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歡苦笑着拿出手機,上面是江真給她發的短信,內容是,歡歡,對不起,這是我對不起你的,別找我!我會永遠消失在你的世界裏!

我瞪大了眼睛,這就是江真給我交代?!

“他走了,他就這樣走了!”歡歡大哭了起來。

我抱着她,關於真相,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江真是幸福的,他至少去見了你自己的愛人。這段故事裏,最委屈的大概就是歡歡了。 回到北宋當大佬 第3713章

雲博天聞言猶豫了下沒動地方,雖然不想得罪雲族少主雲亦涵,但是他也不想好友有事!

雲亦涵見狀微微一笑道:「怎麼?我們雲族的旁系,什麼時候成為陸家少主的護衛呢?」

「雲少主,博天是我朋友,不是什麼護衛,你要是沒事的話,那我就先告辭了!」陸明翰聞言不客氣的說道。

「朱老,你們先出去!」雲亦涵眼神一冷,朱老看了眼雲博天,然後轉身離開。

陸明翰給了雲博天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雲博天才離開房間!

陸明翰隨意的給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看向對面的雲亦涵問道:「現在沒有人了,雲少主找我有什麼事情請說吧!」

「既然陸少主如此爽快,那我就直說了……」雲亦涵聞言看了眼陸明翰說道。

「雲少主,我沒聽錯吧?你讓我幫你去給翡翠樓的女子送戰帖?」陸明翰聞言裝作十分驚訝的看著雲亦涵問道。

「沒錯,我聽聞陸少主跟對方很熟悉,所以想跟陸少主做個交易,你幫我把戰帖送到對方的手裡,我可以為雲城陸家的二十八家商行,加年利潤的一層,陸少主是聰明人,應該會答應吧!」雲亦涵看著陸明翰十分確定的說道。

對於陸明翰,雲亦涵十分有把握,對於陸家的情況他也了解的十分清楚,陸家內部現在也因為陸家二爺的事情,十分的不平靜,而陸家是商行起家!

誰能繼續擔任家主,看得不是實力,而是誰能為家族帶來更多的利益,所以他開出了這樣的條件,絕對有把握陸明翰會答應的!

有了自己給予的,雲城二十八家陸氏商行一年利潤的一層,陸明翰的父親,起碼可以再穩坐陸家家主幾百年的時間了!

他是雲族少主,出手自然不會吝嗇,何況這件事對於自己十分重要,現在整個雲城的人,都知道了自己將在九天後的中心擂台,跟墨九狸比試,挑戰對方!

可是,到現在戰帖都沒送到對方手裡,已經讓很多人在看自己的笑話了,他確實可以自己去翡翠樓找對方,但是如果對方再不識好歹的當眾拒絕對方,他可丟不起哪個人!

所以,雲亦涵決定找來陸明翰合作,成了皆大歡喜!

如果不成,自己也沒損失什麼,丟臉的也是陸明翰,最後不行,自己再親自出馬就是了!

雖然雲中界的規定被挑戰者不能拒絕,但是也必須戰帖在對方手裡才算是收到了挑戰,才不能退縮啊!

戰帖都沒送到對方手裡,根本不構成什麼挑戰,對方完全可以不理會的!

本來他想的很好,第一張戰帖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只要對方不清楚是什麼的,打開看了,就不能拒絕自己的挑戰了!

可惜偏偏第一個打開粘貼的人是銀色,不是墨九狸,根本就沒用啊!

第二次對方都沒露面,朱老等人就被丟出來了,想想雲亦涵就有些憤怒!

而陸明翰不清楚雲亦涵想什麼呢,此刻,陸明翰有些震驚雲亦涵的大方! 江真的離去好像是一個大家默認了不提的事情,他在這你世上原本就是個孤兒,他的世界裏只有一個洛暘,洛暘沒了,他也跟着沒了。他的人間蒸發,並沒有任何人過問,歡歡每天都給我傳照片,她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自己的腳印,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而當她回來的時候,我的手上卻被銬上了手銬。

回想起來,我錯就錯在,在班長找我的時候,我沒有拒絕班長。

我將父母接出來不久,班長就來公司你找我了,她坐在我的辦公室裏,一直都打量着我的辦公室,時不時地冷嘲熱諷一句,“有個有錢的爹,這人生軌跡就和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不一樣!”

我看着她,“有事就直說!”

班長抿了抿有些發乾的脣,搓了搓自己的舊裙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現在找不到工作了,你看看你這裏有什麼我能做的嗎?!”

她是有求於我來的,我想到上次因爲我去找她,害得她丟了工作,她大概這段日子都並不好過。

我想了想,正要回答她,她又是憋着嘴說道,“這麼大的公司,難道還不能給我一個職位?你放心,我真的是來找工作的,我現在日子過不去了,再不找個工作,我就快餓死了!”

“你去人事那邊看看吧,有什麼工作適合你做的!”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你是老總,你說的話,他們下面都得聽!”

爲了不讓她發現江真的離開是不件不對勁的事情,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想讓她呆在洛氏的,我看了看手錶,也差不多到了要跟合作伙伴談合作的事情了,那家公司想依附洛氏,只要是我想要的,他們都會盡量滿足!

“這樣吧,你在外面等一會,我去開個會。等會完了,我再跟你細說!”我起身,拿起了手邊的文件。

班長一把抓着我的胳膊,“你搶了我的男人,不會這點要求都不滿足我吧?我什麼東西都被你搶光了,我現在工作都找不到了,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我推開了她,大步往外走。

她上來跟着我,喋喋不休地在我耳邊罵道,“洛暘,你真不是個東西,這麼久了,我什麼時候來求過你!”

“求人就要有求人 的樣子,讓你等着就等着。洛氏你不能呆,我能給找個更適合你的歸宿!”我回頭看着她。

她渾身一怔,苦笑,“果然,你一點兒都沒變!”

“那你等不等?不等就等於沒工作!”我將辦公室的門拉上了。

她無奈,也只能是坐在外面等了起來。

當我跟那公司談起要送個人給他們的時候,公司的老總都是同意的,簽了合同,連人都沒有看就走了。

我走到班長的面前,“明天你去L公司報道,直接說我的名字就行了!”

班長似乎並沒有在狀態,左顧右盼地似乎在找些什麼。

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重複了一遍剛剛跟她說的話,“明天你去L公司報道,直接說我的名字!”

“江真呢?!”班長起身,“他不是跟你姐姐結婚了,現在在洛氏上班嗎?!”

她收集消息是要比媒體更慢,我皺了皺眉,“如果你來找江真的,你就死了你這條心,工作的事情,你也不必去了!”

“怎麼?害怕我搶了江真?你放心,我現在這個樣子,江真看都不會多看一眼!你看看我,這條裙子是我最拿得出手的一條了,還是三年前買的!他會喜歡我這種人嗎?你姐姐就不一樣了,有個老公也不跟家看着,成天都在外面旅遊,你說,要是她回來的時候,江真又被你給搶走……”班長的話是沒完沒了。

而我直勾勾地盯着她身邊站着的助理,這些小妮子還不以上次前臺的事情引以爲戒,卻又八卦了起來!

“說完了的話,你就可以走了 !”我將手裏原本準備給她的L公司聯繫方式揉碎了,她觸犯了我的底線!

班長訕笑着走了上來,掰開我的手將裏面的聯繫方式拿到了手裏,笑了笑,“我是覺得你要想接近江真,江真肯定還能跟你跑了!哪像他們說的那樣,是你姐姐搶走了江真,我看是你把江真送給了你姐姐吧!”

我咬牙,冷眼盯着班長。

班長縮了縮脖子,緊緊地抓着手裏的聯繫方式,似乎在害怕我搶。

我微微一笑,“那東西並沒有什麼用,我一個電話,你拿那東西就是一張廢紙!”

班長的臉色有些難看了,“洛暘,這個是你事先就已經答應我的了,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你問問你身邊這個人,他們的洛總最討厭的是什麼!”我冷聲說道。

班長看向了我的助理,助理戰戰兢兢地說道,“公司裏的人不工作,成天八卦!”

班長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我就看着助理,“知道怎麼做了?!”

“我會去人事部的!謝謝洛總這麼久以來對我的照顧!”助理無比懊悔地重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開始打辭職報告。

班長見這一幕,那是一個驚慌得不得了,“我也不知道規矩呀!”

“現在總該知道了吧!”我轉身回了辦公室,關於她,我只是嚇唬嚇唬她,那個電話我是不會打的,工作還是要給她的,只是想告訴她,人在工作的時盡本分就行了,這些無聊的事情,能不做就不要做!

讓我沒想到的是,班長在這天之後,沒有去L公司報道,反而開始二十四小時跟着我,我一上車,她就跟着上了車,她永遠只會問一句,“江真到底在哪裏?”

我無力地看着她,“我怎麼知道?”

“江真到底在哪裏?”她死死地盯着我。

我皺了皺眉頭,“再不下車,我就報警了!”

“我才發現,原來你不讓人討論你的私事,是因爲你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江真沒再出現的前一天是跟你一起下班的!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第3714章

來的時候陸明翰心裡還在想著,如何坑雲亦涵一些仙靈石,難得這位神秘的雲族少主求到自己,不坑一筆,自己是絕對不會幫忙的!

卻沒想到張嘴就直接給了自己如此高的價碼!

陸家在雲城共有二十八家陸氏商行,一年利潤的一層,那也是幾十億仙靈石啊!

自己想著最多也就坑雲亦涵幾億仙靈石而已,畢竟幾億仙靈石對於雲族少主雲亦涵來說是小意思的!

現在看起來,這個雲亦涵比自己想的還要恐怖,看起來之前自己和外界的人,都低估了這個雲亦涵啊!

「怎麼?陸少主不滿意?」雲亦涵看著遲遲不回話的陸明翰,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沒有,我是在想雲少主可知道我陸家在雲城內的,二十八家陸氏商行一年的利潤是多少?就敢說出給我一層的利益,雲少主該不會是框我的吧?」陸明翰回神看著雲亦涵問道。

「一百億仙靈石可夠?」雲亦涵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一百億自然夠,但是一百億怕是對雲少主來說也不是小數目吧!」陸明翰故作鎮定的道。

「陸少主如果能幫我把東西送到,現在就可以把這些拿走!」雲亦涵拿出一張紫色的仙靈石卡,放在桌上道。

陸明翰微微一愣,猶豫了下把卡拿到手裡,神識一看,裡面真的有一百億仙靈石,而且這卡還是無主的!

陸明翰震驚的看著雲亦涵,暗自感嘆對方的富豪啊!

同樣都是少主,自己簡直窮死了啊啊啊啊!

「仙靈石已經給陸少主了,接下來我希望陸少主也別讓我失望才是,否則拿走一百億,事情完不成,需要還回來的可就不只是一百億了!」雲亦涵看著震驚的陸明翰道。

之後從懷裡拿出一張戰帖,放在陸明翰的面前!

陸明翰從雲亦涵的房間出來后,想到墨九狸那張不把自己當回事的臉,就有些後悔了,但是想想懷裡的一百億仙靈石最後還是忍了!

「主子,你給陸家少主的仙靈石是不是太多了,就算是陸家在雲城的所有商行加起來,一層利潤一千萬仙靈石都用不上的吧……」浮雲樓房間裡面,朱老看著雲亦涵道。

「我知道多,但是只要對方能把事情辦好,我不在意哪點錢,你也清楚哪個女人,就算陸明翰怕是也難搞定,我給陸明翰的價格高,就是不讓他有任何反悔的餘地!」雲亦涵說道。

朱老聞言沒有再說什麼,對於墨九狸朱老也是有些發憷的!

雲博天等到陸明翰出來,看到他鬱悶的樣子問道:「明翰,怎麼了?雲亦涵難為你了?」

「那倒是沒有,不過博天你們雲族這個少主還真的是財大氣粗啊!」陸明翰有些嫉妒的說道。

「雲亦涵從小就被定為雲族的少主,身價自然不是我們能比的……」雲博天道。

「我知道,我這個陸家少主都成窮光蛋了現在!」陸明翰無語的說道。

「雲亦涵要你做什麼?」雲博天問道。 “你來這裏的目的就是爲了這個?”我笑着看着她,“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你還對他念念不忘!”

“江真註定不是我的,我從來沒有強求,洛暘,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好不容易得到的男人,就這樣拱手相讓給別人?這不是你的作風!”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江真移情別戀,所以你殺了他,你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就算不用了的東西,你也不會讓別人得到!”

以前的洛暘的確可能是這樣的人,恃寵而驕,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我教你一個更好的方法,懷疑我,去警局報案,這樣至少你會得到警察的保護!”

“你以爲我不知道,有個警察特別喜歡你,我報案有用嗎?!”班長的情緒有些激動了起來。

我咬了咬嘴脣,皺着眉頭看着這個認死理的女人,“市公安局不行,你就去省上告,省上不行,你就去國家告。如果是我殺了他,總有一天你會成功的!”

“你把江真的屍體放在哪裏的?”班長的雙眼通紅。

我猜,她大概起初真的是窮困潦倒到了我這裏,可聽到公司裏的流言蜚語,就按捺不住了。

“你何必這樣,直接說,你想要多少錢?不就對了!”我抿嘴一笑。

“我……!”班長這次語塞了 ,真的是被我猜中了,她只是窮了,她只是逮住了機會。

“多少?”我提高了音量,問道。

“你真的殺了江真!”班長瞪大了眼睛,她不傻。

我看向了窗外,“我答應給你錢,並不是要你封口,你可以去任何一個地方說我殺了江真,因爲這都是你臆想的!我只是覺得以前自己太過分了,害得你失去了工作而已,這筆錢將作爲對你的賠償!”

我伸手在自己的包裏拿出支票夾,寫上了對於班長來說不菲的數字,遞到她的面前。

班長看見支票上面的數字,雙眼是直溜溜的,手卻沒有上來接。

“不要,我就收回了!”我作勢要拿回支票,班長是激動地一把搶了過去。

我冷眼看着她,“還不下車?”

她這纔是慢吞吞地打開了車門。

下了車之後,她站在窗戶面前再一次詢問,“江真真的還好嗎?!”

“我不知道!” 成神風暴 我馳車而去,關於江真的死,我並不希望太多人知道,那是我的祕密,是父親的祕密!

在車裏,我翻到了人事的電話,要了助理的手機號碼,開車去了助理住的地方。她見我來,有些慌張,站在門口手足無措。

“洛總,您怎麼過來了?”

我笑着走了進去,“我把你辭退了,還不能來看看你?!”

助理抓了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關上了門,“能,怎麼不能,我只是沒有想到您會到我這裏來!”

我從包裏掏出之前那個合作公司的聯繫方式,那個職位,大概班長也不需要了。

她驚訝地看着我,“洛總,您的意思是?”

“嗯!”我把聯繫方式放在了她的手裏,坐在沙發上,問道,“你們這麼喜歡八卦,我倒是想聽聽,我在你們口中的八卦。”

助理站在 我的面前,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紅着臉,低着頭,“洛總,這都是您聽不得的話….”

緋色豪門:老婆跟我回家 “怎麼聽不得?無非是謠傳我和江真的八卦,我還有什麼聽不得!”我沒有看她,反而打開了她家裏的電視,讓整個屋子的氣氛顯得不過於嚴肅。

她抿了抿嘴,纔是緩緩道來,“底下的人都是說,您跟江先生是一起出的公司,然後第二天江先生就不見了,電話也從來沒有打通過,這肯定是不好的事情,他們說….”她說到這裏的時候,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了。

“說什麼?”我的手一顫,我想起了班長的質問,她們是在謠傳我殺了江真?

“說江先生可能不在了…..”助理抓着自己的手背,指甲在手背上不停地扣,手背已經是通紅了。

我抿嘴一笑,“所以你們都覺得這件事情跟我有關?!”

“不不不!我不是這樣想的,您沒必要去….”助理急忙否認。

我起身,拿起了包,看了看她手裏的聯繫方式,“記得明天去報道,這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謝謝洛總!”助理急忙感謝我,將我送到了門口。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前臺的事情,我是殺雞給猴看的,你觸動了我的底線,我讓你走,這成了規矩!以後,少說話,多做事!”

助理激動地點了點頭。

離開她的家裏,我直接回家了,父母總是好菜給我準備好了,見我疲憊,媽媽還甚至想給我捏捏肩。

我微微一笑,“媽,您就趕緊吃飯吧!”

媽媽那是一個捨不得我不舒服,過來就給我捏肩。

“對了,上次你跟我說你和漆警官的事情,這麼這段時間都沒見他來找你?”媽媽突然提起了漆警官。

我皺了皺眉,她大概是以爲我和漆警官在一起了!

“兩個人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有空你就讓他過來吃頓飯!”媽媽越說越是高興。

“媽…..”我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那天之後,我和漆警官幾乎都不聯繫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說這件事情!

又是過了幾天,我再見到漆警官,他卻是把手銬銬在了我的手臂上,“職責所在,配合一下!”

我並不震驚,江真悄無聲息地走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最後見的人是我!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的。

我點了點頭,跟着漆警官上了警車。

“我們找到了江真的屍體!”漆警官跟我說明了情況,“你是他最後見到的人,而且他的屍體身邊是躺着洛暘的屍體,這一點,你必須老老實實給警局一個交代!”

我再一次點頭。

豪門遊戲太傷身 “我相信你!”這是漆警官說的最窩心的話了!

“謝謝!”我微微一笑。

Views:
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