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想將你千刀萬剮,但是,那小鬼說,你是純陰靈體。”男人露出一抹垂涎的笑來,“只要抓住了你,我成爲最強養鬼師的夢想很快就能成真了!”

你特麼這纔是你一定要把殺死童茹的屎盆子扣我腦袋上的真正原因吧!

面對這種噁心的老男人,我頭都沒回便吩咐了一聲:“小白,給昀之報仇。不用手軟!”

小白一聲長嘯,變回三頭惡犬的模樣,擡腳便拍飛了幾個離他最近的養鬼師。

衆多養鬼師一開始只以爲他是隻稍稍通靈性的大狗,現在見到是三頭惡犬,一下子就慌了。

童茹爸心裏慌張歸慌張,面上卻還鎮定,往後退到了安全地帶,對着其他人怒吼一聲:“亂什麼亂!不過一隻帶陰氣的畜生!有陰氣的東西你們還不會解決嗎!”

被他一吼,養鬼師們果然鎮定了不少,紛紛開始佈陣對付小白。

小小氣不過昀之受傷,童茹爸說的話她也不是很聽得懂,但明白不是什麼好話,當即就憤怒的化成了一個小火球,衝到了養鬼師的陰靈們身邊。

“麻麻,我去教訓他!”

我教過她不能放火燒人,她一直都記得,所以只把太陽神火對準了那些衝上來的陰靈燒。

而小白作爲地獄三頭犬,本就殘暴,無論是活人還是陰靈,沒一個在他手下討到便宜。

正在這個時候,藍景潤也帶着清虛觀的弟子們趕來了。

我忙招呼他過來:“學長這裏!昀之受傷了!”

藍景潤見狀眉頭一皺,招呼了兩個師弟過來:“你們快送昀之去醫院!”

兩個人架起昀之就要離開,忽然,一股詭異的怪風呼嘯着朝我們涌來,將我們所在的別墅後院形成了一個漩渦中心。

“鬼氣……好濃重的鬼氣!”藍景潤詫異道。

我心中有了不少的預感,一回頭,果然後院的空地上,一道召喚陣已經亮了起來。

這道召喚陣的氣息,跟我在回綠城的火車上見到的召喚陣氣息一模一樣。正要通知藍景潤去毀掉陣法,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一隻牛頭鬼已經衝了過來,比胳膊還粗的鐵鏈就甩在了小白身上。

小白哀嚎一聲,所幸皮糙肉厚,從地上爬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很快就朝着那隻牛頭鬼撲過去,扭打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另一隻羊頭鬼也從召喚陣裏爬了出來。

果然!

這套圖樣繁複的召喚陣,不同於這次在綠城處理的其他召喚陣,一次可以召喚出好多隻鬼兵!

藍景潤已經帶着師弟們迎上了第二隻鬼兵,第三隻、第四隻鬼兵也很快出現在了後院裏。

雙方實力懸殊,我們的確不是對手。我想拿出鬼璽來召喚鬼兵對抗,卻想起我根本無法調用靈力。

而且,以我的實力,召喚一隻鬼兵就要耗盡全部靈力,就是召喚出來了,也不能對付掉童家人召喚出來的鬼兵。

我不禁着急起來。

童茹爸瘋狂的笑着:“你們贏不了的!這是來自地獄的惡鬼,一隻你們都對付不了,更何況是這麼多隻!哈哈哈哈!慕紫瞳是我的了!純陰靈體是我的了!”

地獄的鬼兵?

這些鬼兵都是從冥界的封印之地爬上來的,我記得藍景潤說過,冥王令可以打開通往冥界的通道。

而且,使用冥王令並不怎麼消耗我的靈力。

我有了主意,火速把冥王令從墨玉中拿了出來,按着墨寒教的用法,心中默唸着:“冥王令,吾以冥後的身份,命令你,打開通往冥界的通道!”

既然是從冥界爬上來的,那就給我滾回冥界去!

墨寒和墨淵都在冥界,到時候看他們怎麼收拾你們!

冥王令

內墨寒的鬼氣逐漸涌出,很快就包圍了全場,在不遠處形成了一個黑色的漩渦。

從裏面,我能感受到冥界的氣息。

“小白,把鬼兵都丟回到通向冥界的通道去!”我大聲喊道。

小白會意,當即就把已經被自己咬的半殘的牛頭鬼丟進了漩渦之中,然後又飛奔向第二隻鬼兵。

藍景潤也吩咐了清虛觀的人將鬼兵往漩渦中逼退,這樣不用跟鬼兵硬碰硬,戰況好了很多。

正當我要鬆了口氣之時,忽然感覺腳下被什麼東西死死抓住了,一低頭,居然是一隻尖嘴猴腮的小鬼。

那小鬼身子不大,力氣卻出奇的大,拽着我就飛了起來,想要將我強行帶到童茹爸身邊。

路過那漩渦的時候,最後一隻被推入漩渦的牛頭鬼,忽然一把抓住了我,將我狠狠往下一拽。

小鬼害怕漩渦的吸力鬆了手,我卻被牛頭鬼直接扯進了黑暗的漩渦之中。

很冷。

從未有過的寒意從周圍侵襲過來,凍得我忍不住從心底打了個寒顫。

眼前是一片黑暗,只有狂風呼嘯着從我身上刮過。雙腿被那隻牛頭鬼緊緊抓着,幾乎要被捏碎。

我吃痛,費力的從小腹處調出一絲靈力,幻出長劍照着直覺狠狠刺向了那隻拖着我雙腿的爪子。

一聲哀嚎,我被吃痛的牛頭鬼來回甩着,一回頭,就看到它紅的如血一般的銅鈴大眼,不由得一窒。

剛剛好不容易從小腹那搶來的靈力已經用完,無極玉簡化作玉鐲回到了我的手腕上。

牛頭鬼血紅的雙眼發出紅光,將我拎起來,張開了嘴,居然要把我吃掉!

我更加着急,拼命的掙扎着,忽然肚子上傳來異樣的感覺,一陣強大的鬼氣波動從我的身上炸開,疼的牛頭鬼怒號一聲,鬆開了手。

是寶寶救了我嗎?

肚子有點疼,我有些擔心他:“寶寶?”

輕輕喊了一聲,小腹並沒有什麼反應,但是疼痛卻加劇了。

“寶寶,你別嚇媽媽,告訴媽媽你沒事,好不好?”我急了,全然沒注意到自己的身子一直在往下落去。

一直到耳邊傳來破風聲,我才意識到這件事。正要調整身子妥善落地,眼前一道黑影閃過,落入了一個懷抱之中。

擡頭,映入眼簾的是那張俊美決絕的臉,一直懸着在我心口的石頭,終於落了地。

“墨寒!”我激動得抱住了身旁的人。

墨寒低頭輕輕吻過我,眼角處的擔憂緩緩退去:“沒事了,我在。”

他不自覺瞥了眼不遠處,我順着他的眼神望去,見正好是那隻拖我進漩渦的牛頭鬼。

紅鬼已經帶人上去收拾那幾只鬼兵了。

肚子上的疼痛還有加劇的趨勢,墨寒帶着我緩緩落地,正要問我是怎麼來的冥界,我卻沒有心情回答他。

“孩子!墨寒你快看看孩子!”

墨寒的臉上一開始不解,隨即是詫異,竟有一時的恍惚,愣在了原地。

我擔心孩子,抓過他的手放在了肚子上:“他剛剛救了我,現在我肚子好疼,我擔心他出事!你快看看!快!”

墨寒這才反應過來:“昂!”應了一聲,立刻將他的探測寒意從手掌間發出,順着我的肚子緩緩流入小腹,然後消失在了我察覺不到的地方。

他的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揚起了一個弧度。

“怎麼樣?”我緊張的抓着墨寒的手,生怕孩子出事。

墨寒的眼神原本一直落在我的肚子上,聽到我的話,擡起頭來,吻了一下我的額頭:“他沒事。”

他又擡起我的下巴,吻住了我,渡了些許修爲給我,小腹處的疼痛很快便消失了。

“還疼嗎?”他問,眼中帶着對我的心疼。

我搖搖頭:“不疼了。寶寶好了嗎?”

“嗯。”墨寒點頭,然後緊緊抱住了我。

“什麼時候發現的?”他問,語氣中帶着他少有的欣喜。

孩子沒事,我長長的鬆了口氣:“前幾天……”

“怎麼不用冥王令喊我回去?”墨寒摸了摸我的頭,又稍稍鬆開我,探了探我的肚子。

完全是一副初爲人父模樣的激動,甚至還有些不知所措。

“你說很快就會回來的,我怕用冥王令會打擾你在冥界辦事……”

“傻瓜,有什麼事比得上你,”他又低頭看了眼我的肚子,“和孩子?”

額……我想了想,覺得沒有!

完了,我覺得我已經被墨寒寵壞了,都敢這樣自戀了!

正要激動的去抱他,旁邊突然傳來了幾聲不和諧的咳嗽聲:“咳咳、額咳咳!”

我轉過頭去,這才意識到這裏還有其他的鬼!

而且是其他好多鬼!!!

完了完了完了!這下徹底完了!

剛剛和墨寒調情都被他們看見了!!!

我的一世英名喲!!

我的臉唰的就紅了,比昀之那天吃的麻辣小龍蝦還要紅。

墨寒見我窘迫,帶着寒意的眼神一個個掃了過去,那些鬼紛紛轉頭,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看到。

——除了墨淵。

剛剛就是這貨咳嗽的!

“冥界的溫度對活人來說,可是冷的不行,你臉怎麼還紅成這樣?”墨淵一副“我就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不好意思害羞靦腆”的表情。

“和你沒關係!”我瞪了眼這隻嘴欠的鬼。

“是誰剛剛都快急哭了?”墨淵又問。

“你別說話好不好!”

“本座跟你說話,是你的榮幸。”又是這句討厭的話!好想讓墨寒再把他打成個豬頭啊!

“墨淵。”還是墨寒知道心疼我,見我窘迫的一塌糊塗,喊了聲墨淵,示意他收斂些,然後道:“去幫紅鬼一把。”

紅鬼此刻就帶着一羣鬼在收拾那羣被我從陽間弄回來的鬼兵,墨淵背對着他們,頭都沒回:“紅鬼對付的了。”

“你去。”墨寒強調了一遍。

墨淵看看他,又看了眼我,用眼神譴責了我一番,翻譯過來大致是這樣的:你這個紅顏禍水!都是因爲你!我哥都開始使喚我了!

墨寒又看向了其他驚訝的下巴掉在地上的鬼:“你們沒事做了?”

(本章完) “啊!有!”

“小的去忙了!”

“就是!忙死鬼了!”

……

那些陰兵紛紛散了,將我和墨寒這裏空了出來。

墨淵帶着一臉的不開心去了紅鬼那裏,下手一次比一次狠,分分鐘就把紅鬼還沒來得及收拾的幾隻鬼兵全部挫骨揚灰了,然後回來繼續當電燈泡。

而且,一臉“我就是來電燈泡的,我不開心你們也別想有二人世界”的表情。

簡直惡劣到了極點!

我瞥了眼墨玉,裏面還有點零食。想到墨淵嘴饞,從裏面隨手拿了一袋零食出來,是牛肉條。

“給!”我遞給墨淵。

墨淵看了兩眼,接過了:“既然你這麼心誠的上供,那本座就勉爲其難的收下你這份孝心——哥!疼!”

墨淵被他哥打了,我無恥的笑了。

墨淵白了眼我,撕開牛肉條吃了起來。

墨寒拉着我的手腕,又有一道淺淺的寒意順着手腕上的經脈流入體內,我知道他在檢查我的身體。

然而,寒意流轉過全身,墨寒微微詫異:“冥界陰氣在你體內正常的運轉着,絲毫沒有任何侵蝕的跡象。”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懂。

墨淵聽到這話,撕第二條牛肉乾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看向我的眼神也帶上了詫異與不可置信:“陰靈靠吸收冥界陰氣修煉,活人靠吸收陽間靈氣修煉。如果活人來陰間,就會被陰氣侵蝕,最長期限爲七天。”

這也就是上次爲什麼我一定要在第七天離開冥界的原因。

那現在呢?

我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那現在我沒有被陰氣侵蝕,是不是就代表可以長期留在冥界了?”我問墨淵。

墨淵不確定的又看向墨寒,墨寒皺眉沉思了下,謹慎的說道:“理論上是這樣。”

“可是從來沒一個活人在陰間生活過。”墨淵百思不得其解,“你碰上什麼奇遇了嗎?還是因爲孩子?”

對了,孩子!

這孩子可以吸收我的靈氣和墨寒的鬼氣,一定是因爲這樣!

墨寒卻否定了這個說法:“若是因爲孩子,不會全部經脈都不受侵蝕。”他望着我,再三確認我還是活人,忽然想到了什麼:“也許是因爲你吸收了陰果……”

我恍然大悟。

陰果是冥界陰氣的來源,我吸收了三枚陰果,相當於是吸收了超強濃度的冥界陰氣,所以纔不會再被冥界陰氣侵蝕!

墨淵卻不懂了:“她一個人活人吸收什麼陰果?不是應該吸收陽果麼?等等!大哥,你帶她去陰陽交界樹了?!”

“嗯。”墨寒應了一聲。

我看到墨淵一臉被捅刀的表情,決定再加把刀子:“我陰果和陽果,各吸收了三顆。”

墨淵看我的眼神一瞬間像是在看怪物。

“回去吧,你該累了。”墨寒心疼的撫過我的臉頰,正要抱起我帶我離開,天空中忽然再次傳來了大量鬼氣的波動。

我擡頭望去,只見天空中再次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一道帶着火星的身影正從裏面朝我們這裏撲來。

“那是什麼?”我詫異道。

“小白。”墨寒波瀾不驚。

我震驚的看着那隻渾身泛出地獄岩漿般膚色的三頭惡犬,聽到墨寒解釋道:“小白在人間實力會受到限制,這纔是它真正的實力。”

我愕然。

小白身後的漩渦已經消失了,這裏的鬼都認識它,見它飛奔過來,又不帶殺氣,都沒管它。

即將來到我面前的時候,三頭犬一個急剎車,在空中滾了一圈,縮小了三層樓高的身軀,收起了身上的岩漿,跑到了我面前,一個勁的蹭着我。

“乖。”我笑着挨個摸過它三個頭,“擔心我出事,所以從陽間回來了嗎?”

小白蹭的更加起勁了,還在我和墨寒面前來回的蹦着。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