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這個女人是去拿刀的!

他急急忙忙拿起電話給蘇紫萱打了過去。

蘇紫萱睡得迷迷糊糊的呢,電話聲把她吵醒了,她抬起頭看了看,樂天已經不見了,電話依舊在響。

「樂天?」

「樂天?」

她喊了兩聲,沒人應聲,蘇紫萱這才拿起電話,看了看居然是樂天打來了。

「喂?你去哪了?為什麼不喊我起床?」蘇紫萱問道。

「救命啊……我在春街巷古董店小院中的地道盡頭!有人要殺我……不想給我哭墳你就趕緊來!」

樂天的吼聲傳來。

「你在和誰打電話?我殺了你……」

一個女人的聲音隱約從電話中傳出來。

蘇紫萱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

她急急忙忙的起床穿衣服,臉都來不及洗了,就衝出了家門。

警車發出一聲轟鳴,就猛地竄了出去。

樂天看著這個面帶瘋狂的女人,他急忙跑出了屋子。

院子中那個男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地窖裡面的屍體,那種隱隱傳來的惡臭讓他情不自禁的想要作嘔。

女人看到這一幕,她的臉色就徹底的冷了下來。

「你……你為什麼要殺人?你是不是也想殺死我?」男人指著她。

「為什麼?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既然被你發現了,你就不要走了,和那兩個人作伴去吧。」女人惡狠狠的說道。

她晃了晃手上的刀,居然就這麼撲了過來。

她一刀狠狠的砍向那個男人,那男人明顯沒有什麼實戰經驗,他居然用自己的胳膊去擋對方的刀子,這不是找死嗎?

「啊!」

女人的力氣很足,這個男人的胳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傷口,深可見骨,大量的鮮血涌了出來。

鮮血讓這個女人的神色顯得更加瘋狂,她再次舉起了刀子。

「我去你的吧……」

樂天趁機飛起一腳,正中這個女人的腰部。

女人尖叫一聲撲倒在地上。

「我殺了你這個毒婦!」男人一看,就想衝上去。

樂天一把拉住他。

「你有病是不是?還不快跑?」他吼道。

那女人的刀還握在手上呢,這時候你撲上去不是找刺激嗎?

「往哪跑?」男人愣愣的看著樂天。

大門是反鎖著的,短時間內根本打不開,而那個女人也已經捂著腰站了起來。

「王八蛋!看我不砍死你們!」

她惡狠狠的罵道。

樂天拉起這個男人,猛地跳進了地窖內。

男人驚呼一聲,一屁股栽到了那兩具屍體的身上,屍體直接散了架,上面的腐肉都粘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

這男人還光著屁股呢……他根本沒時間穿衣服。

女人愣了一下,她也跟著跳了下去。

「跑……」

樂天吼道。

男人看了看身後女人手中明晃晃的菜刀,他什麼都顧不上了,隨手抓起一根屍體上的骨頭就扔了過去,然後起身就跑。

女人用菜刀盪開這一根骨頭,罵了一句又追了上去。

「快點快點……」樂天催促。

那個男人拚命地跑著,地道裡面太黑,他又不像樂天能看得清路,時不時地用力過猛就撞到了牆上。

好歹是跑了出來,兩個男人長長的吐了口氣。

蘇紫萱將車子停在春街巷的入口,她看了看樂天的車子,就急急忙忙的衝進了巷子里。

等她衝進了古董店的後院,就看到一個女人騎在一個光屁股的男人身上,手上的菜刀拚命的想砍向這個男人,而樂天死死地抱住了這個女人的胳膊,試圖搶走這女人手裡的菜刀。

「什麼情況這是?」蘇紫萱奇怪的問。

在她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太危險的事情,兩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能有什麼危險?

「你還看個屁啊!還不趕緊出手……這女人就是個瘋子,可累死老子了!」樂天吼道。

蘇紫萱無語。

她突然飛起一腳,直直的踢在那個女人的手腕上。

菜刀直接飛了,落到了不遠處。

那個女人依舊在拚命地掙扎,蘇紫萱一個反手擒拿直接將她壓在地上!

地上的男人長長的吐了口氣,這特么的……可嚇死他了。

他無力的倒在一邊,樂天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蘇紫萱拿出手銬將這個女人銬了起來。

「你看看你這幅熊樣……你能不能稍微鍛煉一下自己?」她沒好氣的看著樂天。

「鍛煉?怎麼鍛煉?難道我還要像你這樣練練武?」樂天看著蘇紫萱。

「不說是一定要練到我這個水平,你好歹也要有點自保的能力吧?你那些手段呢?」蘇紫萱瞥了樂天一眼。

她看了看樂天手上的銅匕首,知道這傢伙其實是可以幹掉這個女人的,但是很明顯沒有這個必要罷了。

「我的手段不能用啊,大炮打蚊子也不合適……」樂天無奈的吐了口氣。

蘇紫萱想了想。

「那就從今天開始,每天跟我學習一個小時的武術!」她說道。 “出什麼事?”小北臉色一變,立刻把電話拿了起來。大聲的朝着那邊喊道。可是那邊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小洛聽到了這邊的動靜之後。也趕緊跑了出來問怎麼回事兒。聽到家人出事兒之後。小洛比小北還要緊張。如果不是我攔着的話,估計小洛能直接從窗戶就跳下去。雖然我知道她跳下去肯定沒事兒。可是也不能把自己暴漏出來。

小北的父母是去親戚家的,親戚家有人娶媳婦兒,他爸媽是去給隨禮去了。小北則是因爲嫌路遠還要爬山。所以就沒有過去。可是沒想到,竟然出事兒了。現在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小北的爸爸到底怎麼了,那邊打電話只是讓小北趕緊過去一趟。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說清楚。再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那邊根本就沒有人接。

“小洛收拾東西,帶着小北趕緊趕過去看看。”我朝着那邊急的團團轉的兩姐弟大聲喊了一句。直接把小北手中的電話給扔到了牀上,一把拉起他來就往外走。那邊的小洛反應過來之後,也急忙鎖了門跟了上來。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收拾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算是收拾也是白搭。

到了樓下之後,直接打了一輛出租車就往小北父母去的那個村子趕去。雖然路程比較遠,但是現在時間不等人。一路上,小北都在讓司機加速開快。也幸虧是個老司機,不受小北的催促影響,不然的話這麼晚要真車開的飛快很容易出車禍。

將近四十分鐘之後,到了下車的地方。可是接下來,還要爬將近一個小時的山路,才能夠到達那個親戚家裏。

“葉子,你跟着小北慢慢來,我先走一步了。”小洛說完話也沒有管我和小北同意不同意,直接就開始順着山路上去了。小洛的速度很快,幾乎轉眼之間就已經沒有了影子。

看着小洛那速度,小北也有些吃驚了。不過現在他心裏也在着急,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帶着我就開始爬山。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歷練,我現在對於走山路,幾乎一點都障礙都沒有。

從揹包裏面掏出手電筒,爬了大半個小時,就聽到村子裏面嘈雜的聲音,好像每個人都很急切,甚至還有不少的哭聲。之前聽說小北的父母是來這邊參加婚禮的,可是這哭聲跟婚禮好像不太配套,再加上之前電話裏面那急促的聲音,就知道那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此,我跟小北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等進了村子之後,就看到小洛站在村口,臉色陰沉的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姐,你怎麼在這兒,我爸呢?”小北看到她之後,立刻大聲的朝着她問道。我也很是好奇,她比我們走的早很多,而且離開我們的視線之後,肯定會更快,但不知道爲什麼,會停在這裏。看上去,好像是專程在等我們過來一般。

本來我還以爲,小洛是害怕在這樣的大庭廣衆情況下出場會感覺到膽怯。要知道一個消失了五年的人,忽然出現在熟悉的人面前,也難免會還害怕。

可是等我上來之後,卻發現小洛好像在給我使眼色。我立刻明白,肯定她有什麼事兒要跟我說。於是我讓小北先上去看看情況,說小洛畢竟消失了幾年回來,不方便跟那些人見面。小北聽完之後也沒有過多的懷疑,同時也擔心自己父母到底出了什麼事兒,於是直接就朝着上面親戚家跑了過去。

“怎麼回事兒?”等小北走了之後,我趕緊朝着小洛那邊問道。

“我看見我爸的魂魄跟着一個女的飄走了,追了一圈到這裏消失了。”小洛蒼白的臉色十分陰沉的說道。

“連你也沒有追上?”我十分好奇的朝着她問道。

在我的認知裏面,她的速度可是比奧運會冠軍都是要快的。可是沒有想到,竟然連她都給跟丟了,這肯定不是一般的現象。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在這兒等我了。

“那接下來怎麼辦,咱們繼續等嗎?”我有些擔憂的朝着她問道。

不過小洛卻說,她已經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讓我不用擔心。其實剛纔看到她爸爸的魂魄在這兒小時的時候,她就已經明白了。只是還是有些膽怯,不敢一個去面對那些親戚朋友。所以正好看到我們過來,就讓小北先上去,然後跟再跟我一起上去。

上面還是一片嘈雜,等我跟小洛上去之後,本來以爲很多人都會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倆。但是上去之後才發現,那些人根本就沒有時間看我們。不光是小北他爸出事兒了,還有好幾個人都出事兒了,現在全部都躺在那裏昏迷不醒。如果不是還有呼吸,甚至都會以爲這些人都已經死了。

“小北,你媽呢?”我看着小北在一箇中年男人旁邊不停的搖晃着喊爸,但是那個中年男人還是依舊躺在地上毫無起色。可是之前小北卻說,自己父母一起來參加婚禮的,但是這種情況下,卻沒有看到小北的媽媽,看上去好像有些怪異。

“我也不知道,過來的時候就沒看見我媽,我們好幾個人,他們也不知道我媽哪兒去了。”小北臉上的淚痕還沒有幹,繼續搖晃着地上的中年男人。

我身邊的小洛看着地上的中年男人,整個人都變得很複雜,想要上前去卻又不敢上前。我也不管小洛的事兒了,趕緊讓小北把他爸和旁邊的那些暈倒了的人都搬到一起來,接下倆直接用十二枚銅錢和木棍把這些人圍在了一起,形成十二都天門陣。

剛纔粗略的看了一遍,這些人都是魂魄丟失了。如果真的繼續把他們放在這裏,很有可能會讓一些鬼物得到機會附身在他們的身上。

那些人的家人看到我們這麼做檔案不肯,他們也肯定不相信我是陰陽先生。所以我只能夠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那個十二都天門陣給佈置下來,把這十幾個人保護在陣法當中。至於他們的那些家人,等他們見識到了十二都天門陣的威力之後,肯定到時候就會相信我所說的話。

小北也不確定我爲什麼要這麼做,不過對於我他還是十分相信的,也不得不說這小子還是太單純了。

就在人羣混亂當中,小洛悄悄的離開了。我看着小洛離開的方向,就知道她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本來我也想跟過去的,但是圍過來找我理論的人太多了,所以沒有辦法跟過去。而小北那邊現在也在很疑惑,爲什麼我要這麼做。

當那些人在十二都天門陣那邊吃了苦頭之後,氣勢洶洶的問我到底對那些人幹了什麼。

然後我才裝出一副江湖騙子的模式,很深沉的鄙視的看了他們一眼厲聲說道:“你們懂什麼,這十幾個人丟了一魂兩魄,如果不保護起來的話,山裏夜間寒氣重陰氣也中,要是過路鬼附身,那麼他們就完蛋了。”

“胡說八道,這世界上哪兒來的鬼?”我剛剛說完,就有個年輕小夥子指着我大聲罵了起來。

“是嗎?講科學,那你進去把人給弄出來看看。”我依舊用鄙視的眼神看着他,就是想讓他來當那個出頭鳥。只要有一刺頭服了之後,剩下的那些人就容易對付了。

那個年輕小夥子性子也比較急,直接就被我給激起來了。上前幾步,直接就朝着地上躺着的那十幾個人走了過去。可是當着大庭廣衆之下,走了十幾分鍾,近在眼前的幾個人,他不管怎麼樣就是走不到那幾個人的身邊去。

旁邊的人看到之後,都開始害怕了起來。那個年輕人,也是頭頂冒汗大聲問我,是不是我搞的鬼。

“是我搞的鬼,你不是說世界上沒鬼嗎?要不然,我帶你去看看?”我笑着看着他說道。不過聽到這話的時候,我明顯看到他的臉色有些變了。

剩下的那些人,現在已經相信了我一大半。再加上我從小大都受範老頭的影響,裝模作樣起來,頗有幾分江湖騙子的風味。這個,更讓所有人都相信我的話了。

當然,那個年輕人還是不太服氣,大聲喊道,要讓村子裏的四奶奶過來看。

聽到四奶奶之後,這些村民的臉色明顯的變得有些不自然。我悄悄的問身旁的小北,四奶奶到底是什麼人,這些人怎麼聽到四奶奶之後,好像都有些怕她。

小北說,四奶奶是村子裏的神婆。整天神神叨叨的,總說村子裏這兒不對那兒不對,被村子裏的人當成神經病。可是村子裏如果有人遇上麻煩事兒的話,總喜歡帶着四樣禮,半夜去敲四奶奶家的門,把四奶奶請回去幫忙處理事情。

聽到這兒,我就知道四奶奶在這個村子裏是什麼樣的角色。對於我來說,四奶奶來了正好。如果四奶奶真的有些道行的話,肯定一眼能夠看出來這十幾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個時候我也就不必要像現在這麼累的解釋了。 樂天不可思議的看著蘇紫萱,這女人的腦袋不會是壞掉了吧?自己一個堂堂的巫師,練什麼打架?

再說了……就算真的有超過自己能力的危險活動,自己也可以和李大利將小五要過來用用。

那丫頭可是專業殺人的。

「你可拉倒吧,我有那個功夫還不如睡一會!」樂天翻了個白眼。

「你練不練?」蘇紫萱惡狠狠地瞪著樂天。

樂天肯定地搖搖頭。

「行!你不練也可以,那你每天讓我打一個小時也行……」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吸了口冷氣。

蘇紫萱也不再去和樂天談論這個問題,她看了看另一邊那個光屁股的傢伙。

「你是什麼人?」

這個男人一臉的尷尬神色。

「他是一個受害者……是這個女人的情人!」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明顯等著樂天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遍呢。

樂天用最簡短的語言說了一遍,蘇紫萱點點頭,她馬上打電話喊來了韓妮妮和小助理,又喊了一些同事過來。

韓妮妮和小助理過來了,兩個人檢查了一下那兩具已經散了架的屍體,小助理還抽空給那個男人處理了一下手臂上的傷口。。

「兩具屍體的死亡時間各不相同,其中一具屍體的死亡時間在一年左右,另一具的死亡時間在半年左右!兩具屍體的上面有被潑過化學品的痕迹,至於是什麼化學品……我還不能確定,我估計可能是硫酸。」韓妮妮說道。

蘇紫萱皺眉,這是什麼深仇大恨?人死了還要潑硫酸?

「行!你們先把屍體帶回去吧。」她點點頭。

韓妮妮和小助理帶著屍體離開了。

蘇紫萱看了看那個女人,這個女人耷拉著頭,一副已經任命的樣子。

「帶回去!」蘇紫萱哼了一聲。

兩個警察將女人拉了起來,帶了回去。

「你也跟我們回去錄個口供。」蘇紫萱看著那個光屁股的男人。

這個男人一臉尷尬的捂著自己的私密部位。

「警察同志……我能不能穿上衣服啊?」他問道。

「快點!」蘇紫萱皺眉點點頭。

所有人都被帶走了,技術部的人又在屋子裡巡視了一圈,之後也離開了。

樂天和蘇紫萱也返回了警局,在蘇紫萱的要求下,樂天來到了她的辦公室。

「你能不能和我解釋一下……你為什麼突然要去春街巷?」蘇紫萱看著樂天。

「你不是看到了?我就是想看看地道內是什麼樣子。」樂天攤了攤手。

他一屁股坐到了蘇紫萱的座位上。

蘇紫萱眨了眨眼。

「你找到了什麼?」她問。

「只找到了一對姦夫**……」樂天無語的回答。

蘇紫萱站著,樂天坐著,兩個人一問一答。

「你真的只是去看看那麼簡單?」蘇紫萱懷疑的問。

樂天點點頭,蘇紫萱的這個位置坐著很舒服,椅子又寬敞桌子又好,自己那個旁邊的位置又窄,椅子又不舒服,樂天從來都不去坐。

「只是看看的話……需要拿著銅匕首?」蘇紫萱問。

樂天抬頭看了看這個女人。

「被你發現了?」他笑呵呵的問。

「你有什麼東西隱瞞著我?」蘇紫萱沉聲問道。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