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想,竟然會與秦羿以這種方式相遇。

“沒錯,其實我來濟大,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想請陳老你出任醫藥廠的藥物研發特級專家。”

“我知道,到了你這種地位,談錢太俗了。我可以給你一項權利,可以調動醫藥廠的一切資源,結合你的胎靈之氣,研製藥物,並以陳老你的名字作爲命名。”

“我相信,以陳老的豐富的醫學生物知識,定然能研製比回春丸更爲靈效的藥物。”

秦羿停住腳步,真誠邀請道。

陳自在怦然心動,要說他這一輩子還有什麼餘願,便是能將胎靈之氣親手演變成爲,能夠真正對民生有意的東西。

秦羿無疑給了他一片新的天地和實現夢想的機會。

“哎,想來還是我眼光太狹窄,心胸不夠寬廣啊,殊不知,天下間還有像老師這等海量之人。”

“陳某是心悅誠服啊。”

“這差事我接了!”

陳自在長嘆了一聲後,神色一肅,振作道。

“太好了!”

“有陳老相助,大秦醫藥必定能夠流芳百世,造福萬民。”

秦羿也是大喜不已。

到了樓下,一些尚未知道真相的學子,依然捋起袖子喊口號,揚言要開除秦羿。

然而,當看到陳老與秦羿並肩而行,侃侃而談,神色極爲恭敬。

這些人才知道,這場大辯論已經離奇的結束了,堂堂埃貝爾大師居然拜了一個二年級學生爲師,雲海學術界無疑又是一場大地震。

每個人都在議論着,這個秦羿到底是何方神聖。

秦羿在搞定了陳自在後,回到了2號別墅。

一進門,常逍然就揹着一個掃把,跪在了大門口,魏威與狄風雲二人則左右而立。

“羿哥,我他媽就是個瞎眼玩意,尤其是這張嘴,很不識趣。今兒,我向你負荊請罪,還請羿哥責罰,但求原諒。”

常逍然今日算是真正領教到了秦羿的厲害。

那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實力啊,也虧得是秦羿不跟他計較,要不然自己十條命都沒了。

“打你?我沒興趣!”

秦羿淡淡道。

“那我自己來!”

常逍然啪啪,衝着臉上,左一耳光右一巴掌的扇了起來。

“秦羿,我想過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們2號樓的老大。”

暖婚溺愛,厲少的盛世寵妻 狄風雲平靜道。

“嗯!”

秦羿點了點頭,招呼了一聲虎子,往樓上走去。

“我和魏威、逍然都想跟你做兄弟!成嗎?”

狄風雲在底下大喊道。

秦羿笑而不語,吹着口哨徑自上了樓。

狄風雲是個很精明的人,從夏子川、楊老太爺對秦羿折服,再到今天陳老俯首,以及那神祕的靈氣。

狄風雲斷定,這絕不是區區一個宋家能給秦羿帶來的。

他調查過了,宋家是秦侯母親的本家,如此以來,秦羿就算不是秦侯,也必然是與秦侯極爲相近的人。

秦侯入主雲海,已是大勢,狄風雲意識到通過秦羿,或許是一次他在狄家正式攬權的大好機會。

“咋辦,這傢伙太傲了,不像是看得起咱們啊。”

魏威苦笑道。

隔牆有男神:強行相愛100天 “他要是秦侯,自然是有這個資格的。”

“不過這種可能性還是比較小的,先不說這個了,走,找人助拳去。媽的,明晚還得跟張志堯那孫子約球呢。”

狄風雲悵然了一聲,打起精神道。 夕陽小區,週五籃球賽,濟大兩大天王之間再起戰火的消息,再一次讓濟大沸騰了。

邪王嗜寵:醫妃太傾城 週五中午以後,離晚上八點的籃球賽還有好幾個小時。

夕陽小區看臺上,便已經坐滿了二少的追隨者。

在濟大,狄風雲以帥氣、多才有名,狄家聲明在外,無論是人品,還是名頭,狄風雲都能聚集一大票粉絲。

張志堯就差遠了,由於名聲不好。

除了一些貪圖錢財的腦殘粉,他的粉絲,全是用錢買來的水軍。

一時間,看臺上,左右區間,一半是穿着白T恤的狄粉,一半是穿着黑衣的張派。

籃球賽尚未開始,雙方的吶喊聲已是充滿了火藥味。

晚上七點。

一輛中巴車,駛進了夕陽小區。

從上面跳下來容貌粗獷的大漢,徑直進了2號樓。

狄風雲親自迎到門口,大喜道:“曹師父,你總算來了,我這邊眼都快望穿了。”

“來,幾位師父,裏邊坐!”

魏威與常逍然也是客氣的把人往裏邊引。

“嗯!”

重生千金大翻身 曹虎傲慢的點了點頭,在沙發上首坐了下來。

曹虎是雲海跑碼頭的漕幫把子。

漕幫曾經是南北運河的大幫派,然而到了近代早已經分崩離析,曹虎是祖上曾就是漕幫的總瓢頭,人的名樹的影,到了他手裏,漕幫早就沒影了。

曹虎打着漕幫的棋子,召集了一幫務工的苦力,在雲海碼頭討夥計,依然打的是漕幫的名頭,其實就是個包工頭罷了。

因爲手裏人多混雜,曹虎也接一些收保護費、充當打手的活。

當然,他手底下有本事的人不少,其中就有不少來自各地的武師。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曹虎本人更是內煉中期武師,擁有兩三千斤的神力,在碼頭上,那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他帶來的這幾個,都是他貼身小弟,人人都是內煉初期,擁有千斤氣力以上的武師。

關鍵是都是見過血的主,不怕事,不要命。

狄風雲請他們來,那就是玩命的,鐵了心要贏下今晚這局,好好出出這口惡氣。

“曹把頭,喝茶!”

常逍然恭敬的給幾人奉上茶。

“狄少爺,說吧,要幹誰,要上要下,還是全乎的。”

曹虎是個急脾氣,撥開茶碗,開門見山道。

他說的是雲海地下的行話,要上就是斷手,要下就是斷腿,全乎則是要命。

“好,曹把頭果然快人快語,我今天請幾位來,是爲了打一場籃球賽。”狄風雲直言道。

“打籃球?”曹虎等人傻眼了。

他們殺人、放火什麼事沒做過,一羣莽夫每天忙着下苦力、打架掙錢,誰有心思關心籃球、足球啊。

“狄少爺,你是拿我們開涮嗎?殺人的事我們管,打球的事,那就免了。”

曹虎快人快語,站起身就要走。

“曹爺,你別急,聽狄少說完也不遲啊。”

魏威連忙起身,攔住了幾人。

“曹爺,我這籃球賽不需要你有什麼技巧,進不進球無所謂,關鍵是不能讓對方進球。一句話,誰要想在你們頭上進球,就作死的打,這活夠簡單吧?”狄風雲冷笑問道。

“馬拉個巴子,你就直接說,是讓老子上球場揍人不就得了?嚇了老子一頭冷汗。”

曹虎頓時明白過來了,抹了把汗道。

“虎爺,以你哥幾個的本事,傳幾傳,不就到籃筐底下了,得分也不在話下啊。”

常逍然眨眼提醒道。

“你放心,今兒那些小雜毛別想豎着走出籃球場,包在你曹爺身上了。”

曹虎爽快道。

“這是一百萬的支票。”

“來人啊,上酒,給曹把子和幾位兄弟壯行。”

狄風雲大喜,連忙招呼人上酒。

有曹虎這羣沒皮沒臉的狠人上場,今晚必定能找回這場子。

一行人正喝的爽快,曹虎等人自然是少不了一通吹,令狄風雲等人彷彿已經看到張志堯跪在球場哭爹喊孃的場景了。

正喝的爽,秦羿領着虎子推開門走了進來。

“羿哥,過來喝一杯,今晚上準保有一場好戲啊。”

常逍然滿臉緋紅的舉起酒杯招呼道。

“好戲?”

“哼!”

秦羿搖頭冷笑了一聲,往樓上走去。

“站住!”

曹虎一拍桌子,起身指着秦羿發出一聲雷霆大喝。

“有事?”

秦羿轉過頭,淡漠問道。

“小子,你剛剛這態度是啥意思,瞧不起虎爺?”

曹虎這會兒酒勁也是上頭了,不爽喝問道。

這小子從進門起,連個正眼都沒給他,曹虎自認還算是號人物,連狄少爺都曹把子的叫着,這小子如此藐視,豈能容忍。

“瞧不起?你這種廢物,還沒資格讓我瞧你。”

“狄風雲,如果這幾個垃圾就是你請來的幫手,今晚你就等着磕頭吧。”

秦羿哧鼻諷笑,揹着手往樓上走去。

“馬拉個巴子的,這小子太可恨了,老子先拆了你!”

曹虎幾人怒不可遏,邁步離席,就要找秦羿算賬。

狄風雲連忙拉住,好言勸道:“幾位,這人就這德行,沒必要搭理他,球賽馬上就要開始了,咱們還是忙正事吧。”

“哼,待會下了球場,我非得拔了這小子的皮!”

“走!”

曹虎等人換了籃球服,帶着一肚子火氣,往球場走去。

球場上,燈火通明,看臺上早已是人山人海。

狄風雲一出現,全場沸騰。

在萬衆呼喊聲中,頻頻招手示意。

曹虎等人換上籃球服,一個個面容彪悍,殺氣騰騰,在左邊半場揹着手,等着對手。

片刻,張志堯一搖一擺的隨着音樂,擺着嘻哈手勢,誇張的領着一隊人也來到了球場。

好傢伙,身後足足跟了十個人,除了平時主力五人,緊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個面目陰鷙的中年人,一雙三角眼閃爍着兇光,一看就不是善茬。

“雙方隊員上場!”

裁判是夕陽小區三號樓的王大海,這小子在雲海也是有頭有臉的人,雖然比不上狄、張二人,但做裁判還是有資格的。

其實這種比賽根本就用不着裁判,一上場就是肉搏,王大海就是過來做個見證人的。

兩方隊員在中線,各自站成一排,領隊的狄風雲與張志堯,一見面就是噴起了垃圾話。

“狄風雲,上週咱們賭的是錢,不痛快,這周嘛,玩點有意思的,咱們賭人!”

張志堯冷冷問道。

“你想怎麼賭!”狄風雲問道。 “簡單,你要輸了,秦羿歸我,你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叫我一聲爺爺。”

“我要輸了,我們1號樓的人你隨便點,老子也給你磕三個頭叫你爺爺。”

“怎樣,敢玩嗎?”

張志堯噘着嘴,森然笑問。

狄風雲有些猶豫了,秦羿狂傲無比,拿他來比賽,狄風雲沒這膽。

還有就是磕頭這事,看似是願賭服輸,但關鍵是,他是狄家的繼承人,要是給張志堯磕頭,丟的就不是他的面子,而是整個家族的臉。

不僅僅在濟大擡不起頭來,很可能會影響他在狄家的地位。

“玩!當然要玩!”

就在狄風雲徘徊不定時,秦羿揹着手走了出來。

“我跟你賭,不過輸了不是三個響頭,而是一百個!”

“敢嗎?”

秦羿笑道。

“好,就衝你這張俊臉,小爺跟你賭定了。”

張志堯肉麻的盯着秦羿,嘿嘿陰笑道。

“好,那我也跟你賭了!一百個爺爺響頭!”狄風雲見秦羿同意了,也沒什麼顧慮了,欣然應允。

“他孃的,都給老子聽好了,誰敢踏入咱們的半場一步,給我往死裏整!”

“打死了,打殘了,老子管!”

張志堯把球員叫到一邊,下令叫囂道。

說完,他看向了三角眼中年人,小聲問道:“老巴,有把握嗎?對面請的是漕幫的曹虎,蠻狠的一個人。”

老巴沒有名字,此人本是一個武道界通緝的流亡之人,來到雲海後拜在了張家門下。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