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淵整隻鬼都處於無語的狀態:“這還是我哥養的三頭惡犬麼……”

瞥見他手上的牛肉條,我起了惡作劇的心思。從墨玉里拿出還剩下的一根牛肉條,剝開來當着墨淵的面丟給了小白。

小白擡起後腿嗷嗚一口接住,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墨淵的臉色成功變黑了。

怕他被氣的不重,我還特地補充道:“你放心,給你的絕不是狗糧!只不過,小白也吃而已。”

墨淵嫌棄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牛肉條,衝小白一丟:“賞你了!”剜了我一眼,氣沖沖的轉身走了。

我的心情那叫一個明媚!

小白是隻憨實的狗狗,見墨淵給他牛肉條,也沒看出來墨淵是嫌棄,還很高興的把還沒開封的牛肉條都撿了起來,叼在嘴裏,生怕有狗跟它搶。

“回冥宮。”墨寒吩咐了一聲。

小白跳到一邊,一甩尾巴,想要習慣性嚎一嗓子,又想起自己三個頭上都叼着牛肉乾,一開口牛肉條就掉了,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看的我忍不住笑了。

三頭犬變大,墨寒抱着我上了小白的背,拍了拍小白,三頭犬便撒丫子朝着而一個方向跑去了。

我偶然間低頭,這才發現剛剛我從陽間掉下來的地方,下面居然是一片猙獰的雕像。

雕像栩栩如生,都是那些鬼兵的模樣,大多都是支離破碎的,彷彿還有大半身軀都埋在了底下,他們拼命掙扎着想要逃出來,卻又被生生困在了原地。

墨寒順着我的眼神瞥了眼那裏,道:“封印。”

“你是說,那些鬼兵,都是以這種姿態被封印的?”我問。

墨寒頷首:“封印最深的都在底下,這些爬出來,都是封印較淺的,亦或是已經突破封印到這裏的。”

我一聽急了:“那爲什麼不加固封印?頭都露在外面了!”

“封印無法加固,只能重新來過。而重新來過,則需將鬼兵放出來。”墨寒道。

所以他們才都不管麼……

算了,這些冥界的事,我也管不着。

回冥宮的路上,墨寒的手始終都撫着我的小腹:“他乖嗎?”墨寒問。

我點點頭,墨寒又問:“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或者難受?他折騰過你嗎?”

我搖頭,笑道:“寶寶很乖的,你放心。”

墨寒低頭稍稍啄了我一口,又輕撫過小腹孩子所在的地方,似乎有些遺憾:“還太小了,不能說話。”

他說着低頭將耳朵貼到了我的小腹上,我笑問:“這樣就能聽到寶寶的聲音了嗎?”

“還不能。”墨寒還是有些遺憾,卻也不失落:“感覺他在摸我臉。”

我一笑,第一次見到墨寒這麼一本正經的說出這麼逗的話來,也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了捏他的臉:“這樣嗎?”

墨寒的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擡起頭來伸手輕輕碰了碰我的臉:“像這樣。”

臉上傳來酥養的感覺,墨寒摸我臉的做東很嫺熟,這還是第一次有些生疏,還有些稚嫩,想來是他有意在學孩子的動作。

我不禁笑了起來,越發期待孩子出生後,墨寒帶孩子的場景。

墨寒的手再次覆上我的小腹,道:“孩子睡着了。”

頓了頓,他又問:“會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說起這個,我也有些期待:“不知道誒,你說呢?”

墨寒搖頭,有些遺憾:“還太小了,看不出。”

“你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我問。

“我們的孩子,都好。”他抱緊了我,又怕抱的太緊傷到孩子,忙鬆開了手,將一股寒意探入我的小腹,去查看孩子的情況。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不知所措的模樣,情不自禁的笑出聲來。

墨寒似乎也意識到了,勉強咳了一聲,假裝剛剛那個傻乎乎的準爸爸纔不是他呢,側擁着與我十指相扣。

“這段日子,就辛苦你了。”

我淡淡一笑:“有你在,不辛苦。”

小白的速度很快,我們很快就回到了冥宮。墨寒將我抱下來,示意小白自己去玩。

他的寢宮裏沒什麼鬼,一進門,我就被他反身壁咚在了門上,隨即便是劈頭蓋臉的輕吻。

衣服被他以一種極爲嫺熟的手法除去,墨寒將我托起,我忙抓住了他想要褪

去我裙子的手。

“墨寒……別!寶寶……”我總覺得這孩子雖然還小,但是對外界的一切都是有感知的。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一次次能救我了。

不想讓他知道這種羞羞羞羞的事!

“他睡着了。”墨寒蹭着我的脖頸輕聲呢喃。

“對他不好……電視裏都說,懷孕前三個月後後三個月都是危險期,不能同房……”

“傻瓜,那是電視。”墨寒拉過我的手,兩手十指緊扣放在了小腹上:“我們的孩子,怎麼會那麼脆弱。”

我自然是知道鬼胎與衆不同的,卻還是有些遲疑:“真的不要緊嗎……”

“嗯。”墨寒將我公主抱抱起,往屋裏大步走去,將我平放在了牀上,再次在我耳邊輕聲呢喃:“我會注意的……輕些……”

他不是那種沒有分寸的鬼,既然都這麼說,應該不會有事……

小別勝新婚……

冥界沒有太陽,所以當我醒來,墨寒告訴我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我震驚了。

“你懷孕了,嗜睡是自然的。”墨寒輕輕幫我整理着額前的碎髮,眼神溫柔而深情。

我下意識的摸了下肚子,發現墨寒的手也一直放在那裏。

碰觸到我的手,他拉住我的手,覆在我的手背上,再次與我十指相扣,將手移到了小腹上:“他就在這裏。”

我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一下:“墨寒,他可乖了,救了我兩次呢!”心裏一股滿滿的自豪感!

墨寒的眉頭卻皺了起來:“你碰到危險了?”

見他這樣擔憂,我將這段時間以來的事,大致跟他說了一遍,墨寒的眉頭卻皺得更深了,看的我有些擔憂。

“靈力用不出來?”墨寒確認般問我。

我點點頭,以爲這是懷鬼胎的正常現象。墨寒卻鬆開了我的手,將一股寒意探入了我的小腹。

隨着寒意的深入,他的眉頭越皺越緊,看到我不由得擔心起來:“墨寒,是孩子不好了嗎?”

“不。”墨寒寬慰過我,“是他在吸收你的靈力。”

這個我猜到了,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卻不明白墨寒爲什麼看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

小腹上傳來墨寒手指輕點的觸感,他似乎在畫陣。

我不解,正要詢問他在做什麼,肚子上隱隱約約傳來一股拉扯的感覺,彷彿有兩股力量在我的肚子上爭奪着我的靈力。

那感覺很不舒服,甚至都有些疼了。我不自覺地皺起眉頭,墨寒見狀,望着孩子沉聲道:“不準再吸食你母親的靈力。”

誒?是因爲寶寶在吸收靈力我才那麼難受嗎?

他的語氣很嚴厲,被他寵慣了的我聽起來都有些兇了。

屋子裏傳來小孩子委屈的哭聲,哭聲越來越大,聽得我心都揪起來了。

一定是我和墨寒的孩子在哭。

我正要開口勸說,又聽見墨寒低喝了一聲:“不許哭!”

那哭聲漸漸低了下去,變成了低聲的抽咽。

雖然看不到孩子,但我此刻也能想象到他在我肚子裏委屈撇嘴擦眼淚的模樣。

“不就是點靈力嘛,沒事的啦,等寶寶出生後,我還會有靈力的。別兇寶寶啦。”我試着勸說墨寒,他卻搖了搖頭。

“鬼胎吞噬母體靈力生長雖屬正常現象,但不會吞噬全部,更不會如你現在這般一點靈力也使不出。”墨寒解釋道。

我有些不解:“那爲什麼我會這樣……”

“因爲純陰靈體。”他說着低頭吻了我一下,“就如十分容易被鬼附身一般,純陰靈體雖然修爲升得快,但很難保持的住。被別人吸食靈力,一點阻力都沒有。”

“那寶寶……”

“其她人懷孕,鬼胎吸食靈力,吸食了部分之後,母體自身會護住剩餘的靈力,鬼胎繼而無法吸收母體靈力。孩子會憑藉本能吸收他能吸收到所有靈力,但你是純陰靈體,自身無法護住剩餘靈力,故而孩子會吸食掉你所有的靈力。”

所以我才一點靈力都使不出啊……

“我畫了隔絕陣法,這段時間,你的靈力會稍弱一些,但不會再向之前那樣完全使不出。”

我順着他的手在小腹處摸了摸,的確有淡淡的鬼氣的流淌。

“其實也沒事啦,不是有你嘛,我靈力暫時用不了也不會有危險。寶寶多吸收些,將來是不是也會更厲害些?”我有點期待。

墨寒板着臉:“我的孩子,法力要自己修來的纔算厲害。吸食你的,絕對不行。”

“他還小嘛……”一想起夢中見到的那孩子,我就覺得我的心都要被暖化了。

“小就更加不能這麼慣着他了。”

“那你還不是慣着我……”

“你不一樣。”墨寒捏了捏我的鼻子,“慕兒,你是我妻子,所以我寵你慣你。你想要修煉,我助你修煉;你志不在此,也不無妨,左右都有我護着你。但是,我們的孩子不一樣。”

“寶寶怎麼不一樣了?難道你不護着寶寶啦?”我假裝板起臉來。

墨寒低頭啄了我一下:“我是孩子的夫妻,自然會護着孩子。只是我們的孩子,他總會長大,總要能獨當一面,故而必須自強,不能總是依賴着你。”

墨寒說着輕輕撫過我的小腹,望着那裏,眼中有着父愛的光芒閃爍。

他都是爲了孩子好,我也只能支持他了。

屋子裏還如有若無傳來孩子低聲的抽咽,我摸着小腹,安慰道:“乖,別哭啦,爸爸也是爲你好。以後,和媽媽一起自己修煉吧。”

額,要是嚴格來說的話,這話並不對。

因爲孩子還是要自己修煉的,而我,有墨寒……

算了,孩子還小,他肯定不懂這些!

寶寶似乎是慢慢緩過來了,我察覺到小腹上傳來了一陣不一樣的寒意後,屋子裏的抽噎聲便消失了。

墨寒道:“他去自己修煉了。”

“這麼小就修煉了啊……”我感慨了一聲。

“修爲對鬼來說異常重要,修煉對鬼來說是一種本能,鬼胎更是如此。”墨寒稍稍頓了頓,才道:“雖然你是活人,但是因爲我的緣故,孩子出生還是鬼。若是胎裏修煉不足,將來出生後,很難再補上了。”

我聽到這裏,鄭重的捂住了肚子:“寶寶,你一定要好好修煉!”

小腹處沒有反應,我想起表姐和華悅的孩子,不禁有些失落:“墨寒,表姐懷的鬼胎可以跟我們說話,華悅的孩子也成型了,爲什麼我心中還不能跟寶寶交流,也看不清他的樣子?”

“再過一個月,等他完全成型後,便可以開口說話了。不過,只有有修爲的人才聽得見。”墨寒道。

我點了點頭,想起那天寶寶發出過一聲長嘯,嘴角微微上揚:“寶寶很棒,這麼小就已經救過我兩次了!”

墨寒也眼角也溫柔了起來:“嗯。”他又撫過我的小腹,讚揚道:“做的很好。”

我覺得寶寶被誇了,現在一定很開心。

墨寒的身子漸漸覆蓋在我身上,在我頸邊輕蹭了兩下:“對不起……”

我的心顫了一下,不自覺的就想起了那晚夢見的那個女人和她說的那番話。

那是他們的孩子……

不!

這不可能!!

“怎麼了……”我強忍下不安問道。

“答應了你不要孩子,卻沒想到我的一個疏忽,有了孩子。”墨寒擡起頭來,眼中帶着歉疚。

我卻是長長的鬆了口氣。

“這個呀……本來是因爲……”我正想安慰墨寒本來不想要孩子,是因爲擔心變成我表姐和華悅那樣,可是一想到她們的模樣,我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沒能再把話說下去。

墨寒卻有些迷茫:“因爲什麼?”

我看着他,卻不敢問,生怕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墨寒不會讓我吃自己,那也許就會選擇讓我吃人了……

我絕不要吃人!

“慕兒?”墨寒見我出神,喚了我幾聲:“怎麼了?”

我望向他,心裏有些沒底:“孩子長大,除了靈力,還要吸收什麼嗎?”

“靈力、鬼氣、陰氣,他都需要。”墨寒擡手撫過我的臉頰,“怎麼了?你很害怕的樣子……”

“會……吃人嗎……

”我忐忑的問着。

墨寒瞭然,抓緊了我的手:“別怕。鬼之所以吃人,是因爲人體乃天地氤氳的精華,故而有些陰靈吃人提高自升修爲。亦或是,有些陰靈只爲滿足口腹之慾而吃人。”

“那鬼胎……”

“鬼胎雖然自小便有靈智,但是爲了能夠平安降生,會依據本能想要吃人。”墨寒道。

我的臉色瞬間便白了,身子都不自覺微微顫抖着。

怪不得我那天會瘋狂的想吃生肉,原來是因爲這樣……

“慕兒,”墨寒喊了我一聲,讓我回過神來。臉頰上傳來冰涼的觸感,很舒服。

“我……”在內心掙扎了許久,我還是決定問出來:“我……會跟……表姐或華悅一樣嗎……”

墨寒因爲我害怕而微微皺起的眉頭聽到這話一鬆:“傻瓜。”他低頭啄了我一下,“當然不會。”

我長長了鬆了口氣,抱住了墨寒:“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墨寒抱緊我,將我圈進懷裏:“你表姐是半陰體,所以那隻鬼才會將孩子寄養在她的體內。而小鬼不是她親生的,對她沒有感情,半陰體對鬼胎來說也是大補之物,小鬼自然是物盡其用了。”

“至於華悅,鬼胎是她親生的。但是那隻鬼實力不夠,小鬼本身的靈智還沒有完全開化,爲了能夠讓鬼胎茁壯成長,他們纔想出來了吃人的法子。”

照墨寒的說法,鬼胎成長還是需要吃人的,我又擔憂了起來:“那我們的孩子呢?”他能不吃人長大嗎?

墨寒輕輕撫平我緊皺的眉頭:“我們的孩子當然不一樣,他不會傷害你,更不需要吃人。”

“那不影響他成長嗎?會不會營養不良?”我又擔心起了這個。

墨寒示意我安心:“鬼胎吃人,是爲了提升修爲。那大多都是在陽間懷上的鬼胎,因爲陰氣吸收不夠,修爲不行,纔出此下策。雖然也有不吃人的鬼胎,鬼氣不如吃人的精純但問題也不大。關鍵還看自身的悟性與根骨。”

“而在冥界成長的鬼胎,冥界陰氣會給予充足的補充,無需吃人。至於我們的孩子,”墨寒低頭將前額與我輕輕一碰,“冥宮裏多的是比人肉更好的補品,人有什麼好吃的。”

冥王大人一臉的嫌棄喲!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