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小靈給李君昊施展的封鬼咒不是通用的那種。正常來講中了封鬼咒,這絲魂魄就會陷入沉睡當中,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聊天。不過封鬼咒經過無數次改良早就衍生出無數版本。蔣小靈印在李君昊身上的封鬼咒只是將他的魂魄封死在這具肉身中,以及禁錮了他的靈力。所以李君昊這縷殘魂的意識仍在,只是翻不出什麼花樣去了。

“想說的話有很多,只是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讓我說而已!”李君昊彷彿沒事人一般說道。

“說吧!我知道就算毀了你這絲殘魂也頂多能讓你受點傷罷了。我也沒指望能夠把你的殘魂抓了當俘虜,不過我倒是有很多事想問你!”聶飛一屁股坐到了過道上看着李君昊說道。

“我們同樣有很多事想要了解一下,就是不知道李先生願意透露不。”王朗的槍口始終不離李君昊的腦袋,也同樣坐在過道上笑嘻嘻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都想問什麼,不過我這人一般是看心情回答。如果心情不好,那你們就毀掉我的殘魂好了。”李君昊也從地上爬了起來,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說道。

“你們誰先問?”李君昊的目光在聶飛和王朗身上掃視着,蔣小靈被他華麗的無視了——李君昊很清楚在場的幾人中誰說話最有分量。

“這一次把你引出來是小飛行動的結果,所以你先問吧!”王朗笑着看了一眼聶飛說道。

“我想知道,你爲什麼要害死小小姐!你究竟有什麼目的!”聶飛沉着臉,盯着李君昊喝問道。他的眼神中壓抑着怒火。

“怎麼能說我是害死她呢,討債人進入輪迴是多好的一項福利。她早就心存死志,我只不過是把她的進度提前了而已!”李君昊跟沒看見聶飛眼中的怒火般,笑嘻嘻的說道。

“至於我有什麼目的。”李君昊忽然拉長了聲音,看着聶飛說道:“如果我說我看討債人過得太可憐,想讓他們早些休息,這話你們信不?”

看着三人眼中明顯鄙視的目光,李君昊聳了聳肩膀說道:“那你們就當我想毀滅世界做一個大魔王好了。”

聶飛知道李君昊是不可能那麼輕易就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的,因此後面那個問題本來就是附帶的。不過李君昊將蘇小小的死說的如此輕描淡寫,讓聶飛根本壓抑不住怒火,一拳狠狠的擊在了李君昊的臉上。

這個忽如其來的變故讓王朗和蔣小靈都措手不及,王朗連忙把槍口往上移,同時退了兩步以防止自己一不小心扣動扳機。

“來來來,往這裏再來兩下。如果不解氣的話,用什麼東西捅死我好了。”李君昊摸了一下嘴角,看着手指上猩紅的血液,如同魔愣般的笑了起來。他衝到聶飛的面前抓着聶飛的手往自己的臉上湊,然後又將自己的胸膛敞開,將心臟的位置露了出來。看那模樣似乎真的很希望聶飛弄死他。

“滾開!”聶飛被李君昊的這番舉動弄得心頭一陣煩躁,他一把推開了李君昊。

現在三人面前這個李君昊只不過是一絲殘魂,如果聶飛真的下了死手。死的只能是這個被控制的無辜者,而李君昊頂多是這一絲殘魂灰飛煙滅罷了。

“你還是下不了手呢!”李君昊低聲的嘿嘿笑起來。

“最有人味的討債人?呵呵!”李君昊猛的擡起頭來盯着聶飛,眼睛裏散發出讓人顫慄的莫名光芒:“你可知道討債人必須要絕情絕義?!除了能讓自己的親人陪同自己百年外,剩下的路只能孤獨前行?!你可知道有多少討債人到最後都忍不住發瘋了?!你究竟明不明白討債人爲什麼要絕情絕義?!因爲他們害怕一旦真正動了情,他們就要忍不住破壞那個規矩!”

李君昊忽如其來的瘋狂讓聶飛愣住了,他似乎看到一個真正的討債人在審判着自己的內心,討債人爲了守住規矩的絕情絕義,以及一路前行的孤獨。

這一切的一切聶飛都彷彿從李君昊的眼中看到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聶飛終於對李君昊的身份有了嚴重的懷疑,一個外人是無法如此深刻體會討債人的孤寂的,就連聶飛現在也無法體會到那種感覺。

“我?我是一個已死之人!”李君昊呵呵的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又恢復了平靜。

“這話是什麼意思!”王朗緊緊的盯着李君昊說道。

“沒什麼意思。”李君昊笑呵呵的說道:“咱們聊了這麼久,我也累了。所以就不陪你們玩咯!”

還沒等聶飛三人品味出李君昊這句話的含義時,飛機突然來了一個角度極大的側飛,三人都被這個變故弄得站立不穩倒向旁邊的座椅

而早就已經做好準備的李君昊則是趁着這個機會抓住一邊的椅背,身體輕盈的往上一翻,從另一側的座椅上突破了三人的封鎖,徑直衝到了飛機的安全門旁邊。

飛機的飛行姿態很快又重新恢復了,重新站穩的三人看到李君昊站在安全門旁邊,臉色頓時都是一變。

“你們怎麼算都沒算到機長是我的人吧?”李君昊的一隻手抓在安全門的把柄上,一臉笑嘻嘻的看着三人說道。

“你究竟想怎麼樣!”王朗一把抓住想要衝上去的聶飛,沉聲問道。

現在飛機的高度在萬米以上,如果李君昊打開了安全門,這架飛機上恐怕除了他們三人之外沒一個能活下去。因此王朗不得不小心行事。

“不怎麼樣。我說了,我玩膩了,打算回去了!”李君昊臉上依舊笑容滿面,根本看不出他究竟在打的什麼主意。

飛機忽然來了一個角度較大的俯衝,所有昏昏欲睡的乘客都在座椅上搖晃了起來,一些沒有繫好安全帶的乘客更是直接撞到了前面的座椅上。

李君昊左手一探,攔住了他面前那個差點飛出去的男士,笑嘻嘻的說道:“溫馨提示,下次坐飛機一定要記得繫好安全帶哦!”

聶飛三人雖然沒有受到影響,但是他們依舊站在原地不敢亂動。

從飛機的窗戶可以看到此時飛機的高度正在不斷下降,王朗心中焦急,連忙給蔣小靈使了一個眼色。

蔣小靈會意的輕輕一點頭,打算想辦法衝過李君昊站立的地方,看看能不能衝進駕駛室將那個機長先控制起來。

不過蔣小靈只是輕輕的一轉身,李君昊立刻就發覺了她的意圖,笑嘻嘻的說道:“只要你們三人有人從我面前越過的話,我立刻就把這個扳手拉下來。”

“哦,對了。我剛纔說的那句話是開玩笑的,機長只是被我催眠控制了而已,實際上他並不是我的人!”李君昊彷彿想起了什麼,忽然笑道:“還有,咱們那位有人味的討債人,順便再告訴你一件事。雖然你能夠瞞過我的眼睛,但我這人向來做事都留一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位真正的女警同志現在恐怕已經被我的手下找到,並且控制起來了吧!”

李君昊的話讓聶飛的臉色瞬間大變!

…… 時間退回到飛機起飛前,方雅婧已經換了一身衣服從廁所裏出來,戴着一頂鴨舌帽站在飛機的候機廳裏,看着聶飛和一個擁有自己長相的女子登上了飛機。

“你別想太多。小飛這也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葉紅半透明的身影飄在方雅婧的身後淡淡的說道。

“我明白。我沒有想什麼,他願意讓你們二位留下來保護我,我就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方雅婧回過頭來看着葉紅微微一笑道:“畢竟我這種普通人,在他們的世界裏根本就只是個累贅而已。對嗎?”

“蕭鍋沒有哪個意思的。”老白擺了擺手說道。

“無論他有沒有那個意思,但至少我的存在是一個障礙,這點沒法否認。沒想到我竟然有成爲累贅的一天!”方雅婧自嘲般的笑了笑道。

聶飛在進入機場就已經將自己的全部計劃告訴了方雅婧,並且方雅婧也同意了這項計劃。因此聶飛讓葉紅和老白二鬼留下來保護方雅婧,自己則是和易容成方雅婧模樣的蔣小靈登上了飛機。

至於方雅婧則是準備搭乘第二天的飛機趕回魔都。

在傍晚時分葉紅將自己的心事戳破以後,方雅婧就開始認真的審視這個神祕的男人和自己之間的關係,並且越來越關注聶飛的一舉一動。而最讓她覺得悲哀的就是,葉紅所說很有可能會成爲現實。

哪怕自己真的能夠和聶飛在一起,頂多百年後自己就會化成黃土一杯,而聶飛還要繼續孤獨的活在這個世上。並且現在的自己根本就是聶飛的一個累贅,這讓向來自命身手不凡的方雅婧第一次感覺到深深的挫敗。

在飛機引擎巨大的轟鳴聲中,方雅婧目送了聶飛和那個頂着自己身份的蔣小靈離去,她停留在那面巨大的玻璃牆旁邊久久不願離去。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依我看你最好還是找地方休息一下先!”葉紅看到方雅婧愣愣的站在那,終於忍不住勸道。

“既然都買了明天最早的機票,那也不必找什麼地方休息了,我在椅子上就將一晚上就可以了。”方雅婧忽然展顏一笑道:“我以前出任務的時候什麼樣的苦頭沒吃過,在這種地方休息根本就稱不上是將就!”

“既然你打算在這休息,我們也不攔你。反正你好好休息吧,我們兩個會保護你的!”葉紅聳了聳肩膀說道。

“有勞二位了!”方雅婧找了一張沒人的長椅躺了下來,看着二鬼道了一聲謝謝。

方雅婧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葉紅和老白見到方雅婧沉睡,兩鬼便在她附近百無聊賴的轉悠了起來。對於他們來說,休息這種事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後。葉紅站在方雅婧身旁伸着懶腰長長的打了一個哈欠。忽然她全身都僵了一下,臉上慢慢的浮現起一絲微笑。

老白咻的一下躥到了葉紅身後,二鬼一前一後的護着方雅婧,眼神警惕的四處打量着。

時值凌晨接近兩點,有在等飛機的旅客都在以各式各樣的姿勢休息。只不過整個機場現在安靜得近乎嚇人,沒有了一點人聲,只有機械和鐘錶的聲音在迴盪着。

“如此大範圍的沉睡靈術,看樣子來者不簡單啊!”葉紅冷笑的掃視着沒有任何變化的環境說道。

“就怕來得太簡單,漚已經很久沒好好的打上一架了。”老白長長的舌頭沿着嘴脣舔了一圈,臉上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

候機廳內的燈光忽然閃爍了幾下,隨着‘咔嗒’一聲輕響徹底的熄滅了。

葉紅看着徹底黑暗的候機廳,忍不住撇撇嘴說道:“這整得跟拍鬼片似的,鬧點什麼都先把燈給滅了。真要看不到你開着燈給他也看不到,有啥用啊!”

“那倒也不是沒用。”一個陌生的聲音忽然從旁邊插了出來,語帶笑意的說道:“畢竟鬼片是拍給人看的,又不是給鬼看的。要是燈火通明的冒出個鬼來,怎麼樣都給不了人太恐怖的感覺。”

老白猩紅色的長舌一甩,一道紅影在黑暗中劃過,襲向那個聲音傳出來的地方。但老白的舌頭射出去又灰溜溜的縮了回來,看那意思應該是什麼東西都沒擊中。

“我這正和美女討論電影的演繹方式呢,這位兄臺突然偷襲可不太合適吧?”陌生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距離二鬼更近了。

“水龍襲!”

一條拳頭粗細的水龍突兀的出現,然後張牙舞爪的衝向聲音出現的地方。可是葉紅的出手同樣無功而返,水龍什麼東西都沒擊中,又灰溜溜的回到了葉紅的身邊,圍繞着葉紅慢慢的盤旋。

“本以爲遇到一個志同道合的女鬼,沒想到最終還是我空歡喜一場。悲哀啊!悲哀啊!”陌生的聲音再一次出現,這回葉紅和老白終於看清楚對方的長相了。

那傢伙的腦袋是一個金錢豹的頭顱,四肢也同樣都是金錢豹的前後爪,只有身體的軀幹近似人類的模樣。而他的身體同樣呈現半透明的靈體形態。

“你是李君昊的手下?!”看到這個怪模怪樣的鬼,葉紅立刻想到了之前曾經交過手的狐鬼,似乎李君昊手下的那些鬼都喜歡被改裝。

“悲哀啊!悲哀啊!”那個彷彿獵豹一樣的鬼壓根就沒搭理葉紅,只是半跪在地上,用爪子捂着額頭,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感嘆着。

“我都說你吃飽撐的來跟人家談電影,至今爲止有哪個女鬼搭理過你嗎?!”又是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傳了過來,一個魁梧的黑影慢慢的走進葉紅和老白的視線。

“你們都是李君昊的手下?”看到這個出現在視線中的魁梧身影頂着黑熊腦袋和爪子,葉紅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還不止這一些!”黑熊腦袋撇了撇嘴。黑暗的環境中忽然冒起好幾雙紅色的眼珠子,那熟悉的喘息聲,讓葉紅和老白知道這些都是活屍。

“狐鬼被封印在這個女警身上吧!只要把她交出來,你們就可以平安離開了。否則,後果你們清楚!”黑熊腦袋活動了一下脖子和手掌,表情猙獰的說道。

聽了黑熊腦袋的話,葉紅和老白不由相視一笑也都開始摩拳擦掌起來。

“可是我們偏偏不信這個邪啊!當鬼這麼多年,還能就這麼被你嚇跑不成?你要戰,我們就陪你戰個痛快!”葉紅的臉上帶着獰笑。足足有十幾條拳頭粗細的水龍忽然出現,在她的雙掌周圍盤旋着。

“漚也是很久沒打爽過了呢!”老白微笑着活動了一下十指,鋒利的指甲從他的指尖上冒了出來。

…… “有些鬼,真是不到輪迴不落淚啊!”黑熊腦袋搖搖頭嘆了口氣道。

黑熊腦袋轉頭衝還半跪在地上悲哀的豹鬼喊了一聲道:“別蹲那悲哀了,人家都沒搭理你的功夫。該辦正事了!”

半跪在地上的豹鬼‘唰’的一下不見了蹤影,老白和葉紅頓時警惕起來。可是半天都沒見到有襲擊出現,二鬼也不由愣了一下。

“我沒心情打架了,你要上就上吧!”豹鬼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葉紅和老白順着聲音看上去都是呆住了。

只見候機大廳上那些支撐着穹頂的橫樑上,豹鬼正一臉哀怨的趴在那,整個鬼看上去都沒什麼精神。

“豹鬼!關鍵時候你又給我來這套!等回去以後看主上怎麼收拾你!”熊鬼暴跳如雷的表現讓葉紅和老白知道這個豹鬼的前科肯定不少,而且這看起來也不像是在演戲。

“愛咋咋的,反正老子現在沒心情!”豹鬼彷彿被人打斷了脊樑骨一樣軟趴趴的賴在橫樑上,眼神無光。

“就知道你靠不住!”熊鬼也懶得搭理這個經常掉鏈子的傢伙了,兩隻熊掌在胸前狠狠一擊,面目猙獰的走上前來。

“既然只有一個上,我們也不欺負鬼。老白,交給你了!”葉紅看到熊鬼走上前來,身旁的老白又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一屁股坐在已經陷入沉睡狀態的方雅婧身邊說道。

在葉紅的身周,十幾條拳頭粗細的水龍依舊在盤旋着。儘管那個豹鬼看起來像是不打算出手的樣子,但葉紅可不會因此而放鬆警惕。畢竟現在是敵對關係,對方就算使詐也不奇怪。

熊鬼看到葉紅不上來,不由撇了撇嘴,他沒有因此而感覺自己受到了輕視。蘇小小的百鬼衆名聲在外,裏面隨便拎一個出來都不是庸手。所以,雖然只有老白一人出戰,熊鬼依然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如果你不想死太多人的話,我們最好用純靈力攻擊。”熊鬼看到老白已經做好了準備,忽然出聲提醒道。

“正合漚意!”老白點點頭說道。

二鬼的實力都非同一般,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話很容易會對機場大廳造成破壞。老白正顧慮這件事呢,沒想到對方先提了出來,這不由讓他大喜過望。

猩紅色的影子宛如鞭子般像熊鬼的腰間掃去,老白的舌頭速度已經快到了一定的境界。熊鬼完全沒有反映過來就被抽到了腰間,整個身體瞬間被擊飛了出去。

一擊得手,老白的表情並沒有顯得輕鬆。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舌頭彷彿抽在了鐵塊上一般。

“百鬼衆的實力果然不同一般!”熊鬼慢悠悠的從外面飄了回來,手捂着腰部齜牙咧嘴的說道。顯然老白這一擊雖然對他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勢,但疼痛是免不了的。

“準備好了嗎?”熊鬼看着老白獰笑道。

老白將自己的鋒利的十指亮了出來,用無聲的行動給了熊鬼一個答案。

二鬼的身影都發生了一陣扭曲,那是因爲速度過快而造成的靈體殘影。

‘當’的一聲巨響從兩人交手的地方傳出,但這個聲音只有鬼和靈力高的人才能聽到。整個候機大廳裏依然鼾聲一片,沒有人受到影響。這就是純靈力攻擊的結果,除了會對靈體和靈力極高的人造成影響外,對於物理存在不會有任何一點作用。

老白的雙掌和熊鬼的雙爪死死的抵在一起,看那樣子和情侶間的十指緊扣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的是雙方的表情都很猙獰。

咋一看雙方似乎是勢均力敵,但熊鬼的雙臂彎曲的很輕鬆,而老白的額頭上則是青筋畢露。顯然就純力量上而言,老白還是沒辦法和熊鬼較量的。

只不過老白的戰鬥利器可不只是雙爪而已。猩紅色的舌頭電射而出,熊鬼猝不及防,左肩頓時被老白的舌頭洞穿,立即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

憤怒的熊掌狠狠的衝着老白的腦袋揮擊而下,老白髮出桀桀一聲怪笑,迅速退開避過了熊鬼的這一掌。

熊鬼捂着自己被洞穿的傷口,眼神不善的盯着老白。他的傷口正在飛快的癒合,不一會就已經完好如初了。

老白對此表示一點都不奇怪。畢竟鬼是靈體,不像人一樣全身器官和皮膚都不能遭到傷害。如果不能將靈體徹底的分離開,這樣的洞穿傷只不過會消耗一些靈力罷了。

簡單點來說的話,如果把一隻鬼的手給斬斷了,那他可能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再生,畢竟那樣消耗的靈力不再少數。而如果是穿透傷的話,恢復起來根本就是分分鐘的事。

“泥雖然力量很強,但速度太慢了!”老白看着熊鬼搖搖頭說道。

“這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不過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叫一力降十會嗎?”熊鬼肩膀上的洞穿傷已經完全恢復了,他沒事鬼一般活動了一下肩膀笑道。

熊鬼半彎下腰,右腿後撤做出了一個起跑的姿勢,目光死死的盯着老白:“熊襲!”

‘啵’的一聲輕響,老白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就見熊鬼已經衝到了自己的面前,巨大的熊掌掃在自己的腰上,一股巨力傳遍了全身,老白被熊鬼的這一掌狠狠的扇飛了出去。

“不要以爲熊的速度就很慢了!”熊鬼吹了一下自己的巴掌,用挑釁般的視線盯着葉紅說道。

“想一挑二,你還不夠資格!等你徹底把那傢伙幹掉了再找我吧!”葉紅不爲所動,雙手環抱在胸前,眉毛輕輕一揚道。

“裂幽冥!”五道半月形的爪印從遠處向熊鬼襲來。

熊鬼不閃不避,左掌衝着爪印一掃。同樣是五道半月形爪印飛出,只不過熊鬼掃出的爪印是橫着飛行的罷了。

‘轟’的一聲響,靈力波動四溢,在場的幾個鬼都覺得身體隨着靈力涌動了一下。

“不錯不錯,熱身活動結束了吧?咱們開始下一回合?”老白從遠處飄回來,臉上帶着笑意的看着熊鬼說道。

“正合我意!”熊鬼咧嘴一笑,兩隻爪子在胸前狠狠的一擊,說道。

…… 初次交手就把自己全部底牌翻出來的那叫傻叉,先前的兩次攻擊二鬼都只是試探的而已。如果作爲百鬼衆的一員和李君昊手下的得力干將只有這兩把刷子的話,他們兩個早就被除名了。

見到老白和熊鬼終於要認真起來了,葉紅打起一絲精神緊緊的盯着二鬼。躺在上方橫樑處的豹鬼雖說自己沒心情打架,但是對於觀戰這種事他興趣卻是很大——他早就已經半蹲在衡量上聚精會神的看着二鬼戰鬥了。

老白的身影突然飄忽起來,在熊鬼的眼中,一個老白變成了一排老白,似乎每一個都是真的,又沒一個是真的。

排成一行的老白齊齊的舉起了雙爪,然後向下一抓。數十道半月形的爪擊立即向熊鬼襲來,這些爪擊竟然全都是貨真價實的那種!

數十道爪擊,即便是熊鬼也不敢大意。他怒吼一聲,右腿往身後一退,側着身子蓄滿了全部力氣狠狠一爪揮出。

五道長達十米以上的半月形爪擊從熊鬼的爪子上揮出,與老白的爪擊撞到一起,發出了更加驚人的靈力波動。

爪擊對撞形成的靈力潮讓熊鬼一時失去了老白的蹤影。就在他到處尋找老白的下落時,老白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身後,右手呈爪刺向熊鬼的後心。

熊鬼此時終於發現老白出現在自己身後,但回身放手已經不可能了。熊鬼深吸一口氣,整個後背猛的一鼓,一面靈盾瞬間出現。老白的爪子擊在靈盾上發出‘當’的一聲響。

熊鬼擋下老白的這一擊,可是心中沒有任何歡喜,他知道速度是自己的弱項。如果再讓老白溜走的話,他就只能面對老白無窮無盡的偷襲!

“熊霸天下!”熊鬼仰頭怒吼,靈力的波動從他的腳下向四周擴散。老白立刻覺得身體變重,而且本來能夠輕易鑽下去的地面竟然變得如同鋼鐵般堅硬,老白再也鑽不下地底了!

“好強的靈壓!”感受到這股靈力波動,葉紅忍不住挑了挑眉頭感嘆道。

熊鬼明白自己的劣勢所在,因此這一招專門用來剋制速度型的對手,除了能讓對手身體變重行動不便之外,更是禁錮了鬼可以輕易鑽入的地面。也就是說如果對手要和他在這個範圍內戰鬥就必須放棄掉最快的速度,以及能夠躲避的地底!

熊鬼的巨掌迎頭拍下,如果老白被這一掌拍實了,不能遁入的地底絕對會讓老白吃一個大虧!

不過老白畢竟是身經百戰的地鬼王,他立即雙掌合十,掌心的指甲長出寸許長,迎着熊鬼拍落的巨掌捅了上去。

兩聲悶哼同時傳出,熊鬼的掌心被老白直接刺了一個對牀,疼痛從掌心傳遍了全身,哪怕是鬼也無法免去這魂魄受創的劇痛。

老白雖然刺穿了熊鬼的手掌,但熊鬼的巨力則是將他整個人都拍得半跪到地上,而且那刺穿熊鬼的十指都已經扭曲,眼看着傷勢也輕不到哪去。

“舌槍!”半跪在地上的老白猛的擡起頭,猩紅色的舌頭電射而出,直擊熊鬼的眉心。

按理說鬼是靈體,應該是不存在什麼要害部位的。但眉心卻是一個例外!這裏匯聚着鬼的靈力脈,一旦這個地方受到重創,鬼就只有魂飛魄散這一條路可走!

熊鬼看到一道紅影向自己的眉心刺來,情急之下硬生生將腦袋挪動了一些。老白的舌槍洞穿了熊鬼左眼上方的額頭,但是卻沒有命中熊鬼的要害之處。

發自魂魄深處的劇痛讓熊鬼再一次顫抖起來,他受傷的右掌猛的一揮,抓住了老白的舌頭讓其無法收回,左掌上靈力一陣涌動,狠狠的拍在了老白的右臉上!

隨着什麼東西被撕裂的聲音,老白被擊飛了出去。在地上滑行出去十幾米遠。

熊鬼將右掌上那條猩紅色的舌頭往地上一丟,完好的左掌捂着額頭上的洞穿傷,眼神兇狠的盯着老白。

老白直挺挺的從地上飄了起來,他原本長到鎖骨上方的舌頭少了一截,從那斷口上可以看出那是明顯被扯斷的痕跡。

隨着傷口的一陣蠕動。熊鬼和老白的傷勢都很快得到了恢復,只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二鬼又彷彿沒事一樣戰到了一起。

熊鬼沒有給老白施展速度和舌槍的機會,而老白也沒有再給熊鬼能夠抓到自己的機會。

二鬼基本上都是以一傷換一傷的方式在戰鬥。你拍我一掌,我刺你一下,這就是鬼王級別以上的戰鬥。在實力相差不是很多的情況下,鬼比拼的是誰先將對方的靈力耗盡。如何能在保證自己攻擊有效的情況下儘量避開敵人的攻擊,以免消耗多餘的靈力來療傷。這就是高手和菜鳥的區別。

不得不說這樣的戰鬥很無趣,葉紅和豹鬼這兩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希望看到的是那種飛沙走石,昏天暗地,大招頻發的戰鬥。而不是這樣子跟小流氓打架似的完全沒有什麼章法可言,就是在拼自己的身體素質的互毆。

興許是也覺得這樣的戰鬥很沒有意義。終於老白在又一次成功的將熊鬼的太陽穴用舌頭洞穿後,他退出了熊鬼的靈壓範圍。

“不得不說泥的實力很強!”老白站在熊鬼的靈壓範圍外,面帶微笑的看着熊鬼說道:“最近幾百年,這是漚打得最爽的一架!”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