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

姜小白當即便把他來到赤蠱門,發現赤蠱門變化,以及遇到夏靈,返回首都找張天師等事情,一一和姜玉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姜玉摸摸他的腦袋,很是欣慰:“小姨還以爲,你把小姨給忘了呢,沒想到你還有點良心,知道來去赤蠱門看望小姨。”

額……

姜小白老臉一紅,看了看旁邊金蠱門的徐志安,有些不好意思說話。

姜玉大手一揮,給他介紹:“老徐,這是我侄子,也是你女婿。小白,他就是你未來的岳父了。”

徐志安見姜小白實力強大,能夠孤身進入魔界,頓時覺得無比欣慰,很是滿意的點點頭,笑道:“好,好。”

“咳咳。”姜小白連忙岔開話題:“小姨,徐門主,你們先選個地方,我佈置法陣。”

姜玉一拍腦袋:“跟我來。”

她帶着姜小白,進入石窟之中,姜小白這才發現,這石窟裏面空間巨大,宛如一個天然的窯洞。

裏面全是金蠱門和赤蠱門的弟子,大部分都是身受重傷,看來和魔族,已經交過了手。

姜玉嘆了口氣:“赤蠱門共有八寨,被赤霧捲入魔界,到現在爲止,只剩下兩寨的人,這次,有些損失慘重啊。”

姜小白有些好奇:“小姨,你們被困在這魔界之中,吃什麼?”

“吃蟲。”

姜玉攤了攤手:“還好我們兩門,都是蠱門,都能夠控蠱。以蠱蟲捕捉魔族,再在魔族的體內種下蠱種,產生蟲苗,然後吃那些沒有靈力的普通蟲子,這才維持下來。”

好吧。

“小姨,你辛苦了。”

姜玉帶着他,來到這洞窟的最後面的一個小洞窟裏:“你把法陣,佈置在這裏吧。”

“恩。”

姜小白當即將魚靈硯臺,安置了下來,隨後催動法力。

便見到那硯臺之上,有一隻青色魚靈,滕然而起,開始遊曳,所到之處,水汽滋生。

眨眼間,這片區域,就變成了一片水霧朦朧的區域。

水霧越來越多,直到最後,把整個小洞窟,都充盈起來。

姜小白站在其中,手背之上,黑蓮閃動,發出一陣陣的黑霧,捲入其中,和水霧,融合到一起。

黑蓮,是冥寓的象徵,黑蓮之力,便自然能夠和魚靈法陣,產生聯繫。

“嘶嘶!”

隨着一聲魚的輕響,水霧收攏,變成一個類似池塘的區域,魚靈法陣,便成功安置在了洞窟中。

姜小白松了口氣,吩咐魚靈:“去通知耿小麗,可以打開上面的通道了。”

魚靈硯臺一分爲二,硯臺在下方,硯臺的蓋子,則在耿小麗的手中,當法陣完全佈置好之後,上面的那些聯軍,便能夠通過硯蓋,來到這下方。

按照之前姜小白的估算,從赤蠱門到這裏,估計有2到3萬米的距離,也就是20公里,並不算太遠,至少不像雲夢城,有着萬里之遙。

所以冥寓到雲夢城,可能需要一天的時間,根據計算,陣靈一小時的傳送速度,是八百公里左右。

所以這20裏,換算過來,也就一分半鐘的時間。

但魚靈的等階,遠不如雲夢城幻靈,法力上,也是大打折扣,所以從赤蠱門到這魔界,可能需要幾分鐘的時間,才能傳送來一人。

魚靈領命,立即進入法陣之中。

姜小白則開始計時。

果然,在八分鐘之後,就見到光芒一閃,緊跟着,夏靈就出現在了水塘之中。

一來一去,應該是四分鐘左右。

夏靈一現身,見到姜小白,連忙問:“少門主,找到師父了麼?”

“找到了,小姨,夏靈來了。”姜小白扭頭喊道。

姜玉身影一晃,就過來了。

一見到姜玉,夏靈頓時哭了:“師父!”

然後衝過去,一把抱住了姜玉。

“好了,好了,你師父不是好好的嘛。”姜玉拍拍她的背,說。

“小姨,你要上去麼?”姜小白說:“先如今,聯軍已經在赤蠱門集結,上方需要一個首領才行。”

姜玉搖了搖頭:“讓老徐上去吧。他和魔族交手,身上受了傷,讓他上去養養傷。你這法陣,什麼傳送機制?”

“一次傳送一人,一來一去,八分鐘左右。”

“那好,把這些傷員,都慢慢傳送上去。夏靈,你去召集他們,傷勢重的,先傳上去。”

“是。”

徐志安雖然身爲金蠱門首領,本該和本門弟子共同進退,但他也知道,應當以大局爲重,上方確實需要有人把守法陣入口,也就不再客氣,點點頭,率先通過法陣。

臨去之時,姜小白提醒他,讓上面的聯軍,下來的時候,一人帶上一點物資,諸如食物、清水、藥品之類的東西。

……

一小時,可以傳送7人下來,7人上去。

一天下來,之前坐直升機抵達赤蠱門的那些各門派精英首腦,就已經全部傳送到了魔界。

不但如此,什麼帳篷啊、清水啊、食物啊,也都傳送下來,而留在魔界的傷員,也都被傳送上去,在赤蠱門養傷。

接下來,便是逐一轉移物質,以及等待聯軍大部隊的到來。

這個過程,需要五到六天。

當然,上官星辰已經聯繫好張天師,期間,直升機還會不停的從各門各派之中,運送精英前來。

這樣一來,人類聯軍,總算是在魔界,暫時站穩了腳跟。

而姜小白,也主動讓出聯軍首領的位置:“小姨,對於魔界,你比所有人都瞭解,你來指揮聯軍吧。”

不論從什麼角度來說,姜玉都比姜小白適合聯軍首領隊長的職務。

畢竟赤蠱門,是五大蠱門之首,本身就名聲在外,在加上姜玉修爲不低,又有姜小白掌握着進出魔界的法陣,她當首領,別人也不敢說什麼。

“好。”姜玉也不客氣,她點點頭,目光,落向遠處:“小白,你確實,不適合來指揮聯軍。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完成。”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姜小白一愣,問:“什麼事情?”

姜玉拍拍他的肩頭,很平淡的說:“進入魔界,刺殺魔帝。”

刺殺……魔帝? 魔帝這兩個字,一聽就是牛逼哄哄的存在,如果姜玉不是他親小姨,姜小白真的覺得,姜玉是要“借刀殺人”,讓他去送死。

“小姨,我,打得過魔帝?”姜小白一臉無奈,問。

“打不過。”姜玉搖頭,很直白的回答:“別說你,就算是人類的所有聯軍加起來,只怕也打不過魔帝。估計也就只有你家裏的那隻貓,可以和魔帝,戰上一戰。”

戰上一戰?

也就是說,連大花,都不是魔帝的對手?

這……

大花,可是洪荒十大凶獸之一的青丘,如果連它都不是對手,那整個人間,還有誰,能打得過魔帝?

姜小白一時不明白姜玉的想法:“小姨,那你,不是讓我去送死麼?”

“不。”姜玉嘿嘿一笑:“別人是送死,你不是。你去刺殺魔帝,首先,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爲什麼?”姜小白還是不明白。

姜玉嘆了口氣,說出一個驚天祕密:“因爲,魔帝的體內,也流着和你相同的血脈,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應該算是你的舅舅,而你,是他的外甥。”

舅……舅?

姜小白一愣,恍然大悟:“是小姨的哥哥弟弟?”

“沒錯。準確的說,應該是同父異母的哥哥。”姜玉目光,落到那魔界之中的紅霧深處,似是看到了什麼:“你不是,一直想要找你母親麼?你母親,就在魔界。”

什麼!

這一個消息,頓時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讓姜小白愣住。

他的母親,居然在魔界!

之前姜玉,一直遮遮掩掩,不願意說出他母親的下落,但萬萬沒想到,居然會在魔界!

姜玉解釋:“魔界魔帝,姓白,叫白弒天。是你外公和魔族聖女,生下的兒子,因爲繼承魔帝之位,便隨母性,而不姓姜。”

白……弒天?

這個名字,有些霸氣啊。

聽起來,牛逼哄哄的,似乎連天地,都不放在眼裏。

姜小白更加好奇:“我的外公,爲什麼會給我舅舅,取這麼個名字?”

“名字不是你外公取的,準確的說,應該是你舅外公取的。”

“舅外公?我外婆的……哥哥?”

“沒錯,你外婆,是魔族聖女,你外婆的哥哥,便是魔族魔尊,即上一任魔帝。而你的舅舅白弒天,所繼承的,正是魔尊的帝位。魔尊給他取這個名字,就是想要讓他,弒殺天地。”

好吧。

姜小白簡單捋了一下,大概明白過來:他外公雖然強大,但並沒有好好教育自己的兒子,兒子是由舅舅帶大的,所以繼承了舅舅的魔帝之位。

而同時,他的女兒,也就是自己的母親和小姨,和自己的這個舅舅白弒天之間,又似乎,存在着敵對的關係?

不過也是,人魔不兩立,魔族一心想着攻佔人界,從這點來說,就必然是對立的。

畢竟姜玉和自己母親,那都是人類,並沒有半點魔族的血脈。

“那我母親,爲何會在魔界?”姜小白問出關鍵的問題。

姜玉看着姜小白,語重心長的說:“因爲在十六年前,魔界,就曾經對人界,展開過攻擊。是你的母親出面,孤身前往魔界,將魔界的攻擊,給壓制了下去。

而宿命,就天生註定,最終,還是要姜家的人,來解決這場戰鬥。”

原來,她的母親,在十六年前,之所以消失,竟然是來到了魔界!

怪不得,怪不得以赤蠱門在人間的勢力,都沒辦法探知到她的下落!

姜小白隱隱明白了一點姜玉的意思。

“那小姨,我需要,怎麼做?”他問。

“你先提升你的實力,把冥寓,升到五階。”

“五階?” 老公太霸道 姜小白有些無奈:“可是,按照現在的速度,起碼要三年,我才能夠升到五階。”

“不,不,不。”姜玉笑道:“你那是自然增長的速度,除此之外,你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爲冥寓,設置一位女主人。”姜玉提醒他:“冥寓,本身遊離於陰陽之外,不在天地間,甚至不入生死,不進輪迴。若是設置一位女主人,你倆的法力,便能夠相互互補。”

確實,這事情,之前大花也和他說過,只是大花,並沒有說的太明白。

“互補?”姜小白有些不明白姜玉的意思:“小姨你是說,我現在四階,若是我讓冥寓,擁有一個二階的女主人,那我和她,都變成了三階?”

“不。”姜玉搖頭,和他解釋:“你若是四階,你設置的女主人是二階,那她,將會提升一個等階,變成三階。但你,還是四階,反之亦然。”

姜小白終於明白了姜玉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只要,找到一個六階往上的存在,成爲冥寓的女主人,那我的等階,便會因此,得到越階的提升?”

姜玉見他明白,點點頭:“沒錯,就是這個意思。”

原來是這樣。

姜小白的腦中,立即想到了莊妃。

莊妃當初,已經在五階的邊緣,即將踏入六階之境,現在算算時間,她應該,也到六階了吧。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莊妃現在,早已進入了放逐之地,同樣也不在人類的世界。

“人類女子,修爲較高的,只怕沒有幾個。這一時半會兒的,不好找。再說了,小姨,對於冥寓女主人,我早就有了目標。”

他和秀秀兩情相悅,他絕無可能,把秀秀拋棄。

“你傻啊,這只是一個權宜之計,讓你先升階。升階之後,等你下一次升階,你就可以解除這個女主人關係了。”

對於冥寓,姜玉知道的東西,顯然比姜小白還要多:“你先升到五階,然後從五階升到六階,便能選擇,解除這個關係。然後等你到七階,你又能重新指定新的女主人了。”

七階麼?

聽起來,很遙遠,但這似乎,也是目前,唯一的權宜之計了。

他的壽命,已經擁有八百年,八百年內從五階升到七階,應該並不難。

而目前,按照姜玉的說法,這個“陰陽平衡”,女主人的等階越高,他所能夠掌握的力量,也就越強大。

可人類世界裏,唯一他見過的一個六階,還是真正的花仙百花仙子,難不成還會有女子,能夠達到七階甚至八階? 於是,姜小白問出了這個問題:“小姨,你難道,已經有了候選的目標?”

“當然有。”姜玉嘿嘿一笑,點點頭:“當年,你母親,爲了幫你提高境界,除了蠱門的那兩門親事之外,你還有一門親事。事到如今,我只能如實告訴你了。”

額……

姜小白有些不信:“既然和我聯姻,年齡應該和我差不多吧,她的境界,能夠那麼高?”

他母親當年,給他留了兩門親事,都是蠱門的,金蠱門的徐菇,他已經見過,境界堪堪達到三階,並不算強橫。

如果論年輕一代中,真正修爲最強的,只怕除了姜小白外,再無他人。

他雖然理論上只有四階的修爲,但如果是實戰起來,七階的雲夢城主,六階的小白龍,都算是他的手下敗將,若以至少不會低於六階。

這也正是爲什麼張天師答應,願意讓姜小白成爲聯軍首領的原因:除他之外,人類世界裏,即便是張天師本尊,也不過五階實力。

雖然修行者之間戰鬥,變數很大,但姜小白的戰鬥力加成實在太高,等級對他,根本就沒有什麼限制。

“有。因爲她不是人類,而是一隻,龍。”姜玉給了姜小白一個意想不到的解釋:“龍的生命週期,一年,相當於人類的十年。所以,在定親的時候,你的妻子,站在人類的角度來說,就已經,一百四十多歲了。”

龍?

姜小白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不知怎麼的,他忽然想到了冥寓裏的那個鮫人龍九:她也是龍,貌似,也是十六歲,難道是她?

姜玉繼續說下去:“龍,天生就是強者,和神的血脈,幾乎相當。一旦成年,每一頭龍,自然就具備六階的實力。那龍女算算時間,應該也十六歲,正好成年了。”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那小白龍,擁有六階實力,原來龍族一旦成年,自然就達到六階。

姜小白問:“那她,是哪個龍王的女兒麼?”

“沒錯。”姜玉笑道:“三百年前,長江龍王龍七,傳位於自己的兒子龍八,龍八成爲新的長江龍王。而你的那個妻子,正是龍八的女兒,同時也是下一任長江龍王的接任者,即龍九。

十六年前,你母親法力強大,修爲高深,在路過長江、和金蠱門聯姻之時,那龍八正好被一隻金翅大鵬追趕,你母親便隨手趕走了金翅大鵬。

後來,龍八請你母親,到長江龍宮做客,聽聞她去金蠱門聯姻,便也願意和你母親聯姻,這也正是這樁婚事的由來。”

我呢個去!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