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小八則是一臉的茫然,“人,人工呼吸啊~”。

那小美女也是氣不打一處來,人工呼吸哪有這樣的!忽然,又想起了眼前這個少年剛纔展現出來的特殊的能力,心情也是慢慢的平復了下來,“你,你說你會什麼?”,小美女輕聲問道。

小八見事情有了轉機,嘿嘿一笑,激動地將那張紙從褲子裏掏了出來,立在了那個小美女面前,“啥都會!算卦,看風水!打架,降妖除魔除妖!治病救人!我是樣樣精通啊!只要五毛!或者給個饅頭就行!”

“哈?你…你這一切就是爲了一個饅頭?”

聽到這話那小美女有點蒙,然後回過神來打量了一眼小八,又回想起剛纔小八的異於常人的能力,這才相信了小八的能力。

“嘿嘿,出來的太急了,沒帶錢~”小八尷尬的撓了撓頭。

“呼~那你能幫我個忙嗎?”小美女慢慢的坐了起來。

小八見狀連忙過去攙扶,手印在了那個小美女的後背光滑的皮膚上。這時候那個小美女身體不住一顫,才發現自己只穿了一件胸罩。但是又想到有事要求他,只好忍了。

而小八心裏卻是暗爽,我湊!太滑溜了~特碼的真想解下來!

“來披上~”

站起來後,小八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小美女的身上。 炮灰她嫁了豪門大佬 那小美女見了,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心裏升起了一陣暖意,畢竟是小八救了她。

“你會開車嗎?”

“不會!”

“那我來吧!”

兩人坐上了那羣流氓遺留在這兒的麪包車,小美女打火兒,腳踩離合掛擋,一氣呵成。麪包車“轟隆”一聲,屁股噴着黑煙竄了出去。動作行雲流水,小八都有點看呆了。

“還沒問你名字呢!”

“啊,我叫小八~”

“恩,我叫素素。”

車子開上了大道,直奔市區而去…

“哎?咱去哪兒啊?”小八疑惑的問道。

“去我家~”

“哈?你家?!”小八聽後瞬間就樂了。

….

“哎?你家不是在那邊嗎?”小八看着眼前的這片華貴的莊園疑惑的說道。

“不是的,一個老奶奶住在那,我碰巧路過,幫他買菜而已~”

“哦…”

下車後,兩人直奔那莊園內部的一棟白色樓而去。

“小姐好!”

看花了眼的小八被這冷不丁的一聲,給嚇了一跳,這才發現站在樓門兩邊的保鏢。

小八汗顏着點頭和他們這些黑衣人打了聲招呼,就跟着素素走進了門。

… 第440章罰你永遠對我好

等到下午的時候,陸司寒還沒有發出聲明,李玉書卻在監獄接受媒體的採訪。

視頻中的李玉書看上去憔悴不少,尤其是昨天晚上姜南初將她推翻在地,疼的後背直不起來。

「李女士,最近網上又掀起一陣風波,說你被聘請為陸家保姆,但是卻遭遇姜南初毆打。」

「請問是真的嗎?」

「假的,我沒有被打,你們不要相信這種事情。」

姜南初聽著他們直播的對話,點點頭,還算她有些良心。

「李女士,請問可以給我們看看你的背部嗎?」

「我發現你的坐姿很不自然,好像受傷了。」

「不,不用了,我真的沒事,你們趕緊走吧。」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如果讓某人知道,恐怕我在牢里也不會有好日子。」

李玉書越是這樣說,越是激發記者的好奇心。

趁她不備,記者們上前一步輕輕掀開囚衣,後背是青青紫紫的淤血,有些部位還腫起來。

「天吶,這就是家暴的證據。」

「李女士,這些是不是姜南初造成的?」

「我說了讓你們別管這些事,千萬不要報道出去,不然依照姜南初的性格,你們全部都完了。」

「這是赤裸裸的恐嚇嗎?」

「我自踏入媒體記者行業以來,發誓不會對任何邪惡勢力屈服。」

「李女士,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給你公道!」

姜南初看著視頻內李玉書委屈的神情,她都忍不住笑了。

果然很多事情知人知面不知心吶。

傍晚,陸司寒回來的時候,看到姜南初正在刷微博。

「都是一些不了解你的人,不用在意。」

「我只是受不了他們不明真相的炮轟。」

「這次的事情處理起來挺麻煩,我們在沒有監控的街道遇見李玉書,導致她偷竊的事情無從查證。」

「所以我會被扣上暴力分子的名稱了嗎?」

「你覺得,我會讓你吃這個啞巴虧嗎?」

陸司寒反問,這個語氣一聽就是他有絕妙的主意了。

「快告訴我,怎麼做才可以讓大家知道李玉書的真面目。」

男人溫熱的呼吸打在姜南初的耳畔上,薄唇輕啟說出絕佳的主意。

少女靈動的眸子,露出點點笑意。

「對了,這次的事情,我感覺有些古怪。」

「記者的消息未免太靈通了,他們不去偷拍明星,天天盯著我們有意思嗎?」

「昨天凌晨,松本葉子去過一趟監獄,早上,議長府聯繫過記者。」

陸司寒按了按眉心說。

「看來這件事情,又是議長閣下安排的。」

姜南初一張小臉立刻拉下來。

「我替他認錯,你罰我跪鍵盤,跪遙控器,甚至跪榴槤都可以。」

「罰你永遠對我好,只能站在我這邊。」

姜南初委屈的說。

「這一點,我不是很早就做到了嗎?」

陸司寒說完長臂一伸,打橫抱起姜南初往餐桌走去。

「怎麼感覺你又瘦了些,今晚多吃點。」

整幢別墅充滿著濃濃的溫情。

李玉書的事情,兩人已經有解決的辦法,所以變得安逸起來,但外面卻傳的沸沸揚揚。

從家暴事件又說到苗家村翠花的事情。

所有人無一不在討伐姜南初偽善,嫌貧愛富。

在事情發酵的七天時間,D.E集團樓下每天都圍滿記者。

這天清晨,姜南初洗漱后,踮起腳尖為陸司寒系好領帶。

「所有證據都已經準備好,到時候你只要回答就好。」

「嗯,知道啦。」

姜南初湊上前親了親陸司寒的臉頰。

他總是提前安排好所有事,他什麼都不缺,姜南初能夠給他的似乎只有更多的愛而已。

用過早餐,兩人共用一輛車前往D.E集團。

今天所有記者都已經被請進會議室,陸司寒牽著姜南初的手下樓,視線隨意的飄向一旁,發現一抹熟悉的人影。

「司寒,怎麼不走,記者們已經在等待了。」

「好,進去吧。」

陸司寒並沒有把小小的插曲放在心上,那人沒理由出現在錦都才對。

推開會議室大門鎂光燈照在兩人的臉上,

等到姜南初與陸司寒入座,問題接踵而至。

「姜小姐,請問您是準備道歉嗎?」

一開始在監獄採訪李玉書的記者詢問道。

「我絕對不會像一個對孩子下手的人說對不起。」

「這一次邀請各位記者採訪,我就是想將事情的真相告訴各位。」

「從一開始,我以行業內最高待遇聘請李玉書成為奶媽,但是她為了能夠多賺錢,每晚服用安眠藥,險些對孩子造成永久傷害。」

「對孩子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難道我不該用法律懲罰她嗎?」

姜南初冷著臉嚴肅的說。

「恐怕事情的真相併不是這樣,李嫂在我看來是一名寬和善良的大姐。」

「正好我向警局提供了訪問報告,今天她也來到現場,聽聽她是怎麼控訴你的吧。」

記者說完,她身邊的女人摘下帽子,赫然是幾天未見的李玉書。

「李玉書,想不到你還有臉過來這邊,看到我不會覺得愧疚嗎?」

「我為什麼要愧疚,姜南初你一開始安排我照顧星星,但是動輒對我打罵,所以我才喂安眠藥。」

李玉書開口污衊道,她也是沒辦法,當時心動看上別墅幾隻花瓶,順手偷走後才明白價值上千萬。

千萬偷竊罪,等她坐牢出來都六十多歲了。

而這時一名日本女人找到她,說是可以幫助她,不過需要做一件事,李玉書自然是立刻就答應下來。

「大家聽到了嗎?」

「事情的源頭是姜南初的原因,對底層的勞動婦女動輒打罵,才導致悲劇的發生。」

記者一副充滿正義的模樣說。

「好精彩的一齣戲,如果我不是當事人,我也會深切同情李玉書。」

「但偏偏,有些事情,我沒做就是沒做。」

「李玉書,你這麼光明正大敢來污衊的原因是因為知道那天晚上,那條漆黑的街道上面沒有路燈,沒有拍下你犯罪的證據對嗎?」

聽到這句話,李玉書的臉頰微紅,她這麼囂張的過來,的確是想著沒有證據。

「但是你似乎忘記一點。」 “噔噔噔”

兩人上了二樓。

“爸,怎麼樣了?”

兩人走到一個房間,素素輕聲問道。

見這時候,那屋裏站着兩個中年人,一個身穿一身筆挺西裝,一個身穿一身金黃色道袍。兩人都守在一章白牀上,牀上躺着一個嘴脣臉色都發白的中年女人。

聽到這話,那兩個人猛地回過了身來。

“閨女?!你!你不是被人綁架了嗎?!”那身穿西裝的中年人一臉驚訝的說道。

聽到這,素素嘴角一陣抽搐,“啊,沒事,沒事啦~! 赤心巡天 我媽怎麼樣啦?”素素連忙問道。

“哎~”那身穿西裝的中年人嘆氣着搖了搖頭。

見這時,那個金色道袍的人臉色有些不太好。

“江先生,您放心,給我一天的時間,我一定讓江夫人醒過來!”

那個老道士信誓旦旦的說道。

“哼!還讓你!再讓你來,我媽媽就再也醒不過來了!”素素嗆聲的說道。

“我!…”聽到這話,那個老道士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素素不可無禮~”

這時候,江樹林出來打圓場,恰好發現了站在素素身後東瞧西看的小八,打量了一眼,問道:“素素,這人是?”。

聽到這話,素素才反應了過了,拉着小八介紹了起來:“啊,爸,這個人是我在外面遇到的!就是他把我從綁匪手裏救出來的。他說他什麼都會,不如讓他來試試!”

這時小八才反應過來,發現了所有人都在注視着他,他撓了撓頭,汗顏着和他們打了聲招呼。

江樹林看到小八這半吊子的樣子,心理就搖了搖頭,這哪像是有能耐的人啊~分明就是個小乞丐。

“唉~進來坐吧~!”

江樹林顧忌女兒的面子,只好把小八請了進來。

這時候,小八纔是反應了過來,原來素素請他來是來看病的。這時他朝着那牀上的人看了過去,眼神翻着金光一陣晶瑩透亮。那女人的身體狀況,在小八眼裏已經是一覽無餘。

小八看了冷笑一聲,說道“我說,這位道友~她體內可是鑽進去了一個小鬼兒!你這給她吃芭蕉葉又有什麼用?”。

聽到這話,那老道士瞬間就急了。氣得面紅耳赤。

“你放屁!她分明是五行混亂,陰陽失調!這裏麪包着的可是補藥!”

“補藥?呵呵,那小鬼再呆兩天,這人可就沒了!”

小八肆無忌憚的嘲諷道。

“你!”那老道士聽到小八的話被氣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看向了江樹林,“江先生!這個小子胡說八道!分明就是在詛咒您夫人!”。

見這時,見那江樹林的臉色鐵青非常的難看。

“別搗亂了~出去吧~”

江樹林失落的說着,兩人就這樣被江樹林給從屋裏趕了出來。

“哎?”素素無奈的叫了一聲,可是於事無補,門已經被關死了。

門外的兩人,一陣尷尬。

Views:
6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