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凡臉上帶着標誌性的微笑,道:“我沒毛病!如果你答應帶我見你們局長,我便將捉蒼蠅的本事教給你,立刻馬上!”

小趙彷彿聽到了非常好笑的笑話一般,上氣不接下氣的道:“你當我是誰啊,有那麼大的本事嗎?”

陳志凡接着道:“我當然知道你辦不到,但你不會找你們的隊長,讓他給局長說嗎?”

小趙玩味的看了陳志凡一眼,道:“我怎麼說?我說你會隔空抓蒼蠅,所以帶你去見局長?這不是鬧嗎?”

陳志凡沉着臉,正色道:“實話告訴你吧,我感覺今天的這個案子,遠遠比現在看到的要複雜的多!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的局長可能被人矇蔽利用了!”

枕上豪門:冷酷首席契約妻 小趙驚訝的看了看陳志凡,道:“你瘋了吧!你以爲你是誰啊,我們局長那是從案子堆裏面爬出來的,有誰能蠻過他?算了吧,我覺得你就是一個神經病!”

“那行,咱們不找局長了,換個簡單點的,找到你們的隊長也行!”陳志凡想到,要是能讓小趙帶他找到他們的隊長,也就好辦的多了。

“得了吧!你還不如說讓我帶你去找局長呢!她,我可不敢惹!”小趙聽陳志凡提起隊長,立馬就拒絕了。看來這個隊長平時對手下可不怎麼好啊。

陳志凡玩味的道:“怎麼了?難道你們隊長是老虎,會吃人不成?”

小趙一下子來了興趣,比劃着說道:“她呀,不是老虎,甚似老虎!以後誰要是娶了她,可真夠喝一壺的!”

陳志凡睜大眼睛道:“是個女的?”

小趙看陳志凡驚訝的表情,蔑視的道:“要不你以爲呢?”

陳志凡急忙追問道:“難不成就是今天抽…抽調來審訊我的那位女警察?” 納蘭家主望了他一會兒,隨即沉聲說道:「來人!把玉寒夕給我押下去,明天早上就砍了他!」

「什麼?!」眾人皆是狠狠一驚,家主要不要這麼果斷,他居然真的想要殺了玉寒夕?

家主向來心善,怎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狠絕的事情呢……

不過轉念一想也是,有人莫名連累他死去的女兒,這個誰也不能忍。

「什麼,外公,你怎麼能這麼草率,你不能這樣啊,寒夕他真的是你的親外孫呀。」帝玄御焦急的沖納蘭家主大喊。

在他身旁的帝玄胤突然拉了他一下,帝玄御回過頭來,不解的看向弟弟,「胤,你怎麼……」

帝玄御徹底混亂了,他的弟弟什麼時候會這樣,難道他也不想管了嗎?這怎麼可以?

那要是這樣的話,得要冤枉死多少人啊?

玉寒夕也猛然驚醒過來,外公真的要殺了他么?

一瞬間,他渾身充滿了冷汗,緊緊握著拳頭,他要怎麼做,才能讓外公不殺了他?其實很簡單……

可是他要是證明了自己的身份,那麼軒轅子凌該怎麼辦?他可能會死……

「還不趕緊把人給我壓下去!竟然敢拿我死去的女兒說事,你簡直好大的狗膽!快點給我立即將此人押下去,明天一早就處死他。」納蘭家主怒吼道。

然後不想再多看他一眼,轉身就離開,溫和的看著帝玄胤和帝玄御兩個人:「走,我帶你們去看你們娘親,你們一定很想念她。」

「可是外公……」帝玄御張了張嘴,可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納蘭家主強行給架著離開了。

帝玄胤還有帝陌華父子兩個人跟在納蘭家主的後面,藍天雲以及虛幻老人爺孫等人先被月長老給安排到了客房裡休息。

只剩下玉寒夕一個人卻孤零零的被人給押著離開。

剛走到大門前時,玉寒夕轉過頭看向背後的軒轅子凌一眼,可是軒轅子凌卻直接躲過了他的視線,不願意和他對視。

玉寒夕的心中驀然震驚,還有一絲陣痛,心都直接涼了。

他沒有想到,他居然會這麼絕情,他都可以替他死,他連為自己求個情這麼簡單的話都不願意說么?他到底是有多麼的絕情呀。

另一邊,帝玄御還在奮力的掙扎,拉著納蘭家主,焦急的說道,「外公,難道你真的是非不分,你真的這麼草率,你想讓自己的親外孫死在你的手裡嗎?

你到底是不是老糊塗了?哎喲!」正在說著,他的頭上便挨了一巴掌。

只見納蘭家主停了下來,朝著他翻了個白眼,「你這熊孩子一點都不如你弟弟,我真懷疑你娘當初是不是記錯了,把你們兩個搞混了,看看你一點都不像老大的樣子,你才像個小弟弟,什麼事情都不長腦子想。

這有些事情,不能夠只用眼睛看,要用心看,看看你弟弟!」納蘭家主唏噓道,他這兩個外孫雖然是一個娘生出來的,但卻是天差地別的性格。

這個大外孫什麼事情都不操心,小白一樣,小外孫卻什麼都會,他就不明白了,這親兄弟兩個怎麼差得這麼遠? 陳志凡本想說是今天抽自己嘴巴的那個女警察,可話到嘴邊,發現有些難以啓齒,便改口了。

小趙不以爲意的道:“你總算是聰明瞭一回!”

陳志凡這才知道,這個女警察,和葉詩瑜的身份一樣。

唯一有區別的是,香都市是一個大局,而且很繁華,人流量很大,案子也多。這裏和香都市比,就差得遠了。

陳志凡暗暗的道:“又是一個女強人!”

陳志凡的聲音雖然很小,卻被小趙聽到了。小趙接着道:“不錯,確實是個女強人!”

“這麼說,那她是特別喜歡立功了?”

“怎麼能說特別喜歡呢?那簡直是刻在骨子裏的那種喜歡!我也就想不通了,一個女人,哪來那麼多的精力。你就說她吧,要是溫柔一點,憑她那姿色,怎麼說也能嫁一個富二代!哎!”小趙一副杞人憂天的樣子,好像是在爲女警察深深的惋惜。

名門寵婚之老公太放肆 陳志凡嘴上沒說,心裏卻道:“像你這般的人,也只能一輩子做個小角色了!”

想到這裏,陳志凡開口道:“這樣,你就對她說,我還有些線索,想要彙報,如果她不來,我也不說!”

小警察疑惑的看着陳志凡,道:“你到底爲什麼非要見她呢?我可告訴你,她可不像我這麼隨和,不好惹,如果你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想法,我勸你趁早還是打消念頭,省得到時候鼻青臉腫!”

陳志凡笑着道:“我不怕! 最強平民NPC 我還是先教你捉蒼蠅吧!”有句話叫捨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何況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法術,沒什麼神奇的。

小趙一聽陳志凡要教自己法術,興高采烈的道:“好啊好啊!你快說吧!”

陳志凡反覆的將咒語唸了幾次。對於一般人來說,這些拗口的咒語確實不怎麼好記,這小警察的悟性還算比較高的。饒是如此,小警察也費了好大的勁,才勉強的完全記住了。

陳志凡道:“你試試,看行不行!”

小趙想到自己已經學會了這麼神奇的本事,激動的手都在發抖。

陳志凡看到了小趙臉上的表情變化,急忙道:“做這個最忌諱的是心有雜念,你這會最要緊的就是靜心,只要不是捉蒼蠅的,都別想!”

道門的法術最緊要的便是心靜。如果一個人在施法的時候心浮氣躁的話,輕則法術失靈,打擊信心,重則走火入魔,墮入魔道,萬劫不復。

所以當陳志凡看到小趙臉上的表情之後,急忙制止了他。

小趙看陳志凡不像是在開玩笑,便以言靜下了心,回憶起剛纔背下的咒語來。

小趙其實並不笨,只是剛剛入職,經驗還太少。

他又找到了一隻蒼蠅,嘴裏唸唸有詞。雖然有些非常拗口的地方他念的不是很流利,但也總算是記下來了。

這樣,蒼蠅好像是被人牽着一樣,緩緩的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這時候,小趙還是沒忍住,高興的道:“快看快看,我已經學會了!”

話剛說完,蒼蠅便像是突然有知覺了一般,一個轉身,快速的飛走了。

陳志凡無奈的看着小趙,道:“給你說了,要專心,你怎麼就是聽不進去呢?”

小趙慚愧的道:“我記住了,下次不會了!”這麼看來,小趙還是挺好學的。

因爲這事,小趙長了記性,在也不敢毛手毛腳的了。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小趙遵循陳志凡的教誨,來來回回沒幾次,便輕鬆的抓到了一隻蒼蠅。

這次等蒼蠅完全被自己控制住的時候,小趙纔開心的笑着道:“快看,我捉到了,哈哈哈!”

陳志凡不以爲意的道:“不錯不錯,學的蠻快的!不過你還不是很流利,多練習幾次,一定更加熟練!”

小趙高興的點點頭道:“那是必須的!小趙突然又問道,你說着蒼蠅爲什麼就這麼聽話呢,我們也沒用什麼藥水之類的東西啊!”

陳志凡也不知道該怎麼給小趙解釋這件事,總不能直接告訴他這是法術吧。

不過陳志凡胡謅的本事那是一流的,他對着小趙淡淡的問道:“你知道飛禽是靠着什麼判斷方位的嗎?”

小趙不知道陳志凡是什麼意思,疑惑的道:“不是靠眼睛的嗎?”

陳志凡搖搖頭道:“你只說對了一半!我來問你,如果是沒有眼睛,或者天生眼盲的那類飛禽,他們又靠什麼?”

小趙茫然的搖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靠感覺吧!”

陳志凡笑着解釋道:“所有飛禽的身上,都有大量的神經元。在飛行的時候,這些神經元會發出電波。這些飛禽,就是靠這些電波,一方面躲避天敵,一方面避開障礙物!”

看小趙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陳志凡繼續結束道:“給你舉個例子吧!你說世界上有那麼多的聲音,爲什麼有些聲音人聽起來感覺很舒服,有些聽起來卻特別的刺耳呢?”

小趙不以爲意的道:“不就是因爲那些聲音難聽,所以才刺耳的嘛!”

陳志凡搖搖頭,道:“這些聲音,全部是由無數的電波組成的!有些聲音聽起來悅耳,那是因爲這個電波剛好跟人的身體發出的電波互補,所以才讓人感覺到愉悅!”

小趙這才明白,恍然大悟的道:“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蒼蠅之所以會跟着我的聲音來,完全是因爲我說的這些話的電波和它身體發出的電波互補,所以它纔會義無反顧的過來,是不是?”

陳志凡對小趙豎起了大拇指,道:“不愧是警察,領悟力非同一般!”

小趙尷尬的笑笑,接着道:“這麼一說,好像也沒什麼神奇的了!”

陳志凡搖搖頭道:“這倒不然!雖然這聲音和蒼蠅的電波互補,可你想過沒有,這些聲音又是怎被發現的呢?”

小趙一點就透,道:“這一定是先人千錘百煉才發現的!”

陳志凡又將小趙誇讚了一會,說的他已經飄飄然了。

其實陳志凡的目的,就是讓小趙開心以後,才能按照自己的吩咐,找他們的大隊長過來。 帝玄御沒有理會他的埋汰,聽到他這麼說,他瞬間又覺得開心的蹦了起來,「這麼說來,外公你早就知道寒夕是你的親外孫了啊!

沒錯,那個軒轅子凌卑鄙小人才是假冒的,可是剛才你為什麼還要那麼說啊?還將寒夕直接給帶到了牢裡面,說明天要砍了他的頭!嚇死我了。」他伸手拍了拍心口,一臉心有餘悸的模樣。

帝玄胤道:「因為外公想要看看軒轅子凌來納蘭家,究竟是想幹什麼?

他頂替寒夕是單純的想要用他的身份,過上榮華富貴的日子,還是想要另有所圖。

另外,除此之外,外公還想讓寒夕趁著這個機會看清楚軒轅子凌是什麼人,還要讓他變得堅強,以後不可以再這樣心軟。」

納蘭家主哈哈一笑,讚歎的看了帝玄胤一眼:「哈哈哈哈哈,沒錯沒錯!還是胤兒最懂我了。」

「啊?這樣么?可是我還是不明白……」帝玄御抓了抓頭髮。

「外公你是從哪裡看出來寒夕才是你的親外孫的啊。寒夕根本沒表現出來呀,他也沒有拿出什麼證據,要是他,可能他也會不相信的,所以他更好奇,沒有辦法理解。

「因為我早就知道了寒夕是我的親外孫了。」納蘭家主這話一出,帝玄御頓時驚訝了。

「什麼?外公,你什麼時候知道的?我怎麼不知道啊。」他們兩個一直在一起,玉寒夕做了什麼讓他自己身份露出馬腳的事情,她不會不知道。

納蘭家主笑了笑:「因為先前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寒夕是和那個叫雪兒的小丫頭一起過來的。

那個時候,寒夕與我說了,他曾經把自己的身份借給了他的一個朋友這件事情。

所以我今天看到發生了這一幕,從那時候就開始懷疑,才會把寒夕給帶到家裡來說話,否則早就將他給處死了。

還有,就是寒夕今天寫出來的答案,那些都是錯誤的,每一個是我的雨兒喜歡的,偏偏都是雨兒最討厭的東西,雨兒最討厭的東西,可要比她最喜歡的東西更加難記了。

而軒轅子凌答出來的答案,雖然都對,但是那些都是隨便想想,或者找納蘭家的一個老下人問問,他們就都知道的事情。

綁愛成婚:總裁他又精分了 想必雨兒最討厭什麼顏色,什麼衣服,恐怕就連和他親近的人都不能夠準確的打清楚,除非是和他天天生活在一起的。」

「原來是這樣啊。」帝玄御恍然大悟,心中有些心疼玉寒夕太傻,也很感嘆他是一個太過重情義的好哥們兒。」

他放不下昔日里的兄弟情,寒夕確實是個好人,但是有些好人,是不一定能得到好報的,可他忽略了有些人是狼心狗肺,根本不值得幫。

納蘭家主又道,「寒夕的心太過心善,看得出來,他也很想認我這個外公,可是他又要為他的朋友先著想,讓他糾結為難。

我這麼做,就是要讓他成長一下,先把他給關起來,讓他看清楚軒轅子凌的人心。」 聽著納蘭家主的話,帝玄御的雙眼放光,:「哈哈哈,外公,你簡直是太厲害了,太英明神武了,我簡直是太崇拜你了!」

他抱著納蘭家主的手臂,不停的讚歎道,因為像他這種人肯定想不出來這些花花腸腸。

帝玄胤站在旁邊,摸了摸下巴,大哥這話怎麼這麼似曾相識?

這不是小澈跟她娘親撒嬌時用的那一套么?大哥竟然盜用,也太無恥了,不過都是一家人,他也就不計較了。

「哈哈哈哈哈,是么?小御兒你也覺得你外公厲害,你很崇拜我嘛?」納蘭家主被帝玄御說的哈哈大笑。

又恢復了之前那個溫暖,容易親近人的老爺爺,一點都不像方才那個雷厲風行的家主。

「對了外公,你不是說,要帶我們去看娘親么?

大巫妻 娘親在哪裡呀?我們快走吧。」解決完好朋友這件事情后,玉寒夕便覺得沒事了。

如今他的心情暢快,然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見娘親。

同時他也覺得自己跟外公最對脾氣了,他一點也不像自己弟弟跟冷冷的像個石頭一樣的人有脾氣。

他就說嘛!

虧他之前因為自己的脾氣,還覺得他根本不像帝家人,原來,他是向娘親的娘家的人,像他的外公,哈哈哈……」帝玄御現在越來越興奮,再也不覺得上天對他不公平了。

帝玄胤和帝陌華父子兩個人跟在納蘭家主和帝玄御的身後,兩個人不僅長相相似,連身上的氣息都很相似,沉穩冷靜,還很酷。

終於要去見他的娘親了,帝玄胤欣喜無比。

腦海中閃過自己嬌妻的花容月貌,還想到他的寶貝兒子和女兒,此刻他好想將他的寶貝妻子,還有他的兒子女兒,都帶給娘親來看看。

可是,他們的心情並沒有愉快多久,很快又沉了下來。

看著在冰室當中的女子,那一個看上去宛若少女般的女子,她還是一如既往,印象當中那個宛若青蓮,美絕人寰的女子。

可是此刻,她卻緊緊閉著眼睛,好像一個睡美人一般,她的整個人都被凍成了冰塊,渾身上下都是被冷凍封存的。

帝玄胤和帝玄御兄弟兩個人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心中狠狠一痛。

帝陌華同樣不可置信,他的女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帝玄御瞬間忍不住落下淚來,印象當中那個溫暖溫婉的娘親,為什麼會被凍在了這裡,「娘親!」他大聲叫道。

連忙上前跪了下來,看著這個印象當中一摸一樣的女子,他曾經的記憶一下子就回來了,這是他的娘親,可是娘親為什麼渾身通體冰涼,只宛若一個死人?

「柔兒!」帝陌華也滿目驚痛的朝著自己的妻子撲過來。

但是他還沒有上前來,就被一道罡風直接給掀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納蘭家主一腳踩在他的身上嗓音,狠厲道:「今日讓你再看我的女兒一面,那是看在你將兩個孩子帶回來的份上。

可你別忘了當初我說的話,這一輩子都不會讓你來納蘭家,否則就會殺了你!現在你見過柔兒了,你已經可以滾了!否則你就去死!」 陳志凡叮囑小趙,空閒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練習,才能更加熟練的記住咒語。

小趙急忙點頭答應,嘴裏唸唸有詞,手中也比劃着。

陳志凡也不打擾他,會以的笑笑,心中卻在想這小子會不會去找他們那個非常像葉詩瑜的隊長。

其實就算沒有小趙幫忙,陳志凡也有辦法找到他們的隊長和局長。

可現在自己的身份有些尷尬,被污衊成了罪犯。

如果自己貿然前去找隊長或者局長的話,萬一他們因爲驚慌,叫人前來幫忙的話,可能會打草驚蛇。

所以,陳志凡只好循序漸進,說服了他們,纔有機會切近案子的真相。

至於怎麼說服他們,陳志凡也已經想好了。現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讓這個小警察小趙,找來他們的隊長,自己纔有辦法。

想到這裏,陳志凡道:“小趙,看在我教你的份上,幫幫我,找你們的隊長來吧!”

小趙正練在興頭上,根本沒理會陳志凡的話。不知不覺之下,已經有好幾只蒼蠅都被他弄死在了腳下。而且因爲是初學者,小趙是越學越起勁,越學越熟練。

看到這個樣子,陳志凡想了一個辦法。在小趙又一次施法的時候,陳志凡暗中做了手腳。

眼看着蒼蠅已經快要飛到小趙的手中了,突然間好像是清醒過來了一樣,在空中掙扎了幾下,轉頭飛走了。

自從小趙學會這個,這還是第一次失手。

他疑惑的看着陳志凡,道:“怎麼回事啊!怎麼這次不靈了!”

陳志凡也學小趙剛纔的樣子,閉着眼睛,任由他怎麼叫,就是不起來。

小趙着急的搖着陳志凡道:“你快點告訴我啊,到底怎麼回事啊!”

陳志凡眼都沒睜,懶洋洋的回答道:“沒意思,不想說了!”

小趙急忙道:“你這人怎麼這樣,教人教到一半不管了,有你這樣的人麼?你告訴我,到底怎麼樣你才說!”

陳志凡玩味的道:“我想要什麼你知道!”

Views:
7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