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

兩人同時面若死灰起來。

沒了!

項天明,沒了!

“混蛋,你殺了項天明,你死定了,等着項家瘋狂報復吧!”諸葛青兒嚇得花容失色,破口大罵起來。

諸葛世家和項家確實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甚至,若是平時,項天明被殺,諸葛青兒不介意放個一萬響的禮花慶祝一下。

但現在,項天明的死,讓她有種脣亡齒寒的恐懼。

現在,項天明死了,那下一個,就是她了!

話音剛落。

白小鳳冰冷的臉上勾勒起一抹笑意,看向了諸葛青兒:“現在,輪到你了。”

轟隆!

這話,就跟催命梵音似的在諸葛青兒耳畔炸響。

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花容失色驚慌道:“不,你不能殺我,我,我是諸葛世家的人,你要是殺了我,我們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誰說要殺你了?”白小鳳撓撓頭,眼中精芒閃爍,搓了搓雙手:“過來,像項天明那樣趴在地上,撅起來,打屁屁。” 靜。

陣法內,一片死靜。

華青月諸葛青兒和胡鵬飛全都目瞪口呆起來。

臥槽!

掀桌子啊!

這傢伙,還能不能再無恥一點?

諸葛青兒嬌軀顫抖着,感覺渾身像是火燒似的。

混蛋,簡直混蛋!

撅起來,打屁屁這種事,簡直比殺了她更難過!

轟!

諸葛青兒渾身陰力爆發,璀璨刺目的金光轟然從身體裏爆發出來。

她厲聲呵斥道:“混蛋!士可殺不可辱,真當我沒別的法子對付你了嗎?”

“你肯定有法子,但本大爺說過,在這陣法裏,我,就是你爸爸!”

白小鳳盤坐在地上,巍然不動,神情卻忽然冰冷了下來,不等諸葛青兒出手呢,他率先擡手掐訣。

隨着手印推出。

嗡隆隆……

“震雷四象禁絕陣”內陡然發出一陣低沉的轟鳴聲。

隨之。

青、紅、金、黑四色光芒分別從四面八方洶涌而來,恍若潮浪,足有十幾米高,鋪天蓋地。

與此同時,一股磅礴如獄的恐怖威壓,瞬間席捲了這一方天地。

“噗!”

胡鵬飛被這股威壓掃中,臉色再次一白,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可他的眼中卻精芒爆閃,一臉激動地呢喃道:“看吧?我就說還得趴下吧?要是站起來了,這一下又得趴地上了,還是趴地上舒服。”

華青月感受着那股無形的威壓,如墜冰庫,渾身冰寒。

他驚駭地看向白小鳳,這一刻,他就感覺白小鳳身上的氣勢如同坐火箭似的攀升着,高不可攀,只能仰望。

哪怕他和白小鳳早有交際,但,此時,也依舊感覺換了個人似的。

“地,地階陣法?!”

諸葛青兒感受着那股碾壓而來的陣法威壓,嬌軀不受控制的顫抖着,一股強烈的心悸感洶涌而起。

她臉色蒼白起來,雙膝更是有種彎下來,跪在地上,匍匐叩拜的感覺。

她是整個陣法威壓的中心點,對陣法威壓的感覺,比華青月和胡鵬飛更加強烈。

以她的見識,自然能分辨的出來這陣法的厲害。

若是玄階陣法,根本就不可能對她造成這麼恐怖的壓迫感!

能讓她不敢反抗,直接匍匐下跪的,只能是地階陣法,至於天階,她沒想過。

因爲天階陣法,在整個陰陽界,都是傳說的存在。

若是天階陣法出世,別說尋常實力了,就算是他們諸葛世家,也得全力搶奪!

震驚、恐懼、絕望種種情緒瘋狂的席捲着諸葛青兒的腦海。

她燦若星空的眸子裏噙着淚水,看着遠處那道盤坐在地上的人影。

被這股陣法威壓壓制着,她感覺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小舟,稍微一個浪頭,就能徹底將她毀滅。

Wωω●тт kдn●co

但,想到剛纔白小鳳的無恥要求。

諸葛青兒倔強的咬了咬紅脣,甚至因爲用力,紅脣破裂,鮮血滲出,她咬牙說道:“就算你能壓制我,但,我寧死不屈!”

娘希匹的!

又是一個鐵頭娃啊!

白小鳳擰起了眉頭,忽然,他冰冷的臉上泛起一抹笑意,雙手手印猛地一變:“過來!”

轟!

狂風乍起。

四色光芒當空倒卷,如同大手一般,推在了諸葛青兒的後背上。

“啊!”

猝不及防下,諸葛青兒一聲尖叫,凌空飛了起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已經落到了白小鳳面前。

諸葛青兒大驚,帶着哭腔道:“你,你想幹嘛?”

“沒聽清本大爺剛纔的話嗎?趴下來,撅起來!”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眯着眼睛笑了起來。

“混蛋!”諸葛青兒嬌軀顫抖着,哭罵道:“我就算死,也不可能讓你輕薄!”

嗡!

話音剛落,諸葛青兒渾身金光爆發,她費力的擡起右手,金光洶涌着,一掌就朝自己的眉心拍去。

突兀的一幕,嚇得不遠處的華青月和胡鵬飛臉色大變。

華青月想要阻止的,可隔着一段距離,又被陣法威壓壓制,根本就來不及。

然而。

砰!

四色光芒猛然倒卷,砸在了諸葛青兒的右手上,將她的右手砸得垂落下去。

緊跟着,白小鳳淡然笑道:“本大爺可是你爸爸,這陣法裏,你連自殺都做不到,快趴下,撅起來。”

“嗚嗚嗚……”

諸葛青兒再也忍不住了,淚水順着眼角滑落,崩潰的嚎啕大哭起來。

身爲諸葛世家的第一天才,從小她接受到的信息,就是自己是天之驕女。

可如今,第一次離開家門歷練,卻遭遇到了這種事情。

甚至,連死都做不到了!

白小鳳被諸葛青兒的反應嚇了一大跳,他最怕女孩子哭了,一哭,完全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呀。

眼見着諸葛青兒哭的越來越厲害,他忙擺擺手:“別哭了別哭了,除非你告訴我一件事情,我就不讓你趴下撅起來了。”

“什麼?”

諸葛青兒戛然止住了哭聲,忽閃着大眼睛看着白小鳳。

“……”白小鳳。

娘希匹的!

翻臉不帶這麼快的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問道:“你和項天明聯手殺本大爺,是天師聯盟裏誰指使的?”

諸葛青兒神情一窒,皺眉沉默了下來。

而不遠處的華青月和胡鵬飛也同時露出駭然之色。

之前,他倆就聽到過白小鳳問項天明這個問題,只不過項天明當了鐵頭娃,被白小鳳讓青龍給拍死了。

現在,這個問題又被白小鳳問出來了。

“這傢伙,肯定不是爲了耍流氓,就是爲了逼諸葛青兒回答他這個問題的。”

這是華青月心裏的想法。

“說出來,平安無事,不說,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白小鳳盤坐在地上,努力的讓自己的笑容變得更和藹可親一些。

畢竟,狼外婆和小紅帽的故事,他以前在村裏的時候聽村花小翠講過好多次呢。

“我不知道。”諸葛青兒忽然搖搖頭,說道:“我確實和項天明要聯手殺你,但,這件事是天師聯盟上邊那位和我們各自家族的家主溝通的,命令,也是家主下達的。”

白小鳳眉頭緊皺着,完全沒料到天師聯盟那位竟然把保密工作做得這麼隱祕。

他也能分辨出來,諸葛青兒確實沒有說謊,不過,這樣一來,線索就徹底斷掉了。

陣法裏,隨着白小鳳沉思,也安靜了下來。

諸葛青兒忐忑地看着白小鳳,心跳噗通噗通跳着,她確實說的是實話,可關鍵是,她不確定面前這個無恥混蛋會不會相信。

身爲諸葛世家傳人,帶腦子出門可是祖訓,她纔不會像項天明那樣,死咬着不鬆口,爲了區區一個家主和天師聯盟上層的人的約定,把自己搭進去,這可不划算。

呼!

突然間,陣法內狂風呼嘯。

洶涌在空中的四色光芒,猛然倒卷,拍在了諸葛青兒的後背上。

諸葛青兒猝不及防,一個踉蹌,就朝白小鳳撲了過來。

噗通一聲。

諸葛青兒趴在了白小鳳的雙腿上,她臉色大變,掙扎着正要站起來呢。

白小鳳眼中精芒爆閃,擡起右手一把按住了諸葛青兒的後背,左手悍然擡起,猛然落下。

啪的一聲!

清脆響亮,手感極佳!

白小鳳眯起了眼睛,一臉享受的揉搓了一下左手五指,笑道:“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諸葛青兒嬌軀顫抖起來,渾身火辣辣的。

屁股……好痛哦!

淚水,瞬間從她的眼眶中洶涌出來,哭的梨花帶雨:“嗚嗚嗚……混蛋,我,我都說了,爲什麼還要輕薄我?”

這一刻,她甚至忘記了掙扎着站起來,完全沉浸在恥辱中,趴在白小鳳的大腿上一動不動。

不遠處的華青月和胡鵬飛也呆住了。

臥槽!

這傢伙,怎麼又一巴掌幹下去了啊?

完全不考慮人家諸葛青兒受不受得了嘛!

胡鵬飛趴在地上,一臉崇拜的看着白小鳳:“我的天!老太太過馬路我都不扶,就服白兄弟啊,連世家天才都不放過呢。”

華青月無奈地看着白小鳳,然後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胡鵬飛,嘆息道:“很驚訝嗎?世家天才在這傢伙眼裏,毛都不是呢。”

開玩笑!

本天才從一遇到白小鳳這傢伙開始,就從來沒挺直腰板說過話呢。

所謂的“世家天才”,全特麼都是浮雲吶。

面對這傢伙,本天才要麼被摩擦,要麼就是在被摩擦的邊緣瘋狂試探呢。

聽到諸葛青兒的哭聲,白小鳳神情一肅。

他認真地說:“講道理,本大爺可不是在輕薄你,是在教訓你,誰讓你之前想殺本大爺的?”

教訓?

諸葛青兒神情一窒,旋即哭的更大聲了。

誰教訓人是專門奔着屁股上招呼的呀?

本姑娘在家裏的時候,哪怕家主教訓,也是用戒尺打手心,從來沒被打過屁股呀。

不遠處的華青月和胡鵬飛同時嘴角抽搐了起來。

無恥!

簡直厚顏無恥!

人生第一次見有人把耍流氓說的這麼義正言辭的!

白小鳳見諸葛青兒哭的越來越大聲,不耐煩地揮了揮左手,肅然道:“你再哭,本大爺就還要打屁屁咯?”

諸葛青兒嬌軀一震,急忙咬緊了紅脣,不讓自己哭出聲。

可眼淚,依舊順着眼角如同斷線珍珠落了下來。

然而。

沒等她止住哭泣呢,忽然,她就感覺後背上一陣陣過電般的酥麻。

她登時絕望起來,好似一下掉進了絕望的深淵一般,淚水,真的就忍不住嘛。

白小鳳右手肆意在諸葛青兒的後背上游弋着,嘴角勾勒着一抹極其燦爛的笑意。

嘖嘖……極品,真的是極品啊!

右手傳來的觸感,光滑、柔軟,不帶一絲多餘的贅肉,這感覺,簡直要把隔壁老王饞哭了呀。

感受着後背上的那隻魔爪,諸葛青兒緊咬着腮幫子,俏臉漲紅。

屈辱。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