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蘇鳳儀不同,她並不特別聰明能幹,但她溫柔良善,很少記恨別人,對人有同情心,更能孝敬老人。

真正古代閨閣女子的愛情,絕不浪漫自由,相反,受到種種侷限。女性所能愛戀的對象,只能是已經和自己訂好婚事的丈夫。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對方不是太糟糕,女兒家的一腔情絲就會很自然地系在對方身上。

即使是我們這一代人,爺爺輩中,也常會聽到有人用懷念的口氣說,我們是先結婚,後戀愛的啊。

古代閨閣女子的愛情,大抵如此。如果不出意料,蘇思凝的感情生活,也應該如此。

在被拋棄、被傷害、被欺騙之後,蘇思凝縱然十分痛苦,卻依然隱忍着,用寬容的心去爲心愛的男子打算。在梅家落難之後,她立刻前來共患難。我相信,在中國的傳統女子中,曾經有過許多這樣無私、這樣美好的女人,在重重的歷史中,悄無聲息地消失。

蘇思凝縱然十分愛梅文俊,但卻不肯原諒他,她幾乎是過分固執地守護着自己曾被踐踏傷害的尊嚴,這一點,卻是出自我這一個現代女子對感情的要求,對愛情的固執。到最後,兩人的和解,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爲社會的壓力、血脈延續的壓力,以及蘇思凝在三四年的抗爭中,漸漸力盡筋疲、力不從心。事實上,從我的角度來看,如果不是因爲言情小說需要一個較圓滿的結局,我會讓蘇思凝一生一世不原諒梅文俊。

相比蘇思凝,柳湘兒又是另一種女子。一直以來,我都不願意在自己的小說中,讓男女主角之外的第三者,過於醜陋不堪。我常常會覺得,一個巴掌拍不響,男主在女主之外,若和別的女人也有糾纏,自己必然有極大的責任,又何苦一定要苛責一個女子?現實中,小說裏,傳說中,史實裏,已經有無數女子爲了男人自相殘殺,彼此爲難,我不忍在文章裏,讓女人再去爲難女人。於是,蘇思凝救護了柳湘兒,而柳湘兒捨棄了愛情,來成全蘇思凝。

她不如蘇思凝堅強勇敢,她柔弱可憐,她不夠聰明,但她,依然是個善良多情的好女子,除了愛上一個無法結合的男人,除了不能逾越的身份鴻溝,她不曾做錯任何事。

在兩個多情女兒、苦命女子的襯托下,作爲男主角的梅文俊,用現在的眼光來看。。 第999章

當初我們在邊界做守衛,遇到一個邪修,想要抓我們的兩的魂魄煉丹,是靈兒救了我們,我們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沒有靈兒,也就沒有我們!現在靈兒和九狸,只是來鬼界想要找她的外公和表哥的魂魄,並不是來做別的什麼事情,我們怎麼可能這點忙都不幫啊……」大文看著寧城主說道。

「真的只是找魂魄嗎?要知道就算你找到了他們的魂魄,也無法帶走他們的!」寧城主聞言沉默了許久才抬起頭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知道,我只是連他們最後一面都沒有見過,我也知道並非真的能找到他們,只是既然有機會哪怕只有一絲一毫,我都不想放棄!」墨九狸看著寧城主說道。

「好吧,那你說說他們是如何死的?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查到!」寧城主看著墨九狸的眼睛許久,才輕嘆一聲說道。

「寧城主你……」大文有些詫異的說道。

「哼,我還不了解你們嗎?你們既然帶著她們住進了城主府,不就是打算把我引開,讓她們倆潛入我的書房,查看鬼混記錄嗎?」寧城主沒好氣的瞪了眼大文和小文說道。

「我們……我們只是想幫九狸!」大文和小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既然她們是你們的救命恩人,這個幫我就幫了,當初如果不是你們兩個通知我,我也沒有機會成為城主,可能還是一個城主府的護衛,就別跟我客氣了!我也叫你九狸吧,你說說你外公和表哥的名字吧!」寧城主看著墨九狸說道。

「多謝寧城主,我外公叫墨青天,表哥叫墨城!」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我幫你查一下。」寧城主說道。

然後,從自己的書架上面拿下來一個本子,打開之後,手掌輕輕附在上面,嘴裡念著不知名的咒語,沒過多久,一個個名字從本子上面漂浮了出來,墨九狸看到許多個墨青天的名字,名字後面還跟著解釋的一段話……

「九狸,叫做墨青天的有很多人,你仔細看看,有沒有你外公吧,這些都是三界內,所有叫做墨青天的人和他們的資料!」寧城主分神對著墨九狸說道。

「九狸,把你外公和表哥的資料告訴我們,我們幫助你看,這樣控制很消耗寧城主的魂力,我們幫你會快一點!」小文立即說道。

「我外公來自凌天大陸墨府,和表哥一起!他們都是浩天大陸的神醫門主害死的!」墨九狸說道。

「好,我們一起找!」小文說道。

於是,墨九狸,靈兒,大文和小文,四個人同時盯著空中的名字,開始快速的尋找起來!寧城主聽到墨九狸說的,也根據相應的信息繼續搜索,但是卻沒有找到符合條件的……

直到所有資料都看過,也沒有一個附和墨青天條件的人!看到墨九狸有些失望,寧城主說道:「再找下你表哥墨城吧,說不定找到一個就會知道另一個在那裡?」 第1000章

「麻煩寧城主了!」墨九狸回神說道。

接著寧城主又用同樣的方式,開始幫助墨九狸尋找墨城,只是一翻搜索下來,連墨城的信息也沒有找到!

「我這裡並沒有他們的信息,只能說明他們並沒有來到黃泉城!」寧城主看著墨九狸說道。

「寧城主,既然沒來這裡,難道是魂飛魄散了?」大文看著寧城主問道。

「這也有可能,但是也有可能他們去到了別處,雖然正常來說,人死之後都會來到黃泉城的,但是你們倆也知道,進入鬼界到黃泉城還是有一段路的,這段路上雖然沒有什麼危險,但是也並非沒有意外,而之前我聽說有鬼城的人四處抓捕勞役,曾經就來過黃泉城附近,有不少人據說都被抓到了鬼城去了,他們就都沒有進入黃泉城,就被抓走了……」寧城主看著幾人說道。

「這事我們也知道,還幫忙抓過幾次妖界的魂魄呢,這麼說也是有可能的!」小文聞言說道。

「不過,進入黃泉城的魂魄,也未必都在我這個記錄上面,有的也是進來了,沒有登機就住下的!這樣,我明天再讓人下去幫你搜查一下,你們既然來了,就在這裡住幾天,等確定他們不在黃泉城,你們再離開也不遲……」寧城主看著幾人說道。

「九狸,就聽寧城主的吧,也許是沒有登記呢,我們在這裡等幾天吧!」大文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的,那就麻煩寧城主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九狸,我能問你件事嗎?」寧城主看著墨九狸問道。

「寧城主有事儘管問,我知道的一定會說!」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我聞到你身上有淡淡的葯香,你是煉丹師嗎?」寧城主看著墨九狸有些緊張的問道。

「是的,我是煉丹師,寧城主有事?」墨九狸聞言疑惑的問道。

「真的,那你是幾品的煉丹師?」寧城主聞言有些激動的問道。

「這個……我也說不好,寧城主有什麼事情不妨直說,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墨九狸看著寧城主說道。

「是這樣的,我的夫人她一直昏迷不醒,我一直想要救醒她,可是不少來到黃泉城的煉丹師都看過了,卻都沒有辦法。」寧城主看著墨九狸請求道:「如果可以,你能幫我看看我夫人,能否醒過來嗎?」

「好,那帶我去看看吧!」墨九狸聞言直接答應道。

「寧城主,九狸她……」大文欲言又止道。

「你們兩放心吧,我不會讓九狸有事的!」寧城主看著兩人笑了笑道。

「怎麼了?」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寧城主夫人的病情,我們也知道,只是之前聽說實力比他夫人低的煉丹師,是根本沒辦法為她診病的,不然會受到反噬的,所以我們擔心你……」大文看著墨九狸,還是如實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瞭然,雖然自己突破了靈神,但是還是很弱,到了鬼界,還是被嫌棄了!這讓墨九狸有些無奈,卻又沒有辦法啊…… 第1001章

「放心吧,我不會亂來的!」墨九狸微微一笑說道。

雖然自己的實力不強,但是在鬼界,似乎靈魂力是很有用的,而自己的靈魂力卻並非自己的實力那麼弱的!

「你們兩個要是不放心,就一起跟來吧!」寧城主想了想說道。

「走吧,我帶你們過去!」寧城主說完,手一揮,一團黑霧將墨九狸等人籠罩,不多時他們就消失在寧城主的書房中了。

幾人剛消失沒多久,黑衣人鶴露出身形,看著墨九狸等人消失的地方,無奈的吐槽道:「該死的,那種地方也跟去,主子到底為毛要保護這個女人啊啊啊!」

「唉……我真是太命苦了,為毛要留在鬼界保護一個弱雞啊啊啊啊!」哀嚎之後鶴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

墨九狸再次落地,是在一間很簡單精緻又帶著淡淡清香的密室中,清香是這間密室中間的桌子上面,放著一盆紫色的鮮花……

「這花叫夜香,是鬼界為數不多的花朵之一!」大文看到墨九狸的眼神解釋道。

墨九狸點點頭,然後跟著寧城主來到床邊,一張雕花大床上面,躺著一個白衣女子,應該說是一個白衣女子的魂魄,而她的身上散發著一種強悍的戾氣,難怪之前有人說,實力不如她的可能會被反噬……

只是仔細看了看卻發現了奇怪的地方,墨九狸的眼神微微閃了閃,看向寧城主問道:「她為什麼會這樣?」

「我也不清楚,那一次我有事去鬼城,我走的時候,她還好好的,可我回來她就變成這樣了!這麼多年來,我找了無數人為她看病,卻都沒有結果……」寧城主深情又自責的望著女子說道。

「我看看吧!」墨九狸走過去說道。

「九狸,你小心點,如果察覺不對,就躲開!」寧城主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墨九狸點點頭,直接來到床邊坐下,看了眼昏迷的白衣女子,手指搭在她的手腕,同時靈魂力順著指尖探入對方體內直奔對方的識海。

「什麼人?」墨九狸的靈魂力剛到對方識海,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墨九狸一看,在對方的識海一男一女正在對持著。

「你是誰?」女子有些虛弱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是寧城主請來為你看病的!」墨九狸看著女子說道。

「文軒,他還好嗎?」女子聞言虛弱一笑的問道。

「還好,就是很擔心你!他是誰?」墨九狸的神識來到女子身邊,看著對面一臉冷峻的男子問道。

「他是萬天河,文軒前往鬼城辦事的時候,他企圖吞噬我的靈魂,沒有成功,卻將自己一抹魂魄留在我體內,日夜侵蝕我的魂魄!我想再過不久,我就會被他吞噬了!可是,文軒卻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他吞噬了我的魂魄,出去之後第一個對付的就是文軒,你快離開,去幫我告訴文軒,小心萬天河!」女子看著墨九狸哀求道。

「想走?沒那麼容易,我不管你怎麼進來的,既然來了,那就別想走!」對方冷冷的說道。 文藝小清新範的我在面對限制暴力級的場面,着實扛不住,我心裏暗罵一聲。但眼前的這一切還是將我驚的神魂不符,大腦缺氧,心臟缺膽。

我不住的看着河中,死死盯着那隻血蛟跳入水中的位置!深怕那條血蛟龍嗖的一聲就冒出來,告訴我剛纔跟我開玩笑,現在要吃我,然後叼我一口直接掛掉!此刻,我明顯已經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思維了。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的樣子,隨着空間漸漸安靜下來,似乎那血蛟是沒有再整我的意思了,“難道那東西也拜倒在我帥氣的容貌之下捨不得叼我?趕緊想辦法離開,萬一那玩意兒想起不能擁有我便要毀滅我可可咋辦!”。我顫抖的雙腿勉強支撐着我站立起來,像是極度缺鈣的腦癱兒童一樣的走姿。

我擡眼看去,看見橫跨在河水之上駕着一座青石橋樑,“難道,出口在橋對面?我是不是應該過橋?但是過橋的話,橋下的那玩意會不會突然竄起來咬我?”我思忖着自己的處境,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死翹翹了。

後來一琢磨,我目前的狀態也不像是活着呀!

到底是死還是活着?這真是個很哲學的問題!

“算了,死就死了,總比困死在這裏好!”此刻我應該是身處橋北,當我下定決心準備過橋的時候,半爬半跑的向着橋頭跑去,生怕一不小心又出來什麼怪物,真是步步驚心,步步贏,一毫米一毫米的跟自己較量!

當我快靠近橋頭的時候,看見前方不遠處立着一塊白玉石牌,這樣式就跟崔家別墅外的陵園石碑差不多,“這石碑不會是崔家贊助的吧?”我暗自思忖。作爲跟陰間打交道的世家,我相信崔家有這個能力和財力!

“好歹有個地標,說不定寫着逃生路口在哪邊!”我走進幾步上前,希望找到逃生通道知識圖啥的說明。誰知上面只有硃砂書寫的“幽冥奈何”四字,“奈何,奈何”我呢喃的唸叨着,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一般,在我用僅存的爲數不多的腦細胞思考之後,頓時軟了!

這如雷貫耳的名字意味着什麼?估計剛斷奶的孩子都能知曉!

突然想起來,我擦,這是鬼魂歷經十殿閻羅的旅途後準備投胎的必經之地呀,我看看背後赫然刻着那首長恨歌,我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想要撒腿逃跑,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眼前貌似除去那座橋,已然是別無他路了,眼前的世界都是糊濛濛的感覺,像是有淡淡的霧霾籠罩下的迷宮。

我一邊哭着一邊罵着“幽冥奈何長恨歌,麻痹的這是咋啦?弄啥咧弄?”過度悲傷讓滿腹抱怨說不出,太震撼了,混沌的腦子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我啪啪的扇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努力想要清醒些和找回我失去的部分智商!結果用力過猛一巴掌把自己扇到在地,我掙扎着站起來然後繼續啜泣着言語道“我這是到了陰曹地府了,不是說我是陰官之後嗎?不是沒死成嗎?咋麻痹的到這陰曹地府了哪?”一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泄,以前孤身一身,啥都沒有死就死求了,現在我也是有家有錢有豪宅的人了,還沒過上兩天好日子就掛了,這可找誰說理呀!

老天爺您這薅羊毛也不能總逮住我這一隻薅呀不是,你看都光禿禿了!!!

我擦了兩把眼淚,醒了三口鼻涕,摸摸身體的肉感,軟乎乎,熱騰騰的,完全沒有僵死的感覺,我然後四下打量一番,實在弄不清自己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爲何鬼使神差的就身在地府之中了?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狀態?是來旅遊還是常住?是生是死?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爲毛這種很愚蠢的問題會經常出現讓我糾結啊?而且爲毛這種看起來輕而易舉就能回答的問題,我絞盡腦汁都想不出答案?這也忒兒他瑪點背了吧!這是欺負老實人的節奏啊!

算了,盡人事知天命吧!我硬着頭皮以一個蚯蚓蠕動的造型一寸一寸的向前挪着,估計此刻若是那隻血蛟看到我都不好意思咬我了,以爲是近親啥的。

當然,這樣做是有道理的,之所以使用這個造型一來是剛纔失禁導致的後果褲襠還沒幹,有點尷尬。二來怕被啥類似那血蛟的玩意兒發現報銷了小命!電視裏隱蔽都這造型,現在想想多看點電視劇還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當我以遊弋的姿態快要漸漸靠近青石橋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前方不遠處,那座奈何橋的橋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位老嫗模樣的婦人在支起一口大鍋,剛剛明明連根毛都沒有的啊!難道是我眼花了?我使勁的搓了搓眼睛,本是想確認自己沒有眼花,誰知竟然點着了讀心術,可在這陰曹地府哪裏有人,讀個毛啊,我頂着兩個藍眼眶,趴在地上看着不遠處的老嫗非常的尷尬。生怕她看到我認爲我垂涎她的美色,看的雙眼都冒藍光了!然後看我帥氣的外形,拜倒在我的蕾絲睡褲之下,以身相許,生堆小鬼……。

老嫗拿着一把碩大的塑料勺子,身旁的那口大鍋上面煮着一鍋滾滾濃湯,湯香四溢,聞起來欲罷不能,簡直可以飄飄欲仙了。這氣息讓我有種迫切想要上前一飽口福的衝動。像是憋了半年的老煙鬼看見地上有個菸屁股還挺長的菸頭一般!

但頗爲奇怪的是那口鍋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穩穩地懸浮在空中,讓我深刻的懷疑到這傢俱是不是也有磁懸浮列車的原理,難道陰間的科技已經先進到如斯地步?

鍋下無火無柴,鍋中卻白煙嫋嫋,濃湯翻滾,芳香四溢。不管怎麼說,這老嫗的造型看起來比剛纔的奈何水中的半拉死鬼和血蛟好看多了,我也沒有那種赤裸裸的視覺上的恐怖感,這景象引起了我的好奇,爲了看的更清楚一點,我便又向前奴了奴,蹭了半釐米的距離。而橋上突然便開始有人影爍爍,接着甚至貼肩比踵,如同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我慢慢向前蠕動着,始終撅着屁股,這是爲了做好了遇到意外隨時調頭狂奔的準備。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橋上瞬間便人頭攢動起來,我順眼望去,橋上的人自橋頭一直延伸到橋下很遠很遠,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我此刻的戰術便是混到橋上的人羣中,過橋跑路,但我仔細一看發現橋上的人則個個面色鐵青,毫無表情,雙眼之處竟然全是白色,竟然跟徐伯一樣沒有瞳仁!!!“這尼瑪都是鬼呀!”我差點喊出聲來!

這連番的驚嚇幾乎讓我昏死過去,我幾乎能聽到自己膽裂和心碎的聲音。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瞎子?還是我看的不大清楚因爲光線折射的緣故,總之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他們秩序井然的排着隊緩緩上橋,沒有吵鬧,沒有喧囂,我想要是我華夏排隊的時候能有這效果該有多好!

又犯了文科生的通病有些跑題,這時候我應該害怕的,我調整了下情緒,鼓勵身上的雞皮疙瘩初露鋒芒,展露頭腳。還別說經過我這一鼓勵,周身的雞皮疙瘩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涌出,十分壯觀。沒錯,我非常害怕!有那麼一秒,我感覺害怕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這時候我做了幾次深呼吸,開始分析眼前的情況這地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地府無疑了!奈何橋,孟婆湯,黃泉路了吧,想到這裏我是既驚又怕,既恨又愁,胸中一口悶氣差點將我憋到背過氣去,想我此刻英俊瀟灑,多金帥氣且身背家族使命,咋說死就死了哪?我想死的時候不讓死,我不想死了哐當一下就睡死了?

在此之前,我好像啥都沒幹,就睡覺了,我努力的回憶着在此之前的事情。經過分析研究,我得出了一個非常恐怖的解釋就是我睡死了,我竟然睡死了!!!

本來還想着不是地府是自己個兒夢遊到啥遊樂場鬼屋了,我心裏那一點僥倖的小火苗頓時被現實這泡尿澆的熄滅熄滅的。鼻腔裏充斥着滿滿的尿臊味!

一股很強烈的寒意從腳底板開始飆升到我腦門,我有種強烈的逃跑慾望,可四下看來,竟辨不清何處可逃,因爲我身後茫然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似乎暗示着這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

我一想到自己此刻身在地獄,頓時感覺憤憤不平,努力回憶自己生前的履歷,貌似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啊,不偷不搶,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不會,麻痹的咋就下地獄了哪?介尼瑪是冤獄啊!我這鬼官之後竟然會含冤入地獄?一想起這下我就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正在這時,恍惚中站在橋頭的那個孟婆,似乎在朝着我散發出和藹的微笑。“難道她在對我拋媚眼?”我四下打望一番貌似除我之外沒有別的活物了。被人拋媚眼應該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可爲什麼我現在有種前列腺炎的感覺?小腹發脹,想要出恭?

看着這張臉,雖然年紀着實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我調轉視線,好奇的順着香氣最強烈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奈何水中,我發現,剛剛那些在水中掙扎的手臂處,漂浮的血骨上此刻竟然突然盛開了許多大如蓮盆一般一朵朵鮮豔的花,用血肉骸骨屍塊澆灌的花?

花盤開的很大卻沒有葉子,花色鮮白,似菊極大,散發出陣陣的幽香,和渾濁的河水,翻滾的枯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更顯得妖嬈詭異,那個味道是我有生之年,最誘人的味道。“彼岸花”這是我的第一反應,雖然和傳說中的不太一樣,但應該不會錯了,不然什麼花會開在這奈河之上啊。可能正是這血海屍山的澆灌下才有這詭異的繁花似錦,我忍不住想要上前摘擷,突然想起了那句路邊的野花不要採的千古警句,頓時打消了興致,想着保命重要。

我整理了整理自己的思緒,陰冥奈何、屍海血蛟、老婦焚湯,我靠,不出意外我應該是一覺直接睡死了!可奇怪的是我死了爲啥沒人鳥我?組織在哪裏?我掉隊了嗎?“地府客服在哪裏我要投訴!”我不自禁的喊出聲來!

“奈何橋!奈何橋!我祖宗不是陰間的大官嗎,我咋又死求了啊!我爸媽怎麼辦?萬魂詛咒怎麼辦?”這個念頭一出現,我頓時感覺全身的雞皮疙瘩如雨後春筍一般紛紛涌出,像是爲了配合這悲傷的情緒,一粒粒如同腫脹一般大小,身體發顫,爬行發癲。

作爲崔家第一個自殺的人,我已然有很大的心理壓力,如果說,我還是崔家第一個睡覺睡死下了地府的人,那我將以何面目面對列祖列宗。那我斷然不是傳說,鐵定就是街邊發的小廣告背面那低級惡俗的笑話啊!

我自怨自艾的唸叨着“早說我常年點背,常年點背,原本以爲尋到父母能改掉這點背的老毛病,誰知又遇上了家族世襲點背,麻痹的直接就睡死了,真是家族遺傳的優秀基因啊,命呀,麻痹的都是命呀……”我碎碎唸的罵着,想起這些,我便從地上爬起來扭頭準備跑路,地獄這地方想想都腿軟,雖然我不知道逃跑對於死人來說有什麼意義。

而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幽幽想起了一聲聲“來吧,來吧,來吧!”這聲音撫媚的讓人抓心撓肺的,給人一種渾身瘙癢的感覺。我竟然身不由己的想要走進孟婆身邊,喝口孟婆湯,順便和孟婆談談心聊聊人生,說說夢想啥的。

這個念頭讓我我腦門子全是汗珠,嘩嘩的跟下雨一樣。我的意識清醒,我的身體卻不受支配。眼瞅着就要向着孟婆走去了,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我還沒有完成家族使命,我還沒有娶媳婦,我還沒有生兒子,一個個念頭加劇了我的恐慌,讓我焦急萬分!最後哭着喊了一句“大娘,我褲襠還沒幹呀!”

但很明顯我的求饒效果不佳,在這強大的外力吸引之下,我終於漸漸看清了橋上的情況,橋邊有一副白底紅字的對聯,上聯是積德行善,奈何賓至如歸爽歪歪,下聯是貪心造孽,血河蝕骨啄魂死翹翹,青石橋上分兩路,橋西爲黑色,橋東爲白色,橋下臺階各自有五。眼前的種種跡象讓我想起了奈何橋邊會孟婆的話,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的節奏啊,不信沒事跟我一樣來會一把就知道裝逼有風險了!這裏的確是陰曹地府無疑了,橋上的人應該都是那些死去的鬼民吧我再一次召喚出了我一身的雞皮疙瘩來緩解我緊繃的情緒,我下意識的想要掏煙,卻發現自己穿着睡衣,連個口袋都沒有。這煙癮一勾搭還真是給力,讓我周身都感覺發癢,像是一點隱隱約約,接着便是汪“癢”大海!十分痛苦。

正在我無奈之際,我被一陣呼叫聲所驚醒,身體被吸引的力量也頓時停了下來,我重重喘了一口氣,發現剛剛快乾的睡褲此刻又溼漉漉的了,啥也不說了,都是淚!母親新送的類似睡衣此刻早已騷氣難聞溼漉漉了。

是誰讓我悲傷逆流成奈何水?睡夢中,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來看鬼。

看見在孟婆的湯攤對面,似乎有些響動,我順眼看去,赫然是兩個身着冥字官服的陰差正背對着我,在地府有鬼差倒是不奇怪,不過這二位的背影中,碩大的頭至少佔去了身體的三分之一,看起來,矮搓腿短!十分不和諧。而且其中一個在舉着一個類似探測儀的棒子,對着每一個過橋後的人檢查着什麼,好像搜查違禁品的感覺。難道奈何水邊也有海關?

這怪異的舉動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探着身子向前挪了幾步。看見被兩個陰差探測過的鬼魂有的走向了孟婆湯攤前的一個亭子裏,依次喝完湯水後,站在一個臺子上向身後看了一會,也正是這個時候明明只有眼白的瞳孔,此刻竟然出現了瞳仁,在回首的片刻淚流滿面。

我知道了,這個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望鄉臺了,只見那淚流滿面的鬼,在孟婆的攙扶下哭的痛不欲生,上氣不接下氣。

而另一邊,那兩個身材魁梧的鬼差正探測着下一隻即將過橋的鬼,結果那個探測棒子噼裏啪啦的響着,像是上面拴着一串鞭炮一樣,我聽見其中一隻用嘶啞的聲音說道,這貨生前是個壞蛋,另一位鬼差掏出一個一端是棍子一段是個銘牌的物件,在孟婆熬湯的鍋下面凌空烤的通紅,在那隻鬼臉上一烙,伴着一聲歇斯底里的哭吼,臉上赫然出現了“壞蛋“兩個文字,然後被拖到一個池子邊一腳踹下,池旁豎着一個牌子上貼着一張a4大小的紙,上書血河池!!!

“我靠,這就是直通奈何水的血河池,傳聞這世間惡人,凡初到地府,必然先下血河池,每日經受奈何水中的蛇毒蟻咬的食腐之痛,反覆的體會身體被腐蝕死亡的過程,直到待判官審判之後,才按照惡行再下地獄受罰,我草,這地方就是個變態拘留所啊,而且是能隨意虐待的拘留所啊,而且若是受不了奈何水如同猛血海一般的腐蝕惡臭之苦想要逃跑便會被剛剛看到的血蛟所吞噬,灰飛煙滅,不再輪迴”我自言自語的說着,看來這傳言不一定都是假的,至少這些很明白是真實存在的,我趕緊盤算起來自己生前做過的什麼猥瑣之事,生怕定性爲壞蛋。

這時候,我隱約聽到其中一個鬼差說道:“下一個,按照次序排隊,插隊的直接丟下去洗個血水澡。”這眼前的場景着實嚇我不輕,我幾次深呼吸後,心跳還是掛在了最高檔位,比直接嚇死稍微好轉了一些,這時反身的鬼差一露臉,我靠,雙腿抽筋打顫的直接倒地,這兩個鬼差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牛頭馬面!

不要問我怎麼知道,但凡學過點文化知識的人,面對這一個碩大的牛頭和一個長長的馬臉,按在了人的身體上,那造型,那風采,完全不需要介紹便很清楚的標記了他們的身份。我仔細一看,這二位臉上的毛似很久沒有清洗過,很多粘粘在一起,一撮一撮的,幾乎成爲片狀,這二貨的四隻碩大的鼻孔每一隻塞下一個拳頭根本不成問題,從其中露出了長勢茂盛的鼻毛,喘氣的撲哧撲哧的像是放着一臺吹風機一般,這便是我看到那兩張臉之後,腦海裏第一時間出現的四個字,“兩隻禽獸”只是那麼一閃的念頭,我感覺背後被拍了一下,我一扭頭便昏了過去,沒錯,暈了過去!!!如果說眼前的是夢,我成功的在夢裏昏迷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口鼻之間有一種鑽心的痛感襲來,剛剛睜開眼睛,赫然引入眼簾的是一張如臉盆一般大小的黑臉出現在我眼前。臉如碩大的鍋底一般漆黑宏大還偶爾伴着幾顆即將綻放的痤瘡,兩隻眼睛如燈泡大小,瞳仁漆黑,周圍密佈血絲,嘴巴修長,看起來給人一張嘴角一直延伸到耳根的感覺,嘴巴周圍的絡腮鬍則像是被二踢腳炸過一般,向着不太對方向個性的成長!身材足有兩米開外,圓滾滾的將軍肚暗示着地府的待遇和伙食也很不賴!

“查爾斯.巴克利奧爵士?我最喜歡的籃球巨星?”有那麼一秒鐘我差點就要找紙筆要簽名了,可想想不對啊,沒那麼黑,還穿的花花綠綠的,我一定是眼花了!

伴着呲牙咧嘴的表情,直對着我的兩個碩大的鼻孔,呼哧呼哧的將一股股熱浪送到我臉上。臉上的和帽子下的毛髮鬍鬚任性的向着各個方向根根聳立,頗爲壯觀!我一睜眼被這震撼的一幕所刺激,便又昏厥了過去,只記得眼前這玩意說了一句“哎呦喂,沒見過美男子?怎麼又暈了,長的帥還真讓人糾結,家門不幸……。”之後的話便聽不到了!

眼前這黑廝估計掐人中掐上癮了,這次我學聰明瞭,雖然醒了,但就是不睜眼,看看這傢伙想要幹什麼,會把我怎麼樣!萬一這東西跟狗熊一樣只喜歡吃活物,或許我還能僥倖能躲過一劫。這一刻什麼九字真言、啊彌陀佛、阿門、主啊全部在我心中浮現。

但萬萬沒想到,這廝在掐了一會後,自言自語的說“看來只有人工呼吸了,不過今兒個出門沒刷牙,唉,算了,都是自己人,救人要緊!就不拘小節了”話到此處,我趕緊假裝伸個懶腰裝作姍姍醒來。就衝着這傢伙剛纔喘氣的熱浪,給我來一口,縱然不薰死,也被燙成白水汆肥脣了。

我睜開眼睛,首先引入我眼簾的是一個碩大豐腴的嘴脣,迷離的眼神,羞澀的表情,我真是醉了,趕緊一個側滾翻滾到一邊去,太險了!

這時候,眼前這傢伙深沉的男低音響起,聽這聲音若在陽間也定然是個名嘴的角色!不幹播音真是白瞎了這個人了,不過這長相,估計也就是個很優秀的聲優了!能盯着他看超過三秒的人,這抵抗力基本可以不懼任何衝擊力極強的畫面了,算是刀槍不入的級別!

“孩子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看你身體弱的,不是貧血吧?多吃點鈣鐵鋅啥的補補,烏雞白鳳丸、六味地黃丸的吃吃,你肩負巨大使命,這身子骨明顯不過關啊!看總是頭暈頭暈的!”我是身子不行嗎?我的胸肌腹肌肱十二三四頭肌是相當壯碩的,難道到現在這廝都沒有意識到我的昏迷是因爲他那張霸氣的臉嗎?這臉明顯是火災現場的節奏嘛!!!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說啥我聽着就算了。

“這裏是陰司街,也就說你們說的陰曹地府,我們現在在奈何橋邊,是我把你帶來的,一邊說着話,祖宗掏出一個全透明的手機,你看gprs定位,沒錯吧!”看着祖宗手裏的玩意,那是相當高科技啊!全透明機身,5寸高清屏幕,更扯的是上面的商標竟然是逼格爆炸的蘋果梨20!

“不是吧,我死了多久了,蘋果梨手機都出到第20代了嗎?”這玩意實在是太震撼了!

“哦,咱們閻王是個蘋果梨控,在不思sir去世後便返聘回我華夏地府,專門研製蘋果梨手機,這個是最新版的,我剛地府寶上搶購的,還別說這手感真是忒兒爽了!”這傢伙的每一句都將我震撼的像是得了癲癇。

“5寸全高清屏幕、1億毫安陰氣電池、陰間全網通、地府定位系統……只要你能想到的功能這玩意兒全部都有。”看着眼前這黑漢子唾沫橫飛的樣子,明顯是搞推銷的節奏啊,就差直接喊998,只需998,手機帶回家了。

誰知,他真的。“知道嗎?這手機只需9998冥幣,9998,只需9998手機帶回家”我瞬間就尿了,這是賣貨的嘛?是我瘋了還是他瘋了?我凌亂的怎麼整理都不整潔了。

好不容易等這傢伙收起手機。

我纔將紊亂的神經復位,這混亂的節奏讓我有種智力跟不上現實的迷茫,瘋狂的地府。

“把你尋來地府,本來是想看看崔家大英雄的膽氣如何,順便鍛鍊鍛鍊你的膽量,所以本官就米有先出來,從你踏入地府的那一刻我就暗中觀察你!但是我木有想到啊,木有想到。”

這傢伙一邊說着話,一邊看着我溼漉漉的蕾絲睡褲,滿是鄙夷的表情,讓我十分尷尬!

“算了,這事情就先不說了。下次來地府前不行就帶個尿不溼,你看這流的,要是我不再遇到城管鬼差,那你小子可就被修理慘了,孩子不論在哪裏,有沒有人,都要記住不能隨地大小便!”這諄諄善誘的語氣,這和藹可親的教導下,我激動的全身顫抖,想要罵街!

眼前的形勢還不明朗,我只能忍氣吞聲的點着頭,就差寫再不隨身大小便的保證書了!你傷害了我還笑着教育我!

在給我做了十多分鐘思想教育工作後,這黒廝說“剛纔你基本已經見過地府工作的大部分流程了,奈何血蛟、彼岸花我就不說了,那邊那個美女就是孟婆!橋前扛着善惡探測棒子的就是牛頭馬面。

橋前的那個亭子便是望鄉臺了。這些都是我們幽府的地標性建築,估計你應該都聽說過吧”。如果說不看臉的話,有這麼一個性感聲音的導遊這感覺確實不凡!只可惜一看那張臉,我就瞬間打消了享受的念頭。

這裏瞎子都能看出來是陰曹地府之所在了。雖然我心裏有些底了,但總歸是抱着一些小僥倖的火花,眼前這人的話也印證了我的想法,也將我的那點小希望澆滅了。

身在陰曹地府還用解釋發生了什麼嗎?我命苦的命!爹孃,我對不起你們!我一邊聽着這黑廝的講解一邊淚如雨下。

就在我痛徹心扉的時候,這黒廝很和藹的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你哭個毛啊!再哭我就把你小子丟進血河池了啊~!”一聽這話,我趕緊收聲,努力想些開心的事情,強顏歡笑。

“這就對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妨常想一二多帶勁!現在準備好了嗎?你確定不會被我憂鬱的外形所震撼,被我的眼神所昏闕的話咱就嘮嘮嗑吧。這地府的官方語言是讀魂術,工作時間又長,很少有時間說說話,談談心,說說理想,聊聊夢想。”這地府的官方語言是讀魂術,想說什麼一看便知,很久沒有說過話了!”說到這裏這廝滿是傷感。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