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坐回沙發的兩個傢伙,我鬱悶了。這是幹嘛?看一圈就走了,動物園嗎?突然覺得,這兩個傢伙的感情似乎好了,這樣也好,至少結果是好的。

“我,是怎麼回來的?”走過去,看着這兩個男人,我淡淡的說道。那個時候,我明明就和宮宇在一起。若說這兩個男人送我回來的話,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宮宇,那就更不可能了。他現在是什麼樣子,怕是凶多吉少。“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告訴我。宮宇怎麼樣了?他現在怎麼樣了?”這一刻,我纔回歸到主題上來。那個傢伙,現在到底怎麼樣了?“你們知道對不對?告訴我啊,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確定他們兩個是不是知道,但現在,只有這麼一絲的希望了。

這……一時間,兩個男人不知道怎麼說了。畢竟在離開的時候,他們可是答應了那個男人不說的。對於那個男人的身份,其實他們多少還是猜到了。那個老頭稱呼他爲主子。主子,小主子,如果猜的沒錯的話,他和宮宇絕對有關係。只是這個答案,還真的讓人難以接受。尤其是藍楓,他是最難接受的那一個。怎麼說呢,這和宮宇做了這麼多年的兄弟,基本上是從小就在一起的,完全可以說是穿着一條褲子長大的。可是他的爸爸,竟然是上一任閻王爺,也太匪夷所思了。

“就是你想的那樣,還有,回去後,夏天要是問起什麼來的話,你們什麼也不要說,知道嗎?”這,是在他們離開前,翟龍天說的。他想過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讓這個女人知道的好。畢竟現在宮宇成了這個樣子,恐怕也不希望她知道吧。反正這麼做,那完全是爲了這個小子。

這,是他們答應了別人的,也算是承諾。而現在夏天問起來了,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你們知道對不對?說啊,他到底怎麼了?是不是……”最後那兩個字,我說不出來,也不敢說。魂飛魄散,我害怕。其實我該慶幸,因爲只要他宮宇魂飛魄散了,就不會再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來擾亂我的生活,我應該高興纔對。可是現在,我高興不起來。他出不出現在我的面前是一回事,可他做的一切犧牲都是因爲我。若不是我的話,他根本就不會……“你們告訴我,他到底怎麼樣了?求求你們了。”這一刻,我直接跪坐在了地上,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心,真的很難受,只因不能知道他的消息。

看着這坐在地上淚流滿面的女人,藍楓和李泰的心裏開始糾結了起來。糾結,那是當然。答應了人家不說,可現在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這樣,他們便不忍心了起來。到底要說還是不說,真的好糾結。

哭,不管我怎麼哭,這兩個男人都沒有要開口的意思。看來,他們是真的打算不說了。算了,不說也沒事,我自己可以下去。能去一次,我就能去第二次第三次。我想,只要我能去,就一定能。因爲我清楚的知道,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普通了。

億萬婚寵:腹黑首席狠狠愛 “你要去哪兒?”看着這什麼也不說站起來便朝外走的女人,兩個男人不解了,但也快速的站了起來。他們不明白,這個女人剛纔還坐在地上在哭,怎麼現在這個時候就站起來往外走了呢?

“既然你們不願意告訴我,那我就自己去好了。答案,我自己去找。”稍微的停頓,我給他們說了這樣的一句話,這就是我的決定。

“夏天,你不能去。不要再冒險了好不好?你要是去的話,你只能害死宮宇,你知不知道?”藍楓拉住了我,直接衝着我大吼了起來。藍楓簡直是氣的要死,卻也不忍心。這個女人,真的是要氣死他了。“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我答應了別人,不能說,我們都是一樣。我這麼說,難道你還不懂嗎?”話,只能說到這。他相信,她夏天一定能懂。

шшш ⊕Tтkǎ n ⊕C O

然而,他藍楓想錯了。不去,那只是他自己想的而已。但事實上是,在他說完了之後,夏天便一股腦的衝了出去,什麼也沒說。

這個時候,我真的不能再想下去了。我害怕我想的是真的,但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去見他最後一面,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好。同樣的方法,只是這一次,我卻沒有走上那條路。不管我怎麼試,始終都是失敗。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下去,可是現在,卻怎麼也下不去。難道,我下不去了嗎? 難道,真的要我死了纔可以下去嗎?這一刻,我能想到的就只有這個了。除了之前的辦法,現在唯有的就是這個辦法。要問我在想什麼,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之前的話,要我是,我是怕的要命。結果現在,卻變了。如果他宮宇真的出事了的話,那我,也沒有必要活下去了。殉情,當然不是了。只是我覺得,宮宇出事是因爲我,如果他真的不在了的話,那麼,我也沒必要活下去了。因爲內疚,我不可能苟活。

樓頂,要去嗎?兩個男人互看了一眼,誰也沒有開口。現在這個時候,也只能去碰碰運氣了。想想他們直接下去的方法就是樓頂,那哪個女人,也會不會一樣上去了呢?漫無目的的找,他們用過了。而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上面了。不管了,現在先上去看看再說。

這個時候,我是真的要瘋了。坐在地上,我想着其他的辦法。一個辦法行不通,那總有辦法是行得通的,只是現在的我還沒有想到罷了。

心裏,怎麼能不着急。這眼看着從白天一直到現在太陽快落坡了,我卻還是沒能下去,就連死,我都做不到。

再次站在欄杆上,我捏緊了拳頭。這次,一定要成功,絕對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當兩個男人上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幕。

某個女人站在那裏,身子微微向前傾斜着,彷彿下一秒便會撲下去一樣。

這個女人現在是瘋了嗎?

用最快的速度衝過去,但還是晚了一步。人,已經朝着下面栽去。

然而倒黴的是,這一次在我跳的時候,被一個鉤子給鉤住了。我知道,白跳了。

“你是瘋了嗎?話都給你說的這麼清楚了,難道你還不懂嗎?你這樣尋死,宮宇也不會來見你,你更不可能下得去。”將人拽上來,藍楓直想打人。他倒是想看看,這女人的腦袋裏面裝的到底是什麼。他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了,從她和宮宇那小子在一起的時候開始。可是,她夏天何時這麼愚蠢不過。結果現在倒好,他還真懷疑。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藍楓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我想,這個男人一定知道什麼,不然也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沒準,他們兩個都知道,只是不願意告訴我。某種直覺,在告訴着我,他們倆肯定知道什麼。特別是剛纔那句話,明顯就是話裏有話。

“我……夏天……”

“那個男人基本上是九死一生,如果你真的是爲了他好的話,那麼現在你就不要去,過好你自己的生活。”這次,是李泰開口說的。沒辦法,看到夏天這樣,他真的很不忍心。一時間,他直接說了出來。具體什麼意思,字面上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反正那個男人開始這麼說的,沒想到,那個男人竟然能想到這,看來還真是能預知未來啊,厲害。

沒錯,其實早在下面的時候,翟龍天便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他事先把話說到這裏了,就看會不會發生了。

現在宮宇這樣,他不想那個女人再出現在這裏。這一世,不管他們是相愛還是相恨,在宮宇徹底恢復的這段期間,他不想兒子再和那個女人見面。這,也是爲了宮宇着想。現在這樣能幹什麼,還是等好了以後再說吧。

“這話,是他說的嗎?”不敢置信,不敢相信。說真的,我並不認爲他宮宇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若是能做到這一步,那之前的一切,就不會發生了。而我,也早已和藍楓結婚了。現在說這些,誰相信啊。可這些話,全都是我在自欺欺人而已。我不敢想象,更不能接受。現在把話說的這麼狠,把關係撇的這麼輕,難道是放棄了嗎?他真的就這麼放棄了嗎?“呵呵,你們在騙我對不對?他不會這樣的,他不會這樣的。”接受和不接受之間,我還是選擇了不接受。

看着那悽美的笑容,藍楓和李泰心痛到了極點。畢竟這夏天在他們心裏,一直都是那種不在乎的樣子,不管是什麼,就算天塌下來了,她也不會有太多的負面情緒。可是這一次,她竟然這樣。難道說,她心裏還愛着那個男人嗎?想到這,兩個男人的心裏很不是滋味了起來。是啊,自己心愛的女人,心裏裝着別人,愛着別人,不管換成是誰,都會有一樣的感受。實話嗎?實話當然不是宮宇說的,只是現在,他們沒有辦法說實話。不管是爲了誰,他們都不能說實話了。

“沒錯,是他說的。他說,以後不想再見到你。你們之間,到此爲止。還有,他說,希望你幸福。”心,怎麼能不難受。這些話,都是他藍楓編出來的。這樣的話,只有他說才更有說服力。怎麼說,他和宮宇曾經是兄弟,就是這一點,都有一定的說服力。

呵呵,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還能怎麼?說點其他的什麼嗎?我已經無話可說了。

“好,我知道了。”站起身來,我一步步的朝門邊走着。反正現在事情已經說清楚了,那我再在這裏也沒什麼用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好了。下去,不會了,我不會再下去了。或許我們之間,在這裏便畫上句號了。這樣也好,以後我便自由了,和別人在一起也不會有人破壞了,真好。只是,這心裏是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別跟着我,讓我一個人靜一靜。”這,是我在走出門檻時說的最後一句話。現在的我,是真的想一個人靜一靜。我也知道他們是在擔心我,可是,我不想他們擔心,更不想讓他們跟着。

失魂落魄般的走在大街上,我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裏。就算是車子在身前,我也一樣沒有感覺。對於死亡,這一刻的我毫不懼怕。

穿過馬路的我不知道被多少人罵,但這些我都不在乎。要我說,“有本事你撞死我啊,停下來幹什麼?開啊。”這,就是我給那些罵我的人的回答。要罵我隨便,說我瘋子也行,說我神經病也可以。

藍楓和李泰不是沒有跟,只是遠遠的看着。

沒辦法,他們不敢上前。他們當然想了,但問題是,他們這樣做了的話,這個女人只會遠離他們,甚至是厭惡他們。所以,這遠遠的看着纔是最好的。至少這樣,不會讓自己被討厭。

喝酒嗎?站在酒吧的門口,我愣在了原地。因爲我在糾結,糾結自己是不是該去喝喝酒。其實還是那句話,只要喝醉了,就說明都不用想了。借酒消愁這種方法,是最直接的。當然,就算是一時的也不錯。至少在那麼一段時間裏,人不會太痛苦。

時間上來說,現在去酒吧的確有些早了,人一般都是等到晚上纔會去的,而我卻選擇了現在。沒有人也好,這樣隨便我怎麼都可以,沒人會在意,更不會有什麼異樣的眼光。

這,是我和宮宇以前常來的酒吧。位置,還是老位置。喝着酒,我甚至能感覺到他就在我的對面,和我舉杯對飲。想想,我還真是有夠奇葩的。人家都是男友在死的時候傷心難過,而我呢?在人家死了這麼久之後纔開始想念,纔開始傷心。要我說,我有病,神經病。死都死了那麼久了,卻因爲要徹底的消失才傷心難過。我這不是有病是什麼?世間僅有的奇葩,肯定就是我了。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那麼的真實。這一刻,我們就像是回到了以前一樣。他就坐在我的對面,笑看着我。那陽光般的笑容,是我喜歡的。

“呵呵,我就說嘛,你怎麼可能會離開我呢。你那麼愛我,怎麼捨得丟下我一個人。就算你變成鬼了,你還是一樣的胡攪蠻纏,破壞我的婚禮,威脅人家,讓人家不是逃婚就是離奇死亡。宮宇,你這個大壞蛋,你爲什麼要這麼做?難道只是想和我在一起嗎?你還真是可惡。死都死了還要和我在一起,你是擺明了不想讓我家人是不是?壞傢伙,你真的是太壞了。可是,當我看着你身上的傷口時,你知道我有多難受嗎?就算那不是長着肉的身子,可是也會疼啊。可是你知道嗎?我的心,更疼啊。”指着對面的空氣,我訴說着,好像宮宇真的坐在那裏聽我說話一樣。

是啊,他坐在我的對面,他要是坐在我的對面該有多好啊。

看着這自言自語的女人,酒保很是無語。這大白天的在這裏說這樣的話,怪嚇人哩。尤其是她指着自己對面的空位置一直說,讓他都覺得那裏真的坐的有人異樣。距離太遠,說什麼他是沒有聽到,但這動作,他倒是看的清清楚楚。他想,這個女人肯定是瘋了。

“嘻嘻,你也覺得我瘋了對不對?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我瘋了。不然,我怎麼會來這裏呢,你說是吧。”在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的人把他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了。而接下來的話,更是讓他抓狂。這要不是心裏承受能力好了那麼一點兒的話,還真有可能被嚇暈過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的,反正就是拎着酒瓶子走了過去,然後對着人家說出了這樣的話。

呵呵,我想,我是真的瘋了。 對於這個女人,在休息室裏的男人注意到了。只要從這裏看,剛好能看到那個女人。她,看上去似乎有那麼些眼熟。想來,這應該是在這裏的常客吧,不然怎麼會眼熟呢。只是那個位置……這一刻,他想到是誰了,宇少,那個位置,以前是屬於他們的。只是現在他已經死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這個女人現在來這裏,是在懷念嗎?還是,她根本就走不出來?

想想,這個女人,肯定是有什麼心事,不然也不會來這裏買醉。這個女人,怎麼看都是個謎。

其實,早在之前的時候,他們就有接觸,只是沒有深交而已。但是現在看着這個女人,他卻有種衝動想要靠近。不過,他還是壓制住了心裏的衝動。這不關他的事情,他也懶得去管。

叫來酒保,男人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便離開了。

最後是怎麼離開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反正我是醉醺醺的走出的。

“嘿嘿,你們怎麼在這裏啊?”看着這站在面前的兩個男人,我樂呵呵的說道。我就說嘛,這好端端的從裏面出來,怎麼這兩個男人就站在這裏呢?“嘻嘻,你們是來找我的嗎?”我高興,怎麼能不高興。不得不說,酒,還真是個好東西。可不是,就像現在的我一樣,真的很開心。至於某人,在這一刻直接被我拋在了腦後。現在這個時候,我是真的不想了。

看着這醉酒的女人,兩個男人無奈了。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一個人跑來喝酒,而且還是喝成這樣。只是看她現在這個樣子,也還算好的。

吐,那是自然。只是我這一吐,遭殃的就是他們兩個了。其實我也沒想過我的破壞力竟然會有這麼強,看着他們身上被我吐成那個樣子,我心裏那個樂啊。或許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吧,反正我整個人都顯得特別的興奮。

靠在沙發上,我看着這兩個一臉陰暗的男人。是啊,這不管是誰,被吐了一身也不舒服啊,雖然是洗了澡了,但還是覺得心裏面怪不舒服的。

腦袋暈乎乎,但勉強可以坐穩。

“夏天,你給我挺清楚了。宮宇早就死了,即便是鬼,他現在也死了。而你,還活,知道嗎?你這樣根本就沒有意思,你知不知道?折磨自己,你覺得很舒服是不是?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想沒想過我們看着會有多難受。宮宇是離開了沒錯,但是你和他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他不在了,你的生活還要繼續,這個世界,離了誰地球都照樣轉,你幹嘛非要這樣?以前的你呢?去哪裏了?那種灑脫,那種不在乎,都去哪裏了?”看着這一臉傻笑的女人,藍楓氣呼呼的說道。看着這個女人這樣,他真的很心疼,但卻不願意看到她這樣。再說了,那個傢伙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誰也不知道。但如果就此他宮宇不會再出現,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藍楓的話,讓我傻了,臉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掉了。他的話,不是沒有道理,即便是現在的我喝醉了,也能聽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啊,不管是誰離開了,日子都得繼續過,這地球離了誰都照轉不誤。我,這又是何必呢。

“你們繼續吧,我累了。”從沙發上站起來,我直接回了臥室。將自己拋給了被窩,我就那麼看着天花板。我再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想什麼,反正就這麼看着天花板發呆。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藍楓的話,我當然知道這其中的道理。只是現在我還走不出來。若是以前好好的,我當然不會這樣。只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那個傢伙,再也回不來了。

消極了好幾天,我總算是緩過來了。雖然還是走不出來,但我也想通了。就像看的你說的一樣,日子要繼續,地球離了誰都一樣照轉。只是,現在的我完全不像待在這個地方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什麼,反正就是忽然之間不想繼續待在這個地方了。要說的話,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或許離開了這個地方,才能好一點兒吧。現在的我,是這樣想的,只是會不會這樣,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決定了,那麼,當然要執行。離開,讓自己靜一靜。

收拾完行李,我便出去了。好在這兩個男人不在,讓我走起來也很輕鬆。

其實對於藍楓和李泰來說,他們也想在家裏,但又怕讓這個女人不開心,所以他們便離開了。去哪裏?他們能去的地方也是酒吧。白天就讓那個女人自己在家吧,只要晚上他們回去就可以了。這一次,兩個男人似乎達成了共識,住在同一間屋子裏也沒有再爭鋒相對了。說情敵,那只是以前。現在,他們有共同的目標,就是守護那個叫夏天的女人。

站在火車站,看着屏幕上顯示的地方,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哪個地方最好,是治癒的好地方,鬼知道啊。不管了,反正只要離開這裏就好,隨便去哪裏。

最近一趟的目的地是興西里,哪個地方怎麼樣我也不知道。不管了,拿錢買票上車,一直到真正的離開,我這才鬆了口氣。

靠在被窩邊,我看着外面的景色。除了田地就還是田地,綠油油的一片,看着很是舒服。早知道這樣可以放鬆心情的話,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應該離開。那麼,之後的一切,就不會發生了。現在想想,後悔什麼的,根本就來不及。

隨按了,反正現在離開了。以後,不管他宮宇是死是活,我夏天都會好好的生活下去。

離開了那座城市,就是一個新的開始。而以前的一切,都不會再和我有關係。

“不要找我,我只想一個人靜靜的離開,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不要來找我,我只想自己一個人好好的。還有,謝謝你們之前對我的照顧,很謝謝你們。那份感情,我夏天無以回報。最後,希望你們幸福。當然,等你們結婚的時候,或許,我會回來的。”發送完,我直接將手機關機。我想,這個號我是不會再用了。既然已經決定了重新開始,那麼以前的一切,我都不會再聯繫。現在,就這麼安靜的離開了,我希望以後也是一樣。現在,也只有這樣才能讓我的心靜下來。不然,我會瘋掉的。

對面的大姐一直在看着我,看樣子她是有話要說的樣子,只是一直沒有開口。

“我說大妹子,看你這樣子,好樣不是很開心啊。沒事說說吧,說出來心裏會好受點兒的。這一個人坐火車,確實是有些無聊,咱說說話吧。”終於,坐在對面的大姐說話了。其實我早就注意到了,只是一直沒有說話罷了。反正大家誰也不認識誰,這說不說話都無所謂。再說了,人家沒主動,我也不主動。沒辦法,我夏天是一個比較被動的人,這一點我不能否定。

既然現在人家都說了,那我要是再不說話,也不對了。

“我表現的有那麼明顯嗎?竟然被你看出來了。”我不否認。的確,就現在這個時候,我的心情一樣不好。不只是離開,還有那我不能知道的結局。這些,讓我開心不起來。若是能開心的話,我也不至於離開那座我生活了許久的城市。那裏,有我最美好,最難捨的記憶。

“大妹子,你可別說,我這看人可準着呢。沒事,和大姐說說,大姐幫你分析分析,我也是個過來人,相信我,準沒錯。”這一聽猜中了,女人瞬間傲嬌了起來。倚老賣老的樣子,真的很可笑。但這樣的人當今社會多了去了,我也就見怪不怪了。反正都一樣,就當時瞎哈拉一下打發一下時間好了。

“我和男朋友分手了,但他出了點兒意外,我想去看他,卻被拒絕了。心裏,真的很難受,可是也沒辦法。”隨便編了一下,我便和對面的女人閒聊了起來。

“不是大姐說的話,這樣的男人,你還是放手吧。離開也是對的,日子繼續,離誰地球都照轉。這男人多了去了,你這還害怕自己找不到男人嗎?妹子啊,不用愁,男人多的是。”後面的話隨便怎麼我都不在意。但是前面的話,我想,我是真的該接受了。這話和藍楓說的一樣,看來大家都這麼覺得。這地球離了誰都一樣在轉着,而這日子也一樣,離了誰都要繼續過着。

宮宇,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便離開了。這一次,只怕是徹底的離開。這樣想來,也不是不可以。或許,這樣的結局纔是最好的吧。以後,我還是一樣要過自己的生活。只是那座城市,以後有機會了再回去看看吧。

一直閒談到下車,我們這才分道揚鑣。這大姐當然有邀請我去她家玩,但我還是委婉的拒絕了。

反正現在也這樣,既然發生了,那我就該接受,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新的城市,新的生活。身上的錢足夠我在這裏住下,但卻不夠我生活下去的。我不知道自己會在這座城市生活多久,或許是一段時間,也或許是很久,也沒準是一輩子,反正現在不確定就是了。只是看着身上的錢越來越少,我坐不住了。總不能讓我坐吃山空吧,那我以後還怎麼生活啊,餓死算了。

當然,這第一時間還是要熟悉這座城市,至於找工作,這個完全可以慢慢來。

s市,一座沿海城市,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海濱城。不得不說,這裏不管怎麼看都很好,經濟上來說,也算是不錯的。在熟悉了幾天之後,我才發現,這座城市,真的很美。那種感覺,很舒服。

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海邊,吹着海風,接受海浪的拍打,真的很愜意。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夕陽西下,感受的徐徐的海風,任海浪肆意的拍打在腳面上,感覺很舒服,更能讓人在一瞬間忘掉一切。

幾天了,對這座城市差不多也算是瞭解了。至於我,在沒有確定工作地點之前,我只是住在這海邊的小旅館裏。雖然小,但裏面該有的東西都有,也算是不錯了,而且還很便宜,這是我最喜歡的。因爲這樣,我就可以省下一點兒錢了。

看看時間,也不算早了,是時候該回去了。最後看了一眼夕陽,我便轉身離開。

“hello,有沒有興趣到咖啡廳呢?”這纔剛剛轉身,一個捲髮男子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尤其是他那淺藍色的眼睛,在瞬間吸引了我。

他的皮膚很白,像極了亞健康,但我也不敢妄下結論。

“你,這是在招人嗎?萬一我有工作怎麼辦?”看着這個男人,我戲、謔、的問道。

“這樣啊,有工作了你可以拒絕我,沒關係。”男人笑着說道,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那陽光般的笑容,在夕陽的襯托下,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也給人一種輕鬆的感覺。

“沒有,我也正打算找工作,只是先熟悉地方而已。”對於男人的笑容,我淡淡的迴應。反正都是說話,也就當聊天好了。“不過,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工作的。”這,纔是我好奇的。這裏這麼多的人,他卻偏偏問上了我。該不會他知道我,或者,是和那兩個男人認識。只是這應該不可能啊。要是認識的話,都這麼多天了,他們也應該出現了啊。可是到現在了,他們也並沒有出現。當然,電話卡在我來的時候就已經換掉了,換了個本地的。

“沒有,這個完全可以說是眼緣的問題。不然這樣吧,你可以先到我的店裏去看看。要是你喜歡的話,就來我這裏工作吧。喏,就是那邊那個,邊城。放心,我是好人,不會把你怎麼樣的。”男人笑着說道,完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造型,因爲我完全沒有懷疑他什麼。就像他說的那樣,先去看看再說,要是喜歡的話,倒是可以選擇留下。

再說了,這機會找上我,那我不是該笑了嗎?還拒絕人家,完全是傻瓜的行爲。

不過說真的,這裏,真的很不一樣。

獨坐,卡座,看起來像是咖啡廳的結構,卻四處擺放着酒瓶,什麼樣式的都有。

“這裏,白天是咖啡,晚上是酒。包吃包住,你看怎麼樣,有沒有興趣?”男人的話我當然有聽見,但卻沒太注意他。現在這個時候,我只顧着看這裏的裝飾了。貝殼,海螺,隨意的掛在牆上。這不緊湊的感覺,完全不會讓人覺得雜亂無章。

“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留下來了。反正你包吃包住,這樣我可以省下錢來。”小算盤一打,我還是同意了。怎麼說呢,這爲了自己,還是可以接受的。再說了,這樣的地方也不錯。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自我介紹一下好了。我叫韓亞,是這裏的老闆,我是新加坡和法國混血。我也是纔來這裏沒多久,以後,我們就互相幫助好了。”看着這,男人直接伸出了手。反正現在這個女人也答應了,那麼以後,店裏就不是他自己一個人了。這樣,以後就輕鬆點了。其實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做生意,真的很孤獨。一個人,也沒有任何的陪伴,就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招人,其實也就是找來陪伴的,這樣就算是沒有關係,兩個人一起也是好的。再說了,那房子那麼大,一個人住着也不習慣。現在這樣找到人了,也就不再是他自己一個人了。

“喏,你自己說的包吃包住,別耍賴哦。”既然這樣,那就說好了。反正現在我也需要工作,工資多少是問題,只要能掙點錢,讓我的包包不變成空的就可以了。我的追求就這麼點,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這一點毋庸置疑。

接下來的時間裏,我們相處的很愉快。不得不說,這個老闆真的是個好人,一點兒架子都沒有,而且和他在一起,真的感覺很輕鬆。這個怎麼說呢,反正那是一種感覺。

“誒,你又來了啊。”看着這又出現的男人,我打着招呼。反正這都是這裏的常客了,也算是熟人了。打招呼,也算是正常的了。熟客而已,大家也都知道了。

“嗯,老樣子,一杯咖啡。”男人笑着點點頭朝我說道。

老樣子的咖啡,這個男人似乎天天都來這裏,我也就知道了。對於這個男人的習慣,我也算是知道的。

只是這次,我有點兒鬱悶了。這個男人的眼神,似乎從一開始就在我這兒。不過,我在儘量的忽略不計,不然心裏會有壓力的。

當我快速的回到吧檯的時候,我直接蹲下了。因爲只有這樣,我纔不用去在意。

看着這女人這樣的舉動,韓亞笑了。這女人現在是在不好意思嘛,竟然蹲在地上。尤其是那臉,竟然開始紅了起來。這個女人,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樣。不過話說回來,她這個樣子還真的挺可愛。

不得不說,這段時間相處下來,真的挺不錯。說真的,這個女人真心不錯,他喜歡這樣的女人,只是他一直不敢說,因爲他在想,這要是說了的話,那他們之間的關係會不會改變。到時候,只怕這個女人會離開,然後再也不回來了。

一切,就交給時間好了。有時候,有些話只要說出來,事情就會改變,所以他選擇不說。時間久了,一切就能順其自然了。而他韓亞,就是這麼想的。只要時間久了,兩人之間的感情好了,到時候再說的話,一定會好的。

不過現在看樣子,他似乎有危機了。那個男人即便喝着咖啡,但眼神還是一樣的看着這裏。

“夏天,那個男人好像喜歡你哦。要不然的話,他怎麼會天天來這裏,肯定是看上你了。”看着這蹲在地上的女人,韓亞也蹲下了身子來。反正在這裏很安全,不會出什麼亂子。

這種地方就是這點好,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有人來搗亂什麼的。

嗯?喜歡我嗎?我怎麼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喜歡我。“你啊,別亂說好不好?”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怒道。真是的,沒事就知道亂說。不過,這讓我一時玩心來了。“那你呢?那你看上我了嗎?”臭傢伙,竟然敢這樣戲、弄我,真是可惡。

“是啊,我看上你了。”猶豫了一會兒,韓亞還是承認了。本來想着不說的,至少再等等,等一段時間再說。可是現在,在這話問出來的時候,他還是說了。他想,這個女人都這麼直接問了出來,那他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這是個大男人,果斷乾脆點,直接表明。

他的回答,讓我愣了一下。不是吧,他竟然說看上了,這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一時間,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這個男人的回答會這麼坑,那完全就是個大坑。

死傢伙,真沒看出來,他竟然會這樣,之前還真沒發現。真的,這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一段時間,這個男人真心挺好的。會做飯會做家務,居家好男人,家庭必備良品。只是說出這麼坑的話,這還是第一次。

好啊,既然這樣的話,那就直接坑到底。

“看上我,那娶我可好?”死韓亞,我叫你坑我,看我不坑死你丫的,死混蛋。後面的話,我當然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在心裏默默的說道。

我當然沒有當真了,因爲我知道,這傢伙總是喜歡開玩笑。而剛剛的那句話,自然也是開玩笑的咯。這個男人啊,也難怪沒有女朋友,就是因爲他愛開玩笑。算了,就這個問題,還是等空下來的時候再好好的說說他吧。

這樣的神回覆,讓韓亞真心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娶她?那當然好了,他巴不得。只是現在,這女人的表情,這女人說話的語氣,讓他想不認真都覺得困難。

不過說真的,他在想,這個女人的心裏現在到底是怎麼想的。 生活每天都在繼續,轉眼間,這兩個月就這麼過去了。看看這時間,過的還真是快呢。當初的難過,現在也沒有了。其實動動腦筋才發現,我之前的擔心真的是多餘的。

這個怎麼說呢,他宮宇是誰?他宮宇的爸爸又是誰?有個那麼有能力的爸爸不依靠,傻瓜嗎?再說了,那個男人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出事嗎?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

要是我的話,我肯定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想想這也都兩個月了,一切的平靜,讓我覺得安心。兩個月的時間裏,那個傢伙就算傷的再重,也該好了吧。看着這樣的星空,我在心裏默默的問道。

不得不說,這座城市的夜晚真的很美,沒有太大的污染,璀璨的星空就這麼展現在了眼前。若是以前的話,基本上是看不到這樣的場景,頂多就是頭頂上幾顆星星,屈指可數。

說來也奇怪,明明生意那麼好,這韓亞卻突然之間說要放假休息。原因無他,就是他韓亞想休息。算了,人家是老闆,當然是人家說的算了。也正是因爲這,我纔想到了某個男人。這人啊,有時候只要一閒下來就會胡思亂想。我想,我這應該是太閒了,不然也不會這樣想的。

站在陽臺上,鹹鹹的海風就這麼迎面撲來,披散着的頭髮也在瞬間被吹亂。

屋子裏,韓亞就那麼站在那裏,看着這陽臺上的女人入了神。

有時候這看上眼,並不是因爲人漂亮,而是那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他喜歡這個女人,尤其是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那種開心,那種悸動,都是他以前不曾有的。沒想到來到這座城市竟然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女人,這對他來說,真的是一件好事。最初,他只是想來這座城市旅遊,卻突發奇想的在海邊開啓了咖啡廳。事業,愛情,先把事業做起來了,再慢慢尋找愛情把。反正愛情這種東西,基本上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只是沒想到,那一眼,就看到她,這個站在海邊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女人。會搭訕,那也是一時衝動。其實在說完那句話的時候,韓亞就後悔了。想他這麼魯莽,萬一這要是被拒絕了怎麼辦?只是那個時候的他,哪裏有想那麼多啊。

而他們之間的那句“娶我可好”,就像是開玩笑一樣,完後是再也沒有提起過。

至於那個喜歡夏天的男人,還是每天都會來。

其實韓亞還是想去試試,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機會,只是找不到合適的時間去說這句話,這讓他很是懊惱。要命的,就只是那麼一句話而已,他現在竟然說不出來,這還真一點兒也不像他。男人,本就應該灑脫纔是。至於像現在這樣,完全就不是他。

“在想什麼?”走過去,韓亞靠在欄杆上,看着身旁的女人問道。她這樣的安靜,他是很喜歡沒錯,只是她的心裏在想什麼,他不知道。不過他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個女人現在的心裏肯定沒有想他纔是,這樣想想,心裏還真是難受呢。但沒事,只要現在這能看到這個女人,這心裏也就舒服多了。

“在想以前的一些人和事情,不過沒事啦,反正也都過去了,現在也只是想想而已,沒什麼的。”看着韓亞,我淡淡的說道。其實,我是真的放下了。俗話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一點兒也不假。

所以,現在的我是怎麼也不會去想以前的事情,頂多就只是感慨一下。

“對了,你這怎麼想到休息了呢?生意那麼好,你這要是不在裏面,裏面的美眉們可是會很傷心的哦。”我調侃的說道。當然這也是事實,韓亞這個男人來說,長相不錯。以前以爲他是亞健康的膚色也是我想錯了,人家只是皮膚白而已,並不是亞健康。但對於這,韓亞並不知道。我想他要是知道我那樣想他的話,他一定會很生氣纔是。不過,我是不會讓他知道的。

有時候我在想,店裏的生意之所以好,那完全是因爲韓亞的長相。不是說的話,這白天晚上,店裏來的最多的就是美女。而她們一來,第一件事就是到吧檯前來找韓亞。反正我是注意了,她們在看韓亞的時候,那眼睛裏都在冒泡泡了。只是,韓亞這個榆木腦袋是完全沒有懂的樣子,拒人於千里之外。也委屈了那些美女們,每天來,只爲了能看這個男人一眼。這要是我的話,那打死都不會來了。沒有結局的愛,是很累人的。付出了那麼多,卻終究什麼也沒有得到,想來還真是讓人覺得心寒呢。

不過這樣也對,不是自己的喜歡的,那就直接拒絕好了,這樣也不會太傷害人家。就算人家傷心了也正常,時間久了良久不會太難受了。當然了,這裏面最主要的是什麼,最主要的就是你不喜歡別人還接受別人,那弄到最後傷害只能越來越深。韓亞這樣做,我還是蠻支持的,至少這樣證明他不是一個花心蘿蔔。愛的人,不可能在第一時間就出現在你的身邊,這個就像緣分一樣,總是要時間去等的。

至於我自己的緣分,再說吧,反正我是沒想那麼多就是了。

在這裏的愜意生活,讓我完全忘了在那座城市的兩個男人。

在收到短信的時候,兩個男人便見面了。他們的短信內容都是一樣,心,也是一樣的。那個女人,竟然趁他們不在的時候走了,完全不等他們。

他們當然有找,可是不管怎麼找都沒有找到。先前打電話是關機,現在倒好,直接成了空號。每天,他們都會抽空出來找人。直覺告訴他們,夏天並沒有離開這座城市,只是不想見他們而已。抱着這樣的信念,他們一直在找尋着。只是沒有絕對的目標,一切都是那麼的漫無目的。

不管他們怎麼找,結果都是一樣,找不到人。

“算了吧,我們這還是先不要找了,讓她自己一個人好好的靜一下吧。放心,夏天是大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這話,是在安慰對方,也是在安慰自己。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人,那他們能怎麼辦。只有一時的放棄,其他的後面再說吧。

“好。”

人,是沒找了,但這心裏卻還是在擔心着。這看不見,他們不擔心纔是怪事。

Views:
7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