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大的靈壓,我感覺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牧童看着那雙眼睛半闔半閉間閃爍的流光,沉聲說道。

衆人受到靈壓的脅迫根本無法說話,只能警惕的擡頭看着對方。

所有人中最輕鬆的恐怕要算是黃大師了!

他解釋道:“眼前的靈壓並不是這個女娃子自己發出的,而是她體內的鬼胎,嘿嘿,這還要取決於我煉製的人種蠱。。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些導管中注入的東西,已經完全改變了她體內的結構,讓她的身體和靈魂都發生了變異!讓她成爲了最適合滋養鬼胎的溫牀!”

“而且按照我對柯雲泣的瞭解,他給那女娃子注射的東西都是最頂級的,恐怕.他是想培養出史上最強鬼胎!”

史上。。最強鬼胎?

衆人倒吸一口氣,但卻覺得非常有可能,畢竟眼前的鬼胎還沒有出生已經可以宿主,而且單單依靠靈壓就將他們完全壓制,實在是不容小覷。

鬼娃娃轉頭看向培養基中的母親王亞婷,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目光。

就在衆人被李若曦看的渾身來時,空間的震顫也越來越大!

“哐!哐!哐!”

那震顫有頻率的震顫着,彷彿有什麼龐然大物在慢慢地接近。

衆人臉上驚異不定,感到心頭一震壓抑。

就在這時,衆人感到空間一暗,然後便看到最頂部一張巨大的臉龐出現在衆人眼前。

“天啊!那是什麼怪物?”王亞婷驚聲叫道。

粗獷的面孔,粉色的肌肉,還有額頭上碧綠的裂縫,讓人感到震驚。

“吼!”

巨人大吼一聲,那額頭的裂縫發出一道綠色的光芒將李若曦籠罩起來。

“吼!”

李若曦猛然擡頭望着巨人,發出一聲嘶吼,紫瞳中驟然射出兩道紫光。

轟!

紫光射在巨人額頭的綠色裂縫中,巨人慘嚎一聲,似乎受到了某種傷害。

不過很快衆人便感到一陣更加劇烈的震顫!

空間來回搖晃着,牆壁上出現了一條條裂縫,牆上鑲嵌的攝像頭一個接着一個落下,狠狠地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地面上裝着器官和怪物的培養基也接連損毀,只不過當有東西砸向關着幾人的培養基時,那培養基上的符文閃動,將那些瓦礫碎石阻攔了下來。

一時間,原本衆人想要逃離的培養基反倒成爲了此時最安全的地方。

“本源輪迴碎片?那竟然是本源輪迴碎片!”

情況越來越惡劣,衆人都有些不知所措,而忽然間黃大師尖叫一聲。

“師父,你在說什麼?什麼本源輪迴碎片?”蔣舟舟大聲質問道。

黃大師回到:“我是說那巨人的額頭是我們一直要尋找的本源輪迴碎片!”

聽到兩人的交談,衆人奇奇一愣,隨即看向頭頂咆哮的巨人,眼中充滿了炙熱的光芒。 下午六點鐘。

秦穆然走出洋城執法會,並沒有回老街,而是掏出手機,撥通了陳雅玲的電話。

「秦弟弟,這才一天沒見,你是又想姐姐了嗎?」

電話中,陳雅玲言道。

「雅玲姐,你知道什麼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我現在深有體會啊!」

秦穆然笑道。

「我現在還在公司,不過馬上下班,你在哪兒?晚上一起吃個飯去?」

秦穆然環視四周,笑道:「沒問題,我現在在洋城執法會大樓前,剛發了筆小財,今晚我請客。」

「好,我馬上開車過去接你。」

掛斷電話,秦穆然伸手摸出沈中仁塞給自己的銀行卡,聽沈中仁說,這裡面有二十萬,應該不假。

二十萬,對他秦穆然來說,或許是個小錢,但絕對夠吃幾頓好的了。

拿了沈中仁的錢,還把他給送進去了,真特碼爽!

半個小時,一輛珍珠白的凱迪拉克停在秦穆然面前,車窗搖下,陳雅玲坐在駕駛位上,一身低胸百合色弔帶裝,性感十足,彷彿是特意回家換的新衣服。

「秦弟弟,久等了,上車吧!」

秦穆然坐進副駕駛位上,調低車座,半躺下,從側面透過陳雅玲半透明衣裝,隱隱看到一絲不可描述的畫面。

哇靠!

這不是赤裸裸在勾引自己嗎?

陳雅玲啟動車子,笑道:「秦弟弟,你怎麼來這裡了?」

「沒什麼,有人請我去執法會喝茶,所以出來晚了。」

「執法會?」

「喝茶?」

陳雅玲眉頭一皺,差點兒把車開到對向車道上。

陳雅玲在洋城生活多年,她心裡很清楚,洋城執法會的茶可不好喝,秦穆然怎麼會被請去喝茶?

「秦弟弟,你還好吧?要不要先去醫院一趟?」

陳雅玲擔心問道。

「不用,我身體好,百毒不侵,除了你……」

陳雅玲呵呵一笑,沒再多言。

秦穆然之所以想約會陳雅玲,他只是想跟陳雅玲了解一些關於情況,順便晚上放鬆一下也不可以。

據李洪天和龍正天透漏出的消息,秦穆然感覺,洋城老兵退役金的事情,十有八九和洋城陸家有關係。

「秦弟弟,今晚想吃點兒什麼?」

陳雅玲言道。

「看你喜歡吧!我只負責掏錢請客。」

秦穆然笑道。

陳雅玲透過車窗,朝兩旁繁華商業街道看了幾眼,笑道:「既然你花錢,那我就不客氣了,好好宰你一頓。」

「不用客氣,咱們又不是外人,對吧?」

秦穆然的笑意中,別有一番滋味,雖然他和陳雅玲相識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畢竟發生了負零度關係,所以雙方都不怎麼感到拘束。

陳雅玲將車,停在一家餐廳前的廣場上。

下車后,秦穆然環視四周,發現陳雅玲車旁停著的一臉橘黃色法拉利跑車。

這時候,陳雅玲關好車門,言道:「這家米其林餐廳不錯,聽說這裡新來了一個大廚,有不少特色餐,今晚咱們就來這家餐廳吧!」

秦穆然抬頭看了眼餐廳。

三星米其林餐廳,確是不一般!

這時候,陳雅玲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那輛橘黃色法拉利,眼神中流露出几絲驚訝。

「他怎麼也在?」

陳雅玲低聲詫異。

聽到陳雅玲的話,秦穆然驚奇問道:「雅玲姐,你在說誰?難道,你認識這輛車的車主嗎?」

秦穆然仔細一想,也並不覺得奇怪。

洋城雖然是夏國南方第一大都市,但即便如此,這種限量款的法拉利跑車,恐怕也只有洋城三大世家才有資格開,而陳雅玲作為三大世家之一李家的拍賣師,他認識三大世家的人也在情理之中。

陳雅玲笑道:「洋城陸家大少爺,陸永豐,在生意場上打交道認識的,很討厭的一個人。」

陳雅玲話雖如此,但神情間,秦穆然卻並沒有看到他反感的神情。

秦穆然一笑,陪陳雅玲朝米其林餐廳走了進去。

這次秦穆然約陳雅玲,就是為了打聽洋城陸家的情況,而陸永豐的出現,給了秦穆然一個很好的契機。

「雅玲姐,想不到你還能結識洋城陸家大少爺,他人怎麼樣,有我帥嗎?」

秦穆然神情,流露出一絲迷之自信。

「有,他跟我表白過幾次,不過被我拒絕了!」

陳雅玲言道。

秦穆然有些驚愕,想不到陳雅玲和洋城陸家大少爺還有這麼一段往事,那今天萬一碰到,豈不是會很尷尬?

「雅玲姐,你說他比我帥,這一點我可不敢苟同,他不過就是個紈絝子弟,而我秦穆然,可是中海四大秦家家主……」

秦穆然笑道。

「不,陸永豐這個人,跟別的富家子弟不一樣,他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

聽到陳雅玲的話,秦穆然有些驚愕,甚至是難以置信。

現在的紈絝子弟,有幾個有原則的?整天不是學明星玩多人遊戲,就是學企鵝無恥無下限,原則?可笑!

但是陳雅玲的神情,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陸家的情況有些複雜,你不了解,陸永豐是陸家家主跟他前妻的兒子,他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陸永慶,這麼多年來,陸永豐一直被他弟弟暗中排擠,現在他在陸家的地位,並不怎麼高……」

「那他還開法拉利?」

「怎麼?羨慕了?」

秦穆然冷冷一笑。

「我羨慕他?我一條天之痕,能買他一個車隊!」

……

進入餐廳,秦穆然帶陳雅玲,找了一處靠窗的座位,一名服務生立刻拿著菜單走了過來。

點過餐后,秦穆然才步入正題。

「雅玲姐,你在洋城時間長,對這裡比較熟悉,你能跟我仔細講講,陸家的情況嗎?」

「洋城陸家,家主陸天魁,兩個兒子陸永豐和陸永慶,在三大世家中,陸家的實力明顯強於姜家和我們李家,主要從事金融行業,性質類似於私人銀行吧,而且背後關係很大,聽說在京城都有人脈,甚至拿下了發放洋城退役金的大任務,即便放眼整個夏國,陸家也絕對排得進前十……」

洋城陸家,果然來頭不小。

洋城退役金的發放,陸家是把的最後一道關口,洋城老兵退役金不翼而飛,這件事情,陸家絕對脫不了干係。

秦穆然眉頭一皺,眼神中閃過一絲寒光。

不管他陸家背後關係有多大,如果這筆錢真是被陸家吃了,那他秦穆然,絕對要讓陸家怎麼吃的再怎麼吐出來! “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廣闊的空間外,諸葛第一看着遠處的大將軍抱着飛船不斷地搖晃着,恨聲說道。

王教授見狀,大笑道:“哈哈,不要氣餒了!你將見識到史上最偉大的轉生計劃,沒什麼好遺憾的了!”

砰!

王教授剛說完,膝蓋上便捱了一腳!

他的身體猛然撲倒在地上,但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鐵血的手爪已經卡住了他的脖子。

“說,到底怎麼樣才阻止你口中的轉生計劃?”

王教授看着凶神惡煞的鐵血,咧嘴一笑,露出兩排帶血的牙齒:“沒用的,哈哈,沒用的!鬼胎已經和本源輪迴之力相見,血月當空,時機成熟,這裏的磁場已經和鬼胎產生了共鳴,只要姓萬的不出意外,降服了趙小川,轉生計劃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砰!

聽到王教授的話,鐵血氣的不行,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鼻涕混着血液噴出,王教授滿口是血,牙齒也被打落幾顆,但卻根本不在意,依然咧嘴嘲笑道:“殺吧!殺了我,你也改變不了現狀,只要轉生計劃成功,姓萬的就會同時運用詛咒之力和輪迴之力,並且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的他將掌控部分六道輪迴!”

“你知道這意味這什麼麼?這意味着一個新時代的來臨,這意味着一個神話的崛起,而我就是這個時代的領軍人物,是這個神話的締造者!”

鐵血越加的氣憤,再次掄起拳頭想要毆打王教授,然而一旁的諸葛第一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諸葛第一凝重道:“等等,情況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兒!”

原本憤怒的鐵血轉頭順着諸葛第一的目光望去,不由微微一愣。

只見飛船的頂部射出兩道紫光,那大將軍猛然慘叫一聲,身體後仰,向着地面倒去。

隨着大將軍的倒下,和他觸手連接的成千上百個培養基猛然亮起,彷彿夜空的繁星乍現。

赤橙黃綠青藍紫,各種顏色的培養基發出的光芒象徵着各類強者。

諸葛第一等人此刻才意識到原來剛纔他們在培養基中逃出來是多麼的幸運。

“你們看,大將軍又站起來了!”

所有人以爲大將軍將會倒地,但當滿天的培養基亮起的那一剎那,大將軍的身體一頓,然後衆人感覺眼前一花,大將軍竟然又站了起來。

對此,有人大聲驚呼,而驚呼過後又是震撼。

大將軍站起來後,頓足捶胸,顯得十分的生氣!

大地顫抖的更加厲害,培養基之前連接起來的巨大法陣慢慢降下,將整個飛船籠罩起來。

陣法上符文閃動,飛船被禁錮在空中一動不動。

“反噬?這怎麼可能?我的計算應該是完美無缺的,爲什麼鬼胎和本源輪迴碎片會相互排斥呢?”王教授見狀,驚聲高呼。

鐵血和他身後的改造人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彷彿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忽然間,大將軍僅有的一隻手臂一甩,無數的觸手再次出現,並且如同有生命一般沿着飛船的縫隙快速竄入到裏面。

“啊!你們看,李若曦受到攻擊了!”

當觸手進入到飛船的同時,在實驗室中抵抗着“地震”的衆人也看到了觸手。

血紅、粗壯的觸手如同古樹般從頂部垂下,轉眼間已經將李若曦的周圍籠罩其中。

.тt kán.C〇

李若曦紫瞳閃動,插在身上的五彩導管不斷甩向觸手,紫瞳半闔半閉間更是釋放出恐怖的攻擊。

轟!

紫光擊中觸手,大量的綠色液體從中爆裂,震耳欲聾。

噼噼啪啪!

觸手和導管對撞,糾纏,針尖對麥芒,兩者互不相讓。

一時間,空間中光芒閃爍,爆炸聲接連不斷,同時受到那些爆炸的影響,周圍的牆壁懸掛的攝像頭也隨之落下,給下面造成了嚴重的困擾。

“不好了!你們看,李若曦快要堅持不住了!”胡籽大聲喊道。

衆人連忙擡頭望去,這才發現那些導管和觸手在碰撞間雖然都各有損傷,但是導管有限,觸手無窮。

不一會兒,李若曦所用的導管已經寥寥無幾,身體完全被籠罩在觸手當中,甚至漸漸地消失了蹤跡。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