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人多欺負你人少,誰叫你剛纔兇我了?”小白臉嬉皮笑臉地說道。

夭桃憤怒,瞪眼道:“你這不是狗皮膏藥嗎?”

“我就狗皮膏藥了,怎麼着小妹妹,要不你給我治治?”小白臉齜牙咧嘴一臉輕浮。

葉知秋揮手:“行行行,我來給你治治吧,你都說了,怎麼的也該給個面子。”

“好啊,我就看看這位麻臉先生怎麼治我。”小白臉抱起了胳膊,冷笑着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你們都站一起,我給你們集體治療,保管你們以後老老實實,服服帖帖,不會像今天這樣犯病。”

小白臉哈哈大笑,招呼自己的兄弟們:“來來來,兄弟們都給我站好,看看這位麻子先生,怎麼治我們!”

那些年輕人都喜歡惡搞,笑嘻嘻地站在小白臉的身邊。

葉知秋一板臉,忽然凌空出指,口中低喝:

“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天道斷,地道斷,人道斷,鬼道斷,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

十來個大學生,都嬉皮笑臉地看着葉知秋。

忽然間,陰風絲絲入骨,小白臉和他的朋友們,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小白臉一呆,卻發現自己的雙腳冰冷僵硬,竟然不能移動絲毫!

而且,小白臉的朋友們,也個個如此,呆立當場一動不動。

葉知秋冷笑,收了指訣,帶着夭桃揚長而去。

以葉知秋現在的修爲,收拾這些凡夫俗子,簡直比吃飯喝水還容易。

小白臉等人被定在當地,目瞪口呆,各自渾身冷汗。

這個井獄咒,可以讓小白臉等人,幾分鐘之內不能行動了。

葉知秋沒走多遠,遇上夏偉玲和幼藍迎面而來。

夏偉玲說道:“知秋,豪傑兄弟打聽到了一些事情……鄭琪琪經過墜樓事件以後,性格大變,經常帶着男男女女去郊外野遊。”

“然後呢?”葉知秋問道。

夏偉玲繼續說道:

“豪傑兄弟說,被鄭琪琪帶出去的人,回來以後,都性情大變,對鄭琪琪唯命是從。所以我覺得,鄭琪琪就是被魔君奪舍了,然後,她挑選對象帶出去,控制他們的身體,安排自己的部下,奪舍重生!”

葉知秋吃驚:“如此說來,極有可能,我們要儘快抓住魔君才行,否則,會有更多的人遭殃。”

夏偉玲點頭:“但是鄭琪琪的行蹤,目前還不確定,正在偵查中。可以確定,她現在不在學校。”

葉知秋忍不住吐槽,罵道:“那個土地神張百萬,也是個窩囊廢,到現在,什麼消息都沒有!”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陰風在葉知秋的腳下盤旋,張百萬的聲音低低傳來:“葉大師,我有情況向你彙報。”

葉知秋快步走開,來到偏僻處,問道:“什麼情況,說罷。”

張百萬也不現身,低聲說道:“有小鬼們看見,這兩天在大蜀山一帶,都有魔靈聚會,還有幾個年輕男女,坐在魔靈們的中間……”

“大蜀山?”葉知秋微微點頭。

夏偉玲問道:“那幾個年輕男女都是誰,有沒有查清楚?中間有沒有一個叫做鄭琪琪的?”

“那些人的具體姓名,小神還不清楚,容小神再去調查。”張百萬說道。

葉知秋揮揮手,讓張百萬自去。

正在此刻,豪傑兄弟走了過來,對夏偉玲和葉知秋點頭哈腰。

葉知秋瞪眼:“打聽到什麼了?”

鄧德傑嘿嘿一笑,點頭說道:“叔叔,夏美女,我們約上鄭琪琪了!”

“是嗎?約在哪裏?”夏偉玲一喜。

“鄭琪琪約我們豪傑兄弟,晚上在大蜀山吃燒烤、野營,我們也不知道該去不該去……”鄧德傑說道。

夏偉玲隨即指示:“你聽着,你們立刻答應鄭琪琪,去大蜀山吃燒烤。然後,不要跟我聯繫了,你們玩得開心就行!”..

“可是我們有些害怕……我們感覺鄭琪琪變了很多,就像被鬼上身一樣。”鄧德傑說道。

“那你們怕不怕,我把你們對我不軌的錄像,交給警察叔叔?”夏偉玲冷笑,又說道:

“你們安心吃燒烤就行了,我們會暗中保護你們的,實不相瞞,我們是祕密部門的執法人員,在調查一樁大事。如果你們配合,我前事不究一筆勾銷,還給你們一筆獎勵。如果不聽話,哼……我可以立刻將你們帶走,讓你們牢底坐穿!”

豪傑兄弟急忙點頭:“行行行,我們服從命令聽指揮,這就去大蜀山。”

“記住,不要和我們聯繫了,也不要提見過我們的事!”葉知秋說道。

“是是是,我們記得。”鄧德傑和郭偉豪連連點頭,轉身而去。

葉知秋和夏偉玲也不耽擱,立刻走出學校,攔了出租車,飛奔大蜀山。

來到大蜀山下,葉知秋立刻鑽進樹林深處,放出鬼童子,低聲吩咐道:“許兆麟和縮頭鬼,你們立刻召集兩個鬼王,讓他們隨時候命。今晚上一定要包圍魔靈,活捉混沌魔君!”

兩個鬼童子答應一聲,領命而去。

手機站: 葉知秋又對譚思梅和碧蓮說道:“思梅,你和碧蓮立刻去山上,看看什麼地方陰氣最重,然後向我щww..lā”

陰氣最重的地方,必定是妖魔選擇野營的地方。

葉知秋要確定這個地點,好安排接下來的事。

譚思梅和碧蓮也一點頭,化風而去。

這時候已經是天黑時分,山上行人絕少,鬼童子也沒有什麼忌憚。

葉知秋這纔會同夏偉玲等人,尋路上山,一邊注意觀察四周。

看看四周無人,夏偉玲低聲說道:

“現在幾乎可以確認,鄭琪琪就是被混沌魔君奪舍了。而且,魔君又藉助鄭琪琪的身份,幫助自己的幾個部下,完成了奪舍。只是不知道鄭琪琪等人的魂魄,還能不能找回來。如果找不回來,知秋,這件事不好辦。”

葉知秋也頭大,說道:“是啊,如果找不回來,我們收拾了混沌魔君之後,那些被奪舍的人,都會變成死屍。一下子死了好幾個人,我們會很麻煩。有關部門,一定會徹查到底的。”

“所以,我們還有考慮替鄭琪琪等人招魂的事。”夏偉玲說道。

“要不,夏道長再辛苦一趟,去龍虎山借聚魂珠?”葉知秋說道。

龍虎山的聚魂珠有奇效,上次在弱水之淵尋找柳煙的命魂,難度那麼大,也都完成了。

找回鄭琪琪等人的魂魄,難度小得多。只要有聚魂珠在手,一定可以完成。

“可以,等收拾了魔靈以後,我再去龍虎山。”夏偉玲說道。

說話間,譚思梅和碧蓮回來了。

“老大,大蜀山西北坡,有一片公墓,那裏陰氣最重。而且,我們還發現了燒烤和露營的痕跡,應該是昨晚上留下來的。”譚思梅說道。

“好,你們帶路,我去看看。”葉知秋說道。

譚思梅和碧蓮化作旋風,在前方帶路。

葉知秋等人折而向西,前往那片墓地。

墓園面積不小,有三四畝地。

墓園的四周都是矮鬆,在西南方的樹林裏,果然有很多燒烤留下的垃圾和露營的痕跡。

葉知秋迅速安放了幾張通靈紙人,然後帶着大家立刻離開。

因爲根據時間推算,鄭琪琪等人,應該就要到了。

葉知秋等人退出墓園,躲在墓園南側的上坡樹林裏,偷偷監視墓園的動靜。

許兆麟和縮頭鬼,也叫來了兩個鬼王,各自準備就緒。

然而,等了一個小時,直到晚九點,也沒看見魔靈和鄭琪琪等人的身影。

難道情報有誤?還是混沌魔君,臨時改變了主意?

葉知秋心中嘀咕,對夏偉玲說道:“夏道長,我出去轉一圈,查看一下。”

“也好,我在這裏留守。”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起身就走。

“葉郎,我跟你一起。”夭桃扯住了葉知秋的手。

“好啊,一起。”葉知秋帶着夭桃,展開遁法向山下而去。

山下就是公路,還有許多車輛來來往往。

葉知秋和夭桃站在路邊不遠的暗處,打量公路上往來的車輛。

忽然間,一輛商務車開了過來,在山腳下停車,走出來十來個男男女女。

葉知秋看見那些人,急忙和夭桃伏了下來。

因爲那羣人裏面,有鄧德傑和郭偉豪,還有今天下午,被葉知秋用井獄咒定住的那個小白臉!

這羣人裏面,一共三個女生,七個男生。

女生都很漂亮,其中一個紅裙女子尤爲出色,身材高挑亭亭玉立,面如桃花,風韻傾城。

男生們七手八腳的,從商務車上,搬下來帳篷和燒烤材料。

那個紅裙女子說道:“東西一次性拿不走,可以回頭來拿,大家先把帳篷搬上去吧。”

“放心吧琪琪,我們可以拿走的。”鄧德傑衝着紅裙女子一笑,討好地說道。..

葉知秋躲在暗處微微點頭,原來這個紅裙女子,就是鄭琪琪。

趁着對方忙亂,葉知秋悄悄取出窺天鏡,來照這一羣男男女女。

果然,當鄭琪琪的身影出現在鏡面裏的時候,葉知秋看見了混沌魔君的虛影!

而且,除了鄭琪琪之外,另外兩個女生,也都是妖魔奪舍,換了魂魄!

還有兩個男生,也同樣是魔靈附體。

在場的十個人剛好五五分,一半是妖魔,一半是活人。

鄭琪琪等人並沒有察覺到葉知秋的存在,將商務車上的物品全部搬下來,組隊上山。

葉知秋也帶着夭桃離開,繞路回到夏偉玲的身邊,低聲交流。

天才相師 夏偉玲說道:“如此說來,混沌魔君今晚動作不小,要把邀約來的五個男生,全部奪舍,安排自己的部下附體,壯大自己的隊伍。我們什麼時候動手,比較合適?”

“先看看,隨機而動。”葉知秋說道。

夏偉玲點點頭,耐心等待鄭琪琪等人的到來。

夭桃和幼藍也各自緊張,嚴陣以待。

爲了觀察得更加全面,葉知秋四人拉開距離,布成了一個弧形,對墓園形成半包圍的態勢。

鄭琪琪等人帶了許多東西,行動緩慢。

半晌之後,山下燈光晃動,鄭琪琪終於領着隊伍,來到了墓園裏。

葉知秋暫時沒敢用通靈術來監控,只是在遠處偷窺。

只見鄭琪琪等人來到墓園東側的空地上,看看四周,便立刻着手,撐開了帳篷。

然後,篝火燃起,燒烤架子也支了起來,開始生火。

鄧德傑郭偉豪,還有那個小白臉,都急着在三個女孩子面前表現,捲起袖子,忙得不亦樂乎。

葉知秋心裏冷笑,燒烤開始了,可是到最後,誰被烤,誰被吃,還說不定呢!

鄭琪琪站了起來,拍了拍巴掌,衝着大家說道:“大把的時光屬於我們,大家跳起來舞起來,盡情狂歡,盡情快活吧!”

“好啊好啊,跳起來吧哥們!”那個小白臉立刻附和。

有人打開了低音炮,墓園裏,立刻響起了勁爆的音樂。

鄭琪琪甩動頭髮扭着腰肢,第一個跳了起來,並且向着四周的男生頻頻勾手指,邀請他們加入。

好看的女子,總是讓男人無法拒絕。

鄭琪琪也是天生麗質,此刻的舞蹈動作又極爲誇張極具**性。

那些荷爾蒙爆表的男生們,怎麼禁得起這樣的引誘?

鄧德傑和郭偉豪等人,都加入了狂歡的陣營,追隨着鄭琪琪的節奏,在墓園裏狂歌勁舞。

手機站: 三個女生五個男生,在瘋狂щщш..lā..

可憐了這墓園裏的鬼,遇上這羣妖魔,大概也只能墳墓裏發抖。

已經被妖魔附體的三個男生,則在燒烤架後面,負責燒烤。

這顯然是鄭琪琪的安排,讓女部下和鄧德傑等人互動狂歡,讓男部下負責燒烤,鄧德傑等嘉賓,才能玩得開心。

一曲終了,燒烤已經可以開吃了。

鄭琪琪擦了擦額頭上的香汗,招呼大家吃燒烤喝啤酒。

“乾杯!”

“乾杯,今天真快活!”

在鄭琪琪的引領下,學生們舉杯互敬,大呼小叫,張揚個性放飛青春,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啤酒燒烤美人,享受人世繁華。

絕品神女攻略 葉知秋冷眼旁觀,覺得還要很久,鄭琪琪纔會動手。

夏偉玲看看時間,悄悄來到葉知秋的身邊,趴在草叢裏,附在葉知秋的耳邊,吹氣如蘭地說道:

“不到夜深人靜,魔君大約不會動手,還有兩個多小時……我們,要不要先下手爲強,來個突然襲擊?”

葉知秋搖搖頭,低聲說道:

“不用,我們一直等下去,等到混沌魔君嘴臉暴露,等到那幾個學生面臨死亡威脅的時候,我們再出手。這樣的話,豪傑兄弟等人,可以爲我們作證,對我們有利。我們現在殺出去,豪傑兄弟還不抱怨我們,說我們攪了他們的好事?”

“有道理,果然老謀深算。”夏偉玲在葉知秋的肩膀上捏了捏,繼續等待。

葉知秋被夏偉玲這麼一捏,心裏忽然有些異樣的感覺,心思一歪,竟然有一親芳澤的衝動。

知道這是魔念滋生,葉知秋急忙收心,默唸師父教給自己的太上靜心咒。

墓園裏,鄭琪琪等人吃喝一番之後,繼續跳舞。

這次,鄭琪琪跳得更加瘋狂,一會兒摟着鄧德傑,一會兒抱着郭偉豪,一會兒又貼着小白臉,那場面簡直……簡直無法描述。

妖魔果然是妖魔,鄭琪琪的一舉一動,無不透着不可抗拒的魔性,使人瘋狂。

另外兩個女生也是如此,盡情綻放自己的身體,將女子的妖嬈嫵媚,發揮到了極致。

豪傑兄弟等五個男生,在酒精和荷爾蒙的雙重刺激之下,也賊眼放光賊膽如鬥,伸出鹹豬手,在鄭琪琪和另外兩個女生的身上攻城略地,寸寸搜刮。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妖魔在一起,他們也變成了妖魔。

這個場面,可把葉知秋給害苦了!

因爲葉知秋在茅山的時候,用魔靈練功,魔氣攝入太多,早已經魔性深種。

此刻看見羣魔亂舞,葉知秋體內的魔氣,就難以壓制,在奇經八脈中亂竄,干擾着葉知秋的心性。

Views:
6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