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火焰直直向穆皇后射來,穆皇后右臂一甩,一道雷龍從手中發出,狠狠地拍到了一旁。

同時被鎖鏈穿過的火焰鬼臉也被爆成了無數的拳頭大小的火球散落在周圍。

葉楓的身體消失不見,戰鬥已經結束,但是穆皇后卻依然擋在趙小川的身體,凝重地打量着周圍,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直到周圍的火焰漸漸消散,周圍除了她身上不斷跳動的雷光,再一次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夫君,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讓別人來打擾你的!”

穆皇后身體漸漸放鬆下來,轉頭看着趙小川額頭上的鬼璽已經完全融入了進去,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穆皇后的背後,將手慢慢地向着穆皇后的脖子伸去。

穆皇后皺了皺眉頭,感覺心中不知爲何,生出一股寒氣。

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麼,猛然回頭望去,目光瞬間和那道人影對視在一起。

“你。。”

穆皇后看到一張鬼臉出現在自己眼前,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顯然沒想到對方可以逃過自己的感知。

但是緊接着她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再也動不了了,甚至連話也說不出來。

一向淡定的穆皇后看着張鬼臉離自己越來越近,眼中第一次顯露出恐懼的神色。

“能禁錮羅剎境的詛咒?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穆皇后腦中一片凌亂,感受到死亡的氣息慢慢地向她涌來。

“難道就這麼結束了麼?夫君,我好不甘心啊!”

穆皇后餘光看着趙小川的臉,心中一片絕望,但隨即她驚異的發現趙小川的眼皮顫了顫,然後露出了一絲淡漠的眼睛。

那雙眼睛中中無悲無喜,淡淡的掠過穆皇后的臉龐,停留在了眼前的鬼臉上面。

趙小川的目光停留在鬼臉上的一瞬間,眼神瞬間變得凌厲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瞬間降臨在整個空間。

鬼臉臉上似哭非哭,似笑非笑,讓人猜不出他在想些什麼,但他立刻收起自己的手爪,然後猛然向着後面退去。

“夫君!”

穆皇后臉上充滿了激動地神色,目光熾熱的看着趙小川。

趙小川沒有理會穆皇后,而是冷哼一聲,伸手向前抓去。

趙小川的手上瞬間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原本再向後倒退的鬼臉不由自主的向着趙小川飛來。

幾乎一眨眼,趙小川的手已經緊緊地抓住了鬼臉。

“我的女人也是你可以動的?”

趙小川霸氣的說道,手上青筋暴起,鬼臉發出一陣慘嚎聲,瞬間消失不見,露出了葉楓的臉龐。

趙小川一把將葉楓摔落在地上,看也不看他一眼,低頭看着懷中一臉嬌羞的穆皇后繼續道:“我的女人只有我纔可以動!” 崔光天的突然把槍,讓千頌秋有些意外。

不過,這並不能夠阻止千頌秋對於崔光天濃烈的殺意。

「崔光天,這才幾年沒見,你的本事和脾氣都漸長啊!現在已經開始敢拿槍對著我了!」

千頌秋冷哼一聲,不屑地說道。

「千頌秋,你以為現在的我還是當年的我嗎?老子辛辛苦苦一手打出的漢京集團憑什麼得給你們!」

崔光天用槍頂了頂千頌秋的腦袋,憤怒地說道。

「憑什麼! 驚世帝妃:神醫七小姐 就憑你崔光天一直以來都是大小姐手下的一條狗,就憑你崔光天野心勃勃,就憑你崔光天的兒子對大小姐圖謀不軌!這些夠嗎?」

即便崔光天此時用槍指著千頌秋,千頌秋的臉上神色依舊很是淡定。

「所以,這就是你殺了我兒子的理由?」

崔光天越發的憤怒,聲音也越發的冷。

他就崔旭東這麼一個兒子,現在還被殺死了,等於千頌秋讓他絕後了啊!

「你兒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大小姐是他能夠高攀的上的嗎? 終極透視眼 活該!」

千頌秋冷冷地回道。

「你…..我殺了你!」

崔光天被千頌秋言語激怒,當即便是紅著臉,手指搭在扳機上面,眼看著就要扣動。

「嘭!」

一聲槍響傳來,卻是崔光天那要扣動扳機的手指被打飛了出去,一道血箭射出,崔光天疼的連手中的槍都掉落在了地上,整個人捂著手,痛苦地嘶吼著。

「阿牙!」

相比於斷指之痛,令崔光天更痛的就是阿牙!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會是阿牙開的槍。

關鍵槍口對準的還是自己。

「你是千頌秋的人?」

崔光天有些不敢相信跟隨了自己將近十年的阿牙會是千頌秋安插在自己身邊的棋子。

「呵呵,崔光天,我說你蠢,你真的是太不聰明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的想法,沒有點保障我就敢單獨來見你了?」

千頌秋撿起地上掉落的手槍,然後把玩了幾下,對著崔光天的一條腿開槍。

「嘭!」

又是一聲槍響,崔光天的腳上卻是多出了一個洞口。

「啊!千頌秋,你好深的謀算啊!竟然安插了一個人在我身邊十年!十年啊!」

崔光天咬牙切齒地說道。

此時在他的心裡那叫一個恨啊!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他認為最為忠心的人,會是千頌秋安插在自己身邊的棋子。

「呵呵,崔光天,當初老董事長在的時候就說你這個人不能夠全信,所以留了這麼一手,本來以為會用不上,沒有想到,你還真的就反了。」

千頌秋看著崔光天冷哼一聲。

崔光天的手指被打斷了,鮮血直流,臉色都因為斷指而漲紅。

不得不說,他們父子兩個還真的是同病相憐,在同一天都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斷指的酸爽。

「阿牙,你是老董事長的人?」

崔光天強忍著手上傳來的疼痛感,不敢置信地盯著阿牙問道。

「沒錯!不過現在,我是大小姐的人!」

阿牙神情淡定地看著崔光天。

跟了崔光天十年,要說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可是這點感情,對於從小教育他長大的老董事長來說,就顯得有些輕。

在今天崔光天選擇背叛千頌秋的時候,阿牙嘗試過提醒他,讓他回頭,可是崔光天隨著時間已經忘記了初心,也暴露出了自己的野心。

他想要將漢京集團變成他自己的產業,他想要背叛全美妍。

這,讓阿牙沒有辦法接受,同時,他也必須要阻止崔光天。

即便是崔光天讓他下去布置人馬,阿牙也是布置的自己的心腹,這群人只會聽自己的,而不是聽你崔光天的。

「阿牙,這麼多年,你都在騙我?」

崔光天有些難以接受地問道。

「沒有!」

阿牙搖了搖頭。

「那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崔光天近乎嘶吼道。

「我沒有背叛你,我一直以來都只是忠於辛董事長,只忠於大小姐!」

阿牙堅定地說道。

「董事長,今晚你跟我說這件事的時候,我制止過你,也提醒過你,是你一意孤行,非要如此! 全京城都等著她被休 十年來,我知道你待我還算不錯,但是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

阿牙看著崔光天,認真地說道。

「你這個混蛋!你這個白眼狼!」

崔光天憤怒地朝著阿牙罵道。

「好了!崔光天,現在你什麼都知道了,接下來,該你下去陪你兒子去吧!崔家,我會讓他們來陪你團聚的!」

千頌秋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尤其是面對對付全美妍的人,更加不會手下留情。

「千頌秋,成王敗寇,今天我沒有想到會栽在你這個女人手裡!我認!不過我的家人是無辜的,我希望你能放過他們!」

崔光天看著千頌秋,這算是他最後的請求。

「放過他們?呵呵,不可能!」

千頌秋冷笑一聲,說完,便是舉起手中的槍,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崔光天的眉心。

「千頌秋,你個賤人,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話音未落,一聲槍響,崔光天的眉心便是出現一個黑洞,殷殷的鮮血從中流出。他的目光還露著兇狠,臉上的神色還僵持著,但是生命卻已經沒有了。

「做鬼?呵呵,當你想做這件事的時候,就要想到有這麼一個結果!留你家人?斬草不除根,禍患無窮!小姐心慈手軟,但是我不會!」

千頌秋看著地上死去的崔光天,冷哼一聲道。

「阿牙!」

千頌秋看著一旁的阿牙,說道。

「千小姐?」

「你做的很好,從今天起,三合會你全面接手,同時,將與崔光天相關的人,全部殺掉,一個不留!」

千頌秋語氣冰冷不含感情地說道。

「全部殺掉?這會不會…..」

阿牙也沒有想到千頌秋會這麼狠,真的要趕盡殺絕。

「他們若是活著,只會對大小姐造成威脅,我不想大小姐再受到傷害,所以,崔光天的家人必須死!」

千頌秋看著阿牙,堅定地說道。

「至於酷天集團,如今已經回到了大小姐的手中,很快,我們酷天集團將會重新掌控寒國!」

千頌秋對著阿牙說出了這麼一則重磅消息。

「真的?」

阿牙有些意外,甚至不敢相信。

「那是自然,辛昶安已經死了,接下里,整個寒國都將是我們的!」

「記得我說的話,我不希望你成為第二個崔光天!」

千頌秋留下這麼一句話后,便是離開了崔光天的書房。 “夫君,我等這天等了好久了!”

穆皇后躺在趙小川的懷中,伸出手撫摸着趙小川的連忙,喃喃地說道。

“我也等待這天好久了!莧兒!”

趙小川嘴角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聲音沙啞的說道。

重生之毒妃當道 穆皇后臉上像是染了一層胭脂,隨即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趙小川看着閉上眼睛的穆皇后,嘴角的邪笑越擴越大,慢慢地低下了頭,然後一口咬在了穆皇后的脖子上。

“夫君,你做什麼?”

穆皇后震驚地看着趙小川,不斷地掙扎起來,身上漸漸的浮現出一道道幽藍色的電芒。

趙小川的喉頭咕咚咕咚地響動着,像是在吞噬着某樣東西,同時一股低沉的聲音從趙小川身上傳出。

“莧兒,既然你那麼愛我,那麼就成全我吧!”

穆皇后聽到這個聲音,長長的嘆了口氣,身上的電芒漸漸散去,竟然放棄了掙扎。

隨着時間的過去,穆皇后身體上的光芒越來越暗,趙小川的眼中漸漸地浮現出一絲紅芒,並且顏色越來越濃。

“哞~”

正當穆皇后的眼神越來越黯淡的時候,一頭老黃牛赤紅的眼睛衝向趙小川,而在老黃牛的背上則坐着一個七八歲的牧童。

“孽畜!放開莧兒!”

老黃牛瞬間而至,牧童在牛背上衝着趙小川爆喝道。

趙小川懷中原本奄奄一息的穆皇后聽到牧童的聲音,身體不由一顫,身上驟然出現一層耀眼的電芒。

趙小川被電芒擊中慘叫一聲,瞬間和穆皇后分開,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而穆皇后也向着空中飛去。

“該死的,第九世,你又來壞我的好事!”

趙小川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惡狠狠地衝着牧童喝道。

在剛纔的一瞬間,牧童化作一道黑影將空中的穆皇后借住落在背上,聽到趙小川的話,冷笑道:“第三世,當年的孽你難道還沒有造夠麼?”

“哈哈,造孽?你錯了!我不過實在堅持着第一世的理念罷了!”趙小川狂笑道。

牧童皺了皺眉頭,剛想說些什麼,他懷中的穆皇后卻醒了過來。

“夫君,果然是你麼?”穆皇后呢喃的說道。

“是我!莧兒,這些年讓你受苦了!”牧童莫名奇妙的說道。

穆皇后頓時淚如泉涌,道:“夫君,這些年我等你了好久啊!”

牧童張張嘴,卻是一陣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個傻女人!這麼多年,居然還沒有悟透這世間最毒的就是情!這是個白癡!”

趙小川鄙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嘲諷道。

“你閉嘴!”牧童大喝道:“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這麼執迷不悟!”

“嘎嘎,執迷不悟?當初六道輪迴,你沒有殺了我時,就應該想到這一點了!”趙小川冷笑道:“不過論起真正的執迷不悟!我恐怕還比不上這個女人!要知道,我可是被她喚醒的啊!”

牧童的牙齒咯咯作響,臉上露出憤恨的神情,眼中更是好像有兩團火焰不斷地跳動着。

“夫君,算了!這些年其實我一直有一個心願!那就是見到你!我也就死而無憾了!”

穆皇后說完後,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莧兒!”

牧童看着穆皇后的身體化作點點的光芒,消散在空中,眼神呆滯。

他坐下的老黃牛擡頭悲傷的長叫一聲,眼眸中已經泛出了點點的淚光。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