的計劃,同時拿出墓誌來比劃,尋求最小的付出,最大的回報。

而宋德華則在一邊藉機看着有沒有關於昨晚獲得的那把長槍資料,可惜一整天下去宋德華依舊什麼都沒發現。

最後宋德華只好在想回到宋德華住房後交給小土哥了。那電腦比查閱資料要快上很多。宋德華也省的費心。

直到半夜張三和陳四才疲憊睡着。宋德華再次起身離開,這一離開則是再也不回來了。

“小兔崽子,老實交代你還有酒沒?”進入卡車的時候宋德華面對的則是火曉風猥瑣的看着他。

“火先生,你老要喝,多多都有。到我地盤去吧。”宋德華原本就是要邀請火曉風回自宋德華住房,然後在他帶領去搞幾個魂魄的。想不到火曉風自己問起,這樣再好不過了。

“高慕姐,我們該怎麼辦?”白板一臉焦急的看着高慕。

從昨天開始,宋家地盤就開始被人突然襲擊。這一次也不知道來的是什麼,居然個個都帶槍,警察局那邊也沒出兵,即便是報警了也沒用。

“該死的!”李靜憤怒無比,這就是所謂的警察?她是收到這裏有槍聲的消息才趕來的,因爲這裏是宋德華的地方。沒理由她的同伴,其他警察不知道的。何況這邊明明打了那麼多電話過去,可結果到一樣。

“喂?喂?你說什麼,聽不到哇!”後來打電話過去,警察局那邊直接傳來這樣的話,可是這邊還沒講,他那邊就先演戲了。

後來李靜總算知道爲什麼了,這是警察局有人在阻攔出兵。

“這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擁有那麼多武器!”李靜此時也是萬分焦急,火力太猛了。

“李靜,警察局那邊到底怎麼回事!”高慕越發的憤怒。

當初她還是殺手的時候少不了被警察三番五次的跟蹤追查,那個時候她十分討厭警察居然那麼敬業,像鬼魂一樣一天到晚,明哨暗哨的跟着她。

現在需要警察的時候他卻不出現,高慕現在更加討厭警察了。偏偏最喜歡他們敬業的時候卻不敬業,這讓高慕不知該怎麼講,只能說恨不得拿炸藥包把那羣警察炸上天去。

“如果宋德華在就好了!”紅中突然感慨。只要宋德華在,那麼他們的心裏就會塌實很多,在她們心中宋德華一定有辦法解決這些火力兇猛的人。

衆人突然有些沉默,宋德華已經離開一個多星期,這幾天想聯繫他也聯繫不上,不知道是不是出現什麼意外。本來大家還在擔心他,怎料昨天開始在宋家地盤下就出現了一百多號人,緊接着就是槍戰。

每一個人手上都拿着槍,子彈不要錢的掃,要不是小土哥那邊先監控到這羣人,恐怕宋家地盤這次就要損失慘重。

尤其是宋德華的那九十多隻大狗,若不是先關進宋德華住房,此時恐怕已經全部死亡。對方的火力強到衝鋒槍都有三把,這一通掃去,什麼都會沒有。

而且對方似乎並不是想直接把宋德華住房打下來,而是帶着警告威脅的意思,昨天到現在只在宋德華住房外打幾槍,然後嘲笑一番。

“老大,宋德華住房內女人真美!”

“對呀,我還看到了幾個,好象又不止幾個!個個都那麼漂亮!”

“東哥,要不我們直接攻上去吧!我們那麼多人,還有槍,將宋德華住房打下來很簡單,到時候那麼多美女我們……”

東門飛得意的被他的手下圍着,這羣剛開始聽說又呀跟他來打宋家地盤的小弟死活不來。都有前車之鑑,誰會來送死?

可是當他們怪異的看着幾個陌生的大漢一箱箱的擡着東西上來的時候卻是突然雙眼發亮。

首先他們看到了箱子上那槍支的圖案,接着箱子打開,裏面居然全是嶄新的槍支。

這種讓人看到就血液沸騰,摸一下更是充滿幹勁的好東西。

接着他們瘋狂,咆哮!他們要報仇!

從昨天一來開始,這個宋家地盤就不攻自破。似乎對方已經知道他們個個手上有槍,居然兩大狗也沒放出來。

這讓這羣武裝到牙齒的小弟們鬱悶無比,只能拿着槍開始一通亂掃,接着目標改在宋德華住房上。沒事就開幾槍,然後大聲嚷罵幾句,罵完後也是非常痛快的。

“再等等,要讓她們先充滿恐懼先!”東門飛半躺在椅子上懶懶道。

根據他收到的消息是宋德華已經外出很久,到如今還沒回來。既然宋德華不在,那麼他宋德華住房裏的女人全是他的,早晚都一樣。

但是要征服那些女人則需要時間,首先就是這樣守在宋德華住房外,好好欺壓一番,等到她們自己都感覺受不了的時候,再衝入宋德華住房將他們全部捉回來。

那麼到時候這些女人很有可能反水,一心一意的侍侯自己。因爲她們對宋德華失望了。只要先讓他們對宋德華失望,東門飛纔好征服他們。

女人,要她們的肉體也要她們的心。一旦全部征服,到時候東門飛倒是想看看宋德華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哭?要死要活?憤怒?

不管那一樣,東門飛都會愉快無比。只要看到宋德華受盡折磨,東門飛纔會心裏舒服。

想到這裏東門飛得意的笑了,眼光遙望着宋德華住房,同時對什麼幫的鳳姐越來越佩服。

她說沒警察會干涉,果然到現在都沒有警察出現。當然,那個宋德華的老相好不算在其中。

“烈赤月、猥瑣,你們,你們還是不要去吧。”龍月蘭有些苦惱的看着眼前兩人。 他們也才接到消息,宋德華的住房被人圍攻,並且個個手中帶槍。如果消息正確,那麼用不了多久,宋德華住房就會被攻陷。

而且更可惡的是,宋德華不在住房,那麼他的那些女人……

“不行!如今宋德華不在,他的那些老婆肯定很危險。我和猥瑣承蒙宋德華的救命之恩三番五次死不去,那麼現在我們該報達的時候到了。”

烈赤月突然笑了,不捨的看了看龍月蘭。

猥瑣同樣看向龍月蘭,這一次去註定是有去沒回的。可是這又有什麼,沒有宋德華的話他們兩人也早就死了,而且連眼前的龍月蘭恐怕也不在了。

“這樣去你們只是送死!”龍月蘭當然知道他們兩的意思,同時也知道他們已經有最壞的打算。

但是龍月蘭不能容忍的是明知道不是對手那跑去送死,這樣的報恩是愚蠢的!

在龍月蘭心中,她比任何人都在乎宋德華,同樣在乎宋德華的一切。她也知道宋德華住房上有宋德華的女人們,那是宋德華一直守護的人。

可是,這種所謂的報恩方法是愚蠢的!十分愚蠢!即便他們三個人去了,恐怕面對那百多支手槍,衝鋒槍什麼的,也是徒增死亡。

既然不能起到什麼作用不如冷靜下來想想該怎麼解決,一定會有辦法比送死的好。

“人在世唯一個忠義,做不到這一點我也不想繼續待在這個世界上。”烈赤月接着道,同時用眼神示意猥瑣該進行下一步了。

猥瑣點點頭,接着饒開走去。

“可是,對方已經明確有百多人,每一個人手上都有槍,而且警察局那邊也出問題了,這樣下去,你們去也是……”

撲通!

龍月蘭話還沒說完直接脖子一痛暈了過去。

烈赤月順勢把暈倒的龍月蘭抱緊,接着放到了牀上。烈赤月和猥瑣站在一邊看了看龍月蘭,眼眸中更多的則是不捨。

“走吧!”烈赤月道,說完自己先轉身向外走去。緊接着猥瑣也轉身離開,只是這有一轉身,恐怕再也回不來了。

但烈赤月、猥瑣卻沒有怨恨,這是他們的命。宋德華讓他們多活了那麼長時間並且能保護他們最想保護的人,足夠了。

現在輪到他們該還宋德華的恩情,對比起來他們兩還賺了。起碼多活了那麼長時間。

範金喜有些苦悶的看着金成文,什麼時候開始,範金喜突然感覺金成文變了,變的不再像是她從小到大認識的金成文。

“你真的不去上課了?我們說好一起要把大學唸完的,唸完了我們還要繼續念。這也是你答應宋大哥的,不是嗎?”範金喜有些氣憤道。

剛剛金成文居然跟她說他打算休學,並且不再讀書。當範金喜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以爲金成文居然也會吃醋。因爲範金喜長的漂亮,每天圍繞在她身邊的男孩子太多了,所以範金喜就想到了應該是金成文吃醋了。

見金成文不說話而是出神的看着窗外,範金喜接着道:“你真的吃醋了?”說完眼中卻帶着一絲興奮。如果說金成文吃醋,範金喜還會開心點,起碼證明金成文是愛自己的。

“沒有。”金成文淡淡道。眼睛卻始終看着遠方。

宋家地盤,宋德華住房外的人分分鐘都會威脅到宋大哥的家人乃至女人。這可不是好事,起碼在金成文眼中就變的是十分難決策的事。

“那到底是爲什麼!”範金喜突然有些惱怒起來。不是吃醋不是爲自己,那又是爲什麼呢。

“宋大哥需要我!”金成文站起身子,接着慘笑道。

“什麼?!”範金喜似乎沒聽清楚一樣,再次看着金成文。從這個時候開始,範金喜就感覺現在的金成文和過去的他不一樣。

“我走了,放心,我早晚會回來找你的。”金成文對範金喜露出燦爛的微笑,接着宋德華向學校外走去。

範金喜呆呆的看着轉身離開的金成文,搞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金成文消失在她眼前範金喜才醒悟過來,趕緊追出去,可是眼前那裏還有金成文的影子。

烈赤月和猥瑣小心翼翼的開始向宋德華住房潛了進去,在外面他們兩人順利解決了宋家地盤下的幾個嘍羅。

“小弟,還有什麼遺憾的事沒?”他們兩人在宋德華住房外二十多米遠的樹木後面。在他們視線範圍內能看到的大概有六十多個放哨的人。

而越過這些放哨的小弟,那麼裏面將是這次行動頭目的地方了。只要解決掉他們的老大,這次的戰役估計也就告一段落了。

烈赤月和猥瑣對望一眼後已經決定衝進去,想要解決這六十多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何況裏面還有幾十人,每個人手上都有槍。

這一通打下來,烈赤月、猥瑣都可以成馬蜂窩了。

所以兩人不打算一個個解決,而是直接一個人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另一個人則是以最快的速度衝進去,將策劃這次戰鬥的人幹掉。

只有這樣才能保住宋德華住房,保護好宋德華的親人。

“大哥,我還真有遺憾。”猥瑣突然笑着看向昔日大哥。

這次烈赤月作爲吸引對方火力的人,而猥瑣則是直衝進去,把頭目幹掉。

烈赤月很奇異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原本他以爲自己的弟弟和自己一樣,沒什麼遺憾呢。想不到卻有。

“你個臭小子,你有什麼遺憾的?”烈赤月沒好氣道。

猥瑣怪異的看着烈赤月,接着道:“都那麼大了,還沒結婚,也沒和女人上過牀。這樣算不算遺憾?”說完猥瑣笑了,笑的很燦爛猥瑣。

“哈哈,是呀!”烈赤月醒悟一般也笑了。事實上他們兩人一直寸步不離的保護着龍月蘭,一有時間就休息。

而不像其他人一樣喜歡到外面風流快活。被猥瑣這樣一說,烈赤月纔想起,他甚至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碰過,這個真的是人生遺憾。

“哎,如果還有機會。大哥帶你泡女人去!”烈赤月憐惜的看了眼猥瑣,想不到做自己如此失敗。

不能給身邊的猥瑣帶來好的東西,卻帶着他一起來送死了。

“切,少來!”猥瑣掏出匕首,在自己的褲子上摩擦了幾下,看着閃着寒光的匕首發呆。

“臭小子!”烈赤月也拿出匕首,這是他們最拿手的武器。爲了不傷人,他們一般都很少拿武器,幾乎都是徒手。但這一次必須帶,有匕首足夠了。

“走!”沉默少許,烈赤月直接站了起來,向外衝去。

猥瑣就這樣看着烈赤月衝向外面,把自己暴露在六十多個手拿槍支的人眼前,接着就是烈赤月那拼命的奔跑躲閃,還有那六十多了滿臉猙獰和不屑的人追着烈赤月,邊跑邊開槍,並且咒罵譏笑着。

“大哥……”猥瑣看着烈赤月消失的方向,恨一咬牙立刻從樹木中閃身出來,向宋德華住房方向衝去。臉上帶着憤怒和決心,他猥瑣來了!

“李靜,是不是你們警隊來人了?怎麼我聽到外面開始有槍戰聲?!”高慕傾聽片刻突然轉身對身邊的李靜問道。

“沒有吧?”李靜聽的不真切,因爲她在高慕後面。不過在李靜心裏想來,警察局肯定不會來人的。要來早來了。

“該死!是烈赤月!”聽到李靜說不是警局的人,高慕萬分疑惑。除了警局敢來還有誰?

可是當高慕向外看去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外面烈赤月的身影,身影一閃即逝,而在他後面則追着幾十個人,開着槍追趕着。

“他們到底要幹什麼?!”白板聽到高慕的話後也是萬分驚訝,搞不懂烈赤月來這裏幹什麼?

現在眼前這批人火力那麼猛,可不是烈赤月能對付的。同時他們還意識到一個問題,既然烈赤月出現了,那麼猥瑣呢?

“砰!”

“啊!”

正當白板她們疑惑的時候卻聽到宋德華住房外槍聲再起,並且聽到有人中槍慘叫聲。

“是猥瑣!”白板擡頭,見地上抱着腿正強忍着疼痛看向四周的青年正是猥瑣。

只是四周卻沒有人,這讓白板等人內心恐懼起來。看來在宋德華住房附近還隱藏了有人,正等待着她們,或者隨時攻進來。

“哈哈!來了個送死的!”

高慕臉色也非常凝重,目前形式看來是大大的不好。正當衆人疑惑和心情沉重的時候卻聽到有人從不宋德華住房下走了出來,正是東門飛。

“正好我等的無聊,來一個送死的就好好玩玩,你們說好不好呀!”東門飛得意的笑着,猙獰看着着一臉憤怒的猥瑣。東門飛轉身突然對着宋德華住房上的高慕等人笑道。

“東門飛,原來是你這個個王八蛋!”白板看到東門飛猙獰笑看着宋德華住房頓時感到冷汗直流。

原來這一切都是東門飛這混蛋搞鬼,上一次也是他帶着混混來搗亂,想不到這次還是他。而且這一次來的更是兇猛。

看來斬王八蛋不除根纔是大患呀! 東門飛得意的看着白板笑道:“錯!你不該叫我王八蛋的,因爲很快你們都會成爲我的女人了,哈哈!”說到這裏東門飛大笑起來,而跟在東門飛身後的五十多個小弟也笑了。

“那麼多人死不見你死?!王八蛋!”白板惱火,一直都是這個混蛋在搗蛋,一直都是。還不要臉要自己做他的女人?死了都不便宜他!

“哈哈,我死了你們怎麼辦?”東門飛大笑。今天他很開心,從沒有過的開心。

“把那混蛋捉起來!”東門飛頓時收斂笑聲,冷冷看着地上已經失去行動力的猥瑣。

在東門飛身後走出兩人,直接捉着猥瑣的手提了起來,這個人被拔起,中槍的大腿滿是鮮血。站起來後鮮血更是止不住的流着。

“你很牛!沒人敢來幫宋德華這個混蛋,連警察都不敢來!怎麼你就敢來呢?”東門飛拍了拍猥瑣的臉,得意取笑。

“廢話少說!你到底想怎麼樣!”猥瑣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什麼好人,和自己廢話無非是想取笑自己而已。

東門飛眼睛睜大幾分,突然哈哈笑了起來:“哎呀,硬漢!不錯嘛!”東門飛拍向猥瑣的手加了不少力道,邊笑邊拍打着猥瑣的臉。

啪!啪!啪!……

東門飛一巴掌,一巴掌的拍着,力道不斷加大。四周的小弟們笑了,或是猙獰,或是得意的看着。

巴掌聲越來越大,直到後面更是蓋過笑聲,聽的高慕她們咬牙切齒。

“東門飛,你是不是男人!”無論東門飛怎麼打,把猥瑣的臉打成紅腫,嘴角帶血。但猥瑣始終不哼一句,只是怒目看着東門飛。

但此時紅中她們看不下去了,小東首先站起來怒罵。接着是小西,白板……

他們認識烈赤月、猥瑣,他們都是宋德華的朋友。而他們這次來也是因爲知道她們有難纔來的。可是猥瑣此時卻被對方捉了,還不斷折磨着。

那一定很痛,看着猥瑣不斷的被東門飛一巴掌一巴掌煽着。白板他們都知道猥瑣一定很痛,但他卻硬是沒吭一聲。

猥瑣不吭聲,但她們卻看不下去了。宋德華的朋友就是她們的朋友,此時見到猥瑣被東門飛這樣折磨,白板她們已經忍不住要把東門飛殺了。

“怎麼?心疼呀?難道你們喜歡上這個傢伙?我看他都快殘廢了呢!”東門飛轉頭對着站在外面憤怒看着他的白板等人輕笑。

說完直接一腳踹在猥瑣那流着血的大腿上。

沒有慘叫聲,沒有悲痛聲。猥瑣直接瞪大眼睛狠狠的看着東門飛,牙齒緊咬硬是一點聲音沒發出來。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