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哥的五臟六腑還有全身靈氣同時被燃燒乾淨,直接被陳若柯判定了死亡。

陳若柯很滿意自己的傑作,同時更加滿意黑火的威力,這不屬於人間的東西註定要在陳若柯手中令世人聞風喪膽,水哥僅僅只是第一個,以後不知該會有多少陳若柯的敵人會喪命於黑火神威之下!

剛纔陳若柯一記奔雷訣擊中水哥躋身的大樹的時候,黑火的種子已經被陳若柯種進了水哥體內。

陳若柯出手便直接引動了水哥體內的黑火火種。

水哥至死都不會明白爲什麼自己的修爲境界都要比陳若柯高很多,但是最後死的竟然會是自己,他也沒有機會明白了。

陳若柯解決掉水哥之後身形瞬間隱沒,在水哥之後還緊跟着一個華子,七段實力的華子也需要陳若柯依舊需要陳若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

在陳若柯隱沒身影之後不到一分鐘華子便已經趕到了這裏,他不知道自己已經錯過了剛纔的決戰,不過華子在趕來的時候卻感覺到一股驚人的恐怖威壓在這裏傳出。那種心悸的感覺華子絕對是終生難忘。

華子依舊是站立在地面上,正是水哥的灰燼所在之地。

華子自然能夠發現,只不過卻並沒有放在心上,只認爲是一抔沙土,在他的心目中水哥那個變態肯定已經解決了陳若柯,現在華子正是在尋找水哥的蹤跡,雖然不敢肯定剛纔那股攝人心魄的威壓是水哥釋放出來的,但是絕對不會相信那是陳若柯釋放出來的,僅僅只有六段初期的實力是不可能會釋放出那般恐怖的威壓。

“水哥!”

華子高聲呼喊到。

不過黑暗的夜卻並未予以迴應,只有無邊的寂靜,同時還有一股濃重的死亡氣息緊緊環繞着他。

“水哥?”華子又叫了一聲,依舊沒有迴應。

“你不用找了”

就在這時,陳若柯主動現身,陳若柯感覺自己似乎可以和華子一戰,正好再度鞏固一下自己現在的境界,上次和雷影戰鬥已經是使出了底牌,但是這一次陳羣柯有把握根本不需要動用舍利的力量,即便是黑火都有可能用不到,華子只不過是一個小扣嘍嘍,實際比較不錯的小嘍嘍。

“水哥呢!”

華子沒有看到水哥竟然看到了最不應該出現的陳若柯,按華子的猜測現在陳若柯應該是個死人了,但是現在陳若柯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面前,由不得華子不去多想,甚至於想到水哥已經死了,但是這個想法剛剛在腦海中產生就被華子壓了下去,水哥是不可能會死的,即便真的死了也絕不會是死在陳若柯手中。

“他已經死了”

陳若柯平靜的說道,沒有絲毫波瀾,好像只不過是殺死一隻老鼠一般。

“你殺死的?”華子雖然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但是華子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答案,水哥確實是死在了陳若柯手中。

“你認爲是的話,那就是吧”陳若柯雲淡風輕的一句話令華子心底大震,實在是無法想象水哥竟然會被陳羣柯殺死。

“你一定是使用了什麼詭計才害死水哥的!”華子怒目而視。

華子已然相信了這個事實。

陳若柯嗤笑一聲,看向華子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鄙夷同時還有可憐。

“甭管我是不是用了什麼詭計,最終的結果是,他死了,而我還好好的站在這”陳若柯說道。

“我要殺了你!”

華子雖然知道了陳若柯已經殺死了水哥,但是卻敢肯定陳若柯一定是使用了什麼陰謀詭計水哥中計之後纔會被陳若柯殺死,單輪實力的話,陳若柯覺絕無可能會是水哥的對手。

“儘管來吧,能殺得了一個就能殺了兩個”陳若柯灑脫一笑,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

水哥一驚,他沒想到明知道自己乃是七段實力,而陳若柯只不過是六段中期,陳若柯竟然敢主動攻擊,他這是不要命了嗎?華子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現在的想法是有多麼的可笑,他和水哥來此的目的不就是要殺了陳若柯嗎,陳若柯在明知實力不濟的情況下還主動攻擊,如果真是這樣找死的話華子和水哥還用得着這麼大費周章?

其實是華子內心已經產生了退縮之心,水哥都已經死在了陳若柯手中更遑論自己?

不過華子卻並沒有因爲心裏退縮就不戰而逃,即便他真的想逃,陳若柯也不會放過他。

索性,華子直接運起全身靈力,身影在黑暗之中若隱若現。

陳若柯極盡目力再加上神識外放才能夠隱約的把握到華子的蹤跡。

“就是這!”

陳若柯目光一凝盯着面前無盡的黑色夜空,瞬間一拳擊出。

“噼啪”

一道輕微的炸裂聲響起,就如同杯子碎裂了一般。

陳若柯和華子已經交上手了。

乍一交手陳若柯便感覺到了自己單憑自身修爲的話真的不是華子的對手,境界乃是硬傷。

不過陳若柯的底牌還多着呢,現在還只是個開始,也是爲了另自己的修爲更加穩固一些,華子如果一開始就逃走的話說不定陳若柯根本就追不上,華子還能留下一命,但是現在華子根本就不可能會逃走,也沒有了機會。

祖傳仙醫 華子感受到陳若柯體內的力道比自己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不由得目光之中露出一陣快感,殺了陳若柯,主上給的獎賞就全部都是他自己的了!

“真是老天眷顧啊”華子內心感慨一聲。

“再來!”

陳若柯痛快的一聲大吼,身體瞬間衝出,如同一頭下山的猛虎即將要和自己的敵人正面廝殺!

水哥彷彿看到了一隻無所畏懼的老虎朝着自己衝了過來,即便心中已經有了把握陳若柯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這一刻華子心中依舊在不斷的打鼓,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接下陳若柯這氣勢兇猛的一掌。

現在都陳若柯有一種俞戰俞猛之勢華子心中的退縮之意再度盛了幾分。 終於在陳若柯的攻擊即將落到華子身上的時候華子做出了決定。

瞬間出手抵抗,華子也僅僅只是做了一個虛晃的抵擋之勢,但是華子並沒有真的去和陳若柯硬拼。

陳若柯一愣。

華子竟然在檔下自己一擊之後沒有繼續攻擊自己而是選擇轉身就逃,陳若柯搞不明白華子這是要上演哪一齣。

不過華子逃也沒有經過陳若柯的同意,陳若柯怎能讓華子就這麼逃走。

“狗賊休走!”

陳若柯瞬間追了上去

窮寇莫追,但是在陳若柯這裏現在乃是乘勝追擊,華子的氣勢已經被陳若柯打散了,華子現在根本就沒有再戰之心,只想逃走,只想活命。

“我這次饒你一命,你滾吧!”

華子在跑出一段距離之後竟然頭也不回的大喊道。

陳若柯一邊急忙催動靈力讓自己的速度繼續提升,一邊聽到華子的話差點穩不住身形。

“這廝臉皮好厚”陳若柯心中暗笑道。

不過卻也沒有當回事,華子這厚顏無恥的一句話好似將陳若柯心中的怒火熄滅了一大部分,本來陳若柯在殺死水哥之後就已經消了大半火,現在華子這麼一句話令陳若柯根本就發不起火來了,主要原因還是像華子這樣的人已經不值得陳若柯爲之生出怒火了。

不過陳若柯依舊不會放棄追殺華子。

“你說什麼?”陳若柯大聲喊道。

華子聽到陳若柯的聲音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心中罵了一聲,來不及回覆陳若柯,而是繼續催動體內靈力,極速狂奔。

語愛動人 黑暗的夜中,兩道流光一前一後,前面一人焦急逃奔,後面一人緊追不捨。

陳若柯在追擊的過程中也沒有忘記觀察周圍的環境,現在陳若柯看到自己下方的環境已經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原本他們是在一片郊區的密林之中,但是現在他們已經遠離了郊區,不過卻也沒有趕往市中心,而是朝着鄉下趕去。

陳若柯一邊緊緊咬住華子的行蹤,只要不跟丟就好,一邊打量自己身下的環境,現在陳若柯放眼望去看到的乃是成片成片的平房,磚瓦房,已經到了農村了,雖然陳若柯不知道這是哪個村子,但是陳若柯卻升起一種熟悉的感覺。

當初陳若柯還沒有來到h市的時候就是在這種房子中待了二十五年。

看到這種熟悉的建築,陳若柯不由得想起那已經將近一年沒有見到更是沒有任何消息的老傢伙,那個把他一手撫養長大的陳千機現在也不知道在哪,過得好不好……

陳若柯腦海中思緒翻飛,但是追擊的速度依舊不減。

前面的華子趁機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陳若柯竟然還跟在自己後面,“你快滾吧,我不殺你了!”

華子一聲大喊,將陳若柯的思緒拉回了現實,聽到華子的話之後,陳若柯忍住心中的笑意,冷這聲音喊道:“現在是我要殺你!”

“奶奶的!”

一直疲於奔命的華子咒罵一聲。

雖然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怕一個比自己修爲境界低的人,但是華子的感覺卻在阻止他和陳若柯戰鬥,否則一定會將自己的命留在這的。

不得不說,華子的感覺很準。

“站住,小爺還有可能會留你一命!”陳若柯隔空喊到。

“沙碧,老子要是相信你老子就是傻逼!”華子迴應道。

陳若柯發現自己竟然還有點喜歡這個傢伙了,雖然很慫但是還挺有趣,只不過這並不是華子能夠活下去得理由。

華子和水哥觸了陳若柯的逆鱗,想要用陳若柯的親人來威脅自己,甚至於差點令雲凌萱還有玲玲丟失了性命,水哥和華子在陳若柯心中已經是必死之人了。

忽然,華子的身影一閃而逝。

“嗯?”

陳若柯目光一凝,極盡目力想要在黑暗之中看清華子的行蹤。

“啊~”

忽然身下的村子裏有一戶人家突然發出一聲尖叫。

就這一聲尖叫直接打破了整個村子的寧靜。

無數狗叫聲同時響起。

甚至有的人家已經亮起了燈,還沒到清晨但也離天亮時間不長了,有的人索性直接穿起了衣服開始新的一天的忙碌。

陳若柯自然也聽到了那聲尖叫。

是一個女人的尖叫。

陳若柯循聲而去,並未驚擾村子裏任何人。當陳若柯的身體降落到一戶人家的院牆外面的時候,只聽到院子裏面亂糟糟一片什麼聲音都有。

最清晰的莫過於老人和女孩的驚恐的哭聲。

“不要,你放了我的孫女”

一個老人聲音響起。

“你們都別出聲,誰再敢出聲我就直接殺了她!”華子一掐手中女孩的脖子。

女孩只是剛開始被華子抓住的時候驚恐萬分,現在已經冷靜了許多尤其還是看到自己的爺爺奶奶正在焦急的求饒的時候,女孩兒緊緊的咬着嘴脣。

“放了她吧,她是無辜的”陳若柯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院子中。

“噓”陳若柯做了一個禁聲的姿勢示意這戶人家不要聲張。

被華子抓住的女孩兒看到陳若柯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家院子中,女孩兒沒有像第一次那樣驚慌,也就是華子出現的時候。

或許是陳若柯那平靜的樣子令這家人有一種安全感吧。

陳若柯看了一眼這家人,只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兒,還有一雙白髮蒼蒼的老人,老人焦急的看着華子生怕華子會傷害那個女孩兒。

“先生,先生求您救救我孫女”

老大爺突然跪在了陳若柯面前。

陳若柯一驚,連忙錯開身子,他不可以受這老人一拜,在陳若柯的觀念中,老人畢竟是值得尊敬的,雖然這老人他不認識而且和他沒有絲毫的關係,但是陳若柯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接受他人的跪拜,他不是什麼大人物更不是什麼救世主。

雖然陳若柯從未將自己當成救世主更從未做過什麼拯救世界的事情,但是眼前之事確實是由他而起,他要負責的。

“你放了她吧,我髮型饒你不死”陳若柯看了一眼一臉緊張的華子。

“你別想騙我,你肯定會殺我的!”華子不相信的吼道。 華子一手掐住女孩兒的脖子,一邊緊張的盯着緩緩靠近的陳若柯“你別過來,你過來我就會掐死她!”

“和我有關係嗎?”陳若柯冷笑一聲,他最討厭別人這麼威脅他。

雖然陳若柯心中也是十分的擔心那個女孩兒的安危,畢竟是因爲自己的原因纔會令那個女孩兒落到華子手中,但是現在陳若柯絕對不能表現出一絲的緊張,陳若柯越是緊張女孩兒的生死,華子便越可以利用手中的女孩兒來威脅陳若柯。

華子神色一愣。

在他們的信息中陳若柯乃是一個非常重義氣的人,他的兄弟還有親人就是他的軟肋,正是因爲這樣他們纔會想要捉到雲凌萱來威脅陳若柯,不過現在陳若柯表現出來的樣子萬全不符合自己等人的信息之中所記錄的一樣。

“她是她我是我,我又不認識她,你怎麼知道你能利用她來威脅我?”陳若柯冷笑一聲。看這個樣子的確不像假話。

女孩兒的一雙爺爺奶奶聽到陳若柯竟然說出這般絕情之話,甚是傷心欲絕,剛纔還以爲陳若柯是高人能夠出手救下自己的孫女,但是這眨眼間,剛纔他們心目中的高人竟然直接咬讓那個惡人殺了自己的孫女。

不過老兩口此時也知道陳若柯和華子不是一般人,他們大氣都不敢出,也是難爲老兩口了,臨老了還要遭受這種無妄之災,自己的孫女乃是他們老兩口一手撫養長大,現在竟然要遭受生死威脅,實在是令他們兩人心痛不已。

雖然聽到陳若柯說出這般無情的話,但是他們兩人也並沒有說什麼責怪的話,畢竟陳若柯和他們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陳若柯救了他們的孫女是陳若柯做好事,陳若柯不救也不是陳若柯的錯。

“你休想騙我!”華子冷笑一聲。

華子依舊相信陳若柯絕對不會看着自己手中的女孩兒就這麼死在自己手中的,其實華子也不會真的殺了手中的女孩兒,如果真的殺了這個女孩兒的話,陳若柯一定會瞬間出手殺了自己。

陳若柯依舊是冷笑着,緩緩地接近華子。

華子額頭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汗珠,華子實在是沒有把握能夠在陳若柯的手底下活下來,不知道爲什麼,陳若柯竟然會給自己如此恐怖的壓力。

明明陳若柯的修爲境界比自己要低一個大層次,但是因爲陳若柯此時的鎮靜的樣子,華子總是有一種心虛的緊張。

“給你!”

華子實在是受不了陳若柯那緩緩逼近的壓迫感,一把將手中的女孩兒推了出去。

豪門隱婚之寶貝太美 陳若柯眼疾手快,雙眸之中一道精光乍現,一把接住女孩兒的身體,看了女孩兒一眼知道女孩兒並沒有受傷,隨即將女孩兒送還到兩位老人跟前。

“抱歉了,剛纔是在是逼不得已纔出此下策,令二老驚心了,還請見諒”陳若柯道歉道。

剛纔陳若柯表面上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其實就是爲了讓華子擁有一種壓迫感,如果陳若柯表現的非常着急的話,華子一定會利用這個女孩兒牽制住陳若柯,到時候陳若柯絕對會非常的被動。

兩位老人看到陳若柯清澈的目光,知道陳若柯不是在說謊,不過依舊還在爲剛纔的事情處於擔憂之中,如果自己的孫女有什麼三長兩短白髮人送黑髮人那樣的事情,這老兩口是絕對接受不了的。

陳若柯將女孩兒安全的送回到老兩口身邊,身體瞬間騰空而起,此時天已經矇矇亮,東方露出了魚肚白,華子的身形頓時無所遁形,陳若柯身體騰空,雖然剛纔華子率先逃走,但是陳若柯現在的實力和境界本來就是不匹配的,實力遠遠比他的境界要高出很多,所以陳若柯的速度也要比正常的六段初期的修士的速度快上不知一點半點。

陳若柯身體消失之後,直接追上了華子。

不過華子的身影在空中一閃而逝,陳若柯身體凌空,四下張望並沒有找到華子的行蹤。“糟了!”陳若柯心念一動,忽然想到一種可能。

像他們這種修行之人在這種地方完全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想要做什麼或者是想要殺誰都是輕而易舉,陳若柯這麼一追出來,華子有可能再度回到了剛纔那戶人家之中。

陳若柯身形急動,子啊空中迅速降落。果不其然,華子剛纔並不是逃走,而只是使了一個障眼法。讓陳若柯以爲自己逃走了,不過華子也並沒有認爲這樣就能夠騙過陳若柯,所以華子再度回到剛纔那戶人家,只不過這一次華子卻是劫持了女孩兒一家三口。

女孩兒還有兩位老人。兩位老人還沉浸在自己的孫女失而復得的喜悅之中沒有想到災難再度襲來,華子竟然去而復返,但是剛纔那個能夠救他們的人卻沒有出現。華子並沒有因爲手中有了女孩兒一家三口就安心了,他相信陳若柯一定也會再次回來的。

華子的目光在空中不斷的搜尋着,神識外放可以在陳若柯出現的第一時間知道並且掌握陳若柯的行蹤。那對他逃跑有着很大的作用。只不過陳若柯也知道華子肯定會防備着自己。所以陳若柯再次降落到地面上之後瞬間將自己的氣息掩藏起來,並沒有直接回到女孩兒家中,而是潛藏了起來。

現在的天色還不是完全大亮,所以藉着有一點遮掩,陳若柯隱藏身形悄悄地摸進了女孩兒家中,陳若柯的氣息一旦隱藏即便是九段高手都不可能用神識罰下你陳若柯的蹤跡,只有用眼睛看到陳若柯的時候才能夠掌握陳若柯的蹤跡。這一點陳若柯也是在和水哥決戰的時候發現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體內有了黑火的緣故,任何人的神識都沒有辦法發現自己,除非是自己願意。不過陳若柯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而對手掌握自己的行蹤?那樣的話,陳若柯擺明了就是找死,他還沒有傻到那種程度。

忽然華子目光一凝,騎着女孩兒脖子的手剛剛想要用力直接掐斷女孩兒的脖子,但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華子的手竟然會死不上力氣了,而且身體中的力氣好像是被瞬間抽光了一樣。

只看到自己胸前一朵黑色火焰一閃而逝。 邪惡前夫,靠邊兒站! 新婚1001夜:權少,請克制! 天色已經大亮,東方的太陽緩緩升起,眼光照耀在這座普通的小院子中,同時也照在了華子那張不甘的臉上。

他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死,而且死的這麼詭異。

華子的神識明明一直都在周圍探查着,但是卻沒有察覺到陳若柯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後,或許也是因爲華子太過緊張了一些根本就沒有注意自己的身邊,也是太過於相信神識,所以華子死了。

華子鬆開女孩兒白皙的脖頸,轉過身看向陳若柯,目光之中流露出不解之色,胸口的那朵黑色的火焰正在不斷的將一個缺口放大,詭異的是並沒有流出血液,而是直接化作虛無,即便是霧氣都沒有,就直接消失嗎,女孩兒一家三口看着華子詭異的變化驚訝的捂住了嘴巴,他們都是平凡人家何曾見到過這般恐怖的場景?

尤其是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竟然就這麼死在自己的面前,但是現在還沒有直接死亡,而是女孩兒一家三口的眼睛直接記錄了華子死去的全過程。

“沒有機會了”陳若柯平靜的聲音在華子耳邊響起。

華子嘴角扯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身體的消散速度開始快了很多。

“你們安全了,今天的事情實在是抱歉”華子死後。陳若柯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轉過身朝着二老鞠了一躬,這是陳若柯自己的原則。

“先生,謝謝您”

老人看着陳若柯熱淚盈眶,二老就這麼一個孫女,如果女孩兒死了的話二老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老人家不要這樣,如果不是我的話您不會遭受這種無妄之災,實在是抱歉”陳若柯再度深深的鞠了一躬。

“先生你是個好人啊”老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滿是皺紋的臉上在笑的時候竟然也是非常的好看。

笑,是一個人最好的樣子。

Views:
7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