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石伯爵的三少爺崩般今天非常滿意,在這場狩獵中他捕獲到的獵物最多,想想自己驅趕獵物中有幾個十幾歲的青澀女孩,崩般不禁感覺到身上有點燥熱。

將鎧甲解除後,崩般從馬上跳下來。大搖大擺的向同齡人的少年炫耀今天自己多麼勇武,一槍就戳死幾個賤民的強大戰力。然而淒厲的敵襲喊叫出現。四百米外一隻不明身份的軍隊正在快速逼近。前去詢問的家僕騎士,已經歪斜的從馬上摔下來。

任迪看着被自己用刀刃劃破喉嚨的傢伙滾到了草叢中,剛剛這個家僕還在趾氣高揚的詢問“你們是哪一個部分的。狩獵已經結束了,回家玩泥巴”之類的嘲笑話語。下一秒就在任迪的鐵劍下變成了屍首。經歷了上次戰場,任迪對該殺的人一點猶豫都沒有。因爲任迪明白自己和這幫貴族世界觀相差太大,註定是談不到一塊去。所以根本沒有多餘的同情心給註定是要敵對的敵人。

可憐這個家僕本來還以爲是一隻貴族部隊遲來趕到狩獵場,出於給自己家主人長臉的心思,嘲弄幾句。沒想到直接遇到了殺氣騰騰的軍隊。

警報響起,上千人的營地亂哄哄看了過來,但是並沒有第一時間一起拿起武器。一位貴族看着遠處到達的隊伍,說道:“那個傢伙這麼冒失,難道就這麼不給磐石家族面子嘛。”

而磐石家族的三少爺崩般已經是怒髮衝冠的帶着人衝過去了,甚至連鋼甲都沒披掛。就拿起武器氣勢洶洶的準備去找這個遲到貴族晦氣。崩般原本因爲狩獵而不錯的心情瞬間電閃雷鳴:“竟然敢殺我家族的僕役。想死嗎?”

然而他帶隊衝到了一百米之內的時候感覺有點不對了,前方的這支隊伍,迅速的從後方走出一隊士兵訓練有素的蹲下舉起赫赫有名的戰爭器具實施瞄準。崩般頓時魂都嚇飛了,嘴裏顫抖地喊道:“軍弩。”說到軍弩,差不多是荊棘寶石帝國的一號違禁品。一個剛剛沒怎麼訓練的農民拿起十字重弩對騎士魔法師都有威脅。然而現在這支隊伍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手持弓弩面對騎兵衝鋒面不改色完成瞄準任務士兵。

崩般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陰謀氣息籠罩在自己頭上。突然間感到自己頭被撞了一下,崩般在天旋地轉中從馬上摔下來,最後的時刻他在想,到底自己得罪了什麼人,有人竟然用軍隊過來攻擊自己。

任迪徵召兵手持弓弩,瞄準後打出了一輪齊射,這個弓弩射出的彈丸是手指長的金屬箭。初速度可以達到一百五十米每秒。可以在一百五十保持穿透皮甲的殺傷力。

齊射過後,騎着馬的三十七個騎士由於倉促間沒怎麼穿鎧甲。直接被全部射死。跟在崩般後面的家僕們看到這個驚世駭俗的一幕,瞬間當機了。他們不是沒殺過人,剛剛跟在主子後面砍殺平民的時候,一個個都表現的非常嗜血。然而現在流自己的血。竟然傻乎乎的呆站着不敢動了。然而云辰和根本沒有繼續給他們思考的機會,第二排齊射開始,鋼弩箭,穿透腦門血花彪濺的場面,大量出現。整個後面一百多人如同割麥子一樣迅速倒下。

你要說爲什麼打的這麼準,經歷火力時代演變軍官的徵召兵要是沒有注入射擊技能,那才叫奇怪。演變軍官的射擊技術純粹是用子彈堆出來的,基本上是向着狙擊手方面發展。一百多米,十字準心對頭,小意思了。然而這裏就能看出來徵召兵一分錢一分貨,至少只有聰明級別耗費一公斤紫金的徵召兵,才能承載狙擊手的射技。任迪的這幫徵召兵,直接瞄準敵人的頭打。

在白巖公國任迪和雲辰和的武器全部是由曉峯提供的。而現在卻是任迪自造的。其實任迪明白,自己只要展現出天賦,曉峯八成會盡力的挽留自己。但是任迪這麼多天想了想,發現自己好像就是不願意爲曉峯效力。

鏡頭回到戰鬥中。

戰鬥剛剛爆發,任迪才明白,雲辰和那來的一千多人朝着四千人的武裝力量進攻的自信。這羣武裝力量比白巖公國的要差多了,至少白巖公國爲了抵抗獸族入侵,還是有點武力的。這幫貴族純屬是出來過家家。

弓弩兵完成射擊後,長槍兵迅速列隊向前奔跑。路過一百個屍體的時候,順便留下二十個人對每一個屍體完成程序上的補槍。將一些中箭後裝死的傢伙全部送到地獄。

看到崩般和他的侍從從馬上摔下的時候,在營地中準備看戲的貴族們就已經感受到了不對勁了。死了一個僕役是小事,最多隻是引起兩個貴族之間的矛盾。小孩子打架一樣,死了貴族就不一樣了,而且一上來就這樣毫不留情的殺人。

在看到徵召兵訓練有素的補刀行爲。所有的貴族意識到了這絕對不是什麼遲到的貴族,而是一個殺氣騰騰專門針對自己這一方的職業化軍隊。而且直接朝着自己這地方過來了。

有的貴族拿起刀槍準備反抗一下,而有的貴族見勢不妙準備上馬逃跑。不留一個是這次雲辰和這次作戰所追求的目標。在逼近一百米後,弓弩兵再次射擊了,沒有槍口火焰噴薄的炸響,同樣也沒有火藥燃燒的戰場迷霧。自行車踏板一樣旋轉的扳手,被士兵快速上弦將肌肉的力量儲存在弩臂和彈簧鋼弦上。然後在扳機扣動後是通過給手指大小的弩箭傳遞動能釋放。

總裁求你放過我 單個組成團隊衝鋒的貴族抵抗意志瞬間被這一陣鋼鐵箭雨精準的射擊擊垮。因爲集火的太精準了。一位穿戴盔甲整齊的騎士逃過這一劫從跪倒的馬匹上跌下來。隨後看到一個巨大的箭頭出現在自己眼見,然後插入自己鼻尖,箭桿逐步沒入自己。雲辰和拉開了演變軍官身體素質才能拉開的弓,給這位身體素質強大的騎士補了一箭。直接將這位騎士頭部釘在了地面上。雲辰和的拉弓射擊過程瀟灑自如。看到雲辰和的露的這一手,任迪不由的嘆了一聲:“帥氣!”至少任迪自己是不會的。

騎兵根本衝不起來。隨後就遇到平槍齊步衝鋒的槍兵。步伐一致,槍頭保持一線。所有士兵舉槍的角度保持相同,可以同時發力刺擊。這就是精銳部隊。如同一面牆一樣撞上了驚慌失措的貴族狩獵隊伍,頓時撞擊產生了血花。被這面牆一樣的部隊逼得向後退的貴族家僕下一刻就看到了自己身上被奇怪的三棱槍頭刺穿。

徵召兵長槍兵組成的人牆就這樣氣勢如虹直接推了過去。一個小時前放肆的用笑聲面對哭喊求饒的家僕和貴族現在無力下哭喊求饒了。

“我是金絲草家族的第一位繼承人,我可以繳納贖金……”哭腔的喊聲,瞬間引爆了貴族們的記憶,一個個要繳納贖金的乞求嘶聲裂肺的喊出來。但是很快卻變成了詛咒,因爲這羣可怕士兵的刺殺沒有任何停緩慢。而逃跑也是無效的脫離戰場,那些可怕的弩兵精準的射擊,將逃跑的貴族全部射倒。

當然也有自作聰明準備衝擊弩兵陣型的騎士。結果這些從弩兵箭頭下倖存,有着超出常人力量的騎士,遇到了任迪。戰鬥並沒有力量上的碾壓,一劍,任迪就快速的揮一劍,像拍蚊子一樣。這些騎士脖頸部位瞬間噴血,倒下了。

所以不知道哪一個聰明的傢伙選擇躲到人多的地方去。也就是他們剛剛捕捉的奴隸當中去。期待這支兇殘的軍隊殺完後,速度離開。 社會管理必然是要重視人的自私性,甚至要從人的劣根性入手,引導衆人和自己走。從人類的劣根性入手只是方法,引導的人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劣根性定義自己前進的目標。方法要符合現實,才能推動現實向着長遠的目標發展。

現在雲辰和笑眯眯的對一大羣膽戰心驚解開枷鎖平民傳話道:“各位,不好害怕。我軍不會傷害各位的,只要各位指出剛剛躲進你們的那些人,我們就能保障各位的安全。否則要讓我們自己來抓人的話,保不準對各位造成不必要的驚嚇。”

在平原上被排成一塊塊的異界平民恐懼的看着周圍拿着長槍的冷酷士兵。剛剛乾脆的殺戮,讓剛纔還如同獅子一樣殘暴的貴族軍隊,如同綿羊一樣被屠戮。

上萬人的平民被排成了二十多塊每一塊都有徵召兵將雲辰和的話進行傳遞。不過這個場面任迪有點眼熟,怎麼有那麼一點皇軍掃蕩,將村民聚集在打穀場,讓村民指認八路的味道。

任迪甩了甩頭自己否認道:“不對,不對,最近太緊張了,腦洞太大,容易胡思亂想。”然而容不得任迪對自己有所懷疑,接下來的場面展開的實在是太自然了。

一隊隊從戰場上被俘獲後五花大綁衣着光鮮的貴族,嘴裏被堵住破布,被按在地下,雲辰和一斂笑容的回首,在所有人羣面前,徵召兵用刀子直接割掉了俘虜的耳朵。然後大聲喊道:“這就是和我們紅旗軍作對的下場。”

隨後在人羣面前,所有的徵召兵統一喊道,“這就是下場……”一個人的喊話或許會被忽略,但是一羣人的一致的喊話,幾百人異口同聲的用這種方式表達,瞬間散發的震懾,讓上萬人在幾秒鐘時間內瞬間失語言,變得鴉雀無聲。

貴族的在武力下建立對平民的絕對權威,在武力崩潰後。瞬間粉碎,一個個混入平民的貴族和僕役發現,周圍的平民像是躲着瘟神一樣躲着自己。一個個被平民讓出的空地中,貴族隊伍瞬間鶴立雞羣,不對這個詞用的不當,應當是衆叛親離。有的僕役想混在人羣中一起遠離,但是被周圍的人讓開了。

雲辰和笑着說道:“很好,很好,大家看來都是非常配合的。”說完後,非常氣勢一揮手,一羣士兵衝進去如狼似虎的舉着槍逼着這些人跪倒抱頭。當然也有反抗,結果從槍刺入頓時讓着一隊隊反抗的傢伙變成了血窟窿。這片原本聚集奴隸的空地上,瞬間冒出一陣血腥味,當然還有一些尿騷味道。有的貴族直接癱倒在地下站不起來了,結果被拖小雞一樣拖到中央的空地上五花大綁。

這時候雲辰和就開始第二步。至於雲辰和怎麼玩,任迪都無所謂了只要結果是這羣人能夠服從工業安排,雲辰和怎麼調教都可以。

雲辰和說道:“剛剛各位表現我非常不滿意,沒有一個人敢於指出我們的敵人,這種包庇的行爲是不能容忍的,當然我軍寬容大度,自然會再給各位一個機會。”

一個個隊長模樣的徵召兵,在人羣中將一個個壯年男子拉出來,趕到前方的空地上。 兩不相見,兩不相欠 然後一堆刀子扔到了這些人面前。每一個方陣前。被拉出了十個男子,讓他們拿起手中的刀。

雲辰和的繼續說道:“各位交個投名狀吧,一人一刀,要見血。”

雲辰和指着那些五花大綁的貴族和他們的僕役冷酷地說道。這十個男子有大部分畏畏縮縮,然而有一個大約二十來歲的精瘦男子,眼睛發紅,拿起刀子,給自己壯膽地喊道:“還我父親的命來,啊————”這一刀當頭往一位貴族頭頂上剁下去,然而下刀的位置是頭蓋骨。刀尖和頭骨相碰,然後猛然下滑,發出了滲人的磨骨頭的聲音。 不露聲色:總裁請出局 被堵住嘴巴的貴族,吐出了嘴裏的布,豬嚎一樣慘叫。被濺的一臉血的青年人,冷了一下嘴裏似乎有一點嘔吐的表情。然而愣了一秒後看着這個貴族滾過來準備咬人,當即準備繼續揮刀。

這時候雲辰和,一腳將貴族踹到一邊去,握住了準備揮刀的手說道:“不錯,敢爲家人出刀。雖然家人已經死過了。你合格了,把機會留給後面的人。”

這個青年彷彿委屈得到釋放大聲哭着就要跪下來說道:“大人,讓我報仇,我願意做你僕人。”

雲辰和當場一耳光打過去。訓斥道:“你的勇氣來遲了,這個世界用勇氣不是用來挽救過去的,而是用來爲預防和制止的。想想以後還有什麼人值得你用武器守護,今天后悔感覺你要記住。”

哭泣的年輕人愣了一下,立刻被徵召兵拉到了一邊,雲辰和笑着看着剩下的九個人,笑着說道:“沒有人了?”

剩下的九個壯漢看着雲辰和的表情,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雲辰和擺了擺手,徵召兵將那個頭上中了一刀的貴族放開。這位貴族看着雲辰和轉過身來。兩隊蹲着往後面靠語無倫次地說道:“我是金絲草家族順位第一位繼承人,我要求合理待遇。”這個傢伙已經被現在這個場面嚇哭了,雲辰和這作風,太電鋸驚魂,不爲錢,不爲仇。直接跑過來屠戮。

雲辰和笑着對這位貴族說道:“你刺他們一刀,就可以離開了。”

雲辰和甩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插在,這個貴族左腿邊上的草地上。雲辰和露出惡魔的笑容說道:“只要刺中其中任何一個人,你就自由了。”這位貴族恐懼中帶着濃濃的懷疑看着任迪,然而又看了看周圍的人。

任迪明白這個手段和批鬥非常相似,然而批鬥只是踹上一腳。而這種則是逼迫平民捅貴族一劍。然而這種逼迫兩個階級的人相互自相殘殺的過程,任迪只有一點不適,但是隨後想了想,真的沒理由指責雲辰和。因爲地主逼迫農民最多是加地租,派狗腿子毆打鄉里,利用禮教族長之位高高在上。而這些貴族直接是將平民當成牲畜一樣捕捉,驅趕砍殺,然後販賣到奴隸市場中去。

如果有報應的話,地主的報應就是被批鬥,而這些貴族應該得到的報應就應該是以血還血。這時候,一位徵召兵走到任迪面前輕輕說道:“任迪長官,指揮官請你做好準備對後患的處理。”

任迪愣了一下明白了。點了點頭,讓四個徵召兵朝着遠方離去了。

此時在場面上,頭部有着恐怖傷痕的貴族滴着血,滴在地面的黃土中浸潤下去,有的掛在了草尖上。 給你所有 然而這位貴族狂喊這朝着九個拿着刀的農民刺過去,這九個壯年男子,其中有六個甩下匕首就朝着周圍跑過去。貪生怕死盡數顯現。然而三個壯漢感覺自己躲不過了,拿着刀,雙腿顫抖的迎了上去。然而怎麼是貴族的對手,這位貴族一個匕首就刺破了一個農民的胸膛。頓時血流如柱。剩下的兩個平民見到了這個場面當場一鬨而散了。這位貴族想要繼續刺殺,卻被雲辰和踹狗一樣踹到一邊。雲辰和冷冷地說道:“你可以滾了。”這個貴族聽完不敢相信的。然而連滾帶爬的朝着遠處逃跑一邊跑一邊往後面看着,當跑出五十米外,眼睛中露出一絲怨毒。

然而任迪已經在數百米外等着他了。雲辰和看着這個胸膛中刀子的平民皺了皺眉,這傢伙眼看差不多要活不成了。人羣中突然傳來了女人的哭喊聲。雲辰和擡頭掃過去,女人的哭泣立刻被壓了回去。雲辰和看着那八個被重新趕回來的平民,冰冷地說道:“要殺你們,將你們孩子女人賣到奴隸市場敵人,已經綁在了你們面前,你們都不敢用手中的武器扞衛自己的生存權和家人,你們還是男人嗎?難道就這樣等着自己活活的被刺死,然後讓你們的女人孩子埋怨天埋怨地,埋怨沒有救世主沒來救你嗎,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一切生存在陽光下享有自由的權利都是要靠自己來守衛。”

雲辰和拍了拍手另外兩個壯年男子被趕出來,補全了這個十人隊,然後再次從綁着的貴族隊伍中。提出來一個人。回合制殺人的程序繼續開始了。至於公平?平民十個人,面對綁着的一個貴族或者是家僕,可以給他們一刀,然而貴族必須面對拿着武器可以閃躲的平民。

雲辰和展現了一個態度,今天平民中的壯年男子,亦或是貴族,已經是生死仇敵,必然只有一方能夠活下來。當然貴族根本活不下來。因爲雲辰和已經將這些貴族視作敵人。面對敵人,你任何同情都沒有用。只有徹底殺掉解決威脅。演變軍官不需要僕從,只需要敢於跟着自己戰鬥的隊友。

在殺與被殺的選擇下,一個個平民開始了對綁着的貴族軍團開始見血刺上一刀。然而有的人似乎被貴族仇恨的眼神震懾了。在另一邊刺完一刀的平民卻在徵召兵的帶領下開起來訴苦大會。然後隊伍組成了看押貴族的行列。以仇恨應對仇恨,那麼就看誰的仇恨有道理了。

貴族有貴族仇恨道理,你們這些賤民竟然敢踐踏高貴,敢反抗帝國秩序,都該下地獄。平民有自己仇恨的道理,因爲自己好好的生活,卻被用刀槍從家庭中趕出來,子女失散,摯親被殺害,敢於破壞這一切的應當被殺掉。而演變軍官,也有自己的道理,誰能幫助自己更好的完成任務。那就需要站在那一邊。

這次投入這個魔幻位面的演變軍官,大多都在冷兵器時代徘徊,所以走的都是和這個世界本土上層力量搞好關係的道路。但是現在這個戰場迎來的從中校戰場存活下來的兩位預備役。工業時代需要大量的人口直接以現代國家的形式支持。舊秩序對任迪和雲辰和來說就是束縛,所以雲辰和必須站在平民一邊。屁股決定腦袋。

赤旗已經飄揚起來。任迪雲辰和所在的階級要爆發力量必須要用鮮血渲染。 從高等時代到來的演變軍官到底有多強?知識是一個方面,然而經濟也是一個方面。每一個演變軍官從他們任務所在的時代離開後,獲取的財富對那個時代來說都是富可敵國的。

以任迪第一個新手任務的蒸汽時代爲例,任迪獲得了八百五十公斤紫金,當時受到擾動的評分是八十五分。而第二個趙衛國的晉級任務中任迪獲得了滿分直接一噸紫晶,如果不算系統補償的話。標準收入是一噸紫金。別看這一噸紫晶看起來不夠花,一個天才徵召兵就十公斤紫金。一個聰明級別的徵召兵要一公斤紫金,其實這兩種最高級別的徵召兵壓根就不是任迪這個階段可以肆意徵召,任迪在搞核工業,需要儲存大量的知識才這麼高,確切來說有上千位天才徵召兵,那是上校才能搞出來的手筆。演變中人才永遠是要比物資要便宜的。

然而一克紫金的購買力如何?一噸左右糧食,兩克紫金一噸多碳素鋼,3.3克紫金一噸油,五克紫晶一噸優質肉乾。演變的兌換可謂是物美價廉童叟無欺,而且直接在位面戰場送貨上門。以雲辰和上次任務爲例,由於任迪是滿分,李子明是至少是九十八分。雲辰和的分數也絕對不低,帶上他之前的火力時代任務的紫金存量,絕對也在一噸左右。

而二十一世紀美國的戰略儲備是什麼樣子?鋁土、鈷、鈦、銥、鎳、橡膠,等重要原料爲上千萬噸,儲存在全國100多個倉庫中。當然糧食原油,等原料零零總總也就是這個儲藏級別。什麼叫做富可敵國。演變軍官的財富就是富可敵國。然而高等軍官和低等軍官的財富差距就像高等世界對低等世界生產力之劍的差距一樣,那是一個鴻溝。中校可以輕鬆一場任務七八百公斤紫金,而少校累死累活也絕對不可能超過一百公斤紫金。而演變上尉一場任務九公斤紫金已經很不錯了。

現在這是個上尉任務。任迪和雲辰和的物資,在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BUG,當然這也是理所當然的,這個任務現在的難度本來就不應該難倒任迪與雲辰和,加上演變投放的位置爲大陸邊緣地帶並不會與這個世界最強大組織的力量發生衝突。所以這個觸發任務是非常容易的。曉峯的自信也是有一份道理的。

當然現在給任迪和雲辰和全力放手去做。那麼這個場面就是另一回事了。

五色谷周圍上演的血腥一幕,讓雲辰和與任迪獲得了第一批這個位面土着死心塌地的追隨。沒辦法,已經給貴族一刀了,這個罪名放到帝國要是被上火刑柱的。而且這麼多人看見,只要一人指認誰都脫不了關係。雲辰和在思想教育過程中,尤其還這麼強調了荊棘寶石帝國這個反動組織的殘酷。基本上退路就這麼斷掉了。

親,你想背叛革命?對不起,只要其他人被俘,拷打一下不小心說出來你這個叛徒當初給貴族捅刀子的事情,在火刑柱上當燒烤,有你一份哦?這個逃不掉的哦。

這個捅刀子的事情,所有的成年男子都參與了,所以這是一隻革命意志堅定的隊伍。而且從舊社會解放對建設新國家有着高度自覺性(生存自覺)。所以雲辰和提供的這波人口,任迪相當滿意。指着向東絕對不會向西,要求爲革命生產,絕對是自覺的投入力量,隨時準備給反動派致命一擊(反動派當然知道了這裏的人所作所爲,也會毫不猶豫給這波翻天的賤民致命一擊。)。

咳咳。誰投入革命沒那麼一點細節。解放戰爭,你以爲全國都突然被心靈控制了,自己變成五毛了嗎。都是被逼的啊。雲辰和與任迪到達目的地,任迪總算可以大量生產機械零件,開始組裝工業基地了。

通過這裏的本地人,找到一個鐵匠較多的地帶,這個地帶恰好是一個盆地,周圍環着小山坡。一個出口對着外面的平原,任迪看了看這個平底中央平攤的地形,不由的向雲辰和問道:“這裏是隕石坑地貌?”

雲辰和攤了攤手說道:“不清楚,大概是吧,天文方面我不太清楚。”

任迪看了一下這個至少有十五公里直徑的圓環地形,周圍有着規則堤壩形狀的突起,圍繞着中央平緩如同大碗一樣的地帶。碗底中央的地形微微凸起。周圍似乎在長時間的雨水洗刷下,風化侵蝕下原本連爲一體的圈圈形狀土坡已經成了多個獨立的山頭,已經露出了幾個缺口。由於剛好處於山區高地上坡地帶,所以坑內比坑外邊緣雖然略低,但是並沒有積水。而是長滿了高大的樹木,只有一個上千人的村莊正好在盆地中央凸起的部位。

這個大坑被羣山包裹,一面對準了五色谷山區外圍的平緩平原。好像是在山區中偷出來的一塊平地。任迪再三確認後,覺得這很有可能就是一個隕石坑,雖然任迪不搞地質,但是小時候由於挖礦找寶的胡思亂想,對隕石坑有那麼一點興趣,看了太多的隕石坑圖片。然而這只是任迪的初步發現。

雲辰和看着任迪似乎對着這個地形思考,不由地問道:“任迪,有什麼問題嗎?”

www✿ⓣⓣⓚⓐⓝ✿℃o

任迪看到雲辰和疑問的表情,說道:“抱歉讓你擔心了,這地方非常好,易守難攻,後面山區有着大量的木材可以供給乾餾,有鐵匠,應該有鐵礦石。整個規劃只要有足夠的人口,基本上可以開一個工業國。剩下的我們就是投放物資和糧食了。”

雲辰和點了點頭然後想到了什麼說道:“這個物資投放的賬目,算在我頭上吧。”

任迪笑了笑說道:“我負責生產,我喜歡花錢任性不受監管的感覺。算在我頭上吧,我新手任務就是蒸汽時代,我比你應該富有一點。”

雲辰和張了張嘴,似乎是對任迪的新手任務難度驚歎,亦或者是對任迪付錢豪爽感到不捨。總之當任迪陪自己到達這個任務世界後,人情似乎已經欠下了。雲辰和說道:“那麼也要記個賬。”

任迪這倒是沒有客氣下去。說道:“好,賬目會給你看的。”

自此,任迪這輛人形基地車終於在這個世界落腳展開了。

青山,一個十五歲少年,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個年齡段,已經可以參與狩獵隊到山裏打獵了。只不過上次狩獵,讓他的腿骨折了。他的村子叫做翡翠湖。當然並沒有湖水,而是站在山上看着村子所在平地上鬱鬱蔥蔥的巨木林海。就像一汪大湖。當然青山並不知道,這些巨木貌似活不過五年了。

這是一個以狩獵爲主的山村,相對於外面平原可以種地,這個山村很貧瘠,但是較爲安全。整個翡翠湖村與外來人交易鐵器,但是排斥外來人住下。因爲族中的長老聲稱外來人進入會讓山村的平靜打破。變得不安全。

然而現在平靜是註定要被打破的。上萬人涌入這個圓形山谷,動靜不是一般的大,有獵人試圖阻止,但是被裏面的好手迅速解除武裝。然後直奔這個村莊而來。村子數百年的平靜就這樣驟然被打破了。在絕對的武裝力量面前,青山看到之前頑固的不願意接納外人的族老,一臉賠笑的面對這個全身鐵甲的士兵。

青山突然想到沒去世前父親說過的一句話。爆虎是絕對不會在乎草羚用頭上尖角在樹木刻上的地盤符號的。社會秩序被打破了,當天晚上村子裏所有的孩子被集中起來,和外來人的孩子組成隊列,排隊領取飯食。飯食非常似乎很簡單,但是非常豪華,精緻不知道什麼作物生長的糧食,不帶任何一粒咯牙的沙子。 總裁:敢親我試試 被燒的油膩軟和的肥肉。以及一大杯顏色漂亮的果汁水,甜的,青山敢保證,他這輩子沒吃過這麼甜的果水。山裏面的果子沒有一個能夠和這種水媲美。

而大人們也排隊和外來人一起領取食品。大家發現自己突然不要打獵了用不着和野獸拼命了。似乎新來的這位領主老爺要將大家變成他的家臣,領民。

青山突然想到,領主老爺會不會收自己爲騎士侍從?以後自己會不會變成一位威風的騎士?少年人的想象總是豐富的。

然而任迪開始了首次召喚,在本位面生命衆目睽睽之下,井口點開始浮現一個個鋼鐵糧食被投放到空曠的場地上。讓周圍準備搬運的本土居民,頓時驚呼神蹟,然而在外面見過有點市面的人,鄙夷的看了看身邊的土包子的大呼小叫,說道:“這是魔法,這位大人是一位高貴的魔法師。”當然如果真正的魔法師看到這一幕絕不會承認這是魔法,魔法決不能造物。也無法造就騎士小說中所謂的空間現象。

一塊塊鋼錠被任迪軟化,由任迪的精銳徵召兵,用簡陋的鋼鐵刀具進行切割,然後軟化力場收回,鋼鐵零件重新硬化,然後由徵召兵組織當地吃飽了的人完成搬運。初級工業開始建造起來。高爐開始架設,鍊鋼的剛包,吊裝鋼包的鋼鐵設備。就這樣速度的被簡單的直尺,切刀,摩擦砂紙,絹布。和徵召兵的手感精度加工出來。對於任迪這個智力達到六點的演變軍官來說,所謂的鋼鐵廠就是零件拼裝。零件搞定後然後直接裝起來。

看到任迪這麼熟練安排工作,多條線快速組建工廠建設,在旁邊看無法在這個體系建設過程上插手的雲辰和驚歎地說道:“真基地車。” 有時候很難說得清,純後勤技能的預備役能抵得上幾個勳章基地。然而有三點是演變戰場中衆多軍官公認的。

第一點,純後勤天賦的預備役,在一個任務前期,展開的節奏不如有一個完整基地要快。

第二點,到了後期,不受限於基地製造。當一個完整的基礎打好後,純後勤預備役的後勤天賦,在某些生產上上所開的掛,足以將正式軍官在擁有基地,和可以徵召部隊的優勢全部拉平。比如說任迪的後期在加工方面讓導彈成本狂降。整一個白菜價流水線生產。當然任迪卻無法在材料上突破,只能在自己已知的科技頂峯,實施開掛。而另一種變換材料的天賦,雖然在產量上不足,但是足以開出科幻科技產品。

第三點,後勤天賦是否強大與使用者掌握的知識量息息相關。純後勤天賦的預備役,只要能活下來,比擁有純後勤天賦的正式演變軍官要強大。因爲優秀的預備役將是高級軍官喜歡帶着的最佳搭檔。預備役將一直在超出自己軍銜屬性的高科技世界戰鬥。這是正式役無法比較的。

演變經過計算,任迪在屬性點上優勢,在智力方面,記憶力計算力將佔據強大的優勢。在感知方面對加工的細節感知將無比清晰,這對思維注入給徵召兵,會誕生大量高級技工。在力量方面的優勢同樣是明顯的。

這樣恐怖的優勢絕對不是一個失去一個基地可以平衡的了的。畢竟基地可以從任務世界中打出來,而這種優勢是常態屬性。任迪到底有多強。這麼說吧,如果任迪第一次沒有被暗算直接獲得了一個基地,外帶新手任務結束後,直接打一場少校晉級中校的晉級任務後,這樣的成長出來的狀態,差不多是任迪現在的水平。

和任迪一同的雲辰和現在非常激動。因爲到此爲止,雲辰和的算計算是成功了。雲辰和所來自的歷史線,大家都知道了,而蒼龍社就是那個歷史線上附近的人被召喚到演變戰場中組建的,趙衛國,李子明所在的新華社,差不多就是清朝辛亥革命後中華的歷史線。歐洲是按照地域來算社團,而天子盟就是這樣分社團的。這不算地域,而是歷史區域。如果按照這個劃分的話,任迪算是新華社的人。

雲辰和進入趙衛國的任務純屬是一場交易。蒼龍社和新華社之間的交易。雲辰和與蒼龍社簽訂了必須跟隨任務的契約。然而就這樣被當成物品交易,送到危險位面去征戰,說雲辰和一點怨氣都沒有,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曉峯這種高高在上以正式役鄙夷預備役的態度,更是激起了,雲辰和心中久違的怨氣。

早在任迪答應自己一同進入下一個任務的時候,雲辰和就準備在這場連續觸發任務中搞一場大的。爲此雲辰和一言一行,對任迪都非常重視,包括在這個世界搞赤色主義,也是雲辰和按照任迪習慣的政體來。之所以這麼做,雲辰和心理還有些擔心,不知道任迪會幫自己幫到什麼程度。現在看來,任迪這次是實心實意全無保留的幫助。

雲辰和見慣了各種,拿預備役當道具,當消耗品,順便失敗的時候,壁虎斷尾的場面。現如今不由的感動,這纔是真的隊友。主動默契配合,強弱互補。不斤斤計較。完全以隊伍存活和勝利爲最高目標。

雲辰和這次任務也是下了重注,不同於曉峯徵召的廉價部隊,曉峯的部隊大部分徵召兵智商是愚笨級別的,少數軍官纔是下等智商,雲辰和這次所有的士兵大部分都是100克紫金一個的普通徵召兵,五十位徵召兵是聰明級別的,耗費一公斤紫金,這種投入和這次任務最多隻能取得二十公斤獎勵的產出完全不成正比(這次任務獎勵爲一般上尉任務獎勵的兩倍),雲辰和這樣的投入,絕不是隻想完成一次觸發任務。而是準備和即將到達這個位面的校官們爭鋒。當基礎打好,籠絡足夠的人口後。雲辰和非常想見識一下,自己和任迪這個雙中尉的組合到底能弄出來什麼樣的場面。

雲辰和拉開了演變光幕,看到自己道具欄中一朵美麗花朵一樣的道具。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而現在新成立的黎明公社。(雲辰和取的)正在快速發展。一隊隊徵召兵和當地獵人組成的嚮導爬山,用支架上打着望遠鏡一樣的測繪儀器對周圍的地形進行測繪,然而站在高地上,卻發現了令任迪與雲辰和更加感興趣的東西。

巨大的沙盤擺在了任迪和雲辰和的面前。看着沙盤上巨大的盆地,以及周圍的山區,任迪的問雲辰和:“測繪準確。”

雲辰和笑着說道:“我不可能憑空搞出這東西來騙你。”

整個五色谷山區中,任迪所在的翡翠湖盆地在五色谷南部邊緣,然而在翡翠谷以北二十公里外還有一個七公里寬的圓坑,而在更北部,也就是五色谷山區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個直徑三十公里的龐大的圓盤形平坦地帶。這個圓盤地帶也是中央凸起,周圍環繞了一圈水道。和翡翠湖盆地的盆地地形一模一樣。

在更北部,是否有散落的隕石坑,那就不知道了。這個場面,可想而知不知道多少百萬年前這個地帶遭到了何等天地碰撞。這個地貌平常只有飛到高空中才能直觀的看到。然而平時只能通過測繪儀器大致描繪出來。

任迪指着沙盤上翡翠谷盆地環繞中央凸起的那一圈凹陷說道:“我的人在這裏發現了大量的鐵礦。已經探測的儲量超過八百萬噸。如果這個盆地是隕石撞擊形成,而鐵礦與隕石有必然聯繫的話。那麼我們很可能就大發了。”

雲辰和看了看其他的疑似隕石坑指着沙盤疑惑地說道:“你的意思是?”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如果這些都是隕石坑。而且這麼近的靠在一起,那位唯一的解釋是,遠古時期,一顆隕石進入這顆星球的引力範圍,然後被巨大的引力扯碎,撞擊到了這個星球這個部位上。然而由於是一塊隕石。所以成分是相近的。”

雲辰和說道:“我感受到了這片山林中央有衆多生命力強大的存在。”

任迪疑惑地問道:“雲哥我可不可以問一句,你的天賦感應能力距離到底多遠。”

雲辰和笑着說道:“別說這麼見外的事情,你的天賦也沒有瞞着我,我的天賦是越近,對生命的信息感知的越清晰,甚至如果在一百米內甚至可以感知到體型外貌甚至部分部位有沒有受傷後生命力衰弱的跡象。而距離很遠,對我來說就是一大片光斑混在一起,不知道具體數量,只知道那裏有敵人。具體距離應當是所見之處,當然也不是一看看星空就能發現外星人在那個星球,由於距離太遠,代表生命的光斑造就黯淡並且擴散的我無法察覺了。”

任迪吸了一口氣,這個天賦非常實用,至少敵人無法靠近偷襲了。並且敵軍也無法在遠距離附近,甚至哪地方有一個大城市,也絕不會找錯方向。雲辰和這種天賦是天生的將軍天賦。然而就缺一個基地了。

雲辰和說道:“現在我們的人口爲兩萬人,我選出了一千人脫產實施訓練。等到四個月訓練完畢後,我會清理一下週圍的野獸。你這邊怎麼樣了,好像木頭乾餾已經開始了?”

任迪說道:“這個世界的木材非常大,按照紋路,這些樹木的生長年齡不超過五十歲。我正在爲樹種,分化木頭種類。以便於乾餾的木材種類,和煤燃燒變化函數對應的上。值得高興的是由木頭乾餾的木材,硫磷等雜質非常少。而這個世界的含氧量非常高,鍊鋼可能會非常容易,但是讓我疑惑的是另一種現象?”

雲辰和說道:“你是說五十年以上的木材,到那裏去了?我在叢林中親眼看到更多種生物對倒塌的木材實施啃噬好像是一種不大的老鼠,並且一些真菌類會誇張的以這種太大而倒塌死亡的木材爲營養,飛快是生長,消耗木質纖維營養。所以死亡的木材非常容易就消失了,我們用不着擔憂木頭不夠用。這裏氧氣足,二氧化碳足。”

任迪笑了笑說道:“謝謝你,給我解答了一個疑惑,但是我的疑惑並不是這個。”

任迪指着翡翠谷一圈的凹陷說道:“這裏的鐵礦富集太密集。密集的讓我不敢相信,在腐殖層土壤三米下方,沉積的是紅色的鐵礦,其中二氧化三鐵含量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

雲辰和聽到這個捂了一下頭說道:“難怪這個世界的人能冶煉鋼鐵武器,真是礦好出奇蹟啊。”

任迪回着說道:“真正奇蹟的還在下面。然而在跟下方我鑽探在地下十五米的地帶,卻變成了四氧化三鐵的磁鐵礦層。然而在更下方十八米的地帶,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任迪吸了一口氣說道:“單質鐵砂。”

雲辰和立刻驚訝地說道:“怎麼可能,這個高氧的世界連硝酸根都會被好氧細菌快速分解,堆硝都不行。怎麼會有單質鐵。”

任迪說道:“這是沉積結構,整個盆地的鐵礦物質在中央凹陷沉積下來,至於下方沉積層是與氧氣隔絕的,我就是不知道爲什麼這段沉積層會出現單質鐵礦。雲辰和你記得那個魔獸的嘴裏形成的鎂條嗎?”

雲辰和站起來說道:“你是說?”

任迪幽幽地說道:“我們在這個世界信息太少,三千年一次魔法大潮,到底會發生什麼?我們不清楚。” 魔法大潮究竟對這個世界的礦產形成有沒有影響。現在一切都是猜測,這個世界並沒石油煤礦,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疑惑都需要解答。而現如今是將這些條件運用起來。幾百萬噸高質量的伴鎳鐵礦對工業發展簡直就是上天的恩賜。

鋼殼包裹着高爐建築大量出現在翡翠谷中,原本的林海已經被糟蹋了一大部分,大堆大堆的木頭整齊的堆砌在磚房中,等待乾餾。鍊鋼爐由於這個世界天然高氧量,溫度迅速達到工業鍊鋼的需求。

一切開始有序的發展起來。堆硝不行是可以用合成氨的,這個世界的氮氣含量不高,但是也是有百分之十幾的。一旦合格的鋼材出現,空氣分離機是可以製造出來的。唯一的不足就是人口,現如今的工業人手還不熟練,而且遠遠不夠。這還是任迪直接從演變召喚糧食。沒有農業人口的情況。工業最缺乏人口了。任迪開啓的不是殖民時代,甚至蒸汽時代,任迪也只是不情願的帶着,只要人手足夠,任迪直接開造電力時代的設備。都是可以的。

這個位面,確切的說是翡翠盆地的鐵礦給了任迪很大的信心,這種鐵礦的積累就像金沙礦一樣。任迪猜測這個世界由於未知魔法元素的存在,很可能讓自然界在常溫狀態下發生某些化學變化。而自然生命細胞活動,這個物質循環體系就是由化學變化形成的,相對於生命中強烈的化學變化。自然界這種化學變化烈度無法撼動干擾生命細胞中的化學能量推動的物質轉換。但是勝在範圍廣大,時間長遠。

岩石中的氧化鐵,哪怕在非常短的時間被還原成單質鐵,然後又迅速被氧化成氧化鐵,那麼這個過程中,氧化鐵就已經從岩石中析出了,就像冰凍水果,水果中的水分結晶刺破細胞結構,然後化凍大量的果汁就流了出來。這種一還原,然後又被氧化的過程足以讓岩石出現裂縫。氧化鐵可以伴隨流水的作用流淌到低窪地帶。然而任迪在鐵礦出鑽探多次取樣發現,這種沉積有着週期性現象。而充當還原劑的很可能就是死去的生命殘軀腐爛氧化散發的化學能量。這個世界樹木衆多。

這是一個假設,因爲任迪沒有在這個世界上有着長時間的地質資料。不過到目前爲止這個假設尚未有證據可以推翻。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麼對以後在這個世界礦產的尋找發掘上有着重大意義。

當然現在關鍵的任務是把第一波人口組織起來。現在好情況是,這波人口現在對安排沒有任何怨言,有足夠的飯吃,有工資拿,一天工作十個小時,不會罷工。不會因爲沒有多餘的娛樂活動造反。不會因爲沒有皿煮選舉權,上街給你鬧罷工。

對工業生產指標一絲不苟的執行。反正再爛的工業社會也是要比封建社會要有保障。然而不好的是,他們什麼都不會,是一張純淨的白紙需要三個月培訓才能勝任基層工作。這三個月幾乎要拖着任迪和雲辰和所有從演變帶過來的徵召兵人手。

然而這三個月也就是任迪和運城和的黎明公社第一次大擴張中的消化時間。工人在培訓,培養工業技能,上千士兵在組建,還在養成紀律。

而三個月時間足夠發生很多事情。比如說在翡翠盆地四十公里外,一隻問到臭味的蒼蠅嗡嗡的叫着在空中呼喚着朋友,組成一羣朝着地面上的惡臭腐爛物撲過去。沒等他們落到腐爛屍體身上沾滿黑褐色液體的鎧甲上。一團火焰焚燒了這羣喜臭的蟲子。

火焰濺射到地面上,大量的火星閃爍後消失了。然而在屍體周圍,樹立這一個個士兵。士兵中央十來位身穿華麗鎧甲的貴族看着一排排屍體,這些貴族有的冷靜,有的面露寒霜,有的怒髮衝冠。有的若有所思。

雲辰和剛剛到達這片山區附近,對“狩獵”貴族的屠戮引發的後果終於來了,在發現自己家子弟,十多天未歸,這些家族紛紛派出探子,諸多證據顯現出。衆多貴族公子們是在五色谷區域消失的。而消失的地帶也很好排查。因爲大量人口消失,房屋沒有一個人。說明貴族軍隊來過。

然而接下來就發現戰鬥的痕跡和地面上有着斷草根和大量枯黃草的新翻土。經過一天的挖掘,一具具屍體被排成一排。陳列在尋找者的面前。巨大震動在藍河行省的貴族圈子中爆發了。

這種貴族子弟的大量死亡,只有在帝國徵召下發生的戰爭中,纔會發生,然而帝國現在強大異常,在東方戰線壓的東方聯軍節節敗退。

“各位老爺,諸位少爺他們是被虐殺的。”軍隊的驗屍官,小心翼翼的對這羣貴族老爺們說道。因爲氣度不凡的中年人冰冷地說道:“如何判定?”驗屍官說道:“每具屍體的骨骼上都有不止一道銳器劃痕。這些劃痕不在要害部位,而且幾乎每一具屍體都有這種現象,這說明敵人是……”

“是什麼?”這位胸甲上金色絲條狀草徽章的男子貌似平淡的問道。驗屍官說道:“說明很有可能,少爺們是在毫無反抗下,綁起來,被一刀一刀刺死的。”

這時候遠處的一位騎士騎着馬飛奔過來。金絲草家族的範如思伯爵揮了揮手,示意驗屍官下去。騎士從馬上下來單膝跪倒在伯爵大人面前。說道:“老爺,少爺,他已經找到了。是被直接掐斷脖子死的,死前頭部似乎中了一刀。”

範如思伯爵臉上突然滲人的笑起來。周圍的貴族不禁感到悲哀,這個老伯爵最寵愛的大兒子,看起來也是被不明勢力殺死。在場的貴族中有兩伯爵另一位,家徽是藍色魚,這是翠魚家族的伯爵隆科裏,他的臉上並沒有過分的悲傷,他家族中死掉的是他的侄子。而他又有七個兒子,一個侄子無所謂了。

隆科裏說道:“各位,現在悲傷還太早了點,這件事情是向我們藍河行省所有家族宣戰。無論他們是什麼目的,背後是何人指示,有着什麼企圖,這一切都需要我們用長劍抵在他們咽喉後,才能得到解答。”

一萬多人的行蹤非常難掩藏,一路上踩斷的草木和踐踏的腳印非常多。這是根本無法掩藏行蹤的,然而藍河的貴族們聚集在一起,其實已經找到了,雲辰和與任迪的基地其實很容易找到,巨大的煙囪冒着黑煙鍊鋼,這壓根就是非常明顯的目標。只不過不敢靠近而已。

這次藍河貴族們帶了兩個地方衛戍帝國的正規軍,身上龍蝦殼子一樣的盔甲。標配長六十釐米的短劍。一個門板一樣的曲面盾。當然也有拿着重標槍的。這是與羅馬軍團的戰鬥風格非常相像,重步兵組成龜甲大陣型推進。然後貼上去,與敵人面對面,稍微長一點的兵器在前線人擠人的環境中無法自由揮舞砍殺。然而軍刺一樣短劍,卻可以才能從盾牆縫隙中抽出來,迅速的給對面一刀。

這種步兵對傳統奔跑過程中手持大刀砍殺的步兵來是最好的武器。因爲根本大刀只能砍在盾牌上,砍過後空門打開一個短劍直刺上去就拜拜了。然而這也是剋制弓弩的好武器。這種步兵面對重騎兵來說那就悲劇了。人組成的盾牆後面照樣是人肉。給馬撞上去,大力出奇跡,馬蹄子一揚,重踏上在盾牆上,那就是直接踩過去。

藍河是帝國的後方行省,沒有重騎兵。然而這種衛戍部隊鎮壓無組織,裝備差的農民軍奴隸軍那是再好不過了。當然更加厲害的法師團也沒有。每一次都能輕鬆有效鎮壓十倍二十倍的烏合之衆。從探子報告來看目標軍隊並沒有騎兵。貴族狩獵團的傷痕來看這支部隊是以長槍兵和弓弩兵組成的。

範如思伯爵,扭頭對身旁穿着法師袍子一位五十歲的法師說道:“杰特法師,你確定這個戰場沒有魔法的痕跡嗎。”

這位杰特法師摸了能當禪杖,雕滿了集成電路一樣複雜迴路的法杖。說道:“在場沒有元素爆發的痕跡,如果有痕跡,那就和火燒焦後的環境一樣,根本無法影藏。”

範如思伯爵說道:“那麼這次就拜託您了。”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