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答應,我隨後準備給他們再次介紹陳文,但是陳文已經離開了,朱允炆早已經將李盧萍喚了的出來,兩人一同離開。

我帶着爺爺奶奶他們回到了房間,進房間後說:“剛纔最後說話的那個,叫陳文,之前去過我們村,見過的。”

他們兩人見我提起陳文,神色有些悵惘,嘆息後說:“他不願意見我們,是我們對不起他,陳家欠他的。”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cpa300_4;

情拜讀醫下

爺爺這句話讓我有些難以理解,不過還沒等我詢問,爺爺就說:“總之你記住一句話,至少他還在的時候,你永遠要低他一等。////看本書最新更新,請手打網址w_w__a_n_s_h_u_g__o_m,要記得去掉網址中間的下劃線哦///我們欠他的,永遠也還不清。”

我這句話我是聽懂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在什麼情況下說出這句話的,爺爺也沒準備跟我說,之後對這件事情隻字不提。

在屋子了呆到夜裏,將他們安頓好了後。我退出了房間,卻見陳文正依靠着牆壁,斜眼看着天上,愜意得很。

我走了過去:“最近心情看起來不錯,挺悠閒的。”

陳文笑了笑:“沒什麼事情值得我擔憂的。心情自然就好了。”

陳文隨後站穩往邊上走去,我跟在他旁邊,走了一截兒距離。我問他:“剛纔我爺爺說,他們對不起你,怎麼回事?”

陳文將袖子給挽了起來。說道:“你給我惹了這麼多麻煩,你又是他們的孫子。因爲有了他們,纔有了你,他們自然對不起我。”

陳文這半開玩笑的回答,我卻沒覺得半點好笑,這樣瞞着我,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再加上爺爺之前那句,在陳文還在的時候,我永遠要低他一等,讓我心存戒慮,似乎一些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這個還給你。”我將治都總攝印取出來交還給他,如果是外在的威脅的話,這大印興許能幫助到他,我拿着,也一直沒有用上,只是一個底牌而已,在他手裏,遠比在我手裏的價值要來得大。注: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heyaП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大印,沒有伸手接過來,說了句:“你拿着就是,這大印對我只是負累,沒什麼意義。”

他執意不要,我只能重新收回,之後找了處地方坐下。

讓張嫣也出來了,幾日不見,確實挺想的,她不像代文文和韓溪他們,韓溪他們要是想出來,自己就能出來,張嫣不到必要時候,是不會自己出來的。

我和陳文並列而坐,張嫣就靜靜站在我們身後,陳文回頭看了張嫣一眼:“你怎麼不坐?”

即便是到了現在,張嫣還是有些害怕陳文,陳文威勢只是原因之一,更大的原因是,陳文只有在見了張嫣之後纔會變得不正不經。

張嫣果然搖搖頭,步子往後退了些,卻不敢做得太明顯,只是輕輕挪着腳步。

張嫣不肯坐下,陳文這次也沒說這麼,告訴我說:“她的身軀在張家,張晏武是唯一一個知道她身軀在何處的人,你現在應該着手去找回她的身軀了,否則,後悔莫及。”

“在張晏武手裏?”我愣了下,難怪張嫣在農村的墳墓裏面是空着的,原來早就已經到張家手裏。

我看了看張嫣,她現在亭亭玉立,已經長大了,而那身軀,是她小時候的身軀,現在找回來,也會覺得彆扭得很。

陳文也在我和張嫣身上掃視了會兒,說道:“怎麼?這姑娘小時候的身體,你會覺得不方便?做什麼事情不方便?”

說得這麼明顯了,我和張嫣立馬就能聽懂,張嫣馬上將眼神放在我身上,雖有些嬌羞,卻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是這麼想過,不過更大的原因是看着彆扭,那樣的話,總覺得只能把她當成妹妹看待了。

我摳了摳腦袋,滿不好意思說:“雖說是這麼想過,但是主要的不是這個,她的身軀太小了&ellp;&ellp;”

“我可以讓她的靈魂隨着年齡增長而增長,張晏武自然也能讓她的身軀隨着年齡增長而增長,這點你放心,只是我擔心,其他幾個人&ellp;&ellp;現在張晏武已經找了三個了,她要把那三個女子變成張嫣魂魄的一部分,之後的事情怕是很麻煩。”

“三個?”這回輪到我詫異了,“什麼時候有三個的?”

陳文說:“王琳琳是一個,張嘯天已經帶着張笑笑去了張家,早就在張晏武掌控之下,另外一個,就是那個張綿。”

前面兩個我倒沒覺得有什麼,張綿是,我卻十足覺得奇怪。

問道:“從你心上人靈魂上分出來的九個人,到底是哪九個?我也好做做準備。”

陳文想了想才告訴我:“這九個人早就已經聚集在了你的身邊,原本我是打算,讓你把這九個都娶了,也好一個不少,都能保證安全,不過你只喜歡張嫣,也就打消了那念頭,她們分別是張嫣、趙小鈺、馬蘇蘇、王琳琳、代文文、張笑笑、李盧萍、韓溪、張綿,除了張綿,其他八個,你應該是手到擒來吧?其實,我建議你真可以將她們全都娶了,不然她們流落在外,遲早會遭受意外。”

我下意識看了眼張嫣,並不是徵詢她的意見,只是怕陳文這麼說,她會不開心。

張嫣見我看她,馬上擺擺手:“我不在乎的,趙小姐和蘇蘇妹妹她們都很好,我只要呆在你身邊就可以了。”

跟她們之間總缺少些什麼,只有和張嫣,能看對眼,笑了笑:“無福消受那麼多,她們會有好歸屬的。”

陳文見我和張嫣又在大眼瞪小眼,站起身來:“我先走一步,你們注意點兒影響就行。”

陳文離開後,我想了想,又忍痛掐破了手心,伸手過去,將張嫣拉到我旁邊坐了下來,坐下後,張嫣竟大膽將我抓着,纖細手指將我手掌撐開,見我那裏從沒痊癒過的傷疤,看了幾眼,說:“陳浩,你真的把我當成護身女鬼就好了。”

我卻裝作沒聽見,問了她一句:“你知道什麼是滾草地嗎?”

張嫣呆呆搖頭。

“走,我帶你去體驗一番。”

拉着張嫣站起身來,她也乖巧至極跟在我身後,才走沒多少步,就見朱允炆和李盧萍二人出現在我們前路上,李盧萍說了句:“陳浩想跟你行房事,這臭小子心思從來沒有用到正事兒上,張嫣妹妹,你可千萬別被他騙了。”

張嫣這才明白過來,忙將手抽了回去,我無語等着李盧萍,就算我想滾,張嫣這狀態,也不能夠啊。

之後四人一起,在武當山上呆坐了整夜。

到早上,我將爺爺奶奶送下了山,到山下找車將他們送走,之後便火急火燎趕往了另外一個地方,審判大會的中止提早了在武當山停留的時間,接下來纔是道門法界大會最爲重要的一個流程,那裏,也是我爲我第一個師父正名的地方。

道門法術交流大會,在茅山宗。

十分巧,剛好在茅山,景陽子也是茅山宗的宗主,只是在打壓黑巫術那會兒被打壓下去了,跟他們分開行事,因距離茅山有些遠,且沒有更好的交通工具,在路上耽擱了一日。

另外,在距離茅山還有兩百公里左右距離的時候,卻因爲交通問題,一直堵着,這麼遠的距離,總不能步行,只能等待。

路上足足等了十幾個小時,交通才恢復正常,我到茅山下,見路上一個人都沒了,上面的大會應該已經開始了。

這是我這次來最主要的目的,沒想到就整出了這種事情,火急火燎上山,到茅山宗壇之前,卻見所有人都圍着一個碩大無比的天壇站着,沒什麼動靜。

我問了問旁邊一個道士:“這是怎麼了?”

這個道士認出我,忙退開了幾步,說:“陳掌教,法術交流大會還沒開始呢,在等人上去打頭陣。”

我看了看上面:“那怎麼沒人上去?”

這個道士忙搖頭:“這個我不清楚,不過以前的規矩是,只要拿到演武壇上的那黃幡,就可以了。”

我看了看上面,剛好這時候張晏武邁步走了過來,所有人都退開了一條路,在他們眼裏,我和張晏武,都不是可以招惹的人。

張晏武到我旁邊,說道:“怎麼?不敢上?對了,景陽子是我派人去殺掉的,你似乎和他關係不錯,我聽說你要爲他正名,卻連臺都不敢上,如何正名?”

我咬咬牙:“我哥行事內斂,不願意跟你計較,我不一樣,遲早有一天,我會將狠狠踩在腳下,那時候叫你永不能翻身。”

說完走上了臺,將演武壇上的黃幡拿在了手裏。

剛拿住,場上沸騰了,張晏武隨後上壇,佈滿了詭異笑容,轉身說道:“好,全真教掌教上臺接受大家挑戰,不管是誰,都可上臺,除非他落敗,纔可換人。”

我頓時就懵了,合着第一個上臺的人就要一直被其他人挑戰,要麼一直贏,要麼輸。

頓時就怒了,剛要發怒,張晏武卻說:“如果換做是陳文,我不管怎麼激他,在情況不明之下,他不會上臺,看來,你不適合做我對手,好好享受你人生最後的戰鬥。”

心性果然還不堅定,這次着了道,不過既然來了,就接受就是,對下面喊道:“誰要挑戰我的,儘管上臺來。”

“等等。”張晏武喊停了我,“道門法術交流,不是個人逞能時候,代表的是各個宗派,你是全真教掌教,難不成代表全真教?”

他在故意逼我說出黑巫術的名字,那樣我既可以讓他們所不,也會在我敗了之後,黑巫術被進一步打壓,到時候再無翻身之地,景陽子也將永遠成爲道門的棄子。

僅僅幾句話,就能將我逼到這個地步,我現在竟然有些怕了,張晏武似乎沒有認真對付我,如果他認真起來,回事什麼光景。

張晏武看了我一眼:“我認真起來,你連跟我交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樣我反而放鬆了,反正現在沒機會贏,不如拼一把,衝着下面喊道:“我代表的是,茅山宗&ellp;&ellp;黑巫術一脈。”

當我說到茅山宗三個字的時候,下面道士詫異,因爲我是全真教的掌教,爲什麼會代表茅山宗,當我說到黑巫術一脈的時候,他們震驚了,那可是道門現在禁止提起的話題。- ???陰陽術便是出自黑巫術,而我學習的第一個法術就是五鬼攝魂術,嚴格算來,也是在黑巫術之列的,所以。我也是他們打壓的對象。

張晏武對我的回答十分滿意,當我說出了這句話,就代表我已經站在了道門大方向的對立面,是的,他的目的就是爲了挑撥我與道門的關係,讓我剛在道門立下的威信頓然全無。

下面道士也有諸多不解,之前那個全真的老道士茫然問到:“掌教真人。我是全鎮龍門派第二十八代玄裔弟子,請問掌教真人。您爲何會代表黑巫術那種邪惡的法術?”

下面道士大多都有這種疑問,在這個龍門派的老道士回話之後,其他道士也都嘀嘀咕咕發出了聲音,討論的大多也是此時。

不知是誰發出了一句:“黑巫術不再屬於道門,如果想要代表黑巫術,就請從上面滾下來,別讓黑巫術玷污了道門的聖潔。”

“對,黑巫術滾出道門。”

“陳浩,下來。”

聲音此起彼伏,張晏武微微笑了笑,走下了臺,現在已經不需要他在臺上煽風點火了,這場上的道士,足以討伐我了。

他們的憤慨激昂,與這演武臺上的冷清形成鮮明對比。

我在等着,等他們討伐夠了。我纔將景陽子的靈位給取了出來。抱在了手中。

他們見我手上靈位,安靜了下來,目光看上了臺。有距離較近的人看見了我手上靈位上的字,喊道:“那是景陽子的靈位。”

有些人在瞬間陷入了沉思,其餘人交頭接耳起來。

在他們討論夠了,我纔開口說話,他們早已經被洗腦了,認定了黑巫術就是邪惡的法術,即便我現在說太多也沒用,只有用實際行動證明,想要爲黑巫術正名,就得控制整個道門。

不知不覺之間,我肩上扛着的擔子竟然已經這麼多了,隱約有些累,但是有陳文在前,相比之下,也就不那麼感覺了。

“景陽子是我師父,幾天前,他死於道門法界之手,這個可憐的老人原本是道門茅山宗的宗主,顯赫一時。但是卻被道門打壓了二十年,在他死之前,他託付我要爲黑巫術正名。”我的聲音不大,但是他們詭異安靜下來,讓這聲音傳遍了整個現場,我頓了幾秒繼續說道,“我只想告訴你們一個道禮,世界上沒有邪惡的法術,只有邪惡的人,用着正統法術的人,不一定就是行善之人。用黑巫術的人,也不一定就是邪惡的人。”

也不知是不是這句話讓他們有所意動,現場緊接着依舊是詭異的安靜。

卻不知是誰說了句:“信口雌黃,黑巫術擾亂人心,還能有好的?你既然敢第一個上臺,我就敢第一個挑戰。”

說完,便有一個頭戴五嶽冠的道士邁步走了上來,我先將景陽子靈位立在了一旁,行了禮:“師父保佑我。”

轉身應對這第一個上臺的道士。來畝撲號。

這道士年約三十,這個年紀能戴上五嶽冠,前途不可限量。

上臺後,與他行了個道禮,他卻不爲所動:“學習黑巫術的人,不值得我用道教禮儀回禮,我是三豐派的胡德文,任三豐派靈雲觀觀主,來吧。”

第一次上臺,就是一個觀主級別的人物,而且還頭戴五嶽冠,五嶽冠只有受過功祿的人才能佩戴,能帶上五嶽冠,證明他以後的上升空間還很大。

胡德文氣勢非凡,上臺與我氣勢高低立判,下面道士雖然對我代表黑巫術很不滿意,卻有些擔憂:“畢竟他還是全真教的掌教,可別出了什麼事情。”

“還是太年輕了,就算要代表黑巫術,也不應該第一個上去。”有全真教的人感嘆。

胡德文聽着下面的聲音,頗爲自豪:“聽見沒?小子,如果你代表的是全真教,我們或許會忌憚你的身份,進而手下留情……”

“開始吧。”我不太想聽他們唧唧歪歪了,跟他們說再多都沒用,只有用拳頭說話。

胡德文見我迫不及待,呵了聲:“好!”

話音落下,眼神瞬間就變爲了紫色。

我樂了,原以爲會有多強,不過如此而已,對付他,我根本不用法術。

不過這下面道士卻驚奇不已:“竟然是紫眼的,原以爲頂多能是灰眼,陳家小子有些危險……”

道教的修爲跟年齡有很大的瓜葛,在他們眼裏,年齡幾乎就代表了修爲,這個胡德文能在三十左右的年齡達到紫眼,那麼,他到了六十,很可能就是紫色天罡戰氣了,天賦不可謂不好。

咻啦一聲,胡德文忽然掐手捏印,陰陽氣隨之變動,他所捏的手決跟刀山決有些相似,但是刀山決主要用於劈,而他的手決,主要控制陰陽氣來‘刺’

“劍決。”

道教手決之一,代表神劍,表示畫號斬惡。

紫眼級別的精神力,加上道門比較精純的法術,威力極大,但是在他的劍訣到達之前,我卻已經到了他的面前,微微一笑,伸手按在了他的頭上。

轟隆。

奮力將他按倒在了地上,面部向下,撞得整個演武壇都爲之一顫,而後將他提了起來,見他鼻血已經快速流了下來。

下面的人呆住了,而這胡德文,眼神全是恐懼。

氣的速度應該是很快的,但是我能在氣到達之前就將他按在地上,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不是我的對手。”我說。

胡德文鼻血橫飛,掙脫了我,狼狽走下了臺。

場下有聲音響起:“黑巫術,贏一場。三豐派,輸一場。陳浩,你用不用休息?”

“不用。”我衝着計數的道士說道。

連續戰鬥沒什麼好處,不過剛纔根本沒費什麼力。

胡德文下去後,有道士問他:“你剛纔是怎麼了?他根本沒用法術,你用法術怎麼還能輸給他?”

胡德文擦拭了鼻子上的血,滿不耐煩:“別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胡德文隨後被他道觀裏的道士扶走了,我在這裏等待下一位的挑戰者。

等待了約莫三秒鐘,又有道士走上了演武臺,也是紫眼級別的:“衆閣派縉雲觀監院,劉宗,看得出來,你會些武術,不知道比上我們衆閣的武術,誰強誰弱。”

這旁邊有擺放武器的架子,他走過去抽了一根木棍,我看了看放在景陽子靈位旁邊的古劍,沒去動用,也去取了一根木棍。

衆閣是以武術聞名的,論武術資歷,怕也只有佛門少林寺能媲美了。

我拿了武器,就代表我也要拼武術,這讓場下人很不理解,一般人,誰敢跟衆閣那些猛人拼武術?

我沒武術底子,但是卻有一幅好驅殼,自然不懼。

不等多說話,劉宗揮動木棍便直接橫掃了過來,我看不出武術中有什麼精妙,但身在其中,能清楚感覺出來,就算不被打中,這棍風掃在身上,也得出血。

卡擦!

我揮棍子上去,雖然擋下了,但是,我的棍子也瞬間斷掉了。

“陳浩,武術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同樣的棍子,我的沒斷,你的斷掉的,這就是你與我之間的差距。”劉宗說了句。

場下人也發出籲聲,這是在嘲笑。

手裏還剩下半截棍子,中途不能更換,正要再次上前,韓溪卻在此時從扳指中出來,攔住了我:“主人,我來。”

“你行嗎?”我問韓溪。

韓溪微微一笑:“我們那個時代,都要舞刀弄槍的,在陰司那麼多年,我遇到過一位老師傅,他教過我武術。”

我說呢,同樣級別,總感覺韓溪比代文文和張嫣她們要厲害一些,原來是這個原因。 ???我將棍子給了韓溪,不止是劉宗,下面的人也不樂意了:“竟然讓一個女鬼來侮辱衆閣派的正統道士,太無力了。%D7%CF%D3%C4%B8%F3”

“這女鬼也簡直無禮,給我驅逐出去。”有人又在起鬨。

韓溪目光看了看下面。她知道陽間的活人對鬼魂有偏見,再怎麼不在意,也有些不自在。

劉宗也開口:“陳浩,你確定要用這個女鬼來侮辱我?”

三國騎砍 “不是侮辱你。”韓溪開口了,“你不是我家主人的對手,我家主人派我來,已經對你足夠重視了。”

“笑話。我是道士,專門抓鬼的。你不過是個女鬼,我看不出哪裏重視了。”劉宗憤憤道。

韓溪猶豫了會兒:“我要是輸了,任由你處置,要是贏了,你跟我道歉。”

劉宗沒反應過來,其餘人也沒反應過來,他們看見了什麼?一個女鬼,在茅山宗跟道士談條件,要求道士道歉?

這怕是茅山宗建立以來的第一個案例。

韓溪個性獨立倔犟,跟李盧萍的雷厲風行有些相似,不過她似乎要更可愛些,因爲看起來傻一些,能說出這種話,也能證明她很傻了。

“我跟你道歉?你沒搞錯吧?就算我輸了,你也只是個女鬼而已,對於我們來說。你們只是工具。我們是有人格的人,就好比是人對犁地的牛,供肉的豬道歉。你不覺得可笑嗎?”劉宗說道。

這番話,我聽着都十分難受。

但是這裏的道士卻半點不妥當,劉宗將韓溪比作是牛,比作是豬,他們竟然覺得很正常。

陽間的人已經病了,他們的思想已經在往病態方向發展了。

韓溪聽完了這話,瞬間愣住了,眼睛中的神彩全無,當她目光看向這下面的時候,竟然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主人,他們一直把我當成豬狗牛羊看待的嗎?”韓溪怔怔回頭問我。

我竟有些不敢回答這個問題,是這樣的,豬狗牛羊尚且有思想,但是在他們眼裏,鬼魂連豬狗牛羊都不如,是玩物,是工具。

我說:“你是人,跟我們一樣的人。” 《武煉巔峰》小說線上免費閱讀 – 莫默 – PTT小說網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