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成法,御用於劍!

華夏四絕,果真不凡!

秦羿面色不變,心不驚,修爲不及洪昭理,早在預料之中!

強有強的戰法,若有弱的詭計!

秦羿右掌單拍水浪,蕩起數丈高,不閃不避。

“九鼎大法!”

秦羿劍指急揮,三尊大鼎,同時砸向洪昭理。

洪昭理此刻處於癲狂狀態,因爲悲痛,全力而爲,竟然爆發出遠遠超過罡煉後期大宗師境界的極限二十萬斤神力。

大鼎區區之力,如浮游撼樹,應聲而碎!

“惡賊,拿命來!”

洪昭理得勢不饒人,揮劍而上,沖天巨刃,夾雜着水花,橫掃八方,勢不可擋。

“黃泉一斬,百重浪!”

秦羿迅速變招,黃泉刀法捲起百重巨浪,撞向長劍。

轟隆!

刀勢依舊瞬間土崩瓦解,長劍絲毫未損,攜帶着滔天浪頭,重重的拍在秦羿身上。

“來得好!”

秦羿渾身真氣緊收,雙拳砸向長劍,藉着巨力飛退了數十丈。

洪昭理殺人心切,狂追不捨。

秦羿再出了兩招之後,心知洪昭理神威驚人,非是常法所能敵。

當下只能以耗爲主!

一旦他體內的餘毒走遍全身經脈,便是神仙也難救。

這要是往日,洪昭理必定不會使用這種極耗罡氣的殺招。

但此刻,他報仇心切,已經殺紅了眼,卻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提着水浪長劍,逐水追殺秦羿。

唪!

秦羿猶若游魚,直扎入河心!

往哪走!

洪昭理天神下凡,雙手猛地持着數十丈的水劍,深深劈向河彎!

霎時,水流騰空驚起,饒是秦羿遁術驚人,也是被震的吐血,受了極重的內傷。

然而,他卻絲毫不怯,反而欣喜不已。

“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吧,哈哈!”

秦羿吐了一口血,狂笑道。

他每多挨一招,洪昭理離自殺又近了一步!

咬了咬牙,他狂吞了幾顆丹藥,兩手一揮,數十道風刃自河面而起,捲起了層層水霧。

嗖嗖!

於此同時,秦羿身形化作五個分身,分別往不同的方向閃去。

哼!

“你就是孫猴子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洪昭理追到岸上,雙手罡氣成球。

頓時,河岸上的鵝卵石,騰空而起,在罡氣的牽引下,凝成了兩個足足有房子大,重達數十噸的巨石球。

“看招!”

洪昭理雙手一推,石球如霹靂般,破空而去,照着秦羿的後背砸去。

“不愧是大宗師,果然厲害。”

秦羿不敢大意,雙手劃圓,凝成一道八卦大盾,擋在身前。

轟隆!

石球重重砸在盾上,巨大的衝擊力,砸在盾上,饒是卸掉了大半的氣勁,秦羿依然被餘力震的氣血翻涌。

修爲到了洪昭理這個地步,萬物都可成爲他殺人的利器。

不過,秦羿並沒有採取還擊的招式。

他現在可以祭出黃泉刀法第二式,天魔劍法第二式,至少能與洪昭理血拼。

但那樣即便是贏了,秦羿也會大損元氣。

要知道龍虎山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兩招要留着破大局,現在是無論如何也不能使的。

“秦侯,我道你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

“封天錘!”

洪昭理仰天狂笑,雙手十指相扣,隔着數丈遠,照着秦羿砸了過去。

轟隆!

大宗師神力,撕裂蒼穹,平地如驚雷乍起。

那道封天巨拳,仿若雲端的長臂羅漢,虛空揮拳,往秦羿頭上扣了過來。

神威無敵,避無可避!

“唪!”

泰山壓頂!

頓時,石灘上生生被砸出了一個巨坑,秦羿連人帶坑,盡皆爲亂石所埋。

“吁吁!”

見到秦羿再無動靜,洪昭理怒意大消,這會兒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九零年代藝術家 一陣排山倒海的劇痛,自頭顱傳來。

更要命的是,他發現半邊身子僵麻,力量正在迅速的衰減。

“不好!”

“劇毒已經走遍了奇經八脈!”

他低頭一看,整個右半身焦黑如墨,顯然是中毒極深。

更要命的是,溫寒秋那致命一刀,讓他失血過多,此時已成爲了血人。

他剛剛沉迷報仇雪恨的魔怔,並未放在心上。

此刻,失血、劇毒,讓他清楚的意識到必須找個地方,馬上療毒、療傷,否則,只怕堅持不到天亮。

他就得去跟閻王爺喝茶了。

心念間,洪昭理也顧不得去細查秦羿到底是死是活,更沒心思去除殺叛賊,連封住幾處要穴,轉身就要遁走!

“咳咳!”

一雙蒼白的手,扒開墳堆,掙扎着爬了出來,可不正是秦羿。

“洪幫主,打痛快了就想走,未免想的太簡單了。”

“咱們的遊戲纔剛剛開始呢!”

秦羿撣了撣身上的塵土,陰森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晚安,朋友們! 這確實是一場獵殺遊戲。

從第一次見面以言鎮之,令洪昭理感受到了恐懼。

再到詐死,洪戰入棺,溫寒秋臨陣背叛,秦羿瞞過了太多人。

每一環,每一扣,秦羿都準備的毫無漏洞!

大宗師,有定國神威。

秦羿與洪昭理交手之際,便已感受到了那唯我獨尊的殺意。

他無法想象,洪昭理若無今夜大難,只怕殺他真是易如反掌。

然而,洪昭理就這麼一步步的掉入了陷阱。

如同大象入了沼澤,空有神力而無處使!

準確來說,從洪昭理踏入靈堂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他今夜必死。

“咳咳!”

“本幫主就算是中了毒,依然還有一戰之力。”

“而你呢?已經被我打的身受重傷,只怕已經使不出任何招式了吧?”

“若要再執意糾纏,便是你我同歸於盡之時。”

洪昭理雙手自胸口壓住血氣,冷森森笑道。

“你說對了,我的拳頭別說打死大宗師,便是一個普通的武者,此刻也難敵!”

“但你似乎忘記了一件事!”

秦羿負手望着蒼穹星月,徐徐道。

“什麼事?”

洪昭理濃眉一沉,大驚問道。

“世人都知道我是戰無不勝的秦侯,卻不知道我還有一層身份,青城派的揚武天師!”

“你且擡頭看看!”

秦羿擡手向天,淡然笑道。

洪昭理不信邪的擡起頭一看,但見虛空紫光陡現,仿若李天王自南天門擲下鎮世寶塔!

“這,這是什麼?”

在此大陣前,洪昭理心生無力之感,雙目圓睜,哪裏還躲得了。

轟隆!

寶塔落地,驚的河灘上亂石飛濺,河水激盪!

幽冥神火塔陣,牢牢洪昭理困在其中!

吼!

洪昭理如困獸般,拼死相搏,奈何塔陣紫光大作,竟是絲毫未動。

“不用徒勞掙扎了,此塔內有三萬六千道神法,乃是地獄鬼王神通,常法不可破。”

“莫說你肉體凡胎,便是修出了元神,也休想逃脫。”

秦羿傲然笑道。

他倒不是在嚇唬洪昭理。

昔日,他在地獄之中曾有塔陣,生生困死了魔門少主,掠奪了天魔劍訣!

眼下,他雖然僅能剛剛使出幽冥神火塔陣,而且只有數丈之相,遠不如地府可鎮十萬裏河山,但也絕非一個重傷的洪昭理所能破的。

“啊!”

洪昭理仰天怒吼數聲,七孔流出血水。

此刻劇毒,已經走遍了他的全身,又被困於大陣。

他知道死期已至,不免悲痛欲絕。

“蒼天不佑我,那日初見之時,我若親自下殺手,豈能有今日之禍。”

洪昭理盤腿而坐,恨然道。

秦羿亦盤腿坐於塔外,正視相座,勝負已分,兩人如老友相晤,侃侃而談。

“不,與蒼天無關,而是你這二十年的消磨,讓你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那日,你不是不想殺我,而是根本沒有膽量!”

“因爲你怕失敗,你吃不透我!又不敢賭,所以便是時光倒流,你依然會是一個失敗者。”

秦羿平靜道。

洪昭理望着天上星辰,長長嘆了口氣道:“你說的沒錯,二十年,我忙於大業,修爲荒廢,大宗師之名早已是虛名。”

“二十年,磨掉的不僅僅是我的光陰,更是我的心志!”

“大業與武道,不可兼得啊!”

“你知道你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在哪嗎?”秦羿笑問。

“哪?”洪昭理不解的問道。

“你不應該讓洪戰帶人來挑釁我,我吸聚了那兩大宗師的修爲,就在那天夜裏,突破了以求的本命真法第三重,這才擁有了幽冥二火法陣。”

“你的狂妄、無禮,換來的卻是自己的死路,不覺的可笑嗎?”

秦羿手指摩挲着眉心,冷然笑問。

自從修成了九轉幽冥訣第二轉金魂法脈後,秦羿一直苦修本命神通法訣,奈何進展緩慢,不得其時。

那日在擂臺上,以噬元大法吸乾了馬闢疆與烏道長的本元,當晚,融合、煉化,修爲大增,竟是在異國他鄉,修成了第三轉幽冥火殺!

幽冥神火塔陣,正是火殺中一道真法,與二火同存,威力驚人。

“果真是蒼天要亡我啊!”

“若是聽文彬的意見,又何至於落了如此下場?”

洪昭理嘴脣哆嗦着,仰天嘆息。

“你的時間不多了,再好好看一眼這萬里河山吧。”

秦羿起身揹着手,走到了河邊,望着滔滔浪潮,心中思緒如麻。

他在想這世上是否真有永遠不敗之人!

今日洪昭理敗了,未來的自己呢?

洪昭理雙眼清淚直流。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