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憬移開目光,玻璃窗外人來人往,她像是說服他,更像說服自己。

“談得來的只能做朋友,戀人卻只需要一瞬間的心動。所以……”

她與他對望,第一次發現原來他的眸子深邃得像塊黑玉。

“所以,我是你朋友,她是你的戀人,一切早已註定。”

“是嗎?註定?”他喃喃着,眼神驟然渙散。

“除非你違背家命?”她玩笑道,聽來卻有些忪動,有些暗示。

“違背家命?”他像笨拙的復讀機,隨即清醒起來,“那不是要公開和我父親反目?”

“也就是和你們整個王家攤牌。” 總裁,許我一世可好 她補充道。

他氣餒了。

“我知道我很懦弱。”

她拍拍他的手背,“沒人怪你。”生於富貴或是貧困,都不是罪過。

“財富的負擔也是甜蜜的枷鎖,我想揹負都沒人願意理睬我呢。”鍾憬大聲自嘲着,想以此化解他的尷尬。

果然王君瑋笑出聲來,釋然道:“原以爲我的夢想就是能和魏藍真心相愛,原來我錯了,那只是沒有夢想時的空想。”

“我早知道。”她表情平靜。

班主任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原當是撿了塊金子,火裏一燒才知只是爛鐵一塊。

不過好在鍾憬並不寂寞,蒙班主任召見的並非她一人,還有個剛剛及格的王君瑋作墊背。

“你怎麼只考了七十多?抄你答題卡的人反倒個個滿分。”王君瑋有些不悅。

“古人交代‘日行一善’,我何必和他們爭這個滿分的榮譽。”

“你是故意把答案又改錯的?”

不理會王君瑋驚訝的表情,鍾憬嘟嘴道:“不過我真沒想到那些人會笨到每題都抄,這不擺明告訴別人他們的滿分有問題嘛。”

“他們也沒想到你居然會全答對。”王君瑋小聲嘀咕。

“疑人不用賈老師,怎麼聽怎麼彆扭,偏偏這個學生叫來格外刺耳。

“那我就說了。”把事先準備好的答題卡放到兩人面前,“你們看下自己的成績,這怎麼行?”

鍾憬低下頭,並不做聲,任憑又一場愛的教育。

“特別是你,鍾憬。多少人的希望在你身上啊,你當時選拔考時候的狀態呢?別讓別班笑我們一班無人啊。”賈老師語重心長,越說越不值,不過是爲自己即將飛走的獎金不值。

“還有,我聽說你還上課遲到,這不是無視學校紀律嗎?”

“呃?什麼?”

“還是你家裏已經請了人?”鍾憬的眉蹙起來。

“不不不。”見她不悅,他緊張得連說三個不。

“真的?那就好。”果然她馬上喜笑顏開起來,“我也不會讓你吃虧的。我按市價的三分之二收費,一個小時算你……四十塊好了。”

攤開練習冊鍾憬自顧划起題目來,聞到身邊人呆若木雞的氣味後,她瞥他一眼,“還發呆?發呆也要付錢的!”

“不是,我只是……”只是沒料到她都這麼自說自話。

“怎麼?想討價還價不成?”想都別想,她可是童叟無欺,絕無二價。

見她如刺蝟般根根刺都對着他,他不得不點頭答應:“鍾老師,請開始吧。”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不斷聽到一班教室內傳出的諸如此類的對話——

“這道題好像很難。”

“你先用三角函數值代入,再轉化,然後再設未知數就可以了。”

“呃……先怎樣?”

“就是,這樣這樣這樣嘛。”立即傳出奮筆疾書的聲音。

“那這道題呢?”

“你先畫圖,然後再解。”

“這一道?”

“也是先畫圖。”

“這裏呢?”

“和第十八題一樣解。”

神之任性 “還有這裏?”

“翻第七題看。”

“這裏,這裏,還有這道……”

“呃,王君瑋!”忍住忍住,深呼吸之後,鍾憬笑臉相迎道,“你能告訴我,爲什麼這些題你一道都不會嗎?”

“是你選的題太難了。”

這個答案很有說服力,鍾憬點點頭,背過身罵了一句髒話。這些題都是和選拔考題目類似的題型。

雖然裏面氣到肺要炸了,但鍾憬還是堅持顧客至上的真理。在真理面前她一向好脾氣。

“是不是我基礎真的有欠缺?”王君瑋竊竊地問道,鍾憬的皮笑肉不笑讓他心裏不安。

“哪裏。”簡直是爛到家了!

“你不覺得奇怪?”

“嗯?”奇怪什麼?

“那個……選拔考……”她應該看出他的實力和選拔考相差甚遠了吧。

總裁蜜愛:美妻很迷人 鍾憬聳聳肩,“天下怪事本就多,說不定你的答題卡上正巧蒙對?”選拔考全部由電腦閱卷。

“你能進來必有其他本事,就算沒有……”她停了一下,看到對方緊張後她微微一笑道,“也說明你的運氣好極。”

既然顧客是上帝,她就要信守上帝的祕密,何必揭穿她的衣食父母。

鍾憬悠閒地轉着手中的筆,催促道:“這道題你審題審錯了,仔細看下再做,如果再錯,罰你幫我做一週值日生。”

有時上帝也需要體罰。

鍾憬不得不承認王君瑋還算是可造之才,短短兩週成績已經進步神速。當然,她不會漠視自己的功勞,要不是她每天勞心勞力,他怎會有今日成績?

王君瑋不僅是可造之才,更是慷慨之人,讓鍾憬賺了不少零花錢。不過如果由鍾憬來評判的話,只有四個字“笨得可以”!居然有人願意讓她如此剝削,就像現在……

“做到第幾題了?”鍾憬拿着掃帚掃啊掃。

“第十二道。”

“太慢了,加快速度,否則下次你考試來不及的。”鍾憬捧着抹布抹啊抹。

“今天還是要做完三十道才能回家嗎?”

“不是,只是不做完不能回家而已。”鍾憬抓着黑板擦擦啊擦。

“今天好像不是你值日。”王君瑋擡頭質疑。

一個黑板擦“嗖”地擦過他的耳邊。

“快做題,別開小差!”鍾憬凶神惡煞地吼道,“今天甄德覽翹班,讓我代他值日。”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這次他學乖了,嘴裏雖問着,手裏卻不敢停。

“當然不會白做工啦,他出錢的。”

他就知道,王君瑋大聲嘆氣着。

“喂,嘆什麼氣啊,罰你做完題替我拖地外加倒垃圾。”

王君瑋不滿地擡頭申訴。

“看什麼看?還不做題?”

申訴駁回,維持原判!

“請問,你們有看到我的書包嗎?”教室內不知何時走進一個人來,輕聲細氣地詢問着。

鍾憬自然認識她,她是坐在她前座的賀敏敏。不過見她柔柔弱弱的一副樣子,她總覺得她的名字應該改成“憫憫”纔是。

擒愛程式 “沒有,這裏我都打掃過了,沒有看到。”

“哦,這樣啊。”賀敏敏有些失望,但立即感謝道,“麻煩了,我先走了。”

“等等。”

鍾憬走上前去,將她背過身去,確定她身後白褲子上的烏黑確實是腳印後,她開口問道:“又是葉雅琴乾的好事?”

聞聲,王君瑋也走了過來,果然看到賀敏敏身後明顯的一個腳印。

葉雅琴也是他們前座的女生,換句話說葉雅琴和賀敏敏是同桌。但這對同桌整天不安穩,每天葉雅琴的樂趣就是變着法兒地欺負賀敏敏。不是不准她過三八線,就是剪人家的頭髮,要不就在她的校服上寫字作畫。前面兩人的戰爭經常鬧得鍾憬頭昏腦漲,送她們十句幼稚都不爲過。

“沒什麼,是我不小心弄髒的。”賀敏敏別過身去,扭頭拍着褲子上的污跡。

鍾憬走上前去,“我幫你。”

“你的書包不會也是她乾的好事吧?”

說到這裏,賀敏敏的眼眶有些紅。

“平時我都能找得到的,今天怎麼找都沒有。”

“是不是這個?”

王君瑋從垃圾袋裏掏出一隻桃紅色的揹包,包上沾染了不少垃圾,還有水在一滴一滴地順着包沿滴下。

“中午那一頓都再現在這上面了。”王君瑋提着揹包一角遠遠地舉着,生怕不知名液體沾到身上。

“哪個傢伙把湯倒在垃圾筒裏!”鍾憬將手裏的抹布一丟,就勢踢了一腳講臺。

賀敏敏被鍾憬發出的聲響嚇了一跳,小退一步後愣愣地將視線定在怒氣衝衝的鐘憬身上。

“說不定就是甄德覽丟的。”王君瑋故意挑釁。

鍾憬冷笑一聲,“不管是誰丟的,我只知道待會兒有人會擦地就是了。”

回頭看了眼書包,鍾憬忍不住再次皺起了眉,“是你的?”

賀敏敏抿了下脣,慢慢點頭。

“喂,你,找個袋子幫她把書包裝起來……”

鍾憬還未說完,賀敏敏就連連擺手,“不用麻煩了,這個……我不要了。”

鍾憬望着書包數秒,然後指揮王君瑋道:“愣着幹嗎,替她把書拿出來,把包丟進去,然後把垃圾倒了啊。”

“鍾憬,我是你的傭人啊。”有人終於不忍壓迫。

“呵呵,同學你高估自己了,傭人還要付工資呢。”言下之意,他連傭人都不如。

“好男不和女鬥。”打開書包,王君瑋替賀敏敏收拾。

“今天真是麻煩你們了。”賀敏敏對着他們鞠了個躬,對着王君瑋道,“不用麻煩了,裏面的書我也不要了,上面都溼了。”

“啊?哦。”王君瑋一鬆手,書包應聲入垃圾袋。

“那我先走了。”看了一下腕錶,賀敏敏微笑道,“我現在趕去書店應該還沒有關門。”

說完,她就轉身拉開門欲走。

“等一下。”

賀敏敏回頭以詢問的眼光看着鍾憬。

“你還想這樣一直被葉雅琴欺負下去嗎?”

賀敏敏咬住下脣思量着,似乎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鍾憬不耐煩地皺眉,正要出聲就聽到一個堅定的回答,雖然細聲細氣卻是深思熟慮。

“不要。”

鍾憬滿意她的回答,挽起袖子撿起地上的抹布繼續她未完成的工作。

“請你們幫幫我。”美少女的臉上泛起一片紅潮,對着兩人深深彎腰。

“你不要這個樣子,快……”

“好。”相對於王君瑋的手足無措,鍾憬頭也不回地丟出一個字。

在衆人錯愕之中,她繼續說道:“給我一元錢,我就替你解決問題。”

一元錢給她一個幫忙的理由,證明她不是好管閒事之人。

“啊?什麼?”賀敏敏的雙眼瞪得很大,有點像小時候擺弄的芭比,可惜芭比只是玩偶,任人搓圓捏扁。

“我不賒賬也不討價還價。”看了一眼小嘴微張的賀敏敏,鍾憬微笑道,“不過我接受你用勞動來抵債。”

一個手腕用力,抹布飛向仍身處在迷霧中的美少女,美少女下意識地接住抹布,看看鐘憬再看看王君瑋,後者用大笑來告訴她一切不是她的幻聽。

“好!”美少女脫下外套捋起袖管,“我接受你的提議。”

伸出右手兩個女生擊掌爲誓,清脆的掌聲伴着日落的夕陽,讓鍾憬有片刻失神。

如果她每天都可以找到人幫她勞動該有多好啊。

“你怎麼坐在這個位子?”

一大早葉雅琴就對她的同桌產生了異議,回頭瞪了一眼低垂着頭的賀敏敏,她怪笑了一聲,“新書包很好看啊,是elle新款吧?”

賀敏敏沒有擡頭,只是瑟縮了一下肩膀。

“你的位子在後面,誰同意你們換座位了?”葉雅琴對她的新同桌相當不滿,但她的新同桌似乎對她的呼喝全不在乎,一邊吃着早餐一番翻着晨報。

“鍾憬,什麼事?”

新同桌突然舉手招來了班主任。

“賈老師,我坐在後面看不清楚,賀敏敏願意和我換座,沒有問題吧?”

賈老師看了一眼賀敏敏,爲什麼這個學生怯怯的樣子像是鍾憬強迫她換座似的。

“賀敏敏,是這個樣子的嗎?”

“嗯。”賀敏敏點了點頭,並未擡頭。

“既然這樣,你就坐這個位子吧。”

“可是老師,她們怎麼可以隨便換座?”葉雅琴提出質疑。

“這是她們兩人的事,協商同意後當然可以自行做主。”賈老師有點不耐煩,一大早就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折騰。

“可……”葉雅琴還想爭辯,卻見班主任擡手示意她不用解釋了。

一個狠心,葉雅琴大聲道:“那我和王君瑋換。”

班主任的眉頭皺了起來,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主動要求往後調座的。

Views:
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