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嚯,又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夜晚呢!”這時法官從篝火中閃身而出,看着衆人放聲大笑。

“今晚有兩名死者呢,看來狙擊手終於出手。不知這兩名死者的身份到底是怎樣的呢?真是令人期待。”法官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裝模作樣的雙手托腮,很天真的樣子。

“我們先看看第一名死者的身份。”法官的眼睛看向污妖王,污妖王身上飛出一張卡牌,展現在衆人面前。

“是警察,可惡!警察居然又少了一個!”冰塊臉捱得最近,看到紙牌後氣急敗壞的說。

其餘玩家的臉色也很難看,污妖王的腹部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傷口,十分類似槍傷。因此很明顯的,今晚狙擊手最終選擇了殺手一方。

雖然之前就有所預兆,但真正得知結果後,還是令玩家們有些難以接受。

只有青衣稍微鎮定一些,她偷偷看向江雨煙,期待着江雨煙能找出殺手。兒江雨煙則對青衣偷偷點頭,叫她放心。

“嚯嚯嚯嚯,死者是警察呢,看來諸位平民又要危險了,警察只剩一人了哦!”法官說着又看向病號的屍體,“接下來我們來看看這一位的。”

隨後病號的身上也飛出一張卡牌,展現在衆人面前。這張卡牌上畫着一把狙擊槍,後面還有一些血滴,看上去十分冰冷血腥。

“這是……狙擊手?!”女特工不敢置信的說,其餘人也都震驚的看着那張卡牌。

“怎、怎麼會是狙擊手,這不符合邏輯啊!”陳老頭有些呆滯的開口說。

其餘人也有同樣的想法,警察死亡的同時又死了狙擊手,這根本不符合常識,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按照通常的思路,既然狙擊手已經將警察殺死,那就已經被遊戲判定爲殺手一方的人。因此殺手就不會再對狙擊手出手,這根本沒有必要。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在警察死亡的前提下死了狙擊手。在狙擊手已經殺人後,有殺人能力的只剩下殺手,但殺手又殺死了狙擊手。

“這次的殺手是有毛病嗎?”冰塊臉忍不住說。

其他人心中都有類似的想法。殺手的行爲邏輯實在太古怪,讓人越來越難以猜測。

“嚯嚯嚯嚯,看來大家心裏都很疑惑啊。不過事情已經發生,就請大家在接下來的發言中自行尋找答案吧。”法官看着衆人笑道,然後看向冰塊臉。

“下面開始發言,儘管今晚的死者有兩位,不過還好他們的位置比較近。我們就由夾在他們中間的這位玩家開始吧,然後順時針依次進行。”法官說。

冰塊臉正好坐在污妖王和病號之間,聽到這裏他清了清嗓子,有些臉色不自然的看向衆人。

“事實證明,這次的殺手極爲厲害。如果任由他們在晚上自由行動,對於我們會是一場災難。

因此我還是建議,大家最好還是用我們之前商量過的辦法,每個人都進行錄像,將殺手的行爲全面限制住。

在目前的狀況下,這是最好的辦法,可以最大限度保證大家的安全。”冰塊臉說。

不少人聽後都在點頭,雖然錄像會限制線索的發現,但在目前這種警察只剩一人的情況下,這也是個保證安全的好方法。

“畢竟現在警察只剩一人,我們已經損失不起了。投票的時候亂一點就亂一點吧,冤枉死誰也總比全都死的好。”冰塊臉又說。

“是啊,如果能知道警察的身份的話那就更好了,這樣就不會出現警察被誤殺的情況。”大熊也說。

之後冰塊臉又簡單說了兩句,便結束了發言,接下來輪到小鬍子。

蜜蛇一看到小鬍子,整個人突然顫抖起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馬上就要被揭穿。

果然小鬍子站起身來,立刻就看向蜜蛇。

“各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昨晚因爲一些情況,我已經知道了一名殺手的身份!”小鬍子直接開口說。

消息一公佈周圍立刻沸騰起來,對於現在的平民來說,這無異於雪中送炭。如果能在這時候減少一名殺手,那平民這邊勝利的希望就會更大。

“是誰,你又是怎麼發現的?”青衣連忙問。

“是她!”小鬍子立刻指向蜜蛇,“當時我受到襲擊,最後發現襲擊我的就是她!”

於是接下來,小鬍子將當晚的情況向衆人說明。

“當時救我的就是江雨煙,她與我一起發現了殺手的身份。”小鬍子接着又指向江雨煙,江雨煙點點頭,算是肯定了小鬍子的話。

衆人十分吃驚,他們紛紛看向蜜蛇,想看看蜜蛇怎麼迴應。

“哼,想不到最後竟然功虧一簣,被你這個人渣發現了!”蜜蛇倒也乾脆,直接用蔑視的眼神看着大家,顯然已經不想再辯解。

“承認了,這麼說你承認了?”女特工看着蜜蛇問到。

“去死吧你們這些傢伙!”蜜蛇又說。

衆人這下全都明白,蜜蛇的殺手身份已經坐實,如此一來今晚投票的結果已經很清楚,蜜蛇必死。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怎麼投票了,我的發言結束,下一個吧。”小鬍子放心的點點頭,結束了發言。

接下來發言繼續,不過所說的內容卻也沒有什麼重要,最多就是表達一下立場。

就這樣很快輪到白髮,這個僅剩的警察。

白髮站起身來,衆人一見他的樣子便知道,這個人接下來要說十分重要的事。

“各位,我是警察!”白髮直接開門見山的挑明。

“什麼?你是警察?!”

“警察終於站出來了嗎?”

“唯一剩下的一個了……”衆人議論紛紛。

“證據呢?我們並不能肯定你說的就是真的,萬一你是殺手,那我們豈不是要上當。”棒球帽突然問。

藍海辰聽後也暗暗點頭,他也很好奇,白髮憑什麼讓大家相信他。

“既然他選擇站出來,那應該會有什麼證據吧?”藍海辰心想。

“有,當然有證據。”白髮點點頭說,然後從兜裏拿出自己的手機。

“這是我的手機,大家應該能認出來。下面我給大家放一段視頻,大家看完後就知道我說的是真的。”

白髮說着將手機屏幕向外,按下播放鍵。

畫面裏立刻出現一個場景,似乎是灰樓裏的房間。緊接着畫面切換,似乎換了一個方向,鏡頭裏出現兩個人的身影。

一個是白髮,另一個則是已死的污妖王。

“各位,我們是警察,目前僅剩的兩名警察。”視頻中的白髮開口說,污妖王在一旁點頭。

“我們之所以錄下這段視頻,就是爲了以防萬一。防止我們中的一個人一旦死了,另一個人沒有足夠的證據跳警。”白髮又說。

“所以我們我們錄下這段視頻,一旦我們中的誰被殺手殺死,大家請相信另一個人,配合他一同完成遊戲,將殺手找出!”污妖王接着說。

視頻很短,到此便全部結束。但儘管如此,這裏面還是透露出極爲重要的信息。

污妖王的身份已經被確認,所以有了這段視頻,白髮的身份也已經確認無疑。

“居然還有這種方法,倒也不失爲一個好手段。”藍海辰看後暗暗點頭,在有警察死亡的前提下,這確實是個聰明的手段,“看來他們之前就已經有預兆,自己這邊會出現減員。”

“這下大家能夠相信我了吧,所以我在此,請大家在之後的遊戲裏配合我行動。

大家一起努力,將殺手找出來然後殺掉,爲了大家能夠活着挺過這一輪遊戲!”白髮對所有人說。

“既然你的身份已經確定,那我們自然會積極配合你。大家一定要聯合起來,現在殺手就剩下一個,我們一定可以將他找出來殺掉!”小蘿莉開口說。

衆人紛紛點頭,表示會配合白髮。但就在這時,一陣輕蔑的笑聲卻突然響起,在這種氛圍下顯得格外刺耳。

衆人看向發出笑聲的人,現在唯一確認的殺手蜜蛇!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蜜蛇放肆的笑着,絲毫不顧及周圍人的臉色。

大家都眼神不善的看着蜜蛇,有的人甚至握緊拳頭想去打人。一個已經被抓住將要處死的殺手,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裏笑?

“你笑什麼?”小蘿莉狠狠盯着蜜蛇問。

“哈哈哈!笑什麼?沒什麼沒什麼,你們繼續,我就是笑笑!”蜜蛇衝小蘿莉擺擺手,什麼也沒有透露。

“那就閉嘴,現在還沒有輪到你發言呢!”小蘿莉接着說。

“怎麼,不到我發言我笑笑還不行?誰也沒說我不能笑不是嗎?”蜜蛇輕蔑的看着小蘿莉說。

按照順序,白髮發言之後是女特工,之後才輪到蜜蛇。不過現在看蜜蛇的反應,大家都被她吊起了胃口,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要說些什麼。

“我的意見與大家一樣,還是儘量配合警察找出最後一名殺手,其他的沒有了。”女特工這時候說,然後又看向蜜蛇,“我的發言完畢,下一個輪到你了。”

蜜蛇用眼角的餘光瞥了女特工一眼,這才又重新開口。

“你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說多了也全是廢話,比那些廢物強!”蜜蛇表示。

女特工聽後憤怒的盯着蜜蛇,但想到對方馬上就會死,女特工沒有多說什麼。

蜜蛇說着重新看向衆人,眼神更加不屑一顧。而一旁的藍海辰則皺緊眉頭,心裏盤算着蜜蛇的想法。

“這個傢伙最後果然還是要給我搗點亂嗎?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她應該是想說那方面的事……”藍海辰心想。

這時蜜蛇再次開口。

“你們這些傢伙還真是健忘,剛纔明明都一個勁的在想狙擊手的事,怎麼才過了這麼一會兒就全拋到九霄雲外了?”

蜜蛇又看向法官。

“就連法官也說了,讓你們在發言裏尋找答案,你們居然都忘記了。”

衆人聽完都默不作聲,正如蜜蛇所說,現在發言幾乎結束,但狙擊手死亡的真相卻依舊毫無頭緒。

按理說殺手是覺不該殺狙擊手的,現在真相可能也就只有蜜蛇能說出來。

“唉,看你們這一臉白癡的樣子,還是由我來告訴你們真相吧。其實在昨晚,是我將這個白癡警察引到狙擊手那裏,讓狙擊手把她給殺掉的!”蜜蛇說着指向污妖王,然後又看向白髮。

“至於你,白頭髮的傢伙。你還算不錯,尤其是第一晚的時候,你給我們製造了不少麻煩。

但你終究還是沒想明白,狙擊手的真正意圖!”於是蜜蛇將狙擊手的真實打算,與自己坑騙狙擊手的整個過程說出。

衆人聽後都很驚訝,沒想到這裏面居然有這種內幕。

“所以啊,按照我的計劃,你現在應該已經是個死人了!”蜜蛇看着白髮繼續說,“是不是很後怕?覺得自己的智商又下降了許多?”

蜜蛇說罷又指向自己,眼神中帶着無奈。

“但你們看看我現在,不覺得奇怪嗎?幾乎掌握了所有優勢的我,爲什麼會落到如此下場?

或者說,你們真的覺得以這個警察的水準,可以將我逼到這種地步?”

經蜜蛇這麼一說,其他人也漸漸感覺出不對。確實,這麼厲害蜜蛇到底是被誰逼到這種地步的?

藍海辰冷笑着看着蜜蛇,心想這個女人果然是想把自己的目的供出來!

“現在你們感覺到了吧,在你們之中,還有人一直隱藏在暗處,在偷偷謀劃着一切!

從警察到殺手,他們一直在暗中算計所有人,一步步讓局面進行到現在這個地步!

這隱藏在暗處的傢伙纔是最可怕的,可笑你們居然直到現在還沒有發覺!啊哈哈哈!”

蜜蛇哈哈大笑,其餘人則聽得目瞪口呆。居然還有人隱藏在暗處?而且聽蜜蛇的話,這樣的人還不止一個。

“這怎麼可能,算計所有人,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你不要瞎說來哄騙我們!”小鬍子不相信蜜蛇的話。

“哄騙你們?哼,真是一羣白癡!”蜜蛇聽後板着臉罵到,“你難道不覺得奇怪,昨晚我襲擊你的時候,你怎麼那麼容易就擺脫了?

還有某個人,怎麼就出現的這麼及時,正好出來當救星,讓我暴露?”

小鬍子聽完震驚的看向江雨煙,江雨煙則默不作聲,直勾勾的看着蜜蛇。

“還有你,這個傻女人。”蜜蛇又指着青衣說,“昨晚襲擊狙擊手的是你吧?那個病號在倒下前,看到了,以後做事學着乾淨點!”

青衣聽後臉上一紅,有些羞憤的偏過頭去。

“是誰讓你去襲擊狙擊手的?狙擊手的手機最後又被交到誰手裏了?”蜜蛇繼續問,“那個人是不是讓你保守祕密,還跟你說是警察要用手機找出殺手?

現在警察已經在這裏了,你去問問他,到底有沒有這回事啊?”

青衣聽後震驚的看向白髮,白髮茫然的搖搖頭,表示從沒有聽過這件事。

然後青衣又看向江雨煙,江雨煙依舊不發一言。

“現在明白了吧?可笑你還以爲這個女人是警察那邊的人,是迫不得已才犧牲警察以換取殺手的身份,真是可笑!啊哈哈哈哈!”蜜蛇說着又大笑起來,青衣聽着無比刺耳。

“還有你啊白頭髮的,第二晚之前,你們是不是找過這個女人,讓她幫助你們找出殺手?

那也是她的陰謀啊,爲的就是打入你們內部,讓你們暴露!這個死掉的傻瓜女警,早在那時候就已經暴露啦笨蛋!”

衆人聽得冷汗直流,蜜蛇的語氣雖然狂妄輕蔑,但邏輯上卻找不出漏洞。如果把這些都擺到檯面上來,確實只有按蜜蛇的說法才解釋的通。

“這個女人,居然把這麼多細節都想明白了。而且她果然順着就把雨煙供出,到最後都想盡辦法坑我一把!”藍海辰看着蜜蛇心想。

之前蜜蛇說的這些細節都藏在暗處,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再加上各自的線索也比較分散,因此始終沒有集合起來仔細分析。

藍海辰也利用這一點,一直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刀尖上,一點點將所有敵人殺死。

只是現在,這些線索恐怕要被蜜蛇一點點剝開,暴露在衆人面前! 衆人全都看向江雨煙,現在已經不用說明,大家都很清楚江雨煙肯定有問題。

蜜蛇見狀微微一笑,礙於遊戲規則她不能把藍海辰供出來,但江雨煙卻可以。畢竟江雨煙這段時間乾的事太多,只要仔細想想很容易想明白。

想到這裏她又是一笑,以周圍這幫笨蛋的水平,她還要提供更多線索才行。最好一步步進行引導,讓他們把藍海辰也猜出來!

想到這裏蜜蛇又看向青衣,她覺得這女子是個關鍵人物。

“我說唐雪嫣,第三晚的時候你被人懷疑,於是就想到用錄像的方法替自己證明。

等到投票的時候,我看你似乎胸有成竹,你是早知道有人會暗中幫助你吧?”蜜蛇又問。

“是的,那晚我接到過電話,不知道是誰打的,但確實告訴了我手機的事。”青衣聽後點點頭說。

青衣所說的手機,是藍海辰在醫生屍體上放的那一部。當時藍海辰用這個僞裝成警察,成功將衆人的注意力由青衣轉換到丸子身上,成功殺死了丸子。

“哦,那你難道不奇怪,那個人爲什麼要幫你?因爲他的目的是殺死殺手,你身上的嫌疑阻礙了他!

當時你們所有人都以爲,那部手機是警察放下的,現在你們問問這個白頭髮的,是他們放的嗎?”蜜蛇輕笑着說。

白髮又一次搖頭,表示這件事跟他們沒關係。

“這……居然是這樣,真的有別人在暗中算計殺手!”。

“那他們說不定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呢?畢竟他們殺得都是殺手。”棒球帽撇撇嘴表示。

“站在你們這邊?”蜜蛇又露出輕蔑的笑容,“所以說白癡就是白癡,正因爲這樣,你們纔會傻乎乎的,直到現在後搞不清狀況!”

蜜蛇說着看向小蘿莉和小鬍子。

“同樣是第三晚的時候,醫生是被誰殺掉的?當時你們和那個死胖子一起算計我,差點拍到我的照片。

後來我反過來去調查你們的身份,怎麼半途厲鬼就突然失去作用了?

那是因爲醫生當時已經被殺死了!那個躲在幕後的傢伙不但設計殺了醫生,還想讓我也一併落入你們手裏,企圖一箭雙鵰一打盡!

只是後來我沒有按照他的計劃暴露,反而讓我揭開了那個死胖子的身份!如果不是像我說的那樣,那你們怎麼解釋這其中的邏輯?”

蜜蛇分析的頭頭是道,各個細節邏輯無比清晰。此時就連平民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女殺手的確可怕,怪不得這一路會這麼難纏。

“當時我們之所以能提前發現殺手要來,其實也是有人暗中提醒。現在想來,那個暗中提醒我們的人確實很可疑……”道。

衆人聽到這裏都有種被戲耍的感覺,原來真的有人一直在暗中算計所有人。

“聽你的語氣,算計我們的人中似乎有個殺手?”這時白髮突然問到。

“廢話,要不我早就把他的身份說出來了,還用得着在這裏囉嗦這麼多,不會用腦子想一想嗎?!”蜜蛇說。

“爲什麼,爲什麼你們要幹這些事,你是平明不是嗎?爲什麼要殺警察?”廚娘盯着江雨煙激動的問。

江雨煙看着廚娘無奈一笑,沒有回答。

“她是不會說的,說了你們有所準備怎麼辦。按照我的猜測,恐怕這個女人和她的同夥還有別的遊戲身份。

他們最終的勝利條件,恐怕就是殺死所有警察和殺手。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活到最後!”蜜蛇看着江雨煙冷冷的說。

“是這樣的嗎?難道真的是因爲這個原因,你們纔會暗中算計我們?”廚娘又開口問江雨煙。

江雨煙依舊只是苦笑,沒有任何表示。

“請問法官,難道他們的角色始終不會公開嗎?這對於其餘玩家會不會不太公平?”蜜蛇直接看向法官並開口詢問。

Views:
7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