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韓青在就看清楚了長子的把戲,也不敢輕易把前妻所生的兒子如何!

韓琦不乖,心狠手辣,但是絕對不是蠢人!

如果他蠢的話,那就會和他的父親,繼母鬧的不可開交。

韓琦處理了咸興權這個廢柴,特意的打聽了一下咸興權與陳志凡結仇的經過,發現咸興權能被人弄進精神病科,起因也是跟陳志凡搶女人,而他的弟弟不僅調戲了陳志凡的妹妹,還調戲了陳志凡的女人。

刑偵大隊裏,陳志凡雖然是一個協警,可他的聲望比葉詩瑜這個大隊長還要高,葉詩瑜的父母雖然不知道陳志凡其人,葉詩瑜的爺爺倒是跟陳志凡來往頗多!

“陳志凡,你不簡單啊!”韓琦面露猙獰:“在不簡單,也要去死!你害的我弟弟人不人鬼不鬼……”

韓琦很快想了一個針對陳志凡的辦法!

陳志凡再到葉詩瑜的辦公室休息的時候,韓琦就不再出現了!

刑偵大隊裏的氣氛卻是詭異了起來!

廖漢對肖然說道:“那個新來的副隊長,怎麼叫人感覺陰森森的!”

“我怎麼知道?”肖然不耐煩的道:“他又不是和我一個部門的。對了,你小子不在你自己的辦公室,你到我的辦公室幹嘛?”

“聊天,還能幹嘛?”廖漢理所當然的道:“只有你的辦公室距離兩個副隊長辦公室最遠,我到你這裏躲躲清淨!” 「砰——」

門突然被狠狠的撞開,軒轅子鈺一驚,然而還沒有等他來得及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鼻子上就狠狠的挨了一拳頭。

頓時鮮血狂噴——

睜大眼睛,看到眼前的女子,頓時怒道,「夜冰依!又是你這個賤人?!」

一遇到這個該死的女人,他准沒好事!

「怎麼,很意外?!」夜冰依冷哼一聲,反手又是狠狠一巴掌甩了過去。

「冰依……」

看到女子,百里流觴的眼睛一亮,迷離頹廢的眼神閃過一抹希冀,紅唇微扯,輕輕一笑。

夜冰依皺了皺眉,看到玉樹臨風,光風霽月的男子,突然變成了這副模樣,讓她覺得很不適應。

快速從z當中取出幾片葯,吩咐道,「張嘴。」

百里流觴不知道她想幹什麼,但還是聽她的話,微微張開了嘴。

隨即有什麼東西塞進了他的口中,入口即化。

很快,百里流觴的身體逐漸恢復正常,感激的看了夜冰依一眼,道:「咳咳,多謝……」

見到他的情況好轉,夜冰依才回過頭,看向軒轅子鈺,怒罵道:「你這個臭不要臉的,活著真是個禍害。」

然而此時的軒轅子鈺早已經被她剛才的那一巴掌給扇暈了過去。

夜冰依想到她剛才外面聽到的那些話,又狠狠罵一聲,這個畜生。

他不能行男女之事後,只怕這些日子,沒有少禍害男人吧?

想起之前,這傻逼用那種眼神看著她兒子……

他今天打別人的主意,誰知道明天會不會打她兒子的主意?

她是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軒轅子鈺這個賤人,絕對不能再留著!

「風凌。」夜冰依朝著門外叫了聲。

「夫人!」風凌聞立即從外面閃身進來,看到屋裡的場景,微微詫異。

他雖然察覺到有事情發生,但是卻沒想到,會是這種事情。

看了眼渾身儒雅的男子,即便是如此狼狽,渾身也透著一股矜貴,風凌暗道,夫人如今待在這裡,貌似不太合適吧?

帝尊大人如今不在,他一定要好好看著夫人……

絕對不能有意外發生,讓他們家夫人,紅杏出牆!

要是夜冰依知道他此時心中的想法,一定會直接絕倒。

風凌你這麼忠心,你家帝尊大人知道嗎?

風凌一定會拍著胸膛道:要是帝尊大人知道我這麼為他著想,一定會多多給我發獎勵!

「……」

夜冰依看向軒轅子鈺,冷冷的勾唇,「既然這賤人這麼喜歡被.上,那就好好滿足他。」

體修之祖 風凌嘴角狠狠一抽,夫人,咱要矜持點!

夜冰依走到軒轅子鈺的身邊,往他的嘴裡塞了一把葯,嘴角邪惡的彎起,「風凌,廢了他的靈力,還有手和腳,隨你處置,不過要將他的這張臉,好好留著就行了。

「……」

「然後帶七靈王去風雲國最大的青樓,剩下的事情該怎麼辦?想必不用本夫人吩咐了吧?」

風凌聽到青樓二字,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瞪大眼睛,嘴角狠狠抽搐,但還是恭敬的道,「是,夫人,屬下明白了!」

「還有……七靈王殿下不能人道,麻煩小凌子你要好好為他物色幾名出色的美男子來,記住,要身體強悍的哦。」 「砰——」風凌的腳下一個不穩,腦袋撞到了牆壁上。

腦門上掛著一滴巨大的汗水,眼角嘴角齊齊抽搐,「是,夫人,屬下,屬下知道了!」

天啦!沒想到夫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彪悍!這真是太可怕了!簡直和他家帝尊大人是絕配!

夜冰依彷彿沒看到風凌震驚的眼神一樣,淡淡的道:「還有,不用讓他有命活著了。」一句話,直接給軒轅子鈺判了死刑。

「屬下遵旨!」

風凌扛起昏死過去的軒轅子鈺就走,但是他剛走兩步,就又倒了回來,尷尬的抓了抓頭髮,硬著頭皮道:「那個啥,夫人,你待在這裡……呃,怕是不太合適吧?」眼睛下意識瞥了一眼百里流觴,「要不然,屬下還是先將夫人和小尊主送回去吧?」

「嗯?」夜冰依微微一愣,隨即瞬間明白了他是什麼意思,嘴角彎起冰冷的弧度,「不用了,待會兒我們自己會回去,小凌子我發現你好閑哦,用不用我讓你們家帝尊大人幫你找點事兒干呢?」

這小混蛋,居然還敢懷疑她呢,不過,帝玄胤倒是有個忠心耿耿的弟子。

風凌一聽這話,瞬間跑得比兔子還快,邊跑邊道:「啊哈哈!不用不用啦!屬下多謝夫人的好意,屬下這就幹活去,求夫人千萬別在帝尊大人的跟前提起屬下啊……」



此時的百里流觴,雖然還是很狼狽,但是比之前要好多了。

不過他身體的發病,卻讓他痛苦的揪著眉心。

聽著夜冰依吩咐的一切,百里流觴眼中也沒有半分變化。

因為他知道,她有她的打算,也知道,她一直都是特別的。

苦澀一笑:「冰依,讓你見笑了。」看著她的身後,不禁有些失落,「小澈兒呢?」難道是他的爹爹不讓他來么?

隨即又搖了搖頭,既然他不讓小澈兒來,就更不會讓冰依也來了。

想到這裡,心中又是一陣苦澀,他又在奢望什麼呢?

這些天來,他聽著小澈兒講著他們一家三口的點點滴滴,小澈兒很幸福,他們一家人,都很幸福,如此,他又怎麼可能在插一腳呢?

何況……他連資格都沒有。

夜冰依心中不由動容,這個人……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現在變成這樣,居然還想著她的兒子。

看來,他對兒子感情,比她想象之中的還要深厚。

即便他和兒子不是親生父子,但是感情深厚,不是親生,卻似親生。

剛才她已經順手查看過他的身體了,百里流觴面對軒轅子鈺會手無縛雞之力,是因為他的病又犯了。

她雖然給過他能保兩年性命無憂的葯,但是卻沒有說在中途可確保不會發病。

之前她有心幫助他,但卻束手無策。

不過如今,她的z回來了,他就有救了。

而她今天來這裡,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看到他失落的眼神,夜冰依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小澈兒有來,我讓他在外面等著呢,待會就讓他進來,現在,把你的手伸出來。」 肖然不是陳志凡,他可趕不走廖漢,肖然不理廖漢,廖漢在一邊自說自話,肖然心情好了,就敷衍兩句。

半個小時過去了,廖漢沒有要走的架勢,一個小時,兩個小時——肖然正準備罵廖漢沙比,他突然發現,廖漢帶着耳機,原來他的自說自話根本就是在打電話。

到頭來,是他自己跟沙比一樣還毫無所覺。

發現這一點之後,肖然生氣的將辦公室讓給了廖漢,自己換另一個辦公室!

陳志凡像是往常一樣,開車去刑偵大隊上班!韓琦的平靜令他覺得,韓琦是在預謀着什麼。

砰!

一聲悶響響起!

陳志凡的車頭冒起了一陣白煙。 阿克萌德 他的第一反應是炸缸了?白煙微散,他看見引擎蓋子上的小洞時,立刻意識到了不對——有槍手!

砰!

又是一槍,一道凌厲的氣流划着他的臉頰而過,隨後響起的是前擋風玻璃的碎裂聲!

第二槍,令陳志凡鎖定了子彈飛來的方向。他打開車門,自己藉着車身掩飾,滾下了車!

黑僵的身體堅硬如鐵,可他和一般的殭屍不同,現在他有感覺,被打上一槍,雖然不會對他有什麼傷害,可是他疼啊!

從後視鏡望過去,子彈飛來的方向裏有一棟高樓上,有一個晃動的人影,打了兩槍都沒有擊中,那個槍手已經準備換地方了!

“想跑?沒門!”陳志凡飛快的朝着那棟高樓趕去,那個槍手在十八樓之上,想要下樓走樓梯需要十二分鐘。電梯最快也是八分鐘,不算等電梯的時間。

所幸電梯的出口的旁邊就是樓梯間!

一個拿着槍的槍手,是躲不過陳志凡的眼睛的,在槍手氣喘吁吁的從樓梯間出現時,陳志凡正好整以暇的站在樓梯間的入口處:“嗨嘍!”

有着灰白色髮色的槍手,看見陳志凡居然在等他,當即眼珠一縮,伸手飛快的從身後取出了安裝着消音器的手槍!

“你可以死了!”槍手咧嘴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還沒有等他笑完,他的表情就僵硬在了臉上,原本在他幾米之外的射殺目標幾乎是一眨眼間就到了他的面前,伸手呃住了他的頸子!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陳志凡將槍手提離地面,槍手發不出聲音,喉嚨中傳出像是動物的喉管被割開一樣的咕嚕聲,繼而,槍手的瞳孔擴大了,隨後他癱軟在了陳志凡的手裏。

一個普通人,在陳志凡的手裏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陳志凡直接將屍體連着他的那把槍一起塞進了樓梯間牆壁上的垃圾道。

“等我找到僱傭你的人,我叫他享受和你相同的待遇!”陳志凡若無其事的拍了拍手,看也沒也看槍手消失的那個垃圾道,開着他被槍手擊中了兩槍的車,繼續他上班的路!

陳志凡對着廖漢招招手,等廖漢走近,陳志凡說道:“把我的車弄去修,順便把蜀漢大廈垃圾道里的屍體收拾一下!”

聞言,廖漢顫抖了一下:“我的親哥哎!”上次是半夜叫他處理屍體,結果他去了只看見血跡,根本沒有屍體,現在又叫他處理屍體,他的心臟都要被這位大爺嚇停了!

“叫大爺也沒有用,快點去處理,要是被清潔工弄走了,可就要上新聞了,”陳志凡低聲說道:“回來吧屍體放在停屍間,暫時不用屍檢!”

“這次還真的有屍體?”廖漢的小腿都在哆嗦:“咱們是執法人員,你不能,不能……”

陳志凡微微的皺眉:“我爲什麼不能,你去看了我的車就明白了!”

廖漢將信將疑的去看了陳志凡的車,在看見兩個彈孔時,廖漢心裏咯噔了一下,陳哥還真是運氣好,這第二槍,根本就是朝着腦袋去的。

韓琦看見走廊裏的陳志凡時,笑着朝着他打了聲招呼:“早上好,不過你遲到了,這可不是好現象!”

“車壞了!”陳志凡隨意說道:“韓副隊長,打算在z市待多久?”

“當然是帶回未婚妻爲止!” 鄉野村民 韓琦盯着陳志凡的眼孔,似乎是想看出什麼。

陳志凡笑:“那你加油努力!”詩瑜現在還在養傷,傷筋動骨一百天,看這個姓韓的,哪裏來的耐心跟他耗,就算是興起看見了葉詩瑜,又能改變什麼?

韓琦同樣笑了,笑的很有深意:“楚伯父和楚伯母對我印象不錯!”

“叫他們再生一個給你做童養媳好了!”陳志凡轉身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他身後的韓琦微笑着的臉驟然變得怨毒狠厲!

陳志凡當然不會錯過韓琦精彩的變臉,他猛地從辦公室探出頭,正好看見韓琦的臉色:“你變臉很精彩!”

聞言,韓琦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紫,他低吼一聲:“陳志凡,你別囂張,我很快就能叫你笑不出來。”

“隨你便!”陳志凡攤開手:“我可什麼也沒做,你哪裏來的火氣?”

韓琦瞪着他:“我的態度很好,看見你,就像是看見了我久不見面的老友,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心情嗎?”

陳志凡很是奇怪的望着他:“不就是小瑜不喜歡你嗎?你怎麼一副要吃人的架勢?追求失敗這很正常啊!”

看見陳志凡一副懵然無知的樣子,韓琦真想給他鼓鼓掌:裝的真像!

他咬着牙地陳志凡說道:“你害死了我弟弟,我不會放過你……”

陳志凡錯愕的望着他:“我可沒有碰你弟弟一個指頭,他怎麼會……什麼,韓兵死了?就是在精神科關幾天,怎麼會死?”

上次看見他的時候,那小子精力旺盛,罵人還很有勁,怎麼會突然就死了?

“不管你信不信,”陳志凡聳肩:“我把妹妹從大學帶回家,就只在醫院見過一次你弟弟,他活蹦亂跳的,怎麼會死呢?你騙我也不找一個好點的理由,咒自己的弟弟,你也不像話吧?”

“你怎麼可以裝的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一樣?”韓琦怒吼道。

陳志凡簡直莫名其妙:“我總共就見到你弟弟兩次,一次在學校,衆目睽睽之下,一次在醫院,我去找咸興權時看見他一次,每次都有別人在,還有監控,我是個刑警,雖然還是協警,我怎麼會知法犯法?” 百里流觴眼睛一亮,隨後聽到她的後半句話,微微驚訝和不解,但還是聽話的將手伸了出來。

夜冰依伸手,握住他的大手,閉上眼睛,啟動異能空間z。

百里流觴卻不知道夜冰依這麼做是要幹什麼。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女子柔若無骨的小手覆上他的大手,他的心,狠狠一顫,身體僵住,不知所措……

臉上剛剛退下去的潮紅,又重新泛起……

此刻,z正在掃描百里流觴的身體,自動配藥產葯。

嘩啦啦——

一瓶葯出現在夜冰依的手中。

夜冰依睜開眼睛,便對上百里流觴怪異的眼神,嘴角微抽,將手收了回來。

百里流觴也尷尬的輕咳一聲。



聽了夜冰依的話,百里流觴握著手中的葯,白玉般的手,微微顫抖。

不可置信的看向夜冰依,「你是說,我吃下這些,我的病,就會徹底好了?」這怎麼可能?

夜冰依勾唇一笑,「沒錯,難道你不相信我?」

百里流觴聞言,渾身都顫抖了起來,眼中閃過一抹欣喜,他吃了這葯,真的可以……

畢竟,他是一個將死之人。

看著女子明亮的眼眸,他知道夜冰依並沒有和他開玩笑。

重重地點了點頭,苦笑道:「我自然相信你,冰依,只是這對於我來說,真的太不真實……」

夜冰依擺了擺手,示意他不必多說,「效果怎麼樣你吃了就知道了,聽小澈兒說,你今天便要離開了,所以我專程來送你一程,順便感謝你一直對小澈兒的照顧。」

「百里叔叔!」

這時,在門口左等右等都不見夜冰依和百里流觴出來的夜雲澈,終於等不急自己跑進來了。

看到百里流觴的第一眼,夜雲澈便狠狠的皺了皺眉,「百里叔叔,你怎麼了?是不是病又發了?」

「娘親,你可不可以想辦法,幫助百里叔叔,治好百里叔叔的病?」夜雲澈滿眼心疼,扯著夜冰依的衣袖道。

夜冰依看到小傢伙緊張的模樣,暗道,看來不僅百里流觴對小澈兒是真心的,小澈兒對百里流觴也同樣有著深厚感情。

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百里流觴便淺笑著對夜雲澈招呼道:「小澈兒,過來。」

夜雲澈立即鬆開自家娘親的手,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看得夜冰依驚奇不已。

Views:
11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