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眨了眨眼,莫名心情好了不少。

看向軒轅子凌,冷冷的說:「大靈王殿下,還請您管好自己的小.情人!否則,就別怪我對她不客氣了!」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軒轅子凌理解她話中的是什麼意思后,頓時氣得咬牙切齒! 對於在墓地上建造別墅的人是什麼人,陳志凡完全不感興趣了,他感興趣的是陰眼或是百鬼泉中的能量。

他一個殭屍想要常存於世,沒有足夠強悍的等級,他還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金錢,名利對於一個殭屍沒有一絲一毫的用途,他所求的就是實力!

回到刑偵大隊,法醫的鑑定結果已經放在了他的桌上。

葉詩瑜坐在陳志凡的座位上:“鬼屋有什麼?”

陳志凡搖頭:“目前還不確定,能確定的是,死者和兩個嫌疑人都曾經去過鬼屋,實際上,鬼屋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空屋!” 翻滾吧!皇宮 他拿起桌上的報告,隨意的看了一眼:“腎上腺水平超標,果然是嚇死的!現在看見這個,你信我了吧?”

“其實我一直都信你!”葉詩瑜說道:“但是判斷案件不是用直觀的猜測和臆斷,我們需要科技的鑑定結果,否則……”

葉詩瑜的“否則”並沒有說出口,陳志凡明白她的意思:“那兩個人就是飲酒過量導致腎上腺激素水平分泌過量致死。沒有什麼可以深查的必要。”

聽見陳志凡的結論,葉詩瑜白了陳志凡一眼:“混蛋!”

聞言,陳志凡摸了摸鼻尖:“好吧,我這個混蛋翹班了,剩下的事情你們處理!”說完,他果真悠遊自在的就走了。

沒好氣的葉詩瑜連連白了陳志凡的背影好幾眼:“翹班都這麼囂張,混蛋就是混蛋!”再是混蛋,也是她認定的人。

不過被葉詩瑜罵做“混蛋”的陳志凡已經走了,他晚上要帶零和那些有異能的殭屍去那個別墅小區。

回到別墅的地下室,零正在修煉陳志凡教他的口訣:“主人,那些傢伙也進入了一層了,我快進二層了!”

“還不錯!”陳志凡點頭讚許,他自己也纔是二層而已,零就已經是二層了,說出這個讚揚的時候,他都有些心虛,他獲得盤古的傳承已經有了不少時間了,居然還是在二層徘徊。

零恭敬的站在陳志凡的面前:“主人,有什麼事情要我做嗎?”他現在一身白毛盡褪,露出了他英俊不凡的臉。

陳志凡道:“等天黑之後,和我去一個地方,現在沒事,你修煉吧,把他們都叮緊點!”

離開地下室,軒轅龍飛站在客廳裏等他:“志凡,我聽說你那個山谷不錯,不如叫我們也住過去吧?我要是出門的話,我不放心小茵!”

“行,只要你們習慣暗無天日的生活,”陳志凡說完之後也覺得自己很可笑,他們這些殭屍能住在棺材那種更加逼仄的地方,山谷對他們來說,已經算是世外桃源!

軒轅龍飛用力一拍陳志凡的肩膀:“我主要是想安頓小茵,你知道我們要經常出門。她一個普通人,我不放心!”

陳志凡點頭:“行,沒有問題!”

看見陳志凡答應,軒轅龍飛咧嘴笑:“沒有後顧之憂,我們可以做點事情!”

陳志凡心裏一動,忍不住出聲道:“龍飛,有沒有想法,認我爲主?”

“啥?”軒轅龍飛驚訝的反問道:“爲啥?我們現在不是很好?”

“是,我有了你這個朋友,我很開心,”陳志凡道:“我不是想要奴役你,也不是想要掌控你,而是你若是認我爲主,才能從我這裏獲得你想都想不到的好處,我不是引誘你,我是據實說話。”

聽見陳志凡的話,軒轅龍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陳志凡對他和小茵非常好,他的身上還帶着陳志凡從身上取下來的墜子,那一條墜子就是拼了他的命可能都得不到。

幾乎是不假思索,軒轅龍飛說道:“你自己說的,不是想奴役我,不是想掌控我?”

“我說的,”陳志凡認真的說道:“認主就是希望你能對我的事情保密,其餘我對你沒有什麼要求,畢竟我將要給你的東西過去驚世駭俗,你懂嗎?”

修煉到至臻化境,說不定可以褪去殭屍之身!這是無數有意識的殭屍可能窮其一生都達不成的願望。

擁有盤古屍經在身的他,卻不一樣!

軒轅龍飛答應認主,陳志凡取了他的心頭血:“我說話算數,不會奴役你!”他身體是殭屍身,接受的是盤古的傳承,可他記憶裏深深鐫刻的是他生前所學的現在科學知識,他貫徹的意念是,除了他的犯人,他對所有的人都是一視同仁。

完成認主之後,軒轅龍飛已經叫不出志凡二字,他想叫是主人。

陳志凡道:“還是和以前一樣叫我志凡,都沒有什麼變化,唯一就是你要對我的祕密,緘口,永世保密。”

軒轅龍飛遲疑一下,有些艱澀的叫道:“志凡!”認主之後還是和以前不一樣了,他看向陳志凡:“想要我做什麼?”

陳志凡道:“晚上和我出去,現在跟我來房頂!”之前軒轅龍飛和他關係是不錯,但是他還不能對他泄露太多,現在不一樣了。

軒轅龍飛永遠不會背叛他,只要自己不死,這個契約一直存在!

兩個人上了樓頂,像是從前一樣盤腿坐在地上。

陳志凡說道:“現在,靜心安神,仔細聽我的話!”他將煞氣決傳授給軒轅龍飛:“學會了這個,你的晉級就會快許多!”

聽完陳志凡背出的口訣,軒轅龍飛驚得目瞪口呆,他現在總算是知道陳志凡爲什麼鄭重其事的要他認主。

這是一個修煉的功法,殭屍修真,他想都沒有想過,人類有修真家族,殭屍可沒有修真的先例,但是學會了陳志凡教給他的這個東西,很多事情就不一樣了,

“志凡,你知道你給我的是什麼?”軒轅龍飛像是以前一樣抓着陳志凡的肩膀:“這可是逆天的東西!”

陳志凡微微一笑:“這算是什麼,等你修煉到滿級,我還有驚喜給你,所以,我猜要你認主。你不要怪我,這件事我必須小心。”

“是,我明白,”軒轅龍飛忍不住激動起來,陳志凡真的不是爲了奴役他,而是想給他極大的好處! 錦繡福妻:我家夫君會種田 「賤人!本聖女才不是什麼小情人!本聖女將來會正大光明的嫁給軒轅哥哥!」

夕霧聖女俏臉一紅,柳眉倒豎,尖叫道。

隨即看向眾人,「你們怕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打不過她們兩個賤人?!」

眾人一聽,覺得……還挺有道理的。

於是,一個個開始蠢蠢欲動。

將這些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夜冰依淡淡的勾唇,還沒來得及幹些什麼……

火火突然大叫道,「主人,她們欺負你,你等著,我要她們好看!」

夜冰依好笑的看了它一眼,猛虎難抵猴群,它一個小東西,能幹嘛?

並未將火火的話放在心上。

……

倏然,火火嗖的一下,朝火龍麟跑去。

心看到這一幕,眾人心中瞬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們可沒忘記,這傳說中叼炸天的火龍麟,貌似很是忌憚這個小東西!

夜冰依一怔,隨即嘴角一抽。

「吼吼吼——」

「嗷!」

片刻后——

火火重新回到了夜冰依的懷中,「哇咔咔!主人,我們快走,別在這裡礙事,小龍龍會好好教訓他們的!」

小龍龍?夜冰依茫然的眨了眨眼,隨即明白了什麼,忍不住噗哧一笑。

看向帝玄胤,「小胤胤,我們走!」

帝玄胤身形狠狠一晃……

「喂!賤人,你休想逃跑!」

「嗷——」

「吼——」

「啊……怎麼回事?」

「啊啊啊啊啊!」

「怎麼回事!」

天行緣記 「啊!救命啊!」

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火龍麟張大嘴巴,一口咬死一個人。

幽紅的眼珠子充滿嗜血光芒,兇殘的咆哮著!

該死的,要不是因為這些人,那位大爺怎麼會來這裡?它的寶貝呀!

「哦吼吼吼吼——」

去死吧!去死吧!

就算沒有火火的提醒,火龍麟從一開始,也沒打算放過這些罪魁禍首的人!

它露出駭人的獠牙,眼中釋放出猩紅的光芒,大尾巴一甩,咔嚓——

一聲脆響,整個人便被它甩得粉身碎骨,狂吐鮮血。

「快,快攻擊它的眼睛!不要看它的眼睛!」

「該死的女人!遇到她們,果然准沒好事情!」

「啊——」悲催的夕霧聖女,被狠狠甩了出去,當即昏死了過去。

僅僅是一會兒的功夫。

眾人死的死,傷的傷,殘肢碎片布滿遍地,大樹被連根拔起,木屑飛濺,塵土飛揚,猶如洪水猛獸經過,到處一片狼藉。

空氣中,滿是血腥的氣味。

夕霧聖女身旁的四人,已經全部死亡。

軒轅子凌這邊的,也只剩下他,和一個昏迷不醒,不知是死是活的韓鍾道。

雲決神宮的弟子們捂著心口,互相攙扶在一起,暗道:若是今日有他們流音大人在,就好了!

正在此時……

一抹雪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少年衣袂飄揚,迎風而來,冰清玉潔。

冰藍色的眸子,如夢似幻。

淺淡的陽光披灑,他整個人沐浴在聖潔的光芒之中,恍若謫仙,美若如畫,淡漠如雪,渾身不帶一絲煙火之氣。

只是一個身影,便能美成如此。

眾人的呼吸一致,都忘記了自己還在逃命。

腦子裡齊齊閃過一句話來——

此間少年,絕世無雙。 入夜之後,陳志凡帶着零,軒轅龍飛,和他的嫡系殭屍,朝着別墅區走去!

一大羣人一起走路,的確是很奇怪,陳志凡特意的選擇了比較偏僻的小路,夜晚的別墅小區,陰邪氣比白日更加濃郁!

軒轅龍飛不禁讚歎道:“好地方,這樣的地方居然也能被你發現。”

陳志凡對零說道:“叫你的人,在一樓擺出九宮八卦的姿勢盤腿坐下,一會聽我的命令開始運轉功法!”

零用外語說了一句,指揮一羣殭屍按着陣位坐下,陳志凡走到陣中陣眼的位置盤腿坐下,“零和龍飛坐在我的身邊,一會子時到,陰氣最盛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運轉功法!覺得經脈脹痛的時候,就立刻停止!”

零將陳志凡的話翻譯了過去,怕他們不知道經脈的意思,就解釋爲血管痛,零問道:“主人,殭屍怎麼會痛?”

陳志凡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自己有感覺,可其他的人都是普通的殭屍。他說道:“零,你自己看着辦,你要適時制止他們!”

夜晚十二點到的時候,正是子時,陳志凡喝道:“開始運功,將周圍陰邪氣吸收到自己的身體裏,量力而爲,不要貪心!”

一羣人同時運轉起煞氣決,陣法中的陰邪氣朝着他們涌去!

這個別墅在伏仙陣的陣眼裏,陳志凡和零,軒轅龍飛坐在九宮八卦陣的陣眼,伏仙陣七成的陰邪氣朝着九宮八卦陣的陣眼中三個人涌去!

伏仙陣的陰氣越來越稀薄,零結束吸收,站起身,用外語喝道:“stop!”

周圍的殭屍有些等級低的,已經躍上了一個小等級。

燼神紀 零發令道:“現在開始消化剛纔吸收來的能量,將外來的能量吸收爲自己的身體所需!”他自己也是坐下開始消化能量!

軒轅龍飛道:“志凡,我感覺,我的身體還能吸收!”

陳志凡的眼睛也不睜開一下:“那就加油吸收,這個邪陣留下來害人,還不如叫我們用一下!”

他能感覺到陰眼的能量在減弱,百鬼泉開始乾涸,地底邪物的能量被他也吸收了出來。之所以擺一個陣中陣,就是他想倒吸那個邪物的能量!

陳志凡不知道,原本被伏仙陣滋養了幾十年的邪物已經有了神智,並且從沉睡裏醒轉,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滋養就會大成!

他誤打誤撞的將邪物吸乾,令那個佈局之人幾十年的心血毀於一旦!

“邪陣?”軒轅龍飛心裏有疑問,見陳志凡沒有想要解釋,他安靜下來繼續吸收此地的陰邪氣。

漸漸的,他也感覺不到陰邪氣的存在,他隨後結束了功法,開始消化剛纔的吸收所得!

陳志凡將自己的煞氣決運轉到極致,將此地的陰邪氣吸收個涓滴不剩!這個墓地所成的陣法被徹底的破壞,沒有邪氣運轉陣法,陣法就是形同虛設!

陣法報廢的同時,某地地底,一個渾身灰土的人猛地睜開了眼睛:“誰……誰幹的?”

吸乾了這裏的陰邪氣,陳志凡道:“這裏的鬼屋全都不會再有鬼祟了,收隊!”說完,想起這些都是殭屍,不是自己的刑警同事!

他繼而說道:“回家,大功告成!”

離開別墅小區之前,他將伏仙陣的佈置徹底的破壞,就算是這裏再有陰氣產生,只要佈陣人不出現,這裏就會是一個普通的別墅小區!

陳志凡帶着人離開,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了小區裏,他憤怒的吼道:“誰幹的?誰幹的?”明明是才被人破壞的,他卻找不到任何的線索!

他出現在陳志凡待過的別墅裏,繼而走進了地下室,他從地裏刨出了一個小盒子,打開盒子,盒子裏是一具小小的骸骨,此時骸骨已經有了漸漸腐化之態!

“誰破壞了我的陣法,我要他的命……”

似乎是心有所感,陳志凡回到自己的別墅時,回頭朝着鬼屋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總覺怪怪的!”

軒轅龍飛道:“剛纔,我們沒有探查一下那棟別墅!”

陳志凡搖頭,他不是那個意思,那個別墅是出名的鬼屋,幾任房主接連死去,平時根本不會有人去!

“用不着,去修煉吧,”陳志凡說道:“等你修煉的到一定的境界,你就知道這個功法的好處了。”

他繼續說道:“你要是想叫小茵去山谷,你和小茵商量好了,再和我說!”

軒轅龍飛道:“小茵同意了,你什麼時候方便就帶她去吧!”

聞言,陳志凡點了點頭,算是答應,“我現在就要過去,你叫小茵過來吧,你也一起去看看。”

“好,你稍等一下!”軒轅龍飛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朱茵已經睡熟了,他輕聲的叫道:“小茵,起來,跟我去一個地方!”

朱茵睡的有些迷糊,含糊不清的道:“好嘛,等我一會!”她閉着眼睛,摸索着衣服穿上:“親愛的,去哪裏啊?”

軒轅龍飛將她抱下地:“去你陳哥的祕密基地啊!我會經常去看你的,你想我的話就給我發微信,嗯?”

朱茵哦了一聲,她現在懷孕和軒轅龍飛分開睡,她住在什麼地方都是沒有區別,既然住到陳哥的祕密基地叫軒轅龍飛放心,她就住過去好了!

陳志凡將兩個人領到了山谷!

狼人曼徹斯特感覺到了有人進入山谷,他站在瞭望塔上朝着谷口喝道:“誰?”

“是我!”陳志凡出聲:“我帶了一個朋友來,有沒有空餘的房屋叫我朋友居住!”

“陳,稍等!”曼徹斯特打開燈,他拿出一本冊子,翻開看了看:“c棟14號,是空屋,陳,c的序號以後都是空屋,還有d,e,f!”

他從瞭望塔上直接跳下:“陳,我帶他們過去好了!你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

異能田園生活 朱茵揉揉眼,看向身高近兩米的大漢:“謝謝了,我就住你說的那個c14。”曼徹斯特帶着朱茵和軒轅龍飛朝着14號而去。

陳志凡走出山谷,他直接走到工地上,柴狗正抱着一把手電打瞌睡, 「流音公子!大人!」

雲決神宮的弟子看到渾身冷如清雪,又透露著一股淡雅的白衣男子,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簡直像做夢一樣!

然後興奮的撲了上去,高興的圍在他的身邊道:「大人,你怎麼在這裡?!」

隨後,幾名弟子將這裡發生的情況,和姬流音說了一遍。

Views:
7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