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看你那一臉幸福的模樣、、說吧、、和誰一起約會去了呀、、、”

“到底是什麼樣的大帥哥、、居然會讓你動心吶、、、”面對白靜她們的連番轟炸,樑萍感覺到了哭笑不得呢。

她滿臉無語的爬到了自己的牀上、、蓋好了被子、、、

“看你們說的、、我還能和誰啊、、不就是那個劉勝唄、、我今天、、、終於見到他了呢、、”說到了這裏,樑萍更加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那笑容顯得很是甜蜜。

“呀、、你們見到了、、快說說、、他長得怎麼樣啊、、能夠讓我們的樑大美女心動的、、那鐵定得是一個帥哥呀、、、”詩詩俏皮的說道。

“是啊、、結果、、你們今天就約會了是不是呀、、呵呵、、、他知道你的心意了嗎、、你對他告白了沒有啊、、?”

“我、、、、、、”只見,樑萍有些害羞的點了點頭。

“哇、、、那麼他呢、、他怎麼說啊、、他沒拒絕你吧、、、”面對舍友們的八卦,樑萍無可奈何的只有一一說了出來。

這讓一旁的她們三個人是紛紛的羨慕不已啊。

地府裏——匆匆趕回到地府的劉勝並沒有引起其他同事們的注意,這讓他可謂是鬆了一口氣呀,不爲別的,都是因爲閔旭在暗中調度幫忙的緣故啊,所以上司領導們纔會沒有注意到他離開地府的舉動啊,爲此,他很是感激閔旭的。

這天,他和閔旭來到了地府最大的茶樓裏,選了一間最大的隔間坐了下來,算是他請客了吧。

這不,他們剛坐下,服務員便端來了點心和茶水、、、

“劉勝、、你這也太客氣了、、我們大家都是同事一場、、我幫你一點小忙那沒什麼的、、沒必要請客的啦、、、”閔旭笑着說道,不由得拿起了茶杯喝了起來。

“看你說的、、這次的事情我還得感謝你呢、、幸好有你的幫忙、、我離開地府去人間的事情、、纔沒有被上頭的給察覺呢、、、也希望以後、、你還能多幫幫我啊、、、”劉勝滿臉懇求的說道。

“哦、、這麼說來你以後還會經常去陽間的是嗎、、、不過恕兄弟我多嘴問一句、、你去陽間、、到底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啊、、竟然難爲你不辭辛苦的人間地府兩頭跑、、到底是什麼事情啊、、、?”閔旭滿臉納悶的問道。

“不瞞兄弟了、、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煩的事情、、所以得經常去人間了、、到時候就希望你能多多在暗處幫幫我的忙了、、、”劉勝隨便給了自己一個理由說道,如果自己經常的利用公事偷跑去人間,只是爲了去和人間的女子談戀愛的話,這要是說出去,那後果他連想都不敢想啊。 “嗯、、是什麼麻煩事情啊、、需要我幫你嗎、、?”閔旭有些緊張的問道,莫不是遇到了什麼比較難搞的妖魔鬼怪嗎?

“那倒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搞定的、、、”劉勝一聽連忙說道。

“哦,那就好,你記住了,一旦搞不定就要及時請求支援吶、、、、”閔旭有些嚴肅的說道。

“嗯,這個我懂得、、、來、、喝茶、、、”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劉勝一有空閒便會打電話去陽間和樑萍聊聊天,雖然樑萍從來沒有親自打電話給劉勝過,但是,劉勝會打來,而且每次都是她剛剛好休息的時間,所以這已經讓樑萍很開心。

爲此,劉勝也經常藉故去人間找樑萍、、並且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活脫脫的就像是一對情侶約會一般、、、

隨着他們相處的時間久了之後、、劉勝和樑萍之間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了起來、、戀愛真的是一件甜蜜的事情、、可以說、和樑萍在一起的日子裏、他真的很開心、也很快樂、、這種感覺、、他從來都沒有過、、、

爲此每當他看見樑萍的時候,不論是在眼中還是在臉上都會充滿了寵溺、幸福之色。

這也就是閔旭所不知道的事情了,因爲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一直替劉勝做着掩護工作呢。就是不知道這以後知道了原因又會怎麼樣呢。

正所謂戀愛是甜蜜的,但是這戀愛以後的果子確是極苦的,因爲誰叫這是一段不可能的、沒有好結果的戀愛呢。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啊、、、、、

陰間世界——地府裏,孟婆莊裏的樓筱筱正邁着步子走進了地府所有高官雲集的豪華公寓裏面,她滿臉笑容的走進了電梯。

終於,電梯在15樓停了下來,她走出了電梯,來到一扇很豪華的大門面前,緩緩地敲了起來。

門終於開了,法官王延一看到是樓筱筱來了,便連忙迎她走了進去。

一進門,樓筱筱便立馬就撲進了法官王延的懷裏依偎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說大小姐啊、這才幾天沒見而已、、你也用不着這樣吧、當心被看到了、、、”法官王延滿臉笑容的說道。

“哎呀、、不會的啦、、人家就是想你了嘛、、、”樓筱筱滿臉笑容的說道,顯得很是得意。

“好了、、別鬧了、、說吧、、你那麼高興、、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吧、、說來我聽聽、、、獨樂樂不如衆樂樂嘛、、、”法官王延滿臉陰森的說道。

“是、、王法官、、筱筱最近聽說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呢、、就是不知道應不應該說出來、、”樓筱筱有些疑惑的說了出來,她想試探一下王延的反應。

“哦、、什麼事情啊、、、說出來我聽聽、、、、”王延一聽也來了興趣了,連忙說道,很顯然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呢,居然能讓樓筱筱說不出口的事情,那一定不會是小事了。

“就是最近我聽到了公務員辦公室裏頭的一些議論罷了,聽、、那裏的一些公務員們說、、最近劉勝經常莫名其妙的往人間跑呢、、有時甚至在人間一待就是很久纔回地府、、還有、、、他還經常打電話呢、、也不知道是打給誰的、、一聊就是很長的時間、、而且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我還聽說、、發生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呢、、而且每次都是閔旭在暗中幫他的忙呢、、、”樓筱筱噘着嘴說道。

哼、、、這中間肯定有古怪、、、爲此、、她第一時間就和王法官說了呢、、、

“哦、、還有那麼稀奇的事情啊、、、你就聽到了這些嗎、、、?”法官王延一聽便愣住了,還有這樣奇怪的事情啊,爲此他連忙開口問道。

“哦、對了、、我還從一個地府警員的口中聽到了一件事情呢、、、那就是、、、有一次這位地府警員在人間執行公務的時候、、竟意外的看見劉勝和一個人間的女孩在一起、、在一起吃東西、、看上去好像很親密的樣子呢、、、那位警員和我說、、開始他還以爲是自己看錯了呢、、但是後來已經確認了的確是劉勝沒有錯、、王法官、、不是我多嘴啊、、我是懷疑、、我懷疑、、劉勝和那個人間女孩、、他們在相愛了呀、、、而且、、閔旭還在暗中幫助他們呢、、、我、、、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我、、、”說到了這裏,樓筱筱也是急了。

身爲地府的高級執法官員,居然動了凡心,和一個人間的女孩子相戀了,這件事可不是小事啊,非同小可的呢,一個弄不好,就是觸犯天條律立,給三界、地府蒙羞的奇大丑聞呢。

要是閻羅大人知道了、、後果會是什麼樣的呢、、、、

嘶——樓筱筱不由得是打了一個哆嗦啊,她可不敢往下面想下去了呀。

“哈哈哈哈、、、好啊、、、很好、、有意思、、很有意思啊、、哈哈哈、、、哎呀、、筱筱啊、、你說、、這老天爺怎麼總是在向着我這邊的呢、、、?”法官王延頓時臉孔扭曲、滿臉陰森恐怖的笑道。

“那是、、那是、、老天爺一直都是向着王法官您那一邊的呀、、、”一聽法官王延的這句話,樓筱筱就立馬獻媚似的說道。

“好了、、筱筱、、你先回去吧、、時候不早了呢、、免得孟婆等急了、、”

“是、、我先走了哦、、、”樓筱筱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就在樓筱筱滿臉笑容離開的同時,法官崔玉滿臉黑氣的從陰暗處走了出來。

剛剛、、、剛剛、、他都聽到了一些什麼呀、、天哪、、堂堂地府的高級執法官員、、地府的一級公務員、、居然動了凡心、、和一個人間女孩相戀了、、哈哈哈、、這麼爆炸性的新聞、、居然都被他給偷聽到了呢、、、

好啊、、好大的膽子啊、、還有閔旭、、很好、很好、身爲地府的官員不但不以身作則、造福於三界黎民、、反而還動了凡心、、太好了、、這種事情要是傳了開來、、那地府的顏面還要不要了啊、、、

醜聞、、奇大的醜聞啊、、還有劉勝、、呵呵、、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考上公務員的、、地府的臉都要讓他給丟盡了呢、、還有那些法律法規、、他是怎麼讀的啊、、莫不是讀到狗肚子裏面去了嗎、、、

天條法律法規都已經明確規定了的東西,身爲鬼神不得與凡人談情說愛,這都已經是板上釘釘了的事實了,可是爲什麼劉勝還會那麼的腦抽呢,居然還敢來個明知故犯,還有那個閔旭,明明看着都是好的呀,怎麼這回子也跟着犯渾了呢。

不、、、再怎麼樣,他們兩個也是考入了公務員的優秀官員吶,也不至於犯迷糊到這種程度吧,具體事情是什麼個情況他還得搞清楚了不可,不能貿然就這樣在地府鬧開了,要不然,那地府可就丟臉丟大發了,明晃晃的一樁醜聞就這麼悄然的發生了,還是在地府的眼皮子底下發生的。由此可見,他崔玉可以想象的到閻羅大人到時候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了。

生氣那是必須的,就怕到時候弄個不好會被遷怒進去呢。

這麼一樁倒黴的醜事,不管是人間還是地府,當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了,所有和這件事情有關聯的人和事物,只怕都難逃一劫了吧。

得了、、、還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調查清楚了再做決斷也不遲啊,萬一劉勝他是因爲什麼事情才這樣的話呢,不、、、就算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也得把劉勝給拉回來不可,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只要劉勝他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深刻反省永不再犯,那還是可以得到饒恕的啊。

不過,根據眼下的情況來看還是得先從閔旭下手起了,他總感覺閔旭應該不會犯下這種糊塗事纔對啊。

想到了這裏,法官崔玉立馬就離開了公寓,朝着地府司法行政局的方向走去,終於,他走進了公務員所在的辦公室裏。

對於法官崔玉的突然到來,這讓裏頭所有埋頭做事的公務員們都驚呆了呢。只見,一個個公務員連忙就站了起來。

“崔法官好、、、、”頓時,所有的公務員們連忙問好道。

此時的法官崔玉並沒有理會他們的意思,而是面無表情的打量着他們,終於,他的視線停留在了劉勝的空位子上面,頓時,他不由得握緊了拳頭,怒火中燒啊。

“怎麼了、、、劉勝他不在嗎、、可真是不巧啊、、我還找他有事情呢、、、”法官崔玉冷冷的說道。

“崔法官,請問您找劉勝有什麼事情嗎,他有事情出去了呢,不如、、、我可以幫您的、、、”站在遠處的閔旭連忙開口說道。

與此同時,他的腦海之中忽然之間就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天哪,劉勝他到底去哪兒了呀,到底有什麼事情非得這麼頻繁的去陽間吶,別是出了什麼事了吧?

此時的閔旭,他的腦海正在飛快的翻騰着。

“哈哈哈、、你幫忙嗎、、、?”聽到了公務員閔旭這麼說話,法官崔玉瞬間就怒了。

只見,崔玉一瞬間便走到了閔旭的跟前,怒火沖天的他揚起了手便扇了閔旭一個耳光。

突如其來被扇了一個耳光的閔旭,當場就蒙了,他用手捂了捂火辣辣的臉,滿臉驚恐的看着眼前怒火沖天的法官崔玉,此時的他還不知道是哪裏做錯了呢。

重生之嫡女無良 對於這樣突然而然的一幕,也着實嚇了所有的公務員們一大跳呢,一個個紛紛是大氣也不敢出,生怕自己也被這位崔法官給遷怒了呢。

“崔法官、、、屬下、、、、屬下惶恐、、不知道是哪裏做錯了、、還請崔法官示下、、屬下以後一定改正、、絕不再犯了、、、、”不知所云的閔旭捂着臉連忙說道。

頓時,現場燕雀無聲了。

“哪裏做錯了、、你難道不知道我爲什麼會打你嗎、、、還是你根本就是明知故犯呀、、啊、、、改正、、你哪裏做錯了、、要改什麼啊、、、?”法官崔玉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

“還請崔法官明示、、屬下的確不知、、、不知、、、”這個時候的閔旭是徹底的慌了,他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呢。

“明示、、呵呵、、好一個閔旭啊、、這在地府爲官那麼多年了、、要是還像一張白紙一般純潔無暇、、那你的地位可得保多久呢、、嗯、、哈哈哈、、”說到了這裏,法官崔玉不由得冷笑了起來。

“還請崔法官明示、、屬下一定加以改正、、絕不再犯了、、”閔旭再次嚴肅的說道。

廢話,他也是很珍惜現在的一切的好不好,要是他垮了,那他媽媽李老太太在地府還有什麼希望可言啊。 “哼、、我問你、、劉勝呢、、去哪兒了、、怎麼又不在這兒了呀、、?”法官崔玉特意將‘又’這個字加重了語氣說道。

“劉勝、、、我知道啊、他不是去陽間辦公去了嘛、、、最近他還挺忙的嘛、、、”閔旭有些小心翼翼的說到。

“、、、、、、”在一旁的同事們一句話也沒有說,而是面面相覷的絲毫不敢造次。

很顯然剛剛的崔法官是很生氣的了,要是這個時候他們都還沒有一點眼力見的話,那可就真的是笨死了。

此時此刻,就是站着做個小透明最好不過的了,免得被華麗麗的給遷怒了。

“、、、閔旭啊、、你、、、、、”法官崔玉有些疑惑的開始上下打量起他來,奇怪,看他的這幅樣子,好像對劉勝老往陽間跑的事情並不知情呢。

頓時,他嚇了一大跳,莫非是他想錯了,這閔旭對於劉勝的事情是毫不知情嗎,莫非、、閔旭他自己也被矇在鼓裏了嗎,那也就是說,劉勝他自己動了凡心,結果卻利用了自己的同事閔旭給自己做了善後工作是嗎、、、、

天哪、、、這事情要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劉勝也真的是太膽大包天了吧、、難道他就沒有想過自己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嗎、、、、

這樣下去可不只是觸犯了天條那麼簡單啊、、更是對自己的上司領導蓄意的欺瞞、對同事和下屬蓄意的利用啊、、試問、他這麼做能討得了什麼好的呀、、這不是把所以的上司領導和同事下屬們全給得罪了嘛、、、、

到時候,要是這件事情被法官王延給捅了出來,那整個地府不誰都要上來踩他一腳了啊、、、拜高踩低、、、不管是在人間還是在地府、、歷來都是如此的啊、、、

到時候,還連帶着連累了閔旭,把個閔旭也給拖下了水,那閔旭還不得恨死了劉勝啊。

“崔法官、、、您、、、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一旁的閔旭看着法官崔玉低頭思考的樣子,也有一些慌了呢。

看剛纔崔法官那動怒的樣子,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吧,而且還動手打了自己一個耳光呢,莫非、、、這件事情和他有關嗎、、、可是也不對呀、、自己向來可都是老老實實的在地府做着本職工作的啊、、從來沒有犯過什麼錯事呀、、、

可眼下這崔法官又是這幅樣子、、這不上不下的、、、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嘛、、這胃口吊的他還真是難受啊、、、、、

哎喲,我的崔法官大人喲、、、這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您那麼生氣啊、、您這樣憋着不說、、屬下哪裏能猜得着呢、、您這不是存心讓屬下爲難嘛、、、、

閔旭在心裏頭不停地嘀咕道。

“崔法官這究竟是怎麼了、、、怎麼生那麼大的氣呀、、莫非是閔旭他做了什麼錯事嗎?”

“是呀、、發生什麼事情了、、讓崔法官動那麼大的火氣、、、、”

面對周圍所有公務員們的議論,法官崔玉的臉色一沉,扭頭就要走。

“都在那裏議論什麼、、不用幹活了嗎、、、”崔玉十分生氣的吼道。

“是、、、、、”一瞬間的功夫,所有的公務員們就都紛紛的跑開了,就只留下了閔旭一個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裏。

“閔旭啊、、、”

“是、、崔法官、、、、”閔旭連忙應聲道。

“和我出來一下、、我有話要和你說、、、”

“是、、、、、、、”

就這樣,公務員閔旭就跟着法官崔玉離開了公務員辦公室,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到了九樓的會議室內,門被關上了。

“崔法官、、到底出了事情、、會讓您生那麼大的氣呢、、、如果這件事情是和屬下有關的話、、那麼屬下也是有絕對的責任的、、屬下絕不推卸責任、、、、、”

“閔旭啊、、這劉勝的事情、、你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嗎、、、還是說、、、你明明就知道、、卻裝作不知道啊、、、、”法官崔玉滿臉疑惑的說道,並上下打量起了閔旭。

“劉勝的事情、、、他怎麼了嗎、、出了什麼事了啊、、、我真的是不清楚啊、、、”一時間,閔旭感到自己很是冤枉了啊。

看閔旭這幅樣子,的確是不知道的樣子呢,也罷,也罷、、、、、、

“對於最近劉勝經常來往於陰陽兩界,你怎麼看、、、說說你是怎麼想的吧、、、”法官崔玉面無表情的說道。

“崔法官,屬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覺得劉勝他最近遇到了一些特別麻煩的事情,所以纔會特別的忙吧。”閔旭淡淡的說道。

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原來崔法官他就只問這個啊。

“哦、、、是嗎、、、難不成你真的認爲你們公務員會有忙的人間地府兩頭跑的時候嗎、、、?”法官崔玉有些生氣的說道。

“這、、、、、、崔法官、、、您的意思是、、、、?”閔旭他也不是傻子啊,法官崔玉的一句話就猶如千斤重磅一般地砸在了他的身上,讓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腦海裏也開始無限幻想了起來。

是啊,自己怎麼那麼大意了呢,試問這整個地府裏的任何一個官員,有誰可能會忙的人間地府兩頭跑的呀,都怪自己一時大意了,居然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上面呢,真是該死啊。

想想自己平時可是多麼精明的一個啊,竟然還會漏掉這麼重要的事情,真是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劉勝他這樣頻繁地的往人間跑,還讓自己給他幫着善後,到底是出了什麼大不了的大事了啊,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鬼啊,不行,他得跑去陽間看看不可了,別到時候出了事,連個應對的辦法都沒有呢。 事到如今,他真的是無比的懷念他的好兄弟程濤了呀,也不知道他現在在陽間過得怎麼樣了啊。罷了罷了,到時候去陽間了再去看他吧。

對面的法官崔玉看見了閔旭這若有所思的樣子,也立馬就明白了閔旭的想法了,但是他也不急着點破,有的東西,他還是不好說出口的,倒不如讓他自己去看看吧。

想到了這裏,法官崔玉轉身便消失了。

而此時的閔旭則是強壓下了內心的怒火,他總感覺自己被好朋友、好同事給耍了一樣,被賣了還替人家數錢嗎?

放肆、、、他可是地府的公務員啊、、是在地府裏面地位僅次於法官的呀、、就是閻羅大人也是對自己親眼有加呢、、、是哪個不長眼睛的東西、、膽敢來算計他呀、、、、

此時此刻,就是再笨的也應該想到這次的事情不簡單了吧,更何況地府裏面可是沒有笨的呢。而且這一整件事情下來,很明顯的就是拉他下水了嘛。到時候,要是前面的那個出了事,他可就是實打實的倒黴了呀。

可惡、、、、簡直是太可惡了、、、、劉勝,枉費我閔旭將你當做了好兄弟呢,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你也敢讓我幫你做啊,太過分了呢。

好啊、、、很好、、、既然你都無情了、、那也就別怪我不義了、、、我現在就來人間看你了,看看你在人間都忙些什麼呢,如果你要是真有什麼事也就作罷了,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想到了這裏,閔旭淡淡的笑了一下,轉身便消失了。

在鬼門關的門口,一輛私家車已經停在了那裏了,閔旭一身的黑西裝顯得格外帥氣,帶着一副墨鏡的他小心的打開了車門,快速的坐了進去,並關上了車門。

“閔大人、、您要去哪兒啊、、、怎麼那麼急着就叫小的過來啊、、、、”車子裏頭,司機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惹怒了這一位小祖宗啊。

“去人間——”閔旭冷冷的說道。

“這、、、閔大人、、、真的可以嗎、、、”司機當即就愣住了。

“少他媽廢話、、我說了去人間、、你還有意見不成嗎、、、快去、、、、”閔旭也火了,什麼時候,他的吩咐也敢來質疑了。

“是、、、小的馬上開車去、、、、”司機也嚇壞了,這地府裏面的官員們啊,真的是一個也不能得罪的啊。

人間世界——陽間——在一間茶餐廳的裏面,劉勝和樑萍正坐在一起吃着點心呢,由於是週末,所以旁邊還坐着白靜、詩詩、汪娜三個人,這四人一鬼的坐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吃着西點,還真的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呢,直惹得旁邊的人們時不時的望眼看去。

而他們的不遠處,則是坐着一個身穿校服的男中學生,正在十分努力的看着書,並不時的吃上兩口。

裏頭則是一片的鬧哄哄啊,歡聲笑語不斷,卻不知這外頭的閔旭則是看的怒火中燒啊。此時,既然已經來到了人間了,閔旭自然是現了身的了,他怕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那就麻煩大了,更何況連劉勝他都已經現身了呢。

所以現在的閔旭和劉勝一樣,是凡人們看得到、也摸得着的了、、、、不過,因爲這樣也有了一些小麻煩吶,那就是周圍的一些女生們了,就連大媽們也都時不時的偷偷看着他呢、、有的女生們甚至還走到了他的面前和他搭訕呢。

呵呵、、、不過這也難怪呀,誰讓咱們這一身黑色西裝的閔旭是如此的帥氣養眼呢。

當然,心理素質一向良好的閔旭又怎麼會去理會那幫無知的凡間女人呢,雖有周圍有不少的女生過來找他聊天,但是他都冷冰冰的不予理會,在不知不覺的當中,那羣女生們也就無趣的離開了。

“唉、、你們說、、剛纔那個帥哥、、真的是好帥啊、、而且也好冷哦、、、”

“是呀是呀、、、就好像、、、就好像四爺一樣呢、、又冷又酷、、那可是清穿女們的首選啊、、呵呵、、、”

“你瘋了吧、、、清穿文看多了吧你、、、”

面對着那羣女生們的議論,閔旭是打心底裏的發出一聲冷笑啊。

清穿文、、、呵呵、、、這年頭,人間的清穿文可真是無所不有啊,寫什麼的都有。哈哈哈、、有意思、、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最近的一部名叫《還珠格格》的清宮劇,還真是火啊,還有之前的那些《梅花烙》、《新月格格》的,也都很受歡迎的啊,再加上清穿文氾濫的網絡、、、、、、

嘖嘖嘖、、不知道這些東西、、咳咳咳、、、那羣清朝老鬼們看過了沒有、、、這要是看過了、、哈哈哈、、、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呀、、、哈哈哈、、真想看到他們變臉以後的樣子呢、、一定很好看、、、

哼、、、那幫子清朝老鬼們、、也不知道、他們在天宮裏面過的好不好、、、畢竟都有好久沒有來地府串門了呢、、尤其是那個雍正大帝、天知道他看了那什麼《還珠格格》以後會發多大的火呢。

要知道,這雍正帝重規矩,那可是天上地下無所不知的呀,不管是在他的雍王府,還是在皇宮裏,只要是你不遵守規矩的,不管是宮女太監、還是嬪妃、皇子或者公主、那下場可都是會很慘的呀,稍有一點不如意的地方,那立馬就會招來雍正帝的一頓呵斥呀。 雍正帝——愛新覺羅胤禛,那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呀,不過那也是愛新覺羅家的基因吶,小心眼的基因。而且啊,這雍正帝睚眥必報、心狠手辣、翻臉無情、殺伐果決、冷情冷心、喜怒不定,那可是相當的難以琢磨呀。你要是不犯在他的手裏那還好,你要是一不小心犯在了他的手裏,那可是絕對下場很慘的,反正這愛新覺羅家的宗旨就是,你讓他一時不痛快了,那麼他絕對會讓你一世都不痛快的。

並且,這個愛新覺羅家還個個都是秋後算賬、死咬不放的狠手,都有那個護短的通病呢。 寵妻成婚 但是,康熙爺雖然有那麼多的兒子,不過能夠遺傳了康老爺子的毒舌功的,就只有雍正帝一個人了。

專職妖孽保鏢 康熙帝的毒舌,但凡是領教過的人,都是夜不能寐的。那說話,真的是又毒又囉嗦啊,還有那罵人的功夫更是相當的了得,專挑別人的痛楚罵,還不帶喝茶喘息的呢,時間久到用別人的話來說啊,那就是活脫脫的一個話癆啊。

所以,他那麼多的兒子女兒、嬪妃、臣子,誰都在他的面前討不了什麼好的。而雍正帝呢,更是很辛運的就遺傳了康老爺子的毒舌,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軸式呢,說話又毒又囉嗦,那簡直就是第二個大話癆啊。

並且,這愛新覺羅家的人都很重視規矩呢,其中就屬雍正帝最狠了,當年在雍王府裏頭,有一個格格恃寵而驕,只不過是在王府裏面說話稍微大聲了那麼一點點,就被當時的雍正帝給下令剪了舌頭呢,而且那血淋淋的樣子,可是把整個王府裏的女子都給嚇得不輕呢,爲此,所有王府裏的人都不敢再亂說話了呢。

更有一次,有一個侍妾想要邀寵,便燉了一碗雞湯走進了他的書房,結果,就被整個人埋進了雪堆裏,那可是在大冬天啊,這人就被活活的埋進了雪堆裏,最後給活活的凍死了呢。後來啊,那個侍妾周圍伺候的人,也全部都被下令活活打死了呢。

想到了這裏,閔旭不由得都打了一個哆嗦呢,這手段也真是夠狠的了,不知道,那個小燕子要是攤上了雍正帝,那結果又會是怎麼樣的呢,這樣上串下跳、不知道尊卑、不懂規矩的,應該會被雍正帝給下令挑斷腳筋的吧,反正皇家的格格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的,到頭來都是和親的命,這皇家的人才不會爲了一個格格而壞了祖宗規矩呢。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