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扯淡的節奏麼?

怪不得之前的拍賣師,八十萬的時候,就這麼想把木靈精華拍賣出去。

也是我的江湖經驗太淺了,居然沒有想到這麼重要的事情,特麼的,上當了。

不過,這個外面品相這麼好,不至於沒有木靈精華啊!

想到這裏,我又是一陣的糾結。

誒,不管了,再看我都恨不得退貨了,就算只是木靈精華,他對我來說,作用也不小。

這麼大一塊,吞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了,我把它放在我的丹田處,然後就開始運功了。

買這塊木靈精華回來,我主要就是爲了修煉神鬼第三變的。

有了火屬性和冰屬性,我的神鬼第三變,已經異常的強勢了,如果要是再加上這木屬性的話,那不知道要強大哪裏去呢。

我開始吸收木靈精華,木屬性的力量,比其他屬性的要溫和許多。

木靈精華不斷的溫養我的身體,這種既舒服,又能提升的感覺,讓我覺得十分的不錯。

我的實力在穩步的上升着,鬼氣的壓縮速度,也開始變得更快,神鬼第三變不斷的運轉着,我感覺鬼氣,神鬼第變,還有就是我的身體強度,都在不斷的提升着。

不過,好景不長,這一塊木靈精華,畢竟不是很大,我用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樣子,就已經消耗殆盡了,而此刻,文長老他們都還沒有回來呢。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話了一百五十個億,都沒能聽到個屁響?

就在我一陣失望的準備站起來的時候,突然,我感覺有個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

一塊黃豆大小的結晶,看起來翠綠翠綠的。

這…..這不就是我一直要找的木靈之靈?

不過,不應該啊,這麼一大塊木靈精華,如果裏面要是真的有木靈之靈的話,我最少也應該有鵪鶉蛋的大笑,怎麼回只有黃豆大小?

但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有木靈之靈,我就是賺了,因爲就算是芝麻大小的,也不止一百五十億,我趕緊把它給吞了下去。

這一次,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當溫和的力量,狂暴的掃蕩過我的全身,這又是一種酸爽的體驗。

強撐着,消化了整個木靈之靈,這一刻,我感覺,我的鬼氣壓縮程度,居然開始和真元有些接近了。

(本章完) 果然,這個修煉只是靠自己吸收靈氣,那是肯定不行的,還是需要有天材地寶的支援啊,要麼怎麼說,門派裏面的天之驕子,要比散修厲害呢?

人家功法比你強,資源比你多,每天呼一口氣,靈氣都比你好。

你說散修怎麼跟人家比?

整個木靈之靈,比我想象之中的還要難吸。

等我吸收完成的時候,文長老他們都已經回來了。

我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體。

“怎麼樣?裏面有木靈之靈麼?”

文長老有些好奇的對着我問道。

“有,不過很小,徒兒已經把它給消化掉了!”

文長老看着我,就是一陣的興奮。

“那你現在的修爲,到了什麼程度了?”

“我現在的修爲,在咱們千機門裏面,這一批來參賽的,應該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這麼有自信?”

文長老看着我。

“你少吹牛了!”

最看不慣我的,還是一邊的文芊芊,不過自從我們的關係熟悉了以後,她對我說話倒是放得開了許多。

“你別以爲你打的過我,就可以口出狂言了,我們千機門這一次來的人裏面,一院的高手可不少呢,你能打得過他們?”

我笑了笑,看着文芊芊說道。

“他們就算是起來,我也應該能搞定,只不過需要費點功夫而已!”

我這話,也並沒有吹牛,畢竟我們千機門的這些傢伙,實力我都清楚,頂天的就是三境中期了,如果對上我的話,我現在不管是鬼王的修爲,還是真人的修爲,都已經是三境巔峯的存在了,隨隨便便都是碾壓他們啊!

“是不是吹牛,咱比賽的時候就知道了唄?”

我對着文芊芊說道。

“好了,林星,我是相信你的,我們千機門這一次可就要靠你爭光了啊,你說說看吧,你這次大概能夠拿到多少名?”

如果要是之前的話,我肯定是沒有什麼把握的,但是現在,鬼氣和真元都已經到了巔峯,我現在可謂自信滿滿,成足在胸啊。

“師傅你想讓我拿到多少名呢?或者說咱們千機門一般能夠拿到多少名?”

“東域聯盟何其大,一般來說,一千名以上,纔會統計,到一百名,就可以上榜了,我們四大宗門的排名加分,也和這個有關係,哪個門派的弟子,獲得的成績最好,哪個門派的弟子,上榜的最多,就可以獲得更高的加分,我們千機門的歷史成績,最好的是由,第三代傳下來的,二十三名,那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

東域聯盟這麼多的鬼蜮,能夠拿到二十三名,說實話

也確實不簡單了,但是對於我來說,這個名詞並不是特別的牛逼。

“不過現在,我們門派衰弱多了,已經有好幾代,都沒有拿到過前五十了,要是能夠拿到前五十名,都是一件非常輝煌的事情了,怎麼樣?林星,你有信心沒有?”

“既然咱前人都能夠拿到二十三名,那咱也不能差勁了啊!”

我笑了笑,對着文長老說道。

“師傅,前五十名,我是沒有什麼把握的!”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文芊芊就插嘴過來了。

“五十名都沒有把握,你還搞什麼?”

“沒錯,五十名,我是沒有什麼把握的,但是前十名,應該還是可以拿到的!”

“前十?”

文長老看着我,整個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沒錯,就是前十名!”

我覺得,有些東西,現在是時候可以說出來了。

“師傅,你這裏,隔音效果如何?”

“你等一下!”

文長老也知道我是有話要說了,他朝着四周打出了幾個手印,一個隔音結界,出現在了我們的身邊。

“有什麼話,你可以說了。”

“其實,我上次去千機閣,並不是沒有收穫的!”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你….”

不光是文長老,文芊芊看着我,也愣住了。

“你收穫了怎麼?”

“千機祕典!”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說完,我就把千機祕典,給拿了出來。

千機祕典就像是一本普通的書,出現在了我的手上。

“你….你這是…千機祕典認主了?”

看到我以後,文長老的臉上的那個震驚。

“沒錯!”

“不過,師傅,我把千機祕典帶出來,沒有關係吧,會不會給我治罪啊,我只是想用他,輔助一下修煉而已,要是違反門規,或者其他的什麼的話,我回去以後,就趕緊把它給放回千機閣!”

我趕緊對着文長老說道。

說實話,我挑這個時候說出來千機祕典的事情,其實也是有很深的考慮的,一方面,他們並不知道我的實力,我用千機祕典打個掩護,到時候取得什麼好成績的話,也有個交代。

另外一方面,千機祕典的事情,遲早也是要解決的,文長老和我師徒這麼久,對他的性格,我也是有所瞭解了,他是個可以信任的人,我把千機祕典的事情說出來,他應該是不會出賣我的。

“不用了!”

文長老有些意味深長的看着我,他顯然還沒有從之前的震驚裏面回過神來,。

“老祖宗早有交代,能夠將千機祕典帶出千機閣的人,就是能夠帶領我們千機門,重塑輝煌的人,這麼多年了,千機閣一直都在等着這個人出現,沒想到,這人居然是我的徒弟。”

文長老有些感慨的對着我說道。

“不過,我並不建議,你現在就公開,你拿出了千機祕典的事情?”

“爲什麼啊?”

我對着文長老問道。

“老祖宗也交代過,持千機祕典者,爲千機門門主,樹大招風,你現在的實力,還配不上千機門門主的這個職位。”

我對着文長老點了點頭。

“我懂了,師傅!”

“在外人面前,千機訣可以使用,但是千機祕典,千萬不要拿出來,不然的話,很可能會給你帶來殺神之貨的,今天的事情,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你也是一樣,知道了麼?芊芊?”

文長老對着文芊芊說道。

“你放心吧,爹,我知道輕重的!”

文芊芊深吸一口氣,看着我,目光已經不像是之前那麼輕飄了。

“對了,你是怎麼拿到千機祕典的?”

文長老既然問了,我把當初碰到的事情,跟文長老說了一下,包括當初的黑火老祖的事情。

文長老聽到這個,又是一陣的震驚。

“沒想到,當年還有這樣的事情。”

我剛剛說完黑火老祖就蹦大了出來。

“你這個小鬼,居然這麼久都不把千機祕典拿出來,簡直是憋死老祖了!”

他對着我大聲叫道,然後又朝着旁邊看過去。

“這裏怎麼還有兩個人?”

“這是我師傅,還有一個,是我師姐!”

我對着黑火老祖說道。

“你不是吧,一個三隕的天師,你就認他做你的師傅?太差勁了,你不如跟着老祖我算了,你等我恢復實力了以後,我教你幾套魔功,然後我們縱橫天下,怎麼樣?”

“你是什麼東西?敢說我爹?”

文芊芊看到黑火老祖這個樣子,就有些不服氣了。

“我是什麼東西?你居然敢說本老祖是東西?林星這小子沒有告訴你麼?本老祖可是道鬼尊級別的存在,和你們千機門的那什麼,第三代鬼尊,是一個程度。”

“得了吧,你還道鬼尊?我都沒聽說過!”

文芊芊有些不屑的對着黑火老祖說道。

“你這個小傢伙,看來老祖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說到這裏,黑火老祖開始摩拳擦掌。

“住手!”

我對着黑火老祖說道。

“你又皮癢了是不是?想揍我師姐?讓你嚐嚐萬鬼噬心咒的厲害!”

(本章完) 我一說道“萬鬼噬心咒”這幾個字的時候,那小子就是一陣的顫抖。

“不用玩的這麼大吧,我不打你師姐了,還不行麼?”

我就知道,黑火老祖這個傢伙肯定會服軟的。

說實話,黑火老祖雖然被我控制住了,但是誰知道這傢伙會不會有什麼別的手段,要是真的讓他傷到文芊芊了,那我纔是追悔莫及呢。

文芊芊還是有些小孩子脾氣,她朝着黑火老祖做了幾個怪相。

而就在這個時候,文長老的臉色一黑。

“芊芊!前輩面前,不得無禮!”

被文長老這麼一呵斥,文芊芊顯得很委屈的樣子。

“嗯,你還算是有點禮貌,罷了,我不和小傢伙一般見識!”

黑火老祖說着,朝着四周看了看。

“這邊是什麼地方?東域聯盟?算一算,你們是來參加年青一代潛力榜的吧?”

黑火老祖對着我們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

我有些好奇的對着黑火老祖問道。

如果說是偷聽的,應該不可能,這段時間,他都被關在千機祕典裏面呢。

“我當然知道了,本老祖是無所不能的,好了,不逗你們了,我雖然在裏面,但是我可是一直算着時間的,現在不就差不多是這個事情了麼?想當年,本老祖也是參加過這個什麼年青一代潛力榜的!”

“那你得了多少名啊?”

說到這裏,我感覺有點意思了。

“我當年…我…..”

“你可不要撒謊啊!”

我對着黑火老祖說道。

“這個歷年來的榜單,都是可以查到的,就算是你在這裏忽悠了我們,從本質上來說,也不會有什麼別的作用。”

“好吧,我實話實說,那年,我沒上到前一百,所以你們找,也不會找到我的!”

沒上到前一百?

這個我就真的是有些震驚了。

“怎麼回事?”

我有些以後的對着黑火老祖問道。

“要不是當年在兩百強的戰鬥時候,碰到了那個變態,我當年肯定最少能進前五?”

“變態?哪個變態?”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