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將卻揮手說:我雖然能夠脫離生前束縛,投胎也好,做鬼也好,這些都可以,但是我手下的士兵怎麼辦?

我知道陰兵借道這種事情是人死之後還保留了生前的記憶,並未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所以,他們生生世世都在這裏遊蕩,這種陰魂太兇,就連陰司鬼差都不敢過來拘役、

說道這裏,我一下子就回神過來,說:我可以讓我師傅來給你們超度。他是道家大能,肯定能夠給你們超度的,還有,我岳父是龍虎山張天師,我可以讓他出手。

這是許諾幫忙,當然也是在嚇唬鬼將,這時候龍虎山張天師可就比我師傅管用多了,畢竟人的名兒樹的影兒,存在上千年的牛逼門派這鬼將肯定聽過。

果然鬼將聽了神色都有所變化還是陰慘慘的厲鬼模樣,不過也明顯緩和了不少。

張天師這的確是信得過的不過,答應的事情你必須要做到,要不然,就算是張天師保你,我也會取你性命。

說道這裏,鬼將的語氣已經變得分外嚴肅,我自然滿口子答應下來,這時候還不知好歹,豈不是找死?

鬼將見我答應,隨後嘆了口氣,說:嶽元帥真的成了千古武聖?享受大家祭拜?

我趕緊點頭,對於岳飛的尊敬並不僞裝,這時候鬼將方纔露出一點點人性化的表情來,說:這樣就好,可憐元帥忠義,最後竟然被慳吝小人所害,可悲啊我們這一對人馬執行元帥軍令護送村民逃走,誰知道村民之中竟然有敵人細作,給我們下了毒藥全部死在睡夢之中因此,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每天重複生前片段,實在是太過痛苦

我聽了心中很是震撼沉默一陣之後,從懷中掏出一把符籙,在鬼將戒備的眼神中,拿了三張聚靈符遞過去,說:這是張天師畫的聚靈符,你留着,或許對你有好處。

鬼將森冷的臉上露出一絲激動的神情,雖然怪異,不過情緒表達肯定沒有出現偏差,的確是顯得很激動,伸手將聚靈符拿過去,隨後燒出一朵鬼火來將三張聚靈符給燒成灰燼。

我等着鬼將吸收完了聚靈符方纔小心的說道:這位將軍,我可以走了麼?

鬼將點頭,看了一眼我手上殘破的燈籠,從手心中抓出一個亮點,猶如螢火蟲一樣,落在地上竟然變成了虎子的樣子。

我驚喜無比,想不到陰差陽錯,竟然在這裏找到了虎子。

你是來找他的生魄的吧?得了你的好處,這生魄當做我的回報了。

鬼將看着我開口說道。 今天,是對外墨九狸和帝溟寒大婚的日子,這一次來的人數比上一次還多出數倍,因為冥殿贈與的禮品豐厚,而且這一次不需要請帖,想來都可以來,很多人都想跟冥殿結交一翻的,也紛紛都來道賀了……

所以,通往冥殿的入口一打開,眾人就蜂擁而至,其中青蓮山的很多人也紛紛再次來到冥殿,忘川等人絲毫沒攔著,任由青蓮山的人來者不善……

好在上一次舉行婚禮的擂台,陳浩南等人走的時候沒帶走,帝溟寒絲毫也沒有歸還的意思,被墨九狸後來微微改造了一下,就變成他們冥殿的東西了……

可是,就算墨九狸給稍微改動了下,還是能看出來是上一次使用的擂台的,陳帆等人也是認的出來的,他們這一次來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跟冥殿算賬的!

畢竟他們的宗主,至今還沒回去,一直被囚禁在冥殿,上一次那麼多人看著對方抓了青蓮山的宗主陳浩南,陳帆等人回去后也不是沒來要過人,但是冥殿的人理都不理他們……

所以,他們只能等到今天來一起要人了!

而且,今天他們也是有備而來,冥殿如果不想今天被滅,就必須聽他們的話……

今天跟在陳帆身邊的,還有一個白衣女子,頭上帶著白色的斗笠,遮掩了容顏,很多人都好奇這個女子是誰,畢竟青蓮山出名的陳雪兒和陳青蓮,已經隕落了,其餘女子倒不是沒有,卻是很少聽說罷了……

眾人更加不知道陳帆帶著一個白衣女子,來參加帝溟寒和墨九狸的大婚又是為了什麼呢?不少人覺得今天可能又有好戲看了……

這一次主位上面坐著的是帝滄海和南宮藍,帝滄海懷裡抱著小澤,南宮藍懷裡抱著小寧兒,帝溟寒也穿著一身大紅的喜袍,早早的坐在一邊,等候拜堂……

儘管來的人多,但是有冥殿的護衛指引,眾人有條不紊的入座,很快擂台周圍的座位差不多都要坐滿了,幸好這擂台周圍的座位,墨九狸改過後座位可以隨時增加的,如果是之前的樣子,怕是會有人沒地方坐了……

陳帆帶著人坐在中間的位置,特別是看到這擂台時,陳帆等人就更加憤怒了,暗罵帝溟寒無恥,竟然把他們宗主的東西據為己有,真的是不要臉……

等到所有人都入座后,陳帆的視線在周圍掃了一圈,給其中幾個方向的人,都紛紛點了點頭,花護法看到陳帆的樣子忍不住鄙視的說道:「看起來這姓陳的還是不死心啊,還聯合了不少實力來鬧事呢!」

「他怕是想藉助我們冥殿上位吧,畢竟他覬覦青蓮山宗主的位置可是很久了呢!」忘川聞言掃了眼陳帆說道。

而且忘川和陳帆說話,絲毫沒有放低聲音,這讓契約人聞言,都紛紛看向陳帆的方向!

陳帆看到眾人的視線,心中憤怒至極,但是看到擂台上的帝溟寒,陳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我愕然,看着鬼將沒有說話。對於這種轉折有點不能適應。

鬼將似乎顯得有點不好意思,看着我接着說:我知道這有點勉強,聚靈符對我的恩德比起這個要大了許多,不過我收下他的生魄也是和人爭鬥之後的結果,有一個極爲厲害的人想要得到,不過被我搶先一步另外倘若你在亂葬崗碰到危險可以來找我。我一定會保護你周全。

原本我只是因爲虎子出現感到驚喜,沒想到鬼將又給了我一個人情,我自然趕緊點頭致謝,隨後掏出一張符咒將虎子的生魄給裝起來摺疊好了之後收入懷抱之中。

這反倒是省了我的苦工了,原本生怕將虎子生魄給嚇走了,現在可好,因爲有了鬼將在,虎子嚇得連跑都不敢跑,倒是給我省了不少的工夫。

有了鬼將幫忙,我安全的脫離了陰兵借道的範圍,等到他們一行隊伍消失不見,我才猛然打了一個寒顫,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止不住的冒了出來,然後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之前實在是太嚇人了一點。

哭了好一會兒,我才掙扎着起來,想要離開回去村子裏面,這時候才發現,我竟然迷了路。亂葬崗不小,而且還是晚上,我又不熟悉地形,幾種原因之下,我完全傻了眼。

該死的老鼠,害我不淺,碰到陰兵借道不說,回去也成了問題,我可不想要在亂葬崗裏面過上一晚,誰知道這裏還能出現什麼怪事兒呢。

可是亂走的話,誰知道還會走到什麼地方去呢

哭喪着臉,我皺着眉,一點辦法都沒有,亂葬崗這麼邪性冷風吹過,我才感覺到不舒服,趕緊將之前收好的符咒再次貼在了自己的身上。不過這樣只是能夠對我形成保護,並不能幫我離開這裏,難道我真的連殷明珠都比不上?

她在這裏,早就能夠用無數的指路法術了吧。

我這樣一想,才猛然醒悟過來,從張佐臣那邊還弄來了引路符的,雖然這玩意兒最好做成仙鶴或者其他什麼動物的形狀,我未必有那個能力,現在試試也好。

有了法子,我頓時就來了精神,掏出引路符專心折疊起來,最後勉強弄了一個仙鶴的形狀來,我都有點不忍心看下去了,之前看殷明珠用出來覺得小兒科,現在輪到自己了,方纔發現,人家的確比我更好。

做好了仙鶴,怎麼讓它飛起來反倒是成了問題了,燒了的話那就沒了,還怎麼引路了。

想盡了辦法,引路符都沒有反應,最後只能咬破了手指,在仙鶴嘴上沾染了一點,算得上是祈求了,說:算我求求你了,帶我出去吧。

這一次,到還真的有了作用,仙鶴搖搖晃晃的飛了起來,我大喜,趕緊跟着朝着外面跑。

那時候太過興奮,完全就沒有想到,引路符我倒是用出來了,不過沒有指定目標啊,天知道會飛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可不想被困在這種地方過夜,看到了希望,趕緊全力跟上去,哪裏還有心思冷靜下來思考。

跟着仙鶴一路狂奔,越是跑,我就越是興奮,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找到師傅,接受他們的讚許,尤其是想到殷明珠驚訝而且佩服的神情,我就覺得全身舒坦。

驕記 不過,仙鶴在前面飛了一陣之後,速度陡然加快,一下子就快要將我甩掉了,這可是黑夜,月色淡薄,拉開一段距離,光是憑着引路符上面的光芒可就看不到了。

我吃了一驚趕緊狂奔上去,喊着:混蛋,給我站住。

跟着追了一段距離,眼前一黑,直接撞到了什麼東西上,硬硬的,讓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擡頭一看,竟然是一個乾瘦無比的老頭子,這傢伙穿了一件青色的衣裳,臉色慘白,看着我,笑得很是滲人。

媽呀,鬼呀。

鬼我見了不少,猛然之下竟然還是忍不住大聲的喊叫起來,爬起來就想跑,不過突然愣住,因爲我身上的符咒都沒有反應啊,不是鬼,是人?

我疑惑的轉頭,看着老頭,說:你是人?

這傢伙頓時笑了,皮包骨頭,左邊臉上皮肉翻卷,像是被鐵筢子從臉上反覆撓過,看起來相當的滲人,說:我當然是人。

雖然難看了一點,好歹是個人,我頓時放心下來,不過隨後老頭就說道:拜你師父所賜,給了我不小的教訓啊,原本是想要引你師父來的,沒想到來了一個小廢物。以爲你的引路符成功了?不過是把你這個小兔崽子帶到我這裏來而已。

萌寶來襲:爸比九塊九 我一聽頓時吃了一驚說:你是那個控屍者?

說完,不等這傢伙回答,趕緊轉身發了狂一樣的朝着後面跑,竟然碰到了這個傢伙,那我還不如面對那些陰魂去呢。

這傢伙見我跑,也不追我,我鬆了口氣,心想,他肯定是被師父給打傷了,指不定現在都快死了。

這樣一想,心情頓時就變得愉快了很多,不過很快就被嚇得哇哇大叫起來,那控屍者的身後竄出來一具殘破的屍體,朝着我這邊蹦跳着追了上來,嗖的一下就竄出去老遠,就和殭屍一樣直上直下,不過距離可是要遠了許多,看起來像飛,我被嚇壞了,吃奶力氣都用出來,不過和身後的屍體追擊速度比較起來,還是要相差很遠。

幾秒鐘我就被這具殭屍追上。

我停下腳步,看着面前的殭屍,將身上的符咒不要錢一樣的扔出去,像是磁鐵碰到了鐵釘,扔出去的符咒瞬間被吸引到了殭屍的身上。

隨後,蹦蹦蹦的接連爆炸。

這一具殭屍被炸得不斷顫抖隨後火光閃爍,我鬆了口氣,心想,這一次它肯定死得不能再死了。

控屍者冷笑,說:雕蟲小技,不知死活,張天師的符咒被你用成了垃圾,真是搞笑。

隨着控屍者的冷笑,殭屍身上的火光瞬間小了下去,隨後猛然張嘴竟然將身上的火光給全部吞進了肚子裏面。

亂葬崗裏面好東西不少,這一句宋代古屍早就養成了銅甲屍的境界,即便缺了主魄也是了不得的大殺器。沒想到在這裏還找到了寶貝,只要等你那師父到了這裏,保管有來無回。

控屍者相當得意的冷笑起來,我吞了口口水,看着被燒得有點變形的殭屍,不由得想到了之前的那羣陰兵借道的陰魂。

鬼大將不也是宋朝時候的人麼

不由我多想,殭屍在控屍者的操控之下直帶着我一下子回到了控屍者的面前,腐臭味讓我直反胃,不過因爲恐懼,反倒是不敢有什麼異常表現。

臭老頭,你想要幹什麼?我師父不會放過你的,忘了上次被怎麼教訓了麼?

這個控屍者實在是長得有點難看,比我之前看到的那一隊陰魂還要磕磣,忍不住大聲說道。

剛說完,我臉上就被抽了一下,火辣辣的痛,長這麼大,我還沒有被這樣打過,一時間有點發蒙,眼淚都開始在眼眶裏面打轉了。

你師父?很了不起麼?

這老頭兒陰沉着開口說道:以爲破了我一具怨屍就了不起了?他能不能活過今晚上都還是個問題,要是能活過,那我就讓他嚐嚐這一具銅甲屍的厲害。

穿越之一路逍遙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忍着痛,大聲的說道。

幹什麼?原本我們以爲你師傅不過是一個半吊子,隨便一個化形厲鬼就能夠收拾了他誰知道出現這種意外,而且還引來了張佐臣這你說我想要幹什麼?

控屍者摸了摸自己臉上的傷口,看着我陰沉無比的開口說道:原本拘了虎子的生魄想要引誘你師父進來弄死他的,誰曾想他竟然能夠找出我們化血池的佈置,真是該死!

控屍者咬牙切齒的說話,我反而是冷靜下來了,看樣子,他們對於師傅的實力估計還是不夠充分,覺得並沒有張佐臣厲害。

不過我卻清楚得很,比起張佐臣,師傅肯定厲害得多。

這反倒是讓我輕鬆下來,覺得這傢伙純粹就是自找死路。

別擔心,我不會弄死你的,不過,你師父上次給了我這麼大的教訓,我也不會讓你好好活着。

冰冷的話讓我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亂葬崗之中本來就環境陰森,面對控屍者就更加讓人害怕了。

說完之後,控屍者並未猶豫,而是掏出一根鋼針來,對着我冷笑:封魂針好東西,之前製作怨屍就是靠的這個東西。

這句話讓我頓時毛骨悚然,我可不想要變成毛癩子老婆那個樣子,猛烈掙扎起來說:死變態,你要是敢傷了我,我師父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這句話並未起到應有的效果,控屍者猛然揮動封魂針刺入了我的皮膚之中,一股劇痛讓我全身都收縮起來,連叫喊出來都不能。

這種痛苦實在是太可怕,像是從靈魂之中散發出來的,遠遠超過一切嚴刑拷打。

僅僅只是那麼一瞬間,我就已經抵擋不住胃部痙攣,直接張嘴,嘔吐起來。

幸好,控屍者只是用封魂針淺嘗輒止,稍微刺了我一下就放開了,要不然,我估計會被這個傢伙給直接弄死的。 別人怎麼想無所謂,上一次他們殺了自己的女兒,殺了陳雪兒,這一次他們的婚禮也別是辦成,所以他不急這一時半刻的!

「吉時到,有請新娘子!」古清風站在一邊喊道。

沒過多久,身穿一聲大紅嫁衣的墨九狸被林薰兒攙著走了出來,站到了帝溟寒的身邊,帝溟寒牽起墨九狸的手,兩人並排站在最前面……

「今天是兩位新人大喜的日子,首先感謝各位前來賀喜,下面請兩位新人準備拜堂!」

「一拜天地!」古清風看著眾人高聲喊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雙雙行禮。

「二拜高堂!」古清風再次喊道。

「夫妻對拜!」

「等一下!」墨九狸和帝溟寒剛想行禮,就忽然間被人打斷道。

眾人一看,果然是陳帆!

墨九狸和帝溟寒微微一頓,也沒急著夫妻對拜之禮,墨九狸牽著墨九狸的手,看向中間站起身的陳帆問道:「你是來找死的?」

「呵呵……帝溟寒我記得上一次你和雪兒成親的時候,有人說過,如果有人反對的話是可以提出來的不是嗎?上一次她可以反對你和雪兒成親,難道今天我不能反對你們成親嗎?」陳帆冷笑的看著帝溟寒問道。

眾人聞言一想,似乎還真的是這樣,上一次小寧兒就是問有人反對的時候,墨九狸才站出來的!

「就憑你有資格反對我娶誰?」帝溟寒聞言冷笑的問道。

「我有沒有資格無所謂,我想自然是有人有資格反對的!」陳帆聞言絲毫不慌的說道。

隨著陳帆的話落下,陳帆身邊的白衣女子緩緩站起身,看向擂台中間,身穿紅袍的帝溟寒,眼中滿是痴迷和驚艷,她終於能嫁給這個男人了……

白衣女子在眾人不解的視線下,緩緩來到擂台上,站到了帝溟寒的對面,然後開口說道:「寒哥哥,是我!」

不得不說對方的聲音很悅耳,只是聽聲音,眾人就十分好奇對方到底長的什麼樣子了!

帝溟寒也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微微一愣,眉頭忍不住蹙起……

白衣女子看到帝溟寒的神情時,唇角溢出一抹笑意,接著抬手拿下自己的斗笠,一張比起墨九狸來說有些遜色的容顏,暴漏在眾人的視線中……

「竟然是她!」

「沒有想到夏家大小姐夏晴也認識冥殿的殿主啊!」

「就是啊,而且她剛才喊寒哥哥,難道兩個人之間……」

「嘖嘖嘖,原本還以為夏家大小姐夏晴是咱們蒼穹界最美的女人,可是跟帝溟寒身邊那位一比,簡直是遜色太多了啊,天壤之別啊!」

眾人看到白衣女子的容貌時,唏噓不已,說什麼的都有……

沒錯,這個女子就是蒼穹界頂級勢力夏家的大小姐夏晴,夏晴除了是夏家的大小姐之外,還是難得一見的煉丹天才,如今已經是神級煉丹師了……

而且夏晴也因為容貌出色,一直是公認的蒼穹界第一美女,本來還和自信的夏晴,聽到別人說她長的不如墨九狸時,夏晴的臉色就有些難看…… 她並沒有見過墨九狸的樣貌,只是傳聞墨九狸容貌傾城,無人能及,但是她她壓根就不信,在她眼裡世間比她的女子都該死!

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閨蜜好友,或者是身邊的丫鬟等,凡是比她好看的,都被她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了!

所以,在夏晴眼裡無人能比她還美,她也絕對不允許有人長的比她還美!

而夏晴今天之所以來到這裡,第一是因為跟陳帆有交易,第二也是因為對方是帝溟寒,是她發誓今生必須要嫁的男人!

繁星 帝溟寒回到冥殿的事情,她原本並不知情,因為她一直在閉關,卻沒有想到出關后得知帝溟寒回來了,可是當她滿心歡喜想來找帝溟寒的時候,卻得知帝溟寒今日大婚的消息……

這讓夏晴憤怒不已,帝溟寒是她的,誰也不能奪走!

「寒,是誰?」墨九狸感受到夏晴殺意,故意問道。

「不認識,九狸,看起來我們今天又不能好好的成親了!」帝溟寒看著墨九狸溫柔的說道。

「小子,就差最後一拜了,你們倆先拜了再忙別的!」古清風故意的說道。

「禮成,送入洞房!」古清風看到帝溟寒低頭看著墨九狸,墨九狸也正對著帝溟寒,只是沒有抬頭,也確實像是夫妻對拜的模樣,古清風立即喊道。

夏晴聞聲憤怒的瞪了眼古清風!

帝溟寒直接將墨九狸的蓋頭拿下去,露出墨九狸傾城傾國的容顏,縱然之前眾人就看到過墨九狸的容貌了,但是今天再看到微微上妝的墨九狸,依舊是讓眾人驚艷的回不過神來……

就連夏晴也沒有想到世間真的有如此美麗的女子,短暫失神后,夏晴看著墨九狸的眼神,更加的狠毒無比,這輩子她最討厭的就是長得比自己好看的女人,所有比她好看的女人,都要死,都要去死……

墨九狸掃了眼滿眼嫉妒的夏晴,微微勾起唇角,看向觀眾席內的陳帆,墨九狸的笑意更加明顯了,她不在意陳帆鬧她和寒的婚禮,但是他帶一個女人來攙和自己的婚禮,這可是她不能原諒的……

墨九狸衣袖下面的手微微動了動,給了陳帆一個挑釁的笑容,看向對面的夏晴,想要看她想做什麼!

「你是誰?」夏晴看著墨九狸質問道。

「你不配知道!」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呵呵……很好,我也不想知道,不要以為今天你和寒哥哥成親,就能得到寒哥哥了,我告訴你……不可能!這輩子寒哥哥的妻子,只能是我!」夏晴冷冷的瞪著墨九狸說道。

她恨不得上去劃破墨九狸的臉,所有比她美的臉都不該存在!夏晴扭曲的在心裡想著……

「是嗎?你怕是得了妄想症了吧,白日做夢是病……得治!」墨九狸看著夏晴諷刺的說道。

「哼……你不信我說的?不要緊,那讓寒哥哥自己告訴你好了!」夏晴聞言忽然間一笑的看向帝溟寒說道。

所有人的視線,也都因此落在了帝溟寒的身上, 封魂針的滋味如何?

控屍者很是得意的看着我的反應,開口冷笑着說道。

我努力擡頭,看着這傢伙,根本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封魂針給我帶來的痛苦實在是太誇張了一點。我甚至都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在痛苦嘶吼,真是很難想象,要是一直控制着這玩意兒折磨人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封魂針可以封禁人的魂魄,煉製成爲怨屍,當然,也能夠傷害到人的魂體,痛不欲生,今晚上我會讓你好好享受一下的。

控屍者似乎是擔心我並不理會封魂針的威力,這樣不能給我造成嚴重的傷害和恐懼,因此還得意的對我解釋着說道。

這話說完,我肝膽俱顫,之前的痛苦滋味我已經享受過了,再來幾次,我真的會被玩兒死的。

不過控屍者顯然不是有什麼同情心的傢伙,冷笑着說道: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你好好享受一下也不用晚上寂寞,你說對吧?慘叫嘶吼,多麼動聽啊。聽到我的獵物被我折磨得掙扎嘶吼,看到他們屎尿齊流,這難道不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