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梟大人有什麼想問的嗎?”唐牧北坐直了,很嚴肅問道。

面對截然不同的人格,霧梟大人更加感興趣,“讓我先看看你的功法運行狀態。”

聞言,唐牧北很聽話的盤膝閉目開始運行死氣功法,讓股股黑色氣息從丹田漩渦處開始,在全身經脈中走了一遍最後又迴歸丹田。

整個過程中,霧梟大人都很認真的凝視着。

片刻後他微微皺眉,這娃兒果然跟自己相差很多啊!

黎京川是因爲之前的修行毀於一旦後,在原有基礎上自己改良了死氣功法,所以他的路子很野很獨特,不具有研究性。

牧店主卻是不同。

他在修煉前只是個普通到極致的普通人,甚至連吸納靈氣都做不到。

但他修煉出來的死氣,卻是沒有任何靈動力。

也不知道是資質問題還是人類修行死靈界的功法就是這種結果。可惜他現在水平太低,還不能跟自己過招,否則可以試試死氣之間的區別。

究竟是他的更渾厚,還是自己的更強?

“emmm……暫時沒有什麼問題,你有修行上的疑惑嗎?可以儘管問。”霧梟大人決定現在開始養成計劃,待他凝聚出金丹以後,應該就可以試上一兩招了。

唐牧北心裏這個激動啊!

修行上的疑惑多得去了好不好?特喵的這破功法修煉以後,丹田的變化就各種奇奇怪怪,連扶桑前輩都看不明白。

所以不等對方問其他問題,唐牧北像連珠炮一樣把丹田的變化問題拋了出來。

“這要從咱們的修煉體系說起。”霧梟大人難得的有耐心,畢竟是自己所處世界的基本功法,他內心深處還是很爲其感到驕傲的,“我們死氣與人間界通用的靈氣並不屬於同一個力量體系。

死氣功法境界劃分非常簡單:金丹前、金丹後與最終大成。

凝聚出金丹之前丹田變化不用管,它愛怎麼變就怎麼變。我還見過從修煉開始到凝聚金丹,丹田壓根就沒開竅的人呢!

所以你不用管它。

只要死氣能在經脈中流動,就沒問題。

看你的情況距離金丹還有一段距離,不用着急。只要有空去死靈界參加一次試煉,你跟全身的死氣就能更好的契合了。”

唐牧北聽的更懵逼了,“如此簡單粗暴的等級劃分?那……平時如何根據自己的能力去戰鬥呢?金丹前也有強弱的吧?我該怎麼把握這個度?”

“誰告訴你修煉死氣是用來戰鬥的?”霧梟大人同樣一臉懵逼,“雖然死氣釋放出來殺傷力很強大,但我們修行它的初衷是一種適應死靈界環境的進化而已。

說白了,當初想要在人間界推行死氣功法,就是爲了消除日益積累無法消除的輪迴死氣。基本功能相當於――空氣淨化器!”

唐牧北:0_0

What?我特喵努力修煉了那麼久,只是爲了進化成一臺行走的智能版空氣淨化器?

這簡直就是坑爹啊! 蒼天啊!大地啊!

突然覺得心好塞;胃也好痛;低血糖;高血壓;冠心病;心肌梗死都出現了,好像……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自己整個人輕飄飄的,可能救不過來了!

唐牧北捂着胸口,好長時間沒把憋着的一口老血吐出來!

他已經陷入深深地懷疑中。

我特喵不是脫穎而出接受傳承戴上光環要走上人生巔峯了嗎?

難道劇情不應該是我唐牧北將來翻手爲雲覆手爲海威震八方?

主角套路都是這樣的啊!

廢柴流、凡人流、修仙流、無限流、黑暗流……那麼多選擇哩!喵君,你要是不會寫,把筆拿來我自己寫好伐?

大學四年咱也是追過很多經典網絡小說的,把主角往牛逼裏吹誰不會啊!

你特喵這是什麼設定?啊?回答我!

好不容易當上了店主,我沒能虎軀一震收幾個妞也就算了,這年頭大家都不怎麼喜歡後宮種馬文,我理解。

可是用心修煉期待了那麼久的功法,我特麼就是爲了把自己變成一個行走的智能空氣淨化器?

喵君,你是社會人!惹不起惹不起,恕我告辭先撤了!

“emmm……你的表情特別豐富,幾秒鐘之間居然能變幻出這麼多種,真有意思!”霧梟大人自然是不會輕易對後輩使用讀心術的,那也太跌份了。

但,他的讀臉術技能點滿着哩,真想給牧店主點個贊同時雙擊666。

“不愧是我暗中扶持上位的人,果然不負所望!牧店主,以後你要更加努力修煉纔是,爭取早日開宗門,將我死靈界死氣功法發揚光大!”霧梟大人對他充滿了希望。

唐牧北心頭一酸,卻抓住了重點問道:“什麼叫暗中扶持我上位?霧梟大人,我們認識嗎?還有啊,其實我姓唐,我叫唐牧北!所以能不能去人事部申請把牧店主這個稱號換成唐店主?”

霧梟大人:0_0

你剛纔說什麼?大聲點!

“你姓唐?”他也有點懵逼,“我受好友所託,要暗中幫一位叫‘牧北’的年輕人做上店主。我好不容易纔運作成功,你現在告訴我你特喵姓唐?你不是牧北?”

喵喵喵?

姓唐是我的錯咩?怪我咯?

唐牧北更是懵逼加黑人問號臉,“我叫唐牧北。”

“擦嘞……弄錯了!”霧梟大人突然爆了粗口。

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很尷尬。

還好這時候有白骨侍從開始給各桌端上美酒佳餚,衆人都被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吸引,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幕。

堂堂霧梟大人在此,桌子準備的雖然小了點,但菜品規格絕對不能低了。

所以其他桌上都是一名白骨侍從按部就班上菜,而他們這邊卻是四名白骨侍從伺候着。

兩名端酒上菜,剩餘兩名則準備給他們佈菜。

“上完菜都下去吧。”霧梟大人微微皺眉,揮手示意讓它們離開,然後突然低聲道:“這事兒……可真不賴我!”

唐牧北心裏忙回道,對對對你說得對,不賴你!

“主要是你們人類長的都差不多……”霧梟大人笑得有些尷尬,“錯了就錯了吧,我看你店主做的挺好的,咱不說就當不知道弄錯了。只是你這個稱號,肯定是改不了了,就這麼着吧!”

唐牧北:……

這樣真的行嗎?你們之間不會是塑料友情吧?

喵君,對不起!以後儘量不吐槽你了,你寫錯主角也挺不容易的吧?

既然我虎軀一震坐上店主之位是個美麗的錯誤,影響了你給那個“牧北”挖坑,以後是不是可以少坑我幾次?

霧梟大人飲下一杯仙釀,轉移話題道:“既然身爲店主,肯定要經常面臨需要戰鬥的時候。所以我告訴你修煉死氣的好處:修行死氣功法的人可以進行締結關係。

這也就是你看到我覺得熟悉的關係。

只要兩個人互相認可就可以進行締結。締結以後雙方隨時可以申請調取另外一人的死氣能量。

比如說咱們倆締結以後,你遇到金丹後的高手打不過怎麼辦?申請使用我的力量啊!

因爲有締結關係的轉化,我的能量並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卻可以爲你所用!

同時如果受到傷害,我還可以幫你抵消一部分。

所以你要努力將這套功法發揚光大,屆時所有門下弟子全部締結,積少成多,你們會擁有超強的戰鬥力!”

唐牧北頓時兩眼放光,這特喵就是強化版的椒圖連線功能吧?共同承受傷害,這不就是“涓流”嘛!

想想就美滴很,相當於找到一個強力外掛啊!

“那我們兩個現在可以締結嗎?”他小心翼翼問道。

霧梟大人很明顯怔了一下,然後婉拒道:“等你去死靈界進行一次試煉,到時候就能看到距離金丹的進度條還剩多少。咱們締結的話,怎麼也得等到你晉升金丹後吧。

可惜我現在還不能回去,否則倒是可以帶你去兜一圈。”

說着,霧梟大人的臉色有些凝重,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唐牧北沒敢接話,默默吃着菜再也不敢嘗一口仙釀。

誰知道這個酒勁如何?萬一再特喵開始放飛自我,那就真沒救了!

過了好一會兒,霧梟大人看着舔了兩口仙釀有些迷糊的藍,頓時玩心大起開心道:“我教你怎麼釋放死氣來戰鬥吧!

咱們死氣功法不需要任何其他功法輔助,只要能釋放出來就可以攻擊對方。”

話畢,他打個響指。

只見一股磅礴氣息從其指尖洶涌而出,直化成一條黑龍直奔藍就去了!

“這叫‘龍虎鬥’!”霧梟大人興致大好,指揮着黑氣凝聚的黑龍糾纏住那隻慵懶的貓。

八雲店主的藍可不是吃素的,雖然舔了兩口酒有些迷糊,但見“黑龍”來者不善,它後腿直立起來用兩隻毛茸茸短短的前爪猛地一撲,一股妖氣迸發出來!

兩者並未相遇,霧梟大人指尖一揮,讓黑龍躲過那股妖氣繼續糾纏。

藍躲過一擊不再戀戰,喵喵叫了兩聲扭身鑽進了八雲的華麗長裙中。

黑龍失去目標自然直奔八雲而去。

“啪!”只見香扇劃過優美弧線,已然化解黑龍的第一次攻擊。八雲面色凝重,全身氣息暴漲頓時妖氣沖天!

霧梟大人微微眯眼笑道:“不錯,許久未見進步很大。”

說罷指尖微動黑龍瞬間分裂成兩條,從左右兩側襲擊而去! 只見八雲長裙微動,藍從一端撲出來化解掉一條黑龍的攻擊;而另一端不知突然鑽出個什麼東西擋了一下。

速度太快了,唐牧北沒看清楚。

他忍不住在心裏嘀咕,難道裙子底下還藏着其他寵物?

可剛纔似乎是白光一閃長條狀纔對,不會是一隻手臂吧?

難不成美貌無雙的八雲店主,是一隻蜘蛛精咩?

“不錯不錯!”霧梟大人顯然看出了端倪,微微一笑指尖再動兩條黑龍卻是離開八雲,向兩邊衝去。

洛笑予面色微沉,纖纖玉手拍出一道凌厲掌風強行讓其改變了攻擊路徑。

左側黑龍頓時化作一團黑氣,隨即在她身後再次凝聚。

不等其發起攻擊,舞臺上表演完畢的洛九思笑容燦爛,腳下一踩騰飛而起,右手中的長劍直劈黑龍!

劍氣凜然,黑龍再次一分爲二。一條與這兩姐妹鬥在一處;另外一條卻順勢向大廳中飛去。

洛笑予和洛九思兩個姐妹花一掌一劍配合默契,不多時就將黑龍困住。

隨即劍端溫度猛增;洛笑予掌風寒冷。

只見那條細長的小黑龍前半段變得通紅,而後半段卻是被冰封起來。

“啪!”一聲輕響後,經歷了冰火兩重天的小黑龍碎成粉末消失不見。

八雲另一側的那條黑龍被流蘇略微一擋也換了方向,試圖與細小的那條匯合。

然而妖孽店主反手出劍,縱橫劍氣化作一張凜冽的網,將大黑龍攔截下來;

之前與其商量事宜的風爵店主微微欠身雙手起式卻是太極手段,一條小細黑龍被其以柔克剛的路子拿捏住絲毫逃脫不得。

片刻後,妖孽店主率先斬大黑龍與長劍之下;風爵也將小黑龍化解的絲毫不留。

“好!”霧梟大人欣慰鼓掌道:“許久不見,大家都長進了很多。尤其是八雲,可喜可賀啊!”

話音未落,他打了個響指,自己桌上的一壺仙釀落在藍的小爪子裏,“賞你主子的,還不快給斟酒?其他所有接了我這招的,告訴123,今天給他們加宵夜!”

衆人忙起身道謝。

雖然只是小小的試探,但能合作接下霧梟大人一招,確實相當不容易!

八雲得了一壺仙釀,忙斟上來敬過一杯。

霧梟大人美滋滋喝完這杯酒,轉頭問道:“學會了嗎?”

哈?

你說What?

唐牧北一臉懵逼,剛纔不是示範是現場教學咩?

“來,你試試。”霧梟大人心情大好興致勃勃,準備來個現場指導。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

唐牧北頓時心裏打鼓,這要是學不會,豈不是太丟人了?

但領導說了,自己又不能駁回,他只得硬着頭皮站起身來。

那個……響指怎麼打來着?

唐牧北努力回憶霧梟大人的每個動作,然後用右手大拇指和中指用力一搓……沒響;再搓……還特喵沒響!

這面子立馬就有點掛不住了。

霧梟大人略顯尷尬,乾咳兩聲道:“響指可以沒有,這是我個人習慣,不影響釋放死氣。

來,跟着我說的做。

讓死氣在體內運轉起來,慢慢的尋找最方便的出口。

我們整個身體可以從任何位置釋放死氣,常用的比如指尖、手掌、拳頭,甚至會有人另闢蹊徑從口、頭、胳膊等任何出其不意的位置釋放出來。

你這是第一次,哪怕從頭頂釋放出來都算成功。

不着急,慢慢來!”

大領導指點很有耐心,唐牧北也逐漸不那麼束手束腳了,他開始閉上雙眼感知着身體的任何部位。

其實像霧梟大人那樣從指尖迸發出來力量會特別帥!

唐牧北暗下決心,一定要學會這一招!那可是黑暗版的六脈神劍,看着就特別帶勁!

死氣在體內緩緩遊走着,在衆目睽睽下,他突然睜開眼――有感覺了!

那股想要從體內噴涌而出的力量似乎找到了最合適的路徑,它們馬上就要釋放了!

這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唐牧北信心滿滿,深呼吸一口氣攤開雙手配合死氣向指尖涌上……噗!

像是突然泄氣的氣球一般,想象中指尖噴涌出黑龍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反倒是隻聽一聲巨響,身後升騰起一團濃郁黑霧。

霧梟大人:0_0

衆人:0_0

唐牧北:0_0

什麼情況?我已經釋放完了?我的死氣呢?黑龍呢?

“哈哈哈哈哈!”寂靜大廳中突然響起突兀的笑聲,喝多了的醜先森指着唐牧北,笑得喘不過氣來,“牧店主,你憋了半天就憋出個屁來啊!哈哈哈哈哈……這肯定是今天晚上最幽默的表演了!我一定把票投給你,你就是我們的最幽默店主!”

衆位好友都默默扶額捂臉,醜先森啊,看破不說破!你讓牧店主怎麼下得來臺?

果然,唐牧北猛地紅了臉尷尬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霧梟大人臉色瞬間黑下來,“你倒是想憋呢,怕是連個屁都憋不出來!”

話畢,他一打響指,醜先森應聲而倒。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