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悄悄記下,先和小莫上山。

小師傅領着我們去崇武的偏院門前,沒過幾分鐘他就出來了,崇武看了看我問道:“沒事吧?”

我笑着搖搖頭:“沒事了,我是來接你去劇組的,那天我們說好今天要過去的,沒想到被昨天的事情打斷,我都沒來得及跟您說。”

崇武說:“稍微等我片刻,我換一身衣服。”

我們在門口又等了一會,崇武換了一身現代的毛衣、長褲,襯得他更顯年輕,而且他又比較瘦,穿厚毛衣看着非常精神。

www● тtkan● C 〇

“有點帥呢,崇武。”我笑着說。

小莫清了清嗓子,我瞄了他一眼,“不服氣?”

崇武笑着聽我和小莫鬥着玩,然後一起下山。開往劇組的時候,我對小莫說去一趟幻境,到地點了提交叫醒我。

我還是有些放不下蕭晟,於是把身體調整到一個舒適的姿勢,進入幻境之中。蕭晟坐在沙發中,手裏拿着的是我前一天晚上留在這的那本天書。我走到他旁邊坐下,問道:“你能看懂這個嗎?”

蕭晟擡眼看我,“這並非書本,也沒有文字,是直接與人腦交流的東西。”

“誒?你說什麼?”我驚訝地說。

“通過你在練習時的反應就可以看出來了,這本叫天書的東西,可能真是本天書吧。”蕭晟淡淡地笑了一下,有些自嘲的口吻。

我總覺得蕭晟的反應像是以前見過,“你見過?”

“不止是我,你也見過。”蕭晟看着我,“在南山古墓中,那個棺材上邊,有這個圖案。”

我無法回憶起來,倒是問他,“我不記得了,下次我們再去一趟南山吧,等我把屏障練好,鬼界的人就無法察覺我們。”

“你先練好再說吧,還不出去嗎?你快到了。”蕭晟道。

шшш⊙ тTk án⊙ C〇

我看了看他,低低說道:“好吧。” 冷酷爹地:媽咪有點酷 聲音或許是落寞的,有時候發現在幻境中待着也是很不錯的,有些避世。

我睜開眼睛,神

識回到車中,小莫道:“醒了?我剛準備叫你。”

“蕭晟說我到了就把我丟出來啦。”我說,“其實是他提醒了我一下,然後我就忽然覺得如果一輩子都在這樣的幻境也挺好,沒有外界的干擾,活在自己的精神中。”

崇武道:“我試過,經年累月,沒有和別人說過一句話。”

我扭頭望向崇武,“是在您修行的期間嗎?”

“對,思想的世界正如你所說對人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但你呆時間長了就會發現,思維世界像是一個無底黑洞,永遠都會有無數的問題將你吸引,讓你越陷越深。”崇武說,“當我驚覺之時,外界已過去五年。”

我道:“那蕭晟已經在幻境中有千年之久,那豈不是——”

崇武道,“這不同,蕭晟用靈力與精神力共同交織造出的幻境,在單純的精神力之上,所以你在其中如同現實,可以感知到現實發生的事情,這是天大的機緣,你在其中的練習很可能會幫助到你,即使肉身失去意識,精神仍然可以在保護肉身的同時,進行精神力的交流。”

原來一直以來,我所接觸到的這些之間都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它們環環相扣,竟然形成了一種缺一不可的關係。

崇武看着我震驚的反應,說道:“我起初看到你身邊的蕭晟時,便想到了這一層,當時便覺得如果你願意學精神力,一定會超過所有人,你所擁有的得天獨厚的背景,無人能敵。”

小莫笑道:“這說法我喜歡,小童絕不是普通人,以前我就看出來了。好啦,到站,下車吧。”

車停在影視城外部的停車場,崇武忽然道:“你帶這麼多人進去恐怕不好,我設個屏障,跟在你後邊。”

我一想也對,小莫便順勢也鑽了進去。

今天算來得比較晚,下午的拍攝已經進行了一會,導演聚精會神地盯着拍攝場地,我看到難得坐在一邊休息的張慶寒,立刻走了過去,“下午好。”

張慶寒對我打了聲招呼,“怎麼現在纔來?”

“出點小問題,沒事,崇元師傅在嗎?”我問。

張慶寒說:“師傅在休息間,我帶你們去吧。”

“你就留在這好好拍戲吧。”我說。

“今天我的戲份不多,其實已經拍完了,就是在這裏等等朋友,他今天殺青。”

啊……看來劇組的拍攝已經在進入倒計時了,開始陸陸續續有人殺青。我跟在張慶寒身後,他轉頭問我:“你身後是不是帶着別人呢,感覺你神色不對啊。”

我說:“帶着你的長輩,你可能需要叫他師叔。”

張慶寒的眼神立刻正經,“原來是師叔來了。”他看着我的後方,恭敬地微微頷首。

我看看他,說道:“其實你是看不見他的位置的吧?”

“眼睛看不見,心要看見。”

這句話說得真是,哲理味深厚。我默默感嘆果然是跟了師傅就不一樣了,不知不覺地連說話的

味道都變了。

張慶寒敲了敲門,然後拿出鑰匙打開,我跟着他後邊進去,又把開着放了一會,等到崇武師傅和小莫的身影在屋中出現,我才把門關好鎖上。

張慶寒立刻畢恭畢敬,對着崇武欠身道:“師叔。”

崇武看着他點了點頭,在崇元迎上來的時候與之雙手交握,兩人幾乎瞬間熱淚盈眶。

我想了一下,我們幾個人待在這裏有些電燈泡,應該把時間留給他們,我拉起小莫,看了一眼張慶寒,道:“你們慢慢敘舊,我和他先出去。”

張慶寒也要走過來和我們一同離開,但被崇元叫住,“慶寒,你留下,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你。”

於是,離開的只有我和小莫。

“讓他們慢慢聊聊吧,等到結束,我們可以進去了,張慶寒會給我發微信的。”我說。

小莫道:“好呀,那現在陪你去工作吧,你從剛纔到這,那個高晉就找你好一會了。”

我當然是選擇主動去出現更好,高晉今天似乎不是跟組的編劇,他沒有一直坐在導演身邊,而且今天導演身邊的編劇也換成了其他人。我走過去,高晉看到我的瞬間,眼睛都亮了,我大爲驚訝,一沒有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二我這兩天都有老老實實關注羣裏消息,應該不至於漏掉什麼讓他情緒大轉變的事情吧。

高晉說:“上午有個大導演過來,咱們導就把你推薦給她,結果你不在,但他對你挺感興趣的,導演還讓我找你。”

那也沒看你給我發信息呀,我在心底吐槽。

高晉接着說:“我估計你今天肯定來,就沒通知你,剛纔還看到你人影在張慶寒那邊,一轉眼你們兩個都不見了,我問他助理那個小丫頭,她就說有事情。我說你和張慶寒不會真的有什麼吧?”

我剛要反駁,那邊小莫就一把攬上我的肩膀,對他說:“你認爲,如果有什麼的話,我會跟着女朋友一起來嗎?”

高晉愣了片刻,我嚴重懷疑當時小莫對他的催眠還在起作用,因爲他的表情是個混合體,震驚加上討好。他連連點頭,“對對對,我看走了眼,你別介意,這個肯定是莫哥你和張慶寒是好朋友,對吧?”

看着小莫裝模作樣地對高晉演戲,我簡直哭笑不得,高晉交代我這幾天都要到劇組來,我就有些爲難,雖然殺青之際很忙,但能做到的話我儘量。

“之後那個大導演還可能過來,我這麼建議也是以防萬一。”

我問:“到底是什麼導演啊?”

“恐怖大師蔣二平,蔣導啊!”高晉道,“他你不會不知道吧?《夜半歌聲》、《鬼打牆》全都是他拍的,《穿孔》剛上的。聽說他自己有一個編劇團隊,一共三個人,個個都是牛逼人物,你有機會和他合作的話,是非常厲害的,這種機會,你自己把握吧。”

我知道蔣二平導演,並且還很喜歡他拍的東西,我們直播間也有人會談論他的作品,《穿孔》我還有計劃去看看的。

(本章完) 我有心晚上去電影院看看這部電影,小莫在我身側道:“晚上陪你一起看,都吹得這麼厲害了,也讓我見識一下他的能耐,其實我好奇一部電影裏,你們爲什麼能看出那麼多東西,我總覺得特效太假。”

我說:“因爲你自帶特效,對那些招數太熟悉,當然就會覺得假了。”

手機震動,我看了看小莫:“我猜是張慶寒。”然後拿起手機一看,果然。

我和小莫重新回到張慶寒的休息間,崇武和崇元的情緒明顯平復許多,我能感受到他們在平緩背後的欣喜和寬慰,張慶寒倒是嚴肅不少,和他平時在劇組給人的笑臉溫和形象不同。

崇武說:“我非常喜歡師兄收的這個徒弟,他很聰明。”

崇元道:“其實你完全可以將小童收做徒弟。”

我看了看崇武,內心有了波動,其實我一直很羨慕張慶寒那樣能有一個師傅,而且師傅這個詞象徵着某種很奇妙的感覺,我想到武俠小說中那些拜師學藝,心中有些期待,可是之前崇武就說過他不能收我,所以我也沒有報太大希望。

崇武說:“小童和慶寒不一樣,我沒有能力做他的師傅,只做普通的朋友就足夠了。”

我說:“崇武師傅,其實我……”

崇武還是強硬地拒絕,“不用再說,這一點我是不會變的,你還是直接叫我名諱便好。”

沒多久,我和小莫就帶和崇武離開,我和導演打了聲招呼,告訴他明天我會在中午的時候過來,導演表現的並不似高晉那樣,我心裏就有了底。

到了山下,我笑着對崇武說:“明天早上我會準時的,其實今天早上也算沒有落下,昨晚練了一整晚。”

崇武眉頭一皺,話鋒立轉,“整晚?你現在什麼感覺?”

小莫搶先道:“副作用已經過去了,她早上昏迷,睡到中午才醒。”

“你很着急想學好是嗎?”崇武問,臉色嚴肅。我有些怯怯地點頭,他說:“你現在的進度已經相當於我練習兩三年的成果,若是如此還要心急,恐怕我不能再教你。”

“崇武師傅!”我心裏一驚。

“你的進度快,但是身體素質無法跟上,這樣產生的副作用會隨着你的深入變得更加嚴重。”他說。

我垂下頭,“我要怎麼提高自己的身體素質?”

崇武看向面前的東安山,“你這幾天每天爬山下山等於是在鍛鍊,這種鍛鍊如同精神力一般需要大量的時間累積,可是你的精神力累積的千年,但身體只有短短几年的累積,若是一味求快,會有什麼結果,我想你知道。”

小莫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他看着我陷入思考,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說道:“對不起,是我心急了。”

“你現在看到哪一頁了?”崇武問。

我說:“三十頁左右。”

崇武擰着眉,“那本書一共72頁,你已經快看完一半,這太快了。我要求你現在中斷繼續往後看書的進度,先把這三

十頁的內容掌握。”

我糾結了一下,還是說道:“昨天晚上,我在這三十頁裏,好像能把一個完整的封閉屏障建立起來了,然後還不夠熟練。”

崇武的眼神中有着驚豔也有擔憂,“你的學習能力一直很強,而且由於精神力太過強勁,所以掌握的也快,你把蕭晟叫出來,我有些話要交代他。”

我眨眨眼睛,愣愣地沒反應過來,結果蕭晟自己倒是出來了,得虧這個位置人不多,否則這麼突然出現法,會把看到的人嚇住的。

蕭晟和崇武走到一邊,我泄氣一般不去看他們,扭頭轉身提着腳下的石子,小莫在一旁說道:“受打擊了?”

“沒有,就是知道自己做錯了,有點不好受,我能感受到你們的情緒,所以,那種擔憂……我也能體會。”有一句話我沒有說,我不僅能感受小莫和崇武的,同樣可以感受到蕭晟的,以前我總覺得蕭晟冷漠無情,但是當我真切感受到他一張冰山臉背後的擔憂時,才驚覺一直以來錯的是自己。蕭晟把他的真心始終藏在那張拒人千里的表情之後,讓人誤會。我雖然想不明白他爲什麼單單對我如此,以後或許慢慢就會發現吧。

小莫嘆了一聲,摸摸我的頭,我拍開他,“別把我當成小女生。”

“我沒有,你這麼厲害,怎麼會是小女生。”他笑道,“只是覺得你揹負的太多,其實比我們還要累。”

這時,蕭晟他們走回來,他看了我一眼,就從原地消失,我撇撇嘴,躲什麼,現在不見晚上也要見到。

崇武道:“我記住要減少練習的時間長度,不能讓自己超負荷。”

我鄭重點頭,“記住了。”

目送崇武走遠,我覺得自己此刻心情沉重地都沒心思去看電影,小莫拉起我的胳膊,“接下來是放鬆的時候,走吧。”

一路上,小莫一直努力讓我心情變好,我都知道,“小莫,我過會就好了,不用這麼辛苦。”

小莫說:“你是說待會看電影嗎?哦對了,快上網買票,這個導演那麼火的話,估計票賣得也火,再說了,現在喜歡看鬼片的人那麼多,指不定就爆滿呢。”

我一聽,趕緊拿出手機,去翻了翻我們準備去的影院場次,我說:“六點半那場和七點半的都滿了。”

“果然吧,那個時候飯前飯後,人最多。”

“九點整的有票,位置也還行。”我說。

“好,就那個吧。”小莫道,“晚上讓蕭晟幫你做一次直播。”

“……好吧。”

我們先去商場附近吃了飯,看時間還早,小莫突發奇想,帶我去地下一樓打電玩,我站在電玩門口有些糾結,“我從來沒去過電玩城。”

小莫笑道:“不錯啊,好孩子。那你今天要不要變壞一下?而且好孩子很少看恐怖片吧。”

我無奈地被他拉進去,小莫去那邊買遊戲幣,我看着面前這些花花綠綠的機器,很多都不知道怎麼下手。

小莫捧着滿滿兩杯遊

戲幣,交我一杯,說道:“可別把這些都耗在娃娃機上啊。”

這麼一說,我還真是對娃娃機挺感興趣,比如前邊那個。

“好吧,我就知道,女生永遠是奔着這個來的。”小莫看到我的目光鎖定在那個娃娃機上,立刻扶額,但下一秒就貼在我耳邊說:“你想要哪個?我的靈力可以幫你作弊。”

我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僵硬着挪開一些,小莫道:“抱歉,我來抓,當做是賠罪吧。”

小莫拉着我來到那個娃娃機面前,裏面是紅白灰三種顏色的大耳朵兔子,看起來毛非常柔軟,總之就是那種對喜歡這些娃娃的人來說,殺傷力極強的類型。

投入兩個幣,小莫笑着看了看我,讓我來糙縱,我將手搭在娃娃機的控制桿上,挪到一個灰色兔子的上方按下按鈕,爪子應聲而下,但看趨勢有些偏,這時候,一道靈力覆蓋在爪子上,讓那抓鉤立刻捕捉到兔子身體,而且抓地問問將它帶入滑道。

“哇!”周圍有路過的青年讚歎,“才第一把就抓到了,好厲害。”

小莫蹲下/身取出那隻小兔子放到我懷裏,“這毛手感不錯,還喜歡哪個?”

旁邊的情侶對身邊人說:“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都不抓一個給我。”

我心中有些異樣的感覺,被別人誤會成情侶雖說已經習慣,但是時間越久次數越多,這種違和感就越強烈,我腦子裏想到的是蕭晟,面前爲我做了那麼多事情一直陪着我的又是小莫。

“怎麼了?不喜歡嗎?我們換一個。”小莫拉起我,走到另一個娃娃機面前,“這個小狐狸不錯,我來抓給你。”

我看着小莫行雲流水般的動作,不錯所料在靈力的幫助下順利抓到小狐狸,周圍圍觀的人已經鼓起了掌,“連抓兩把,把把都中,真厲害,你是怎麼抓的啊?有訣竅吧。”

小莫對周圍人一笑,“就是運氣啦,沒什麼技巧。”

他順手把狐狸也塞進我手中,拉着我走到另一邊。我還陷在剛纔的思緒中,小莫道:“不用多想,我下次會注意的。”

我擡起眼看他,小莫溫和地說:“你是不想讓別人誤會我們是情侶對吧?我都知道的,你放心,下次不會了,我會主動澄清。”

這讓我心中多少又有些難受,小莫總是在默默地付出,我給不了他任何迴應。

“難得來一次,放開了玩, 這麼多遊戲幣呢,玩到電影開場,怎麼樣?”小莫的笑臉實在是天底下最讓人溫暖的。

我點點頭,“好!”

我們滿載而歸,帶着兔子和狐狸,還有小莫開掛一般拿到的積分獎勵,那是一輛玩具模型車,大笑剛好夠放在手掌,做工很精細。

我說:“你那麼喜歡車。”

“男人都喜歡車。”小莫道,“這場電影人也不少啊。”

我們上到等候廳,裏面已經有很多人在等待着了,我還真是沒想到平時冷到沒人的恐怖片,在這個時候竟然上座率這麼高。

(本章完) 我來之前抽空用手機搜索了《穿孔》的影評,評價都不錯,而且整體評分達到了8分。這一場幾乎座無虛席,我不習慣看電影的時候抱着爆米花,多數情況下會選擇買一杯咖啡,看電影的時候慢慢喝,咖啡對我而言是最佳的提神飲料,小莫對於咖啡完全喝不慣,可能因爲動物的口感與人類不同吧,他對味道非常敏感。於是我給小莫買了一杯果汁,塞到他手中,小莫接過,看了看我,說道:“我有種被當做小孩子的感覺,男人很少抱着果汁喝吧。”

我們在位置上坐好,中間偏後,視野很好,我說:“看電影而已,沒人會注意的。”

周圍多是年輕人,一對一對的情侶,我靜靜等着電影開場。

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故事,我可以說只在許盈盈的那本大書上看過,算是至今爲止沒有人拍過的類型。無論是恐怖的氛圍還是針對鬼怪魂魄的定義,竟然都非常精準,我甚至懷疑蔣二平導演是不是深刻的鑽研過,過程中我看了看小莫,他似乎看得很認真,沒注意到我的視線,於是我在心裏問蕭晟:“你也在看的吧?”

蕭晟回答地很快,“我站在電影院的最後,不需要回頭,我用的結界,這電影的內容有些意思,我懷疑,裏面那個女演員用的根本不是特效吧。”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電影中的女主角是導演蔣二平恐怖系列中的御用演員,我記得是叫馮雪,對她的瞭解很少,明天問問張慶寒。

蕭晟道:“靈力使用在我們的眼中是能明顯分辨出差異的,特效再好也做不成這樣。這個女人叫馮雪是嗎?值得查查看。”

我說:“而且蔣二平用的故事我只在書上看過,我覺得如果他不是對鬼魂有所認識,不會講出這些。”

電影講述了一個普通女孩被惡鬼上身,激發了她體內上輩子轉世的魂魄,異性魂共存,一個身體裏存在三個魂魄。雖然最終又用心理問題把主題改過,這沒辦法,否則估計首先就過不了審,排除最後爲了審覈設定的結尾,單看故事和女孩上輩子魂魄用靈力與惡鬼鬥智鬥勇,就足夠讓人耳目一新。

電影結束,周圍議論聲都是一片叫好,小莫手中的果汁喝完,看向我,我說:“等大家走完,我們再出去。”

小莫耐心地等着,抽空在我身邊低聲說:“你也發現異常了?”

我點點頭,“之前蔣二平的電影我都有看,那時候沒注意,但是用我現在的瞭解再來看就發現不一般了,他之前的那些作品裏都有表現。”

小莫道:“今天高晉說這個叫蔣二平的導演有興趣見見你,怕是有所圖吧。”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