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蠱?那不是苗疆的術嗎?”大金牙問胡糖。

胡糖說哪有,苗疆的叫“巫蠱”,是巫術和蠱蟲的結合。

但蠱蟲,其實是以前的人,把很多的毒蟲都放在一個蠱盅裏面打鬥,剩下最後的那一隻,就叫蠱蟲。

“萬毒出一蠱”,胡糖說他這隻五毒蠱,可是淬鍊了很多年的。

他說只要五毒蟲發現了任何蛛絲馬跡,他們就會發出一種獨特的信號,五毒蠱可以接到信號,並且告訴他具體的位置。

他也能夠通過五毒蠱,命令那些五毒蟲。

我豎起了大拇指:果然是深山老林裏的陰人,這跟動物打交道是狠。

“哈哈,還行。”胡糖揚起了右手,對五毒蠱說道:進來!

五毒蠱直接蜷縮成了一團,突然張開,靠着彈力,射到了胡糖的袖口,然後順着袖口鑽了進去,直到徹底隱沒在了胡糖的衣服裏面。

胡糖有五毒蠱上身,頓時覺得爽:舒坦……五毒蠱在我身上,我有安全感多了。

說完,他低頭對自己的胸口說道:讓所有的五毒蟲,尋找三香草!

三香草可以幫助鬼戲師蛻皮,他棲身的地方,必然有大量的三香草……找到三香草,就相當於找到了鬼戲師。

他發佈施令之後,讓我們幾人席地而坐,等着五毒蟲的通知就行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趴在胡糖胸口衣服裏的五毒蠱動了一下。

胡糖立馬睜開眼睛:李兄弟,找到了!

“找到三香草了?”

“找到了!”胡糖閉上眼睛,似乎在和五毒蠱溝通。

溝通了一陣後,直接對我說:b2棟401!

“b2棟401?”我打開手機,查了一下那被狗吃掉的一家人的住址,那一家人的住址是b1棟303,和這次五毒蟲找到的位置,完全不一樣。

這下子找到鬼戲師的可能性,可大了,303室是鬼戲師殺人的地方,那401室,不就是……鬼戲師棲身的地方嗎?

我們一羣人,迅速趕往b2棟401。

等我們跑到401室門口的時候,我發現,門內,有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跟兄弟們,打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小聲對喬拉說:打開這道門。

喬拉點點頭,一隻手,按住了門鎖…… 喬拉的手,按在門鎖上,突然發力,狠狠一推。

她的右手,可是有幾千斤的力氣,突然一按,這門受得了,門框的受不了啊!

才一下子,直接把門框給按下來了。

哐當!

整個門,趴在了地上,把地板,砸了個稀巴爛。

我們幾個,迅速衝了進去。

喬拉最後一個進來的,同時,將門給頂了上去。

現在我們這裏,有賊僵,我也搞不清楚賊僵到底是誰,所以,我雖然不懷疑每一個兄弟,可我得對每一個兄弟的生命負責。

在喬拉斷後的時候,我就站在喬拉的身後,盯着她。

喬拉把門扶好了,問我:你看着我幹嘛?

“沒幹嘛呢,關心你。”我對喬拉說。

喬拉瞪了我一眼: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快去房間裏面吧,我在這裏守着。

“行!”

我點點頭,進了那個瀰漫着血腥味的臥室。

此時,我其餘的兄弟們,都已經進入了臥室。

他們站在門口,沒有動。

我說怎麼了?

兄弟們自動讓開了一條路。

我往裏面一看,一個高中生模樣的人,正在用砍骨頭用的小斧子,一刀刀的砍在一箇中年女人的腹部。

那女人的腹部,都快被砍爛了,整個地上全是流淌着的鮮血。

我一把揪住了那個砍人的傢伙,把他拉開了。

“滾!滾一邊去……我要殺了我爹媽……他們害了我一輩子,我要砍死他們。”

這個高中生,在我的懷裏,不停的掙扎着,拿着斧頭,憑空去砍那個女人。

“小李爺,這是咋回事啊?怎麼咱們抓鬼戲師的,現在怎麼抓到一個小孩行兇砍人的?”

“我哪兒能知道?”我直接把那高中生扔在了地上,一腳踩在了他的背心,揪住了他的頭髮,把他給反提了起來,問他:你爲什麼殺人?還殺你爹媽?

“我就要殺了他們,他們毀了我的一輩子,讓我不能快樂,我要砍死他們。”這小孩,掙扎得青筋暴露。

不過高中生力量太小,沒勁,怎麼跑也跑不了。

“這下咋辦?”大金牙問我。

我說:還能怎麼辦……扔到公安局去!我還管他的破事啊?

我剛剛說完,手機響了。

我那手機拿了出來,一看那手機,手機上,寫了一個名字——地獄之門!

鬼戲師打開的電話。

我接過了電話。

鬼戲師那極其沙啞的聲音,傳了出來:李善水,打開你所在房間的窗戶!

我連忙把窗戶給打了開來。

我發現……我對面的那棟樓,鬼戲師正站在陽臺上,跟我打電話。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

我問鬼戲師:你故意引我們來的?

鬼戲師電話裏笑了笑,說:是的……這是我的投名狀。

“怎麼投名?”我問鬼戲師。

鬼戲師說:這個世界,行兇作惡的人太多了,你李善水一個人,除不完,我願意加入你們的隊伍……你們不是要殺惡人嗎?我也幫你們殺!但條件是……你幫我去找……崑崙仙宮!

我對着電話啐了一口,直接讓鬼戲師滾。

鬼戲師笑眯眯的說:怎麼了?我當了這麼久的惡人,現在想當個善良的人,這麼難當嗎?

“你壓根就不想變成一個好人……你只是想讓我幫你找崑崙仙宮……你以爲把我們引過來,抓一個砍死他爹媽的高中生,你就變好了嗎?”我頂了鬼戲師一句。

鬼戲師哈哈大笑,說:李善水,你爲什麼不相信我?

“因爲你的心……惡!”

“那行!”鬼戲師的笑容,突然變得陰險毒辣,他說道:那我告訴你,你不相信我,是對的……這個高中生,確實很想殺了他的爹孃!可是他沒那個膽子!

“是我!”鬼戲師頓了頓,又說:我給了他一個殺人的膽子……哈哈哈!惡人不敢做惡,也敢叫惡人?這個高中生,很喜歡打電子遊戲,他們父母,爲了他的前程,死都不讓他玩!他心中甚至升騰起了殺人的念頭……我用“迷惑草”,解脫了他的思想束縛,讓他敢殺人。

鬼戲師說道:李善水,你知道嗎,我很討厭你們這些自以爲自己很正義的人……這現代人,想殺人的多了去了,有些人被人打了一頓,想殺人,有人生意失敗了,想殺人,有人股票失敗了,想殺人,他們是善良的人,還是惡人?我看,還是惡人,只不過沒有一顆惡膽罷了!

“哼。”我懶得搭理鬼戲師。

鬼戲師又說:有惡念的人,都是惡人,這個世界上,至少有一億這樣的人,你殺得完嗎?

“我不殺這些人,我只殺做了惡事的人。”我對鬼戲師說。

鬼戲師搖頭大笑:只殺有惡膽的人,不殺有噁心的人……那你當什麼英雄好漢。

“我從來不是英雄好漢。”我對鬼戲師說。

鬼戲師突然擡頭,盯着我: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兩人之間,必然是……水火不容的關係嗎?

“我會滅了你的。”我對鬼戲師說。

鬼戲師點點頭:好,好……我給你下投名狀,你不要,我想和你當朋友,一起圖謀崑崙仙宮,你也不要……那現在,我的地獄之門,就徹底爲你打開了。

我恥笑了鬼戲師一句:和你當朋友?出馬刀仙是怎麼死的,我還歷歷在目呢,你連自己的同夥都殺,還跟我談個狗屁的善惡!

“很好……很好!”鬼戲師說:記住了……探索崑崙仙宮最好的人選,就是你……你不願意和我一起,那我就毀了你……我先從你的兄弟們毀起……一個個的殺!

我也冷笑道:就這麼定了,從今天開始,我要殺了你鬼戲師……不死不休。

“說了這麼久,我先送你一件禮物。”鬼戲師突然打出了一聲呼嘯。

我就聽見“砰”的一聲。

我連忙轉頭,只見,臥室裏面的衣櫃突然打開。

裏面爬出了密密麻麻的小蟲子。

那些小蟲子,和蚊子差不多大,但是沒有翅膀,在地上,緩緩的爬着。

胡糖喊了一句:往後退,這些都是腦屍蟲!

我們幾個,慌忙退出了這間臥室,那腦屍蟲,一片片的在地上爬着,然後,直接趴在了那高中生的身上,直接用鋒利的嘴巴,在高中生的皮膚上,切開了一道細小的創口,直接鑽了進去。

“老胡,能不能救他?”我問胡糖。

胡糖搖搖頭,說這腦屍蟲別看小,一旦沾惹上了一隻,那問題可就大了,現在鬼戲師餘佳,找出了這麼多腦屍蟲,就是要當着我們的面,把那高中生給幹掉。

我對着電話怒吼:鬼戲師……你特麼是個變.態。

“哈哈!好戲還在後頭呢,你們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看運氣了……這殭屍,變成什麼殭屍,真的說不好……對了,你們也可以走,不過我話先放這兒……這殭屍只要變成功了,他就會在這裏,瘋狂的屠殺小區的居民……你不是充好漢嗎?充好漢就別走,哈哈哈!

我真是日了狗了,鬼戲師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無恥狠毒的人。

那大量的腦屍蟲,進入了那高中生的體內。

緊接着,那高中生突然,身體上的肌肉,全部萎縮了,而他的腦袋,卻變得非常大。

看着都滲人。

我罵胡糖:老胡,你們神農架的陰術,怎麼都是這麼噁心的玩意兒?

“我也不想啊,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神農架什麼最多?毒蟲最多!

那高中生的頭,還在繼續變大,一點點的膨脹。

膨脹到了最後,那高中生的頭,已經有普通腦袋兩個大了。

他頭上的頭髮,也開始一縷縷的掉落。

那高中生,似乎極其的痛苦,可是,就這麼痛苦,他也喊不出一個字來,因爲他的嘴巴,開始縮小一點點的縮小,直到再也看不見。

胡糖趴在地上,仔細的盯着那高中生看。

看了一半,胡糖突然吼道:這是要化屍了!這次,餘佳成功了。

“封嘴,大頭,落髮,這是要化屍的節奏!”胡糖吼了一句:現在跑,還來得及!

跑個屁!不就是個“僞屍”嗎?老孃怕他? 冷酷總裁的灰姑娘 喬拉一直都是這麼霸道。

那屍體,還在緩緩的變化,臉上,露出了一根根的白毛。

漸漸的,他的身體,開始迅速往外面長出白毛來。

胡糖拍了拍胸脯,還好……只是一個白毛屍……可也夠我們喝一壺的了。

電話裏面,鬼戲師似乎聽到了胡糖的話,也嘆氣:又是一隻白毛僵?我要的巨人僵呢?什麼時候能出來,他一出來,你們就必死無疑了!

他話音剛落,那白毛屍體,已經站了起來,全身的白毛,全部僵直,就像是一根根的細針一樣。

“兇你妹!”喬拉看到那白毛屍要發飆,立馬走到了他的面前。

那白毛屍衝着喬拉衝了過去。

喬拉翻了個跟頭,跳到了白毛屍體的頭頂上,一伸手,右手抓住了白毛屍體的脖子——白毛屍體唯獨脖子上面,沒有長出那麼鋒利的白毛。

喬拉揪住了那白毛屍體,直接一捏!

咔嚓!

白毛屍體的脖子,傳出了一陣陣骨節破裂的聲音。

白毛屍體頓時低下了脖子——脖子都捏斷了,不死都難。

喬拉揪住了白毛屍體,衝着站在對面的鬼戲師,勾了勾手指,挑釁之意很濃。

鬼戲師哈哈大笑,說道:李善水,這次我運氣不佳,動用那麼多的腦屍蟲,還是培養出了這麼一個垃圾……不過……你想想,怎麼跟公安局交差吧! 鬼戲師站在我們對面樓的陽臺上,我和他的兩棟樓距離了二三十米!他的聲音,很清晰的傳到了我們的耳朵裏面,傳到了我和我的兄弟們每一個人的耳朵裏面。

“胡糖!你真是鬼戲師的人。”喬拉一巴掌轟向了胡糖。

胡糖此時正有些焦躁的想要爭辯呢。

結果,他的肚子,被喬拉狠狠的印了一巴掌,直接飛了出去。

胡糖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上面。

轟隆一下!

胡糖的背,差點把牆壁都給砸裂了。

與此同時,他整個人,緩緩的滑落了下來。

“不是我……我不是臥底,也不是害你們的人。”胡糖對着喬拉吼道。

喬拉狠狠的說:不管是不是你,除了你反正沒壞處。

說完,喬拉緩緩的走向胡糖。

胡糖知道喬拉的手段到底有多麼硬,情急之下,喊了一聲:五毒聚首!

在這一刻,我就瞧見,數不清的五毒蟲,從窗戶裏面,門縫下面,廚房的煙道里面,涌了出來,同時,都飛向了胡糖。

那些五毒蟲,竟然將胡糖給包裹了起來,形成了一套“五毒蟲”的盔甲。

胡糖想要用這種五毒蟲子的盔甲,來擋住喬拉的會心一擊。

“蟲子挺多啊,不過我倒是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堅韌。”喬拉擼起了右手的袖子,露出了那一條能夠讓敵人聞風喪膽的鮫人水晶手臂!

我連忙衝到了喬拉和胡糖的中間:都住手!

“李哥,你讓開。”喬拉對我吼了一句。

我直接說道: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誰都不能傷害自家兄弟。

“什麼自家兄弟,剛纔鬼戲師都已經承認了……胡糖,就是臥底。”

我搖了搖頭:鬼戲師的話,半句都不能信……我想,胡糖可以找到鬼戲師的行蹤,不管怎麼樣,他都是鬼戲師的潛在威脅……沒有了胡糖,我們根本無法抓住鬼戲師。

喬拉依然不相信。

秦殤和鄭子強也不相信:小李爺嘛,你散開啦,胡糖這人,我一直都覺得他不是什麼好鳥嘍,你散開,讓喬拉一巴掌打死他!

我看着秦殤、鄭子強和喬拉,說道:曹操殺蔡瑁和張允的悲劇,還要重新上演嗎?

Views:
5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