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石一珏走了過去,看着李洪亮說道:“洪亮,你過來一下!”

李洪亮應了一聲以後,放下了手裏的抹布便衝着石一珏走了過去,走到了石一珏的身邊以後,石一珏看着他笑了笑說道:“洪亮,你願意做我徒弟嗎?”

李洪亮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難道,石一珏要收自己爲徒了嗎?李洪亮想到這內心就有些激動了起來,他想,只要自己學會了蠱術,自己就可以去殺了全村的人爲自己報仇,讓這些曾經仇恨自己的人通通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想到這以後李洪亮跟着點了點頭說道:“叔,我願意!”

石一珏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李洪亮問道:“能告訴我,你爲什麼願意做我徒弟嗎?”

李洪亮想都沒有想便脫口而出的說道:“我要報仇,我要殺了全村的人,我要讓他們不得好死!”李洪亮的聲音異常的大,口氣裏卻帶着無盡的恨意。

石一珏聽見這句話以後,當即眉頭就皺了起來,他看着李洪亮深呼了口氣,說道:“我收你爲徒,是爲了保你平安,不是爲了讓你報仇,所以做我徒弟,我不會教你蠱術的!”石一珏說罷就起身了。

李洪亮當即就愣住了,如果不教自己蠱術的話,那麼自己拜他爲師有什麼用呢?但是眼下,好像也只有石一珏對自己是最好的了,而且他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想到這以後他衝着石一珏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你的心性不夠穩,現在先做我徒弟吧,等什麼時候你的心性穩定了,放下仇恨了,我在教你學蠱術!”說到這以後石一珏頓了一下,看着李洪亮繼續說道:“否則以你現在的心性難免走上邪路!”

李洪亮聽完以後嘴脣動了動,還想說些什麼,卻也沒有說出來。

石一珏轉身離開了,房間裏留下了李洪亮一個人。

石一珏自己一個人走到了山頂上的時候,看了一眼山下的村子,心裏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在石一珏的眼裏這如同螻蟻一般的衆生卻也活的如此的累,而當他想到李洪亮的事情的時候心裏不禁一陣苦笑,這也許是造化弄人吧,李洪亮現在無父無母了,就跟自己一樣,從小就生活在寨子裏面,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也沒有見過,從有記憶的那天開始就和一堆蛇叔蟲蟻打交道,曾經自己害怕的要死,到了現在,自己卻也成爲了其中一員,而李洪亮的無助就像小時候的自己。

只是李洪亮的仇恨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想化解他的仇恨,還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時間,也許幾天,也許幾年,甚至一輩子都無法化解掉,想到這以後石一珏心裏也隱隱有些擔心了起來,長此以往下去對李洪亮都沒有什麼好結果的。

三天後,石一珏在寨子裏舉行了拜師大會,這也是石一珏第一次破例收徒弟,以前山下村長的孩子都想來拜師,卻也都被石一珏拒絕了,要知道能在寨子裏拜師學蠱的人有很多,甚至很多人擠破了腦袋也想鑽進來學習一個一年半載,但是往往石一珏都拒絕了,李洪亮算是石一珏破例收下的一個徒弟。

拜師大會那天,大巫師來了,巫雀也來了,還有幾個不出世的老妖怪也都來了,他們都很好奇石一珏會收個什麼樣的徒弟。

而巫雀此次前來就是爲了見到這個陰命格的孩子,巫雀見到的時候心裏也是捏了一陣冷汗,他甚至有種衝動想要把這個孩子搶走,可見此時的巫雀對於蠱術已經瘋狂到了一定程度,但是他沒有做出來這樣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一旦做出來這樣的事情,那麼寨子裏的人自然不會在向着自己說話了。

但是對於石一珏來說,他之所以舉行這個拜師大會不是爲了別的,而是爲了讓寨子裏的人做個見證,以此爲證,這樣的話,巫雀就不敢隨便搶人了,而且還可以保護好李洪亮。

李洪亮對於這一切他是一無所知,但是他看到巫雀看自己時候的眼神,他心裏就一陣陣的發麻,拜師大會結束的時候李洪亮還開口問過石一珏,石一珏只是告訴他讓自己以後離巫雀這個人遠一點,至於巫雀是個什麼樣的人,不是他能操心的。 087 山精的故事(5)

石一珏說完這句話以後,旁邊的李洪亮衝着他感激的點了點頭,不在說話了。

而這個時候旁邊的念彩姑娘看了一眼石一珏有些驚異的問道:“石大哥,你還會做這些?”

石一珏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咱們寨子裏我廚藝不是最好的,但是做一些簡單的東西還是沒有問題的。”說着話石一珏看着邊上的念彩姑娘笑了笑說道:“念彩,你坐在這裏陪着洪亮說會話,我去做長壽命,中午你也留下來陪他一起吃點飯。”

念彩姑娘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有些欣喜的點了點頭說道:“真的可以嗎?”

李洪亮在一旁嘿嘿的笑了笑說道:“念彩姐姐,我師傅既然都說了可以,那麼肯定就是可以了。”說到這以後李洪亮衝着念彩眨巴了眨巴眼睛。

而石一珏卻也已經起身去給李洪亮做飯去了,一邊做飯一邊想着下午帶着石一珏去村裏祭拜他父母的事情,而石一珏此時也希望李洪亮可以早些放下仇恨,只有這樣,他才能學到蠱術,而且他也明白,巫雀並沒有死心,還在虎視眈眈的盯着李洪亮的。

中午做好飯以後,石一珏還特意炒了幾個小菜,當李洪亮看見長壽命和紅雞蛋的時候也非常開心的笑了起來,吃完飯以後,石一珏看着李洪亮笑了笑說道:“來吧,吃蛋糕!”

說着話,石一珏便把蛋糕打開了,而因爲蛋糕太小,所以只能切成四份,一人一份,留下來一份等着李洪亮晚上回來的時候再吃。

幾個人開開心心的吃着蛋糕,吃完飯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中午兩點多了,因爲要下山去村裏祭拜李洪亮的父母,所以三個人也就沒有多做猶豫,便帶着李洪亮下了山。

而這次是石一珏帶着李洪亮走的一條密道,這個密道到山下僅僅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但是沿途非常的陡峭,很危險,但是也只能如此了,如果走大路的話,最少也得一天一夜,所以時間有些來不及。

等着他們幾個人到了山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天色還沒有太過昏暗,隨即石一珏便帶着李洪亮去找自己父母的墓碑去了。

而村裏人也都看見了李洪亮石一珏以及念彩姑娘他們三個人了,看見這三個人的時候,村裏人對於之前的謠傳已經深信不疑了,之前都以爲是謠傳,說李洪亮進了寨子裏了,沒有想到,今天看到了石一珏和念彩的裝扮以後,他們確定了,李洪亮真的進了寨子裏面了。

石一珏面帶微笑的看着村裏的人,但凡別人跟他打招呼,他都會微微一笑,表示禮貌,而李洪亮則是一句話不說的樣子往前走着。

石一珏看着李洪亮的樣子心裏自然也明白他心裏的感受,此時的李洪亮看見村裏的人,心情肯定不好,所以石一珏也就沒有說什麼任由他往前走了。

到了李洪亮父母的墓碑前的時候,李洪亮拿着買好的紙錢和一些祭品跪在了自己父母的墓碑前,石一珏看了一眼念彩,示意他們兩個人別在這裏了。

索性,念彩也是個懂事的姑娘,看到石一珏的眼神以後,自然也就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了,念彩和石一珏走到了邊上。

念彩看着石一珏開口問道:“石大哥,我覺得洪亮的命很不好的。”

石一珏自然也明白她話裏的意思,石一珏摸着自己的下巴衝着念彩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因爲如此,所以我才更希望他能放下仇恨,只有放下仇恨,我纔會叫他學蠱術,否則他現在學習了蠱術,誰知道他會不會走上一條邪路,一條不歸路呢。”

念彩姑娘聽完了石一珏的話以後,點了點頭,看着石一珏說道:“石大哥,小洪亮也夠可憐了。”

石一珏聽完以後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終究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就在兩個人沉默的時候,突然一道凌厲的眼神衝着石一珏這邊看了過來,石一珏放佛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這個眼神一樣。

緊跟着石一珏緩緩的開口說道:“出來吧!”

果然,這個時候從後面走出來一個人,這人跟石一珏的裝扮幾乎沒差,都是苗人的服飾,他走過來以後看着石一珏和念彩笑了笑說道:“今天是小洪亮的生日是嗎?”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巫雀。

巫雀這個時候回過頭一臉笑意的樣子看着石一珏。

石一珏淡笑了一下,看着巫雀緩緩的說道:“巫雀,怎麼什麼地方都有你呢?”

巫雀無所謂的樣子衝着石一珏聳了聳肩說道:“我也是碰巧看見而已。”說到這以後巫雀看着石一珏問道:“這孩子還不想交給我嗎?”

石一珏衝着巫雀搖了搖頭,冷嘲熱諷般的說道:“現在李洪亮都已經是我徒弟了,你還不死心是嗎?”說到這以後石一珏的臉色突然就變了“我勸你最好離這孩子遠一點,否則你別怪我不念舊情!”

這個時候巫雀袖口裏鑽出來一條白色的蛇,這蛇從巫雀的袖口裏鑽出來以後,衝着石一珏猛然呵斥了一聲。

石一珏看見這一幕以後,饒有興趣的看着巫雀說道:“你要鬥蠱?”

巫雀搖了搖頭,哈哈的笑了起來“你我兄弟之間怎麼會鬥蠱呢,再說了咱們都是一起長大的,鬥蠱對咱們有什麼好處?”

其實在巫雀的內心早就恨不得將石一珏弄死了,但是石一珏也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所以想對他下手,有些難,且不說巫術們怎麼說,就石一珏這一關自己都不好過,如果真的和石一珏鬥蠱,那麼後果一定是兩敗俱傷,這樣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好處。

而反觀石一珏這邊,他放佛並不害怕巫雀一樣,嘴裏淡笑着說道:“既然不想鬥蠱,就把你的那些惡毒玩意給我收起來,否則我下次在聽到他對我呵斥了,事情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巫雀輕輕的拍了拍那白蛇的腦袋,嘴裏淡淡的說道:“小白,快回去吧!”

叫小白的蠱蛇惡狠狠的看了一眼石一珏以後,怪怪的鑽到了巫雀的袖口裏面。

巫雀收起來自己的蛇蠱以後,望着念彩笑了笑說道:“念彩,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麼喜歡纏着石頭?”

念彩嗯了一聲,但是也沒有說什麼。

倒是石一珏一臉淡然的樣子對着巫雀說道:“巫雀,你到底有沒有事情,如果沒有事情的話,你最好快些離開這裏!”

巫雀聽完以後四下看了一眼,緊跟着聳了聳肩,淡淡的說道:“我沒有什麼事情,我也是路過,看看你陪着你徒弟是怎麼過生日的。”說到這以後巫雀放佛是自言自語又放佛是故意說給石一珏聽得一樣“只要這人,一旦有了慾望,有了仇恨,那麼加以利用,便會非常容易的就控制住了。”

石一珏聽完巫雀的話以後頓時面色大變,他的臉色非常的難看“巫雀,我警告你,你最好給我離李洪亮遠一點,否則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巫雀聽到石一珏對自己的威脅以後,心裏一陣邪火也涌了上來,他死死的盯着石一珏看了起來。

兩個人此時的氣氛有些劍拔弩張的樣子,而念彩姑娘在一旁也不好說什麼,畢竟石一珏和巫雀都是和自己從小一起到達的,而且此時自己如果插嘴的話,甚至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兩個人對峙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巫雀突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石頭,你不用如此緊張,我不會明搶的,如果哪天李洪亮願意自己來找我了,那便是我和他的事情了就,與你無關了就,到時候即使有寨子裏的人幫你說話,怕也不頂用了。”

石一珏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但是沒有繼續說話。

而巫雀這個時候看了一眼石一珏以後便轉身離開了。

石一珏盯着巫雀的背影,心裏一陣擔憂了起來,他有些擔心李洪亮這個孩子了,如果李洪亮真的哪天被仇恨衝昏了頭腦去找了巫雀的話,他不確定會有什麼樣子的後果。

而這個時候李洪亮也已經祭拜完自己的父母了,衝着石一珏走了過來,他看到石一珏的臉色有些難看,想開口問的時候,念彩姑娘卻衝着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說話。

李洪亮也知趣的沒有說話,隨後石一珏便帶着李洪亮回到了寨子裏面,那天晚上的時候石一珏沒有說話,念彩將李洪亮送回來以後便也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晚上的時候李洪亮看着石一珏的房間還亮着燈呢,於是便走了進去,石一珏看見他進來了以後,恢復了常態的樣子看着他說道:“你怎麼來了?”

“師傅,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事情了?我看你一下午臉色都特別的難看。”李洪亮如實的說道。

石一珏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一下子就軟了,他衝着李洪亮搖了搖頭說道:“與你無關。”說到這以後石一珏一臉鄭重的樣子看着他問道:“洪亮,我問你,如果我現在讓你放棄報仇,你會嗎?” 088 山精的故事(6)

李洪亮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稍稍愣了一下,隨即看着石一珏點了點頭說道:“只要是師傅說的,我都會去做,師傅是我李洪亮一生中最大的恩人。”李洪亮的話語異常的真誠。

也許,這幾句話只是在當時說出來的時候非常的真誠吧。

石一珏聽到李洪亮如此真誠的態度以後,深呼了口氣,衝着他點了點頭說道:“明天我開始教你蠱術!”

李洪亮聽見石一珏要教自己蠱術了,心裏忍不住一陣興奮了起來“師傅,你說的是真的嗎?”

石一珏衝着李洪亮深深的點了點頭,嘴裏緩緩的說道:“是的。”其實石一珏現在教李洪亮蠱術只是因爲想讓李洪亮以後獨自面對危險的時候可以有自己獨當一面的能力,就比如說遇到巫雀的時候,雖不至於被動,但是至少也要有還手的能力。

而因爲巫雀的蠢蠢欲動,石一珏也越來越擔心李洪亮的事情,但是事實上來說,石一珏的擔心是對的,因爲巫雀從頭到尾就沒有死心,一直想要得到李洪亮這個孩子。

第二天,天很晴,也是李洪亮過完八歲的生日的第二天。

李洪亮開始跟着石一珏學習蠱術,而石一珏對於李洪亮也是盡心盡力的,李洪亮這孩子雖然天賦不高,但是他卻比一般人要用心,別人用一天背會的東西,他肯用一天一夜,晚上也不眠不休的學習,這一點看在石一珏的眼裏倒是很欣慰。

甚至有時候他有些心疼如此拼命的李洪亮,但是此時的石一珏也漸漸明白,在李洪亮的心裏,那個仇恨可能也放不下,但是至少自己在他身邊,他就不敢輕舉妄動的,想到這以後石一珏的擔心也就少了一些。

其實很多時候石一珏也在想一個問題,他教李洪亮的這些蠱術到底是對是錯?他不知道,但是爲了可以讓李洪亮好好的活下去,不被人欺負,他沒得選,只能這麼做,否則巫雀什麼時候有了謀害李洪亮的心思,自己明面上能幫到他,可是李洪亮暗地裏該怎麼辦?

但是石一珏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而對於李洪亮來說,眼前只有自己學習好蠱術,才能讓自己變得強大,才能讓自己足以立足,也只有這樣他才能讓那些曾經蔑視自己的人,擡起頭跟自己說話,也只有這樣,他才能不被人欺負,不被人輕視,不被人瞧不起。

更重要的一點,報仇!

李洪亮深深的明白自己師傅不讓自己報仇是爲了自己好,但是在李洪亮的心裏,他過不了那道坎,他總覺得自己父母的死就是村裏人造成的,而自己走到了這一步也是村裏的人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們那種異樣的眼光,也許自己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自己也許也會跟一個普通的孩子一樣。

陪在父母身旁,但是他父母也死了,父親去世了,母親也是悲傷過度而病死了,即使李洪亮準備離開村子裏的時候,村裏人對自己的侮辱打罵在他心裏都成爲了深深的印記。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每次想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李洪亮的內心就是一陣刺痛的感覺,所以他選擇拼了命的去學習蠱術,讓自己把這些事情拋之腦後。

就這樣,時間過的很快,匆匆忙忙幾個春夏過去了,而且李洪亮的蠱術也學習的非常不錯,甚至有時候石一珏都會忍不住誇他幾句。

而這幾年裏李洪亮的努力石一珏也都看在了眼裏,所以對於李洪亮的努力,石一珏也非常的認可。

一直到那天,寨子裏需要派人下山去拿供奉了,其實也就是一些村裏人供奉的糧食,念彩找到了石一珏希望石一珏可以讓李洪亮下山看看去。

而這幾年裏李洪亮一直都是在寨子裏學習蠱術,基本上沒有出過門,這次拿供奉是個機會,所以念彩也希望石一珏可以同意讓他去村裏看看去。

石一珏想了一陣,衝着念彩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讓他下山,但是他不能出事,不能出任何危險。”說到這的時候石一珏還是有些擔心,因爲他感覺巫雀對於李洪亮還沒有死心呢。

念彩聽到這以後衝着石一珏笑了笑說道:“石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年山下的供奉都是我來管理的,我還能不保護好洪亮啊?再說了這小屁孩子也是我一直看着長到這麼大的,我能讓他出事嗎?” 089 山精的故事(7)

而聽見這句話的李洪亮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心裏明白,石一珏是爲了自己好,想到這以後他衝着石一珏點了點頭,說道:“師傅,我明白!”

石一珏嗯了一聲,看着他笑了起來“快吃飯吧!”

說着話,兩個人便低下頭吃飯了。

吃完飯以後石一珏洗了碗筷以後,石一珏看着李洪亮突兀的說道:“洪亮,明天下山的時候不要惹事,給念彩幫完忙看完你父母然後就早些回來,知道嗎?”

李洪亮聽到這以後點點頭,心裏自然也明白是什麼意思。

當天晚上的時候石一珏便早早的去休息了,而李洪亮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睡覺了,躺在牀上他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明天的事情內心就有一種莫名的激動,也說不出來是爲什麼。

這個時候李洪亮揮了揮手,一隻白色的蜘蛛看着樣子有大拇指那麼大的樣子,那蜘蛛趴在了李洪亮的手臂上,李洪亮對着這個蜘蛛緩緩的說道:“小白,你怎麼還沒睡呢?”

而這個蜘蛛只是趴在那裏沒有說話,這便是李洪亮的本命蠱,小白,一隻白色蜘蛛,從山谷裏上萬只黑蜘蛛裏找出來的一隻蜘蛛,唯一一隻白色的蜘蛛,而李洪亮便選中了他做自己的本命蠱。

他的小白和石一珏的一樣,都是蜘蛛,只是石一珏的本命蠱是一隻黑色的蜘蛛王,而至於李洪亮的這個本命蠱,石一珏都沒有搞懂,爲什麼會突如其來的出現一隻白色的蜘蛛,不過看李洪亮喜歡,也就沒有阻止他用小白做本命蠱。

而這小白也算是和李洪亮同生同死的本命蠱,但凡被煉化爲本命蠱的蠱物都是通人性的,他們最大的好處就是忠誠。

第二天早上,天色晴朗。

李洪亮早早的就準備好了要用的紙錢,還有一些燒給他父母的一些東西,李洪亮準備好這些以後就去寨子的門口等着念彩姑娘了。

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鐘的時候念彩和幾個寨子裏的壯漢推着車子走了出來,這車子是以前的板車,專門拉東西用的木板車。

念彩看見李洪亮以後,趕忙走了過來,衝着他笑了笑說道:“早上吃飯了嗎?”

李洪亮搖了搖頭說道:“沒呢,早上來的太匆忙了。”說完以後李洪亮忍不住的撓了撓頭憨厚的笑了起來。

念彩這個時候從自己的包袱裏拿出來兩個饅頭還有一瓶水遞給了李洪亮,對他笑着說道:“吃吧,我就知道,你師傅早上肯定懶得給你做飯,你自己來的又早,肯定沒顧得上吃飯。”

李洪亮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接過了饅頭和水,一邊喝水一邊吃着饅頭。

幾個人就這樣緩緩的往山下走,李洪亮吃飽喝足以後看着念彩問道:“念彩姐姐,我們回來也從山路上回來嗎?”

念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不然你以爲咱們從哪裏走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師傅帶你走的那個密道太窄了,應急用還行,咱們要是長途運送東西,按山道太窄了,不好走。”

李洪亮哦了一聲以後便繼續往前走着了。

念彩一邊走一邊看着李洪亮笑着說道:“這次咱們在山下呆兩天,等到了山下,你想去哪裏就去哪裏玩,不過。”說到這的時候念彩頓了一下,語氣有些嚴肅的說道:“你千萬不能惹出什麼事情,否則我沒辦法像你師傅交代的,知道嗎?”

李洪亮一聽念彩給自己放假了,心裏就激動了,對於李洪亮來說已經很久沒有自由活動了,在寨子裏的這些年自己一直都是在研究蠱術,要麼就是在寨子裏活動,而且還不能隨便出入寨子的大門,生活可謂非常的枯燥,現在有了一個可以自己玩的時間了,他心裏哪能不激動呢。

而念彩自然也明白李洪亮的想法,在念彩的心裏,李洪亮終究是個孩子,孩子的天性就是愛玩,她不想抹殺掉李洪亮的這種天性。

這次的山路走的也異常的快,相比他第一次來山裏的時候走了一天一夜,而念彩他們這次出發的時間也比較早,因爲早上六點多就出發了,外加上走的路也相對近一些,中途基本上也沒有休息,他們到了村子裏的時候已經是四點多了。

李洪亮看着眼前這熟悉的存在,心裏忍不住泛起了一陣漣漪,自己已經很久沒有來過這村子了,六年了,想到這以後李洪亮看了一眼念彩姑娘,撓了撓頭說道:“念彩姐姐,晚上你們在哪住啊?”

念彩這個時候歪着腦袋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他說道:“村子裏會給咱們安排住所的,怎麼了?”說着念彩有些疑惑的看着李洪亮。

李洪亮這個時候看着念彩姑娘,有些難爲情的說道:“念彩姐姐,我想回家住着,我已經很久沒有回過自己家了,我想回去看看去。”說着話李洪亮擡起頭看着念彩。

念彩看着李紅的這個眼神,心裏忍不住泛起了一陣憐愛,跟着她摸了摸李洪亮的腦袋對着他說道:“好,那你記得兩天後早晨在這裏等我,知道嗎?”

李洪亮聽完以後笑着點了點頭,念彩看着他繼續叮囑道:“不許跟人吵架,不許惹事,知道不?”

豪門溺寵之萌寶甜妻 “我知道了念彩姐姐,你就放心吧。”說着話李洪亮便一蹦一跳的走了。

念彩看着李洪亮的背影,心裏一陣酸楚,這孩子真的挺可憐的。

而李洪亮到了自己家的時候,心裏泛起了一陣酸澀,往日一幕一幕的場景如同電影一般徘徊在了李洪亮的腦海裏,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忍不住跪了下來,眼淚也流了出來。

不得不說,12歲的李洪亮已經是相當的早熟了,單單拿李洪亮的心智來說,很多十七八歲的孩子都沒有李洪亮的這份心智,或許真的是磨難讓人早熟,而李洪亮經歷的又是非人的磨難。

許久,李洪亮緩緩的站了起來,他推開了房門,一層厚厚的灰塵掉了下來,裏面到處都是蜘蛛網,還有灰塵,院子裏此時也都是雜草叢生了。

李洪亮跟着嘆了口氣,放出來了小白,對着小白說道:“小白,你看,這就是我家。”

那蜘蛛依舊是沒有迴應他,可是李洪亮放佛是得到了感應一樣,緊跟着繼續說道:“我有些想我爸爸媽媽了。”說着話李洪亮的眼淚再一次流了出來。

好像昔日的一切都發生在昨天一樣,只是昨天自己的父母纔剛剛離世一樣,但是他卻深深的知道,這些事情已經過去六年了,從自己七歲那年離開了村裏,從自己七歲那年開始這些事情發生了,他心裏的感受沒有人能理解,也沒有人能體會,李洪亮終究還是個孩子,他承受了太多太多他不該承受的東西。

這個世界沒有如果,他也只能去硬着頭皮去承受,或許這就是命吧!

李洪亮就這樣癱坐在地上,只要一想到以前的事情,他的腦海裏就是一陣哀傷的情緒。

而這個時候邊上一個人遞給了他一張紙巾,看着他說道:“孩子,擦擦吧!”

李洪亮聽見這個聲音的時候愣住了,他下意識回過頭看了過去,李洪亮看着眼前這個男人總是感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又好像沒有見過,但是他身上熟悉的氣息讓李洪亮心裏明白,他也是寨子裏的人。

而這個時候這這男人衝着李洪亮笑了笑說道:“愣着幹什麼呢,快擦擦你的眼淚吧!”

這人說話的聲音溫柔如玉,卻透着一股子詭異的感覺。

李洪亮接過了紙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痕以後,擡起頭對着眼前的男人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是寨子裏的人吧?”

男人聽完以後點了點頭,一襲黑衣看着非常的神祕。

李洪亮這個時候站了起來,隱隱約約感覺眼前這個男人不簡單,緊跟着他開口問道:“我也是寨子裏的人!”

“我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的故事。”說到這以後這個男人對着李洪亮笑了起來“其實,如果我是你,我會將村裏的人全部殺光,因爲他們每個人都該死。”

李洪亮聽到這幾句話的時候心裏猛然一震,眼前這個人居然如此的瞭解自己,緊跟着他有些警惕了起來,下意識就把自己的本命蠱亮了出來,只見那白色的蜘蛛,突然之間開始死死的盯着眼前這個黑衣男人。

而這個黑衣男人看見李洪亮的本命蠱以後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小朋友,你還是將你的這玩意收起來吧,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我的蠱物會不會將你這小蜘蛛給吞噬掉!”

說着話黑衣人突然亮出來一條白色的蛇,見見的腦袋,眼神非常的惡毒,看的李洪亮心裏一陣陣的發麻,他緊跟着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和你師傅是朋友,我的名字叫巫雀。”黑衣男人對着李洪亮一五一十的說道,說完他還饒有興趣的看着李洪亮。 090 山精的故事(8)

而對於李洪亮來說,巫雀這個名字他聽到過,他師傅和念彩談話的時候聽到過,但是他並不知道巫雀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甚至不知道他師傅所說的危險,大部分都是來與巫雀對於他的虎視眈眈。

這個時候李洪亮擡起頭看着巫雀說道:“我聽我師傅說過你的名字!”說到這的時候李洪亮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些不懷好意的樣子,於是便對着他開口說道:“好了,謝謝的你的紙巾,但是請你離開吧,這裏是我家!”

巫雀聽到這的時候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李洪亮,心裏有些嘀咕了起來,難道石一珏已經跟他徒弟說了讓他小心自己嗎?但是如果說的了話,他不會不知道自己的,想到這以後巫雀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洪亮,緊跟着笑了笑說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爲什麼來找你嗎?”

Views:
6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