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沒想到希貝爾居然這樣自私,居然可能可惡。

當下,戰盼夏無法忍受,直接一把從傅自橫的身後,將希貝爾扯出來。

「希貝爾,今天不把你弄死,真是對不起你做出來的那些事情!」

戰盼夏說完,高高舉起手,就想直接一個巴掌扇在希貝爾的臉頰。

「啪!」

喧鬧的環境下,確實響起一道巴掌聲音。

只是這道巴掌聲音不是戰盼夏給希貝爾的,而是傅自橫給戰盼夏的。

「鬧夠沒有?」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這位女士,請你有點素質,不要對我未婚妻動手動腳!」

「不然不要怪我出手傷人!」

戰盼夏的臉讓傅自橫扇的撇在一邊。

戰盼夏完全沒有想過,事情居然變成這個發展。

心底的酸澀翻湧上來,戰盼夏的眼眶率先一紅。

「珀西,我沒事的,這個女的就是一個瘋子,我們走吧。」

希貝爾心中非常高興,傅自橫站在自己這邊,甩戰盼夏一個巴掌。

可是希貝爾同樣明白,這個地方不能久留,既然戰盼夏在這邊,那姜南初,陸司寒極有可能同樣就在附近。

「珀西?」

「不是的,你是傅自橫,是曾經做過錦都議長秘書長的傅自橫,是無雙殿少主的傅自橫!」

「希貝爾是壞人,傅自橫,和我走!」

戰盼夏知道傅自橫現在失去記憶,所以沒有責怪傅自橫的那巴掌,就想帶他離開。

珀西冷笑著一把就將戰盼夏的手甩開。

「一邊是一直細心照顧著我,讓我一點一點好起來的未婚妻。」

「一邊是你這個來路不明,非要把傅自橫這三個字往我身上扣的瘋女人。」

「假設你是我,你認為我會和誰走?」

這邊的爭吵聲越來越激烈,終於吸引南初與陸司寒的目光。

當南初真的看到哥哥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南初的心裡受到無比震撼,然後激動的朝著傅自橫跑去。

「哥哥,原來真的是希貝爾將你帶走的。」

「沒有關係,哥哥現在我們過來救你。」

「希貝爾,把我哥哥放開!」南初語氣不善的說。

若說從前還有點情誼,可是現在這些情誼在希貝爾故意製造傅自橫假死的時候,已經消失殆盡。

希貝爾沒有鬆開珀西的手,只是目光灼灼的看著珀西。

珀西冷眼看著姜南初。

這種眼神看的姜南初心中一沉。

哥哥從來都不會用這種可怕的眼神看自己的。

「怎麼,你是叫做戰盼夏是吧?」

「戰盼夏就算你是喜歡我的,但你能不能要點臉,自己來不夠,還要編造一個妹妹出來嗎?」

「你們可真是騙子專業戶。」

「希貝爾,我們走。」

珀西連看都不看她們,直接朝著帶有布朗家族標誌的汽車走去。

想要好好看場煙花,結果卻讓這樣三個人打擾興緻,珀西有些不開心。

戰盼夏的臉頰火辣辣的疼,可是在珀西就要上車的時候,戰盼夏突然喊道。

「如果你是珀西,那傅自橫是誰!那我愛的傅自橫是誰!」

「珀西,如果不相信我的話,那你就去查查奧利芙,查查奧利芙的老公!」

珀西原本準備進入車內的動作一頓,奧利芙這三個字讓他感受到心悸,彷彿發生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珀西回頭看看希貝爾,希貝爾正溫柔的看著珀西。

珀西想要問問奧利芙是誰,可是最後沒有問出口。

懷疑的種子已經在心裡埋下,珀西不想傷希貝爾的心,打算改天問問女傭。

「看來傅自橫是已經失去記憶。」

「也就這樣可以解釋的通,為什麼傅自橫一直都沒來找我們,還有為什麼這樣對南初說話。」陸司寒語氣沉重的說。

要是傅自橫只是單純的讓希貝爾監禁起來,那反而容易處理,只要將他救出來就好。

現在傅自橫失去記憶,認為希貝爾是最值得信任的,自己不想離開布朗家族,他們完全沒有辦法。

「盼夏,沒事吧?」

「我代我哥哥,向你道歉!」

南初注意到的是盼夏臉頰上的手指印。

心中真的已經罵死珀西那個混蛋,可是那又偏偏是她哥哥。

「沒事,傅自橫不是有意的。」

「只是,南初,哥哥,你們千萬不要放棄傅自橫好嗎?」戰盼夏牽著南初的手,哀求道。

「這是當然,絕對不能讓希貝爾的陰謀得逞!」

「這種壞女人,想要做我嫂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可能!」

有南初這句話,就像是給戰盼夏吃一顆定心丸。

戰盼夏立刻感覺勝算增大,不再是孤軍奮戰。

「說起來,怎麼讓哥哥恢復記憶,是我們目前需要克服的難關。」

「雖然哥哥已經失去記憶,可是記憶深處的某些回憶,其實並沒有完全消失。」

「你們想想那個女傭和我們說的,說是哥哥曾經在睡夢中喊過無雙殿的名字。」

「不如這樣,我們想想一些和哥哥在一起的場景,然後重現出來。」南初建議道。

姜南初提到這個建議的時候,戰盼夏第一個想到的情景,就是五六年前的那場聖誕節演唱會。

那場演唱會是戰盼夏覺得距離傅自橫內心最近的一次。

那一次傅自橫第一次願意袒露自己的心意,那是傅自橫第一次送到戰盼夏聖誕節禮物。

雖然那份禮物只是一張紙條。

可是紙條上面的字,確實沉甸甸的。

哪怕七十歲,八十歲,戰盼夏都不會忘記紙上面寫的是什麼。 “你別太難過了,我會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的。對了,你知道你妹妹她被誰抓走了嗎?” 傲嬌萌夫惹不起 郝健也終於切回正題了。

“不知道,不過,很有可能被當年害我們的人給害死了!”劉大成痛苦不堪的說道:“那個畜生不如的傢伙,當年虧我還把他當兄弟,真沒想到會下毒害我們。”

“你們當年發生過什麼,可以跟我說說嗎?”

“好,我全都告訴你,也只有你能爲我們的冤死申冤了!”

大概的事情經過是這樣的,三年前,學校組織了一次校外的秋遊活動,也是到煙臺山上來,當年那次,方小婉,劉大成,白錦溪她們三個都在那次秋遊活動的時候被人給害死了!

劉大成說,當時是有人在她們的礦泉水裏面下了藥,怎麼感覺胸悶,呼吸不過氣,然後就暈倒了,暈過去之後,就什麼的不知道了。

他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就被人給活埋在了土裏面活,活給憋死掉了,他們一直想不明白爲什麼父母過來找他們,學校也不來找他們,直到他們成爲鬼魂,才發現這一切都是陰謀!

因爲他們看見了那三個簡陋的木牌子做的墓碑,上面刻下了他們的名字!

上面的字跡應該是他們父母的字跡!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晚上偷偷溜到學校後山去調查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才發現,原來當他們被人下藥,他們家人趕來的時候都以爲他們已經死掉了,就連學校也這麼認爲,所以私下私了了,剛好因爲他們有妹妹,學校決定給他們一大筆金錢,並且將來保送他們的妹妹找更好的大學校裏面去讀書。

所以,他們的父母就放棄了他們,這也不叫放棄他們吧。

只是,他們始終想不明白,給他們下藥的人到底是誰?!

因爲礦泉水是班長帶着大家一起去買的,買回來以後是班長一個一個分發給他們的,經手的人太多了,所以他們也分不清到底是誰。

但是調查了這麼多年以來,他們終於發現了陸曉明的一個祕密!

那就是陸曉明一直暗戀着她的妹妹劉小燕,會不會是因爲這件事跟他哥哥有關?!

當年陸曉明的哥哥就是陸曉輝,是他們的同班同學,也就是劉大成當時最要好的哥們,他們之前是在一起的,爲什麼她們幾個人出事了,不想回去沒有,並且在這之後出國留學了,轉校了,顯得有點詭異,這件事情!

所以,現在事情的真相就跟陸曉明他的哥哥有關了。

瞭解清楚這一切後,郝健帶着劉大成出去了,外面的情況還是一如既往的,那幾個孤魂野鬼已經被小西小北給收拾掉了。白錦溪也被他們給救出來了。

這次的直播也順利結束了。郝健收到了很多小可愛們的關注和點贊,最主要的是收益也比上次要多了一倍。

這一夜註定是無眠了!

那些厲鬼有幾個被賞給了西海蛇王,他吃得飽飽的,身上所受的傷全都恢復了,看來還真的挺有用的。

郝健把劉大成、方小婉、白錦溪安排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就是在他的腦意識空間層裏,他,向他們保證要給他們揪出兇手,然後找回劉大成的妹妹,所以他們三個人才老老實實地待在腦意識空間層裏。

然後,就在他們準備要離開的時候,一道黑影從天而降,老道士出現了!

懷裏還抱着一隻小黃野貓!

幾分鐘之後,老道士居然把郝健給掠走了!

原因是這樣的,老道士硬是要逼郝健當他的徒弟,想要教他學輕功,可是郝健偏偏不想當他的徒弟,覺得自己已經有兩個師傅了,再要一個師傅,肯定會打架的!

關鍵是害怕之前告訴郝健,科比消失了,被人抓走了,原來是被這個老道士給抓走了!

感覺這個老道士對科比還算好啊,而且他隱隱覺得這個老道士有點熟悉,像是在哪裏見過一樣。

直到老道士把郝健給打暈,然後掠走了,掠到小木屋裏面去以後,一切就昭然若揭了!

甲殼蟲和獨角獸,還有西海蛇王都嚇了一跳,然後,他們通通跟了上去!

誰知,他們走到一個小木屋外面就被擋在了包圍圈的外面,進不去了!

郝健清醒過來以後,已經是大半夜了。

猛地睜開眼,竟然發現王胖子和苟蛋子坐在正牀邊,擔憂地盯着他,郝健簡直懵逼了,驚訝道:“呀!胖子,你怎麼在這?!”

“你小子終於醒啦,我當然在這裏啊,要不是我師傅把你帶回來啊,我們還見不到面呢。”王胖子說道。

“原來那個老道士是你的師傅啊!我說嘛,爲什麼連科比都被他給抓到了!”

穿到古代當主角 “科比?健哥,科、科比…是什麼東西啊?”苟蛋子結巴的說道。

郝健這才發現苟蛋子嗓子居然好了!

“呀,蛋子,你的嗓子好了!”

“對、對呀,這次真的要多謝王胖子和大師,要不是他們兩個,我估計還不能說話,太、太好了,不久以後,我就可以繼續說很多的話了。”

“嗓子好了就好,我最近怎麼聯繫都聯繫不到你們,害我擔心死了。呀!小傢伙,你怎麼在這裏,真是有緣啊,這條狗是我養的啊!”郝健慢慢從牀上爬起來,居然看見哈巴也在牀底下守着,他一下去,就把哈巴抱了起來,摟在懷裏面,蹭了蹭了他的臉。

“我去,難怪不得我說這條狗咋這麼賤呢,原來是你一養的啊!哈哈,果然有其主必有其犬啊!”

……

接下來他們就把之前發生的這些事情通通地聯繫了起來,最後決定,王胖子和苟蛋子繼續留在這裏,等到苟蛋子的嗓子好了,然後就來找他。

他現在得先回去,處理劉小燕失蹤的事情,還有魚塘的事情,要是不在家就會穿幫了。

“對了,健哥,你怎麼剛纔是躺着進來的!” 特種兵之血色獠牙 王胖子突然問到這個梗。

郝健特別鬱悶的說道:“不是因爲你那師傅硬拉着我,要讓我當他徒弟,還說要教我什麼輕功,我不幹啊,然後就被他打暈扛到這裏來了。”

“靠!這個老頭子居然揹着我找徒弟!把我放在哪裏,小時候那麼讓他教我輕功都不教!”王胖子徹底鬱悶了起來。 第1223章等你長大

紙上面寫著,等你長大。

這是戰盼夏所聽到過,最美好的告白。

戰盼夏回憶后,就將這件事情講給南初聽。

南初聽完以後,立刻拍桌決定,就把這個定為第一個回憶重現。

「你們兩是不是把一切想得過於簡單?」

「現在這個時間,去哪裡準備演唱會?」

「而且演唱會這件事情,你們怎麼確定希貝爾的傅自橫一定會看?」

陸司寒相比較她們就理性的多,一盆冷水潑下來,姜南初與戰盼夏發現有很多的事要做。

可是她們都是倔強的性格,認準一個方向,就要努力實現。

休息一晚后,南初就開始調查希貝爾平時喜歡什麼明星。

這件事情想要調查是非常容易的,很快南初就從布朗家族的女傭口中知道,希貝爾確實有個非常喜歡的女星,是個歐美女歌星。

南初知道這個線索以後,就開始聯繫容幼儀,容幼儀混跡在娛樂圈,不知道能不能有機會認識那位歐美女歌星。

要是這位女歌星可以來到W國開場演唱會,希貝爾就一定會出現的。

容幼儀這些年兢兢業業演戲,早就走出國門,成為國際影星,恰巧南初說的那位歐美女歌星是容幼儀的粉絲。

所以容幼儀只是提一句,那位女歌星根本沒有猶豫,直接就同意前往W國開場演唱會。

所以事情都開始格外順利起來,陸司寒負責場地與費用,姜南初與戰盼夏就靜靜等待演唱會開始。

果然從前有奧利芙在,希貝爾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和她爭奪的,所以從來沒有看過那位女星的演唱會。

現在有權有勢,加上知道那個女星過來這邊開演唱會,希貝爾直接購買兩張票。

希貝爾當然知道這個時候出去有風險,可是希貝爾已經不再害怕。

因為希貝爾知道戰盼夏做的越多,珀西就越討厭她。

演唱會當天,姜南初與戰盼夏前往演唱會後台,容幼儀同樣站在演唱會後台。

「難怪這段時間在錦都找不到你們,原來你們都跑到W國來玩。」容幼儀握住兩個好朋友的手,笑著說道。

「幼儀能在這邊和你見面真是開心,只是我們可不是過來玩的,而是因為哥哥的事情,哥哥現在失去記憶,完全不認識我們。」

「所以舉辦這樣一場演唱會,我們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哥哥回憶起從前的事,從前哥哥第一次和盼夏表白就是在你的演唱會上。」南初解釋起來。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更該幫忙。」容幼儀微愣以後,笑著應下。

那場演唱會對於她們印象深刻,對於自己何嘗不是。

容幼儀永遠記得那是秦凌予第一次去看她的演唱會。

不過隨著時間,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