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厲害,跟你拼了!”葉知秋手握赤元劍,催動五尺長的劍芒,劈向帝女魃。

“這點本事,還是省省吧!”帝女魃又化作醜陋殭屍的模樣,身形不斷放大,騰出一隻手來抵擋赤元劍,另一隻手舉向墓室頂棚,不斷地將岩石抓碎。

墓室穹頂被帝女魃損壞,碎石轟隆隆地墜下,塵土飛揚。

“師公,她想把墓宮弄塌,把我們埋在這裏!”幼藍說道。

“不用擔心,如果墓宮塌了,我們就趁機衝出去。外面寬敞,剛好決一死戰!”葉知秋說道。

說話間,整個墓宮的穹頂已經搖搖欲墜,眼看就要坍塌。〔9.8日,第一更。〕

〔本章完〕 帝女魃更是瘋狂暴躁,怒吼不止,巨爪連連向上衝擊,挖掘機一樣,摧毀墓室。

葉知秋停止了攻擊,揮手盪開頭頂上落下的碎石,一邊尋思應對之計。

或許墓室坍塌,葉知秋衝出去,會有優勢。

因爲地宮裏屍氣太重,影響葉知秋的道行發揮。一旦衝出去,外面的風水條件對葉知秋有利,對帝女魃則未必。

想到這裏,葉知秋忽然舉起赤元劍,向天攪動開路,吼道:“幼藍,跟我向上衝!”

赤元劍上劍芒暴漲,在葉知秋的催動下,像一把高速運轉的巨大電鑽,向上破土而去。

“想走?”帝女魃一聲冷笑,腳下一點急速追來。

卻不料就在這時候,墓室頂部忽然塌陷,阻擋了帝女魃的追擊。

葉知秋仗着赤元劍開道,拼死向上突破。

帝女魃也隨即改變方向,頂着碎石向上衝擊。

墓室大約在地面下十來米的位置,距離不算太遠。

葉知秋一鼓作氣,帶着幼藍衝上了地面。

但是,帝女魃也如影隨形,跟着衝了上來。

南山頑石帶着秦毛人在遠處,只看見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破土而出,隨即轟隆隆一聲巨響,墓室所在的地方,塌陷出了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大坑!

葉知秋和帝女魃在墓室裏大戰的時候,南山頑石就聽見了動靜,但是沒有得到命令,不敢進去幫忙。

現在看見葉知秋衝出來,南山頑石急忙奮力去追。

可是葉知秋卻急速遁向大山深處,叫道:“你們堅守原地,不必管我!”

南山頑石一愣,葉知秋和帝女魃都已經去遠,消失不見。

秦毛人也很緊張,在地上嗚哇嗚哇地大叫。

南山頑石無奈,只得退回秦毛人的身邊,繼續看守那幾個殭屍俘虜。

葉知秋衝出地面以後,看見帝女魃跟着衝上來,也不敢怠慢,立刻帶着幼藍向正東方向逃遁。

帝女魃緊追不捨,和葉知秋只隔十幾丈遠。

不過,出土以後的帝女魃,又變成了青春美少女,不再是恐怖的大殭屍。

葉知秋祭起風遁之術,快如閃電,頃刻間奔出了上百里。而且葉知秋儘量往高處走,以免帝女魃誤傷人間道衆生。

“帝女魃,有膽量就跟我來,我帶你去找你老爹!”葉知秋哈哈大笑,繼續刺激對手。

葉知秋打算,引着帝女魃直奔東海,到了海面上,再來收拾這個妖怪。再見曾經安然現在

帝女魃喜旱,或許到了海面上,可以利用水火相剋的道理來制服她。

帝女魃似乎對葉知秋恨之入骨,一門心思追來,緊咬不放。

但是葉知秋體內的丹氣卻一直在膨脹,難受的緊。

因爲葉知秋先前吸收的屍丹,並沒有完全被消化,都積壓在丹田裏,這時候受到牽動,即將爆發。

這時候的葉知秋需要休息,可是他卻在狂奔。

幼藍也感覺到了葉知秋的不對,問道:“師公,你身上好燙,是不是有什麼事?”

“沒事!”葉知秋一咬牙,繼續飛遁。

一追一逃,腳下山川飛逝。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眼前一花,前方出現了一片白茫茫的水面。

東海到了?葉知秋心喜,扭頭大罵:“帝女魃,有種的跟我來!”

前方的確是海面,屬於華夏國的黃海海域。

帝女魃冷笑,奮力追來:“逆賊,就算你逃到天邊,我也不會放過你!”

“好啊,跟我來大海里,來一個鴛鴦戲水!”葉知秋大笑,在海面上飛奔。

近海地區,葉知秋還不敢停下,打算將之引去深海區。

帝女魃一言不發,繼續追趕。

有過了一炷香的時間,葉知秋看見海面上空蕩蕩的,一艘船都沒有,這才忽然降低高度,撲通一聲墜入海水中!

因爲丹氣的體內爆發,葉知秋也難受到了極點,感覺自己全身巨燙,需要降溫。

帝女魃隨即追着葉知秋,鑽進了海水裏。

一入水,葉知秋換成水遁之術向前逃遁,一邊回頭打量帝女魃。

帝女魃在水裏,果然道行壽限,速度不如葉知秋。

臥槽,終於逃過一劫了!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回頭罵道:“死妖怪,你老爹姬軒轅就在前面,跟我來!”

帝女魃皺着眉頭,遙遙尾隨葉知秋,眼神裏的殺氣竟然消退了許多,變成了狐疑。

葉知秋鬱悶,難道這妖怪不打算追自己了?

可是帝女魃一旦回頭衝上人間,會不會造成災難?

這時候葉知秋可以擺脫帝女魃了,但是他又擔心帝女魃追不上自己,會在人間道大開殺戒。江山爲枕

所以,葉知秋進退兩難。

就在這時候,帝女魃忽然開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知秋哈哈大笑:“到現在,才知道問你老公名字嗎?我叫葉知秋,你記好了!”

“老公?老公是什麼東西?”帝女魃一愣。

“老公就是和你睡覺、讓你生孩子的男人,哈哈!”葉知秋佔了嘴上的便宜,大樂。

“胡扯,我根本就沒有和男人睡過覺,也沒有生過孩子!”帝女魃瞪眼,繼續追趕。

葉知秋越發胡鬧,笑道:“是啊,所以我要做你老公,給你一個機會!”

帝女魃也不生氣,問道:“葉知秋,你的五行遁術,是跟誰學的?”

“跟誰學的,關你屁事?”葉知秋此刻使用的,不是五行大遁,而是奇門遁甲裏面的水遁術,來自於柳雪。

幼藍心細,忽然低聲說道:“師公,對方的問話,必然有原因,是不是和我師父有關係?”

雪兒?葉知秋一呆。

當年神魔大戰,九天玄女是黃帝的軍師,戰鬥總指揮,莫非這帝女魃和九天玄女,也有淵源?

帝女魃搖搖頭,說道:“我看你的遁法,有些像奇門遁甲,是不是?”

葉知秋醒悟過來,急忙說道:“我的遁術來自九天玄女,就問你怕不怕!”

“九天玄女?你和玄女娘娘,什麼關係?”帝女魃明顯激動起來,問道。

“九天玄女是我的老婆,跟我是夫妻!”葉知秋也激動。

帝女魃既然對九天玄女口稱娘娘,說明對九天玄女是尊敬的。

誰知道帝女魃勃然變色,又變成了殭屍的模樣,揮動巨大的鬼爪撲來,罵道:“惡賊,我師父冰清玉潔,怎麼會跟你一個凡夫俗子做夫妻。玷污我師父的清白,給我拿命來!”

葉知秋哭笑不得,雪兒啊雪兒,你究竟收了多少個徒弟,爲什麼不跟我說清楚?

眨眼間,帝女魃已經逼近。

葉知秋只得繼續逃遁,一邊罵道:“帝女魃,我和你師父真的是夫妻,你膽敢冒犯我,被你師父知道了,一定將你挫骨揚灰!”

幼藍也大叫:“帝女魃,我也是玄女娘孃的徒弟,我們真的是一家人,你別胡鬧!”〔9.8日,第二更。〕

有微那個信的書友,請關注一下念響的-公-衆-號,念響靈異故事。上面有很多靈異小故事,中秋節,會有紅包發放。謝謝!

〔本章完〕

2 可是帝女魃根本就不相信葉知秋和幼藍的話,緊追不捨,拼死相搏。

她覺得葉知秋這是在侮辱自己的師父,所以格外憤怒。

好在葉知秋在水下的速度快,一邊向前逃遁,一邊對幼藍說道:“幼藍,你有沒有證據,向這個缺心眼的帝女魃證明雪兒是你師父?”

拿不出證據來,估計帝女魃是不會相信的。

“師公,你和師父是夫妻,你都不能證明,我怎麼證明?師父也從來沒有給我什麼信物……”幼藍叫苦。

葉知秋也沒轍,回頭叫道:“帝女魃,你師父九天玄女真的和我是夫妻!她有無極符,她會奇門遁甲,她住在日月神山雲頂天宮……我沒有騙你。”

“你說的這些事,天下人都知道,不足以證明!”帝女魃繼續追趕,又道:“你說說我師父是何模樣?說得對,我就信了你!”

“長什麼模樣?就是……長得很漂亮啊!”葉知秋隨口說道。

“怎麼個漂亮法,穿什麼衣服?”帝女魃逼問。

“她……”葉知秋忽然想起了南山頑石當年對九天玄女的描述,脫口說道:

“你師父身長七寸七分,著七色耀玄羅袿、明光九色紫錦飛裙,頭戴玄黃七稱進賢之冠,居日月神山雲頂天宮,玉景臺七映府,金光鄉無爲裏中。時乘紫霞飛蓋、綠軿丹舉,從上宮玉女三十六人,手把神芝五色華幡,御飛鳳白鸞,遊於九玄之上,青天之崖……”

真難爲葉知秋了,這麼長的一段,居然被他記了起來!

帝女魃一愣,停止追趕,皺眉道:“難道你真的認識我師父?”

“何止是認識啊,我和你師父真的是夫妻!你師父的奇門遁甲,刀兵殺陣,我全都會!”葉知秋說道。

帝女魃猶豫了一下,問道:“我師父現在何處?”

“在天上,被無崖山界的聚靈池困住了,我正在……修煉,打算早點去救你師父。”葉知秋豎起食指,向天上指了指。

“好,我去聚靈池找我師父,如果你騙了我,我回來以後,一定滅了你!”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帝女魃哼了一聲,衝向海面。

幼藍擔心帝女魃的安全,揮手叫道:“師姐,聚靈池兇險,你不要……”

葉知秋一把捂住了幼藍的嘴!

重生之七十年代胖子逆襲

好不容易纔把這帝女魃打發走,葉知秋可不想節外生枝。

她要去聚靈池,哪有那麼容易?虛空結界的天雷等着她!十之八玖,她都會被天雷劈回來,然後找地方慢慢養傷。

這種缺心眼的東西蠻不講理,葉知秋對她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

而且葉知秋這時候,丹田鼓脹,難受到了極點,急需修煉調理,根本就沒時間和帝女魃繼續解釋。

幼藍明白了葉知秋的意思,急忙收聲。

看見帝女魃去遠,葉知秋鬆開了幼藍的嘴巴,呼了一口氣:“終於把這殭屍始祖送走了,真奇怪,雪兒爲什麼會收這東西做徒弟?”

“或許師父收她爲徒的時候,她還不是殭屍始祖吧?不管怎麼樣,帝女魃是我們自己人,戰鬥力強大,對我們以後的行動有好處。”幼藍說道。

“也有道理……”葉知秋點點頭,說道:“幼藍,我現在的狀況很糟糕,丹田臌脹欲爆,要趕緊找地方修煉,這就上去吧,看看附近有沒有海島。”

幼藍吃驚:“那趕緊走吧師公,別說話了。”

其實幼藍也感覺到了,師公渾身滾燙,還在顫抖不停。

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幼藍衝向海面。

茫茫大海一望無盡,四周竟然看不見一個海島。

而且葉知秋也不知道這裏是什麼海域。

沒辦法,葉知秋只好認定南方,腳踏海波一路疾行。

也算是運氣不錯,一炷香之後,眼前終於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海島!

島上植被茂盛,鬱鬱蔥蔥。

葉知秋帶着幼藍衝了上去,隨後跌坐在地,四仰八叉地躺了下來。

“師公,你要不要緊?我該怎麼幫你?哎呀,你流鼻血了……”幼藍焦急地大叫。

“把我……帶到樹蔭下面……”葉知秋擦了一把鼻血,無力地說道。

“好好!”幼藍急忙抱起葉知秋,轉移到樹蔭之中。

葉知秋強撐着坐起來,閉目運功,壓制丹田的膨脹感,又道:“幼藍,你走……”mr.snake

“我走?師公,你讓我去哪裏?”幼藍一愣。

“隨便去哪裏……總之,不要呆在我身邊,我……”葉知秋連連搖頭,鼻血灑了一地。

“我爲什麼要走?師公你這樣子,我怎麼能走?”幼藍急得想哭,抱住了葉知秋。

“幼藍,你走……再不走,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會對你……不利!”葉知秋艱難地說道。

其實,葉知秋這時候,是丹氣大爆發,即將撐破丹田!

這時候,他需要將自己的丹氣分流出去。

但是,分流丹氣的唯一辦法,就是找個人分擔,把自己體內的部分丹氣,轉移到他人的丹田之中。

也就是,用閣皁山的辦法,與人合氣同修!

如果雪兒在這裏,自然是萬事大吉。

可是這裏沒有雪兒,只有幼藍。

幼藍卻不明白葉知秋的話,搖頭道:“不不,我不能走,就算師公對我不利,我也要守在這裏!”

“幼藍,你……”葉知秋撐到了極限,忽然向後倒去,鼻血長流,人事不知!

“師公!師公你醒醒啊!”幼藍撲在葉知秋的身上,放聲大哭。

“幼藍,雪兒……我好難受……”葉知秋緩緩醒來,閉着眼睛,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師公,師公!”幼藍以爲葉知秋要死了,更是驚惶無措,斷腸泣血,將他緊緊抱住。

щшш ●TTκan ●¢ ○

葉知秋的神智漸漸迷失,聞見幼藍身上的淡淡香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也抱住了幼藍,迷迷糊糊地叫道:“雪兒,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終於找到你了……”

“師公,我不是師父,我是幼藍啊!”幼藍一呆,腦海中一片空白。

“幼藍……雪兒,柳煙……我……”葉知秋的神智完全喪失,只剩下了本能,兩手如鐵箍,死死地住了懷中的人。

“師公……”幼藍渾身上下,軟成了一對爛泥,無力掙扎,也閉上了眼睛。〔9.9日,第一更。〕

。m. 一切就這樣發生了,來得很突然。

葉知秋無力抵抗自己的本能,幼藍卻無力抵抗師公的要求。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