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齊兒,怎麼這麼臭啊?”

火靈突然聞到一股惡臭,它一臉嫌惡的看了看周圍。

蘇齊也聞道了,他眼眸四處看了看,這裏樹少石頭多。

但空氣中散發出一股令人窒息的臭味,蘇齊不僅皺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怎麼會這麼臭?

“城主,你快看,怎麼會突然多出一個小孩來?”

山下的大樹後邊,隱藏着一羣穿着官服的人,手中已經準備好箭。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跑到紅城城主身邊說道。

紅城城主大概四十歲左右,五官端正,一雙深邃的眼眸卻非常的犀利。

“先等等看,這個小孩是騎着魔獸來的。”

城主犀利的看着蘇齊。

蘇齊微微探測了一下,感覺有些不對勁。

“火靈,飛高一點。”

蘇齊看了看一個個黑色的大石頭,總覺得有些奇怪。

“哦!”

火靈點了點頭。

蘇齊卻在腦海裏快速的劃過一則消息。

黑巖蜥蜴惡魔獸,他們可是僞裝高手,難怪他看着那些大石頭會覺得很奇怪。 蘇齊剛剛想到,就聽到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緊接着,就是飛在高處的他們都感覺被震得兩眼發昏,“他奶奶的,還真是黑巖蜥蜴惡魔獸啊!”

蘇齊震驚的看着下邊,那些黑色的大石頭突然動了起來。

“這裏離城這麼近,居然會有惡魔獸?”

蘇齊有些不可置信又震驚的喊道。

“咻……!”

正當蘇齊震驚的時候,很多帶火的箭朝着朝着黑巖蜥蜴惡魔獸的方向飛來。

火靈一看,帶着蘇齊再次飛高了一些。

只是,那些箭狠狠的射在了那黑巖蜥蜴惡魔獸的身,上火花四濺,而那黑巖蜥蜴惡魔獸的身上,卻是一點點的傷痕都不曾看見。

劍停止以後黑巖蜥蜴惡魔獸卻依然悠閒自在的在原地,就連它們最討厭的人類它們都懶得理會,就像它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塊寶地一樣。

“城主,怎麼辦?這箭射在這些惡魔獸身上根本就一點都傷不到這些畜生,而且這些惡魔獸和之前的一樣,對這地方很感興趣。”

“無論如何都要阻止這些畜生進城去傷害城裏的百姓,這陰風山真是一塊不祥之地名字就取得他孃的不吉祥,這幾年,總有魔獸和惡魔獸棲息在這裏,你要說這裏有寶吧!又什麼都看不見,就一個禿頂山而已。”

城主眉頭擰成了川字,卻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蘇齊把他們話聽得一清二楚的。

他快速的低頭數了數惡魔獸,“一,二,三……,一共有十二隻。”

數完之後,蘇齊眨了眨大眼,神色有些蔫了,神獸期初期的惡魔獸,要殺了它們,還真得費些力氣。

哪知正在蘇齊想着要不要和這些魔獸戰鬥時,一根血紅的舌頭猛的朝着蘇齊和火靈攻擊而來,火靈猛的一驚,快速的飛高。

蘇齊一看,有些慶幸,反應稍微遲鈍了一點,那血紅的舌頭已經卷到身上了身上,這黑巖惡蜥蜴魔獸的舌頭可是又劇毒的。

“城主,你看,那個小男孩看起來似乎不一般啊?”

“啊琪,的確不一般,你別看他年紀小,本城主剛剛探測了一下,他已經是聖玄期初階的修爲了。”

旁邊的阿琪一聽,雙眼中閃現出不可置信,急急的道:“城主,那不是和你的修爲一樣嗎?這麼小的一個孩子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最近幾個月被天下人傳得人盡皆知的四國首富雲城聖主的兩個兒子就已經到了聖玄期初階的修爲了。”

城主一邊說,一邊惕的看着那些交頭接耳的惡魔獸。

“城主,不會就是眼前的這個孩子吧?”

阿琪驚訝的看向蘇齊。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巧的事情多得去了說不定還真的是呢?”

城主眼角掃向蘇齊,天底下有哪個小孩子見到這樣的場面還能鎮定自若的。

收回目光,城主對阿琪說道:“阿琪,看來今天只有退回去,這些傢伙我們得重新想辦法來對付。”

“退回去?”阿琪卻突然看到蘇齊出手。

驚訝的喊道:“城主,你看那孩子出手了。” “阿琪,這黑巖蜥蜴惡魔獸的皮膚如岩石一般堅硬,根本就無從下手,而且,它的修爲已經是神獸期的實力,不好對付,我們得幫他。”

城主瞬間猩紅着眼說道。

“城主,要是近身戰鬥,兄弟們可能不是這下惡魔獸的對手,這裏只有城主你的修爲是最高的。”

阿琪強調道,不是他們怕死,而是不能白白送死。

而蘇齊天此刻已經多出了大冶神弓。

剛剛他只是用玄氣攻擊了那些惡魔獸幾次,卻發現聖玄期初階的玄氣在它們身上連皮都傷不到一點。

蘇齊冷冷的注視着那黑巖蜥蜴惡魔獸。

“還沒有小爺的大冶神弓射不穿的東西的。”

蘇齊說完,猛的拉弓射出去,兩支黑色的短箭快而狠的深深的刺入一頭黑巖蜥蜴惡魔獸的身體裏。

“砰!”被射中的惡魔獸猛的倒地,嚇得它周圍的魔獸有些驚慌失措的。

“敢偷襲小爺,小爺先殺了你們。”

蘇齊冷冷一笑,得意的看了看手中的大冶神弓,“還是我這大冶神弓起厲害。”

城主和阿琪對看了一眼。

黑巖蜥蜴惡魔獸看到同伴死去,觀望了一下,對着蘇齊嘶吼!

蘇齊瞳孔一縮,周身涌動着殺意,今天是不想戰鬥都不行了。

“吼!”

十一頭黑巖蜥蜴惡魔獸全部朝着惡魔獸嘶吼!

“該死的人類,本神放過你,你卻自己想找死。”

說話的暗啞難聽的惡魔獸似乎是帶頭,瞪大眼球暴戾的看着蘇齊。

發現蘇齊的修爲也不是很高,它的眼神似乎更加的放肆。

探知過後,那黑巖蜥蜴惡魔獸一點都不害怕,反而興奮的揚天吼叫,似乎早已經忘記了它的同伴是怎麼死的。這是黑巖蜥蜴挑釁的模樣,它看不起蘇齊,覺得,蘇齊不配當它的對手,只是它的食物。

看着帶頭的魔獸如此,其它魔獸也開始流着噁心的粘液看着蘇齊。

“嘔……!”

看到這噁心的一幕,在加上那不斷散發出來的惡臭,讓蘇齊也忍不住乾嘔起來。

“齊兒,快點殺了他們,我都快受不了了,它們都在挑釁你呢?”

火靈難受的扭動着身軀。

“城主,他手中的是什麼弓,爲何如此厲害?”

“本城主要是知道,早就在你面前顯擺了。”

紅城城主沒有回頭,而是一臉讚賞的看着蘇齊。

這小娃兒真行,他那手中的玄器很有可能能幫他們殺了這幾頭惡魔獸。

“火靈,被它們稍微挑釁一下你就受不了了,啊?”

“小爺要是自己找死,剛纔就不用躲了,小爺是被你們身上的臭味給薰的,有沒有人類活着是同類告訴過你們,你們根本就不用殺人,就你們身上的臭味就能把人薰死,嘔……。”

蘇齊又忍不住乾嘔了幾下。

蘇齊天的舉動,讓黑巖蜥蜴惡魔獸受到了極大的挑釁,惡魔獸憤怒的朝着他怒吼,下一刻,在最前邊的兩隻已經飛速的竄了過來,別看黑巖蜥蜴惡魔獸的個頭那麼大,它的速度卻不慢,一個呼吸間,已經竄到了蘇齊天的眼前。 “火靈,用你的尾巴,發揮你超強的能力,把它們都摔死……。”

只是,蘇齊的還沒有說完,火靈卻帶着他退後了幾步。

蘇齊搖了搖頭。

“火靈你這個膽小鬼。”

說完,蘇齊快速的拉弓,兩隻短箭迎着那黑巖蜥蜴惡魔獸的腹部招呼了過去。

這黑巖蜥蜴惡魔獸是對自己的力量和皮膚十分的自信,覺得像蘇齊這種修爲的人根本就傷不了它分毫,甚至是一頭故意迎着蘇齊的短箭衝撞了過去的。

蘇齊無語的搖了搖頭,這惡魔獸就是健忘,這麼快就忘了同伴是怎麼死的了。

“嘶!”小小的短箭直接穿破了黑巖蜥蜴惡魔獸的身體,龐大的身體卻重重的往地上落去,看得人顯得蒼涼而悽慘。

緊接着,一根血紅的舌頭朝着蘇齊擊過來,血紅的舌頭上,毒液四濺。

“誰說我是膽小鬼的?”

火靈語氣中透着不服氣。

快速的噴出一束火焰直燒黑巖蜥蜴惡魔獸的舌頭。

猛的,一條火舌在空中狂舞着。

“滋滋……。”的身影聽得讓人頭皮發麻。

緊接着,讓人大開眼見的是,黑巖蜥蜴惡魔獸的整個身子都被大夥湮滅。

蘇齊低頭看了火靈一眼。

“火靈,你行啊!一出手就比我還狠。”

“齊兒,你真會說笑話,這樣噁心的鬼地方,這不是想讓它們消失得乾淨一點嗎?這天底下的魔獸,就這惡魔獸是最髒的,不過齊兒,它們賴在這裏不走,這裏一定有什麼特別之處。”

“看出來了,要不然我殺它們幹什麼?”

蘇齊眯着大眼看向被黑巖蜥蜴惡魔獸圍攏着的得地方。

蘇齊又看向亂世後邊,隱藏在大樹後邊的一夥人。

他們好像並不知道這羣黑巖蜥蜴惡魔獸聚在這裏的原因。

“火靈,我要用霹靂彈把它們全部殺了,太臭了,打着更費勁。”

火靈大眼閃了閃,“好啊!齊兒,讓它們早死早投胎。”

大樹後邊,阿琪碰了碰城主。

“城主,好像用不着我們去幫忙,他們一人一樹就能把事情搞定了,剛剛正面看到那個孩子了,粉雕玉琢的,真是長得俊。”

“羨慕,是吧!要是羨慕的話,每晚努力一點,不用多久,你和你那新婚的小娘子很快就會有了。”

城主說着,還敲了敲阿琪的頭,看得出來,這位城主很隨和。

阿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城主,那是必須的。”

“快看,阿琪,他們好像在商量怎麼對付這些畜生了,和它們僵持了快十天了,我們別說殺魔獸了,連這下惡魔獸的皮都沒有蹭破一點,這孩子今天要是殺了這些惡魔獸,他可就是我們紅城的大恩人了。”

城主笑着說道,有些緊張的看着蘇齊。

“阿琪,他們動手了,學着點。”

“是,城主。”

只是,那城主轉頭的瞬間,只聽見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砰!”一個橙色的屏障裏,黑巖蜥蜴惡魔獸被炸得粉身碎骨。

城主和阿琪及隱在大樹後邊的人個個都被震驚得把最張得大大的。 “阿琪啊,你掐我一下,本城主看到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本城主看花眼了,他孃的,那些惡魔獸在砰的一聲以後,已經成了碎屍了。”

只是,城主說完以後,身邊的阿琪依然沒有反應。

城主猛的偏頭一看,發現阿琪嘴張得都快塞得進去一個雞蛋了。

“阿琪!”城主用力的用手推了一下阿琪。

“城,城主!”

阿琪反應過來,猛的嚥了一口口水。

“沒見識,就這個樣子就把你們驚呆成這個樣子了。”

說完,城主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他貌似也被驚呆了。

“城主,你也不能怪我們沒有見識啊,畢竟這樣殺魔獸的方法我們是第一次見。”

說完,阿琪偏頭看着其他兄弟們。

“兄弟們,你們見過嗎?”

阿琪伸長脖子問道。

“嗯,沒有。”

他身後的人齊排排的搖了搖頭。

“城主,你看到了吧!”

阿琪回頭一看,卻沒有了城主的身影。

“城主……。”

阿琪擡頭看去,只見紅城城主已經往蘇齊那邊走去。

“走,兄弟們,出去看看。”

阿琪從身後揮了揮手,他身後的人井然有序的跟着阿琪走出去。

“小公子,謝謝你!請受我一拜。”

城主恭恭敬敬對着蘇齊作揖道。

蘇齊看向紅城城主,收回火靈,飛身落到紅城城主的身邊。

“城主客氣了,惡魔獸人人除之而後快!”

“哦!”

紅城城主明顯的一愣,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看着城主疑惑的眼眸。

蘇齊笑眯眯的說道:“城主,你們剛纔的聲音很大,我不想聽見都難。”

“原來是這樣。”

城主瞬間瞭然。

“小公子,你可是我們紅城的大恩人,這羣惡魔獸已經困擾我們十多天了,現在終於解決了,還請小公子和我們一同回去,本城主要好好謝謝小公子。”

紅城城主一臉誠心的邀請到。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