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二爺爺就跟太爺爺說:爹,你別讓老五種地,不就是嘴皮子不利索嗎?我教他,教會他爲止。

那時候,我二爺爺幾乎已經是欽定的招陰人了,我太爺爺覺得當時家裏的兒子多,索性再弄一個出來,輔助二爺爺出陰,其餘的,都留下來當種地把式。

等於說,六個兄弟裏面,能夠有出息的,就是兩個。

其中一個,我二爺爺已經把位置給定下來了,剩下的一個,我二爺爺想着給我爺爺爭取一下。

我二爺爺天賦異稟,在家裏,從小就說得上話。

就因爲我二爺爺遞話了,我太爺爺才讓我爺爺繼續學藝。

這一學,就是兩年。

兩年之後,我爺爺的嘴皮子,總算是利索了不少,勉強合格吧。

剛好,那一年,我們李家的老祖宗做八十大壽,宴請了不少的東北老牌陰人來做客。

宴席上,老祖宗問我太爺爺,說小輩的,誰最有出息?

我太爺爺當然會說“李元罡”了。

接着,我太爺爺又跟老祖宗說:對了,這一代兒子多,六個全是小子,我想着吧,如果李元罡要當招陰人,那就給他配個幫手。

老祖宗點點頭,說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人成不了事,多個幫手,是好事。

老祖宗又問:那幫手選哪個小子?

我太爺爺想了想,其實當時,肯定有人選比我爺爺還好,可我太爺爺得考慮二爺爺的想法啊。

二爺爺天生和我爺爺對勁,既然是給二爺爺挑幫手,那挑我爺爺,也算合適,至少我爺爺的藝業,也算合格的。

所以,我太爺爺直接說:老五李思念,也是不錯的人選。

老祖宗又點頭,說他從來不管家裏小輩,最近幾年都在長春住的,沒怎麼回過家,讓我爺爺把那兩個堪當大任的小輩,喊上來,讓他過過目,看看這倆孩子過了幾年,長成什麼樣了。

我爺爺二話不說,直接把我二爺爺李元罡和我爺爺李思念都喊到了老祖宗的跟前。

老祖宗第一眼看上二爺爺的時候,那叫一個拍案驚奇:元罡這個條件太出色了,兩隻眼睛裏,英氣十足,又靈動,身上的骨骼線條,無一不是人中龍鳳……天賦異稟,天賦異稟啊!

接着,老祖宗又看了一眼我爺爺,看完了,直接搖頭,說這小孩,小時候看上去比較蠢鈍,現在也是老實巴交的模樣,沒什麼大變化……不是大才。

不過,我老祖宗歇了一口氣後,又說:但這沒有生錯的人,李思念這小子,老實,當個幫手也挺合適。

老祖宗接着誇我太爺爺會選人。

我太爺爺又和老祖宗閒聊了一頓。

老祖宗突然說:唉……既然兩個小子都來了,我就隨便考考他們,讓在坐的陰人兄弟,都好好瞧瞧咱們李家小輩的風采。

老祖宗先考的二爺爺李元罡,各種難題,各種刁難,我二爺爺輕而易舉的化解掉了,甚至對於東北陰術,還有獨到的見解。

二爺爺這一手,把在場的人,震住了。

老祖宗臉上有光,又盯着我爺爺,說李思念啊,我也考考你,你不如元罡聰明,就考你一點基本功——說幾段貫口給老祖宗聽聽響,不挑難的,來個《地理圖》吧。

貫口裏頭,有兩段最基本的,第一段叫“報菜名”,不少朋友可能都在電視上面,見過相聲演員表演過,一開口就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兒,燒子鵝”等等。

第二段就是老祖宗讓我爺爺表演的“地理圖”了,裏頭有上千箇中國的地理位置,一氣呵成的念出來,普通人絕對吃不消,但對於練嘴皮子利索的人,那得是張口就來了。

偏偏,這一天,我爺爺很緊張,頭一次經歷這麼大的場面啊。

這一緊張,我爺爺出事了! 我爺爺出什麼事了?他背不出貫口來。

我爺爺膽子小,緊張,加上本來嘴巴笨,這一緊張,更加笨了,《地理圖》背的那叫一個不利索。

除了前面兩句還算湊合,從第三句開始,他的貫口,出現問題了,不利索,磕巴。

這麼簡單的貫口,前面幾句就開始磕巴,那真是不容許出現的大失誤啊。

要說老祖宗也是個要面子的人,同時也很懂人性,知道二爺爺天資聰穎,就提出了很多刁鑽的問題,知道我爺爺天資駑鈍,就給出了很簡單的問題——幾乎是送分題的《地理圖》。

沒成想,我爺爺的嘴,笨出了境界,連這種送分題都做不對。

這相當於在宴請的那些東北陰人兄弟面前,狠狠的掃了老祖宗的面子。

老祖宗這下子不滿意了,直接把茶杯蓋,扔在了茶杯上面。

乒乓!

一聲不大的脆響,讓我爺爺的情緒,更加緊張焦躁。

剛纔還能斷斷續續的擠出一些“牙膏”來,現在連牙膏都擠不出來了,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老祖宗這下難受得緊了,坐立不安,後來實在聽不下去了,揮了揮手,問太爺爺:這一輩六個小子裏,第二好的,資質這麼駑鈍嗎?老李家的靈氣,都被元罡一個人吸走了?

老太爺連忙說:不,不,其實李思念也不是不行,就是嘴皮子不利索。

“這行走江湖,路在哪兒?長在嘴上!辦法在哪兒?長在嘴上!魅力在哪兒?也在嘴上!那賣貨郎能不能賣出東西去,靠的是一張嘴,那賣狗皮膏藥的江湖郎中,能不能吃一頓飽飯,也靠一張嘴。”老祖宗猛的一拍桌子:我們老李家出去的人,連一句話都說不利索……還招什麼陰?連話都說不清楚的,得罪了主家,那就是砸了陰人兄弟們的飯碗!換人!

老祖宗有些生氣,最後竟然是吼出來的。

老太爺不敢和他再爭了,連忙想着去換人。

倒是二爺爺,站了出來,對老祖宗說:您別生氣,老五沒那麼差,就是心理素質不太好,我有信心,帶好他!

“帶好他?你憑什麼帶好他?你李元罡小子,是個人物,以後得像只鳳凰,飛到梧桐樹上面去的,李思念就太差勁了,他沒資格跟你。”

“我一定能帶好他。”說完,二爺爺也不管是不是大逆不道了,抓起了老祖宗面前的茶杯,回過頭,對我爺爺吼:老五,跪下!

我爺爺從小就聽二爺爺的話,現在人又緊張,被二爺爺一吼,立馬跪了下來。

二爺爺提着茶杯,一茶杯砸在了我爺爺的臉上:天天讓你用功,你在老祖宗面前出洋相!我是你二哥,也算是你二師兄,我打你,你覺得該不該?

“該!”我爺爺捂着臉,連忙說。

二爺爺二話不說,一隻手揪住了我二爺爺的頭髮,又抓起茶杯蓋子,砸在了我爺爺的嘴巴上。

啪!茶杯蓋子稀碎。

我爺爺的嘴巴,立馬腫了起來。

二爺爺還不解恨,又抓過了老祖宗的煙桿子。

那煙桿子,又粗又長,是水柳木的包裹,很硬。

我二爺爺拿着煙桿子,對我爺爺惡狠狠的說:老五,你這一身藝業,毀就毀在了你這張嘴上,我今天,先揍爛你的嘴。

說完,二爺爺掄直了煙桿子,不停的對着我爺爺嘴巴,一杆子一杆子的直接抽。

那麼老沉的煙桿子啊,幾下就把我爺爺的嘴巴打得鮮血直流,一嘴牙都給打鬆了。

二爺爺大概打了七八下,直到把煙桿子打成了兩截,依然沒有停手,他在地上,抓起了那半根帶着“煙鍋子”的煙桿,直接伸出右手虎口,扣開了我爺爺的嘴,把那煙桿子捅了進去我爺爺嘴裏,用那煙鍋子,在我爺爺嘴巴里一陣狂攪。

那煙鍋子是銅做的,伸到嘴裏面去攪,那還受得了?

頓時,颳得我爺爺滿嘴的血。

攪了十幾下後,二爺爺直接拿出了煙桿子,摔在了地上,罵道:不爭氣的東西,現在教訓我也教訓了,打你也打了,你在老祖宗的面前,給我背下《地理圖》來,背不出來,我還要打你!

我爺爺瞪了二爺爺一眼,他從來沒想到,一直待他如親兄弟的二哥,竟然會這麼黑的手。

一時間,他恨上了二爺爺,因愛生恨。

我爺爺以前是愛二爺爺的,那種對兄長的敬愛,敬若神明,這一刻,他發現二爺爺也是個凡人,也在乎面子,他以爲二爺爺打他,是因爲他給二爺爺丟臉了。

所以,我爺爺被仇恨激起了好勝心,他要背出來,他忍着滿嘴的疼痛,乾淨利落的背下了《地理圖》。

老祖宗這才拍了拍巴掌,說道:這還不錯,像個樣子,李思念,你要記住了……跟着元罡,好好學學,對自己嚴格一些,就這樣了,以後東北的陰人兄弟,就靠你們二人提帶了!

就這樣,老祖宗開了金口玉言,定下了李家六兄弟出頭的兩人——李思念和李元罡。

這次宴會結束,我爺爺就正式恨上了二爺爺。

他的兩顆後槽牙,也就是被二爺爺伸進去“煙鍋子”給攪斷的。

當天晚上,我二爺爺又端了“東北燉肉”,去找我爺爺。

我爺爺當時摸起了一面抵門的板磚,直接拍在了二爺爺的頭上,把二爺爺拍一個頭破血流,並且說道:你以後,再也不是我敬愛的二哥了!我以後,只會喊你二師兄,再也不會喊你二哥。

“二哥”這是親兄弟的稱謂,“二師兄”就是規矩上的稱謂。

我爺爺,當時下定決心,再也不和二爺爺好了。

二爺爺也沒說什麼,該教什麼,還是教,只是以後,再也沒有兩兄弟深夜吃燉肉的畫面了。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我二爺爺出去雲遊,再也沒回來的時候。

那段時間,二爺爺要無音訊,我爺爺這才着急了,他的心裏深處,還是敬愛二爺爺的,只是當時被二爺爺打了一頓,一恨許多年罷了。

他天天白天都在院子裏面等,等我二爺爺回來。

可我二爺爺,始終沒回來。

終於有一天,太爺爺把我爺爺喊道了房裏,說:思念,元罡可能再也不回來了,的位置,是你的了。

“我不當,我只要我二哥。”爺爺當時就說。

太爺爺當時冷笑道,說:思念,這麼多年了,你一直都喊元罡二師兄,今天改口了?喊了一句二哥?

“這……。”我爺爺當時倔,沒說話。

太爺爺又說:得了,坐下吧,很多事,以前我不跟你說,但是現在,我得跟你說……你二哥,對你幫助可大着呢。

我爺爺搖了搖頭,說他沒二哥。

太爺爺上去就一巴掌,罵道:你懂個屁……知道你二哥爲什麼在老祖宗的宴會上打你嗎?那是因爲不打你,你就得待在家裏種田,你當時不爭氣,惹惱了老祖宗,老祖宗要找你其餘的兄弟,替換了你……是李元罡,站出來打了你一頓,你覺得二哥把你打難受了,你不知道你二哥當時心裏更難受嗎?你二哥那麼硬的男人,打了你之後,好幾天都悶悶不樂!

“真有這事嗎?”我爺爺意識事情有些不對了。

太爺爺說:廢什麼話?這些年都是什麼年代?生你的那會兒,還沒解放呢,到處都是槍林彈雨,兵荒馬亂,吃口飽飯容易嗎?不容易,你二哥打你那會兒,又是什麼年代?五幾年六幾年,餓死了多少種地把式?老李家能出人頭地,過上好日子的,就只有招陰人!

“你要是被老祖宗換人了,你就得和你大哥,老三,老四,老六一樣,捲起鋪蓋從李家滾蛋,帶上一些盤纏,去外面當種田把式、自謀營生!這是李家的規矩,李家只養招陰人,不養閒人!”

太爺爺說當時二爺爺是爲了我爺爺的前程,才下了狠心,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把我爺爺狠狠的打了一頓。

那一頓打,就是爲了給老祖宗表個態——老五不上進,我當二哥的,打都打得他上進爲止。

老祖宗最後,沒有換了我爺爺,也是因爲我二爺爺的那頓“毒打表態”,所以纔沒換的,而不是我爺爺能夠順利的背出《地理圖》。

我爺爺聽了,當時就淚流滿面,說他還怨過二爺爺,用磚頭,敲破了二爺爺的腦袋,他就是個二傻子,不識好人心!

太爺爺搖搖頭,說:現在知道了,也不晚,這麼多年,李元罡就是盼着你李思念成一個有出息的人,他對你,真是一門心思的好……打你那一次,實在是你不爭氣,他逼不得已!不然的話,還能留在李家,吃着家裏飯、日子有盼頭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你老五!

我爺爺跪在了地上,跪向了我們李家老屋門口的方向,說:二哥!我對不起你。

“老五,別說那些了,你二哥到現在回不來,以後估計也回不來了,以後,招陰人的活,你幹!你幹好了,才能對得起你二哥!”我太爺爺說完這句話,出門去了。

沒到一會兒,我太爺爺又進來了,他對我爺爺說:老五,趁着我沒死,我得給你說句話,你學藝那會兒,你二哥拉了你一把,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很多年之後……你二哥回來了,又落魄得不行,你得記得拉你二哥一把。

“爹!你放心,二哥什麼時候回來,他什麼時候就是,這個位置,是他的……我永遠都爲他留着。”我爺爺把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從那以後,我爺爺做招陰人,做的兢兢業業的,他不是爲了自己,是爲了二爺爺,爲了他心目當中,那個敬若神明的“二哥”。

他幾乎每年,都會去二爺爺的“衣冠冢”上,唸叨一年裏到底做了多少事情,帶着多少陰人兄弟致富。

在他的心裏……,始終是我二爺爺。

聽我爺爺講完了曾經他和我二爺爺的事情,我鼻頭真的發酸。

老一輩的人,不容易啊。

老一輩的情,也真的是單純啊。

風影伸出了手:兄弟們,我們幾個,當着李老太爺和李二太爺的面,表個態,以後咱們這兒坐的人,都是親兄弟,比親兄弟還親!

我、喬拉、陰陽鬼探、祁濤、石銀、趙長風,大金牙,我們幾個人,都把手伸到了一起。

曾經,我爺爺和我二爺爺,以身作則,告訴了我們,什麼纔是真正的兄弟情。

現在,我們幾個兄弟,一起發誓……無論風雨、無論富貴貧窮、無論前途艱難險阻,我們必然不離不棄——一個都不能少。

二爺爺看着我們,笑了笑,說看着我們,放佛看到了當年的他和我爺爺。

話說道這兒,酒喝到這兒,二爺爺也要走了,他要回生死門裏面,繼續修煉,確保一絲亡魂,還能凝聚。

我爺爺卻突然站了起來,說:哥,你曾經拉過我一把,今天,我要拉你一把,我帶着這枚銅錢,回東北……我求爺爺告奶奶,都要讓你活過來!相信我,哥!

我爺爺這一句錚錚的硬話,讓我們幾個人,感同身受,一時間,我們心裏都十分暖。

橫跨半個世紀的兄弟情,並沒有因爲時間的推移,而褪色。

我二爺爺點點頭,鑽進了銅錢裏面。

我爺爺則如獲至寶一樣,把銅錢捧在了手裏,小心翼翼的揣到了內兜裏面,對我說:水子,這段時間,我得去找高人,復活你二爺爺……這次東北陰人的浩劫,只能你一個人撐着了。

“我撐得住!”我對爺爺說。

爺爺轉身要走,走了幾步,回過頭,拍在了桌子上一個手鐲,對我說:這個鐲子,名曰——金剛,你帶上它,關鍵時刻,它會保你一命的。

我看了看桌子上的鐲子。

那鐲子上,刻着一些古怪的圖文,看上去是一件很厲害的法器。

我帶上了鐲子,目送我爺爺離去。

我爺爺走在了門口,嘴裏還自言自語着:二哥,別急,我會救你的!老五我拼了老命,也要救你!

……

我爺爺和二爺爺都走了,這場酒,喝得也算差不多了。

我們幾人,也出了酒店。

石銀和趙長風,還要回上海去找黃馨。

祁濤則要回81號壽衣店。

我對祁濤說:濤子,你現在着急回去嗎?去我那兒玩兩天唄?

祁濤搖了搖頭,說:小李爺,只要你招呼一聲,我一定來幫你,可是現在,我必然要回去,我那是什麼店……陰魂客棧,沒了我,很多小鬼魂,冤魂,沒地方落腳啊!

說完,祁濤跟我敬了一個禮,要走。

我也跟祁濤點頭:濤子,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放心,我們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見面了!李老太爺對章楠放權……我想,用不了多久,陰人就得內戰了。”祁濤對我抱拳。

他看事情,看得可真透徹啊。

我笑了笑,帶着喬拉、大金牙、風影、秦殤、鄭子強,回了家。

到了家門口,風影忽然大哭了起來。

我問風影:老風,你哭毛線啊?

風影這一路上,特別不對勁,不怎麼說話,回來就開始抽鼻子,現在竟然哭起來了。

“李老太爺和李二太爺的事情,我感觸太深了?”風影突然越哭越傷心。

我說這感觸再深,你也不至於哭的這麼傷心吧?你這覺悟,這麼高了嗎?

風影說他因爲我爺爺和我二爺爺的事情,想起了他的初戀。

哎喲!

風影這傢伙,還有初戀呢?

大金牙戳了戳風影的胸口,說:你這麼摳,還有女朋友?我不信!

我也數落風影:你說我爺爺和我二爺爺,那是兄弟情深,你怎麼還聯想到你初戀女友了?瘋了吧?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