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馨抽了幾下,他握得太緊,沒辦法抽出來。

她眉峯皺着盯他。

他和她的距離極近。

近處看,他雪白皮膚完美的讓人妒忌,眼睛半瞌着纖長睫毛微翹,薄脣形狀太美,嘴角漾着迷人的微笑。

擦拭乾淨後,他眼睛帶迷人蠱惑,微擡起看馨馨:“馨兒,真是不小心,以後我會保護你。”

“停,閉嘴!以後不許出現在我面前。聽見沒有?”馨馨兇巴巴道。

“馨兒,很不可愛哦。”

“閉嘴,不許叫馨兒!”她名字明明叫林馨馨 君凌嘴角蹙着邪笑,手指想輕挑馨馨小下巴,被馨馨一下躲過。

馨馨警覺清澈的眼睛,死死盯着他,防備着。

君凌把手收回,脣瓣展笑:“馨兒,想不想知道未來丈夫的名字?”

又來了!

馨馨什麼時候說要嫁給他。

這人也太厚顏無恥了,她長這麼大還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

馨馨生氣的猛地一把推開他,然後撒腿就跑,跑到課堂後門時,王老虎已經在講課了。

以往他是先點名的,馨馨深呼吸數了三秒後,準備推門進去。

突然,門先一步被人推開。

馨馨側眼一看,君凌拉着她的手,若無其事的走進去,坐到兩個並排的空位上。

坐下之後,馨馨恍然回過神來,他直牽着的她手走進課堂的。

現在……

她轉頭看左手,他還沒放開她的意思。

她嚇得立即甩開,左顧右盼。

整個教室都安靜下來,所有同學都在看着他們,包括講臺上戴着厚重眼鏡片的王老虎。

而身側這人站起來,對王老虎微笑說:“抱歉教授,我女朋友剛纔跑的太急,差點從樓梯上摔下來,幸好及時抱住,所以遲到了,希望您能原諒。”

女,女朋友?

天吶,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在課堂上當着這麼多同學的面,居然說自己是他女朋友!

完了,她以後在學校裏要怎麼混?

那些女生以後會怎麼待她?

林馨馨被身邊這個男人一席話炸的目瞪口呆,完全反應不過來。

王老虎推了推眼鏡,看了眼馨馨,對君凌擺手:“坐下,既然有事就算了,下次別遲到。”

“好的教授。”

君凌坐下後,整個教室小聲的竊竊私語,都在討論馨馨和他的關係,甚至身後座位的兩個女生說,把剛纔一幕都拍了下來。

更多人不敢置信這個重磅消息。

剛來大學第一天,帥的人神共憤的新生,居然有女朋友了,而且女朋友還是其貌不揚的貧窮優等生,林馨馨……

這個世界太玄乎了。

馨馨睜大眼睛看身邊這個男人,壓低聲,磨牙霍霍:“你胡說八道什麼?居然撒謊說我是女朋友。”

君凌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皎潔笑意:“本殿從來不撒謊。”

“我什麼時候成了你女朋友了啊?說!”馨馨壓低聲音吼出來。

君凌看了馨馨一眼,看她生氣時微紅臉龐,初夏薄透的衣服胸口起伏厲害,就連耳廓都紅了。67.356

他心情愉悅的笑了:“馨兒,長大了更可愛哦!”

“閉嘴,不許再叫我馨兒,不許說我是你的女朋友。”

“那說你是我未婚妻嗎?”

林馨馨:“……”

真特麼的被這個無恥的男人打敗了,他到底是腦子不正常還是心理變態。

爲什麼總是纏着她。

她身材一般,相貌頂多算清秀,家境比學校裏大多數的同學都差。

萌寶來襲,爹地快跑 他到底看上她什麼啊……

馨馨壓下心裏所有的怒氣,憤怒的對身邊的男人說:“閉嘴,我告訴你,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不是你的未婚妻,你離我遠點,有多遠離多遠,別以爲我不會打你,我警告你,我跆拳道黑帶七段……”

話音剛落,講臺上王老虎雙目一瞪,一截粉筆頭火光電石朝馨馨腦袋上直射過來。

馨馨眼睜大看粉筆頭,嘴巴呈o形……

咻!

君凌雙指一夾,輕鬆的把粉筆頭給夾住。

他手指輕輕一彈,啪,粉筆頭被準確無誤的打在王老虎眼鏡旁邊的黑板上。

剛纔還有竊竊私語聲,現在一百人的教室裏鴉雀無聲。

王老虎臉色有些白,額頭泛出一層冷汗。

君凌微笑的對王老虎說:“教授,別嚇我女朋友,她膽子小,禁不起嚇。”

…………

下課後,馨馨抱起課本百米衝刺的速度,牟足勁往樓下跑。

這節課是她上大學以來最難熬的一節。

王老虎看她的眼神,榜上富二代就開始耀武揚威,囂張跋扈的貧家女生。

女生看她,妒欲攻心,恨不得剁碎她踩扁她。

男生看她,帶着有色眼鏡,赤粿粿的眼神很讓人噁心。

她跑回宿舍,宿舍裏沒有一個人在,她迅速換了衣服,準備打工。

她工作是下午五點半到晚上十一點,上的晚班。

現在十二點不到,她要迅速離開這裏,鬼知道宿舍裏的同學等下回來,會怎麼說她。

她邊換衣服,邊微怒唸叨:“王八蛋,害慘我了,以後在學校裏怎麼混。”

換好衣服,手機響了,是打工的小自選店老闆打來的電話。

“喂,馨馨啊,你那個下午有沒有時間?”

“有,有,老闆什麼事?”

“我聽信別人鬼話,盤下了一個店子,可是那個店子在郊區太遠了,找了好幾個營業員,都沒人去上班,實在沒辦法了。”

總裁的捉鬼新娘 “老闆,哪個店?”

“在北郊北陰街盡頭,一家自選34號。”

一加自選超市是馨馨打工的那家超市,學校附近的八號分店是她打工的場所,她一年前進超市打工,老闆對她挺好。

因爲是學生,有時候不得已遲到早退,老闆從不說她,也不克扣工資。

只是北郊陰街,離學校確實遠。

“老闆,你也知道我大三,還有一年就大四了,可以實習了,你的那家店實在太遠了。”

“沒關係,店子二樓的房間可以給你休息,不收租金,你每天晚上十點半下班,十一點有一趟公交車開往學校。那趟車沒什麼乘客,平時一個小時路程,只要45分鐘就夠了,完全夠你回學校。 邪王的神醫寵妃 而且,那家店是別店的三倍工資……”

三倍工資,三倍……

兩千一個月,三倍就六千。

哇,一個月弟弟高中學費就出來了。

老闆在電話裏繼續說:“你上班時間六點半到十點半,四個小時,要是等不到車你住樓上,第二天回學校。你要是乾的好,你畢業後我就提拔你爲店長。”

這是馨馨打工以來,做的時間最短,工作最輕鬆的職業。

她一口答應下來:“行,我做。”

“好,你做的話,下午就去熟悉一下環境,晚上就開始上班,對了,十一點之前一定要關店門,晚上住店裏,半夜外面不管聽見什麼聲音,千萬不要開門,記住了嗎?”

“哦……記住了。” “我把店面的地址發到你手機上,現在就動身,店長現在在店裏,你熟悉一下環境,及時做好交接。”

“是,老闆。”

馨馨換好衣服,背上包從宿舍裏走出去。

出去時,正好遇到寧寧和肖曉從外面回來,她們倆在門口堵住馨馨,見她要出去,兩人一下把馨馨拉進宿舍。

關上門,兩人背靠着門,雙手交叉環抱。

寧寧目光通透的說:“說吧,什麼時候揹着我們認識的?”

“說什麼呢你們?別攔着,老闆讓我去新店交接,我趕時間呢。”

肖曉不吃她這套,冷冷的哼哼:“老實交代,林馨馨,我們可是把你當成朋友呢。”

馨馨看了眼手機,對她們說:“別鬧了,快來不及了,趕緊的讓開。”

兩人異口同聲:“不行。”

“好了,我根本就不認識他,他胡說八道你們也信?再說了,我每天上學,打工,晚上跟你們睡在一起,什麼時候單獨出去過,我什麼時候揹着你們偷偷跟人約會,打電話……”

肖曉看了她半響:“說的也是,你每天都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按道理說你和新男神帥哥認識,我們應該知道啊。”

寧寧點着肖曉腦袋:“她說什麼話你就信,她出去了,在你眼皮子底下嗎?”

“行,你們不信把我老闆的通話記錄翻出來。”

馨馨翻出手機通話記錄,恍然發現,和老闆十分鐘之內的通話記錄不見了。

老闆說發來的地址……

她立即翻開短信,上面確實有一地址,淮北路北音街,一家自選34號店,門牌號寫在上面。

但是沒有短信來電提示,消失了。

見鬼了,在老闆超市上了一年多的班,明明存了他的電話啊。

馨馨顧不上其他,推開兩人就跑到走廊上,信號滿格的,存的電話號碼沒了。

寧寧和肖曉見她這樣,從宿舍追出來問:“怎麼了?”

“沒,沒什麼。”

或許老闆的電話是不小心刪掉了,馨馨這樣自我安慰着。

她轉身默默的往樓梯方向走。

肖曉在背後問:“喂,馨馨,你今天幾點下班啊?”

馨馨回頭看了肖曉一眼:“十二點之前沒回,可能就在店裏住了。”

寧寧在肖曉背後做掐脖子狀:“你說過下班告訴我們的,我們等你到十二點,不見不散,反正明天週末,看誰熬的過誰。”

馨馨:“……”

下了樓,馨馨往校門方向跑時,鍾毓的銀色跑車攔住她的去路。

鍾毓的車後還圍着一衆女生,圍觀鍾毓座駕。

馨馨停下腳步,孤疑望着車內,駕駛室的鐘毓下車。

單手插褲袋,對馨馨點頭微笑。67.356

他笑容如春日暖陽般溫暖,融化了冬日積雪。

暖男啊,好治癒!

馨馨像個花癡一樣,看着鍾毓雙眼冒粉紅泡泡。

鍾毓打過招呼後,走到副駕駛旁打開車門。

馨馨看見一白色休閒鞋踏出車門。

不用想,她知道車內是誰,除了那個如影隨形,陰魂不散的男人,還有誰!

在他還沒走下車,馨馨卯足勁拔腿就跑,往門口衝刺去。

她再也不想看見他。

她跑了幾步後,聽見背後那男人優雅懶庸的聲音笑說:“馨兒,去哪兒,本殿送你。”

馨馨頭也沒回,呸,她纔不要他送呢!

豪門戰神:我既王 他最好不要纏着她,消失的越遠越好。

“馨兒,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默認個屁,馨馨心裏暗罵!

馨馨停下腳步,扭頭狠狠瞪了他一眼,憤怒道:“不準跟着我,不準和我說話,不準胡說八道。你要再跟着我,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哼!”

她重重的哼了一聲,往校園門口跑去。

鍾毓見馨馨身後像有狼狗追趕一樣,火速奔跑的背影。

雙手插褲兜裏,優雅的倚在車旁,側眼看君凌:“殿下,林馨馨小姐,好像對您並不感興趣啊?”

君凌回眸,深深看了眼鍾毓。

剛纔馨馨看他的眼神是那麼赤粿粿的愛慕,那樣眼神原本是該給自己的。

該死的是,他心裏真不舒服。

如果是外人,他有的法子讓那男人消失。

可偏偏又是鍾毓!

採魅阿姨的獨子,母親和父親倍加讚賞稱爲天才的鐘毓。

這種感覺,真堵心!

君凌對鍾毓伸出手:“車鑰匙給本殿。”

“no,殿下您還沒有駕照,我不會給您當馬路殺手的機會,如果要撩妹,我建議您最好先考取到駕照。”

君凌:“……”

鍾毓嘴角噙着笑意,上車後揚長而已,留下君凌站在原地。

旁邊還有無數的花癡,不懂察言觀色的圍着他拍照。

Views:
8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