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能被發現?

果然,等級差距是最不講理的事情了。

“那位靜心老祖確實來過,不過目前被兩位與之有宿仇的前輩拉走了,不知道戰況如何。”唐牧北趕緊撒了個謊。

不然這茬很難解釋過去。

“我了個大槽!牧店主你不會是想着撿漏吧?”醜先森終於處理完了自己治下的爛攤子冒泡了。

123也勸道:“如果跟那兩位前輩沒有什麼交情,最好不要存着撿漏的心思。”

然鵝,這邊正視頻通話中,唐牧北身後虛空中突然“撲通”一聲巨響,正在視頻中的十幾個人同時被嚇一跳。

唐牧北一臉懵逼,回過頭來發現,靜心老祖被五花大綁結結實實扔到了地上。

……

尼.瑪,好尷尬!

總裁只歡不 這茬該怎麼解釋?

“我的要求並不高,不過是想帶領門人普度厲鬼和亡靈,換來天下太平而已,我何錯之有?”這位被捆得像螃蟹一樣,還迷糊着呢。

123:“……”

其他視頻ing衆人:“……”

“你特喵這是典型的又當又立啊,真夠無恥的!”唐牧北當機立斷轉移話題,“123前輩,我該怎麼辦?”

123都看傻了,牧店主的氣運簡直逆天啊!

對方可是妥妥的八品,即便他有祖傳飛劍也絕不可能抵擋住對方一招。

所以有貴人相助是肯定的,但人家連面都沒露,此事不好猜測。

“那個……八品可不是誰都能弄得住的,得聯繫畢老爺那邊專職人員上門回收比較好。”123想了想,開始翻名片夾,“我記得好像有張名片來着……”

名片?

唐牧北眼前一亮,“前輩,我有那個收購龍虎宗門人經理的名片,好使不?”

“必須好使!”123哈哈一笑,“既然有人上門回收,我們就不用替牧店主擔心啦。順便給各位劇透一下,參加年會的時候,帶的厲鬼不一定戰鬥力多強,但必須要腦子夠使!”

“我擦嘞!內幕內幕!”醜先森喊道:“劇透年會我們永遠都不嫌多,前輩快再給點建議啊喂!”

結果說完那句話,笑眯眯的123已經退出羣聊視頻了。

洛笑予在羣裏發了個表情包,“年會內容向來難猜,前輩消息不會出錯吧?一連幾年都是鬼王爭霸賽了呢,今年莫非要改?”

“你也說是連續幾年了,所以我覺得有可能要換主題。”努力拿下年會前十的樑店主回覆道:“陰界天天喊着要改革創新,我覺得很有可能會有個大反轉。”

123在羣裏說道:“其實這條消息是那天霧梟來試菜,喝多了無意中說了一句,是不是有準頭要問他。”

說着就圈了一把對方。

唐牧北退出來羣聊視頻,先找了名片打給那個收購經理,隨後時刻留意羣裏的信息。

對於自己這個萌新來說,任何一位前輩的話都有可能是提示。

若有幸提前知道年會主題,最起碼不會在第一次參加年會的時候成績落後丟人現眼。

景瑤城的總體成績已經是墊底的了,自己要努力挽回形象。

以後也好在陰界總部那裏爭取些工程回來,才能更快帶領景瑤城的鬼衆致富。

123圈了霧梟大人很久以後,大家都盯着羣裏的消息。

若是他矢口否認,那還真有可能;若是大方承認了,反倒有可能是放了個迷霧彈。

要知道,霧梟大人脾氣難以捉摸,很難說他會不會主動幫忙劇透。

妖孽估計也窺了會兒屏了,始終等不到回覆,便跳出來,“@霧梟大人說句話吧,出來闢個謠也行。”

又過了好一會兒,霧梟大人沒說話而是發了個否認三連表情包――我沒有、不是我、別瞎說!

“果然,陰界總部有動作啊。大家斟酌一下鬼選吧!”妖孽店主顯然與對方十分熟悉,“預祝大家拿到好成績!”

唐牧北一臉懵逼,斟酌鬼選?

特喵的我哪來那麼多選擇?腦子好使的話,無瞳和嚶年肯定是不行了。

超級小醫生 最近嚶年被無瞳帶的跑偏有點厲害,還是桃娘最讓人省心。

正想着,手機叮咚一響,有郵件寄過來――“誠邀景瑤城牧店主於12月2日參加201X屆陰界總部年會!”

年會!特喵的終於要來了!

感謝書友八雲-紫打賞,謝謝支持! “尊敬的牧店主:

您好,感謝百忙之中閱讀此邀請函。

承蒙各位店主長期認真努力的參與陰界改革建設工作,纔有現在蓬勃發展中的新型陰界。爲此,特向各位店主致以真誠的感謝!

陰界總部決定在201X年12月2日在鏡湖舉辦店主年會。

此次年會的主題爲‘合作、發展、共贏’。

每位店主可攜帶三名治下厲鬼共同參會;總部將於12月2日早八點派專車前往店鋪接牧店主參加年會,請牧店主提前做好準備。

特此函達!

201X年11月30日”

隨手關掉年會邀請函,唐牧北長嘆一口氣。

陰界總部這個年會來的也太突然了,提前兩天才下通知。而且最關鍵的,居然是大白天去參會。

日鬼哩!

除了已知的妖刀外,景瑤城還沒哪隻厲鬼修行到可以大白天出沒的程度;

妖刀能不能符合要求參加年會還不一定哩。

愁啊!

唐牧北坐在桌前一縷縷薅頭髮。

“牧小朋友,這老頭兒能換多少焰影草?”扶桑宗主還惦記着吃呢,結果出來一看他愁眉苦臉的樣子問道:“怎麼了?我們就拉出去打了個怪,你不會是又被誰懟了吧?”

“沒有,我在犯愁參加年會的事兒。”他搖搖頭低聲回道。

扶桑宗主哈哈一笑,“不就是參加個年會嘛!

怕什麼?

你帶着凌雲劍做兵刃,除了那些七品以上老資格店主誰能打的過你?

老資格店主又拉不下臉跟你打,所以店主環節沒什麼好擔心的;

厲鬼嘛,你帶着妖刀一個就能搞定。

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這老頭兒趕緊兌換了去。

我等着拿焰影草下鍋呢!”

唐牧北:……

“凌雲劍又不是我自己的兵刃,我還是先跟玄機傘溝通感情吧。”嘆了口氣,他拿出那把傘準備繼續盤活。

溯洄在虛空中只露了個頭,嘿嘿一笑道:“武器好說啊,讓扶桑把神武大炮借給你扛着。

沒有什麼是一炮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來兩炮!”

唐牧北想起自己幾個小時前的悲催經歷,頓時悲從心來。

刷屏什麼的自然也沒心情了,他只是默默盤膝準備與玄機傘溝通感情。

扶桑瞪了他一眼,溯洄趕緊一縮頭回去了。

“那個……一會兒會有人上門回收是吧?記得別讓他們給坑了,一個八品的老頭兒挺值錢的,我們倆沒把他往死裏打,解了封印以後實力不會掉到哪去。”

扶桑隨手把凌雲劍拽出來,給它使了個眼色。

凌雲劍劍身一閃表示明白主人的用意,乖乖漂浮在唐牧北身後爲他護法。

“沒別的事我先回去了……”扶桑乾咳兩聲,看了一眼已經開始微微發亮有了反抗意識的玄機傘,臨消失前一巴掌拍在傘尖尖上。

原本有些反抗的玄機傘頓時顏色暗淡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一心想要快些擁有自己本命武器的唐牧北這次修煉特別順利。

尤其是跟玄機傘之間,很快就建立起一縷淺白色聯繫。

“嗡!”玄機傘第一次發出極輕微的振動聲。

唐牧北心竅中的貓娘居然也隨着振動挪了挪身子,顯然這次祭煉非常成功。

玄機傘已經邁出成爲唐牧北本命武器的第一步。

再接下來,雙方的溝通更加順暢起來。

儘管是未完成武器,但玄機傘起點很高,所以已經誕生了靈智出來。只是它尚未成型,暫時僅能通過心竅與唐牧北溝通。

幾個小時後,雙方之間聯繫變成了三縷。

唐牧北終於可以嘗試着與其用語言溝通,“玄機傘?”

“在!”它的聲音略顯稚嫩,清脆回道:“玄機傘見過主人!”

他心裏頓時這個美啊!

我終於也特喵有自己的本命武器了!

而且等級還不孬!

“玄機傘,你能改變形態嗎?”唐牧北剋制住自己的激動情緒,神祕兮兮問道。

見狀,玄機傘同樣神祕兮兮低聲反問道:“主人,您想怎麼變?”

喲!

聽這語氣有門!

唐牧北繼續低聲道:“就是像葉修大神的千機傘一樣,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形!變成刀、劍、槍之類的各種武器!”

……

空氣中突然安靜了片刻。

玄機傘聲音略顯激動,“葉修大神是誰?主人您認識嗎?能讓他老人家出手幫我修改一下設定嗎?”

列國錄之一生一遇 唐牧北:……

這畫風好像不太對吧?

他有些不甘心,直接問到:“你……不會變形嗎?”

“主人,我只是一把傘,還能變成什麼樣呢?”玄機傘尚未成型,但唐牧北已經從它語氣中聽出一臉懵逼的表情了。

艹!

www⊕тTkan⊕℃o

特喵的白激動了!

當初突然有一把傘直奔自己而來撲入懷中的時候,他還以爲喵君終於不坑自己了!

還以爲會賜給自己一把神級武器,從此拳打扶桑腳踩溯洄,一路從底層打到總部去!

順便再特喵虎軀一震收幾個漂亮妹紙。

尼.瑪!虧得自己想的那麼美好!

玄機傘一句話,夢碎了!

心還哇涼哇涼的……

長此以往,若是沒有兩位大佬暗中相助,我特喵怎麼才能成爲第一位最早開啓十層樓的男人?

偏偏還攤上這麼個破功法!

修煉到現在,連特喵具體的力量體系都沒弄明白。

希望這次參加年會,能遇到個明白人,爲自己答疑解惑吧……

唐牧北抱着玄機傘默默發呆;扶桑和溯洄倆人在識海中默默關注着。

“果然,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兵刃。這把玄機傘,太特喵適合小朋友了。”溯洄看着刷屏,咬牙狠狠道:“還想腳踩我?他是吃漂亮長大的嗎?美得他!”

扶桑一點頭,“一樣的神經質。其實我也一直以爲玄機傘內有玄機會變形呢,沒想到牧小朋友氣運不咋地,好不容易有把好武器,不但功能雞肋還特喵是個半成品。”

“居然還想着拳打腳踢咱倆?”溯洄嘿嘿一笑,“可憐的小朋友,想變強都快想瘋了。”

扶桑沒回話,他正捏着下巴思考問題。

牧小朋友莫名其妙就接了洛水那傢伙的因果,然後就遇見溯洄,再就是自己。

起點會不會太高了些?

所以他老是把超越自己當作目標?

這裏面誤會特喵是不是有點大了?

他才修煉了一個月時間,就開始夢想着超這個超那個開十層樓。牧小朋友知道我扶桑宗主自幼便是天才奇遇不斷,然後歷經千年修行才走到這一步麼?

是不是該考慮參加過年會以後,帶他出去見見世面?也好以後可以對修行保持些敬畏之心。

畢竟修行一途何止艱難,那可是隨時會身死道消不能回頭的路啊!

感謝書友八雲-紫、殘月無寂、雞腿阿打賞,謝謝支持! “牧店主,有人找!”祁天佑在敲門。

唐牧北收起懵逼的玄機傘,開門一看,原來是畢老爺手下那個收購經理來了。

簡單寒暄幾句,收購經理看着被厲鬼們圍起來各種調戲擺弄、封印起來的靜心老祖,微微皺眉。

“不瞞牧店主說,我們主人收購龍虎宗門人是發配到灰界去開礦的。”經理壓低聲音道:“原本用焰影草做獎勵也只是爲了調動大家的積極性。

萬萬沒想到啊,陰界有名的鬼廚先生居然找了幾個幫手,把龍虎宗給連鍋端了!

我們焰影草的庫存,一下子就被兌換去了百分之九十!”

唐牧北臉色一紅,特喵的端老窩這茬也有我的份!

對方面露難色繼續道:“本來應該是悄鳥收購人類修士的事兒,被這麼一弄滅了宗門,影響可大了!

人類修士聯盟現在對我們提出抗議,要求釋放人質。

偏偏我們畢老爺參加會議沒在島上,雖然以前我們也沒少幹收購修士這種事,但涉及到八品還真沒碰上過。

這個該怎麼兌換,已經超出我這個經理的工作範疇了。若是牧店主信任我,我先把靜心老祖帶走,等畢老爺回來以後再議價。”

經理神祕兮兮道:“恰巧我們要將大批龍虎宗門人轉移到隱蔽的礦洞去,省得被人類修士聯盟抓住小辮子。

若是牧店主覺得暫時將其放在店裏安全,那就等我們畢老爺回來驗貨交易以後再想辦法轉移。

您覺得呢?”

這邊話音剛落,溯洄在識海中冷哼一聲,“典型的想往下壓價!”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