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還沒有停止完胡思亂想,我的頭便被安如觀強行扣除,他的吻便落了下來。我眼睛驀地瞪大,不可思議的看着近距離的安如觀。

這是我們十年來最近的一次解除,心像是不受我管似的跳的飛快。 蘇紫萱一聽,脖子都紅了。

「不可能啦,你沒看到紫萱姐連路都要走不了了嗎?這很明顯是牛的實力不一般!」小助理反駁道。

「是這樣的嗎?不是因為初次破瓜的原因嗎?」趙敏奇怪的問。

結果小助理就和趙敏爭吵起了樂天的持久性問題,蘇紫萱打死也不開口了,這種事怎麼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呢……

「喂!你們過來一下,和你們說點事。」

樂天喊道。

幾個女人湊了過來,她們看著樂天和王楚楚。

「那個……我剛剛和楚楚說好了,這個東西是一件奇珍,但是因為它不可分割的原因,這個東西就由王楚楚保管,等將來的公司成立,王楚楚會按照自己的股份給我們每個人一些股權,我們坐等分紅就行了。」樂天說道。

「什麼意思?什麼股權?楚楚你開公司了?」趙敏奇怪的問。

「還沒有,只是這樣設想了一下……」王楚楚搖搖頭。

「樂天,你又在和我們開玩笑……公司是那麼好開的嗎?還給我們分股份?一塊破骨頭能有多少股份?」趙敏滿不在意的說道。

「反正我和已經和你們說了,要的話一會一起簽合同,不要的話……我就當你主動放棄,你的那一份就有我們分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結果蘇紫萱、韓妮妮、小助理一個個興緻勃勃的圍著樂天問來問去,也不知道韓妮妮在哪裡拿出來一支筆,還真的現場寫起了股份分配協議。

趙敏看了看,她慢慢的湊了過來。

「唔……我想了想……」

「還是決定不參加?那我們可不客氣了……」蘇紫萱笑著說道。

「不!不!白給的錢傻子才不要……我現在老公也不管我了,我自己更生也沒個孩子養老,能多賺一點多賺一點。」趙敏可憐巴巴的說道。

這麼一說,幾個女人齊齊的看著趙敏。

「小敏……你去醫院看過了嗎? 太子妃又作妖了 為什麼不能有孩子?」蘇紫萱問。

「看過不知道多少了,一開始是有點小毛病,可是早就好了,孩子一直也不來,我也沒辦法,現在連個男人都沒有……就是想有孩子也有不了了,在等個五年,年紀真的大了我就徹底死心了。」趙敏幽幽的說道。

她一邊說居然還一邊看著樂天。

「靠!你看我幹嘛?我可不是種馬……」樂天翻了個白眼。

趙敏笑呵呵的不說話了,其實她的思維已經是典型的現代女性自強思維了,自己能賺錢完全不依靠男人,孩子對趙敏來說可能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這種情況下,單身其實是最好的選擇。

最終合同起草好了,幾個人都在上面簽了手印。

「剩下的楚楚你去和小秋談吧……反正你到手的股份越多,我們分的也就越多!我估計你應該可以拿到百分之八十的股份,然後我們五個人分百分之六十,你自己拿百分之二十!」趙敏說道。

她雖然是個記者,但是她也自學了經濟專業和管理專業,有時候她也會採訪一些財經新聞。

王楚楚看了看合同。

「百分之二十的話……有多少錢?」她問。

她對這個數字完全沒有概念。

「要是一年能賺一百個億,你就能分二十億!大體就是這麼個概念……」趙敏回答。

王楚楚好一會沒回過神。

其實每個人都把這個當成一個玩笑,根本就沒有想到王楚楚真的能做出點什麼,就是打發時間一起說說話罷了。

「樂天!你偷吃了我們家紫萱,現在你該老實交代,什麼時候結婚了吧?」趙敏審視著樂天。

樂天驚詫的看著趙敏。

「你怎麼知道?」

「你當我們瞎啊?一個生龍活虎的女人突然連路都走不了了,誰還不知道?嘖嘖嘖……看不出來你這個傢伙火力挺足的啊?」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趙敏審視著樂天。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蘇紫萱急忙轉過身。

「唔……一般般吧,也就是兩個來小時,不多不多……」他笑呵呵的回答。

「切!你吹牛吧你。」

這一次不但是趙敏,就連韓妮妮和小助理都沖著樂天做出了鄙視的手勢。

「卧槽!你們怎麼不信呢?你們哪個女人敢不敢現場試試?如果我沒有兩個小時,我一人倒找你們五百!」

樂天信誓旦旦地說道。

「好呀!你把錢準備好。」小助理興奮的喊道。

「你傻啊!五百塊要了你的一血,你虧死了……這傢伙裡外都是賺,你傻了還打算真的去試試?」韓妮妮無語的看著小助理。

這妹子腦子不帶轉彎的。

樂天笑呵呵的去和蘇紫萱說話了,幾個女人怒視著一對撒狗糧的傢伙,一個個羨慕的看著。

「哎!狗在山中坐,糧從天上來……」韓妮妮嘆了口氣。

「吃的糧中糧,方為狗中王……」

趙敏居然還補充了一句。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哈哈大笑。

樂天和蘇紫萱奇怪的看著她們,這幾個女人腦袋不正常了……

出山的路一直走了三天,他們再次走回了那個古怪的地下空間,出口的位置被樂天用樹枝擋住了。

「你還想下去看看嗎?」蘇紫萱奇怪的問。

她現在已經完全沒事了。

「我下去也沒用,有些東西我並不是太了解……回去之後我要去見一見肖功勛。」樂天搖搖頭。

「肖功勛?」

蘇紫萱看了看小助理,發現她沒有注意這邊才繼續說道:「他現在是什麼情況?」

「目前表面上看一切很平靜,不過我估計平靜不了多久了,山海市現在孤魂野鬼都來了……我估計你回去之後麻煩事多得很。」樂天回答。

蘇紫萱微微皺眉,不過心裡也算有了準備。

一切都是因為北山大墓,這個蘇紫萱是知道的。

「走走走……加快速度!」樂天喊道。

幾個女人疲憊不堪,但是還是堅持趕路,當她們再次看到樂天的車子的時候,一個個齊齊的回頭看著身後的北山。

「我再也不想爬山了。」小助理沖著北山吼道。

「我也不想去了!」韓妮妮附和了一句。

「我想馬上回家躺在我的浴缸裡面……」趙敏說道。 王楚楚抱著骨頭,狀態最好的就是她了,她想的不是休息,而是馬上回去工作。

「你們猜我想做什麼?」樂天笑呵呵的問。

「做什麼?回家抱媳婦?」趙敏瞥了樂天一眼。

「唔……野外的感覺的確不是太好,我要回家在床上好好的在享用一次!」樂天居然還真的一本正經的點點頭。

蘇紫萱鬧了一個大紅臉。

病王每天都想討好我 「你要死啦!你別想上我的床……」她嬌嗔的呵斥道。

不過說歸說,幾個人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個各自回去報到,趙敏返回了山海市電視台,王楚楚回到了高小秋的療養基地,而樂天他們則是回到了山海市警局。

局長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三女一男。

「你們是不是在和我搞笑?說好的一個星期的假……你們給我在外面呆了半個月!你們知道這些天警局裡面出了多少事?胡鬧!」他瞪著面前的幾個人。

「局長……我們好累了,您趕緊說完我們要回去睡覺!明天好上班……」韓妮妮嘟囔著說道。

局長無語的看著這幾個人。

都是警局內的精英,以後用著找她們出力的地方多的很,自己也不好太苛責。

「走吧走吧!蘇紫萱你留一下。」他擺擺手。

韓妮妮和小助理離開之後還是去法醫室看了看,顧小冷那丫頭也不知道在玩些什麼東西。

樂天則是在外面等蘇紫萱。

「你媽來了。」局長看著蘇紫萱說道。

「在哪?」蘇紫萱一愣。

「現在具體在哪我也不清楚,肯定就在山海市裡面,前兩天我和她見過面……」局長回答。

蘇紫萱急忙湊了過去。

「我媽和您說什麼了?」她急聲問道。

「還能說什麼?你媽是怎麼知道樂天的事的?話里話外都在套我的話……我當時可是只給你爸了一份樂天的資料,難道這份資料被你媽看到了?」局長也微微皺眉。

自己這個嫂子怎麼說呢,真的是一言難盡!

整個家族因為這個女人的嫁入而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當初蘇紫萱的媽媽可是使用了不少的小手段才算是改變了他們蘇家重男輕女的思想,當初還活著的老爺子可是吃了不少的虧。

可是當老爺子死的時候,自己這嫂子可是哭的稀里嘩啦,誰都看得出來,她雖然性格奇葩,但是卻是一個真性情的人。

蘇紫萱看了看局長。

「那個……我和樂天已經真正的在一起了,就算我媽阻止也沒用!」她小聲地說道。

局長驚詫的看著蘇紫萱。

「你有了?」他問。

「不知道……可能吧,反正我們沒有做什麼保護措施。」蘇紫萱紅著臉回答。

局長好一會沒說話。

「行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也不好說的太多,你媽的性子你也知道,能過了她這一關,你爸那邊完全不是問題……就怕這個樂天也鬧幺蛾子啊,你想好怎麼處理了嗎?」他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想了想,搖搖頭。

「叔叔,不去管了吧……船到橋頭自然直,要是我有了孩子,我就不信我媽還能不同意?」她索性豁出去了。

局長一看,這其實還真的不失為一個最好的辦法。

「行了!反正你提醒一下樂天,讓他控制一下自己,別的就沒有什麼了,你出去這麼長時間,沒發生什麼事吧?」他倒是很關心的詢問著。

「沒什麼事,見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也算開了眼界吧,反正我們都安全的回來了。」蘇紫萱點點頭。

「行!沒事就好,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正式上班,這段時間王帥可是累壞了……」局長說道。

「王副隊長?他可是很少接觸刑偵方面的事啊。」蘇紫萱愣了一下。

局長點點頭。

「這個王帥……腦子還是有的,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傍上了顧小冷,出了案子就拖著顧小冷去查案,顧小冷還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這三個人你還別說……還真的破了幾個有難度的案子!」他笑著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局長,顧小冷和樂包?

這兩個人湊到一起會有這麼好的效果?

她離開了局長辦公室,找到樂天,兩個人離開了警局,打算回家好好的休息一天。

法醫室,顧小冷正在四仰八叉的吃著零食,樂包在一旁站著,就像是一個小跟班。

「我擦……你們這是把我的法醫辦公室變成小賣部了?」韓妮妮驚詫的問。

顧小冷聽到韓妮妮的聲音,她「嗖」的一下站起身。

「師父,你回來啦……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問。

「我要是再不回來,指不定你把我這搞成什麼樣子了?老實交代……你這幾天都做了什麼?」韓妮妮笑著問。

蜜寵甜妻:老公輕輕愛 當她得知顧小冷居然幫助王帥破了好幾個案子的時候,她驚了。

法醫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王帥抱著一包零食跑進來。

「小冷法醫……明天蘇隊就回來了,估計我們的合作就要結束了……」

他說了半句就看到韓妮妮和小助理正在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咦?你們已經回來了?」他驚訝的問。

「要不……我們再離開幾天?」韓妮妮笑著問。

王帥連連擺手。

「實話說……這幾天我過的可真的是累,要不是小冷和包子幫我,我早就滾鋪蓋滾蛋了。」他笑著說道。

顧小冷倒是滿不在乎的接過零食,分了一半給樂包。

「樂天哥回來了?那我明天就不用來了吧……我要去醫院了。」樂包問。

「應該是吧!」顧小冷點點頭。

兩個孩子都有點可惜,破案可是一件非常有趣又刺激的事呢……

海邊別墅,施紫竹四個人看到樂天和蘇紫萱回來就急忙走了出去。

「家裡沒事吧?」樂天問。

「老大您放心吧,我們辦事牢靠,幾個孩子都不錯……」四號笑呵呵的回答。

樂天點點頭。

「我們累得不行,先上去休息了……你們幫自己的吧。」他說道。

蘇紫萱看著他,這傢伙累得不行?自己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的樣子。

「那……午飯你們要吃嗎?」施紫竹問。

「不用了,等晚飯喊我們就好了。」樂天回答。 這是我們十年來最近的一次解除,心像是不受我管似的跳的飛快。

一吻過去,已經是很久。我別過頭故意不看安如觀,心裏一直低着頭害羞。

“是覺得我吻技不好,所以不肯理我?”安如觀卻執意的扳過我的身子,故意讓我直視着他。

我撇了撇嘴,然而我還沒有將嫌棄的話說出口,他的另一個吻便直直的壓了過來。

他身體的重量大部分壓在我的身上,而我受不了這樣龐大的重量,忍不住躺在了沙發上,而他壓在了我的身上,以一個極爲親密的姿勢接吻。

這樣的姿勢讓我臉色羞紅,忍不住推開安如觀,生怕接下來回發生什麼不好控制的事情。而安如觀卻是不知足的舔了舔脣:“等了你十年,你的身材還是沒有什麼變化。”

我低頭看着自己胸前啊,明明有變化。復而擡起頭的時候,看到安如觀嘴角的壞笑才明白自己被他耍了,我忍不住揮動着拳頭在他身上招呼。說我身材沒變化?沒變化你妹啊!

而安如觀卻猛地捏緊了我的手腕,臉驀地靠近,他的呼吸都可以肆意的噴灑在我的臉上。我瞬間慌了心跳,手中的動作也是驀地一停。

“我感受到你身體裏有什麼東西,好像會對你不好。”安如觀湊到我身前,使勁的聞了聞,像是狗鼻子一樣。

我倏地低下頭,臉上紅暈一片,這個他都知道了。難道是自己身體的腥味太重?一想到這裏,我忍不住低了低頭,想要將腦袋埋在身前。

安如觀卻是輕笑着,仔細的用目光打量着我:“都說了你的身材變化不大,而且……咳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臉色一紅,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纔將話說完。

我不解的擡起頭,居然不是那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我身上有其他什麼東西?

聽到我疑惑,安如觀臉色纔回歸的嚴肅:“你身上像是中了一種狠厲的蠱,我雖然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但是我知道那個一定是蠱。”

Views:
8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