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我覺得你加入我們更好,否則,這個女人將死在我的手上。”黑衣男人後退兩步仍舊對我保持警惕。

旁邊的羣衆也都沒走,反倒是拍起了照片看起了熱鬧,難道他們還沒意識到危險麼?

“你等一下,雖然這個女人特別沒用處還喜歡勾引我,但是我得吃一碗麻辣燙才能給你答案,剛點的,還沒吃。”我指指我的座位悠悠坐過去拿起筷子大吃起來,雖然看起來我跟沒事的人一樣,但其實我纔是最恐懼那個,雖然他打不過王子,但是王子未必時時刻刻都出現在我的身邊,所以最終還是要自己解決問題,這是驚魂派,那麼一定不可能是他一個人來,所以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他也沒說話,林倩直接嚇的不敢吭聲,旁邊的沒一個報警的,估計以爲我們這是情敵。

我淡定的吃完一碗麻辣燙拿起紙擦擦嘴點上一根菸看着他道:“你覺得我可能一個人在這裏麼?你還想像上次一樣?”

我說這話的時候那男人強壯的身軀微微顫抖,但是並沒有怕我的意思。

“呵呵,我倒是覺得你挺逗的,既然你要這個女人死的話那就對不起了!”話音剛落那男人順手捏住林倩的脖子,我一個翻滾來到他的身邊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面,那男人沒能躲得過去只好放開林倩一手抓住我,可是我的腿忽然不聽使喚的想要跑動,不知覺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推力升起,我的腿猛的律動起來,旁邊的景象開始模糊。

我的耳邊不斷有狂風掠過,我這纔是發現我正在用一種非常快,快的看不見影子的速度拉着黑衣男人衝擊。

再次出現我們已經在離麻辣燙攤子五百米的立交橋上面,這種速度幾乎令我呼吸不過來,但是那男人並沒有什麼大礙,就像不用呼吸一般。

“呼……”我猛的一拳掃過去砸在他的臉上,他正要翻身離開又被我抓住以極速返回燒烤攤上面。

只聽彭的一聲,那男人被我砸在燒烤攤的桌子上面,桌子被砸爛,熱湯灑了那男人一身,我甚至聞到了一種肉味,好像是蟲子燒熟的味道。

“行,要不是上一次我的傷還未治癒你今天不可能這麼強大!”男人起身雙眼惡狠狠的等着我,整個人就像要炸毛一樣,他的衣袖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涌動,此時旁邊觀看的人已經全都嚇的跑的跑,叫的叫,總之,這一片已經混亂。

“我就不明白了,總之要你這種渣來,驚魂派真的沒有人麼?”我一腳踢在他的身上,只一個瞬間他的身上再次衝出一個巨大的肉刺刺向我。

我一把抓住他的肉刺,卻沒有到他居然還有反抗的力量。

肉刺紮在我的手上我後退幾步後又是一拳打在我的臉上,我快速來到他的身邊從懷中掏出匕首一刀插在他的背上,就那麼一瞬間他的身形漸漸消失,留下的只是那一件黑色的衣服,甚至血跡都不曾有過,和上次一樣,他的衣服裏面衝出許許多多數不清的蟲子,那些蟲子身上都有着一些藍色的火焰,看似非常奇特。

“莫寒,你……你沒事吧……”林倩走到我旁邊驚恐的看着地上的衣服半天哆嗦的說不出話。

旁邊也已經有人打電話報警了,我安靜的坐在位子上面等着,畢竟現在跑了也不行,這麼多人看着我就是一刀把這傢伙給捅成了衣服,旁邊的人也不敢走過來。

那個麻辣燙老闆更是走的遠遠的。

我朝他招手笑道:“老闆,過來一下,……來……”

看到我這麼招手那老闆趕忙縮了縮身子,我要起身,他就做出要跑的姿勢,沒辦法,我從錢包裏面拿出一打鈔票,我也沒數有多少,大約一萬塊,我就把錢擱在桌子上面,這麼一掏我的錢包就空了,瘦的可憐。

不一會警察便來到了這裏。 這裏當然是被封鎖,不過我也不怕他查出什麼,我給王子打電話,他說蘇星一會就到,當我來到派出所的時候蘇星已經在審問室門口抽菸,旁邊也沒人搭理他,不過可以看出,帶我進去的幾個警察對他倒十分敬畏。

蘇星抽完煙緩緩走進來看着我面前的幾個警察道:“這些不是你們能瞭解的事,這個人我帶走了,今天的事情你們誰都不知道,後面的事情你們知道該怎樣解決……”

蘇星冷冷的丟下這句話後朝我使了個眼色,我站起身來跟在蘇星身後出了派出所,在場的警察沒了剛剛那種氣勢,林倩在外面焦急的等着我們。

等我和蘇星出來以後連忙迎上前一把抱住我。

“哎,林倩……”我被她抱的緊緊的,兩隻手也不知道該放哪裏。

她似乎哭了,我只感覺到我的肩膀有些溼溼的感覺,頓了一會,蘇星點上一根菸往一輛跑車那走去我和林倩也慢慢鬆開對方。

林倩安安靜靜的看着我也不說話,我倒有些不太適應,或許是我壓根不理解她眼神的意思。

“你們兩個,曖昧完沒有,我還得去接我兒子呢。”蘇星不耐煩的從遠處叫喊,我和林倩只好一起走過去坐在他的車上。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蘇星把我們接到了一家託兒所把一個看起來稚嫩帥氣的小孩接出來。

可能就是他兒子吧,蘇星抱着那小孩朝着我們走過來。

“甦醒,叫叔叔!”蘇星笑着指指我。

“哥哥好,姐姐好!”甦醒笑着朝我和林倩叫道。

“這孩子挺聰明噠,好可愛啊,讓姐姐抱抱。”林倩不知道是母性氾濫還是怎樣,過去一把從蘇星手中搶過甦醒來逗它開心。

“甦醒,姐姐會累,一會就下來自己跑!”蘇星瞪了甦醒一眼後和我們一起坐上車。

我們先是到了一家大飯店吃飯,我問蘇星爲什麼把兒子放在託兒所,蘇星告訴我是因爲李黎要忙着公司裏面的事情沒有時間照料孩子,而且自己現在是華夏靈異協會主席執行官,所以基本沒有時間,這樣我也就理解爲什麼甦醒見到蘇星會那麼高興。

蘇星當然也給我講當年的事情,包括那魔王花家的事情,靈異策鬼談的事情,我聽的是目瞪口呆,因爲當年他說的事情,全世界那種我壓根不知道,那個時候我可能還在農村。

蘇星點上一根菸笑着看看林倩懷中的甦醒又對着我道:“現在我做了父親,有了愛人,我這纔有些理解當時那些鬼魂不願意死去寧願爲愛的人灰飛煙滅,曾經我和凌晨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事情,見過太多愛恨情仇,所以,當初的狠心現在怎麼也做不出了,其實鬼也有善良的,這一點凌晨就比我清楚。”

“怎麼說?”我問。

“恩,這個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也看到他三個媳婦了,其實,竹葉青是人,顏如玉是半人半鬼,雅雯就是一個上古兇獸,你看看,這多牛逼。”

蘇星一邊說一邊笑着,我和林倩兩個人全都愣住不知所措。

寵婚撩人:霍少我們領證吧 原來那天我們和一羣道士一個鬼一個上古兇手吃了燒烤,可怕,太可怕了。

等到蘇星和甦醒走後我和林倩走在大道上,她雙手背後一步步的走在我的前面。

“今天真的謝謝你了!”

“說什麼呢,不用謝,我們是好朋友嘛。”我沒心沒肺的笑了出來,她看着我微微點點頭。

微風吹拂她的秀髮,好像還有一縷花香,連同她身上的體香一同圍繞在我的身旁,她那長長的白色裙襬在微風中輕輕撩起。

不一會我們兩個人便來到了湖邊,這是錦海市的情人湖,非常美麗,安靜祥和,最適合情人在這裏約會。

湖面倒映着對岸斑斕的彩燈,在風的帶動下,居然泛起了魚鱗般的漣漪,一片接着一片,調皮地閃動着。不過由於其中充溢着奢靡與浪費,難免不讓人對這景緻產生一些油膩之感。

我不知道林倩爲什麼帶我來這地方,索性就跟着來。

“莫寒,你知道嗎我……”

“我知道我知道……”不等她把話說完我就連忙敷衍,不是我不想聽,我要是聽了他八成又搞哪一套,咱真的受不了。

天殺的林倩,坐在位子也不老實的靠近我,幸好我機靈,不然差點就忍不住失身了。

“呃……那個,林倩哈,你看你這麼漂亮,身材又好,幹嘛不快點找個有錢的男朋友!”

“你不就很有錢?有那麼能打,這麼能保護我,爲什麼不做我男朋友!”林倩倒跟我擡槓起來。

“我?哈哈哈…我現在不考慮那個……放心了,咱們一班童鞋,我肯定介紹帥哥給你!”

林倩沒說話,站起身來就要出去,我想她是生氣了,人家三番兩次的對我表白什麼的,我也沒有表態過,我是不懂這個感受了,反正覺得是挺不好受的。

想到這裏我當然走上前去捧着笑臉班開玩笑道:“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又不帥,還沒錢,是不是,啥也不會,你找我幹嘛,你看看咱們學校那四大美男……”

“你給我閉嘴拉,我不想聽你說話。”林倩忽然哭了起來,兩滴晶瑩的淚珠從眼睛裏面慢慢流下臉頰。

“莫寒,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我已經深深的喜歡上了你,不說別的,就今天你救我……”

“打住……那個男人我早就發現不對,誰知道你這個笨女人還一直樂呵呢!”我點上一根菸默默抽着,面前也奔騰起一層層的白霧。

“雖然你總是打擊我,但是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把你撩到手。”林倩看起來很有信心的樣子,我笑着用手給她擦了擦臉上的淚珠道:“該回家了。”

她點點頭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放在她的懷中,也是奇怪,像這樣的天氣應該不會出這麼大的溼霧,那不一會就見面前有一條彎橋,橋上面一個老婦人推着車子正在賣些什麼,我和林倩好奇的走上前去。 “莫寒,錦海市還有這種地方,奇葩啊。”林倩樂呵呵的笑着並且蹦蹦跳跳的到橋上那個老婆婆身邊。

我慢悠悠走過去只見到那老婆婆面容枯瘦,身上仿若只剩骨頭一般,皺紋更是多的跟樹皮一樣。

而她面前的老舊推車上面放着一個大鍋,那大鍋裏面滿滿的都藍色的湯水,聞起來並不能用語言表達它的味道。

我們還沒說話,那老婆婆便端起兩碗湯遞過來道:“喝了吧,喝了好上路啊……”

“上路?”

這話說的挺陰森的,我差點以爲她在和我開玩笑,轉頭卻見不到剛剛的大道,取而代之的是長長的古道,橋頭各站着兩個穿着藤甲的士兵。

橋邊也不斷有人走過來拿上一碗湯喝下走了進去。

我突然驚的愣住了,林倩是壓根沒敢吭聲,端着湯詫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天殺的,我們走到了奈何橋!”我無奈的搖搖頭。

手中着碗湯冒着熱氣那藍色的液體是孟婆湯,那麼剛剛那個人就是孟婆咯,那麼問題來了,我和林倩爲什麼會走到奈何橋,莫非我們是死了?

“莫寒,這這這……”

若非親眼看到我不會相信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奈何橋這麼扯淡的東西,那麼豈不是還有那電視上面演的什麼個望鄉臺,忘川河,十八層地獄?輪迴說不定也有啊!

“孟婆婆,孟婆婆,湯下留人啊!”一個染着紅髮的少年從橋那頭急匆匆的跑過來到孟婆的攤子前面。

“哦?大人,有什麼事情麼?”孟婆問。

那青年轉身看到我以後微微笑道:“閻王爺讓我來帶兩人回去,孟婆,先告辭了。”

那男人走過來到我和林倩面前輕聲道:“不想死跟好我!”

我和林倩只能默默點點頭把那湯放回孟婆的攤子上面,孟婆倒顯的安靜,沒有一絲的浮躁,甚至沒有多說話也未曾多加阻攔。

我們跟着這紅髮青年一起來到了閻王殿裏面,坐在最上面的就是閻王爺,他看起來並不老,倒像一個尊者一般。

“哦,你們來了就好,不然喝了孟婆湯我也只能是讓你們輪迴了!”閻王輕描淡寫的把剛剛的事情勾走後渡步走下來看了我一眼。

這裏並不像電視裏面演的那麼可怕,大殿裏面非常安靜,除了剛剛那紅髮青年就是這閻王在這裏,旁邊根本沒有什麼惡鬼。

“閻王爺,你找我們來有什麼事情?”我直接就這樣問了,若不是閻王是不可能的,誰有這麼大本領能讓我們不死進入陰間。

“驚魂院,我的目標只有這個,你的印記我已經消除了,從今天開始你不會受到驚魂院的威脅,但是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閻王說話間還特意看了看四周。

林倩和那紅髮男人知趣的走到外面。

“恩,謝謝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我感受了一下,確實沒有了印記,但是多了一些類似印記的奇怪東西。

“探明驚魂院的真相,我已經消除你的印記,但是我的給你了不一樣的印記,這種印記可以給你這種西方貴族血脈修煉,另外,你還是可以接到驚魂院的任務,和以前一樣,只是它威脅不到你的生命,好了,查明真相!”

就在他說完這話後我突然感覺眼前一陣的眩暈,不過三秒我再次睜開眼睛只發現我和林倩走在街邊的小道上。

“莫寒,剛剛……”林倩木衲的看着我。

我對她點了點頭,她似乎有些緊張,不知是那紅髮男子給她說了什麼。

夜色濃厚的化不開,漫長寂靜的街道看不見行人,背後腳步聲似有卻無。

林倩扭頭看了一眼後立馬跑到一邊躲起來,我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只聽見林倩喊道:“不要轉頭,不要轉頭!”

我儘量剋制自己恐懼的心理不往後面看,但下一秒林倩的眼睛突然靈光一閃瞬間跑動起來,我猛的轉身卻發現什麼都沒有,索性早些抓住林倩的胳膊大喊道:“淡定,天殺的,你看到什麼了?”

林倩哆嗦着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我向後看看確實沒有發現什麼,倒是街邊只有我們兩人很是淒涼。

月光透過緩慢移動的黑雲時隱時現,不遠處巷道的轉角邊依稀站着一個詭異的人影……

“黑衣男?”我疑問了一句,但林倩卻慌忙搖頭口齒不清道:“莫寒……莫寒……我們……我們走吧~好不好……”

“林倩,你到底看到了什麼!”正說話間我們面前的那顆大樹上面發出一陣騷動,稀稀拉拉的幾片樹葉飄落下來,街角那的一個黑影快速閃進了黑暗。

面前那顆大樹騷動的越來越厲害,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掉落下來。

“莫寒,快走啊!”林倩拉着我就要走,可是就在我欲轉身的那一秒卻看到一具屍體帶着繩子拉在樹上。

白骨般腐朽的枯樹,被斬了首,雙手伸向天空,無語申訴。掛在樹枝下的麻繩,被風沉重地吹動,衣衫溼透的屍體微微搖晃。繩圈勒緊屍體的脖頸,臉部肌肉向下收縮,而喉嚨裏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眼眶撐得很開,圓凸的眼球無神地盯着地面,或者更深的地方。

那是一具女屍,一具死相非常恐怖的女屍,甚至還可以看到她臉上眼球邊角有幾個幼小的白色蛆蟲在涌動,身體不斷的攀在屍體的臉上,她的臉已經像漂白過的白色紙張一樣。

林倩啊的一聲大叫抓着我就跑到起來,我也嚇的飛奔起來,現在倒明白了,以前見鬼腿軟,現在見鬼跑的快,實則那畫風突變讓我非常驚訝。

“來了沒有?”我加快腿上的速度,一瞬間林倩被我抱在懷中,我深吸一口氣嗖的一聲已經跑到了離剛剛那幾口幾百米的地方。

“看你……看你這個……速度,她,她肯定……追不上……來……”林倩大口大口貪婪的吸着周圍的空氣。

我停下腳步把她放下來轉頭看看身後道:“剛剛那個應該是衝我們來的吧!呼……估計,估計是驚魂派的人。”

話音剛落只聽到一個女人的哭聲傳入我的耳邊,甚至那聲音慢慢近了。

我和林倩屏住呼吸不敢多說一句話。 “救救我……救救我……”

那個悽慘空洞的聲音傳入我的耳邊,當我尋聲望去的時候只看到一個穿着病號服的女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林倩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懼驚聲尖叫起來,她這一叫我倒打了個哆嗦。

也不知道那女鬼是要幹嘛,但是肯定不是好事,索性我拉着林倩繼續快速奔跑。

但身體卻像被凝固冰凍一樣絲毫不得動彈。

“你要幫我逃出去,幫我逃出去……”女人的聲音臨近了,我可以感覺到她就在我的身後。

“你你你別來找我啊。”我害怕的緊緊抱住林倩不敢睜開眼睛。

“驚魂院,驚魂院,驚魂院……”

聲音漸漸消散,當我擡頭卻再也看不到什麼鬼和溼霧,呈現在我面前的無非是精神病院。

是那女鬼把我弄到這裏來的,我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我現在知道,她絕對不是驚魂派的人,如果是驚魂派的人按剛剛那個局勢我已經被捉走了。

那麼女鬼既然讓我來,肯定是有什麼事情,或許是驚魂院真相也不一定。

但是林倩我是不會讓她進去的,我只是讓她在門口等着我,我進去一會就出來,但是她堅決要進去,在我再三的要求之下她只好妥協。

我推開精神病院的大門慢步走進去,現在精神病院沒有人,估計有護士也是來值班的,當我走到前臺的時候卻也沒有發現護士,當時我就納悶了,爲什麼沒有護士,這個時間點不是準備查房麼。

這個時候我忽然聞到了一股燒焦的味道,我猛的轉身走進監控室裏面,這一看不要緊,嚇的我直哆嗦,因爲二樓的那個房間着火了,沒錯,就是那個VIP病房。

我在監控器裏面看到二樓房間正在冒着滾滾的濃煙,火焰在裏面蔓延出來,十分可怕。

走廊裏面突然多出了好多護士,甚至有病人從裏面跑出來,走廊裏面一片混亂。

“這是怎麼回事?”我驚恐的看着顯示屏,不過一會就聽到一陣陣水閘打開的聲音,而此時的我發現一個細節,那就是在二樓顯示屏裏面的走廊的盡頭掛着一副油畫,那油畫偏偏就是我後來所見到的,那個恐怖,高貴,令人毛骨悚然的油畫。

顯示屏突然沒了畫面,只聽呲啦一聲便再也看不到火焰再也聽不到尖叫。

我是連忙衝上二樓,走着走着忽然聞到燒焦的味道,而且叫聲漸漸遠去,消失。

等我走上二樓卻再也沒有看到一個人在走廊中,只是看到被大火燒完的走廊黑漆漆的一片,地上有些東西還冒着濃煙。

天殺的火災,怎麼可能燒這麼快,我也就是剛上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這一切,不過那油畫並未燒燬,則安全無礙的掛在牆上。

油畫裏面的女人依然是那麼漂亮,那麼高貴,那麼優雅,但是現在的她變得是那麼恐怖,是那麼驚悚。

她雙眼惡狠狠的盯着我,像鑰匙孔一樣深邃黑暗。

樊龍突然從那個房間衝了出來,他的胳膊上流淌着鮮血,一臉的急促,好像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我正要上前去的時候身體突然不自覺的在後縮去,好像被人拉住一樣猛烈的往後飛去,我~,控制自己的身體,我的面前的情景慢慢扭曲,碎裂。

“呼……”就像在水底憋氣很久突然呼吸過來一樣。

忽然感覺自己再次活了過來,大口大口貪婪的吸收着空氣。

林倩站在我的旁邊同樣是呼吸不過來,我咳嗽兩聲拉住她的胳膊道:“林倩,你怎麼樣,有事沒有。”

我才意識到剛剛其實是一個夢境,也可以說是幻覺。

林倩彎着腰半天才喘氣過來道:“剛剛,怎麼會,這是真的麼?”

“不,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製造幻覺的鬼或人絕不是要害我們,那麼就可能是它在提示我們什麼。”

“你看到了什麼?”林倩問。

“樊龍,一定是他!”

“誰?”林倩一臉不解,我是連忙拉着她走起來。

現在我好像明白了什麼,這一定和那個油畫裏面的女人有關係,那麼就一定有一些別的關係,比如驚魂院的事情。

“你家在哪裏,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看你的樣子很着急,你先去做你的事情吧。”林倩搖搖頭讓我離開,但我還是堅持着要送她回去。

她愣了一會,好像是有些猶豫,而我再問她的時候她突然哭了起來,她一下子撲進我的懷中,我有些錯愕,猛然間感覺肩膀有些溼潤,她是真的哭了出來。

當我的手掌觸摸到她手臂的時候,女孩低下了頭,我看到她剛纔因驚恐而慘白的臉上泛起了微微的紅暈。

“啊,沒什麼。。。”

“可你哭了!”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