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陰鷙眼中閃出皎潔的光芒,才猜到他必定是故意的,故意讓情殤成爲敖烈燙手的山芋,這樣敖烈對我就能斷了念想了,果然是老奸巨猾。

“你猜對了!”,陰鷙突然走到我的手臂對我挑眉,而後他環顧衆人。“從此以後,這是個無界限的世界,而我,也該和你們說一聲抱歉!”

聽了這話,子柒緩緩開口。“一家人,不需要道歉!況且,我們已經團圓了!”

“是!團圓了!”,芷芊和閻君突然出現,眼中均笑意盈盈。“現在,纔是真正的大團圓!”

大傢伙像是許久不見一般,相互擁抱、握手,劫後餘生的喜悅,也是心無芥蒂的感慨。就在衆人談笑風生之際,那冰封之地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我扶着陰鷙的手穩住身體,剛想問卻看到冰在迅速的融化。向知識眨眼之間,地上的冰融化之後便脫變成了草地,而後翠綠的草地蔓延,原本荒涼的冰封之地子在短時之內變成了一片生機勃勃的草原,那滿地的都是各種的野花,四周無山,天空卻碧藍的很,陽光傾斜,滿鼻腔都是暖暖的味道。

“姐!好漂亮!”,十一牽着小臺的手率先往前方跑去。

“這就是愛的力量,愛能融化冰寒,讓荒蕪變爲生機!”,陰鷙眯着眼睛望着我,“這便是佛道的終極含義!”

“所以,現在是大團圓了對嗎?!”,我歪着頭笑眯眯的望着陰鷙。

“不!如果處理了洐天的話,那纔是真正的大團圓!”,陰鷙沉下聲音道。

聽我們這麼說,魔將走了過來,畢恭畢敬的對陰鷙行了一個禮。

“縱使野心勃勃,可是再不濟他都是我們的始祖!魔族已經凋零,真的不能……”

魔將的意思,自然是爲洐天求情,可是陰鷙揮手製止了。

“你這麼說,我突然想到該怎麼處置洐天了!”,陰鷙似笑非笑的說完,徑直拉着我離開。

……

“不要!不要!不要啊!”

魔之墓地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吼叫聲,一個個環肥燕瘦的女人,拍着隊進入一個結界之中,進去一個便出來一個,出來的必是頭髮凌亂,臉色緋紅。

“搞定沒有?”,魔將問道,見女人點頭,他便揮手讓女人離開。

看到那排的已經看不到胃的隊伍,我有些擔憂的望着身邊的陰鷙。“老公,這樣洐天早晚會精盡人亡的!”

“哈,不這樣怎麼延續魔界最正宗的血統?!寶,我們這是在幫他!再說了,他是魔,想要精盡人亡哪有那麼容易啊!”,陰鷙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頭髮。

“後面還有多少?”,陰鷙突然正經的望向監督的魔將。

“大概還有三千多個!”,魔將老實答道。

“多找些!湊足一萬,寓意萬事如意!”,陰鷙說完,一把將我攔腰抱起。

“喂,你幹嘛啊?!”,我反射性的勾住了陰鷙的脖子,驚呼出口。

“孩兒們,咱們回家!”,陰鷙大聲喊道。

話音剛落,四五個長的跟玉一般的小人兒揮舞着金色翅膀跌跌撞撞的從我和陰鷙的頭頂飛過,而陰鷙則抱着我一步一步迎着夕陽往前走去。我們的倒影,重疊在一起,很緊很緊!

……

(全文完)

(本章完) 一九九一年中元鬼節,我出生在一個尚未被開發的偏僻小山村。

我叫楊森,出世那天,剋死了母親,害死了接生婆。更讓村子裏的家禽一夜之間都得了瘟病,所以我被帶上邪物的帽子。

從幼兒園開始,便沒有孩子和我一起玩耍,甚至村裏人給我取了一個“瘟神”的綽號。

的確我也對得起“瘟神”這個綽號。

幼兒園老師看我不慣,要打我,最後那棍子打沒有打在我的身上,而是彈了回去打在老師的鼻樑上,當場就流血了。

小學時,一羣孩子經常欺負我,可是每欺負我一回,就會大病一場。

或是發高燒、拉肚子,或是出意外,住醫院。

高中時,耍了一個女朋友,從此之後,女朋友便一路不順,開始得各種奇奇怪怪的病,但是我們分手後立馬又是生龍活虎,美麗動人。

上了大學,同寢室的學生便開始不好,經常晚上能看到他們夢遊,聽到他們說些奇奇怪怪的話,有幾次甚至看到寢室的哥們兒自己劃破手指,血滴在地上,還一個勁兒的傻笑。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爲我,我是個不祥之人,同時我越發的感覺自己變得古怪。

所以我從宿舍搬出來了。

但是讓我自己都沒想到的是,我竟然鬼使神差的住在了火葬場的對面。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大三的時候,我決定搬出去一個人住,因爲我總是感覺只要自己在的地方,周圍的人都會變得不正常。

那天晚上,下了晚自習,我一個人揹着書包便出了學校,尋思着去學校周圍到處轉轉,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出租房。

其實我心裏想要租的離學校遠點,畢竟我有一輛自行車,距離學校遠點也沒關係,主要是不影響同寢室的室友,畢竟兩年了,三個室友對我都挺好的,對於從小就沒有朋友的我,室友們的熱情,讓我性格慢慢的開朗起來,也經常和他們一起玩遊戲,吃大餐,談女人,講鬼故事。

不過這兩年來夜裏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我越發的感覺到,要是我再不離開的話,我的三個室友兄弟就有危險了。

這是一種感覺,就像小學的時候,每天和我一起上學放學的鄰居小芳,在五年級的一個假期就奇異的死在了家中,沒有任何的原因,但是那天夜裏,我似乎聽到了小芳驚恐的叫聲。

騎着自行車,我沿着有些幽暗的路燈前行,來來往往的車輛逐漸的稀少了。

繞過了第三個街道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一個老婆婆在向我招手。

老婆婆一臉的慈祥,穿着補巴衣服,有點遠,我沒太看清楚,老婆婆長得什麼樣子,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就蹬着自行車朝着路邊的老婆婆去,想問一下,她向我招手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當我一低頭再一擡頭,那老婆婆卻是不見了。

我心中一緊,有些害怕。

畢竟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十點過了,小時候父親經常給我講一些村裏的鬼故事,一般出場都是夜黑風高,午夜等等。

我深呼吸一口,然後準備掉轉車頭先回去,心想還是明天白天再來找房子算了。

可是就在我轉身的瞬間,眼前的場景卻是變了。

原本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人,竟然一個也沒有了。

路燈也是有些慘黃色,而且這個時候我看到了一個女人,十分的漂亮,從身後看,背景像極了我喜歡的一個明星,范冰冰。

嗒嗒嗒嗒嗒……

她穿着高跟鞋,走在前面,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現我。

我心中瘮的慌,這大晚上的,不會是遇到鬼了吧。

一想到鬼,我頓時感覺渾身涼颼颼的,小時候我聽了太多的鬼故事,讓我擺個三天三夜都擺不完,在加上看了太多的鬼片。我所聽到的,看到的都在向我灌輸一個道理,鬼都是害人的,要是真的遇到鬼,我不就徹底的完了。

我思考的瞬間,眼前的女人已經走到了一個拐角處,就快要消失了。

當時我心一橫,心想,尼瑪長這麼大一直都是瘟神,就算見到鬼我也不怕,而且這個漂亮的女人,應該不是鬼吧(鬼一般都很醜,我當時的心理)。

我一蹬自行車便跟了上去,等轉過了街,我下了車,推着車,然後走了進去。

兩邊的路變得不再那麼寬敞了,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巷子。

跟着那女人一出了巷子,頓時便看到了一幢幢的高樓。

繼續推着車往前走了大概三分鐘的樣子,我就看都了一個出租的廣告。

“兩室一廳,一廚一衛,租金:594。”

旁邊還有一個老婆婆在打毛線。

而這個時候,我跟蹤的那女人直接走了進去,然後進了電梯,我偷瞄了一下樓層。

14!

但是我始終沒有看到那女人的臉,一頭長髮就如黑色的瀑布一般,身材也是沒的說,我腦子裏滿是我喜歡的女明星的樣子。

“唉,小夥子,要租房子嗎?”

老婆婆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推了推眼鏡,然後看着我。

被這一聲突如其來的沙啞聲音,我嚇了一跳,然後連忙點點頭。

鬼使神差的,房東老婆婆竟然給我安排在了14樓。

我掏出六百元交給房東老婆婆,然後找了錢拿了鑰匙,將自行車放在專門的車庫裏,便坐着電梯到了十四樓。

十四樓有左右兩個房間。

我的是14—2,不用說那美女一定是14—1。

打開門,我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還別說這房間裏還不錯,沙發電視一應俱全,廚房也是設備齊全。

打開手機,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我尋思着今晚是住這裏,還是回宿舍。

最終我決定,今晚還是回去,明天下了課再把我的生活用品搬進來。

以後就住在這裏了,我站起身,打開窗戶,窗外一片漆黑,沒有一點兒星光。

還是先回去,不然十一點四十,就要關寢室門了。

我剛一打開門,便看到旁邊的門也是瞬間打開。

低着頭的美女擡起頭。

那一瞬間,我驚呆了,簡直就是一個極致的美女呀,精緻的瓜子臉上露出略微害羞的微笑,她似乎有些警惕的看着我。

我連忙摸着頭,笑了一聲道:“美女你好,我是這裏的新住戶,我叫楊森。”

我習慣性的伸

出手。

美女似乎被我的舉動嚇着了,身子朝後退了退,然後伸出手。

不過不是握我的手,而是遞給我一張名片。

“這是我的名片。”

我連忙接過名片,看了一下名片。

眼前的美女是一個北漂的雕塑師,名叫張小蝶。

我笑了一聲然後道:“以後便是鄰居了,還望小蝶姑娘多多照顧。”

張小蝶點點頭,然後轉過身,走進入屋內,然後關了門。

我心中竟然有種莫名的欣喜,將名片放到衣服兜裏,然後坐電梯下了樓,取了自行車。

走的時候那老婆婆還說了一句。

“小夥子,這麼晚了,路上小心點。”

我點點頭,然後騎着車,便沿着之前的路向着學校而去。

穿過那條巷子,我來到了大路,十五分鐘後,我便回到學校。

這個時候手機不斷的響起來。

我拿出來一看,全是寢室兄弟的短信和未接來電。

我微微一笑,然後放好自行車,上了宿舍樓。

第二天我收拾好了東西,室友們都一個個帶着邪惡的說我肯定是暗度陳倉了某個小美女,還一個勁兒的找我要照片,在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得用緩兵之計,說還在追求中,等到了手,一定請他們吃大餐。

我的東西很少,畢竟住的地方離學校又不是很遠,我可以隨時回來,也就沒有弄太多的東西。

我騎着車,沿着長長的街道,走了大約五分鐘。

一個穿着運動服的老頭兒朝着我走來。

看了我一眼,便攔下了我,一臉緊張道:

“小夥子,你大禍將至呀!”

我被他這一句話直接搞懵了,停下車有些驚疑的看着眼前的運動服老人。

“你最近是不是晚上十一點後去過火葬場?”

ωwш _тт kǎn _℃O

我當時就被嚇住了,雖然說我從小練膽子,但是冷不防聽到這句話還是有些不安。

“沒有呀!”

穿運動服的老頭眉頭一皺,隨即伸手點在我的眉心。

痛!

我頓時感覺頭有些痛,然後身上冷汗直流。

“你一定去了,不然就不會差點被鬼上身了!”

“鬼上身?”

“你最近有沒有隨便接受別人什麼東西!”

我搖搖頭,同時腦子裏飛快的回憶。

“在仔細想想!”

對了美女的名片。

“額,我昨晚去租房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做雕塑的美女,除了收了她的一張名片,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呀!”

“你快拿出來看看!”

我額了一聲,伸進衣服兜裏拿出那張名片。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了,因爲手完全沒有觸到名片的棱角,而是非常的軟,就像豬皮一樣。

我掏出一看。

頓時渾身一顫,大叫一聲。

那原本做工精緻的名片,此刻卻是變成了一塊名片大小的肉皮。

“還有你租房的鑰匙,看看是什麼!”

我早已冷汗涔涔了。

接着從褲兜裏,摸出剛剛租的公寓鑰匙,竟然是一根乾枯的手指。

(本章完) “這……”

我頓時感覺渾身都不自然,突然想到昨晚那老婆婆還補了我錢,當即從包裏掏出錢。

花花綠綠的,人民幣和冥錢疊在一起。

“看來我看得不錯!”

老爺爺摸摸自己那稀少的幾根鬍鬚。

我被嚇得不輕,一想到昨夜的種種,完全難以置信。

我竟然真的撞鬼了!

而且還收了鬼的東西。

“我來問你,你昨晚見到了幾個人?”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三個!”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