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紓和展翔來了,準備些水果和果汁。還有,我今天會叫展翔游泳,你給我們準備午餐。”霸道的聲音想起。

“可是……”方可可皺着沒頭,要她做這麼多?可是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呀。

可惡是爛人。

方可可抱怨連連在廚房做着東西。

他一定的故意的,一定是!

切好了水果,弄了果汁,方可可從廚房出來,而此時,姚曼紓正從一件客房來出來。

看見姚曼紓的時候,方可可不禁愣了一下。

姚曼紓穿着紫色的比基尼,完全彰顯了她的好身材。天生的傲人雙峯很難不引起人注意,任意披散下來的烏黑秀髮,更襯出她一身雪白的肌膚,一雙修長的腿,十根腳趾頭塗上紅色的指甲油,這無疑都在說明讓她是一個標準的美女。

看着她方可可終於知道什麼是天上地上了,她和姚曼紓簡直是天壤之別。

不過她爲什麼會穿成這個樣子?

難道她也要游泳?

“方小姐。”姚曼紓看着方可可,走到她的面前,姿態很少高傲。

“姚小姐。 ”方可可點點頭,微微笑了一下。

“展翔要學游泳我就帶着他來了,那個孩子離不開撤的。”她淡淡的說,看着可可手中的東西,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這個是要給展翔吃的水果?”

“哦,是的。”可可笑了一下,不懂她爲什麼要和自己說這些。

“展翔是不吃芒果的。”姚曼紓似乎有着不滿說。

“啊?”方可可愣了一下,有着不解。

“展翔對芒果過敏,如果吃了會出事的。”

方可可睜大了眼睛,聽姚曼紓這麼說,她才恍然。

“我不知道。不過,這裏還有其他的水果,葡萄和橙子還有蘋果,這些應該可以吧。”

“沒有西瓜嗎?”

西瓜?方可可搖搖頭。

“這樣啊……展翔喜歡吃的是西瓜。”她看着方可可嘴角輕輕的笑了一下,“撤也喜歡吃,這一點他們父子真的很像。”

是嗎?總裁大人喜歡吃西瓜?

難怪很變態了,喜歡吃那麼鮮紅的東西。

“西瓜沒有,下次我會準備的。”方可可帶着微笑的說。

姚曼紓有些不耐煩,“如果展翔想吃那怎麼辦?撤一定會讓你去買的。我看不如你現在去買,這樣撤也不會說你。”

“現在?”聽着姚曼紓的話,方可可不禁皺了一下每天。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你不是撤的女傭嗎?不會做這種小事也不會吧。”輕蔑的語氣,不屑的目光。

可可看着她,明顯的感覺到她身上不友善的氣息。

是她錯覺嗎?那明顯的敵意是來自自己的。

“可是……”

“如果撤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你也不想他生氣吧。”她端出女主人的樣子看着方可可。

方可可皺着眉頭,那個本來就很愛生氣,也沒什麼可以見外的啊。

“你們在幹什麼?”這個時候歐陽撤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總裁……”

“撤。”看見歐陽撤走了過來,姚曼紓上前一步。“我在和方小姐聊天,她人好好啊,知道展翔不能吃芒果,就準備其他東西。而且她還要去買西瓜,害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說着,她目光看着方可可,嘴角一直保持着笑容。

瞬間,方可可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姚曼紓。

這個女人……

“是嗎?”歐陽撤的聲音響起,看着一邊的可可,朝着她逼近。

方可可不禁退了一步,眼睛不知道可以看哪裏。

此時他**上半身很是健壯,下面穿了一條黑色的泳褲。

他的身材很棒,就像一個運動員一樣。

性感的笑容微微的揚起,伸出手摸着她的頭。

“看來你懂事了,孺子可教。”說着他拿起一顆葡萄房間嘴邊裏,“西瓜就不用了,這些水果就可以了。”

她從來沒說要買西瓜啊,都是那個女人說着。

方可可看着姚曼紓,看着她緩緩走了過來,幾乎是不慌不忙的。

“撤。”姚曼紓扶住他**的手臂,溫柔的看着他,“我們去游泳吧,展翔已經在等着了。”

“恩。”歐陽撤點點頭。目光看着一邊的方可可,“去準備午餐,我要吃意大利麪。”

語畢,歐陽撤帶着姚曼紓離開大廳。

方可可咬咬脣,心中有着極度的不忙。把水果送到了外面的遮陽傘下面,看着‘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畫面,竟然覺得有些刺眼。

姚曼紓坐在泳池的邊緣,雙腿在水中,她嘴角保持是慣有的微笑,看着歐陽撤在池子中叫着展翔游泳。

看着這樣的畫面,方可可心口有着說不出的感覺,一時之間感覺有些晃神。

無法分心心中是什麼感覺,好像這樣的歐陽撤從來沒有這樣過,笑得這麼自然這麼開心。

“是不是覺得他們很像父子?”低柔的聲音響起,拉回了可可的思緒。

看着姚曼紓走到自己的身邊,她眼中有着不解。

“你剛剛爲什麼那麼說?”單純的可可弄不明白這個女人爲什麼變臉比翻書還快。

姚曼紓看着她,沒想到她會直接的問,看來她這是單純。

“沒什麼,只是想戲弄一下你。方小姐,你不會生氣吧?”

“你……”

“你看……”姚曼紓目光看着池子中的一大一下,“雖然撤不是展翔的親生父親,但是在他們心中早就認定了彼此。方小姐,你說,如果撤真的做了展翔的父親如何?”

什麼意思?方可可有着不解。

此時歐陽撤投來目光,姚曼紓微微笑了一下。接着緩緩的說,“我在撤身邊四年了,雖然我們一直是朋友,可是感情卻過很好,不是一般人可以明白的。方小姐,我很明白你們這些小女生說的想法,像撤這麼迷人的男子會有人喜歡不奇怪,只是我想奉勸方小姐。不要再他身上浪費之間了,他不是你可以駕馭的男人。如果方小姐不喜歡在這裏工作,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份新的攻作。”

就算是笨蛋也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方可可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個女人以爲自己習慣總裁大人?

哎,她還真是多心了。她對這個男人一點想法也沒有,壓根就不喜歡。

聽着姚曼紓的話,方可可不禁笑了一下。

“姚小姐,我想你誤會了。也許總裁對你來說是個寶,可是對我而言卻是一根草什麼也不是。如果不是因爲特別的原因,我是不會留在這裏的。雖然我是個小女生,可不是花癡,對總裁完全沒想法。不過我是很想離開這裏了,不過我想總裁應該不會同意了。如果你想挖角我,不如去找總裁談談,我的薪水不高,和現在一樣就就可以了。”

說完了,方可可長長鬆了一口氣。

方可可心中有着小小的得意,她以爲她很好欺負是嗎?

哼,她纔不會被看遍呢。

此時的姚曼紓難以置信的看着方可可,是她太小看這個這個女孩了嗎?

似乎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厲害。

“你……”

“我還有事情要做,就不妨礙你們‘一家三口’了。”說着方可可率先離開。

哼!她已經在每天看總裁大人的臉色了,還要受這種窩囊氣?她纔不要呢!

看着方可可離開,姚曼紓一時半刻無法反應過來。

那個女孩……想着本來是要給她一些淹顏色看看的,沒想到確實自己吃了虧。

貼心丹王 可惡!

而此時回到廚房的可可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也不直知道自己怎麼了。

剛剛和姚曼紓說的話覺得超級幼稚,好像故意和她作對一樣。想到那個樣子的自己,她突然覺得很討厭自己。

哎,嘆了一口氣的可可繼續開始做着自己的蛋糕。

咦,奇怪了,她的蛋糕了?

她左找右找,就是沒找到蛋糕。最後,她居然在垃圾箱裏找到她沒有完成的蛋糕。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是誰?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做的蛋糕報廢餓,她頓時心裏一陣難過,接着就是一頓怒氣。掰開手指頭想想也在知道是誰。

一定是那個男人,錯不了了……

接着她怒氣衝衝再次回到泳池處,看着那個男人玩的不亦樂乎,她的氣就打一處來。

“歐陽撤。”這是第一次,她不知死活的叫着他大名。

一瞬間,歐陽撤愣了一下,以爲自己聽錯了。他在水裏看着岸上的女人,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怒氣,也知道她的怒氣來在哪裏。

看着水裏的男人沒有任何反應,她簡直氣得要死。

世間怎麼會有這樣男人呢?

“我的蛋糕是不是你弄的。”想着他的舉動她就很傷心。

此時的歐陽撤從水裏出來,讓陸展翔在一邊玩。他走到方可可的身邊,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是又如何?‘

他承認了,而且還這麼不知悔改?

方可可握緊了拳頭,氣得渾身發抖。“你怎麼可以這麼做?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的心意,你怎麼做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哦?我爲什麼要在意你的感受?”他就是故意不想讓她出去才扔掉蛋糕的,想着她爲了那個小白臉做蛋糕他心裏就一陣的不舒服。

“你……是啊,像你這樣以自己爲中心的人怎麼會估計別人的感受,你就是自私鬼。”她憤怒的小眼神看着對面的男人,有着極度的不滿。

聞言,歐陽撤不禁鎖緊眉頭,“方可可,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

今天這個小妮子似乎膽子很大!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了。”她知道得罪他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可是想到他的行爲,就教人生氣。“你就是一個自大目中無人,以自己爲中心的大殺豬。”她大膽的說,絲毫不怕後果。

其實她已經後悔了,知道自己沒有立場和身份這麼和他說話。不錯,她就是一個小小的祕書,欠了他錢,可是這部足矣說明她就欠了他什麼,她的人格是不低於他的。

如果說愧疚,那麼就是她害了他不能人道。

她之所以這麼聽話,每次都任他擺佈就是因爲這個。因爲害得他身體受了傷,她心裏多多少少有些在意,所以每次都聽他的。

可是今天她真的很氣很氣很氣……

“方可可,我看你活的不耐煩了。”歐陽撤難以置信的看着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女人,看來她今天膽子很大。

“那是因爲我已經忍了你很久了。”

“是嗎?那還真是辛苦你了。”歐陽撤冷漠的說。

“你……”方可可緊緊咬着脣,她就知道和這個男人說不清楚。頓時,她委屈的眼淚流了出來。

看着她眼淚的一瞬間,歐陽撤不禁愣住。

呃……

這個女人搞什麼?

方可可想剋制自己的情緒,可是絲毫沒有用。因爲心中有了委屈,幾天被人欺負的很慘,所以委屈的眼淚流了出來。

“嗚嗚~~”方可可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蓋委屈的哭了出來。

歐陽撤皺着眉頭,看着她的眼淚聽着她的哭聲,他莫名覺得心很煩。比起她現在哭泣的樣子,他寧願和他吵架。

“方可可,你給我閉嘴,不準哭。”一時之間,他變得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嗚嗚嗚~~~”哭聲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大了。

“爹地。”這個時候展翔跑了過來,看着地上的女人他不禁拉着歐陽撤的手,“爹地,她爲什麼哭啊?”

歐陽撤耐心的摸着展翔的頭,“沒事,她只是……她只是鬧鬧情緒。”不知道這麼說對不對。 “哦,原來是鬧脾氣。”展翔點點頭,走到方可可是身邊,嘲笑的聲音響起,“羞羞臉不要臉,這麼大的人好在抹眼淚,真是羞羞……”

“嗚嗚嗚~~”可惡的小鬼滾開啦。

“展翔。”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不準這樣說姐姐。”

“爹地。”因爲被罵,展翔小臉有着委屈。

“小孩子不可以這樣的。”

“哦。”展翔點點頭,跑到一邊姚曼紓的身邊,委屈的看着她,“媽咪。”

姚曼紓摸着兒子的頭,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剛剛撤在對展翔發脾氣嗎?

從來沒有過這樣,以前的撤很疼愛展翔的,就算他做錯了什麼也他也不會發脾氣的。可是今天,居然爲了一個女人發脾氣。

此時的歐陽撤心越來越煩,一把拉起地上的女人,看着她淚眼斑斑的臉,他的火氣頓時沒了。

“別哭了,你知不知道你哭的很難看啊。”

此時的歐陽撤心越來越煩,一把拉起地上的女人,看着她淚眼斑斑的臉,他的火氣頓時沒了。

“別哭了,你知不知道你哭的很難看啊。”

方可可不理他,繼續留着眼淚。

“不就是一塊蛋糕嗎?你喜歡我給你買好了。”他耐心的說。

方可可看着他好一會纔開口,“那是我親手做的,你也要陪一個我親手做的。 ”

“什麼?”他擰緊粗礦的眉毛,有着一絲不悅,“你在開什麼玩笑……”

方可可眨着眼睛,眼眶的淚水更多了。

“嗚嗚~~~”

該死!歐陽撤狠狠咒罵一下。

“好,我做。”這次可以不哭了吧。

“那你用人格保證。”

“方可可,你別得寸進尺。”他已經很耐着性質哄一個女人了,這個女人還得理不饒人。

“哦,反正你人格也不值錢。”

“你……”

Views:
6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